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潜行狙击 粤语

5012.4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庄伟建

类型:言情剧/罪案剧

简介: 梁笑棠重返警队当教官,加入刑事情报科培育新一代卧底,并认识了聪明机警的古惑仔苏星柏。二人建立警察和线人的关系,合作无间,兄弟相称,但心思慎密的星柏隻想藉笑棠之力助自己登上坐馆之路,而他和青梅竹马的女...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梁笑棠以哑巴身分潜伏在国内两年,成功以卧底身份混入黑帮,经过一次在东莞舍命相救头目罗胜,终于取得其信任。笑棠跟随罗胜到香港,发现他将与精于制造炸药的炸弹森联手策动一次重型的械劫案;刑事情报科(CIB)警司巩家培捣破这个以罗胜为首的粤港犯罪集团在即,却因为笑棠所提供的线索而暂缓行动,结果发生警匪枪战,虽然成功阻截劫案发生,并起回大批军火,但笑棠受重伤,其直属上司郑国生更中枪身亡。

  • 笑棠与望晴两人负责拣选新成员加入CIB,但两人对选择的标准各有不同;望晴对一些成绩好又有纪律的学警较有好感,但笑棠反而对不按规则办事的立青另眼相看。学堂教官见立青在测试期间多次犯规,认为立青不适合留在学堂继续受训。笑棠与立青碰面时,立青以为笑棠看不起自己,对他甚表不屑,两人更在警校厕所内挥拳相向。立青不敌笑棠被打败,但心有不甘。笑棠揶揄立青一番后扬长而去,令立青对笑棠恨之入骨。

  • 望晴开始窃听笑棠的私生活,望晴听见笑棠的说话,以为笑棠当卧底时沾染了不良习惯,变成一个色情狂,对他存有偏见。望晴安排各学员到一所模特儿公司作安装窃听器的实习,众人以为能顺利完成之际,却因安装出问题而令接收不清。立青以为靠自己的小聪明能通过考验,却又被笑棠预言他的装置将快失效。海伦通知家培有线报指四喜财务的越南仔与大宽曾有接触,家培怀疑大宽可能已遭毒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梁笑棠以哑巴身分潜伏在国内两年,成功以卧底身份混入黑帮,经过一次在东莞舍命相救头目罗胜,终于取得其信任。笑棠跟随罗胜到香港,发现他将与精于制造炸药的炸弹森联手策动一次重型的械劫案;刑事情报科(CIB)警司巩家培捣破这个以罗胜为首的粤港犯罪集团在即,却因为笑棠所提供的线索而暂缓行动,结果发生警匪枪战,虽然成功阻截劫案发生,并起回大批军火,但笑棠受重伤,其直属上司郑国生更中枪身亡。

  • 笑棠与望晴两人负责拣选新成员加入CIB,但两人对选择的标准各有不同;望晴对一些成绩好又有纪律的学警较有好感,但笑棠反而对不按规则办事的立青另眼相看。学堂教官见立青在测试期间多次犯规,认为立青不适合留在学堂继续受训。笑棠与立青碰面时,立青以为笑棠看不起自己,对他甚表不屑,两人更在警校厕所内挥拳相向。立青不敌笑棠被打败,但心有不甘。笑棠揶揄立青一番后扬长而去,令立青对笑棠恨之入骨。

  • 望晴开始窃听笑棠的私生活,望晴听见笑棠的说话,以为笑棠当卧底时沾染了不良习惯,变成一个色情狂,对他存有偏见。望晴安排各学员到一所模特儿公司作安装窃听器的实习,众人以为能顺利完成之际,却因安装出问题而令接收不清。立青以为靠自己的小聪明能通过考验,却又被笑棠预言他的装置将快失效。海伦通知家培有线报指四喜财务的越南仔与大宽曾有接触,家培怀疑大宽可能已遭毒手。

  • 司徒凯假扮电力公司职员到一座楼宇内查探电表的读数,以锁定越南仔躲藏地点;家培见其中一单位的用电量比正常家庭高出不少,即怀疑越南仔可能把大宽的屍体收藏於屋内,於是家培命令司徒凯等人撤走,让O记探员接手工作。O记方面知会CIB已成功拘捕越南仔,但情报分析则指四喜财务的邵喜,极有可能是幕後主脑;家培因此要求各人努力搜集证据以将邵喜绳之於法。

  • 笑棠吩咐望晴帮他对付邵喜,以阻星柏被追杀;望晴为得笑棠信任,只好答应他的要求。立青向家培道歉,表示围截他的车子是自己主意,家培明白立青有心代笑棠顶罪,不禁教训了立青一顿;立青虽被责,但仍相信笑棠是清白。望晴认为家培处处维护笑棠,司徒凯亦表示相信笑棠不会出卖同僚,两人因此判断必定另有隐情。警方对邵喜明目张胆挑战法纪的行为极度重视,为一挫邵喜的锐气,於是派员扫汤他经营的场所。

  • CIB查出女死者是被社团「义丰」操控的妓女,原来社团内威利与国彬两股势力暗自较量;威利借杀死国彬黄色场所的妓女而挑起事端,迫令国彬放弃部分黄色事业,让自己能分一杯羹。家培认为有需要在短时间内收集社团的情报,以便警方作出部署,笑棠提议派卧底进入社团。星柏被长禄带去参与威利与国彬的谈判,星柏怕会发生打斗而立即通知笑棠。新界空地突然有两帮人聚集,长禄想在国彬前显威风,竟先开口指责威利不是。

  • 长禄因威利抢去了国彬的部分地盤而愤愤不平,威利为向国彬示威,竟带同星柏与国彬见面;当星柏出现时,长禄与国彬也大感愕然。星柏骑虎难下,只好硬著头皮向国彬直言自己已回到威利旗下。长禄怕星柏的变节会连累自己,急急与他划清界线,要星柏向国彬作出交代。星柏突然在众人前以玻璃樽敲向自己头颅,满头鲜血的星柏以此谢罪。国彬见星柏如此狠劲,决定放他一马。

  • 君岚向达桥要求搬回到父亲留给自己的旧居,达桥即面有难色表示现有的租客未必会搬走。君岚打算到旧居与租客谈搬迁的问题,竟发现旧居外挂上了黄色招牌。达穚知不能再隐瞒下去,说出曾向国彬借钱,而用君岚的旧居作抵押,君岚得知後气得七孔生烟,更决心要取回属於自己的东西。君岚与达桥到「马槛」要求见国彬,长禄等人不卖账更赶他们离开;君岚气定神闲不为所动留在「马槛」,誓言要等国彬出现。

  • 望晴经一晚的折腾,终带著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但开枪杀人的场面却不停在她脑海中出现,令她心情起伏不定。家培与望晴一起吃早餐,家培欲多了解望晴在开枪自卫後的状况,但看到望晴一切如常,心中佩服她的冷静与毅力。立青与Yoyo逛街时,Yoyo突然收到同乡姊妹的求救电话,立青借机会通知CIB出动救人。家培从笑棠口中得知威利应将一批雏妓禁锢在酒店内,笑棠为免打草惊蛇,向家培提议用另一方法救人。

  • 威利重伤倒地时被警方拘捕,笑棠满脑子充满疑问,却又找不到星柏的下落。立青在警察总部遇上被捕的Yoyo,Yoyo指责立青是卧底累及她,立青无言以对,终感受到笑棠说的内心痛苦。心凌与立青在码头畅饮,心凌以过来人身份鼓励立青一番,终令他释除心中伤痛。警队成功打击社团义丰其中一路人马,笑棠带各新队员卡拉OK庆祝,望晴出现时各人给她惊喜在她身後拉纸炮,但望晴却吓得冲出房间。

  • 笑棠把星柏带回警署问话,星柏依然不肯承认用车撞伤威利。笑棠要星柏认罪,星柏知笑棠不会就此罢休,於是立即致电可可求助;可可赶至时见星柏跌坐地上,即紧张得指笑棠滥用私刑。望晴经过问话房时看见可可与笑棠争执,立即上前了解;星柏不欲与笑棠再纠缠,遂与可可离开警署。正当星柏离开之际,笑棠静静地告知星柏,已把他将威利撞伤的消息在江湖上散开,如他一离开警署必会遭仇家追杀。

  • 星柏知一烈的安排令国彬对自己极度不满,遂主动到国彬的地盤与他谈判;星柏不想得失国彬,於是将以前威利贩卖毒品的地盤交予国彬管理,星柏更表示会以自己的方法贩卖毒品。国彬表面上满意星柏的让步,但两人其实各怀鬼胎。星柏到网页设计公司找赐登,原来当日跟随星柏的手下今日已成为网页设计公司的小老板。星柏邀赐登一起合作,以互联网作平台贩卖毒品。

  • 望晴康复后归队,笑棠立即带她吃饭庆祝,但原来一切也只为了调查星柏的贩毒流程。笑棠向望晴详细解释了星柏如何贩卖毒品,两人更跟踪至一酒吧,看见队员定天接触收款人俊龙;笑棠等人发现俊龙的样貌与少杰极为相似后,均大感愕然。望晴回到CIB後详细查看少杰的资料,得悉原来少杰有一亲生兄长俊龙,两人分别因父母离异而各自生活,亦没有来往。笑棠认为少杰与俊龙的关系有利用价值,于是私下约少杰见面。

  • 乐勤对好友风受重伤一事仍耿耿於怀,於是独自一人跟踪俊龙一夥,企图拍下他们的犯罪证据。俊龙发现乐勤後大怒,吩咐手下餵乐勤吃下毒品令他神智不清,乐勤更在天台上大声叫嚣。君岚本不欲招惹俊龙等人,但仍按捺不住前往救助乐勤;君岚与俊龙等人纠缠间,被俊龙推下堕楼受伤。家培收到通知,立即赶往医院探望儿子;乐勤对自己的任性累及君岚而感内疚,家培亦得知原来是君岚舍身救回乐勤。

  • 少杰在星柏的分拆包装毒品的单位内失踪,令家培等人大为紧张;望晴指化验报告显示,少杰留下的血渍夹杂了胃液,家培担心少杰遭星柏等人揭穿了他的卧底身份而伤害他,因此家培下令全力搜查少杰行踪。

  • 笑棠与望晴被家培安排在安全屋内会面,两人才得悉需要一起合作进行卧底任务。望晴思绪紊乱,因不知笑棠对自己的感情是真心还是假意;笑棠向望晴表白自己是真心,但望晴却因要完成任务,而向笑棠表明一切要待行动完成後才开始情侣关系,以免被感情影响判断。司徒凯与笑棠在大排档吃饭时,遇上了数名便衣探员,各警员认出笑棠是抢警枪的人而针对他,笑棠不甘受辱反击,反被众人指他是警队之耻。

  • 笑棠向望晴分享自己把国彬的毒品毁去而令他大受打击的经过,不禁露出得意的神色,望晴认为义丰社团已注意著笑棠的行动,要他处处小心。笑棠明白望晴担心自己的安危,感心甜不已。国彬怒气冲冲地向一烈报告被笑棠抢去了毒品一事,但一烈得知後却只是淡然一笑。星柏指笑棠在坐牢时於狱中得罪了不少江湖中人,国彬即向一烈提议对付笑棠,始料不及是一烈对笑棠竟无半点怒意。

  • 笑棠与星柏因雷彪失踪一事而被警方扣留问话,但警方因没有证据指控两人杀人,只好释放他们。星柏与笑棠大模斯样离开时,两人嚣张的行为引起一众警员不满。一烈因笑棠与星柏成功替他抢到雷彪的地盘,与一众兄饮酒庆祝,国彬见两人甚得一烈欢心,有感受到威胁。笑棠与星柏巡视新界西北的海岸线,企图统一沿岸的走私活动,赚取丰厚利润。

  • 可可回想起星柏与她吵架一事,心痛不已;原来可可替星柏担任藏毒案的辩方律师时,根本没有把握胜出官司,只得向应驹求助以救出爱人。三妹到可可家探望她时,特意送上一对龙凤镯给可可,因此可可不敢将自己跟星柏关系决裂一事道出。笑棠看见星柏闷闷不乐,遂陪他一起喝酒;星柏按捺不住怒气,把可可与应驹之事告知笑棠,星柏认为可可为向上爬而不惜出卖身体,对她大感失望。

  • 笑棠被公安截获时心想必死无疑,但电光火石间他却看到公安身上制服的漏洞,察觉眼前的公安是湖南帮人假扮。笑棠打算与湖南帮火拼之际,真正的公安出现向众人开枪射击,笑棠唯有冒死抱著毒品一同跳入海中逃走;笑棠得立青之助,终顺利回到香港。望晴追究笑棠擅自行动的同时,又心痛他受伤。笑棠把前因後果告知望晴,更明言知道是国彬与湖南帮合谋抢毒品,目的为了让笑棠失信於一烈。

  • 望晴奋力救出坠海的笑棠,笑棠经人工呼吸后仍无息,望晴急得大哭,望晴不肯放弃希望努力营救,终让笑棠吐出海水死而复生,两人皆有恍如隔世之感。立青为助望晴掩饰,自认是拯救笑棠的人,向社团各人大谈自己的功绩。国彬得悉笑棠没有死,即向一烈表示要为笑棠报仇找桂哥算账,国彬想杀死桂哥以绝后患,岂料众刀手追杀桂哥之际,警方及时出现拘捕众歹徒。

  • 警方破获一烈的毒品储藏库,但却被一烈成功逃脱;另一方面司徒凯虽中枪受伤,但治疗后已无大碍,众CIB同僚亦因此放下心中大石。望晴告诉各人已发通缉令追缉一烈,各人也觉得司徒的努力没有白费。家培认为一烈可以在满布CIB队员的区域逃脱,事情并不简单,更怀疑有黑帮内应替一烈在CIB中收集情报。一烈因被通缉而不敢露面,令社团各人阵脚大乱。

  • 丁敏主动向警方招认自己是策划整个贩毒过程的主谋,望晴与家培心知丁敏只是一烈的代罪羔羊。家培尝试游说国彬,希望他能出庭指证一烈;家培答应国彬会助他减刑,但国彬反问家培律政司能否吩咐黑道中人不向他寻仇;国彬决定接受可可给他的帮助而拒绝家培的要求。笑棠因可可助国宾打官司而迁怒于星柏,星柏却扮作全不知情,更表示是一烈的意思;笑棠纵有万个不愿,也只能放在心中。

  • 望晴把一烈死在狱中的消息告知各CIB同僚,各队员听后不禁哗然,惟定天一人呆立当场。司徒凯见定天心情沉重,即劝他不要在同僚面前表现哀伤,因对他非常不利。一烈死去后社团立即召开大会,众黑帮成员为一烈之死而众说纷纭;笑棠认为是大好时机,于是请缨要查出一烈是否被黑警所杀,名正言顺地搜集有关黑警的线索。有手下指一烈之死的最大得益者将是下任坐馆,而矛头更直指有意竞逐的笑棠。

  • 司徒凯救回星柏一命,星柏终於知道他便是一烈身边的黑警;司徒凯表示有兴趣与星柏合作,星柏见司徒凯为金钱而投靠自己,亦欣然接受司徒凯为自己收集警方情报。司徒凯向家培汇报一切,原来司徒凯为了赎罪,决定混入星柏的一方,助家培搜集罪证。望晴联络立青,告知他有关司徒凯会协助两人在社团内搜证一事,立青不明白何以不让其他同僚得知自己与笑棠的卧底身分,望晴明白立青想心凌了解自己情况。

  • 星柏在社团大会上,直指笑棠是警方卧底,提出要笑棠当众把司徒凯打死以表忠诚。笑棠迫于无奈,只好说出自己确实与司徒凯合谋,更承认自己并没有与菲律宾毒枭联系,一切只为争夺坐馆之位而设计的谎言。笑棠亦借机反指星柏杀死一烈,两人互不相让。成富见双方也无实质证据指控对方,认为两人只不过为争夺地位而抹黑对方。星柏因得到欧洲的毒品来源而击败笑棠,终成功坐上义丰社团坐馆之位。

  • 可可因身体不适而到诊所求诊,经检查后医生告知可可她已怀孕两个月,但胎儿却已死去。可可无法接受医生所言,只感晴天霹雳;可可想起与星柏的种种往事,终承受不了心灵的折磨而在街上痛苦。星柏的新画廊开张,笑棠与立青特意到贺,实际目的则是为CIB收集情报。笑棠看见梓良向星柏道贺,并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梓良是贸易公司老板,即忆起星柏给自己的提货车的货主正是梓良的贸易公司。

  • 君岚的鲁莽行为险些破坏了CIB的部署;君岚把自己收集到的纸碎交给家培,但家培一脸严肃地表示不会再让她鲁莽行事。CIB把纸条还原,查出星柏与质量等人的沟通办法,原来星柏等人用了硬件锁定,只有制定的电脑才能登入他们预先开设的网上聊天室。望晴认为梓良所用的电脑比较容易接触,于是将目标锁定于梓良身上。望晴借口要欣赏梓良的游艇,梓良乐得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于是一口答应。

  • 教堂内可可期待出嫁的一刻,三妹看着外孙女寻得幸福,亦感动得眼泛泪光。星柏在教堂内招呼宾客,实质紧张有关笑棠提取货物一事。家培等人为配合笑棠,让他顺利提取装在货框内的毒品,而CIB各人则联同警方其他部门紧盯货框的去向。笑棠向家培报告货物已顺利过关,星柏高兴地叫笑棠晚上出席他的婚宴。赐登按星柏吩咐对付国彬,以图杀人灭口,但竟让国彬逃脱了。

  • 笑棠因产生犹豫而让星柏逃脱,笑棠与立青因助警方破获历来最大宗的可卡因案,两人的卧底任务亦告圆满结束,将重归警队。义丰社团因星柏失踪而再陷入无人领导的情况,笑棠与警方直捣黄龙,成功把社团瓦解。笑棠与立青威武的重回CIB基地,各员更缤纷向两人鼓掌欢呼。立青向心凌表示自己已信守承诺,堂皇地回归CIB,心凌亦尴尬地表示自己一直误会了他,两人间的感情再进一步。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