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点解阿Sir系阿Sir 电视剧

3765.7万播放

地区:香港

简介: 罗耀华由教书阿Sir转职为警察阿Sir,但竟被派回原校当卧底,调查黑帮校园毒网!耀华积极讨好校内四大恶人“K4”,但新来的老师何妙雪却轻易赢得学生信任,耀华亦被其善良吸引。此时,外表冷酷的保龄球教练古嘉岚,...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李卓豪带领其他警员在街角埋伏,意欲拿下贩卖丸仔的坏人;同一时间同一地方,有一名齐齐哈尔同乡会林天光纪念中学的学生表面上买砵仔糕,实际上是买私烟,亦被学校老师罗耀华发现。卓豪及耀华同一时间追捕各自的目标,耀华巧合地协助警方捉到犯人,卓豪还误会了,以为耀华身手了得,是另一分区的警员。校内,耀华要求学生严守规矩,但副校长毛孝廉不以为然,表示学生肯回学校已经是好事。

  • 耀华回家后发现振邦兴奋莫名,原来警队有信寄给他;可惜耀华发现来信只是通知他不获取录。心情恶劣的耀华收到职业介绍所的电话,着他前往面试;满腹疑团的耀华到面试地点,发现当中陈设简陋,更只得国诚一人。国诚一开口便如数家珍般说出耀华的背景,令耀华大感惊讶,原来国诚是警队情报科高级警司,特意请耀华见面是为了招揽他为卧底;耀华更得知如拒绝,之前投考表现欠佳的自己将没有机会成为警察。

  • 妙雪与满身泥泞的天恩坐在一角谈话,妙雪发现他手上的伤痕,便不停问他是否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天恩努力否认,更令妙雪明白天恩把水喉钢管带回学校其实是为了自卫。在妙雪的鼓励下天恩终向老师说出,原来自认识K4这五年来,自己一直受到他们欺凌;因为之前K4欲作弄妙雪,但天恩最终没有协助,当家宝跌进陷阱大感失威,更将此事迁怒於天恩,天恩为怕K4向自己报复才带钢管回校。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李卓豪带领其他警员在街角埋伏,意欲拿下贩卖丸仔的坏人;同一时间同一地方,有一名齐齐哈尔同乡会林天光纪念中学的学生表面上买砵仔糕,实际上是买私烟,亦被学校老师罗耀华发现。卓豪及耀华同一时间追捕各自的目标,耀华巧合地协助警方捉到犯人,卓豪还误会了,以为耀华身手了得,是另一分区的警员。校内,耀华要求学生严守规矩,但副校长毛孝廉不以为然,表示学生肯回学校已经是好事。

  • 耀华回家后发现振邦兴奋莫名,原来警队有信寄给他;可惜耀华发现来信只是通知他不获取录。心情恶劣的耀华收到职业介绍所的电话,着他前往面试;满腹疑团的耀华到面试地点,发现当中陈设简陋,更只得国诚一人。国诚一开口便如数家珍般说出耀华的背景,令耀华大感惊讶,原来国诚是警队情报科高级警司,特意请耀华见面是为了招揽他为卧底;耀华更得知如拒绝,之前投考表现欠佳的自己将没有机会成为警察。

  • 妙雪与满身泥泞的天恩坐在一角谈话,妙雪发现他手上的伤痕,便不停问他是否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天恩努力否认,更令妙雪明白天恩把水喉钢管带回学校其实是为了自卫。在妙雪的鼓励下天恩终向老师说出,原来自认识K4这五年来,自己一直受到他们欺凌;因为之前K4欲作弄妙雪,但天恩最终没有协助,当家宝跌进陷阱大感失威,更将此事迁怒於天恩,天恩为怕K4向自己报复才带钢管回校。

  • 耀华发现家宝与犯罪集团没有关系后,不禁意兴阑珊,欲推却跟进家宝问题,但孝廉指派他与妙雪一同跟家宝倾谈;两人约家宝的母亲到学校面谈,当家宝母亲得知女儿的行为后不但没有发怒,更佩服女儿比自己更有能力赚钱。家宝母亲向妙雪解释自己因身兼两分工作之苦时,竟将话题谈到政府如何令贫者愈贫的民生问题上。妙雪与耀华约家宝面谈,向她灌输谈恋爱不应以物质为前提,耀华欲以自己的恋爱经验作例时,却反被她驳斥得无话可说。

  • 罗耀华由教书阿Sir转职为警察阿Sir,但竟被派回原校当卧底,调查黑帮校园毒网!耀华积极讨好校内四大恶人“K4”,但新来的老师何妙雪却轻易赢得学生信任,耀华亦被其善良吸引。此时,外表冷酷的保龄球教练古嘉岚,被揭发是社团头目姨仔。为破案,耀华只好假意追求嘉岚。另边厢,年青有为的督察程文力亦对妙雪展开追求。

  • 耀华到医院探望蒋进,刚好看见蒋洪在教训儿子;蒋进被父亲指责,但没有提及他被枪指吓时尿湿了裤子一事。当耀华与蒋进独处时,蒋进向耀华道谢,感激他没有说出尿裤的丑事,经过此事後,蒋进明白到自己尚有很多事情想见识经历,不会再想当黑社会。蒋洪见耀华离开病房,以为儿子又激怒老师,耀华向蒋洪说出蒋进已痛改前非,令蒋洪感激耀华舍身拯救儿子外,更感谢他把儿子带回正途。

  •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夺得美人归,耀华约蒋洪喝酒,希望将他灌醉套取情报;虽然事前已吃下了强力解酒药,但首先醉倒的竟是耀华。醉了的耀华口不择言时,突然有警察出现查牌。高新与其他老师与警方联络主任开会后,联络主任介绍替代自己职位的新人与大家见面,耀华发现是文力。家宝不满被名校学生文迪抛弃,到名校门前要求见文迪,妙雪与耀华接到通知赶到校门前,这时文迪隔着校门高声地向家宝说分手之事。

  • 耀华与妙雪一起改卷,妙雪唤来成绩有进步的家宝到教员室,给她送上保龄手套以作鼓励;家宝看见手套却叹得物无所用,说出自前任体育老师移民,加上早前与毕裘仁比赛演变成打架一事,校方已不再重视保龄球队,把所有津贴取消。高新在校务会议上吐苦水,指校董评价学校“乏善足陈”,在耀华的提点下妙雪把握机会提出重整保龄球队以提升学生的凝聚力,但校长反应一般,只提出在下一次家教会会议上继续讨论。

  • 文力与高新等人开会,会上提到青少年滥药问题而请求校方的配合。文力收到情报,指林天光中学有老师单独调查学生滥药事件,妙雪说可能是耀华所为。耀华向家宝等人查问泽基的行踪时,却突然听到操场传来有人欲跳楼的喊声。众人跑到操场向上望,发现泽基竟危站学校天台上。这时泽基的母亲突然赶到学校,她说儿子在打给她的电话中竟语无伦次,担心出事便赶到学校了解情况

  • 在学校吃午饭时,耀华向妙雪投诉菜式欠佳,而妙雪却发现桌上有一樽煮潮州菜的梅膏酱,令妙雪开始感受到嘉风外冷内热的性格。蒋洪找耀华见面,两人讨论毒品入侵校园的问题时,蒋洪指有江湖人说社团进兴很有机会是幕后黑手。耀华发现有人不停致电给蒋洪,于是请她先接电话,原来忠厚请求蒋洪借钱但却遭她拒绝。蒋洪因心情欠佳不断喝酒而令胃痛发作,耀华只得送她回家吃药,想不到忠厚竟到了蒋家打劫。

  • 校工发现有人深夜潜进学校,最后发现是5A班的张孝明,孝廉、耀华及妙雪赶回学校了解情况;孝明承认深夜潜入学校的目的是偷试卷,这时孝明父亲到达,看到父亲自责,孝明指这与身兼三职维持家计的父亲无关,只因自己当了兼职而没有足够精神温习。妙雪替孝明求情,众老师看见孝明父子因生活迫人变得如此,亦感无奈。众人离开学校时,耀华向妙雪坦言觉得应有内情,但反被妙雪指他不信任学生。

  • 蒋洪特意请来一众江湖好友在家中相聚喝酒,席上他提出最近黑势力入侵校园之事,众人异口同声指是甚嚣尘上的进兴所为;这时蒋进刚回家,看见黑道人马济济一堂,不禁也想成为座上客。家义约耀华到学校天台见面向他求助,家义指从蒋进口中得知,学校混入了一名卧底,因此家义担心自己的性命堪虞;耀华向家义分析他并不是目标,而心中却为自己身分是否被揭穿而担心不已。

  • 嘉岚突然辞职,妙雪与耀华欲挽留但嘉岚去意已决。文力向火锅店老板查询情报,得悉嘉岚背景。家教会会长召开特别会议,议题是要辞退嘉岚;妙雪忍不住质问文力,耀华看见妙雪没法说服众人,只得想办法令众人认真地听妙雪的解释。为支持球队,耀华私下掏腰包让队员们练习,但家宝等人练习时,遇上将会对阵的高拔书院保龄球队队员,双方更针锋相对。

  • 嘉倩两姐妹茶聚,当她发现妹妺神不守舍时,特意提到小学的罗老师来试探嘉岚,想不到她的反应奇大;经过一番追问,嘉倩确定妹妹已为耀华感心动。耀华向国诚报告示爱行动以惨败收场,国诚要他再接再励,更把有关嘉岚的喜好提供给耀华。嘉倩与耀华边逛唱片店,边向耀华说出嘉岚最新的喜好倾向,更替他打气。振邦突然发觉屋中烟雾弥漫,原来耀华欲煮潮式辣酱。

  • 蒋进在警方盘问下,不断指自己没有伤害浩翔,但众探员却不相信;文力与耀华等人在警署等候消息时,蒋洪出现了解情况,他与文力更起了争执。当蒋进看见父亲时,坚持自己并没有打伤浩翔,但文力指蒋进前科累累不容抵赖;妙雪看不过眼挺身而出指责文力有偏见,最终蒋进因伤人而需暂时被拘留。因相信蒋进无辜,妙雪向有份参与派对的同学了解详情,终得知有关浩翔的事。

  • 文力在反思后欲全力投入学校联络主任的工作,更积极地了解学生;文力提出欲举办大型联校活动以推广禁毒宣传,妙雪大力支持。文力联络同区Band1至Band3学校老师开会讨论举办活动之事,可惜Band1及Band2的代表老师均不接受与Band3的学校一起联办活动。妙雪安慰文力,而毕裘仁的代表老师亦全力支持他。Michelle晚上发现文力竟认真地计划学校活动,指他应将心力集中留待回重案组才拼搏。

  • 文力回家时发现Michelle在家中执拾,Michelle出言试探,希望借机会复合,但想不到文力竟向她提出分手。另一方面,耀华特意约妙雪独处,与她谈及文力与女友间的事,耀华更要求妙雪协助,请她出言劝文力不要与女友分手。文力与妙雪在分享了制作禁毒网页的经验后离开警署,文力突然取出两张歌剧戏票邀约她一起欣赏;妙雪指这些难得的机会应与女友一起去看,妙雪的婉拒令文力感愕然。

  • 警队高层向文力作出调查,文力承认自己没有先知会重案组有关情况,但否认自己收受刚的利益而协助他逃亡。范泰亦被请回警署录下口供,他力指文力只是替他表兄洗脱嫌疑并没有犯法,但却不被相信。家义向众同学说出文力临时被调走,指他是因为早前女友到学校生事,而他的上司担心他会对女学生动手而作出此决定;范泰因不满家义胡乱杜撰竟欲殴打他。

  • 耀华与妙雪到餐厅吃饭时,点了的菜式一直未有上菜而投诉,部长解释侍应错将菜式给了另一位客人,耀华发现竟是给了文力,於是忍不住指桑骂槐。这时大厦突然火警钟大鸣,餐厅内瞬时乱作一团,耀华挺身而出安抚众人,说会将带领大家逃到地下;想不到这时文力竟出言反对,指身处高层的大家应步行上天台更为安全。消防人员到达天台後指文力的判断正确,文力得到众人称赞,令耀华大感没趣。

  • 耀华与嘉岚正为刚看完的电影争论不已时,竟发现妙雪也在戏院中;发现嘉岚误会自己,妙雪特意澄清自己与文力只是朋友关系,耀华听后心中顿感高兴不已。文力到总区重案组上任,在上司的介绍下正式带领新成立对付社团进兴的小组;文力向下属分析与倪锋有关的公司及人际关系,更要求下属全力监视倪锋身旁的人。另一方面倪锋与手下讨论,决定在内地办学以粉饰集团形象。

  • 柏全父亲愿意出外工作,令柏全不用退学;柏全到教员室签下取消退学申请时,说父母亲欲邀请耀华与妙雪到家中吃饭,两人爽快答应。不断在饭桌上喝酒的全父除感谢两人外,突然说自己一早便看穿耀华与妙雪两人合衬,亦指两人情投意合,不禁令他们大感尴尬。耀华完成卧底报告准备交予国诚前,与众老师到酒楼喝茶,但想不到耀华竟遇上扒手;当扒手们在后巷查看得手的赃物时,全父竟突然出现。

  • 耀华回港后将脱身经过向国诚汇报;国诚更向耀华说出,片段经过分析后发现那些保镖说的是南美洲墨西哥人说的西班牙语,亦指有情报说倪锋欲扩充进兴的势力。另一方面,文力与下属开会,指从情报科得到消息,指进兴与墨西哥黑帮曾在清远接触,因此提出将会与毒品调查科及商业罪案调查科合作,留意进兴是否与毒品交易抑或是洗黑钱有关;文力更要求监视与倪锋有相关的人士,特别是耀华与嘉岚。

  • 耀华在学校相约与妙雪见面,耀华说出嘉岚在星期天将离港,因此相约妙雪一起到长洲享受二人世界。但耀华接到嘉岚自澳门的来电时,却不慎说出自己身处长洲之事。在长洲游玩了大半天後,耀华突然收到嘉岚的电话,指因会议取消已回到香港,并到了长洲找他;看见耀华紧张得手足无措,妙雪立刻说让自己独个儿离开长洲。为了避免遇上嘉岚,妙雪在小巷中穿插;在快到码头时,她竟看到嘉岚正挽著耀华的手缓缓步近。

  • 耀华伤势好转离床活动时,竟发现倪锋主动到医院探望;倪锋与耀华坐下后,竟指耀华应要多谢自己,因为如果他不是想出让耀华受「苦肉计」,耀华亦不能取得嘉岚的原谅。耀华回到家中撰写卧底报告时,忍不住提及妙雪是自己与嘉岚间的第三者、自己被倪锋殴打等事亦已在学校传开,众人在妙雪背后说长道短,令她的名声受到极大伤害。耀华得知妙雪辞职后约她见面,更在妙雪前忍不住自责。

  • 耀华到倪锋家作客,向他说出欲借书房中的地图集;而当耀华自书架取书时,却失去平衡跌伤,更把电脑上的键盘撞烂。晚上工人把垃圾丢弃时,久候在暗处的情报科探员便出动回收垃圾。国诚向耀华说出鉴证科在键盘上初步检出倪锋常用字,得知是以数字为主。耀华指以这些资料查找就如大海捞针,没可能找到密码,但国诚提醒耀华,应从倪锋的习惯中了解他记录密码的原则。

  • 嘉岚到倪锋家探望姐姐时,发现嘉倩正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嘉倩解释,原来她特意将所有嘉岚由小到大的照片、图画、奖状及新闻报道都一并扫描再储存在电脑上。两姊妹谈到儿时梦想时,嘉倩更向妹妹说出,从倪锋口中得知耀华早说出会迎聚嘉岚一事,嘉岚听后不禁大喜。嘉倩心念一转,向丈夫提议让耀华与妹妹早日成婚,让耀华成为「自家人」;倪锋为此特意约耀华见面,更强迫他即时用电话向嘉岚求婚。

  • 耀华与嘉岚跟婚礼筹办人商量时,因耀华从嘉岚口中得知嘉倩电脑上储有大量嘉岚小时候的照片,因此提议将婚礼主题定在“回忆”上,更得到嘉岚的完全赞同。婚礼筹办人得悉主题后便要求嘉岚提供大量旧照片,而嘉岚指将会到姐姐家中选取。在耀华出发到倪锋家之际,想不到有人跟踪他;耀华成功与国诚见面,而国诚将一只由科技罪案组改造,被重新包装如新一样的大容量USB记忆棒交给耀华,然后耀华出发进行最终任务。

  • 折腾了一天的耀华终回到家,却被祖父要求他对离世的父母上香,以禀报成为了警察及立下大功之事;耀华看见振邦虽感高兴,但亦为了如何向亲友解释婚事告吹之事而感烦恼。耀华夜不成眠欲致电给妙雪,但想不到已在床上的妙雪却有相同想法。耀华回学校见高新校长,为让学校受到黑帮捣乱之事道歉,而高新亦说谭校董已向他解释了来龙去脉,家教会也应谅解;高新要耀华好好与学生度过他老师生涯的最后一天。

  • 耀华度假后向国诚报到,国诚指在程序上将安排耀华先担任军装,才决定安排他往后所属部门;国诚向耀华提及已了解过他的心理评估报告,指他担任卧底后的情绪困扰实属正常反应,因此鼓励耀华要对自己有信心为新开始努力。耀华与同僚在街上巡逻,表情及态度十分严紧不苟言笑。耀华突然感到有人拍其膊头,竟即时以自卫术将对方擒拿,但原来他是旧街坊;同僚看到此情景,却忍不住称赞耀华警觉性极高。

  • 耀华、妙雪与学生们终死里逃生,耀华等人向重案组等人致谢,但他们虽明白是倪锋在幕后指使,但却难以将他入罪。嘉岚向警方说出口供更力指主使人应是倪锋,但却无法逮捕他,只能看见倪锋施离开。没法替妻子报仇的倪锋喝得烂醉,更胡乱指骂哲信,令最后一个忠心的人亦舍他而去;独个儿乱走的倪锋遇上一群刚服食毒品的少年,结果倪锋被打至重伤送院。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