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回家

1.5亿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徐遇安

类型:言情剧/喜剧/家庭剧

年份:

简介: 《爱回家》系列以真实个案为蓝本,没有妻妾成群、家族争产,但透过寻常家庭事、细腻动人的生活话语,观众可在剧中看到自己及身边人的反照,从剧中人物经历,反思个人及家庭关系,从而得到启发。生活中的甜酸苦辣、...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退休高级惩教主任马虎到酒楼饮茶,等位时见有夫妇抱哭着的孩子匆匆离去,马虎见小孩有一只鞋子松脱掉在地上,但同行的父亲却视若无睹继续急行,马虎遂拾起鞋并叫停这对夫妇,又逗弄哭着小孩的手,女子推开马虎表示赶着离开。马虎捉着问她是否赶着要将小孩带去卖,双方正在争执拉扯的时候,儿子马壮即加入声援,此时周围的茶客都围拢过来,亦有一位母亲寻子而。

  • 马强接到管理处通告,指大厦内有多个单位爆水管,呼吁住户有需要便应更换喉管;马壮提起家中厨房也有轻微漏水情况,马强即自告奋勇,说要到弟弟家中去看个究竟。马强送夜冷家具到电视台,经过化妆间时无意看到子仁被明星Mei Mei破口大骂,於是忍不住入内声援子仁;Mei Mei不甘示弱对马强出言侮辱,子仁即叱喝她住咀并即时辞职,然後拉着马强离开。

  • 马壮与父亲及兄嫂到拍卖会场,赫然发现回收得来的酸枝椅子是昔日纪晓岚专用太师椅,而且以底价二百万开卖,各人看到叫卖的情景,不禁吓得目瞪口呆。马虎与一班好友在球场讲起酸枝椅卖得五百万之事,各人都为他执到宝而高兴。闲谈间马虎闻得招Sir盛赞在大陆的生活,不禁有点蠢蠢欲动。忽然一个足球从外飞至,马虎遂拾起要大显脚法,未料却一时过度使力扭伤了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退休高级惩教主任马虎到酒楼饮茶,等位时见有夫妇抱哭着的孩子匆匆离去,马虎见小孩有一只鞋子松脱掉在地上,但同行的父亲却视若无睹继续急行,马虎遂拾起鞋并叫停这对夫妇,又逗弄哭着小孩的手,女子推开马虎表示赶着离开。马虎捉着问她是否赶着要将小孩带去卖,双方正在争执拉扯的时候,儿子马壮即加入声援,此时周围的茶客都围拢过来,亦有一位母亲寻子而。

  • 马强接到管理处通告,指大厦内有多个单位爆水管,呼吁住户有需要便应更换喉管;马壮提起家中厨房也有轻微漏水情况,马强即自告奋勇,说要到弟弟家中去看个究竟。马强送夜冷家具到电视台,经过化妆间时无意看到子仁被明星Mei Mei破口大骂,於是忍不住入内声援子仁;Mei Mei不甘示弱对马强出言侮辱,子仁即叱喝她住咀并即时辞职,然後拉着马强离开。

  • 马壮与父亲及兄嫂到拍卖会场,赫然发现回收得来的酸枝椅子是昔日纪晓岚专用太师椅,而且以底价二百万开卖,各人看到叫卖的情景,不禁吓得目瞪口呆。马虎与一班好友在球场讲起酸枝椅卖得五百万之事,各人都为他执到宝而高兴。闲谈间马虎闻得招Sir盛赞在大陆的生活,不禁有点蠢蠢欲动。忽然一个足球从外飞至,马虎遂拾起要大显脚法,未料却一时过度使力扭伤了腰。

  • 丽嫦因为马虎的强硬态度,或令购铺计画可能要搁置而感烦恼;马强见状,指凡事都不可强求。丽嫦觉得马虎突然追收兄弟二人的旧债感事有可疑,担心他可能遇上了天仙局被人骗钱。丽嫦提出近日马虎身上总带有一股古龙水味道,又提起昔日住处附近的陈伯,被一大陆女人骗尽家财以致老年坎坷之事,於是叫马强了解一下父亲近况。马强在马虎住处楼下,看到一年轻女子挽着父亲手臂进入大厦,当下心一沉。

  • 马强与妻子订下「爱心送暖亲亲爷爷」大行动,要子仁与子妮及马壮抽空配合,各人虽有微言,但最後都无奈答允协力。马壮答应马强送胃药到父亲家,可是却与友人happy hour饮至酩酊大醉,深夜才上到马虎家,结果还弄得父亲要照料他及处理其呕吐物,更因而通宵没睡。马强送爱心早餐给父亲时得知马壮恶行,即斥责其不可靠,马虎知道各人原来得悉老人院的事,答应晚上会给大家交代事件。

  • 马壮陪子仁到模型店买机械人模型作拍摄之用,并主动补贴差价,游说子仁买下别注版,原来他打算待完成拍摄後便据为己有。马壮拿着心爱模型及烧味回家,赫见马虎正在厨房中煮菜,不禁大感错愕;马虎瞥见儿子买了烧味正感合用,马壮却误会父亲要挑剔他花钱买模型,於是即先发制人指马虎干涉他的自由。子仁与子妮为了房间的大小争论,丽嫦要子妮趁机将不穿的旧衣捐到救世军,马虎指家中旧衣可一并送出。

  • 马强为了与马壮争执之事耿耿於怀,丽嫦只得好言安慰。马强提起儿时读书年年留级,但父亲未有责难反多番鼓励赞赏,相反对聪明的马壮却诸多挑剔。当年马虎更因为要给马强买电脑,要马壮搬往面积较小的房间,马强直觉认为是父亲一向偏心自己。子仁特别腾空衣柜的空间让子妮摆放衣物,子妮误以为哥哥要搬往与马壮同住。子仁因马强与马壮兄弟反目甚感歉疚,与子妮商量要找丽嫦平息事件。

  • 马强与马壮到律师楼附近的「谁家灶头」午饭,马壮提起晚上要参加前度女友水清的婚宴,但马强竟直觉地认为弟弟的爱人结婚了,他一定心有戚戚然。马壮自封「男人二型」,指自己是不宜付托终生的坏男人,水清拣了一个爱她的「好男人一型」,其实是替她高兴的。马壮与负责证婚的严谨到水清的婚礼,正当严谨刚宣布礼成新郎可以吻新娘之际,但见新郎将水清的头纱连假发一起扯开。

  • 水清到律师楼找马壮,听到马壮提起其官司出现阻滞,水清即时激动不已;马壮安慰水清之馀,要水清再细心回想事发当日的所有细节。原来水清本来是要将长发剪短当型格新娘,但後来又因为看到另一个长鬈发的新娘造型又改变主意,结果却出了事;马壮亦因此得知水清手上有一段可能有助案件的录音,遂取下再安抚水清应回家好好休息。马壮再到咖啡店等德如,并要求她向Jimmy和发型屋给予适当的「法律意见」。

  • 马壮认定德如对自己充满敌意,要武装好自己进入作战状态;但马虎指二人根本工作有别是河水不犯井水,马壮却说德如的第一击将会是要把自己逐出会议室......德如打算要改装马壮正占用的会议室作办公室,但马壮因早已占用该处多时根本不愿搬出,遂藉口提议她另觅别处再作改装,德如表示没所谓,马壮自觉已先胜一仗。马壮亦盤算在德如与众同事还未建立关系之前,必须要让她明白要懂得卖自己的账。

  • 晚饭时子仁、子妮及马壮投诉丽嫦煮的菜了无新意又欠缺色香味;丽嫦反驳指各人口味不同,又未能准时齐集入席才是原因。马壮追问丽嫦是否已代取回乾洗的衣物,子仁与子妮又加入话题再生争拗,马虎忍不住揶揄各人。马壮到执到宝找马强一家出外吃晚饭,碰巧丽嫦拿着大堆已洗衣服来到,说要借用店裏乾衣机乾衣,马壮即向丽嫦大卖口乖,马强却说要亲自入厨炮制各人喜爱的食物。

  • 马虎开始出招对付子仁与子妮,一直针对他们在家中经常杂乱无章的习惯;兄妹二人为了要时刻提高警觉,保持整洁而大叫辛苦。丽嫦发觉厨房的去水位又再淤塞,无奈地说要待马强回家再行处理;马虎得知後叫丽嫦放心让他修理,定能将家中的小问题统统解决。子仁在床上发现去水喉管,既惊且怒质问家中各人何以大整蛊,原来喉管是马虎拆出放在子仁床上,好教训他经常弄塞渠道。

  • 马强与丽嫦、子妮到街市购物,子妮看到沿路上不同的档主都热情的与马强打招呼,惊叹马强的好人缘。芙蓉在街上截停马强,诉说家中跳电掣不懂处理,马强仗义帮忙,子妮却危言耸听,听指芙蓉与马强这样等于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丽嫦送汤水到执到宝时,听到锺标、永洪与飞在谈论预支薪金的事,但觉三人只懂占马强的便宜。锺标约马强到茶餐厅,刻意向财务公司借钱还给马强。

  • 严谨要马壮协助准备上庭用的文件,马壮却推说德如亦是上司之一,并且比他早一步要求马壮协助她;结果马壮用以退为进的方法,令严谨自动请缨与德如商量人手的调配。严谨假借要与德如商讨马壮的工作而约她共进午饭,但德如却原来对一切瞭如指掌,令严谨十分无瘾。嘉泽约定律师楼所有同事,指要在Push Up Bar为德如开欢迎派对,各人虽口出怨言但却敢怒不敢言。

  • 严谨为了小K的官司在茶水间大吐苦水,一向对德如有偏见的马壮趁机指德如太工心计,但嘉泽这边却一直偏帮德如;这时德如突然出现,各人深恐她会否听见之前的对话。嘉泽当众约会德如下班后往Push Up Bar,德如出乎大家意料竟然答应。律师楼不禁围拢起来,悄悄谈论嘉泽与德如的关系;马壮指严谨意欲追求德如,可算是嘉泽的情敌,又呼吁大家以后说话前要先看清楚周围环境。

  •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马壮、子妮、子仁迟迟未见踪影,就连联络的电话也没有;马虎气愤地说长此下去定会「等」出胃病来,但原来三人早已以短讯通知丽嫦会稍迟。马虎责怪三人以传短讯代替电话通知;当看见子妮废寝忘食地终日拿手机上网,马虎更面色一沉。丽嫦有感要拉近与子女的距离,指有需要用智能电话学习手机软件,马强提起地铁车厢亦常看到人以手机上网,不期然联想自己年轻时大家也沉迷walkman。

  • 嘉泽、德如与马壮与客户邓爵士开会商讨其官司的细节,邓爵士极为欣赏马壮一眼关七及处事细心,大加赞赏嘉泽请得好帮手;德如因为牙痛只想快快结束会议,提出尽快入正题商谈官司事宜,令气氛变得突兀。嘉泽提议邓爵士作庭外和解却被一口拒绝,德如竟不留情面的出言暗示邓爵士是意气用事;嘉泽直指德如不及马壮圆滑,鼓励德如应与众同事happy hour联络一下感情,德如无奈应允。

  • 子妮看到电视剧的女角拉小提琴的场面甚觉有型,丽嫦与马强即鼓励她可以学习拉小提琴,并答应财力上支持;但马壮与子仁只觉得子妮三分钟热度并不看好。马强在工场向熟客放卖从名DJ处回收的大量乐器,有客人拿着一个小提琴并如获至宝一样,马强这时指出要先让一位VIP过目才决定是否出卖小提琴。丽嫦拿起小提琴专业的品评,锺标等员工不禁佩服老板娘真人不露相。

  • 马强要到东莞出差,临行前向永洪、锺标交托工作,永洪觉锺标表现如老大一样而觉不满。永洪为想要跟进酒楼的回收,刻意坐在电话旁边等待酒楼负责人来电,但原来锺标早将店内电话转驳至自己的手机,永洪觉主权被夺极度不满。午饭时锺标接到行家炳哥来电,提早前往回收影印机,永洪等人见锺标所叫食物仍未送到,即各自拨出自己的部分食物给锺标;上官飞对眼前景象甚为熟悉。

  • 德如与被告危险驾驶的客人钱公子开会后才见马壮匆匆赶回;当看见马壮的赔笑态度,德如大感不屑。德如在茶水间碰到嘉泽,乘机向他要求另聘助手协助,嘉泽说会好好考虑。德如下班回家途中听到猫叫声,循声查看至一后巷看到尚友在喂猫,德如上前警告他不应好心做坏事随处喂猫,可是尚友并未理会德如并且离去。德如在法庭外再次碰见尚友,正被其师傅周律师斥责并出言奚落。

  • 马壮、马强一家为陪马虎试新酒楼刻意早起,出门时遇见邻居陈先生竟以一身吓人打扮出外相亲;看到马壮竟可以出言赞陈先生造型「有性格」,各人对其说谎仍面不改容佩服不已。马壮提早上班,却未料德如与尚友比他更早回到律师楼;尚友毫不忌讳地问起德如与嘉泽是否有特殊关系,但德如刚要坦白回答时却发现马壮在旁,索性与尚友返回办公室再续话题。

  • 马壮参加婚宴后返回律师楼,瞥见尚友桌上所摆放的离婚官司档案资料,忍不住拿起细阅;但他想起德如拒绝尚友提议找自己协助时的说话,感觉十分失落并转身离去。德如听见严谨投诉马壮过了上班时间仍未见踪影,直觉原因是与自己没有於离婚官司找马壮协力有关。杨先生的弟弟突然到访律师楼,并提交对案件极有用的证供,令德如正烦恼的问题都得到解决;另一方面,尚友得知是马壮暗中帮助,感到惊讶。

  • 钟标发现店中有千元纸币突然不翼而飞,指那时只有永洪一人独守店中,更暗示永洪只要将钱放回便当没事发生。永洪心中无愧觉钟标有心针对,钟标提议各人出示银包以表清白,永洪坚拒,钟标与上官飞直觉其举动可疑。丽嫦返回店中说明是自己见纸币破损遂往附近银行更换,钟标与上官飞错怪好人感到十分尴尬。钟标与上官飞使计引开永洪再偷看其银包,发现里面原来放了永洪与家人的全家福合照,马强走入指二人不应偷看永洪私隐。

  • 子仁在电视上看到介绍纹身的节目后甚为欣赏,马虎教训子仁对纹身的观点有误,又指古时只有犯法的人才会被纹身,并警告子仁不可以身试法,子仁反指马虎过分极权。子仁告诉丽嫦要约女友回家吃饭,丽嫦十分重视买来大量食物。子仁女友Gaga约会当晚迟到,子仁怕惹马虎不高兴,马虎却体谅的说会酌情处理。Gaga以一身前卫打扮到访,晚饭时又像主人家一样招呼马家各人,其豪迈的举止简直让马家各人大开眼界。

  • 子仁与子妮在父亲节当天决定要去看国际巨星的演唱会,而子仁更特意在平板电脑的日程表中做了记号;马强看到记号,竟误会是兄妹二人要为自己庆祝父亲节而沾沾自喜,更推掉炳哥来电邀约一起做运动。子妮说出事实,马强得知没有怪责二人,更愿意资助昂贵的票价。马虎与好友茶聚,看到冰冰送给招Sir的父亲节礼物,和刑Sir为父亲节当日与家人庆祝而兴奋后并未动容,只关心各人父亲节当天会否如期往大陆打高球。

  • 马壮接获马柔电邮通知将要回港,丽嫦得知后,不禁提起马柔的百变形象;马壮即指出,其实马柔的装扮,永远只会与其恋爱对象挂钩。另一方面,马虎则心痛妹妹为何每次谈恋爱后都变得盲目及失去了分析能力,又提起她新认识的男友职业是摄影师,除了收入不稳定更居无定所,不禁甚感担心。律师楼三大合伙人查、李、施突然聚在一起开股东大会,律师楼各人都十分好奇所为何事。

  • 马壮回家后将马柔在律师楼的举动告诉各人,马虎忍不住出言指责马壮,问他为何不出面制止;各人提起马柔之前在酒店晚饭时的出位举动,直觉马柔性情突变。马壮提起嘉泽将要代表马柔打官司,竟然涌起了不祥的预感。嘉泽应马柔要求,深夜到访其酒店房间商讨官司;当马柔发现嘉泽是有备而来,不禁特意为嘉泽冲调美味咖啡以作奖励。马壮一早返回律师楼竟看见嘉泽已在,原来嘉泽通宵研究马柔的官司。

  • 马强与钟标在执到宝唱双簧地大赞一把电锯,丽嫦偶然听到二人的对话,竟还以为他们是在评论美女。马强陪丽嫦购物,途经工具店见名牌工具大减价,即忍不住停步细看,把工具拿上手后竟爱不释手;但丽嫦看到价目后认为太贵觉物非所值,只好提议马强把工具拍下照片,当自己已买下了。

  • 子仁为了唱片公司的活动要为艺人设计漫画人物造型而苦恼,马强提起马壮曾经扮演过礼服青面侠,子仁与子妮好奇要求看马壮的造型照。马壮拿出当年的青面侠服装,自豪地告诉子仁、子妮有关自己以前曾参加cosplay比赛的往事,更得意忘形地指当年女星Gigi正是冠军,还主动找他合照。说得兴起之时,马壮却接到德如来电要他协助送文件,马壮以另有工作在身断言拒绝。

  • 马壮与德如、尚友开会,但他看着房中的模型而不能集中精神;尚友问马壮,他是否与德如因为模型而发生了些事情,又指即使将之前马壮暗中出手相助的事情向德如说出后,她都没有对马壮改观,因此尚友判断二人的恶劣关系是没法改善的事实。尚友说要向马壮学习其职场生存之道,马壮即向各人宣布尚友要请各人晚上到Push Up Bar饮酒。尚友邀请德如同往happy hour,马壮欲反对,却被尚友反指这是他教的主动争取。

  • 马柔见马虎房中一个酸枝柜甚为喜爱,而马虎在清理柜内物件时,拿出已没戴多时的结婚金戒指。马柔答应替马虎拿戒指到附近金店清洗,但却临时接获朋友来电邀约同往中山游玩,马柔遂致电马强请他代行把戒指拿往清洗。丽嫦听到永洪问马强如何处理收回的包金货物,即提出可收集手头所有包金物品交往作K金回收;马强提起家中放着的包金饰物,丽嫦即兴奋的叫子仁与子妮将手头的包金饰物都集合起来。

  • 马柔听到马虎因香港脚发作,笑指必定是因为他经常在家中穿着皮靴的缘故;丽嫦因不放心,借意给马虎煮了面送过来,但当她见马虎没有异样即急急离开。马虎约了朋友茶聚,马强、丽嫦等吃西式早餐时,再提起马虎未有发现戒指是新造的;这时子仁突然嗅到一阵怪味,马强正欲投诉之际,马壮自首是自己的香港脚发作。马壮无奈指已涂抹药膏却未有见效,子仁却说有独门秘方介绍给马壮。

  • 马柔在早餐时接过Philip来电后,表示会替其向朋友追债,马虎听到大感不满,却坚持要陪马柔同往。马虎与马柔追得债款后到酒吧消遣,马虎一再表示自己不信任Philip,更劝马柔应再考虑此人,更应多给自己机会,多结识其他的男士。马柔买了马虎喜爱的食物,丽嫦灵巧地知道马柔正为兄长与情人的相处懊恼。

  • 李施律师楼内各人在谈论嘉泽变得心广体胖之事;德如被指为人公正,被马壮要求主持公道。德如大感为难之际,巧遇嘉泽返抵,遂藉口与他商量公事躲入嘉泽房中。嘉泽猜出各人正在谈论自己,乘机亦劝德如待人处事不应太过执着认真;美琪与向晴刻意收起严谨女友绯闻封面的杂志,严谨却说报道只是大造文章不用认真对待。未料说时迟那时快,严谨竟收到了来自女友的分手短讯;这时德如却不知就里,因欲表现亲民而拿起杂志向其搭讪。

  • 德如见苏碧精神委靡关心问候,原来苏碧因无家可归而在Push Up Bar的杂物房借宿;德如见苏碧苦况甚觉可怜,答应让其到家中梳洗。苏碧随德如返家,见其家布置讲究大加赞赏之馀,直指其工作狂简直浪费这个理想居所。苏碧梳洗之馀给德如修理好一些轻微的水电问题,德如惊叹又感激。苏碧巧施小技吓退德如家对面的一位扰人邻居,德如见状与苏碧对望大笑。

  • 子妮因学校功课要探讨澳门文化,要求马强赞助她到澳门搜集资料;马壮因客人送赠表演赠券,提议一家可趁机到澳门游玩。马强因要陪丽嫦出席旧同学婚宴不能同行,竟一时口快说错了话;马柔笑谈Philip已向自己求婚,各人都为她的恋情修成正果而高兴不已。马柔受Philip所托,代他找店铺修理相机,马虎虽不满仍坚持陪马柔同行。

  • 马柔看到亲热地拥着Baby的Philip惊愕不已,Philip介绍Baby是自己女友,马柔听后难以置信;Philip解释,指当日是因与Baby发生误会而出走澳洲,而二人最近再次遇上,因冰释前嫌而复合。Philip又谓是顾及马柔的感受,才迟迟未有向马柔坦白,马柔得知真相后既伤心又愤怒,说不愿再看到Philip即离开,岂料Philip追出。

  • 马强与丽嫦难得二人世界出外看电影,在街头看到有年轻男女免费送上拥抱;丽嫦正慨叹,若被这些女孩的母亲看见女儿任由人揽抱定十分担心时,却突然发现子妮竟然参与其中。马强与丽嫦带子妮回家,并对子妮的送抱活动表不满。子妮指拥抱让人可以互相感受被爱的感觉,但马强与丽嫦并不认同;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子妮冲口而出说出丽嫦根本不是亲母,因此二人一直存在距离,丽嫦听后呆立当场。

  • 嫣霞见同事们要叫外卖,不禁提醒各人指食店香酥记新易手后,食物加入大量味精且好味不再;这时香酥记刚送来德如的外卖食物,嫣霞欲好意提醒却被马壮制止。开会时德如提出欲请嫣霞协助处理官司,但嫣霞因儿子要参加奥数比赛而要早退,令德如觉得嫣霞因私忘公而感不满。嫣霞给德如送上自家饭盒,并提醒她不应再惠顾香酥记,以免皮肤敏感愈趋严重;德如却藉故向她下逐客令。

  • 马虎替马柔取回充好电的电话时,不小心把模型弄倒跌破,马柔看见后不由得心下一沉;丽嫦指该模型马壮视之为宝贝,马虎口硬坚持模型不过是一件玩具,愿意一力承担责任。马柔刻意要与丽嫦到执到宝找马强,提起马壮被砸烂的万能侠模型,马柔向两人说出,原来是当年马健想要令幼小的马壮专心向学而买的,而马壮更一直以为万能侠模型是父亲所赠;加上那时是马健陪着马壮砌成,所以马壮一直都对万能侠模型珍而重之。

  • 马强一众到上好家回收家俱,刚搬运完毕离去之际,竟见上好气冲冲地追出,她指马强等人顺手牵羊偷去古董水晶吊灯;马强与钟标将放置水晶灯的纸盒搬到永洪与上官飞手上之时,却因为一只狗跑出令灯砸烂。上好要向马强索偿,马强与丽嫦往找马壮,欲请嘉泽居中作调停求情,未料嘉泽却接获上好电话,要求嘉泽代表自己向马强索偿。嘉泽从上好处了解事件的详细经过后,明白只是意外一场,并指Ben的确有指示马强等人搬走水晶灯。

  • 马强陪嘉泽到会所做运动,嘉泽听马强讲解动作说得头头是道,不禁对他十分信服;丽嫦与旧同学聚餐,席间May被问到何时结婚,晶即拆穿是May眼角高,即使之前介绍城中「笋盘」嘉泽给她认识,May都不屑一顾。马强驾驶公司货车到酒店接载丽嫦,却被晶的司机上前要他把车驶往别处,马强觉得对方态度嚣张无理取闹遂拒绝离开,二人争辩时晶与丽嫦及各同学刚好步至,晶见状出言斥责司机对马强无礼,要他道歉。

  • 子妮致电子仁,却发现其手机的服务暂停;丽嫦突然记起指子仁已有两个月未有给她家用。马柔奇怪子仁是否未有量入为出,马强即解释子仁的工作其实并非行底薪制,只有接下工作后才有收入。马虎坚持子仁的工作朝不保夕,认为他应脚踏实地的工作才是上策。

  • 马壮与家人茶聚谈得兴高采烈之际,水清突然提着行李哭着来到;水清说因为与丈夫吵架要求马壮收留暂住。马壮以为提出与马虎同住可令水清知难而退,未料马虎却指马壮才是屋主所以不会反对。马强与马壮觉得马虎不反对收留水清是不对,但马虎却说水清在港没有亲人,若不收留而她出了意外定会后悔。

  • 丽嫦不欲正放暑假的子妮虚度光阴,要求她协助处理家中杂物,并且将家里的旧相片存入电脑;子妮对此颇有微言,自觉放长假乃正常不过的事情。丽嫦从种种蛛丝马迹猜到马强欲先斩后奏给子仁买新推出游戏机,坚决要子仁将游戏机出卖;马柔见状藉口叫子仁将游戏机转让给马虎,好让马虎在家中可以做运动,丽嫦虽不满但亦无奈接受。

  • 马虎约了招Sir、刑Sir、金Sir和多年不见的豹sir出外晚饭,各人在等候豹期间提到他因为身体不适多次相约都未能成事,而上次见到豹时已是叁年前唐的丧礼上;这时豹sir匆匆赶到,却询问何以仍未见唐出现,各人听到豹的话即时呆了。豹拿出礼物说是恭贺马虎生日,众人听后都不禁心感豹sir定有些不妥。

  • 马壮看出马虎心情欠佳,马柔与子妮即指子仁是罪魁祸首。子仁沉吟着回想自己为何受此指责,突然想起马虎曾托他代改短新裤一事,立即辩称因工作繁忙已交托丽嫦代劳,丽嫦推说因家务繁重着闲着的子妮处理,可是子妮却再转交马柔代办,马柔提出因赶着外出留下纸条和改裤费用给马壮,马壮即大惊申辩并未有看到马柔的便条。

  • 马柔返家竟见彦芬到访,并在吃着自己最爱的鱼肠蒸蛋,即不满向马虎投诉;看见彦芬与家人有讲有笑,马柔感觉不是味儿。马柔欲提醒彦芬要赶船,岂料彦芬却指是晚不会返回澳门。马虎、马壮和马强鼓励彦芬应在市区置业,原来彦芬升职将被调回香港工作。丽嫦受托为彦芬留意附近楼盘,刚好发现楼下钱宅欲放售其单位;丽嫦遂提出可介绍朋友洽购,又指钱太可因此而省下一笔经纪费用。

  • 尚友被德如责备,指他未有用心处理工作令客人不满而转用别家律师楼,尚友感委屈但德如拒绝听他解释。马壮向尚友晓以办公室生存之道,指出其失败是因为未能掌握「埋堆的艺术」。马壮指在办公室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可被利用,并鼓励尚友好好发掘自己的价值。午饭时志成、严谨等提起刚推出的最新电视游戏时兴奋不已,可是各人苦无地方聚会玩电视游戏,尚友提出可招呼各人到他家玩。

  • 丽嫦投资买卖股票获利,特意买来海鲜煮了丰富饭菜与家人庆祝;马壮接获富商助手客人的来电,得到股票内幕贴士,丽嫦即向其打探贴士是否准确。丽嫦因为马壮的「山埃」股票贴士输钱心情欠佳,晚饭时只端出腐乳青菜。突然马强想起之前将马壮的贴士告诉永洪等人,亦担心他们是否也有输钱。这时马强接获来电,神色凝重的谈了几句;马虎向儿子查问,马强指是朋友跟马壮的贴士投资输了钱。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