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地豪情 粤语

652.2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戚其义

类型:商战剧/青春剧

简介: 宏乃航空业巨子培之独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机缘巧合下,宏结识了雄,成为交心挚友。雄长姐鸣与好赌成性的文乃宿命冤家,文不止累鸣亏蚀多年积蓄,更间接令她遭未婚夫抛弃!后鸣辗转认识了培弟生,并结为夫妻。但...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阿文在加拿大终日赌钱,连姑妈剩下的餐馆也输掉。Apple偷了父亲餐馆的契借给阿文,但阿文赌风不顺,亦将餐馆输掉,于是阿文决返香港借钱。阿文一落机便向嘉鸣借钱赌马,嘉鸣见阿文满不在乎的态度,大为气结。一夫知文读不成书,还欠下赌债,便与阿文互相喝骂。嘉鸣托家雄收数,欲作买楼的首期。但家雄在投注站外碰见阿文,阿文藉词将家雄的钱借去赌马,结果全部输掉。

  • 嘉鸣在街上追打阿文,要他还钱。阿文眼见嘉鸣哭个不停,大为内疚。一夫知阿文把嘉鸣的钱输掉,为表歉意,愿意承担阿文的债务。玉媚发现嘉慧的裸画,大为气结。阿星因随街油水龙头被拉,幸玉媚和嘉鸣替他保释。玉媚见阿星吊儿郎当,要嘉慧与阿星断绝往来,二人争吵,玉媚掌掴了嘉慧。一夫为偿还阿文的债务,开口向昔日的兄弟借钱。阿文见一夫低声下气向人借钱,顿感内疚,两父子前嫌尽释。

  • 信父心脏病发身亡,信母对嘉鸣没有好感,加上阿信不想谈论婚事,令嘉鸣一脸茫然。孙桦成为家雄的同事,使他喜出望外。孙桦替家雄拾回银包,家雄请她吃饭。饭后孙桦邀家雄回家,家雄受宠若惊,后才知是孙桦要求他维修电话。Apple父亲致电给一夫,指阿文教Apple夹带私逃。一夫怒不可遏,找阿文解释。阿文说要重新做人,但见工不成。阿文碰见阿信与唐棠一起,但阿信给他五千元,阿文最后没有告知嘉鸣。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阿文在加拿大终日赌钱,连姑妈剩下的餐馆也输掉。Apple偷了父亲餐馆的契借给阿文,但阿文赌风不顺,亦将餐馆输掉,于是阿文决返香港借钱。阿文一落机便向嘉鸣借钱赌马,嘉鸣见阿文满不在乎的态度,大为气结。一夫知文读不成书,还欠下赌债,便与阿文互相喝骂。嘉鸣托家雄收数,欲作买楼的首期。但家雄在投注站外碰见阿文,阿文藉词将家雄的钱借去赌马,结果全部输掉。

  • 嘉鸣在街上追打阿文,要他还钱。阿文眼见嘉鸣哭个不停,大为内疚。一夫知阿文把嘉鸣的钱输掉,为表歉意,愿意承担阿文的债务。玉媚发现嘉慧的裸画,大为气结。阿星因随街油水龙头被拉,幸玉媚和嘉鸣替他保释。玉媚见阿星吊儿郎当,要嘉慧与阿星断绝往来,二人争吵,玉媚掌掴了嘉慧。一夫为偿还阿文的债务,开口向昔日的兄弟借钱。阿文见一夫低声下气向人借钱,顿感内疚,两父子前嫌尽释。

  • 信父心脏病发身亡,信母对嘉鸣没有好感,加上阿信不想谈论婚事,令嘉鸣一脸茫然。孙桦成为家雄的同事,使他喜出望外。孙桦替家雄拾回银包,家雄请她吃饭。饭后孙桦邀家雄回家,家雄受宠若惊,后才知是孙桦要求他维修电话。Apple父亲致电给一夫,指阿文教Apple夹带私逃。一夫怒不可遏,找阿文解释。阿文说要重新做人,但见工不成。阿文碰见阿信与唐棠一起,但阿信给他五千元,阿文最后没有告知嘉鸣。

  • Apple欲试探阿文,但他却坦白说出阿信与唐棠的事,令Apple感到惭愧。孙桦带一小孩到候机室,但因交代不清,令飞机延迟起飞。孙桦连忙找家雄顶罪,家雄心软答应,幸上司未严加追究。阿星欲与嘉慧结婚,但众人因阿星不务正业而反对。阿星在庙墙上涂鸦,遭警察追捕,嘉慧不慎跌倒,但阿星自顾逃去,令嘉慧心痛。嘉鸣接到由阿信新屋所打来的电话,好奇前往探看,竟见阿信与唐棠在胡混。

  • 嘉慧和嘉鸣到酒吧解闷,嘉鸣喝得大醉。酒醒过后,嘉鸣决定要和阿信一切两断。但她看著与阿信的结婚照,决绝的心开始动摇。嘉鸣回工厂上班,并准备结婚,令阿信一愕。后阿信终向嘉鸣提出分手。嘉鸣与阿文在码头倾诉,阿文安慰著她。突然阿文叫她除下内裤,嘉鸣闻然大怒,把阿文推下海。后嘉鸣从嘉慧口中得知把内裤掉进海中会赶走恶运,才知误会了阿文。

  • 嘉慧欲取回道歉信,但树生早已忘记此事,令嘉慧失去升职机会。嘉慧见嘉鸣仍放不下与阿信分手之事,决与嘉鸣飞往多伦多散心。家雄买了两张蛇宴餐票,欲与玉媚同往,怎知玉媚竟主动约一夫前去。一夫盛装赴宴,回家时还流鼻血,玉媚温柔替他抹血。阿文等笑言玉媚对一夫有意,令一夫满脸通红。嘉慧的朋友安排了欢送会,但嘉鸣却独往购物,回到酒店门前见一对新人,她轻松的心情顿变沉重,还哮喘病发晕倒,树生立即送嘉鸣进医院。

  • 嘉鸣和嘉慧回港。阿信约嘉鸣见面,实质想她回工厂帮手,但嘉鸣态度决绝。阿信发难地数嘉鸣的缺点,嘉鸣愤言地表示不会给他看轻。阿文介绍嘉鸣做传销生意,但嘉鸣未见成功,被阿文责备,嘉鸣深深不忿,决定做白领一族。嘉鸣终见工获聘,其老板竟是树生。嘉鸣欲感谢树生,但树生只顾工作,对她态度冷淡,也不理会其他员工的感受。嘉慧与孙桦同考获空姐。孙桦与Apple口角时不慎滑倒扭伤。

  • 嘉慧发现害她失去工作的人是树生,加上无辜吃了一巴掌,愤然拿废纸当文件给树生。家雄助孙桦不再忌水,令家雄与孙桦感情递增,但阿文认为孙桦并不适合他,家雄听后心感矛盾复杂。刘公子约孙桦去舞会,孙桦盛装赴会,却见刘公子有一女伴,心如刀割。家雄教训孙桦令她发奋做人,家雄对她又存有希望。树生诉讼失败,对方幕后主脑现身,二人相见时神态有异,嘉鸣觉他们关系非比寻常。

  • 树培和树生两兄弟互相嘲笑对方,各不相让。树生其后在酒吧饮闷酒,嘉鸣见他情绪低落,知他对树培的说话耿耿于怀。树生收到四位主任的辞职。但他以高薪挽留,四人见优厚的待遇,均愿意留下。树生接到阿玉父亲的死讯,到医院安慰阿玉。嘉鸣随树生到医院,见阿勇不断地拳打脚踢树生,但他没有还手。嘉鸣欲向树生请辞,但树生极力挽留,又赞赏她是得力助手。嘉鸣听到他的赞赏,打消辞职的念头。

  • 树生对职员表示公司财政出现问题,但他保证会准时出粮,希望能继续替公司搏命。孙桦从外地回来,家雄送上一只巨型毛公仔给她。二人到餐厅吃饭,又往戏院看戏,但却处处碰壁。家雄深感不安,担心孙桦介意。但孙桦见家雄迁就自己,深感开心。家雄与孙桦的同事猜枚饮酒,家雄为显示自己是孙桦的男朋友,替她顶饮酒。但他不胜酒力,醉倒当场,众女同事见他醉倒的样子,均嘲笑他。孙桦感程家对她的殷切,压力日大。

  • 玉媚对细B的消息显得不感兴趣,令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她知悉量宏因车祸入院后大为紧张,急忙到医院探望,令楚芝忐忑不安。家雄同孙桦再见亦是朋友,而家雄亦与量宏成了网上朋友。家雄帮孙桦到头拿信,但遇上海关搜查,更无辜地被拉上差馆。楚芝望玉媚不要与量宏相认,玉媚透露出量宏是树培的孽种,令楚芝深感抱歉。量宏驾车撞伤玉媚,令玉媚不胜唏嘘。

  • 程家上下知悉量宏是树培的儿子后,家雄对他存有芥蒂,跟他划清界线。家雄被公司选中,参加行政人员培训计划,但他以为量宏暗中施以援手而断然拒绝,更在量宏面前辞职。玉媚向一夫透露原来量宏是她同耀刚的亲生仔,但因为他自幼体弱将他送到甘家。孙桦被人屈作小偷,幸得量宏替她讨回公道,她为了答谢他和家雄而请他们食饭,但她看见量宏立刻生滋猫入眼,令家雄不是味儿。

  • 孙桦因被家雄误会跟量宏发生关系而迁怒于家雄。后来发觉原来家雄跟量宏是同月同日生日的,于是三人冰释前嫌一起庆祝,而家雄亦决定参加培训计划。Apple被她的保险客人抽水,事后更被人到处宣扬,令阿文无地自容。阿文发愤图强,向嘉鸣借钱入货。Apple证实患上血癌,有如晴天霹雳。树生被逼将公司卖给树培,自己一人到外面从头做起,嘉鸣亦跟著他闯天下。

  • 树生被逼离开亿生,而旗下员工都纷纷转为树培效力,只有嘉鸣肯继续追随。嘉鸣跟尚文卖羊胎精华。尚文虽知道公司有问题,但他决意隐瞒嘉鸣。Apple证实患上血癌,她无法接受现实,亦不忍心告诉尚文。嘉慧在酒吧遇上树生,却巧合地撞破了树生的大生意。Apple见尚文死性不改,终于一声不响的飞回加拿大,令尚文受到重大打击。

  • 尚文发疯似的四处找Apple,但苦寻不获。嘉鸣知道Apple身在多伦多就立即通知尚文,尚文随即打电话向Apple认错,Apple听后哭成泪人。嘉鸣陪树生看歌剧,却遇上树培,树培揶揄树生一番。Ken对嘉慧「生滋猫入眼」,嘉慧亦对他有好感。树生撞破了Ken的「好事」,救出了Nancy,令嘉慧对树生有所改观。尚文飞到加拿大箍煲,Apple却找了个未婚夫叫尚文死心,尚文有如晴天霹雳。

  • 嘉鸣在街上遇上一个貌似尚文的男子,但旋即消失于人群中,众人均笑嘉鸣眼花。世锋的妹妹若妍成为家雄的上司。凤欣从美国学成归来,但她与树培仍存心有芥蒂。众同事均认为若妍十分难顶,只有家雄不欲推却若妍的好意经常陪她吃饭。树生邀请嘉慧出席一个宴会,嘉慧对树生大为改观,更产生了倾慕之情。嘉鸣再遇上貌似尚文的男子,于是拼命的追他,但不支倒地。

  • 一夫寻找尚文时,却被尚文的债主打伤,于是嘉鸣应承替他寻找尚文。嘉鸣终找到了尚文,见他自暴自弃却不禁心痛。尚文还一时之气跳海自尽,幸得嘉慧及时将他救起,尚文死过翻生后决定从新做人。嘉鸣在大食会后呕吐大作,树生突然涌现了要保护她的念头,更对她产生了好感。嘉慧加入了树生的公司工作。至于若妍与属下因一张海报的设计而起冲突,自觉甚受委屈,独自啜泣起来。

  • 尚文去了做企堂,嘉鸣觉得这份工没有前途,于是介绍他到树生的公司做投资助理。但同事们都不肯教他,而他更意外地令公司的电脑「中断」。故此嘉鸣教尚文使用电脑,令他可一夜之间有所掌握。康泰向树生索取回佣金,但遭拒绝,而康泰更被公司调走,某日二人狭路相逢,还动起手来,树生因误伤他的助手被捕。嘉鸣向康泰求情,却被康泰录起交上法庭,结果嘉鸣被树生责骂了一顿。

  • 树培暗中替树生脱罪,而树生甩掉官司后立即到南非办私事,将嘉慧冷落一旁。尚文买入一只被人狂沽的股票,结果先跌后升,于是树生当众嘉许尚文。树生约嘉慧食晚饭,令她开心不已。嘉鸣违失了一份重要文件,幸得尚文不顾一切的帮她寻找,虽然仍找不到,却令二人的感情大跃进。嘉鸣向树生推荐嘉慧,但树生反而向嘉鸣示爱,弄到嘉鸣不知所措。

  • 树生向嘉鸣示爱不遂,只有无奈的面对现实。嘉慧向树生有所暗示,却被他拒绝,令她伤心不已,并决定辞职,树生见她如此坚决,亦不作挽留。嘉鸣在火场晕倒,幸得尚文拼命相救才得已脱险,二人始成了一对恋人。量宏得悉孙桦的过去心里少许介意,当他在波场遇到若妍,心中泛起涟漪。嘉鸣与尚文春风得意之际收到噩耗,知悉Apple已到末期血癌,令二人感到无奈。

  • 尚文与嘉鸣一同飞到加拿大照顾Apple,令Apple大为振奋,对未来充满希望,而尚文亦只有对Apple隐瞒著与嘉鸣之间的关系。Apple最后在尚文怀中含笑离去。尚文对于Apple的去世久久未能释怀,令嘉鸣觉得尚文始终放不低与Apple的感情。嘉慧带追求者在树生面前示威一番,表面上看来嘉慧放低了伤心事,其实还是自欺欺人。尚文再次重新振作起来,实际上还是活在Apple的阴影之下。

  • 量宏与若妍传出绯闻,同时量宏亦少了跟孙桦见面,令孙桦十分失落。量宏在家雄的怪责下,亦即时向孙桦箍煲。嘉慧知悉「长天」的股价会大幅下挫,便赶快将消息通知树生,但树生却冷言讽刺,令嘉慧决定对树生死心。最后树生终于明嘉慧的苦心而接受嘉慧的爱意。尚文与嘉鸣本来可以开开心心出国进修,临行前他们收到Apple的遗书,嘉鸣发觉Apple始终都会存在于二人之间,临行前他们收到Apple的遗书,于是向尚文提出分手。

  • 尚文、嘉鸣分手后都不断逃避对方,但在坦诚相对后,两人都觉得比较适合做朋友,于是二人之间的心结亦随之解开了。若妍挑选了孙桦做公司的广告模特儿,广告拍出来的效果令人满意,家雄终可舒一口气。孙桦到甘家吃饭,树培对量宏与孙桦拍拖大为不满,更对孙桦出言侮辱,令孙桦伤心不已,孙桦离开时不幸被车撞伤入院。玉媚在偶然的机会下遇上树培,至于树培惊觉失散多年的玉媚在眼前出现,感到诧异万分。

  • 树培怪责楚芝多年来欺骗他玉媚已死,令楚芝顿感委屈难受。树培想照顾玉媚,以补偿过往的一切,但被玉媚一口拒绝。玉媚在树培的介绍下跟量宏见面,可惜只换来一种陌生及尴尬的感觉。而家雄更不愿接受量宏是自己的兄弟。一夫被树培手下殴打,玉媚知悉后跟树培理论,最后二人不欢而散,树培更因爱成恨。家雄与量宏因为孙桦的关系挥拳相向,后来家雄更被警方起诉伤人罪。

  • 玉媚眼见家雄与量宏骨肉相残不禁心痛,而量宏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受树培摆布。树生与若妍分别向树培求情,但树培不加理会,还声言会搅大件事。孙桦知悉家雄为了自己而惹上官司,内心歉疚不已,深觉家雄才是对自己好。家雄误伤楚芝,被加控伤害及骚扰证人的罪名。树培从树生口中得悉家雄才是自己的亲生仔,令他跟量宏大为震愕。

  • 树培追问玉媚有关家雄的身世,才知道当年玉媚以量宏代替家雄送回甘家,是为了借助甘家财力,将量宏的肾病治好。量宏欲劝树培勿轻信树生之言,树培不为所动。家雄果被撤销控罪,往找量宏道谢,量宏以为他存心戏弄,反骂之,家雄才得知真相。量宏临往英国散心前,惊闻树培牵涉一宗贪污案。孙桦知道量宏真正身份后,不但没有离开量宏,反而哀求留在他的身边。树生也被廉署邀请协助调查,两兄弟相遇,树培认定是树生出卖他。

  • 树培被廉署调查之事曝光,义海股价大跌,树培、世锋及凤英商量对策。嘉慧担心树生会被树培连累,树生安抚之。其实树生一直掌握树培贪污的证据,但因念兄弟情而没有指证他。世锋又被廉署传召问话,树培又告身体不适入院,量宏甚担心,欲为甘家出一分力,然树培不欲他过问此事,量宏感已成局外人。玉媚甚念量宏,嘉慧往劝量宏早日返程家探之。孙桦提点量宏亲情可贵,量宏终返程家,众见惊喜万分。

  • 树培获释候审,众不明廉署何故能掌握到证据将树培起诉。原来当年义海一名旧职员将一份可以证明树培贿赂的测量报告交给世锋,世锋再以匿名者的身份将报告寄给廉署。树生同被拘捕保释回家。廉署通缉世锋并向若妍查问其下落。若妍根本没有世锋消息,心情恶劣向家雄说自己生癌以骗他出来相陪。恒乐银行欲暂时冻结世纪两条新航线的融资,量宏往说服,终得批准融资。量宏以为立下大功,反被树培责备他将公司与华基合作的消息透露出去。

  • 若妍见家雄与孙桦一起,心生妒意。世锋向若妍解释当日行贿是为维护树培。尚文与家雄的旅行社欠世纪航空四十几万,尚文遂用Apple之保金往凤欣的投资公司开户炒日圆。尚文不信凤欣之贴士,炒之,被凤欣追数。树培知要入狱,向家人交带一切,又主动找量宏,原来树培是为了家雄欠款一事而要量宏替其出面帮家雄。树培罪名成立,世锋正式主持义海,野心尽现。嘉慧与树生旅行返港,发觉树生态度古怪,怀疑树生另有情人。

  • 世纪航空旗下的飞机出现问题,量宏安排某飞机停飞以顾全公司形像,但凤英怕此举行动对公司造成严重损失。若妍被升任为义海总经理,量宏闻之,深觉自己不被树培重用。嘉慧有了身孕,欲告知树生,怎料树生未知真相已向嘉慧提出分手,更向嘉鸣表白她才是自己的至爱,然而嘉鸣遂告知树生嘉慧已有BB。于是树生决定娶嘉慧,但嘉慧不想树生为了负责才与她结婚,故佯称已把BB落掉。

  • 嘉鸣以为嘉慧已落了BB,大感震惊。当嘉鸣返公司后向树生提出与嘉慧一起辞职,树生无奈接受,而嘉慧则决定留下腹中骨肉并往外地散心。嘉鸣在机场与嘉慧话别,并强调无可能与树生发展感情。若妍生日借意约家雄吃饭,家雄不以为意拒绝了。后经凤欣安排,若妍与家雄共渡了浪漫一夜。凤欣碰见前男友Martin,对方要求复合,尚文见状替凤欣解围,凤欣并不领情,令尚文感好人难做。

  • 若妍致电凤欣告知Martin的妻子在加国自杀,凤欣震惊下迁怒于尚文,认定此乃尚文间接造成,遂透过法庭出传票及收数公司追讨尚文与她打赌期指时输掉的款项,以图报复。世锋、凤英欲借量宏驾车伤人的事件将量宏停职,却被若妍发现该名受伤的途人乃骗子,世锋与凤英惟有作罢。树生借醉向尚文剖白对嘉鸣之情,于是尚文劝嘉鸣接受树生的爱意。孙桦与家雄在店内遇上,闲谈下发现大家喜好不谋而合,家雄感兴奋。

  • 家雄向若妍表明仍爱孙桦,但若妍绝不放弃继续等待家雄。量宏知家雄心有所属,借故作出试探,得悉家雄仍对孙桦有意。量宏为得到若妍欢心,遂安排机会给家雄陪孙桦。孙桦瞒著量宏借钱给燕,被量宏知悉,借故指孙桦仍爱家雄,令孙桦百词莫辩。量宏再次安排家雄于暴风雨中往孙桦家,而自己则借醉向若妍示爱,更带若妍往孙华家,若妍于孙桦屋企楼下看见家雄与孙桦在一起,若妍虽然伤心,但也不愿接受量宏。

  • 家雄送新居礼物给量宏及孙桦,但量宏不领情,还表明已爱上了若妍。若妍向量宏澄清彼此只是朋友关系,令量宏大失所望。量宏偶然发现世锋与Paul合谋部署对义海不利的计划,于是藉此威胁世锋准其加入。树生与凤欣洞悉世锋之阴谋,凤欣欲说服树生出面将事告知树培。世锋向量宏坦言义海只是空壳公司,更向树培承认一切所作所为,令树培大受打击晕倒狱中。

  • 树生从酒楼回家,得知树培中风,大为震惊。世锋离开义海后,公司即时阵脚大乱,树培遂见树生,在树培力劝下树生誓言会力保义海。凤欣回义海帮手,尚文见凤欣分身乏术,替其担心。孙桦在琴行遇见伟,两人一见锺情。世锋被警方拘捕,指他在义海做假账,由于证据确凿,令世锋无所遁形。孙桦用家雄的名义传呼若妍,令家雄与若妍有机会重燃爱火。嘉鸣与树生道别后,树生遭打手伏击,血溅当场。

  • 树生入院情况恶劣,嘉鸣担心不已。世锋被法庭判定入罪候判。量宏胆小如鼠,怕串谋一事被揭发,但世锋拒绝帮忙,凤英找会计师核数,量宏被停职。玉媚见嘉鸣对树生特别关心,处处叮嘱她。树培出狱,不愿听量宏解释,量宏为自保,哀求玉媚请家雄替他向树培求情。树培与家雄对话,态度开始软化。量宏在Paul介绍下认识彪,量宏却在澳门赌钱欠下巨债,彪教他上演绑架戏。

  • 若妍报警,树培收到绑匪的电话,要求以一千万赎回家雄。树培只求家雄平安,随即交出赎金,两名绑匪竟平分赎金,量宏始料不及,家雄平安回家,众人也安心。树生病情有变,幸无碍,嘉鸣担心不已。家雄从手提电话单据上,发现量宏与自己被绑票的事有关,唯念手足之情,不欲追究。树培查出此事与量宏有关,在玉媚的哀求下,树培放过量宏。量宏厚著面皮找孙桦,孙桦不愿量宏被绑匪所伤,唯有以己向伟求情。

  • 孙桦遵守诺言,陪伴伟去音乐会,但伟并没进一步企图,孙桦感意外。量宏到加拿大投靠朋友建。家雄在树培、玉媚及若妍的鼓厉下,终考入义海集团接受见习行政人员的训练。量宏的金钱被建偷去,幸龙叔突出手相助,量宏感激不已。树生以摺纸向嘉鸣表示爱意,但她没胆接受。树生出院后,鼓起勇气找嘉鸣,始知对方也有爱慕之情,树生说出自己的心意。嘉鸣被他的诚意感动,二人终走在一起。

  • 玉媚知道嘉鸣与树生约会,表示极度不满,幸树生主动向玉媚交代一切,玉媚态度开始软化。家雄经过艰辛的训练,正式成为见习行政人员。若妍身体不适,家雄自行赴孙桦的约。岂料她的胃部剧痛,家雄送她回家及悉心照顾,却未知若妍亦同样病倒。若妍知此事后,心里不快,与家雄的关系陷入僵局。树生向嘉鸣求婚,在玉媚不反对下,嘉鸣遂应允。一天,家雄收到电话,赶到机场迎接突然回来的嘉慧,更见她有身孕。

  • 在嘉鸣的追问下,嘉慧表示肚内的婴孩是文星的。树生盼望她与文星能复合,嘉慧敷衍了事。嘉慧知嘉鸣对她怀孕一事耿耿于怀,遂带同文星去见玉媚等,众人稍觉安心。孙桦虽对家雄仍有爱意,但却不愿做第三者。尚武带了一朋友回家暂住,却偷走家中的物件,连Apple留下的金链也被偷去,尚文大发雷霆。尚文在街中见一女子,极似Apple,但经证实却是另一女子,但已充份表示其对Apple之情。

  • 嘉慧仍对嘉鸣说谎,指文星会照顾她,尚文替她保守秘密。伟接Jenny放学,相约孙桦吃饭时,突有ICAC的人员带走伟,孙桦唯有暂代照顾Jenny。尚文替嘉慧找来一份工作,嘉慧见嘉鸣与树生拍婚纱照,心中虽不是味儿,但仍祝福他们,嘉慧产下一子,母子平安。在嘉鸣结婚前一天,尚文收到嘉慧的传呼。原来言仔发高烧,情况非常危险,嘉慧激动,哀求尚文带树生看看亲生儿子。

  • 树生知道真相后,立刻赶到医院,幸言仔终没大碍,翌日清晨嘉慧请他离开,快点梳洗迎娶嘉鸣。眼见嘉鸣穿上婚纱,幸福非常,树生却对她有点歉疚。尚文带嘉慧看医生,知她有产后抑郁。孙桦因伟的缘故,被琴行辞退了工作。凤欣到新加坡公干,觉尚文是好帮手盼邀请尚文一同前往。树生探望嘉慧,良久没人应门,幸他终能入屋,见嘉慧晕倒,但没大碍。在酒吧内,若妍醉后无意说出凤欣对尚文有情,尚文翌日婉拒出外公干一事。

  • 凤欣邀请尚文,盼他再次考虑公干一事。嘉鸣亦游说尚文。最后在家雄的鼓励下,尚文跑去机常不幸地航机取消,凤欣独自乘搭的士回家,却遇上色魔,凤欣惨被污辱。尚文到机场知航机取消了,四出找寻凤欣。后知她出了事,立刻赶往医院,但凤欣不想见到他。尚文心感内疚非常,亦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对凤欣的爱意。凤欣经一段时间后,再次投入工作,但不愿与尚文有任何瓜葛。

  • 面对凤欣的不瞅不睬,尚文感束手无策。家雄与若妍见伟与一女子争执,孙桦与若妍倾谈,始知孙桦并没与伟拍拖,后家雄知此事,明白孙桦怕影响他与若妍的感情。凤欣在酒吧又喝至烂醉,她的朋友竟有不乾企图,尚文上前喝止及被打,凤欣深受感动,二人终成情侣。嘉慧为答谢邻居森替她修理家居,遂请他吃饭。岂料他载嘉慧至山边,欲污辱她,幸终没事。

  • 树生陪伴嘉慧至清晨才离去,面对树生的不辞而别,嘉慧感失落。二人本约好晚上再见面,但因嘉鸣突探望嘉慧而约会取消,嘉慧感失望。伟相约孙桦,突有警察上前查问,怀疑伟驾的车与一殴斗案有关,孙桦竟跟警察回警局,叫伟悄悄离开。伟凌晨时份突约孙桦,当晚的态度与说话也迥异,追问下伟说要到澳门,当她知道他将入险境时,她不断阻止伟,孙桦始意识到伟在她心中的地位,二人终走在一起。

  • 量宏突在酒楼出现,但并没得树培的欢迎。量宏向世锋透露,他有一连串的大计。虽然家雄在旁推荐,但树培仍不打算聘请量宏。嘉慧几经转折,由树生介绍下,得秘书的工作,树生更与她在名店购下衣服。嘉鸣无意中见到树生的信用咭账单,向嘉慧表示怀疑他有外遇,嘉慧听后更觉内疚。量宏见树生接载嘉慧与言仔,怀疑两人有特别的关系,但树生并未被他所威胁。

  • 嘉鸣觉被出卖,伤心不已。量宏在当中挑拨离间,玉媚责备嘉慧。嘉鸣决定离港一段时间,更寄上律师信及结婚介指,要求离婚,树生更是惭愧。嘉慧发疯地找寻嘉鸣,欲向她解释,但始终找不著。嘉鸣向量宏及家雄道别,家雄迎上一录音机及录唱带,嘉鸣上机后,听到录音带传来嘉慧解释的声音。嘉鸣原谅他俩,遂致电二人见面,二人开心不已,谁料驾车途中汽车意外地撞向山边。

  • 面对嘉慧与言仔的逝世,众人极度难过。嘉鸣跑往医院寻找嘉慧遗下的旅行袋,发现有一盒录音带。树生去到肇事的公路,回想起这次意外,声泪俱下。树生欲到嘉慧母子的丧礼,终得玉媚应允。其后他到嘉慧家怀缅昔日一切。尚文突知丧礼提早举行,立即告知树生。最终树生亦没机会见两母子最后一面,伤心不已。树生约嘉鸣见面,望再续前缘,却被嘉鸣拒绝并登上缆车离去,在车上嘉鸣突感呼吸困难,终不支晕倒。

  • 嘉鸣向尚文表示,暂不愿与树生见面。树生摺纸鹤,以表达其心意。义海集团的飞机师对削减津贴表示不满,但树生不愿妥协。树生托尚文把纸鹤交给嘉鸣,但嘉鸣没有收下,尚文唯有暂时收藏起。世锋约其中一机师见面,并以他与另一男子亲昵的照片作威胁,要他们停止罢工。量宏乘机向家雄送上计划书,但仍未获义海集团的聘用,量宏已获家族完全信任。树生无意中见尚文与嘉鸣拖手,以为二人是爱侣,尚文向他解释清楚。

  • 尚文被推下海,幸及时获救,并指与树生只是一场误会。树生被控告意图谋杀,树培等担心不已。尚文在凤欣的游说下,本欲改口供,但量宏从中作梗,令一夫不许尚文前往。树生被判入狱,深深不忿。凤欣开始怀疑尚文对嘉鸣是否余情未了。家雄递上辞职信,却未获批准。世锋有心布局,令凤英跌入陷阱,直接令义海集团名誉受损,凤英决辞退航空公司总裁一职。在家族的推荐下,量宏重回义海集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