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怒火街头

5791.7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苏万聪

类型:言情剧/青春剧/家庭剧

电视台:无线翡翠台

简介: 罗力亚在七年前是法律界的传奇人物,打官司可以不问道德、不择手段。因常周旋于名利追逐与良心的谴责之中,最终他心理失衡,在法律界销声匿迹。七年后,力亚重出江湖,选择以法律维护公义来作为他从前埋没良心的个...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不修边幅的罗力亚,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他见根叔被警员误会,于是为根叔解围;他表示自己是大律师,警员不信,反指他已犯法。此时力亚得知丁家富有急事找他,于是飞奔前往,警员误会,两人展开一场追逐战。力亚赶到发现家富正在和业主唯一儿子理论。原来业主已死,其子成为新业主向租户大幅加租,力亚指出死者的口头协议亦有效三年,新业主亦要搞好手续才是业权的拥有人,新业主只好悻悻然离去。

  • 放工后,芷芯与思苦在会所享受欢乐时光,芷芯向好友问及她母亲店铺的租约问题,当芷芯得知业主愿意续租后,不禁称赞力亚宝刀未老,但思苦却不以为然,更指是因为业主耍花招才令力亚有机可乘。当柏奇出现时,思苦急忙抓紧机会上前与他攀谈,问他有关之前托博谦转交的建议书,想不到这时却有旧街坊送货到此,更向思苦打招呼;思苦发现柏奇听到街坊谈到自己家中是卖鱼蛋后,只露出苦笑。

  • 案件开审前,思苦与力亚在庭外遇上,思苦借力亚令她打翻咖啡之事,要求与他打赌,如她胜出官司,便要力亚将消失了七年之间所发生的事相告,力亚听後不禁失笑,更直接问思苦是否对自己有意。思苦在法庭上引导尔德作供,尔德说出曾看见秋萍衣衫不整地离开丈夫的别墅,才主动约她见面,更打算以钱打发秋萍离开马生;尔德说秋萍拒绝收下支票,更说会令马生离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不修边幅的罗力亚,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他见根叔被警员误会,于是为根叔解围;他表示自己是大律师,警员不信,反指他已犯法。此时力亚得知丁家富有急事找他,于是飞奔前往,警员误会,两人展开一场追逐战。力亚赶到发现家富正在和业主唯一儿子理论。原来业主已死,其子成为新业主向租户大幅加租,力亚指出死者的口头协议亦有效三年,新业主亦要搞好手续才是业权的拥有人,新业主只好悻悻然离去。

  • 放工后,芷芯与思苦在会所享受欢乐时光,芷芯向好友问及她母亲店铺的租约问题,当芷芯得知业主愿意续租后,不禁称赞力亚宝刀未老,但思苦却不以为然,更指是因为业主耍花招才令力亚有机可乘。当柏奇出现时,思苦急忙抓紧机会上前与他攀谈,问他有关之前托博谦转交的建议书,想不到这时却有旧街坊送货到此,更向思苦打招呼;思苦发现柏奇听到街坊谈到自己家中是卖鱼蛋后,只露出苦笑。

  • 案件开审前,思苦与力亚在庭外遇上,思苦借力亚令她打翻咖啡之事,要求与他打赌,如她胜出官司,便要力亚将消失了七年之间所发生的事相告,力亚听後不禁失笑,更直接问思苦是否对自己有意。思苦在法庭上引导尔德作供,尔德说出曾看见秋萍衣衫不整地离开丈夫的别墅,才主动约她见面,更打算以钱打发秋萍离开马生;尔德说秋萍拒绝收下支票,更说会令马生离婚。

  • 思苦在办公室听取私家侦探有关对尔德的调查报告,侦探指原来替尔德工作的工人们都极害怕她,但终从一位已辞职的花王口中,问出了重要的证据;原来在案发当天,花王曾见神色慌张的佩筠自尔德书房离开。思苦与佩筠等一起再与尔德见面,而思苦更在尔德前说出了佩筠努力掩饰的秘密。

  • 思苦进入VIP楼层时遇上博谦与柏奇,博谦奇怪思苦竟出现,思苦坦言说约了马先生见面;柏奇向徒弟解释思苦已成为马氏集团的顾问律师,所以已身价十倍,而柏奇更公开称赞马先生是个厉害的老板,因此他聘请了思苦,证明她是个有能力的人。思苦得偿所愿,终可与柏奇一起喝酒,而席上柏奇突然向她表示有事相求,原来他想找一个有实力的人合作,思苦听后不禁大喜过望。

  • 家富驾车时竟以飞车发洩自己对父亲的不满,令坐在车中的力亚等人吓个半死;力亚指责家富不理朋友生死,毕直替家富说好话,指他做人最为朋友著想;原来家富在读书时便有机会在酒楼跟随父亲学习打理酒楼,但因他看到福元刻薄成性,把厨房工人辞退后竟不发薪水,於是看不过眼的家富而在晚上潜回酒楼爆窃,欲将薪水发还给众人但事败。家富被警方逮捕入狱,但福元竟没有聘请律师帮助儿子。

  • 家富带领中心众人推著铁车到露宿者集中处,原来家富等人会定时安排让露宿者清洁身体,并替他们理发;看到同事没法子劝服老露宿者冲身,家富除了好言相劝,更以食物打动他排队清洁。 当众露宿者整洁地享受中心安排的饭盒时,突然传来一阵恶臭,一位满身污垢的女露宿者出现,她更自称自己是动画人物「小忌廉」。家富劝她清洁时,她竟说不想改变形象而拒绝,更慌忙逃去。

  • 利贞带力亚到自己的香闺聚旧,更好好服侍了力亚一番。利贞请力亚到自己的私人房间,力亚看到小房间仍放满了法式摆设及法文书,便知道她仍为理想奋斗。两人谈到投诉辉之事,力亚指如思苦不肯协助,的确不容易让投诉成立。晚上家富、佐治和毕直在力亚家中对他殷勤照顾,原来他们都想从力亚口中,打探他到「索腿天后」利贞香闺後,发生了甚麼艳遇,力亚只得否认,更指两人是旧识。

  • 众人在法律谘询中心讨论永良的案件,大家以不同的角度分析,结果也同样认为永良不可能杀死妹妹圆圆。力亚发现佐治与家富并不了解永良的家庭背景,因此婷取出了贴有相关人事照片的「人物关系表」进行解释;原来永良与母亲美芬是深水埗街坊,美芬与富豪灏天相恋後结婚,而圆圆则是灏天与前妻所生,因此永良与圆圆是没有血缘的兄妹。永良不想依靠继父,於是继续留在车房工作养活自己。

  • 为了找出事情真相,婷决定孤身与圆圆的男友周家豪见面;佐治查得家豪在卡拉OK唱歌作乐,於是特意载婷到上址。出发前佐治仍关心地提议婷,指力亚其实可聘用私家侦探代劳,但婷指自己要学习当师爷,因此很乐意借此机会练习。佐治忍不住问婷,力亚有否教她如何向人套取资料,结果佐治还是把免提电话交给婷,指他会一直向她作出指示。家豪为了避开婷的追问遁入了男厕,但婷竟不顾礼仪直闯入内,向他迫供。

  • 思苦从力亚处得知他的故事后,在母亲店中苦苦思索,更与家人讨论永良的案情;小琼看到女儿提出欲以美芬在场,有杀人嫌疑之疑点来替永良脱罪,忍不住教训女儿。 力亚独个儿喝闷酒,边回想起昔日所犯下的过错,这时思苦出现,向他说出自己决定改变辩护方向,不再打算要求美芬出庭;力亚听下不禁释然,更请思苦一起喝酒。因放弃用疑点辩护,众人只得找证据以证明圆圆之死是意外。

  • 思苦与利贞吃饭后逛街,两人闲谈时思苦提议利贞将来开设的法国餐厅应该加入一些原创菜式,更以自己最近吃意大利菜的经验做例子,但反被利贞笑她是因与力亚约会而令她觉得难忘。思苦看到利贞心情突然变差,利贞说出自己喜欢上家富一事,看到利贞因为自己的出身而欲断情丝,思苦亦爱莫能助。家富与婷把生活用品送给行动不便的严婆婆,在提醒她应定时复诊时,严婆婆突然接到警方来电。

  • 思苦到迪伦郊外的小屋探望米布,从迪伦口中,思苦得知两人惺惺相惜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思苦亦看到当自己谈及若丽之死时,米布的神色动作有异;思苦与力亚见面,向他说出米布有隐瞒若丽死因的可能。力亚欲到现场再搜集多点证据,但佐治已搬回米家大宅居住,于是决定要婷出马;婷到大宅探望佐治,向他说出严婆婆欲到若丽死去的单位祭拜她。当佐治带两人到单位后便在外面等候,婷则趁机在单位内搜查证据。

  • 力亚在庭上指出若丽之死有多重疑点,更指能不破坏单位门锁进入,能接近死者而不令她挣扎的人,除了是米布外,就是若丽的丈夫杨国驹。 陪审员把判决交给法官,结果指若丽之死有着多项疑点,因此法庭将案件发还给警方重新调查;而当国驹刚离开法庭时,便被重案组的探员截停,把他带返警署调查。当国驹在警署被探员盘问时,柏奇领着博谦出现,原来国驹请了他担任自己的代表律师。

  • 思苦到力亚的律师楼,预备资料与柏奇一战;但她却看见力亚毫不在意,更把心思集中在乒乓球上;于是思苦为了让力亚认真协助自己,只得答应与他比拼乒乓球。在晚上终可下班的婷,在法律中心看见佐治也在加班,于是提出先替他制作宵夜后才下班;当婷离开后佐治看到她所制的宵夜,竟然是一双新型的心心相印煮蛋,不禁以为婷对自己有意。婷在步向车站时,突然听到不知哪处传来的一声“婷婷

  • 柏奇最终成功让国驹打脱谋杀罪,只被判误杀罪成立;力亚安慰苦恼的思苦,指她并不是技不如人,向她说出国驹能在杀人后竟可为自己制造合理疑点,应是有高人教路。看到思苦释怀,力亚主动吻向了她,两人之后激烈拥吻。力亚与思苦过了缠绵一夜,两人亦正式成为了情侣;两人边亲密地吃著早餐时,思苦向男友询问会否重返中环协助自己。

  • 婷与佐治进入单位,听到小朋友指母亲被困在衣柜中,这时正喝了酒的户主张生出现,佐治义正言辞的要求张生把太太释放,张生出言不逊,佐治便把电话取出说要报警。婷与佐治救出张师奶并带她到法律中心,婷向她解释将安排她两母子入住庇护中心及未来如何独立生活之事,但张师奶竟提出何时才能回家;婷只好向张师奶说出自己的经历,并指必须靠自己振作,才是对儿子未来最好的决定。

  • 法庭最终判婷无罪释放,法官更狠狠在庭上责骂了梁风一番。离开法庭后婷向佐治道谢,这时力亚带着徐娇与婷的子女出现;婷拥抱一对子女,徐娇更一脸内疚的向婷解释,已把真相告知孙儿们,更主动向婷道歉。当徐娇指婷如与梁风离婚后,便不用再照顾自己时,婷却坚持四人一起才是完整的家庭,出言挽留徐娇。婷发现力亚再次暗中帮助自己,对他感谢有加。

  • 四位好友聚集家中,力亚为了公义而与思苦各走各路,毕直被港女susan嫌弃没有出色而被抛弃,家富因双亲反对而令自己与利贞分手,再加上佐治暗恋婷的事亦广为人知,四人心情掉进谷底,只得边喝苦酒边吐苦水。毕直突然指出家富最有机会挽回恋情,说出利贞筹备的四方餐厅,将会用她与家富之间有纪念性的事来命名,家富听后不禁精神一振,但另外三人却为此排挤他。

  • 利贞被杀事件开审,思苦在庭上问柏奇为何死者利贞手中会握有他的袖口钮,柏奇从容的解释因利贞曾要求他替朋友打官司,但因柏奇拒绝而利贞却扯着他的袖口不放。当力亚开始盘问柏奇时,滔滔不绝地就柏奇的“巧合”解释猛攻,但柏奇反利用香港司法制度的公平原则,让力亚无法占优。力亚突然取出何大强父亲何有福的照片,指当天柏奇上酒窖是与有福见面,两人商量不法交易。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