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可疑的三兄弟

7078.8万播放

地区:韩国

导演:陈亨旭

简介: 可疑的三兄弟叙述家族内三兄弟及其妻子之间的故事。因为父母的偏爱而长大的三兄弟充满了对亲情的矛盾和价值观的扭曲,经过了许多事件终于了解到手足亲情是无法用任何标准来衡量的。其中有辛酸有诙谐有温馨,是一部...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小儿子义尚获得模范警察奖,全家人聚在一起为他庆祝。金巡警看着独自出现在家庭聚会的大儿子健康露出不满表情。整天对婆婆和丈夫察言观色的二儿媳妇幼美见常常惹祸的妈妈出现后大吃一惊,哀求她不要再来找自己。于英的男友才秀向她提出分手,喝醉的于英在烤肉店里大闹。

  • 于英的父亲为未来女婿抓来补药,于英见状不忍说出分手的事实。金巡警表示要让大儿子夫妇搬回来,二儿子夫妻分家,二儿媳妇幼美听后暗自窃喜,但一方面担心丈夫知道自己的妈妈来到首尔的事情而忐忑不安。科子来找健康告诉父亲的决定,却意外知道了健康离婚的事情。

  • 幼美的母亲溪率来找朱凡仁,提出要暂时住在他家里,吃惊的凡仁大声让她离开,但是溪率拿出过去的保证书。科子担心家人知道健康离婚的事情而忐忑不安。幼美在夫妻同行的聚会上才知道了丈夫新收购了加油站的事情。义尚发现喝醉后与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的于英,无奈带着她坐上自己的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小儿子义尚获得模范警察奖,全家人聚在一起为他庆祝。金巡警看着独自出现在家庭聚会的大儿子健康露出不满表情。整天对婆婆和丈夫察言观色的二儿媳妇幼美见常常惹祸的妈妈出现后大吃一惊,哀求她不要再来找自己。于英的男友才秀向她提出分手,喝醉的于英在烤肉店里大闹。

  • 于英的父亲为未来女婿抓来补药,于英见状不忍说出分手的事实。金巡警表示要让大儿子夫妇搬回来,二儿子夫妻分家,二儿媳妇幼美听后暗自窃喜,但一方面担心丈夫知道自己的妈妈来到首尔的事情而忐忑不安。科子来找健康告诉父亲的决定,却意外知道了健康离婚的事情。

  • 幼美的母亲溪率来找朱凡仁,提出要暂时住在他家里,吃惊的凡仁大声让她离开,但是溪率拿出过去的保证书。科子担心家人知道健康离婚的事情而忐忑不安。幼美在夫妻同行的聚会上才知道了丈夫新收购了加油站的事情。义尚发现喝醉后与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的于英,无奈带着她坐上自己的车。

  • 于英喝醉后与义尚共度一夜,醒来后认出义尚的于英感到羞愧,见义尚训斥自己,于英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义尚开始对于英产生好感。凡仁对住在自己家的溪率感到不满,他偶然发现自己为未来女婿买的药原封不动地在家里,知道了于英和男友分手的事情。幼美偶然听到婆婆的通话,知道了健康离婚的事实,对再次失去分家的机会感到绝望。

  • 巡警把健康的离婚怪罪于全科子,让她收拾行李离开家。义尚和于英带着手铐来到河边,义尚说起自己的女友,告诉于英自己理解她对王才秀的痛苦心情,随后表示想和她交往。幼美偷偷给科子送饭,巡警警告幼美如果再送就把她赶出家门。青兰听到健康要做痔疮手术的话后来到医院。义尚和于英约定晚上见面,不料发生意外事故,晚到了约定场所,他远远地看到和才秀在一起的于英。

  • 才秀回想起义尚和于英接吻的事情,他叫来义尚,训斥他做事不认真。健康对来医院看自己的弟弟们说这个时候回家可能会说服父亲。巡警在各个胡同里巡查,从超市里出来的凡仁一看到巡警就拼命逃跑,这时巡警遇到了买了盒饭的幼美。科子责备幼美没有给自己这个婆婆送来饭。才秀喝醉后对于英说不能忘记她。

  • 才秀恳求于英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于英想到往事犹豫不决。科子问炫查给健康买一个房子怎么样,偶然听到谈话的幼美告诉炫查绝对不可以。科子和幼美瞒着健康把他的东西收拾后搬到家里。才秀偷听到义尚和于英的通话,故意让义尚在明天早晨之前准备文件。约了于英的义尚把工作交给马谭,来到家里找于英,却看到才秀亲吻于英。

  • 科子对幼美说起见到小率的事情,问她是不是挪用了钱。对健康不满的巡警拜托邱台给健康介绍女朋友。义尚来找才秀警告他不要再耍弄人。小率拜托幼美解决哥哥的赔偿金,幼美面露难色。青兰告诉健康要找别人结婚,这时接到钟南病了的电话后不禁伤心。于英对义尚提出分手。才秀约未婚妻圣美周末去看婚纱,转身又找到了于英。

  • 于英告诉义尚在对他的感情更深之前离开,义尚表示爱情刚刚开始,会一直等她。炫查给科子钱让她买点补药,看到科子把钱给健康后感到失落。对健康不满的巡警把电饭锅里的饭藏了起来。小率故意气科子要减肥,科子回来后对佑美发火。健康喝醉回到家后被巡警责备,健康流着泪跑出家。义尚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发现了穿着礼服亲吻的才秀和未婚妻。

  • 才秀望着即将和圣美一起住的房子后高兴地合不拢嘴。义尚要和于英见面,要把才秀和未婚妻的事情告诉于英,但于英拒绝见他。健康告诉科子要搬出去住,科子告诉他不论如何也要讨好父亲。健康把炫查和义尚叫到啤酒屋,在那里健康和炫查大打出手。于英对才秀说义尚对自己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才秀表示要证明自己的爱情,随后带着她来到圣美的房子,告诉于英这是为她而准备,这是玄关门打开,圣美母突然走了进来。

  • 才秀对圣美母谎称检察官夫妻吵架,想让两个人在这里和解。青兰担心健康相亲后被别的女人抢走,她把健康叫出来给他买名贵衣服。健康和青兰分开后去找相亲的女人,青兰悄悄跟踪他。佑美瞒着炫查向妍熙借钱,她告诉小率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就断绝母女关系。于英去超市买了食物,随后来到圣美的房子里做饭,这时圣美打开门走进来。

  • 于英告诉吃惊的圣美自己是王才秀的女友,圣美告诉她自己是才秀的未婚妻,让圣美拿着东西立刻离开。感到被欺骗的于英来找才秀,把买来的食物扔在才秀的身上,愤怒地打了他的耳光。义尚拿着文件走进检察厅,遇见哭着跑出来的于英。于英抱着义尚哭泣,义尚带着她去看海。佑美在市场偶然看到正在约会的健康和青兰,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科子,科子催促健康赶快带青兰来见她。才秀见于英一直不接电话,于是给凡仁打电话把于英叫出来。

  • 青兰在健康家门前打电话问他能不能进去,健康让她赶快回去,青兰失落地离开。健康在炫查的三温暖就职,以为当干部的他被室长训斥。才秀在于英家门口看到义尚和于英幸福的样子,流下了后悔的眼泪。科子瞒着健康偷偷给青兰打电话,被健康发现抢走了手机。青兰抓住机会买了礼物来到健康家,被健康抢先一步阻止她与科子见面。第二天青兰下定决心再次拿着水果来找科子。

  • 青兰对科子说起健康离婚的原因,科子生气地问下班回来的健康为什么没有说前妻婚外恋的事情。健康生气地来找青兰,见青兰不给开门,于是狠狠踹门。小率拜托炫查给儿子找工作。不知怎么给父亲解释义尚的警察工作的于英陷入苦恼。才秀祝福于英,望着于英的背影流下眼泪。于英来找圣美说希望和才秀重归于好。义尚对于英提出结婚,但知道父亲会反对自己嫁给警察的于英痛苦地提出分手。

  • 佑美拜托炫查给哥哥找工作,但炫查冷静地拒绝。炫查和妍熙喝着酒大吐苦水,妍熙把喝醉的炫查送到门口,偶然遇到了佑美,妍熙让佑美好好做好贤内助。义尚告诉于英给她一周的时间,好好考虑结婚的问题。才秀在检察厅门前遇到圣美,平静地和她道别。健康在朋友的西餐厅里对青兰求婚,高兴的青兰立刻来找科子。科子提议赶快举行婚礼,不喜欢青兰的举动和口气的佑美感到不快。青兰来教导所找丈夫河行善。

  • 青兰告诉河行善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他,河行善抓住铁窗大闹。同一时刻巡警也为了见河行善走进教导所,差点与青兰相遇。河行善把青兰家的地址给巡警,恳求他去说服青兰。科子让青兰赶快生一个孩子,青兰回答说不理解为了嫁人而怀孕的女人,这时佑美走进来听到了青兰的话。健康和青兰与炫查、义尚、佑美一起在烤肉店里祝贺结婚,佑美表示自己比青兰大两岁,提议以后讲话带尊称,遭到青兰的坚决反对。

  • 义尚带着于英来到以前去过的海边,再次向她表白爱意,于英告诉他除了警察职业什么都接受,问他能不能放弃警察工作。被送到急救车的义尚仍恳求于英嫁给自己,见义尚呼吸困难,于英终于答应了他。青兰谎称父母都在美国,因甲型流感无法回来,这时巡警说起一个叫河行善的人要找老婆,如果找不到可能会惹祸的事情,青兰听后大吃一惊。正在炫查的加油站加油的凡仁看到巡警后急忙逃跑。于英把义尚带到家里给凡仁介绍,谎称义尚是公务员。

  • 巡警看着照片感到眼熟,他找到青兰打听,见青兰的回答和河行善所说的话不同,于是消除了疑虑。义尚给给家人介绍于英,对于英感到不满的科子劝义尚尽快分手。从早晨开始感到腹痛的佑美被送到医院,科子生气地说佑美在装病。炫查给佑美打电话抱怨她把事闹大,伤心的佑美挂断电话。健康把家里让他准备婚事的钱拿去投资股票,科子得知后责备健康。举行婚礼当天巡警去找兰子,青兰得知后先行找到兰子。

  • 青兰最后一次来找河行善告诉他自己即将移民,让他不要再找自己,同一时刻巡警也来到教导所找河行善。青兰在会客室里看到巡警后急忙逃跑。在烤肉店里举行着青兰和健康的婚礼,炫查因店里的事情无法参加婚礼,不知道原因的科子抱怨佑美。科子告诉义尚不喜欢于英,不同意他们结婚,但义尚表示无论如何都会和于英结婚。炫查难过地回到家,科子生气地问他是不是因为心疼钱才不参加哥哥的婚礼,炫查反驳说自己不是赚钱的机器。

  • 流着泪跑出家的炫查遇到义尚,他伤心地告诉义尚自己艰难的过去,拜托他不要把自己生意遇到困难的事情告诉父母和嫂子。度完蜜月回来的健康和青兰对巡警和科子行大礼,吃晚餐的时候科子再次对义尚说不同意和于英交往,义尚一气之下起身离开。青兰无礼地对巡警说话,感到不快的巡警告诉科子今后要小心青兰。义尚拜托巡警说服母亲接受自己和于英。义尚来找凡仁拜托他同意自己和于英的婚事,凡仁答应下来。

  • 在三温暖遇见巡警的凡仁再次逃跑,青兰被信用卡公司督促还钱。科子对义尚的结婚对象于英不满意,于是来找义尚表示重新考虑婚事。巡警查到凡仁的车牌号,他来到凡仁的家按门铃,但是没有应答,正巧遇到了付英。于英穿着韩服来义尚的家,但科子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于英发现正给马谭准备盒饭的付英,她急忙表示是给租房子的朋友送去,于英不禁感到诧异。义尚和于英终于带着父母来到酒店见面。

  • 在酒店见面的巡警和凡仁惊愕不已,凡仁再次逃跑,跟着巡警和凡仁跑出去的义尚被一个叫泰白的人撞倒,笔记本电脑被摔坏,他把自己的名片给对方,表示以后联系。巡警生气地反对婚礼。义尚和于英见面后商量对策,于英无奈地提出分手。义尚对家人宣布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会和于英举行婚礼,科子把于英送的宝石箱扔了出去,坚决表示反对。小率来三温暖找炫查,看到正和妍熙谈话的炫查,从两个人的眼神中似乎预感到什么。

  • 健康发现寄给青兰的信用卡明细单,不禁对她产生怀疑。奶奶的忌日当天 佑美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着,看着无所事事的青兰感到不快。青兰在一旁削栗子的时候手被割破,科子站在青兰一边责备佑美。对青兰感到不满的佑美和炫查大吵一架,炫查独自一人郁闷地喝酒。

  • 忍无可忍的佑美和青兰大大出手,凡尚送给于英一部手机,于英告诉他想换手机号。于英看着义尚发来的短信忍不住流下眼泪。科子得知青兰被挨打的事情后大怒,佑美谎称自己从没动手打过青兰,全家人站在佑美一边来责备青兰。

  • 青兰来到警察局报案称钟南丢失,随后在车站的对面发现了浑身颤抖的钟南,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健康和炫查说服巡警和科子接受义尚结婚,但两个人坚决反对。巡警告诉健康分家的事情,健康和青兰搬到新建的小区。高利贷找到正在三温暖工作的健康,拉着他来到胡同里,威胁说还清青兰欠下的钱。义尚和于英因两家父母的反对难过,思念义尚的于英终于忍不住跑去警察局,看到义尚和泰白在一起大吃一惊。

  • 青兰告诉健康从开始就没有什么大房子,愤怒的健康告诉她暂时对家人保密。于英对凡仁表示要去意大利留学,凡仁来找巡警,但迟迟犹豫着没有进去,最后留下了纸条。凡仁来找巡警对过去的事情真心道歉,巡警告诉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警察儿子和罪犯的女儿结婚的事实,如果他想赎罪就阻止于英。义尚在于英家门前打电话,这时凡仁走出来告诉他于英要出国留学,拜托他忘记于英。

  • 义尚被紧急送到医院,巡警得知后惊慌地跑去医院。从付英那里听到义尚消息的于英终于忍不住跑去找义尚。越来越对青兰产生疑虑的科子告诉了健康。于英对凡仁瞒了飞机时间,清早离开家去机场,这时巡警打来电话表示要见她。炫查和妍熙来到海边散心,远处的小率看到两个人亲密的样子。

  • 小率告诉佑美自己在海边看到炫查和妍熙的事情,但佑美表示不相信。科子听到巡警和于英谈起义尚的事情,她吃惊地跑去医院。泰白捧着花来到病房遇到了科子,义尚出院后带着于英来到家,对科子表示要结婚。健康告诉妍熙炫查没能来结婚仪式的原因和被抢走健身中心的事情,健康来到朴社长的办公室,警告他不要动弟弟炫查一根汗毛。

  • 健康告诉炫查为了还青兰的债卖爆米花的事情,炫查让他和青兰分手,但健康表示这时自己第二次婚姻,不能轻易离婚,拜托他对巡警和科子保密。科子瞒着义尚邀请泰白来家里,她告诉义尚不会同意和于英结婚。健康在卖爆米花的时候遭遇交通事故,联系不上炫查的佑美来到妍熙的家。

  • 佑美愤怒地打妍熙的耳光,妍熙告诉她自己没有做过对不起佑美的事情,这时炫查出来拉着佑美离开。巡警和科子知道了健康发生了交通事故,科子在医院里生气地对青兰说自从她进了家门之后没有一件如意的事情。小率看到憔悴的佑美,愤怒地跑去三温暖找妍熙算账,这时炫查向她走来。科子告诉于英不要阻挡义尚的人生。青兰带着钟国去医院看病,从幼儿园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健康。

  • 青兰四处寻找健康,对他表示歉意,但健康冷静地告诉她等义尚的婚礼结束后再谈他们的事情。佑美恳求炫查让妍熙离开三温暖,炫查看着妍熙不忍说出来。全家人准备出席义尚的婚礼,科子表示不参加。义尚和于英新婚初夜为孩子的问题争吵起来。

  • 在房间里装监视器的凡仁给小率看之前她在房间的一举一动,让她拿出宝石盒,小率再一次逃跑。正当巡警和钟南说话的时候青兰走进来。义尚和于英来看巡警,义尚对炫查说起新婚旅行中吵架的事情,科子听后责备于英,于英忍不住流下眼泪。巡警告诉健康不要因为怜悯而犹豫是否和青兰在一起,深思之后健康背着钟南和青兰回家。

  • 科子晕倒过去,让健康和青兰感到不知所措。巡警劝科子既然健康喜欢就接受,但科子坚决表示不能接受,再一次晕倒过去。青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告诉健康要离开家,马谭告诉义尚凡仁有前科,付英听到后流着泪跑出去。

  • 付英告诉于英后悔成为凡仁的女儿,于英生气地打她的耳光。青兰流着泪哀求科子,科子生气地让她立刻搬走。科子让于英赶快过来准备春节食物,于英生气地对义尚说先做自己家的食物,会晚点过去。义尚和马谭听到付英离家出走的事情,马谭四处寻找付英。科子生气地责备晚到的于英。春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尚泰和钟南打了起来,不一会儿青兰和佑美,健康和炫查也大打出手。

  • 回到家后付英被于英狠狠教训,佑美来找独自一个人的小率,给她做面片汤,不禁感到心酸。炫查在办公室里和妍熙一起喝酒,喝醉的妍熙流着泪抱着炫查,这时佑美走进来。巡警看到炫查和佑美在大门口吵架,他告诉炫查陪佑美去旅游散心。于英被科子叫过来,因节日的顺序问题被训斥,青兰看着钟南被欺负的样子感到心痛。健康带着钟南去游乐园玩的时候不小心走丢。

  • 健康四处寻找钟南,巡警和义尚得知后去报案。青兰生气地对健康说如果钟南是亲生儿子就不会丢失。炫查和佑美来到海边的度假村,妍熙打来电话谎称店里着火,炫查急忙回去。找到钟南的青兰回家的路上对健康感到失落。邻居来巡警家串门,说起大儿子被人欺的事情,问科子青兰是不是带着孩子的寡妇,科子急忙把钟南藏在里屋不让出来。科子打尿裤子的钟南,这时青兰走进屋。

  • 佑美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纸条,她急忙告诉健康,健康生气地质问科子是不是赶走了青兰,科子反而高兴起来。巡警和科子受邀来到凡仁的家,科子看到义尚在丈人家的举动感到不满。青兰和钟南来南大门市场找兰子。付英喝醉后到马谭家里睡觉,早晨马谭送付英回家。被家人训斥的付英离家来到马谭的家,于英跟在她的后面,终于知道了马谭和付英的关系,于英生气地质问马谭,马谭表示和付英结婚。

  • 于英带着付英回家,凡仁表示要见一见马谭,于英生气地说不会放过马谭,要告到警察局让他受到处罚。佑美得知妍熙和炫查在同一个地方,在西餐厅门前妍熙先发现了佑美,急忙逃跑。巡警看着拼命工作的健康,终把兰子的地址给了他。健康想着青兰和钟南难过地喝着酒,回到家对科子说一切都因为她。健康向炫查提出休假,之后去找青兰。在市场里健康遇到兰子,兰子谎称青兰没有来这里,让他忘记青兰。

  • 健康让青兰回家,但青兰表示无法和科子一起生活。健康给她三天的时间考虑。佑美想到胸针不禁感到幸福,不料炫查把胸针送给妍熙。于英参加凡勇的送别会,和泰白比赛喝酒,输掉比赛后出洋相。泰白忠告于英要注意举止,于英听后感到恼怒。佑美从精神科医院出来时遇到小率,小率看着佑美伤心不已。健康来找青兰,青兰告诉他再来的话就躲到找不到的地方。

  • 炫查见佑美没有意识,慌张地背着她去医院,医生告诉他服用了过多的安眠药,过些时间就会好起来。健康告诉科子要重新和青兰一起生活,科子生气地表示反对。于英被科子叫回家训斥,她反驳科子不要乱评价凡仁。行善出狱后来南大门市场找青兰,在那里与青兰擦肩而过,却和正巧经过的健康相遇。

  • 行善找到兰子问青兰的住址,兰子告诉他不知道。巡警握着科子的手说再继续干涉孩子们只能更痛苦,现在开始过自己的人生。科子看着理解自己的巡警流下眼泪。没有妍熙的三温暖陷入混乱,佑美看到后来找妍熙表示歉意,自尊心受伤的佑美流下眼泪。付英和马谭举行父母见面礼。健康等着青兰做婚姻登记。从兰子口中得知青兰住的地方的行善来附近找她,同一时刻青兰出门去找健康。

  • 行善拉着青兰来到旅馆,表示要和钟南和青兰一起生活,见青兰抗拒生气地打她。结婚前一天马谭对凡仁坦白付英没有怀孕的事情,凡仁表示如果让于英知道可能要悔婚,暂时只有两个人知道。凡仁对小率求婚。行善拿过去的事情刺激青兰,青兰告诉他如果爱自己就一起去死,说完抱着行善跳进河里。炫查和妍熙一起整理账簿,突然妍熙从后面抱住炫查,说想和他在一起,炫查告诉她不能这样。于英偷偷跟踪去见小率的凡仁。

  • 青兰担心行善来找自己而无法入睡,行善来幼儿园看钟南,发现巡警过来后急忙躲起来。于英为了讨好科子约一起吃饭,不料因电视节目问题没有来到约定场所。行善把青兰叫到咖啡厅,在那里青兰看着打鼓的行善,想起往事忍不住流下眼泪。行善真挚地对青兰说自己不是过去的自己,表示和钟南三个人一起生活,青兰不禁心动。

  • 行善威胁健康还别人的老婆,健康听后说不出话来。科子吹着哨子叫大家集合,三兄弟听着科子毫无重点的话,各自起身离开。炫查告诉佑美为了工作和妍熙去出差,佑美告诉他如果出差就立刻离婚,炫查对妍熙说不能去出差,妍熙表示如果放弃这次机会就是傻瓜。深思之后炫查和妍熙去出差。巡警发现行善后追了过去。忍无可忍的佑美带着孩子来到炫查出差的酒店。

  • 佑美看到妍熙不在炫查的房间忍不住感到伤心,妍熙流着泪让炫查回到自己身边。健康告诉行善不要和钟南见面,行善断然拒绝。科子对不吃不喝的佑美发火,凡仁告诉于英要和小率结婚,于英坚决表示不同意。健康和青兰登记结婚,青兰看着户籍流下喜悦的眼泪。妍熙亲吻正要下班的炫查,被巡警看到这一幕。行善给健康打电话让他出来。

  • 健康被行善打得鼻青脸肿,但仍坚决表示不要再出现在自己家人面前。巡警来找行善说青兰是自己的儿媳妇,拜托他不要再来找青兰。炫查告诉青兰带着钟南回到行善身边对所有人都是好事。青兰下定决心背着钟南离开家。健康和行善发现青兰不见后四处寻找。科子看着因为妍熙难过的佑美,来找妍熙狠狠教训。

  • 妍熙告诉炫查和佑美分手后和自己在一起,炫查听后感到难过。付英终于怀孕,凡仁高兴地祝贺马谭和付英,义尚在一旁感到不快。佑美召集全家人宣布今后不能再做家务,要去上料理学院成为职业女性。青兰去兰子的旧货店里工作,健康仍四处寻找青兰。科子叫来于英告诉她佑美要学习,让她过来做家务。钟南突然喘不过起来,青兰慌张地背着他去医院。

  • 健康看着躺在重病室的钟南流下眼泪。在家里做家务的于英因为科子感到伤心。凡仁回到家告诉于英要和小率结婚,让她今后好好对待小率。于英坚决表示不同意,两个人丝毫不让步。健康告诉青兰钟南可能生命危急,提出叫来行善。妍熙来找佑美谎称和炫查发生了关系,佑美愤怒地对炫查提出离婚。

  • 被炫查打耳光的妍实给朴社长打电话要见面。度过危机的钟南转到普通病房,青兰和健康终松口气。佑美了解了炫查的真心,高兴地给家人准备饭桌,宣布今后的家务由自己来做。科子做了小菜来到凡仁的家,在那里看到义尚正在洗车后大怒。付英告诉于英凡仁和小率看起来关系微妙,于英来找佑美拜托阻止凡仁和小率结婚。炫查看到朴社长在三温暖当上社长后大吃一惊,两个人来到了警察局。

  • 因被欺诈而深受打击的炫查说一些奇怪的话,佑美看着心痛,她给妍熙打电话,但妍熙不接。义尚让炫查录下妍熙的话来找出证据,炫查和妍熙谈话的时候被抢走录音机,妍熙告诉他绝对忘不了在佑美面前的耻辱。感到无法再隐瞒下去的佑美对巡警和科子说出真相,拜托他们拿房子做抵押来帮助炫查,科子坚决表示反对,佑美和炫查生气地拿着行李离开家。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