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拳王 电视剧

2557.2万播放

地区:香港

简介: 两个不同成长背景的主人翁唐拾一、毕家成,在平凡的生活中遇上了自由搏击,找到了人生的价值。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每天出卖劳力;二虎式股票经纪,为储钱结婚而营营役役。二人感到生命苦闷,失去了激情。二人在自由...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津田企业的货仓内,各人正急忙地为快将举行的运动鞋发布会作准备;办公室助理毕家成与众同事七手八脚地把所有新款运动鞋送上货区整装,同事Susan千叮万嘱,指不要忘记拿取主力推介「鞋王」,家成认真表示已妥当地完成任务。但好景不常,当Susan到达会场后,惊悉用来装「鞋王」的包装盒内所放的,竟是另一款运动鞋,各工作人员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 家成误会拾一要找他报复,原来拾一只是应伟廷邀约到拳馆与他比试一番。家成看见伟廷与拾一在擂台上的对决,不禁叹为观止,对拳击运动更是着迷。拾一以狠拳打向伟廷时,不禁勾起了在泰国比赛时打死人之回忆,变得毫无战意。伟廷坚持拾一对拳击仍充满热诚,但拾一却只表示早已放弃了拳击,更潇洒地离开。伟廷看着拾一的背影,不禁既心痛又惋惜。

  • 国龙与拾一解开了多年心结,重拾昔日师徒之情。腾龙拳馆各师兄弟聚首一堂细数当年情,惟独家成未能了解。家成陪伴好逑带爱犬散步,好逑得悉家成在大型体育用品公司工作,即要求家成代她购买特别版运动鞋。拾一与家成回家时,家成告知拾一不会把他以泰拳打死人一事宣扬开去,拾一只得尴尬一笑。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津田企业的货仓内,各人正急忙地为快将举行的运动鞋发布会作准备;办公室助理毕家成与众同事七手八脚地把所有新款运动鞋送上货区整装,同事Susan千叮万嘱,指不要忘记拿取主力推介「鞋王」,家成认真表示已妥当地完成任务。但好景不常,当Susan到达会场后,惊悉用来装「鞋王」的包装盒内所放的,竟是另一款运动鞋,各工作人员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 家成误会拾一要找他报复,原来拾一只是应伟廷邀约到拳馆与他比试一番。家成看见伟廷与拾一在擂台上的对决,不禁叹为观止,对拳击运动更是着迷。拾一以狠拳打向伟廷时,不禁勾起了在泰国比赛时打死人之回忆,变得毫无战意。伟廷坚持拾一对拳击仍充满热诚,但拾一却只表示早已放弃了拳击,更潇洒地离开。伟廷看着拾一的背影,不禁既心痛又惋惜。

  • 国龙与拾一解开了多年心结,重拾昔日师徒之情。腾龙拳馆各师兄弟聚首一堂细数当年情,惟独家成未能了解。家成陪伴好逑带爱犬散步,好逑得悉家成在大型体育用品公司工作,即要求家成代她购买特别版运动鞋。拾一与家成回家时,家成告知拾一不会把他以泰拳打死人一事宣扬开去,拾一只得尴尬一笑。

  • 家成看见子力在擂台上取得胜利後,不禁燃起了打拳赛的斗志;家成更苦缠拾一,要他教自己拳击。拾一不想家成不停缠绕自己,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家成因碰了一鼻子灰而大感没趣。夜静无人之时,拾一上网重看子力打比赛的片段,看至投入时更忍不住大叫起来;其实拾一也明白,自己心中对拳击的那团热诚之火从未熄灭。伟廷得悉家成有兴趣参加新秀赛,遂向他提出条件。

  • 颂猜找得拾一下落,向拾一下战书,但拾一拒绝了颂猜的挑战。颂猜愤怒地表示,誓要在泰拳体育会的拳赛当日,与拾一决高下。柏晖听罢颂猜之言,亦暗暗替拾一担心。柏晖欲向百德的妻子道出他有婚外情一事,最後却又犹疑不决;拾一看见柏晖为感情而痛苦,更鼓励她与百德说个明白。伟廷把颂猜挑战拾一之事告之国龙,国龙指会尊重拾一的意愿而不介入。

  • 家成首次看见拾一与颂猜的对战後,对拾一的拳击技术更是佩服。求仁与雪芳见家成在拳击上获益良多,亦大力支持儿子继续练习泰拳。家成与拾一晨运,家成趁机又想在拾一身上学取拳击致胜之道,拾一被家成的热诚弄得哭笑不得。  家成细听拾一与国龙的往事,始知拾一对泰拳仍然有着浓厚的兴趣。津田企业资源调配组解散,家成被安排调任到销售部门工作。

  • 拾一知道家成的言论引起了伟廷的不满,逐要家成赶快向伟廷道歉;家成果然找伟廷道歉,伟廷淡然地表示自己并不记仇,家成听後不禁放下心头大石。  锦豪看见家成用错了锻鍊的方法,本欲出手纠正他的错处,但伟廷出言阻止,锦豪心知家成已得罪了伟廷。家成突然收到好逑的来电,好逑指航空公司飞机出问题,延误了去韩国的行程,家成得知後立即赶到机场陪伴好逑。

  • 家成得悉伟廷蓄意误导,令自己在心赛中落败後,不禁怒火中烧,气得当面与伟廷对质。力国龙带同徒弟赶到更衣室时,伟廷已换上另一副嘴脸,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全为了一挫家成的锐气,免他将来变得更骄傲自大,但家成听後却深感不服。家成在天台上狂打沙包发洩心中闷气,拾一见状阻止,劝他应适可而止。家成为向伟廷证明自己实力,决定越级挑战

  • 拾一从泰国回港後,即找伟廷质问,问他当年收买察猜助手一事,结果拾一与伟廷多年来的兄弟情终告决裂。柏晖得悉拾一心情不佳,决意一直陪伴着他;柏晖提议找察猜的助手以顶证伟廷,指出伟廷曾在察猜比赛前落药一事,拾一却激动地表示,自己根本不能分清楚谁才应该对察猜之死负责。拾一与唐吉经过琴行时,拾一看到儿子似乎对弹琴甚有兴趣。

  • 镇凡辱骂拾一没资格养育唐吉,更提出要带唐吉往外国生活;拾一与唐吉父子情深,唐吉为拾一大骂外祖父,更拒绝与父亲分离。拾一将一切看在眼中,不觉大为心痛;而经过被镇凡教训後,更觉赚钱的重要。为改善儿子的生活环境,拾一竟身兼两职,日以继夜地不停工作。唐吉放学时,看见镇凡带着一袋栗子在门外等候;这时镇凡被路人撞跌了手上的栗子,弄得狼狈不堪。

  • 雷劲把家成重重击倒在地上,拾一赶到比赛会场替家成打气;家成在意识迷糊期间,听见各人对自己的支持声音,终於再站起来与雷劲一战。比赛落幕,家成要求国龙信守承诺,将好逑嫁给他,国龙亦无话可说。拾一看到家成在擂台上热血的表现,亦决定顺应内心意向,决定再次回到胜龙拳馆当泰拳教练。恩桦与柏晖购物时,恩桦发现柏晖对拾一父子特别关心,即意识到她对拾一有非一般的感情。

  • 恩桦在交通意外中看见柏晖对拾一的着紧态度,心酸黯然。柏晖回想起自己与拾一共同经历的片段,顿感心乱如麻,思绪凌乱。柏晖无从宣洩自己对拾一的感情,竟致电到电台节目,尽诉心中情。恩慈趁夜裏无人,偷偷拿起拳馆内的拳套尝试练习拳击。正当她打得起劲之时,却被拾一无意中看见;拾一观察恩慈好一会,发觉她原来对拳击甚有热诚,於是拾一指导恩慈正确的拳击方法,令恩慈大为感激。

  • 健生被车撞倒昏迷,健生父亲国耀看见儿子重伤,不禁内疚不已。家成与众师兄弟对伟廷收买健生打假拳一事甚为不耻,国龙誓要在泰拳体育会上公开伟廷的恶行。伟廷从永青处得悉健生伤重昏迷後担心不已,原来宝琳一直未把私下收买健生一事向丈夫说出。宝琳为保丈夫名声,狠下心肠,再借传媒力量对付腾龙拳馆。国龙在泰拳体育会的会议上指伟廷收买健生,伟廷反驳子力是凭实力取胜。

  • 家成更对子力说出,因为健生收了伟廷的金钱,因此必需要败给子力;子力闻言後痛心难受,更黯然离去。子力回到拳馆质问伟廷,伟廷为保护爱妻只有隐瞒真相。失望的子力决定离开伟廷的拳馆,宝琳得知後忍不住怒斥他忘恩负义;伟廷看见自己一手栽培的徒弟离开,唏嘘不已。子力在酒吧内喝酒,突然一艳女Ann主动向子力投怀送抱,两人开怀畅饮醉意渐浓。

  • 宝琳为了证明子力的清白,暗中向传媒提供原告人Ann的放荡生活资料,令子力的案件终获撤销控罪。伟廷有感错怪妻子,特意向宝琳道歉。子力顺利加盟腾龙拳馆,家成为此高兴不已。  另一方面,好逑决心改掉懒散的坏习惯,而整个人更似脱胎换骨,求仁与雪芳亦对好逑的改变十分满意。雪芳认为好逑的改奱全靠她假装脚伤而成功,但求仁劝妻子应适可而止,不能长期作假。

  • 拾一按捺不住向柏晖表白,柏晖高兴得立即与拾一到机场,打算离开香港度一个疯狂的假期。当两人终於冷静下来後,拾一理智地问柏晖对两人将来的期望,柏晖竟茫然不懂反应。拾一最後还是决定忍痛把对柏晖的爱收藏在心中,让柏晖与恩桦结婚。家成因狂打雷劲一事被泰拳体育会作内部处分,指要罚他停赛一年,家成始料不及甚感怨恨。拾一向伟廷求情,但他坚决执行理事们的裁决。

  • 自细祥离开拳馆後,时光飞逝,家成与好逑的女儿出世,恩慈亦在毕家安顿下来。恩慈没有放弃学习泰拳,拾一对家成与恩慈悉心教导,两人亦因此而获益良多进步不少。恩慈与拾一相处日久,渐渐地,恩慈习惯了陪伴在拾一身边。家成经过一年的操练,终可参加「省港澳拳王争霸赛」,但由於家成参加比赛的经验不多,因此自信仍不足够。拳馆各人为家成分析对手实力後,更令家成感到忧虑。

  • 拾一在超级市场内替忘记付款的柏晖解围,柏晖才恍然得知拾一原来出现在自己眼前。拾一关心柏晖与恩桦的生活状况,柏晖托词表示车祸後与恩桦生活仍是正常,叫拾一不用为她担心。柏晖陪伴恩桦出席记者招待会向公众交代一切,恩桦自信的表现成功平息了不少不利谣言。恩桦更刻意与柏晖在传媒面前表现出恩爱的一面,但当离开会场後,恩桦又回复一脸阴沉与烦厌的模样。

  • 当恩桦与拾一争拗时,突然收到柏晖失踪的消息。当众人四出寻找她的下落时,拾一在沙滩发现正走向海中心的柏晖。拾一大声呼叫她,但她仍毫无反应继续走往深水处,拾一只好冲进海中将柏晖救回。柏晖被救回到岸边,忽然才如梦初醒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印象。恩桦被拾一提点,才惊觉自己对柏晖伤害之深,终大彻大悟下定决心改过,柏晖高兴得又哭又笑。陆老板发现伟廷不想再参与他的计划,遂以退股来要胁伟廷,结果正中宝琳下怀。

  • 家成在台上致词时,只为讨好陆老板而将一切的成就归功於他;腾龙拳馆众人见到家成如此忘恩负义,均力斥家成的不是,而拾一对家成的行为亦大感失望。家成目送愤怒的腾龙拳馆师兄弟离开,只感无限唏嘘。热闹过後,宝琪突然出现更表示要与家成分享得奖的喜悦,家成对宝琪的好意大为感激。家成随宝琪到家中庆祝,宝琪乘少许酒意色诱家成,终成功与家成发生关系。

  • 宝琪因在楼梯滚了下来,被送往医院救治,幸好胎儿无碍。宝琪在家成面前装出一副可怜模样,与早前判若两人;好逑看在眼中,明白宝琪表里不一并非善类。家成被宝琪的说话弄得心乱如麻,更表示会对她肚中的小孩负责任,宝琪得知诡计成功不禁暗笑。求仁与雪芳见家成有婚外情,亦帮理不帮亲,大骂家成辜负了好逑。腾龙拳馆众人得悉家成与宝琪有染,均怒骂家成,家成无脸目面对众人,只有任由他们打骂。

  • 家成自成为帝国拳馆的代言人後,经常忙於宣传及应酬,终弄得身心疲累。雪芳的生日宴上,宝琪妒忌家成与好逑能出席宴会,竟不请自来刻意破坏。雪芳被宝琪气得血压上升,更差点昏倒,好逑忍不住愤怒地赶宝琪离开。家成本欲享受的家庭乐被宝琪一手破坏,即怒斥她自把自为;但当宝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家成又不忍再责骂她。拾一相约恩慈早上练跑,希望她能再次练拳,但恩慈还是倔强地不肯出现。

  • 拾一与家成对赛时体力不及他,因此战斗时感到相当吃力;两人大战多个回合,细祥不耐烦地要求家成尽全力把拾一打倒。家成不停向拾一猛攻,令拾一难以还手;比赛即将结束,拾一绝地反击,把家成狠狠击倒在地上,更博来全场一阵欢呼喝采。家成回想起拾一的说话,不禁羞愧得无地自容,终能彻底面对自己的失败。陆老板见家成战败大感不满,更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 拾一劝家成要坚强振作,但家成始终未能放下丧妻之痛;细祥自好逑死後心绪不宁,变得终日精神恍惚。宝琪突然走到拳馆找细祥,更出言勒索细祥一笔掩口费。  宝琪重提细祥杀死好逑一事,细祥发难指宝琪早已拿取了二百万,但宝琪恶向胆边生,再以细祥杀人的短片要胁他再付巨款,细祥无奈就范。拾一收到国家体育委员会的邀请,希望他到北京教授泰拳,众人得知後替他感到高兴。

  • 撞车後,家成在车内不省人事,但在迷糊间竟恍惚听到了好逑的呼唤。家成得到启发要生存下去,於是努力挣扎爬出车外,最终成功救回自己一命。家成带伤回到腾龙拳馆,突然提出要国龙把腾龙拳馆交给他打理;众人见家成突然发奋上进,又再对好逑之死释然而大感奇怪。家成为了不辜负好逑心愿,决心尽力照顾女儿及打理拳馆,国龙不禁大表安慰。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