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金牌冰人 粤语

307.6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梅小青

简介: 唐宪宗元和年间,全家福为世家子弟,家福母被媒人错配给家福父,惜其父不肖,不但将家财败尽,连家福母的祖业庄园也败去,令家福母含憾而终。而家福父更要父责子还,将家福入赘连家,家福一怒之下,带同舅父仔平安...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令狐策自得一奇梦后,自此世代为“官媒”,其后人令狐珣有妻慧娘,可惜产下三名都是女儿,恐无子嗣继承,遂立下人云娘为妾,惜事与愿违,慧娘为安慰病榻中的令狐珣,讹称云娘生下的是儿子,令狐珣为子取名喜,不久便含笑而终。从此,令狐喜便被慧娘当儿子抚养,长大后承任为官媒,连云娘亦被蒙在鼓里。富户林昌龄为女翠贞招婿,托令狐喜招揽一品大媒撮合婚事,众受万两媒金所吸引,争相到来。

  • 百合为找合适人选参加林家选婿而苦恼,闻令狐家中人贬私媒的言论,不忿还击,刚巧令狐喜路过,即以巧言令百合反中自己所设圈套,要随便找人亦被林家选为婿,气煞百合。邓欢与平安图以假兰亭字帖骗财,被百合发现及破坏,二人再度结怨。邓欢意外救了欲上吊的翠贞,百合方知邓欢原名邓仲文,而翠贞亦对他存好感,心生一计。

  • 昌龄以金昌卫的唯一一首诗将众人考起,高斐却轻松念出诗句,再胜一场。第四场昌龄要考众人谋略,从画中提示找出翠贞的玲珑玉佩,百合教家褔死跟着高斐,家福再使诈取得玉佩,终胜出一场。第五局打马吊,岑公子出千令家褔没机会吃餬,家福决成全高斐,获昌龄欣赏其牌品,家褔再胜一场,与高斐同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令狐策自得一奇梦后,自此世代为“官媒”,其后人令狐珣有妻慧娘,可惜产下三名都是女儿,恐无子嗣继承,遂立下人云娘为妾,惜事与愿违,慧娘为安慰病榻中的令狐珣,讹称云娘生下的是儿子,令狐珣为子取名喜,不久便含笑而终。从此,令狐喜便被慧娘当儿子抚养,长大后承任为官媒,连云娘亦被蒙在鼓里。富户林昌龄为女翠贞招婿,托令狐喜招揽一品大媒撮合婚事,众受万两媒金所吸引,争相到来。

  • 百合为找合适人选参加林家选婿而苦恼,闻令狐家中人贬私媒的言论,不忿还击,刚巧令狐喜路过,即以巧言令百合反中自己所设圈套,要随便找人亦被林家选为婿,气煞百合。邓欢与平安图以假兰亭字帖骗财,被百合发现及破坏,二人再度结怨。邓欢意外救了欲上吊的翠贞,百合方知邓欢原名邓仲文,而翠贞亦对他存好感,心生一计。

  • 昌龄以金昌卫的唯一一首诗将众人考起,高斐却轻松念出诗句,再胜一场。第四场昌龄要考众人谋略,从画中提示找出翠贞的玲珑玉佩,百合教家褔死跟着高斐,家福再使诈取得玉佩,终胜出一场。第五局打马吊,岑公子出千令家褔没机会吃餬,家福决成全高斐,获昌龄欣赏其牌品,家褔再胜一场,与高斐同分。

  • 家福因一句“嫁不出”被百合怒掴至颈项也歪了,深信此为百合的死穴。高斐决定留在长安城,自荐当官媒的媒探,令狐喜的大姐夫程德认为他存心抢自己饭碗,不悦,令狐喜却明白他此举为可名正言顺寻访意中人。家福在百合铺外摆档抢其生意,又改绰号为金鹊桥,气坏百合。想想因令家福破财,请他与平安吃饭赔罪,二人发现她食量惊人,侧目,终明白她力大无穷的原因。

  • 文笙与玉兰求助家福,家福竟提议二人私奔,并代为准备船只。家福在渡头苦候文笙与玉兰,却见百合前来,后从想想口中,推测二人准备殉情,大惊。百合终被二人深情感动,决与家福合作令宝如退婚。百合知道宝如迷信,心生一计。宝如被“鹦鹉郎君”吓坏,屈仁逼令狐喜彻查此事。程德到翁家查探,幸高斐出手吓退他,家福始知想想便是高斐的意中人。

  • 高斐决定随想想远走天涯,气坏令狐喜。百合要家福按合约规定,由后门进出,家福气结,平安的一句话令他心生一计,成功令百合改变主意。家福与私媒原天霸结怨,天霸插赃嫁祸家福偷金牌,幸得高斐揭穿其诡计。家福提议以其名义替想想赎身,并收留她在冰人馆当学徒,高斐大喜,愿负担想想的一切开支。冰人馆开张,百合与家福为先挂上谁的牌匾起争拗,连庸建议改名,笑言二人千里姻缘一线牵,二人灵光一闪。

  • 令狐喜见高斐为了想想节衣缩食,没好气,高斐却语重心长劝她应该求变。花灯会上,想想误会家福拿的花灯跟自己配成一对,认为家福是其真命天子;另边厢,令狐喜拾得花灯,惊见与高斐所提的花灯也配成一对,吓得转身便走。自花灯会后,一线牵生意滔滔,百合与家福大喜。令狐喜决心改革官媒,着三位姐夫按高斐规定办事,三人不悦。屈仁为世交荣显托令狐喜向范家提亲,令狐喜为替官媒争一口气,答应。

  • 知秋告知各人自己与父世昌失散多年最近重逢,故延至今天才来提亲,又取出信物鸳鸯扣,范大人反对无从。令狐喜根据“官民不婚”阻挠知秋、芷荞结婚,家福哑口无言。百合指家福不熟唐律才被令狐喜有机可乘,家福遂向她求助,遭拒。家福见有人送来连庸订购的玛瑙镯子,心生一计。百合贪图媒金,竟请缨帮忙家福,二人根据边疆地图,向令狐喜指范、叶两家婚约不受唐律限制。

  • 百合因平安弄毁证物,骂他做蠢蛋,后自知失言,欲找平安赔罪,却与家福发现他含泪留书出走。家福与百合赶往绝命岭,果然见平安坐在崖边,大惊,原来只是虚惊一场,不料二人意外滚下山坡,百合见家福受伤,助他上山,更将野狗吓退,家福感激告知没受伤真相,百合遂装伤令家福背自己上山,二人互生好感。高斐找到新线索,着想想到张回的客栈借宿诱他作案。

  • 一线牵被指偷龙转凤,被商户及客户前来要求退回赞助礼品及订金,家福与百合不知所措。荣显假意成人之美送银两给知秋作为过文定之用,知秋恐芷荞不适应大漠生活,亦自感不可以给她幸福,决定退出,荣显暗喜。程德等三人指高斐离开后,便即有生意,令狐喜不悦。想想闻高斐摆擂台与人比武,知他因欠对手感失落,陪他拆招。家福邀请高斐加盟一线牵做媒探,高斐恐有违兄弟之谊,只答应查明真相还一线牵一个清白。

  • 令狐喜带三位姐夫向家福与百合赔罪,并指会出公文公告天下还一线牵清白,百合大赞令狐喜光明磊落。知秋因在途中闻芷荞因成疯妇被休而折返,往见芷荞,更声言一生照顾芷荞,家福看出事有蹊跷,巧计试出二人真情,范大人有感知秋才是佳婿,答应二人婚事。连庸看到家福握着百合的手,怒责家福,又逼他发毒誓。令狐喜见知秋、芷荞婚书,终明白婚嫁无一定法则,决不按常规程序,加盖官印作实。

  • 家福测试高斐,断定他并没有喜欢男人,只要有理想对象便会回复正常,遂着想想跟他学剑。程德等三襟兄弟于新官媒上任前,拒绝处理婚书事宜,气坏家福、百合,二人回家途中,家福被一老妇九奶奶指偷梳,幸一节妇杜月娘出现替他解围,家福与百合见九奶奶受伤,遂送二人回甜汤店,从老板蔡尧口中,方知月娘与老妇关系。

  • 令狐喜加盟一线牵任私媒。连庸为撮合令狐喜与百合,讨好慧娘及云娘,家福看不过眼,与连庸生口角。想想从平安口中,得悉高斐对自己有意,大惊,唯有以包表达心意,高斐内心亦明白想想非知音,释然,二人终结拜为兄妹,回一线牵告知众人。百合拿画像给蔡尧说媒,九奶奶却认定无人能及月娘。百合及家福遂回家与众商量,希望能替月娘除去节妇名号,让她得到幸福。

  • 家福、百合得悉皇榜并无除节妇名号一事,竟欲反告官员出错,惜被驳回,还遭褫夺冰人资格,一线牵亦被查封。众想法子救家福与百合,想想竟打算劫狱,被高斐阻止,更指惟有用唐律方可替二人脱罪。百合娇生惯养,受不住牢狱之苦,家福开解她。月娘带同节妇文书到来,希望帮助恩人脱罪,众得悉当年便是秦太尉所处理,深信是秦太尉为荣显一事仍怀恨在心,从中作梗。

  • 家福跟百合解释,并没相约想想,百合佯装大方,指二人有缘份,家福失落。配婚令下,一线牵生意滔滔,众人疲于奔命,高斐见状提议分工各司其职,家福不满安排,连庸却赞不绝口,百合即暗示二人可在十里亭会面。家福在十里亭等候百合,不料,来人竟是想想,百合远远看见二人互相搀扶着回家,失落。众见七彩流星划破夜空,高斐说出七色玲珑石的传说,令狐喜却认为只是一般天文现象。

  • 家福跟百合解释,并没相约想想,百合佯装大方,指二人有缘份,家福失落。配婚令下,一线牵生意滔滔,众人疲于奔命,高斐见状提议分工各司其职,家福不满安排,连庸却赞不绝口,百合即暗示二人可在十里亭会面。家福在十里亭等候百合,不料,来人竟是想想,百合远远看见二人互相搀扶着回家,失落。众见七彩流星划破夜空,高斐说出七色玲珑石的传说,令狐喜却认为只是一般天文现象。

  • 秦太尉以丰厚媒金请一线牵为其义子秦穆,向对头丁勇战将军的千金倩仪提亲,若然成功,还会恢复令狐喜官媒一职及赠一线牵“天下第一媒”美誉,众心动。高斐决定调查秦穆为人,发现他文武双全且风评甚高。家福怀疑秦穆好男色,以身相试。百合施计试探秦穆,终发现他原来对口若悬河的女子极其恐惧。秦穆遂向众人说出童年往事,还指自己暗恋倩仪多年,并化名牛郎跟她互传信笺。

  • 斐根据谭婆婆提供的线索找到一座坟墓,并挖出一包着碎玉及匕首的油布包,忽然,一毒箭射向想想,高斐更对墓里人身分好奇。蔚蓝对令狐喜表示自己一直喜欢的是他,令狐喜不知所措之际,百合出现指责蔚蓝勾引令狐喜,二人大打出手,百合不敌,躲在一旁的家福见状,上前制止,原来他与蔚蓝夹计试探令狐喜。高斐突转词锋,指当晚在礼仪房的女子并非令狐喜,更向蔚蓝道歉。百合知家福心意,心甜,惜慨叹天意难违。

  • 家福与百合以府衙多年也不知令狐喜身分,成功替一线牵脱罪,却被平安及想想误会二人无情无义。令狐喜回府衙认罪,与两母遭收监。高斐等无意中在匕首内发现通番卖国信函及想想身世的血书,始知卖国者是秦太尉,打算趁秦穆、倩仪大婚日,助想想混入宫告御状。家福与百合见想想迟迟未到,惟有拖延时间。另边厢,高斐发现有人借派礼饼乘机捣乱,怀疑是秦太尉的阴谋。

  • 高斐在御前献技,皇上欲封他为忠武大将军,镇守边关,再恢复令狐喜官媒一职,却要她束发自梳,二人拒绝,接着想想亦请皇上收回赐婚,王妃乘机挑拨,皇上见众人公然抗旨,勃然大怒。家福以休书无效,状告皇上违律逼婚,皇上即指休书以官媒盖印为准,不容推翻前判。高斐指家福以妒忌来休百合,于理不合,皇上决试二人是否真的心灵相通,可惜最终仍拒绝收回成命,家福与百合宁愿一死,二人更决定在狱中拜堂。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