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江山风雨情 立即播放

4155.8万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陈家林

类型:历史剧/古装剧/宫廷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03

简介: 中国五千年历史长河里,每次改朝换代,都是历史最震撼的时刻。开国帝王的故事往往流传千古,亡国之君的故事往往被极力抹黑。而本片故事里,却同时具有一位亡国之君,两位开国帝王……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明朝天启末年,大太监魏忠贤发现天启帝的腿已浮肿,并正在尿血。经查,天启帝的肾、脾严重衰竭,生命危在旦夕。魏公公认为掌控大明的时机到了,速劝说皇妃娘娘假冒怀上了皇上的龙子,目的是不让皇上的弟弟朱由检继承皇位。天启帝病情恶化,急诏信王朱由检,魏忠贤却想尽办法百般阻扰他们兄弟见面。

  • 奉命监视信王29年的太监王承恩,在关键时刻倒戈信王,并道出了自己一辈子是“奸贼”和“忠仆”的双重身份。天启帝的大限将至,却一没立太子,二没立遗书。魏公公更是加紧了“制造皇子”的计划,一面将一姓陈的怀着男孩的孕妇弄进了宫里待产,一面派人深夜到信王府去捉拿信王朱由检。

  • 为了保护信王,王公公护着信王进宫,却被魏忠贤挡在了门外。魏忠贤实际已将天启帝软禁起来,又将信王扣押在后宫。王公公见势不妙,深夜四处求救,与兵部侍郎洪承畴共同策划闯宫,救出皇上和信王。与此同时,陈氏孕妇生下的并不是男孩,而是女孩,魏忠贤“立小皇子”计划流产,他甚是绝望。皇上传位于弟弟朱由检后驾崩了,临终前他希望弟弟放魏忠贤一条生路。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明朝天启末年,大太监魏忠贤发现天启帝的腿已浮肿,并正在尿血。经查,天启帝的肾、脾严重衰竭,生命危在旦夕。魏公公认为掌控大明的时机到了,速劝说皇妃娘娘假冒怀上了皇上的龙子,目的是不让皇上的弟弟朱由检继承皇位。天启帝病情恶化,急诏信王朱由检,魏忠贤却想尽办法百般阻扰他们兄弟见面。

  • 奉命监视信王29年的太监王承恩,在关键时刻倒戈信王,并道出了自己一辈子是“奸贼”和“忠仆”的双重身份。天启帝的大限将至,却一没立太子,二没立遗书。魏公公更是加紧了“制造皇子”的计划,一面将一姓陈的怀着男孩的孕妇弄进了宫里待产,一面派人深夜到信王府去捉拿信王朱由检。

  • 为了保护信王,王公公护着信王进宫,却被魏忠贤挡在了门外。魏忠贤实际已将天启帝软禁起来,又将信王扣押在后宫。王公公见势不妙,深夜四处求救,与兵部侍郎洪承畴共同策划闯宫,救出皇上和信王。与此同时,陈氏孕妇生下的并不是男孩,而是女孩,魏忠贤“立小皇子”计划流产,他甚是绝望。皇上传位于弟弟朱由检后驾崩了,临终前他希望弟弟放魏忠贤一条生路。

  • 魏忠贤被发配边关,负责押送他的王公公为避“后患”,将其暗杀。崇祯元年,朱由检登基,他决心振兴大明。新皇后向崇祯皇帝进言要杀掉王承恩,因他知道的太多,更因他为“阉党”监视了朱家多年。皇帝想改造“阉党”为己所用,便不杀王承恩,反倒封他为大内总管太监,并将魏忠贤的大宅子赏给他。为振兴大明,崇祯皇帝召集大臣们献计献策,兵部侍郎洪承畴的一番“治乱治心”的理论很得皇上的赏识。

  • 陈圆圆的母亲死了,死前对女儿留下两个心愿:第一不许入娼门,第二不许进皇宫。而圆圆却被人卖到了扬州妓院当歌妓,不得不违背了母亲的第一个心愿。十年后的陈圆圆已美若天仙,位居“扬州八艳”之首。皇后将自己的隐痛悄悄告诉了王公公,即皇上登基以来厌倦女色。为了让皇上放松安逸,她让王公公去苏杭一带为皇上选美女。王公公来到扬州,一眼看中了陈圆圆。

  • 陈圆圆为遵守对母亲的最后一个承诺,执意不去皇宫。王公公用重金买了一把唐朝李后主留下的“天目琵琶”,用它弹唱了“碧云天”,陈圆圆惊叹。王公公道出了自己如何当上太监的实情。圆圆的心离王公公近了许多。大明南忧北患并起,宁远军将吴三桂闯宫夜报:宁远官兵因拿不到军饷而造反,已割下宁远巡抚毕大人的一只耳朵。

  • 皇上决心用重兵前去镇压乱军,而吴三桂却极力阻止镇压,说只要皇上给他10万两银子做官兵的军饷,他就能帮皇上平定乱军。皇上最终只给了吴三桂5万两银子,但同时也派了御林军,准备恩威并重,平定乱军。辽东已无主帅,吴三桂、王公公力荐忠勇善战的兵部袁崇焕,皇上采纳。皇后娘娘将“废宫”眠月阁赏给了新进宫的陈圆圆。王公公把“废宫”里的事情讲给圆圆听。

  • 吴三桂决定让乱军互相残杀,留下最勇猛善战的53个士兵免死,“宁远兵变”平定了,吴三桂用这53人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宋军台回京见皇上,将平定宁远乱军的功劳巧妙地归于自己,并在皇上面前说了很多吴三桂和大臣们的坏话。王公公明察秋毫,抓住宋军台贪功诿过,借机收买宋军台,利用他了解近日频频向皇上进言要弹劾自己的人是谁。皇上诏袁崇焕进京,准备委以重任。

  • 户部尚书周延儒冒死向皇上进言,认为王承恩的权利过大,是另一个危险的魏忠贤。为对付八旗军的皇太极,皇上请袁崇焕献策。袁崇焕夸下海口——五年平定辽东。皇上大喜,命袁崇焕为蓟辽总督,并授予他“临机专断、先斩后奏”之大权,并亲自从皇银里拨出30万两银子给他做军饷。一时间,袁崇焕成为“天下第二人”。王公公通过宋军台查出监视并想弹劾他的人就是户部尚书周延儒,从此恨在心里。

  • 吴襄之子吴三桂为救父,只率53名自己的标骑冲出辽远城与清军决一死战。皇太极最终打败了吴三桂,但仍觉吴三桂是个汉子,愿与他交个朋友,并劝他归顺大清,“何时想来都可以,来了再走也可以”,还让他带话给袁崇焕,贬低大明和袁本人,霸气十足,其实皇太极很看重袁崇焕,认为袁崇焕是崇祯皇帝的胆,发誓要除掉这个胆。皇太极有一个美丽、聪明的庄妃,庄妃娘娘的老师却是个汉人范仁宽。

  • 皇太极和庄妃决定微服南下,摸清大明底细。袁崇焕对吴三桂的战功大大渲染一番,并故意派吴三桂押送其父亲吴襄进京接受处置,为的是以吴三桂的战功减轻吴襄的罪责。吴三桂向父亲表明爱上一个“宫女”,父亲说那个“宫女”一定是皇上的女人!袁崇焕为了说服皇上“以战求和”,写了一封信让吴三桂进京交给皇上身边的王承恩。王承恩在老家青龙镇为老父扫墓。

  • 皇太极和庄妃假扮汉民上了“山海关”,摸清了对手的兵力布局,又用银子将“山海关”脚下的“十里香”小酒馆的名字改成“太极十里香”,目的是让崇祯皇帝知道他已来过此地。范母突然接到太监们代表朝廷送来的重礼,引起她的疑虑,范仁宽只好向母亲讲出了他一直为清军效劳的实情,并告诉母亲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和平的理想。范母不理解,悲愤地悬梁自尽了。

  • 皇后借皇上高兴之机,将精心为皇上准备的“美味”(陈圆圆)献上,皇上甚是喜欢,不料陈圆圆故意说自己已不是女儿身。皇上暴跳如雷,陈圆圆因“亵渎圣上”被捕。周延儒乘机在皇上面前揭发:陈圆圆是王承恩为皇上找来的,皇上盛怒,他虽然深知王承恩是忠心能干的人,但不能容忍王承恩替主子做主,要弹劾王承恩,他忍痛让熟知法律的王承恩自己判自己刑——当廷受杖,直到打残。

  • 吴三桂深夜秘密拜见王公公,将袁崇焕“以战求和”的信交给了他。王公公没有看信,猜出了信的内容,将信撕掉,并告戒吴三桂——全当从来未有过什么“密信”。王公公善意地理解了皇上“打是亲,骂是爱”,认为皇上真正的用意是让“阉权”的流言不攻自破。王公公让圆圆唱小曲给他听。一旁的吴三桂听着小曲,动情地向圆圆表达爱意。为了圆圆,他不惜要杀皇上。

  • 皇上念吴襄“生了个好儿子”,让他归乡养老,命吴三桂继任父职,并让陈圆圆向大英雄吴三桂敬酒,又让她为吴三桂唱曲,圆圆唱得情真意切。皇上问吴三桂与皇太极交战时,皇太极都说了些什么。吴三桂谎说是“明、清应和平”。吴三桂求皇上把陈圆圆赐给他,并发誓他能将大明的敌人皇太极的头砍下来献给皇上。皇上含糊地答应:如果吴三桂再立战功,便将陈圆圆赐给他。

  • 皇太极利用崇祯多疑心重的心性,决心先斩断崇祯对得力干将袁崇焕的信任——写一封“议和书”,让袁崇焕转交给皇上。袁崇焕知道皇太极并非真心讲和,便一面积极备战,一面将“和书”上交皇上。皇上果真起了疑心,命王公公派鲁四去监视袁崇焕的一举一动,并召集众臣商议“和书”,以试探每个人的态度。王承恩再次受到重用后,府上又是宾客满堂了。大臣们纷纷送来重礼,洪承畴也不例外。

  • 崇祯认为周延儒通敌,将他革职,交刑部审问。周延儒一夜之间白了头。在狱中,洪大人奉皇命前来,以请周大人喝酒的方式审案。周延儒认为让他喝的是毒酒,但还是一饮而尽。周延儒喝下酒后并没有死,很是感激洪大人。洪大人借酒劲让周讲真话,并说其实他完全赞成周大人的“南剿北和”之策。周大人发现洪大人是个两面派,洪大人笑周大人:“在观人这一点上,你又输给了王承恩。”

  • 朝廷众臣弹劾袁崇焕,而皇上在王承恩的影响下,按住对袁的恼怒,反倒嘉奖袁。皇上命袁崇焕驰援西部的圣旨已到,但马匹和时间都不够。但皇命不可违抗。袁崇焕只好亲自带兵赴西部。可当袁崇焕到达西部,皇太极已经离开,并且速向京城进攻。袁崇焕又火速掉头向京城追赶。皇上动员京城全民皆兵,这是崇祯皇帝一生中最勇敢和辉煌的时刻。明清两个皇帝将在此决一死战。

  • 陈奇瑜已得知援兵被调走的消息,担心十万闯军突围。而此时李自成代表所有义军前来受抚。陈奇瑜布下天罗地网,想在义军放下武器徒步走出虎口时,将义军斩尽杀绝。但义军早有准备,当两军靠近时,用石头及暗藏的短刀反将明军全歼。陈奇瑜剖腹自杀。京城的青壮年不肯出来助战,杨嗣昌求王公公劝皇上拿出银子来。王公公不肯“出面干政”,却让杨大人去求皇后。

  • 皇太极已率清军兵临城下,让军队在城边休息,养足精神,等袁崇焕的兵马一到,趁袁军人困马乏之机,一举歼灭袁崇焕的部队。袁崇焕派吴三桂率三千骑兵先行去“骚扰”皇太极,一是为了安抚皇上的心,二是暂时拖住皇太极。多尔衮等人劝皇太极趁大明援兵未赶到,快速攻城,而汉臣范仁宽则劝皇太极不攻城———因为时机不成熟,否则将腹背受敌。

  • 皇太极盛怒之下决心攻城。而范仁宽的一封遗书让皇太极和众臣们大为感动,也冷静了许多。最终决定班师离城,待做好“坐天下的准备”时再来攻打大明。皇上认为此次“胜利”全是自己领导的好,故原承诺赏给全城百姓的银子也不拿出来了。皇太极故意让被清军俘虏的鲁四“偷听”到袁崇焕派人给清军送密信的事,并故意让鲁四“逃走”。

  • 京城的百姓纷纷传言说袁崇焕想与清军议和,令皇上恼怒。此时袁崇焕、吴三桂进城见驾,皇上故意冷落二人。王公公巧妙地向他们点明了原因。皇上“设宴”请袁崇焕、吴三桂二人,又叫陈圆圆来唱曲,目的是要敲山震虎。鲁四逃回皇宫,带来了皇太极故意让他带的“万急消息”———袁崇焕通敌,皇上果然中计。

  • 皇上将陈圆圆赏给吴三桂。王公公单独会见了吴三桂,宣读了皇上让他抓捕袁崇焕的圣旨,并把圆圆的“定情之物”和“圣旨”一起交给了他。吴三桂去见袁崇焕,袁崇焕为避免军中大乱,建议吴三桂连夜将他带走赴京。众臣纷纷对袁崇焕获罪表示不理解,皇上派王公公骗取了袁崇焕的“乞罪折”。

  • 庄妃请来亲信小姐妹寒玉去宁远将一封“招降信”送到祖太寿将军手中。祖将军因对袁大帅被治罪而不满,带着两万兵马降清去了。皇上派吴三桂去追捕祖将军,吴三桂行前先去狱中请袁崇焕给将军写一封劝其回心转意的亲笔信。

  • 袁崇焕立了功,皇上不但不为他减刑,反将他以“凌迟处死”。袁崇焕死前向王公公举荐了吴三桂继任宁远主将。皇上封吴三桂为蓟辽将军,并恩准他与陈圆圆成婚。乐安公主将陈圆圆的身世无意间告诉了母后,皇后也证实了陈圆圆就是当年那个“伪太子”。

  • 庄妃暗示皇太极立其子福临为太子,皇太极说他还小,不必想的太多。多尔衮捡到庄妃掉在地上的手帕,对嫂子心存不轨,被庄妃看破。吴三桂与陈圆圆成婚,无一人前来贺喜,吴家陷入孤立。皇后亲自代表皇上前来吴府贺喜,当众宣布陈圆圆是已故太子太保陈公义的外孙女,并授予陈圆圆“一品诰命夫人”。

  • 南忧北患,旱灾已百日,皇上病倒了。与此同时,传来恶报:义军攻陷中都凤阳,掘了先太祖爷的棺材,断了大明朝的龙脉。皇上向天下人宣布:引罪自惩,避居武英殿,减膳撤乐、罢免经宴,不食荤腥。

  • 皇上与众臣御前议政,商量“征剿大计”。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有洪承畴站出来讲了真话——他认为皇上的“征缴方略”有三误,其一就是大明的心腹之患不是皇太极,而是高迎祥、李自成中原之敌。朝廷应征剿先于抗清。并献上了考虑多年的“征剿方略”。皇上正在考虑要用杨嗣昌出任“五省总督”,这时有人将杨、洪等大臣在百花楼寻乐的事密报给皇上。

  • 王公公借端午节将洪大人请到府上吃粽子,要查出那个写匿名信的人——就是洪承畴本人,其目的就是要灭掉杨嗣昌,而自己当五省总督。洪大人向王公公要证据,王公公拿出了在洪府搜出的半张底稿,洪承畴向王公公跪下。此时,杨嗣昌从里屋走了出来,他告诉洪大人,他已在皇上面前力保洪大人为五省总督,而自己可与洪大人联手剿贼。

  • 洪承畴活捉了闯王高迎祥,把“押送闯王”回京报功的美差交给了杨嗣昌,实现了对洪承畴的报恩诺言,而自己又带着五万精兵去打李自成。高迎祥被杀了,张献忠降了。李自成只剩下七人逃走,大明打了胜仗,但已伤元气。皇太极认为大清攻打大明的时机已经到了。

  • 皇上焦虑万分,让大臣们拿出御敌妙策。洪承畴认为皇太极将要与大明决战,所以要先打皇太极,并要强力加征军饷。杨嗣昌反对征重税。洪承畴说“征重税虽痛苦,但可免大明灭亡。”皇上立刻下令加收三十万两税银,杨嗣昌建议军饷只能从王公贵族处征收。

  • 国丈周仁要将自己拥有的上千万两银子偷偷转移到南京。皇后大义灭亲,将此事告诉了皇上。皇上命人截住了周仁。王公公向皇上交出自己家里私藏的一千三百两银子,并说自己也是个“贪官”。皇上收到喜报,龙颜大悦。杨嗣昌乘机劝皇上向皇太极“赐和”,以换取时间,富国强兵。

  • 皇太极像迎接朋友一样将洪承畴迎进盛京,庄妃将自己的寝宫让给他住。他们认为洪承畴是个人才,要不惜代价收服洪承畴。李自成已攻打汉南,势头很猛,皇太极预感到将来与他大清争天下的是李自成。皇太极和李自成分别给崇祯发来一份诏书———前者让他归顺大清;后者让他归顺大顺。

  • 吴三桂雄心勃勃说:“大英雄出自乱世,袁崇焕、洪承畴失败之时,就是我吴三桂建功之日!”王公公看着吴三桂,若有所思。李自成已攻陷了居庸关,京城风沙百年不遇。王公公劝皇上与大清讲和,皇上不纳;又劝皇上迁都,皇上也不纳。认为王公公是贪生怕死,将其赶走。皇上令皇后带着公主、皇子们回南方老家。皇后不肯,“要与皇上生死与共”。

  • 皇宫里大乱,大臣们有的劝皇上与义军讲和,有的劝皇上迁都。皇上气愤,非要“与京城共存亡”。他叫手下召集兵勇和百姓上城助阵,但百姓们还记得以前皇上不信守“赏银”诺言的事,均不愿上城助阵了。皇太极万事俱备,天下唾手可得,就在出兵前夕的关键时刻,皇太极发脑中风,抱憾而亡,死前没立任何遗嘱。

  • 万急时刻,聪明的庄妃向降臣洪承畴讨主意。洪承畴对庄妃说:“越是危难之时,就是机遇来临之际。”他让庄妃给多尔衮写一封密信。庄妃趁势将小皇子福临推上了皇位,是为顺治帝。而多尔衮成为摄政王。大清复归稳定。李自成为闯王后,义军如燎原烈火席卷全国,并在皇太极病亡时,抢先进兵,迅速逼近京城。

  • 皇上让王公公杀自己,王公公下不了手,这时义军已打进皇宫。崇祯逃到煤山,在一棵歪脖子树上自尽了。大难中,陈圆圆冒险救下小皇子回到了自己的家吴府,正遇义军的将领刘宗敏在她家中。浑身是血的王公公被俘。刘宗敏叫人把他砍了。北京失陷,证明了义军现在的实力。多尔衮向洪承畴讨主意,洪承畴建议他要尽快招降吴三桂,并亲自给吴三桂写信。

  • 黄玉到了山海关,力劝吴三桂归降。吴三桂终于决定率军归降李自成。但同时也给洪承畴写了一封密信,表示愿意归清。他是为给自己留条后路。多尔衮请皇太后给吴三桂写一封“劝降书”,洪承畴又让皇太后将“降”字改为“顺”字,以保留吴三桂的尊严。

  • 吴三桂要借清兵剿灭大顺军,光复大明。多尔衮为利用吴三桂,封其为平西王。二人在皇太后的主持下结盟。吴三桂献出了山海关。京郊,清军与吴三桂的铁骑合击大顺军。李自成兵败,只好匆匆退出北京,而刘宗敏舍不得陈圆圆,强行带走了她。吴三桂飞马追赶刘宗敏,不顾圆圆的劝阻,杀了刘宗敏。

  • 吴三桂与陈圆圆破镜重圆了,以为从此幸福终生,不料更大的悲剧刚刚开始。多尔衮在全国范围内搜杀“朱三太子”,而这个小皇子正依偎在陈圆圆的怀抱中,互相已亲如姐弟。最令吴三桂痛苦的是,陈圆圆突然怀孕了,他搞不清她肚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还是崇祯的,还是刘宗敏的,甚至连陈圆圆也搞不清。吴三桂为避免灾难缠身,决定交出了小皇子。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