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幸福密码 电视剧

5293.6万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喜剧 /家庭剧

简介: 从水乡小镇来到省城发展的西凤和石向南是一对小冤家夫妻。妻子西凤为使丈夫向南出人头地,夫贵妻荣,煞费苦心设计了一系列改造向南的计划。 向南坚持男人的独立人格和尊严,不愿按照西凤为自己设计的人生目标奋斗,...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30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韩西凤在家乡小镇开了一家卤味店,凭着祖传的出色的厨艺挣钱供着丈夫石向南在省中医院读书。当她得知向南已经从医学院毕业并分配到省中医院工作的消息,便关了卤味店,兴冲冲来到省城,梦想着从此能和向南在省城安家落户。岂料向南和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向南根本就没有正常毕业!这些年他无心向学,一直在捣腾生意,不但学业无成,而且还递交了退学申请。西凤在哥哥和闺蜜的帮助下,暗中跟踪向南的死党,终于找到了向南的下落。

  • 向南在公园看到有人摆棋局赌棋,便买回棋谱研究,想靠赌棋来解决鱼店的资金来源。西凤拿着向南早年开的方子,终于说服袁副校长同意向南复学。而此时的向南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背熟了很多棋谱,大摆棋局屡战屡胜,无心复学。心急如焚的西凤找来了象棋高手王老,破了向南的残局,希望向南能彻底回心转意去复学。为了摆脱西凤的管束,向南和丁原半夜偷偷卤汁中兑水,想坏西凤的生意,挤走西凤,被西凤识破。

  • 和丁原喝得大醉的向南,终于跑到西光家楼下向西凤认错,表示不想离婚。小两口和好如初,西凤借机给向南制定了“十八不准”,向南不从。西光突然领着双方父母到来,父母的参与激化了矛盾,倔强的向南无奈逃走。西凤找到丁原逼问向南下落,丁原守口如瓶,西凤担心向南的生活,无奈托丁原每天给向南送饭。黄敏不堪忍受西光的沾花惹草,不顾西光的挽留,坚持出国留学,二人的婚姻出现裂痕,而西凤秀秀等亲朋好友却浑然不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韩西凤在家乡小镇开了一家卤味店,凭着祖传的出色的厨艺挣钱供着丈夫石向南在省中医院读书。当她得知向南已经从医学院毕业并分配到省中医院工作的消息,便关了卤味店,兴冲冲来到省城,梦想着从此能和向南在省城安家落户。岂料向南和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向南根本就没有正常毕业!这些年他无心向学,一直在捣腾生意,不但学业无成,而且还递交了退学申请。西凤在哥哥和闺蜜的帮助下,暗中跟踪向南的死党,终于找到了向南的下落。

  • 向南在公园看到有人摆棋局赌棋,便买回棋谱研究,想靠赌棋来解决鱼店的资金来源。西凤拿着向南早年开的方子,终于说服袁副校长同意向南复学。而此时的向南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背熟了很多棋谱,大摆棋局屡战屡胜,无心复学。心急如焚的西凤找来了象棋高手王老,破了向南的残局,希望向南能彻底回心转意去复学。为了摆脱西凤的管束,向南和丁原半夜偷偷卤汁中兑水,想坏西凤的生意,挤走西凤,被西凤识破。

  • 和丁原喝得大醉的向南,终于跑到西光家楼下向西凤认错,表示不想离婚。小两口和好如初,西凤借机给向南制定了“十八不准”,向南不从。西光突然领着双方父母到来,父母的参与激化了矛盾,倔强的向南无奈逃走。西凤找到丁原逼问向南下落,丁原守口如瓶,西凤担心向南的生活,无奈托丁原每天给向南送饭。黄敏不堪忍受西光的沾花惹草,不顾西光的挽留,坚持出国留学,二人的婚姻出现裂痕,而西凤秀秀等亲朋好友却浑然不知。

  • 向南在西凤的“十八不准”上签字,貌似改邪归正,西凤安慰。西凤生日,向南吹了一夜气球给西凤营造了一个浪漫的氛围,西凤感动万分。向南又有了新的想法,要和丁原去广州干大事业。当夜,西光、秀秀都赶来给西凤过生日,而向南却没有如约出现。秀秀听西凤诉说向南近期的活动,敏感地判断向南参加的是传销组织。西凤、西光和秀秀四处寻找向南,西凤在火车站等了三天仍没见到向南的身影,终于身心疲惫被送进了医院。

  • 西凤穿着病号服跑到车站,抢走了向南手里的票,不让他去广州。结果西凤又昏倒被送往医院。西凤家人都数落向南的不是。西凤醒来,向南自觉无颜面对西凤,仓皇逃走。西凤坚定自己的选择,决不离婚,气走了父母和西光。西凤和秀秀在小酒馆找到向南和丁原,二人这才知道自己是上了传销团伙的当。西凤伤心动情的一番话,终于打动了向南,向南同意回学校好好读书。西凤为了督促向南好好读书,制定了新的二十四条家规。

  • 西凤突然糊着面膜从美容院返回家中,把丁原堵了个正着,三人一通混战丁原落荒而逃。向南念念不忘他和丁原的“肾黄金”计划,复习时分神,遭到西凤的“暴力”。西凤监管向南几乎魔障,俨然成了半个中医,神神叨叨给西光和秀秀诊断,让他们非常担心。向南终于毕业了,可是他却坚持不肯去中医院报到,一心投入了“肾黄金”的项目中,任众人如何规劝,死不回头。向南和丁原在街头做问卷,西凤追来。

  • 向南和丁原在夜总会招待曾总,西凤被曾总调戏。向南无可忍忍出手打了贾总,生意自然黄了。向南被夜总会扣下,要向南赔偿损失,可是向南身无分文。幸好遇到西光,为二人解围。西凤不顾西光阻拦,跟向南回家,却发现行李已经被房东打包扔出。走投无路的西凤来找秀秀,秀秀却再次主张西凤和向南离婚。西凤不满秀秀埋汰向南,负气离开,一个人来到桥洞下。

  • 西凤想出各种方法鼓励帮助向南,并把小卤味馆开到了向南工作的医院旁边,以便更好地监督向南。向南慢慢得到了患儿的信任,也让赵大夫非常欣赏。向南领悟了儿科工作的意义,主动自觉地拒绝了丁原的诱惑。西凤醉心于帮助向南与患儿打交道,她跟秀秀表明心迹,立志辅佐向南进步,为向南制定了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副院长,院长的职业规划。

  • 西光把向南保了出来,苦口婆心劝向南和西凤离婚,希望他别再拖累西凤。沮丧挫败的向南决心和西凤离婚,约西凤来到一家餐馆摊牌。西凤却为向南能主持正义而倍感自豪。这时临座一个小孩癫痫发作,向南用一把缝衣针给孩子做针灸,救了孩子。救癫痫儿的事件使向南备受媒体的关注,也为向南赢得了重回中医院报到的机会。分到儿科的向南被患儿折磨得够呛,儿科主任赵大夫也对向南苛刻严厉,向南开始失去信心。

  • 孩子们都很喜欢向南,赵大夫也对向南非常呵护,向南的实习期的最后一天,向南却因为为贫穷患者开了个省钱的方子惹怒了内科的王主任,告到了丁副院长那儿,向南转正无望了。没想到丁副院长只是口头警告了下向南,给向南转正了。西凤带着向南回乡庆祝,石母想要让西凤和向南赶紧生孩子,西凤却提出了五年计划,只有向南考上研究生,当上主治医师后,才能考虑生孩子的事情。

  • 丁原为向南打抱不平,带着向南和医药代表们喝酒玩乐。西凤偷偷跟踪,叫小姐进包厢陪丁原和向南,借机收拾他俩,丁原再也不敢引诱向南,向南被逼在家规上又新添了几条戒律。秀秀数次相亲无果,西凤忽然开窍,想把丁原和秀秀撮合在一起,既能帮秀秀解决终身大事,又能让秀秀管着丁原不再影响向南进步。西风不顾向南阻止,为二人安排相亲,结果自然是两边不讨好。

  • 向南买了个鹦鹉,教鹦鹉叫妈妈。结果被西凤送给了秀秀,西光到秀秀家,误会秀秀,秀秀大为光火,又把鹦鹉送了回来。西风只好把鹦鹉送回小镇让父母帮养着。鹦鹉不奏效,向南又把西光的儿子童童接到家里刺激西凤。西凤早就看出了向南的意图,根本不为所动。向南发现童童胆小怯懦,被同学欺负,鼓励童童反抗,童童勇敢反击同学,重新有了自信。老师把童童打架的事情告诉了西光,西光愤怒,认为向南教坏了童童,接走了童童。

  • 丁原推荐的药品有很大的副作用,向南出于医生的良知,停用了此药。医药代表把向南告到了丁副院长处,向南承担了所有责任,没有供出丁原,被停职。向南瞒着西凤,西凤察觉,灌醉了丁原,得知事情真相。西凤小心安抚向南。此时,向南的一个患儿因为私下吃了家长的药,与向南的方子发生了冲突,病情恶化。家长一口咬定是向南药方的问题,要求医院赔偿,并要起诉向南。向南对医生的工作失望,提出了辞职。

  • 丁原辞职离开中医院,向南很为他担心。八年后,向南已经是儿科主任,医院中的成功男士。而西凤却一直宅在家里辅佐向南,成为一个地道的家庭妇女,全职太太。这些年向南和西凤的生活过得非常程式化,平静而毫无波澜。打扮时尚、灵动跳脱的实习医生郁禾出现在医院,郁禾的倔强和无畏,让向南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郁禾也被成熟的向南深深吸引。西凤给向南送饭,在患儿家长面前夸耀向南,非常自豪。

  • 西凤一直怀不上孩子,向南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向南以丁原的名义去男科检查,证明自己身体没问题。秀秀已经成了大龄剩女,向南和西凤数次给秀秀介绍男友不成,这次又给她介绍了一位有点怪癖的妇科大夫,秀秀拂袖而去。郁禾因为晚上出去玩而上班迟到,郁禾用美容品讨好向南,向南虽然拒绝接收,但是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郁禾年轻时尚,光彩四溢,成了医院的焦点人物,这分别给了西凤和向南不同的刺激。

  • 因为郁禾的疏忽,一个孩子的病情迅速恶化,向南及时赶回医院收拾了残局,并承担了郁禾的责任,郁禾受到感动。西凤因肠胃炎住进医院。在住院期间,西凤和郁禾开始有了接触,因为不自信,西凤开始对向南和郁禾的关系有了怀疑,找借口不出院,在医院跟踪监视向南。郁禾给西凤起了个“西太后”的外号,西凤非常生气,想让向南把郁禾调走。二人争执,西凤希望向南能够当上副院长,被丁副院长听了个正着。 

  • 西凤强拉向南到西光家,希望能够劝黄敏不要离婚,可是黄敏根本没回过家。西光和童童都坦然接受了离婚的事情,只有西凤无法理解,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如此的陌生。丁原从南方回来了,向南非常高兴,可是丁副院长却依然不肯原谅丁原,父子见面就大吵。丁原向向南讲诉这些年来自己的经历,向南羡慕。西凤得知丁原回来了,担心丁原再次把向南带坏,一直追到了饭店,被丁原气走。

  • 在酒吧里,秀秀眼看着西光完美男人的形象崩塌,伤心喝酒。西凤不甘心,又打电话给黄敏,落实了西光的所作所为,秀秀崩溃。向南努力想要弥补和西凤之间的裂痕,可是偏执的西凤却一心认为向南有了出轨的迹象,重新添加了新家规,更加严格地限制向南的自由。郁禾对治疗小儿癫痫的新想法得到向南和院方的支持,他们开始了试验。秀秀去找西光对峙,西光冷静应付,骗过了秀秀。

  • 在西凤的和解宴上,丁副院长却被丁原气得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丁副院长让向南代理自己的职位,向南无奈只能同意。可是医院却传出了西凤为了让向南当副院长,故意设局气病丁副院长的传闻,向南听后大为生气,怨西凤好心办坏事。看到父亲被自己气病,丁原受到触动,主动去医院和丁副院长和好,西凤欣慰,向南意识到自己错怪了西凤。秀秀在酒吧上演了一出自甘堕落,重新换回了西光的心,秀秀得意。

  • 秀秀带西凤去美容、买新衣服,西凤焕然一新,从家庭妇女变成了时尚女性。向南出差回到家,西凤按照秀秀的主意隐忍,拼命装温柔,向南很不适应。西凤终于忍不住大爆发,向南对自己和郁禾的事情越描越黑,西凤几乎崩溃。秀秀借酒劲向西光表白,西光心软,二人发生了关系。向南来找西凤,把二人堵了个正着,向南更觉得西光是个伪君子。向南在当年二人和好的地下通道找到了西凤。两人互诉衷肠,夫妻二人决心重拾年轻时的激情。

  • 西凤严格抽查向南的作息时间。为了应付西凤的查岗,向南甚至冲进了丁副院长的办公室,打断了丁副院长和人事处长的谈话。丁副院长力挺向南接自己的班,认为向南是个正直的大夫。西凤按照秀秀教的方法,时时在向南身上搜查出轨的证据,甚至到医院跟踪向南,向南再也无法忍受西凤的骚扰,和西凤在医院里玩了一出跟踪和反跟踪。西光觉得和秀秀发展得太快了,压力很大,西凤却很高兴。

  • 丁副院长急得住了医院,变卖了所有的家当救丁原,并决定提前退休,让石向南接班。为了捞丁原,向南四处借钱,可是除了郁禾,没人肯借给他。西凤为了断绝向南从家里拿钱的念头,跑回老家,把向南父母接来,还打算买房子。向南无奈只能半夜偷偷在家翻存折,却翻到了西凤跟踪自己的照片。向南心凉,对西凤彻底失望,搬到医院去住。秀秀和西光都分别帮丁原想办法,秀秀身体不适,趁机提出让西光每周住在自己这里5天,西光只能同意。

  • 风波过去,向南和西凤和好了,送走了父母。西凤受秀秀影响决定重拾年轻时候的浪漫,向南许诺会带着钻戒向西凤求婚。向南跟郁禾说清楚两人的关系,可是郁禾表示坚决不会放弃向南。西凤和秀秀开始折腾向南和西光,又是扮嫩,又是看电影,又是去郊游。两个中年男人被折腾得半死。西光终于挺不住了,向秀秀求婚。西凤有样学样,拉着向南和秀秀西光一起照婚纱照,还要去马尔代夫渡蜜月,向南只能依从。

  • 向南找丁原抱怨,喝得烂醉。丁原把向南送回家,并把用手机录下的向南的肺腑之言发给西凤,西凤早就后悔了,但表面上去扛着。医院里,向南看到郁禾给自己准备的干净衣服,大怒,拉着郁禾进会议室要说清楚。可是二人的谈话被王主任用扩音器播放到满院皆知,周院长要取消向南竞选副院长的资格。本来就无心与此的向南倒是觉得轻松了。郁禾知道自己闯祸了,哭着去找了西凤。

  • 西凤来看丁原,丁原正要随老板去非洲开矿。丁原好不容易劝得向南也心软了,向南的父母却找来。向南家,两家父母却都向着自己的儿女,吵了起来,向南的母亲被气得住进了医院,得到郁禾的悉心照顾。向南的母亲不忍儿子暂住病房拜托郁禾帮向南找房子。丁原去非洲前来和向南告别,很是伤感,再次劝向南和西凤复合。郁禾无时无刻不在纠缠向南,甚至影响了工作,忘记对一个患儿进行复查,孩子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向南内疚自责。

  • 医院调查组的会议上,已经成为副院长的王主任趁机落井下石,对向南发难。向南一力承担了所有后果,并提出了辞职。西凤苦思良久,终于决定找向南复婚,却得知向南辞职了。西凤不同意向南辞职,向南觉得西凤并不理解自己,西凤又误会向南辞职是为了替郁禾受罪,二人大吵了一场。向南回到家,取了自己的箱子,二人彻底分手。郁禾觉得对不起向南,要和向南一起辞职,被向南阻止。向南鼓励郁禾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后,就此消失了。

  • 西凤公司的小时工在别墅工作的时候,失手打坏了一件古董,西凤上门谈赔偿的事情,却发现别墅的主人居然是丁原。丁原在非洲真正的发家了,现在是大富翁。丁原得知西凤和向南居然真的离婚了,而且向南失踪不见,主动提出组织同学会,寻找向南。同学会上向南终于露面。他现在开了一家卤味店,要做药膳。面对众多成功的同学,面对西凤丁原的打击,衣衫简朴的向南不卑不亢,光彩四射。

  • 向南抢先赶去以前夫的身份对西凤的相亲对象一通胡侃,搅黄了相亲。随后来相亲的西凤觉察到向南的心思,心中窃喜,计上心头。为了进一步摸清向南对她的态度,西凤故意把又一次相亲的地址时间透露给丁原,可向南这次却没来搅局,西凤失望。西光被婚外的女人搞得焦头烂额,法院又来传票,似乎一场官司难以避免。秀秀再次给西凤安排相亲,张总是个完美男人,对西凤很有意思,丁原在一边着急。

  • 西光身败名裂输了官司,公司破产。西风和秀秀这对闺蜜也因此翻脸。西光去找向南喝酒,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是个在金钱和欲望面前迷失的人,羡慕向南的简单执着,向南鼓励西光重新振作。西凤卖了公司,丁原、秀秀、向南都拿出了钱,终于把西光的欠款都还了。西凤的父母带着西光回了老家,风波暂时告以段落。西凤重拾本行又干起了家政,正巧来到郁禾家。郁禾向西凤解释了当年的误会,并告知很快要和男友小勇结婚,西凤释然。

  • 向南和西凤的努力下,药膳坊的规模越来越大。向南为客人诊脉开药方,西凤负责烹饪,二人合作越来越默契,可是每到关键时刻,向南总是鼓不起勇气提出复合。西光从头开始,做肉食销售,十分艰难。看到西光的落魄,西凤和向南心生不忍。听说西光的近况,秀秀也很受触动。向南找到了西光,要西光来药膳坊一起干,三人组成药理,厨艺,营销的铁三角,西光感激。西光的加盟使药膳坊的经营有了很大的改善。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