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洪武三十二

4830.4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苏万聪

简介: 明太祖朱元璋驾崩,传位长子之子朱允炆,但遗诏不知所踪,其近身侍卫敖笑风奉命追查,在查探过程中认识了燕王朱棣的得力谋臣马三保,二人斗智斗力,惺惺相惜,但笑风得知朱棣正密谋夺位,唯对三保保持戒心。笑风一...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锦衣卫千户大人敖笑风率领部下,监视藏于傅府内「蓝玉桉」的一群钦犯,下属刘忠良意外打草惊蛇,迫使笑风提前强攻傅府缉拿钦犯。傅府拒绝合作,傅家千金小乔更出言顶撞,迫使笑风采取强硬手段令傅老爷交出朝廷钦犯,以及揭发他以亲儿偷龙转凤钦犯的儿子;此时,神秘色目人却到来掳走钦犯子嗣,笑风追至并与此人交手后,他未有把小孩带走,但却取走其随身的玉佩,让笑风感到奇怪。

  • 忠良在锦衣卫署夜祭笑风,慨叹意外中独欠笑风的屍首未被捞起,路过的小乔直斥恶有恶报,此时却刮起怪风,把众人吓走。原来笑风被一所客栈的莫老板救起,他醒来後本能地胁持老板道出获救的经过,笑风却毫无印象,老板断定笑风患上「失魂症」,建议他可以从身上的刺青查出身分。笑风在刺青店查出自己早前确曾光顾後,遭锦衣卫伏击并带走,以严刑拷问有关晋王之死一事,受尽皮肉之苦的笑风遂突袭魏镇,迫他道出自己身世。

  • 忠良向魏镇报告笑风近况一事,被其他锦衣卫发现,指他出卖笑风而对他动武,路过的笑风使计将忠良救走。忠良向笑风道歉,谁知笑风体谅地指一切是他的份内事,未有怪责。小乔得悉父亲与弟弟在充军途中离世,对笑风恨之入骨,他虽然对缉拿傅家上下归案一事毫无印象,但仍愿意向小乔认罪,并任由她以匕首刺向自己洩愤。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锦衣卫千户大人敖笑风率领部下,监视藏于傅府内「蓝玉桉」的一群钦犯,下属刘忠良意外打草惊蛇,迫使笑风提前强攻傅府缉拿钦犯。傅府拒绝合作,傅家千金小乔更出言顶撞,迫使笑风采取强硬手段令傅老爷交出朝廷钦犯,以及揭发他以亲儿偷龙转凤钦犯的儿子;此时,神秘色目人却到来掳走钦犯子嗣,笑风追至并与此人交手后,他未有把小孩带走,但却取走其随身的玉佩,让笑风感到奇怪。

  • 忠良在锦衣卫署夜祭笑风,慨叹意外中独欠笑风的屍首未被捞起,路过的小乔直斥恶有恶报,此时却刮起怪风,把众人吓走。原来笑风被一所客栈的莫老板救起,他醒来後本能地胁持老板道出获救的经过,笑风却毫无印象,老板断定笑风患上「失魂症」,建议他可以从身上的刺青查出身分。笑风在刺青店查出自己早前确曾光顾後,遭锦衣卫伏击并带走,以严刑拷问有关晋王之死一事,受尽皮肉之苦的笑风遂突袭魏镇,迫他道出自己身世。

  • 忠良向魏镇报告笑风近况一事,被其他锦衣卫发现,指他出卖笑风而对他动武,路过的笑风使计将忠良救走。忠良向笑风道歉,谁知笑风体谅地指一切是他的份内事,未有怪责。小乔得悉父亲与弟弟在充军途中离世,对笑风恨之入骨,他虽然对缉拿傅家上下归案一事毫无印象,但仍愿意向小乔认罪,并任由她以匕首刺向自己洩愤。

  • 诸王大臣在藏经阁发现大师被杀及遗诏被夺,於是决定将先皇驾崩的事保密,命三保与笑风追查有嫌疑的窃贼和尚及遗诏下落。永暘得景隆帮助进入元璋寝宫,因而揭发先皇崩驾。笑风等到「轻嫣翠柳」调查,三保与笑风赶到千三房间时,发现「窃贼和尚」欲杀千三却意外死亡。笑风惊见红船花魁亦雪身上有著同样的飞鹰刺青,却无印象与她共度浪漫一夜。

  • 保与笑风不约而同来到寺院,向住持了解慈海大师的为人,终於从他临终时的提示找到线索,但两人持不同意见,决定分道扬镳寻找遗诏下落,却不得要领。永暘无意中助三保与笑风在寺院的後花园发现端倪,两人决定利用她引出窃贼,把收藏遗诏的地方相告。三保找到遗诏,笑风迫窃贼供出主谋,他竟然咬舌自尽,三保推断幕後黑手的身分极不简单,两人继而争夺遗诏向主子覆命。

  • 孝孺朗读出由允炆继承大统的遗诏,宁王虽感错愕,但仍与诸王表示会匡扶侄儿。 宁王对设局不成,朱棣未有篡改遗诏大为失望,一气之下把藏起的真正遗诏烧毁。朱棣在朝上提出不少新政,其热衷程度,令孝儒等人大为错愕。诸王如常现身朝上,使允炆非常满意,并当众提拔子澄等人,却未有重用朱棣建议的人选。宁王得悉淑妃向允炆提出为先皇殉葬,欲劝服她放弃。

  • 永暘认定自己是误杀淑妃的凶手,遂找三保求助,谁知却遇上正调查淑妃之死的笑风。永暘向宁王承认自己过错後,他建议永暘到城郊的别院暂避。永暘与甜儿女扮男装出宫,却辗转落入人口贩子的手中,千三乘官府查封时把永暘救走。三保夜探宁王行馆调查被宁王捕获,谁知燕王力挺三保,希望允炆御准三保重新检验淑妃的屍首。永暘被禁锢的过程中,被千三训练得学会自己烧蕃薯及缝补衣服。

  • 永暘见笑风为自己身受重伤,两人在山洞中暂避。朱棣与三保继续调查淑妃之死,发现她的寝宫曾发生失窃事件。永暘获救後昏迷长达三天,使三保担心不已,未料她醒来後只担心笑风的安危。朱棣探望患上失心疯的甕妃,希望勾起她的一些回忆但不果。亦雪送来炖品予笑风,永暘刚好亦到来欲赏赐补品予他,笑风不满永暘的任性遂出言把她气走。笑风向永暘送上竹笛暗器道谢,又教她一些防御术傍身。

  • 笑风奉命查探歌女如梭,但不论籍贯或是背景均与罪臣之女苑莛不符;另一方面,允炆决定运用皇帝的权力替陆家翻案。如梭在「轻嫣翠柳」遭客人奚落,一时激动竟投江自尽,千三投江相救,并以痛失孖生妹妹的经历鼓励如梭。宁王到「轻嫣翠柳」作乐,被如梭的歌声迷得痴醉,向千三要求带如梭往游湖,此时笑风到来调停;如梭感激笑风舍命相救,答应还他一个人情与允炆见面。

  • 子澄等人几经辛苦终於找到记载「蓝玉案」的卷宗,发现当中牵涉的万多人,大部分均在严刑迫供画押认罪。允炆惊悉重遇苑莛一事曝光,细问下发现消息由宁王传出,遂安排笑风保护苑莛。魏镇带同下属到来,笑风拒绝交出苑莛,但她却主动跟随魏镇回锦衣卫署。锦衣卫证实苑莛身分,决定依法将她处斩。朱棣向允炆分析形势,解释宁王等人何以执意阻止他翻案,责他未有体谅先皇的心意。

  • 笑风就梦见晋王被杀的情景,向忠良查探,发现当日这宗护送晋王访寻名医的小任务,指挥使严进竟指定由笑风亲自执行,使笑风对严进的背景感到好奇。笑风跟踪严进,却遭永旸无意中破坏,她突袭笑风并要求拜师学自卫术,景隆见状自夸以天下第一攻防术训练新兵,永旸不禁出言调侃,指其武功华而不实。 笑风在传授永旸招式的过程中,却突然记起自己失忆前与别人打架的情景,心神恍惚下更差点打伤永旸。

  • 三保与女刺客交手过程中,不慎把她衣服扯烂,而遭她斥责为淫贼,最终三保把女刺客击退,但她扬言定必回来再找三保报血海深仇,使他大惑不解。千三陪笑风到一渔村调查他是否与晋王之死有关,渔夫道出当日有一名疤面厨子曾与一位锦衣卫前来购买鲟龙鱼,笑风忆起自己从鲟龙鱼鱼肚取出炸药的情形,故认定自己是杀害晋王的真凶。严进对千三擅自与笑风调查晋王之死大感不满,提醒她的身分,并安排她代办另一项重要事情。

  • 高娃跟踪三保不成,被他发现后,决定带三保往见陈七,誓要还父亲一个清白。三保故意将陈七放走,以引出幕后主谋;而朱棣则发现下属因欠债曾遭收买,向大虎道出与千三的关系友好,并惊悉千三竟独自前往黑山寨与寨主见面。寨主直认印制假钞的纸张由朝廷提供,可惜千三遭其暗算喝下迷药,此时,朱棣领兵马到来缉拿寨主,他遂胁持千三作人质,欲迫朱棣就范。

  • 永阳以身阻止朱棣杀三保,朱棣直言惩罚家奴,并不需要得到永阳允许。永阳坦言视三保为生死之交,并道出他多次舍命相救的经过,朱棣动容,决定代永阳还人情予他,扬言三保再犯定必杀无赦,并下令要他返回北平的燕王府。三保感激永阳挺身相救,并慨叹与朱棣的关系经此事后定必破裂,永阳取笑他为萍水相逢的高娃而违抗朱棣之命,认定他喜欢高娃,吓得三保连声否认。高娃领亡父的骨灰后,感激三保之助并向他辞行。

  • 明太祖朱元璋驾崩,传位长子之子朱允炆,但遗诏不知所踪,其近身侍卫敖笑风奉命追查,在查探过程中认识了燕王朱棣的得力谋臣马三保,二人斗智斗力,惺惺相惜,但笑风得知朱棣正密谋夺位,唯对三保保持戒心。笑风一次执行任务受伤失忆,由心狠手辣的作风变回有恻隐之心,一向痛恨锦衣卫的永晹公主朱樱却怀疑性情变好的笑风另有图谋,著好友三保小心防备。

  • 三保不明好友何以推却升职,认为此事有助笑风与永阳之间的发展,笑风澄清对永阳绝无非份之想,加上与亦雪已是一对,认为三保与青梅竹马的永阳更为相衬,三保却表明两人只有兄妹之情。三保往找亦雪,藉词调查晋王之死,吓得亦雪急于与笑风划清界线,躲在一旁的笑风闻言不禁松一口气,但仍坚持与永阳之间没有发展的空间。笑风忆起永阳早前如何紧张他牵涉晋王之死,以致在与永阳练习自卫术时分神。

  • 朱棣以挂念身怀六甲的爱妃徐仪华为由,要求允炆让他返回封地陪伴待产,未料允炆竟早一步派人把仪华接回京师,又藉词以担心蒙古逆贼对朱棣不利,而派锦衣卫贴身保护燕王府上下。朱棣不满允炆以仪华作人质,决定约见道衍寻求解救方法,又派三保找到明朝宗室出世纪录,发现当中牵涉到自己身世的部分竟有缺页,而有关纪录瓮妃当年所诞下的夭折女婴之生辰八字,更与道衍早前交予他的帝皇命格一样,不禁怀疑自己的身世。

  • 三保把十三皇爷被贬庶民一事告知朱棣,更担心仪华被软禁宫中的安危,朱棣却指允炆此举全为了让仪华放心安胎,并责三保杞人忧天,继而只顾与道衍在练丹房研究成仙之术。仪华无意中得悉朱棣的奇怪行为愈见严重,除了终日沉迷练丹成仙外,更有意纳千三为妾,但她仍向恩慧表示谣言不可尽信。永阳使计让笑风哄回小乔,但她因自卑而避见众人,其后小乔无意中与锦衣卫陈刀起冲突,陈刀重提她患上风流病一事并出言侮辱,笑风挺身维护小乔。

  • 三保等人终拆穿村民扮鬼的把戏,更明白到个中原因。因村长亲切地称呼笑风,令他找出藏在地下的童年物品。恩慧眼看仪华情况日差心事重重,遂把贡品蜜蜡相赠以保其母子平安,未料拉扯间竟导致仪华痛失胎儿;朱棣惊闻仪华流产后更激动吐血昏倒。太医推断朱棣因丧子之痛而患上失心疯。千三把监视朱棣的经过汇报,允炆决定让朱棣返回北平,子澄等人力阻,更建议允炆诸杀朱棣。

  • 千三眼看孪生妹妹楚楚断食多天,想尽办法安慰,无奈楚楚坚持要与笑风见面,千三坦言自笑风患上失魂症后,女伴多不胜数,早已把楚楚抛诸脑后,但楚楚未有理会,更使计把千三弄昏,独自往见笑风。楚楚以千三的打扮往见笑风,却发现她与小乔的关系亲厚,准备离开之际却感晕眩,笑风上前扶起她时,却嗅出不一样的香气,断断续续的亲热片段更在脑海浮现。于此同时,燕王也被皇帝放回北平。但回家路途出现诸多险阻。

  • 朱棣等人成功逃离京师,三保对于一直分不清是敌是友的笑风竟是朱棣的死士感到难以置信,并对他会否效忠朱棣抱怀疑态度。仪华难忘痛失胎儿,不断发恶梦,朱棣不禁自责,并感激她一直以来事事配合自己,答应不 会再让她受苦。允炆不满子澄等人擅作主张,暗中安排景隆刺杀朱棣,孝孺却认为朱棣突然改变逃走路线居心叵测,允炆遂向众人展示三保清楚解释早已发现遭人埋伏,并扬言众人再抗旨伤害朱棣等人定必严惩。

  • 朱棣单独与楚楚见面,却认出她身上拥有千三自制香露的味道,楚楚问朱棣对姐姐是否真心,朱棣坦言与千三之间存在计算与利用,但经历多次身陷险境后,他会毫不犹豫为千三以身犯险。笑风到“轻嫣翠柳”向新任老板娘亦雪查问千三下落后,与炎炎交换线报,她查出千三付运茶叶货仓曾失火,怀疑她已葬身火海,笑风激动推翻她的推测,而被看出难舍千三。

  • 朱棣认出楚楚背上的刺青,以及拾到晶石信物,加上楚楚极为怕火,朱棣更认定是千三当日在仓库,发现他未有藏物在茶叶货箱内,有感被利用,为了逃避自己才会分裂出楚楚的人格,又命三保加紧追查此事。楚楚在梦中半惊半醒,朱棣即上前安抚,仪华体谅千三对丈夫情深义重,朱棣甚为感激。小乔不欲长期寄人篱下,加上难以接受忠良的求婚,决定把琴交还笑风後离开京师。笑风得悉後,让小乔搬到指挥使大宅,为他打点一切。

  • 永旸到城楼与笑风见面,喜见他花尽心思点起红烛,大赞他有情趣,笑风更准备美酒与永旸共享,逗得她满心欢喜,此时,笑风却借醉亲吻永旸,并透露小乔从未有拒绝过他,永旸怒掴笑风后痛心离开。三保奉命与炎炎交收乌金,高娃却坚持相伴,终于被炎炎发现,并意图将她灭口,三保保证高娃绝不会出卖自己,更让她参与运送计划。

  • 楚楚正准备刺向朱棣时,他竟说出梦话呼唤千三,让楚楚下不了手。道衍假冒将领的笔迹撰写家书及公函,交代自己北上捉拿钦犯,但朱棣仍然担心会被揭发众人已遭灭口,遂安排三保与笑风内应外合接走瓮妃,再静待机会起兵。道衍替三保准备锦囊,着他若在接回瓮妃途中遇上任何问题,可从中找到解决妙法。此时,道衍无意中发现高娃随身带着的匕首,不禁提醒此物的真义。

  • 笑风梦见朱棣与允炆终极对决,两人互斥对方不是,朱棣盛怒下命笑风把允炆与永阳杀掉,其后安排杀手将笑风灭口。梦中满身鲜血的笑风惊醒,与炎炎慨叹死士绝不能凭良心做事,一切只能依照主子的吩咐,并夜祭早前易容化身苑莛之死士。高娃折返京师,得悉三保被朝廷通缉,一时冲动欲救走疑似三保的钦犯,被捕收入监牢,炎炎以厨娘身份相救,并将她带到笑风府第内的密室,与三保见面。

  • 朱棣率兵举行誓师大会,突然风起云涌下起大雨,但经道衍祝贺朱棣顺利起兵后,却无故阳光普照,加上龙形的图案在朱棣的军服上展现,士兵认定朱棣乃真命天子的吉兆。朱棣对道衍能够呼风唤雨一事啧啧称奇,道衍遂解释如何利用天然现象的配合,令士兵军心大增。朱棣领兵攻打各地,因不少当地将领曾是他的旧部下,故统统稍作抗衡便向燕军归降;允炆决定借运送瓮妃回北平这个机会起兵反攻,急召众诸王回京,并实时罢免燕王爵位。

  • 甜儿侍候永旸试嫁衣,她不时甜笑,却未有把甜儿的说话听进去。恩慧送来甜汤圆,祝福永旸与景隆的婚姻,永旸有感而发表示不舍恩慧与允炆,未几即告晕倒,原来甜儿往修改嫁衣途中,不明何以出嫁在即的永旸会着她收拾外出的衣服,不禁担心永旸,遂向路过的恩慧求助。笑风着小乔收拾衣服,表示打算与永旸离开一段日子,待事过境迁后便会与她会合,这段期间她要先到城郊一间小屋暂避,未料小乔竟为此割腕自杀。

  • 朱棣喜见最疼爱的妹妹到来,大赞成亲后的她变得成熟大方,朱棣一心设宴与她洗尘,谁知永阳只是带来「议和书」,解释他与允炆同宗室,不应大动干戈,朱棣感到没趣。朱棣召见笑风,对他未有因与永阳的感情而影响任务,并推荐景隆当主帅,令明军一败涂地的事十分欣赏,更安排他与楚楚见面。楚楚指千三当日是真心喜欢他,但因为要瞒过严进才未有跟他相认,又澄清自己未曾与笑风接触,使他感到迷惘。

  • 大腹便便的永阳与笑风隐世埋名过生活,以卖粥维持生计,笑风在市集卖粥归来后一脸愁容,永阳细问下得悉朱棣大军快将直捣京师,笑风有意前往救允炆,永阳未有阻止,只求他答应在自己临盘前归来。景隆因被投闲置散而沉迷喝酒,副将屡次劝阻无效,加上误听三保安排的士兵们讨论允炆公告永阳病死,实质让她与笑风过着退隐生活后,更是失控;此时,炎炎现身劝降,劝景隆应为前途着想投靠燕军。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