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美人心计

3.4亿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吴锦源

简介: 西汉初年,幼年时期的窦漪房(原名云汐)因母亲卷入后宫斗争被追杀,导致满门抄斩,长大后误打误撞被选入宫为奴成为家人子。她设计将周采女生的儿子换给吕后的外孙女—皇后张嫣,吕后欣赏她的聪明能干,以赐婚为名派...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西汉初年,天下刚刚平定,吕后和皇长子及被迎回了后宫,在皇宫中遇到了薄姬娘娘之子刘恒及其奶娘。吕后见刘恒渐渐长大,怕其威胁自己儿子的皇位,便召刘恒奶娘入椒房殿问话,后送凃毒女粉给奶娘,想毒死太子。奶娘转手送给薄姬娘娘,谁知宫中闹鼠,老鼠误服女粉而亡,奶娘大惊,薄姬娘娘命奶娘带着自己的幼女赶紧逃离宫中。

  • 云汐为考验刘公子,故意化了浓妆,把自己装扮的很丑。而云汐表哥来捣乱,被刘公子教训了一顿。刘公子想把自己的心事和云汐说清楚,突遇大雨,冲淡了云汐的浓妆,露出了云汐的清丽容颜。刘公子一见心猿意马,决意娶云汐为妻。慎儿听闻刘公子娶妻的消息,找到刘公子并一怒下杀了他。云汐未婚夫死,更遭舅母白眼。

  • 李美人很受皇上宠爱,某日误丢刺绣被吕后捡到,吕后发现图案特别,认为李美人是敌人奸细,更加想让嫣儿早日怀上龙种好安心。吕后要求皇上留在椒房殿,直到嫣儿诞下龙嗣为止。皇上感觉自己失去了自由。嫣儿要求云汐玩捉迷藏,云汐不小心碰到皇上。嫣儿很怕皇上,皇上给嫣儿讲自己的故事,安慰嫣儿。夜晚,皇上思念李美人,想去李美人处,云汐帮助皇上逃离椒房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西汉初年,天下刚刚平定,吕后和皇长子及被迎回了后宫,在皇宫中遇到了薄姬娘娘之子刘恒及其奶娘。吕后见刘恒渐渐长大,怕其威胁自己儿子的皇位,便召刘恒奶娘入椒房殿问话,后送凃毒女粉给奶娘,想毒死太子。奶娘转手送给薄姬娘娘,谁知宫中闹鼠,老鼠误服女粉而亡,奶娘大惊,薄姬娘娘命奶娘带着自己的幼女赶紧逃离宫中。

  • 云汐为考验刘公子,故意化了浓妆,把自己装扮的很丑。而云汐表哥来捣乱,被刘公子教训了一顿。刘公子想把自己的心事和云汐说清楚,突遇大雨,冲淡了云汐的浓妆,露出了云汐的清丽容颜。刘公子一见心猿意马,决意娶云汐为妻。慎儿听闻刘公子娶妻的消息,找到刘公子并一怒下杀了他。云汐未婚夫死,更遭舅母白眼。

  • 李美人很受皇上宠爱,某日误丢刺绣被吕后捡到,吕后发现图案特别,认为李美人是敌人奸细,更加想让嫣儿早日怀上龙种好安心。吕后要求皇上留在椒房殿,直到嫣儿诞下龙嗣为止。皇上感觉自己失去了自由。嫣儿要求云汐玩捉迷藏,云汐不小心碰到皇上。嫣儿很怕皇上,皇上给嫣儿讲自己的故事,安慰嫣儿。夜晚,皇上思念李美人,想去李美人处,云汐帮助皇上逃离椒房殿。

  • 吕后派阿丑常驻皇宫,做自己的细作,监视皇上。慎儿洒了特殊香料,用小伎俩吸引了皇上的注意。被皇上抱进了寝宫,云汐听闻大惊,闯进大殿。劝谏皇上放过慎儿。皇上听从了云汐的意见。云汐拉着慎儿跑进椒房殿中,慎儿怪云汐破坏自己的好事,恰逢嫣儿(皇后娘娘)经过,告诉云汐,近来被皇上临幸的家人子,除了有名分的,全部失踪。慎儿听后很惊奇,向云汐道歉。阿丑施展苦肉计骗得了云汐的好感。

  • 云汐很伤心,觉得阿丑不能让她相信了。夜里,皇上请求云汐为皇帝跳支舞,好留下美好的回忆。周彩女把孩子生下了,可是她生完孩子就被弄死了。孩子被调包给张嫣抚养。鲁元认为云汐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吕雉杀人灭口,吕雉表示留着云汐还有用处。匈奴屡犯边境,吕雉命吕禄制作兵符,召集兵马攻打匈奴,并派他去代国查看薄姬母子的情况。

  • 吕禄成亲,新娘素问坐在马上,吕禄牵着马兴高采烈地往前走去。素问偷偷地用银针扎马,马受惊向前跑去,亚夫借拦马之机,向素问布置了任务,这一切都被雪鸢看在眼里。吕禄将兵符的图案拿给吕雉看,吕雉要他小心素问。素问将胭脂抹在自己的手心里,准备偷取兵符的图案,吕禄回到家中,向她说出自己的疑虑,素问自尽向吕禄表明心迹,临死前将兵符的图案印在了手心里。亚夫试图盗取素问手心里的兵符图案,被雪鸢阻拦。

  • 云汐陷入回忆中,原来吕雉给她喝的并不是毒药,她要慎儿留在汉宫做人质,命云汐改名为窦漪房,到代国监视刘恒和薄姬的一举一动,并且告诉她代国的青宁王后也是细作,会协助她完成任务。马车到了代赵两国的边境,漪房劝锦瑟趁机逃跑,锦瑟以拉肚子的借口逃跑了,亚夫见她许久不回忙去追赶,锦瑟误以为是漪房出卖了她。亚夫护送着五位家人子到达了代国,他还偷偷地带着子冉去见薄姬,原来子冉是薄姬派在吕雉身边的细作。

  • 废宫里经常会传来哀怨的歌声,雪鸢借着在杂役房给宫里人送菜的机会欲进去查看,不料被亚夫当成细作刺伤。雪鸢说自己只是送菜人,亚夫认为自己冤枉了雪鸢,十分自责。雪鸢偷偷地将这个消息传递给漪房,漪房要她继续查看。子冉送药给薄姬,薄姬将一块玉佩赏赐给她,子冉发现玉佩竟然是假的,原来是宫人们以假乱真,将珠宝通过御河运出去,换取钱物给家人。雪鸢做了一笼包子,亚夫起了疑心,将包子一个个掰开,结果却一无所获。

  • 薄姬和几个家人子训话,突然接到吕雉的圣旨,赐刘恒饼饵一盒,与家人分享。刘恒和薄姬怕饼饵有毒,争抢着要先吃饼饵,漪房突然起身把饼饵吃了。刘恒怕来人怪罪,只好命人将她重打三十大板,关进杂役房。刘恒悄悄地去看望漪房,表示理解她的一片苦心。刘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慎儿无意中听到太医说回龙散可以救刘盈,只是药性太凶都不敢用。慎儿认为机会难得,决定冒死一试。

  • 亚夫劝子冉不要当王后,子冉说出了自己从小对刘恒的情愫,亚夫只好应允。刘恒和子冉举行了成亲大礼,刘恒却在洞房之夜去找漪房,与她在宫外举行了一场两个人的婚礼,漪房被感动了。雪鸢看出漪房动了真情,劝她不要忘了吕雉交待的任务,漪房决定学习青宁,用假消息瞒过吕雉。慎儿从噩梦中惊醒,劝刘盈赶紧回宫,刘盈向往着过自由的生活,执意不肯,准备一个人泛舟游湖。

  • 薄姬听说刘恒从不去子冉住处,宣漪房过来陪她下棋,暗中安排人打晕雪鸢,由子冉冒充漪房去陪刘恒。天亮了,刘恒来到薄姬处,薄姬故意说漪房也是知情者,刘恒大怒,罚漪房去抄写佛经。漪房十分伤心,刘恒却在此时到来,告诉她一切都是演给薄姬看的,自己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吕雉找人模仿慎儿的笔迹以稳住漪房,表面上封慎儿为夫人,实际上是要她殉葬。慎儿得知事情的真相,借机接近排演哀乐的吕禄,想躲过一劫。

  • 雪鸢看到了吕雉用来传递消息的鹦鹉,劝漪房尽快向吕雉传递消息,以免遭人怀疑,漪房担心雪鸢瞒着自己将消息传递给吕雉,心里十分矛盾。野裘看上雪鸢,想纳其为夫人,漪房将计就计,给她的酒里下了药。野裘要带走雪鸢,临行前,雪鸢悄悄告诉亚夫自己喜欢他。深夜,亚夫不顾一切地赶去救雪鸢,看到两个人如此情深,刘恒决定让雪鸢嫁给亚夫,却被雪鸢拒绝了。雪鸢知道一切都是漪房安排的,于是向她表明自己的心迹。

  • 碧君看到了漪房,忙扑上去求救,墨玉趁机将责任推到漪房身上。漪房不承认认识碧君,薄姬要她亲手杀死碧君证明自己的清白。雪鸢悄悄告诉漪房刺向肋下三寸的地方可以保命,漪房一剑刺了下去。亚夫去宫里看望子冉,却看到雪鸢鬼鬼祟祟地出去,悄悄地尾随而去。漪房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馆陶,满月这天刘恒忙于修建陵墓无暇顾及,宫中也无人前来,只有姜姒醉醺醺地过来,和漪房一起喝酒畅谈。天亮了,漪房醒来,却发现姜姒已经上吊死了。

  • 子冉将世子刘尊托付给漪房,要她好好照顾。漪房要刘恒去看子冉,子冉带着满足和遗憾离开了人间。刘恒请薄姬回孔雀台主持大局,薄姬却不为所动,漪房抱着刘尊挽留薄姬,薄姬单独和漪房交谈,原来她早已洞察先机,知道修建陵墓所为何故。薄姬以王后之位交换,要漪房好好地协助刘恒成就一番事业。刘恒为修建陵墓向城中富户征集钱财却收效甚微,漪房想了一条妙计。慎儿看出代国修建陵墓有些蹊跷,要吕禄禀报给吕雉,以求得到她的赏识。

  • 慎儿看到刘恭心生一计,要吕禄做刘恭的师傅,以便更好地控制刘恭。薄姬为了兑现当初的承诺,与众大臣商量立漪房为王后的事情,本以为亚夫会反对,没想到亚夫和大臣们一致同意,薄姬心中十分不悦。即将当上王后的漪房不断收到众大臣送来的礼物,霍昕的夫人也来到漪房处送礼,替霍昕求情。漪房不计前嫌,还亲自到霍昕府拜访,晓以利弊。一日,漪房带着馆陶和刘启玩耍,刘尊过来,十分羡慕,薄姬却不准他接近漪房。

  • 宴会上的气氛十分僵硬,吕雉建议行酒令,刘章以对不上酒令军法处置为由将吕馨杀死,吕雉很佩服刘章的胆识,不但没有责备,反而赏赐于他。吕禄不服,吕雉命他想出使刘吕两家和睦,稳固江山的办法。吕禄回去跟慎儿商议,慎儿要他找出吕家未嫁的女子和刘章联姻,吕禄想起了被自己赶出去的庶出妹妹吕鱼。吕鱼和母亲金枝流落于市井以卖鱼为生,吕鱼钟情于占奎,而占奎只不过是贪图她的钱财。

  • 刘章将吕鱼领上朝,没想到吕鱼竟然就是吕禄提亲的那个人。新婚之夜,刘章告诉吕鱼永远不会原谅她。吕雉去看刘恭,发现刘恭并不在寝殿,而是留在了吕禄府上,忙去察看,意外发现慎儿竟然还活着,命人将她抓了起来。刘恭去暴室看望慎儿,慎儿将周采女才是他亲生母亲的事情告诉了他。得知真相的刘恭在朝堂上宣布封慎儿为一品夫人,废去吕雉太皇太后之位,众大臣被他的话吓呆了。吕雉推说刘恭发烧说胡话,将他关进了黑屋子。

  • 漪房正准备喝药自尽,突然听到刘尊死亡的消息,慌忙去禀报刘恒,亚夫怀疑是漪房害死了刘尊。漪房替刘尊擦拭身体,发现了他手上抓着的穗子。漪房拿着穗子去找紫苏,紫苏喝毒酒而亡,恰巧薄姬和刘恒来找紫苏对质。薄姬怀疑是漪房杀死了刘尊,又杀紫苏灭口,便绝食威胁刘恒废后。刘章在代宫门口等待回复,霍昕告诉他刘恒正承受丧子之痛无暇顾及,劝他去齐国借兵,刘章无奈,只好离开。

  • 慎儿假扮戚夫人唱起了歌,将吕雉引来,吕雉把慎儿当成了戚夫人,吓得晕了过去。漪房收到汉宫的密报,得知吕雉重病,她放心不下慎儿,求刘恒放她回汉宫一趟,雪鸢和亚夫一同前往。漪房和雪鸢来到汉宫,一个戴面具的男子迎面过来,漪房觉得对方的眼神似曾相识。漪房求吕雉让她和慎儿见上一面,吕雉没有应允,漪房失望地离开。莫离要漪房好好照顾雪鸢,答应漪房一旦汉宫有变,一定会保证慎儿的安全。

  • 亚夫和将士们被汉军围困在山谷里,雪鸢赶去救他,亚夫不想雪鸢枉死,故意气她,雪鸢气愤地离开了。吕禄听说刘章的军队已经打到了少陵原,急得六神无主,陈平劝他交出兵权回封地以保性命,吕禄同意了。莫离带着吕禄看望即将生产的慎儿,慎儿产下一女,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大,吕禄带着慎儿,莫离抱着孩子准备离开,却被涌进来的代兵们冲散了。进了宫的代兵将吕家人都抓了起来,张嫣准备自尽,亚夫进来救下了她。

  • 士兵们纷纷要求处死吕鱼,正在为难之际,漪房替刘章解围,使得他最终决定放下权力,离开汉宫,与吕鱼做一对神仙眷侣。流落民间的吕禄一无所长,工作十分不如意,千岁红见慎儿生活得窘迫,劝她重回揽月阁。慎儿回到揽月阁跳舞,没想到为她伴奏的人居然是吕禄,客人们不断地骚扰慎儿,吕禄气得和客人大打出手。慎儿和吕禄在街上吵了起来,皇后的步辇经过,慎儿发现坐在步辇上的竟然是云汐,大喜。

  • 刘恒和舍人们在甬道里蹴鞠,慎儿看到刘恒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禁心生向往。亚夫在广场上练兵,张嫣将绣好的鞋送给他。雪鸢看到亚夫穿的鞋,想起张嫣曾经绣过这个花色,便询问起亚夫。亚夫怕她误会,推说是自己在街上买的,雪鸢十分失落。慎儿贿赂宫人佩心,向她请教如何讨皇上喜欢的方法,佩心让她去北苑问那些被废的嫔妃。慎儿来到北苑给嫔妃们送礼物,林昭仪告诉慎儿自己有方法,但是事成之后必须要送自己回家。

  • 刘恒询问漪房以前是否认识张嫣,漪房否认,刘恒失望地离开。刘恒在回宫的路上碰到了慎儿,将她扛进了房里。慎儿怀孕了,却始终没有名分,玉儿替慎儿去求漪房,漪房来到慎儿住处,看到她正拿着一卷白绫往身上裹,鲜血顺着她的小腿流下来。漪房心软了,求刘恒给慎儿一个名分,加深了刘恒对自己的误会。为了缓和与刘恒的关系,漪房盛装出席了上元节,刘恒仍然话里带刺。刘盈戴着面具在下面跳舞,眼睛却始终注视着漪房。

  • 慎儿产下一子取名刘武,漪房带着刘启和馆陶去看望,刘启和馆陶表现出厌恶的样子,慎儿和漪房都十分吃惊。被救出来的张嫣心灰意冷,决定终生不再出北苑。匈奴冒顿送礼给陈平,请求他帮助自己的国家割让一块土地,刘盈劝陈平不要应允,谁知陈平却早有野心,将刘盈抓了起来,作为威胁漪房和慎儿的筹码。陈平上表要求割地,慎儿表示反对,但也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漪房建议以地换地,两人正谋划间,突然接到陈平送来的面具。

  • 雪鸢调查了合欢殿的人,原来是玉儿没有绑好襁褓,刘武才掉进河里的,漪房听说后十分后悔。但找遍整个皇宫都没有刘启的影子。宫外的刘启想要买包子却没有钱,准备拿玉佩交换,一个骗子看到了,要拿包子换他的玉,被小王娡阻止,告诉他这个人是骗子,刘启对她产生了好感。刘启没有地方可去,跟着王娡回到家中。王远想要赊酒,掌柜不肯,这时碧君进来,要掌柜帮她找一个小女孩配冥婚,王远贪心顿起,上前说自己的女儿王娡刚刚去世。

  • 刘恒一直为刘兴居造反的事情烦恼,不知由谁去镇压比较合适,慎儿建议让亚夫前往,并且提议将雪鸢嫁给亚夫。雪鸢要出嫁了,慎儿也来送行,临行前向雪鸢敬了一杯酒。雪鸢坐在轿子里,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轿子被抬到了荒郊野外,一个大汉出现,向雪鸢扑了上去。亚夫醉醺醺地来到椒房殿寻找雪鸢,漪房问他雪鸢的去向,两个人争执起来,雪鸢湿淋淋从外面进来,要求取消婚礼。漪房询问雪鸢发生了什么事,雪鸢将自己被侮辱的事情说了出来。

  • 漪房和刘盈将雪鸢的尸体偷偷埋了,发誓要为雪鸢报仇。馆陶要出嫁了,漪房为了保证她的安全,要她暂时住到刘盈处。椒房殿突然失火,原来是漪房派容儿假借火情去搜查,容儿将在椒房殿找到的两个木偶给漪房,上面分别写着刘恒和刘武的名字,漪房看出是慎儿的针线,决定不再心软。刘启过生日,漪房和慎儿亲自在厨房忙活,漪房要慎儿做了刘启最爱吃的咸酥卷。馆陶回来看望漪房,看到咸酥卷拿起就吃,突然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 漪房命人将周亚夫带到掩埋雪鸢的地方,将多年的恩恩怨怨述说了一遍,说完这一切,漪房忽然视线一片模糊。吴王刘濞带着他的小儿子刘贤进宫朝贺,薄姬将他留下来给刘启伴读。刘启的生日到了,漪房给刘启做好了一双鞋,却突然接到刘武发烧的消息,赶紧放下鞋赶去。刘武度过了危险期,直到这时漪房才想起刘启的生日。刘贤奚落着刘启,刘启气得将刘贤赶走,漪房赶了过来,刘启不理她,漪房将鞋放在房门口离开,刘启开门将鞋扔了出去。

  • 薄姬打算让刘启成亲,将自己的侄孙女巧慧介绍给漪房。宫中发生了传染疾病,漪房忙去察看,谁知巧慧早已安排得井井有条,漪房和她交谈,发现她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孩子,心中十分满意。刘启常常去偷看宫人妙人,一心想当太子妃的妙人却将他当成了小太监。她要刘启帮助自己考乐馆接近太子,刘启给妙人伴奏,妙人翩翩起舞,两个人配合得十分默契,相约第二天在乐馆见面。宫人们告诉妙人太子并不去乐馆,要她去北苑碰碰运气。

  • 漪房来看张嫣,查问是谁值夜,妙人战战兢兢地过来,漪房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和刘启书房里的味道一模一样。巧慧来到书房找刘启,刘启仍不肯跟她回去,漪房过来,拿妙人威胁刘启,刘启只好就范。他假装跟巧慧玩游戏,将巧慧绑起来吊到了横梁上。巧慧找到薄姬哭诉,薄姬训斥漪房,漪房将妙人抓起来棒打,刘启拿起棒子朝自己身上打去,威胁漪房如果杀了妙人自己也不活了。刘启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刘恒,刘恒答应帮助他。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蚕花节,巧慧主持请蚕王仪式,妙人奚落巧慧,被薄姬赶了出去。妙人生气地出来,听到两个宫人议论将蚕王的丝和桑叶压在枕头底下可以生子。深夜,妙人来到蚕室欲偷蚕丝,忽然发现蚕王不动了,刚要离开,漪房恰巧进来,见蚕王死掉,下令将她抓了起来。刘启赶去救妙人,巧慧一同前往替妙人求情,妙人气急败坏,说是有人设计害她,巧慧表现出自己的无私和大度,让刘启的心向着自己靠拢,漪房看出端倪。

  • 刘启要金王孙替自己效力,答应帮助他成为状元,金王孙不肯就范,只得到了一个候补官员的名额。刘恒醒了过来,让太医不要将自己的病情告诉漪房。他叮嘱漪房将刘启送到少陵原磨炼一下,漪房送走刘启,两个人的隔阂更深了。碧君奚落金王孙,要王娡离开他。王娡来到县衙门口准备替金王孙讨个公道,正好碰到刘启从里面出来。王娡故意制造和刘启接近的机会,刘启对她产生了好感。

  • 刘启认出了金王孙,答应帮他谋一个官位,但是却要王娡留下来。两个人到花园,王娡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刘启,并且把刘启送给自己的项链还给了他。金王孙怀疑王娡和刘启有染,两个人吵了起来。刘恒又咳血了,他偷偷地将手帕塞到枕头底下,漪房其实早已知道。妙人前去试探,发觉皇上确实是假的。妙人看到馆陶带着女儿阿娇进宫,心生一计,她找来巧慧一起商量,承诺馆陶如果将假皇上的消息带给刘启,将来的阿娇必做皇后。

  • 馆陶来到宫中质问漪房,漪房将自己的良苦用心告诉了她,但馆陶根本听不进去。刘启要进宫见漪房,官兵汇报在街上看到刘盈和刘武的队伍,他不由信以为真。妙人假装发现了一个木偶,上面写着刘恒的名字,她将这件事诬陷给容儿,威胁容儿在朝堂上揭穿假皇上的事情,不然就治她的罪。三个人分头行动,准备助刘启登上皇位。刘恒突然醒了过来,将虎符交给了漪房,决定再为漪房做一些事情。

  • 王娡认为是刘启杀了金王孙,守孝期满,打算进宫替丈夫报仇。又到了选家人子的时间,王娡嚷嚷着认识刘启,詹事不让王娡进去,馆陶正巧经过,看到王娡国色天香的样子,将她留了下来。馆陶带着王娡去见刘启,刘启大喜,王娡却突然一刀扎在了他的肩膀上,刘启晕了过去。刘启要亚夫保护好王娡,手下告诉亚夫王娡自杀的消息。亚夫赶到暴室,劝王娡不要白白牺牲,应该慢慢接近皇上,从而掌握整个国家的命运。

  • 王娡将耳环要了过来,进屋向漪房报告是耳环的主人故意将栏杆松动,才酿成今天的后果,妙人见事情败露,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巧慧的身上,巧慧被打入冷宫。漪房将宫中事务交给妙人打理,暗中让王娡协助。妙人不肯放手,王娡想出一个让她放权的主意,故意将刘荣抱走,妙人急忙来找,刘启要她做出选择,儿子和后宫事务只能任选其一,妙人忍痛将后宫大权交给了王娡。王娡见刘启对自己一片情深,心里犹豫不决。

  • 王娡找到亚夫,要将碧君藏在他的府上,小梅将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漪房,漪房派人将张嫣接到宫中,要亚夫好好处理王娡的事情。王娡发现自己近来总是呕吐,找来吴太医诊治,吴太医告诉她怀孕了,王娡要太医将孩子打掉,太医给她一包藏红花。王娡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喝药打掉这个孩子。王娡带着碧君找到亚夫,安排她出宫。王娡找到刘启,告诉他自己准备留下这个孩子。薄姬被噩梦惊醒,想要漪房答应放出巧慧,住进了有瘟疫的房子里。

  • 亚夫将王娡带到周府,碧君正在给金王孙烧纸,亚夫扮成鬼魂吓碧君,碧君将事情的真相都说了出来。王娡找到刘启,将自己假装失去记忆,实际上是为了替夫报仇的事情说了出来,刘启深受打击,将王娡贬到了永巷。妙人安慰刘启,刘启心烦意乱,要她赶紧离开。宫人拿着王娡的衣服准备送去,妙人故意告诉刘启这件衣服是薄姬的,上面染有瘟疫,刘启得知是巧慧将衣服送给王娡的,下令将巧慧抓起来,巧慧见事情败露,上吊自尽。

  • 妙人找到各诸侯,告诉他们漪房假借拜寿之名实际上是要杀他们灭口,要他们抓住刘武作为人质保自己的安全。妙人又找到刘武,要他赶紧回封地,刘武不忍看到漪房为自己的事情忧心,决定离开。走到宫门口的时候,被诸侯抓了起来。漪房赶到宫门口营救刘武被阻拦,刘盈驾着马车将她带了出去。刘盈拿自己做交换保诸侯们的安全,刘武被安全地换回,刘盈自尽,漪房悲痛欲绝。刘武回封地了,漪房不肯再见刘启。

  • 刘启病重,希望临死之前见一见漪房,漪房却没有答应。刘启驾崩,刘彘继位,改名刘彻。一日,漪房来到上林苑,听到刘彘和阿娇在吵架,才知道是馆陶派人杀了刘武,自己冤枉了刘启,整个人栽倒在地。漪房的病逐渐加重,刘彘请求带兵攻打匈奴,漪房将虎符交给了他,要他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亚夫和漪房面对面地坐着谈心,王娡过来请漪房一起去看新进宫的家人子。漪房看到卫子夫,像极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