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真相

6167.5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王心慰

简介: 当案件经过法庭审讯后,那个判决就是事件的真相吗?几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大律师,因为多宗案情复杂的官司相遇,他们在搜集口供、证据、上庭、控辩以及接受审判结果的种种过程中,都充分展示了每个人背后的故事;亦正...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商场店铺发生一宗持刀行劫案,疑凶张兆强遭商场保安当场逮获,并在其身上搜出一把小型军刀及警员的证件。半年后,由刘思杰大律师担任辩方律师展开聆讯。思杰在法庭外遭另一大律师康芝欣叫停,思杰以赶往开庭为由胡混过去,芝欣亦只好返回岗位工作。思杰在庭上举证,并设局令证人的供词露出破绽,轻易还兆强一个清白,更助他修补与太太间的关系;而能言善辩的芝欣亦成功为其外籍当事人Michael讨回公道。

  • 思杰与耀安到羁留所与伟聪见面,但两人却看到伟聪并不合作,他勉强将案发过程说出,指为了取回母亲被拍下的裸照而找劲威,被他玩弄一番后将他打昏及取回相机,伟聪被追赶时慌忙把相机丢进了大坑渠。思杰指伟聪离开时身上没有血迹,认为伟聪有所隐瞒,要求他坦白,但伟聪仍指自己是自卫打伤劲威,令两人没法相信。当笑兰问及儿子的情况时,思杰指伟聪的说话极多漏洞,很容易被入罪。

  • 思杰在律师楼的杂物房寻回当年与劲威的对话录音,清楚地记录了他暗示虐妻的方法;看到好友兴奋不已,少谦忍不住出言阻止,耀安亦担心思杰此举违反保密守则。思杰坦言自己不欲冒此风险,因此要求耀安调查劲威的朋友,是否有人曾听说他的虐妻行为。芷晴与男友到律师楼,向聘用的代表律师少谦解释案情,在银行负责推销基金的芷晴,竟被一起合租单位的好友Mary控告,指她伪造文书;但两人却发觉少谦表现甚为轻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商场店铺发生一宗持刀行劫案,疑凶张兆强遭商场保安当场逮获,并在其身上搜出一把小型军刀及警员的证件。半年后,由刘思杰大律师担任辩方律师展开聆讯。思杰在法庭外遭另一大律师康芝欣叫停,思杰以赶往开庭为由胡混过去,芝欣亦只好返回岗位工作。思杰在庭上举证,并设局令证人的供词露出破绽,轻易还兆强一个清白,更助他修补与太太间的关系;而能言善辩的芝欣亦成功为其外籍当事人Michael讨回公道。

  • 思杰与耀安到羁留所与伟聪见面,但两人却看到伟聪并不合作,他勉强将案发过程说出,指为了取回母亲被拍下的裸照而找劲威,被他玩弄一番后将他打昏及取回相机,伟聪被追赶时慌忙把相机丢进了大坑渠。思杰指伟聪离开时身上没有血迹,认为伟聪有所隐瞒,要求他坦白,但伟聪仍指自己是自卫打伤劲威,令两人没法相信。当笑兰问及儿子的情况时,思杰指伟聪的说话极多漏洞,很容易被入罪。

  • 思杰在律师楼的杂物房寻回当年与劲威的对话录音,清楚地记录了他暗示虐妻的方法;看到好友兴奋不已,少谦忍不住出言阻止,耀安亦担心思杰此举违反保密守则。思杰坦言自己不欲冒此风险,因此要求耀安调查劲威的朋友,是否有人曾听说他的虐妻行为。芷晴与男友到律师楼,向聘用的代表律师少谦解释案情,在银行负责推销基金的芷晴,竟被一起合租单位的好友Mary控告,指她伪造文书;但两人却发觉少谦表现甚为轻浮。

  • 思杰在裁判处遇上好友文瀚,原来文瀚现於裁判处担任当值律师,生活清苦。文瀚在等待工作分派时,接到替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而被控的朱永辉过堂工作,暗中对他反感。文瀚陪同永辉进入裁判庭,替不认罪的永辉提出保释候审;当过堂程序完成後,永辉欲请文瀚当自己的代表律师,但文瀚竟拒绝。刚转身离开的文瀚看见裁判处的职员,竟立时变脸,上前巴结,提出可随时为他们工作。

  • 早上上班,思杰看到少谦时借机向他问及,可否把伯勤空出的房间租予文瀚,结果被少谦责备没有知会他而先斩后奏;看到思杰一脸没趣,芝欣亦趁机揶俞他。晚上思杰与文瀚喝酒时,思杰竟遇上大学时的教授Professor Lee,Professor Lee不满他用小费要酒保替自己办事,两人更因此口角。之后文瀚向好友说出,负责纪律聆讯,为人良善的资深大律师因急病入院,而不知换了何人。

  • 廉署控告荣财与启航的贪污案,两人均否认控罪。启航指在晚宴上抽到大奖全凭运气,并没有利益输送。少谦说出廉署的起诉理据对父亲极为不利,启航百词莫辩大为气愤。启航不明白女司仪Helen为何会成为污点证人陷害自己,少谦决定先查清楚Helen的背景。荣财找少谦作辩护律师,气愤的他表示自己从无指使Helen在抽奖环节中故意送名贵金表给启航。荣财向少谦透露荣富在控告雯慧时得不到赔偿,曾找他要多分一份遗产。

  • 因启航与荣财的案件未能找到新证据,结果法官宣判两人罪名成立,启航更激动得在庭上大呼冤枉。少谦无计可施只好替父亲保释外出,等候上诉。少谦代父亲到旅行社巡视业务,却遭各人冷淡对待。启航的合作夥伴老彭,对启航收受利益一事感不满,雯慧为维护丈夫而与他理论,而少谦为息事宁人,提出自己会暂时代父亲处理旅行社的业务。启航自问奉公守法,却无辜被指贪污更被判有罪,不禁心情低落。

  • 启航的贪污案告一段落,众人在律师楼一起庆祝,启航更兴奋得向各人宣布少谦转作担任大律师,耀安与思杰听後顿时呆住了;少谦为不想父亲扫兴,只好硬着头皮承认会转职认证大律师。律师楼各人均担心会因少谦的决定而失去工作,少谦惟有安慰众人一番;思杰看出少谦还没有拿定主意,但芷欣的一句赞赏,却令少谦终下定决心⋯⋯伟通带着臭豆腐到律师楼找文瀚,原来又找他商量其他可索偿的事件。

  • 报章大肆报道芝麻仔在警署外袭击人一事,乔大状对芝麻仔的冲动行为大表不满。芝麻仔的外婆病危留院,於是再恳求乔大状协助他保释外出探望外婆;乔大状决定博一博,向法官申请撤销芝麻仔的强奸罪,但遭法官拒绝。高院外,洁丽与一众市民被随机抽选,要求履行公民责任,到法庭当陪审员。经过一番轮选,洁丽、玉英、罗琛、伟权、国正、Bobo与Leo被选出组成陪团成员,为强奸案作陪审。

  • 众陪审团退庭商议,洁丽提出数项疑点,引起了国正的不满;洁丽解释,自己曾与儿子文瀚到案发现场作实地测验,却不明白为何没有邻居曾听见婷的呼叫声音。由于一众陪审员未能作出共识,Raymond只有安排各人留宿一宵直至有结论为止;翌日,洁丽仍有不能释怀的疑点,伟权终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把自己女儿遭人落药给迷奸的事说了出来,一口咬定芝麻仔有罪。

  • 思杰与乐仁上班时在电梯遇上敬业带同一女子Ivy回律师楼;思杰看着眼前的Ivy,感到似曾相识。Ivy希望律师楼替她找出一名叫刘大文的人,原来Ivy的母亲婉媚因遇上交通意外而受伤昏迷未醒,而Ivy处理家中事务时,才发现居住多年的单位并不是母亲所有。原业主刘大文因多年未有现身,而婉媚亦没有交租给业主,因此Ivy认为事有蹊跷;敬业指出若证明婉媚在单位住上十二年以上而业主没有现身,婉媚是有权申请逆权侵占。

  • 文瀚在调查后得知思杰与Ivy可能是兄妹后,竟如传声筒般,把这事告知全律师楼的同事;当众人看见思杰出现,即好奇地向他询问有关详情,令思杰大感无奈。文瀚私下责怪思杰为何不直接告诉自己已认回亲妹,而文瀚的好奇心涌现,更提出质疑,指自己观察后觉得思杰的生母其实应是婉媚而非淑娟,思杰听后也感迷惘。思杰突然收到Ivy来电,于是便回老家寻找父亲自弹自唱的录音带送给Ivy。

  • 婉媚与淑娟争执后堕楼昏迷,淑娟则被警方拘捕;文瀚因看见婉媚堕楼,即被邀请协助调查。文瀚通知思杰,着他立即赶往警署;思杰从警方口中得知有多名证人看见淑娟推婉媚堕楼,顿时一愕,更得知淑娟将被控告谋杀。思杰心急如焚到羁留所探望母亲,但淑娟依然不知悔改,指儿子态度恶劣;当淑娟得知自己将被控谋杀,即表示没有推婉媚,反而是婉媚欲拉自起一起同归于尽。

  • 思杰终于与兆坤一起到羁留所探望淑娟,各人为淑娟的案件尽力,但淑娟却沉默不语。思杰看见母亲一反常态对付自己,大感难受。淑娟对兆坤与思杰的询问不发一言,令思杰更为担心。淑娟的案件初审,多位证人均指目击淑娟与婉媚发生争执,继而婉媚便遭淑娟推下堕楼受伤。思杰知形势不利,遂四出寻找对淑娟有利的证据;思杰从梁律师口中得悉婉媚年轻时,曾尝试寻找思杰的生父,因此抉定由这方向寻找人证。

  • Ivy看过母亲留下给自己的遗书後,心中悲痛不已,敬业看见Ivy伤心痛哭,亦只有无奈地陪伴在她身边安慰她。思杰对婉媚自杀一事大感内疚,但淑娟却冷血地认为是婉媚咎由自取。敬业怕Ivy独处会胡思乱想,於是到Ivy家暂住照顾她;当敬业到达时,却看到Ivy歇斯底里地四处乱翻,说誓要找律师控告淑娟谋杀母亲。敬业只好尽力让Ivy平伏心情,更指婉媚遗愿是希望女儿能开开心心生活下去。

  • Ivy被警方邀请协助调查淑娟被红油弹袭击一事,敬业怕Ivy会有麻烦,遂派May到警署协助她;Ivy见敬业没有亲自出现帮助自己,大感疑惑。Ivy把警方对她的盘问过程详细告知敬业,敬业向女友表示必定会把事情处理好。敬业向周筹求助,但周筹认为更改口供一事非同小可,于是找思杰与少谦商量;敬业回到律师楼见思杰等人神色凝重等候与他开闭门会议。

  • 少谦被一众杀人的男子发现,吓得拔足狂奔;少谦跑了不久便发现前方隐蔽处有一男子王志南亦目击枪击经过。当少谦依随志南的视线方向眺望时,竟看见谭sir中枪身亡;少谦与志南一起离开时被众男追截。  少谦与志南分头逃走,少谦跑至公厕旁看见警察泽,少谦告知自己遭人追杀,岂料泽看见追来的人时竟说出他是同事火鸡,而火鸡亦把警员证取出让少谦看。

  • 警方在少谦的办公室发现了志南遗下的凶器,志南更向警方表示是少谦教他把凶器藏起,令少谦百词莫辩。敬业、耀安与周筹均被发别安排录取口供,三人亦向警方说出没有看见或听到志南有提及身上有凶器。少谦虽暂时脱险,但亦推断警方将会再有行动,他亦担心若国柱等警察盯着自己不放,最坏打算是律师楼有机会结业;从人得知消息后大受打击,公司一片愁云惨雾。

  • 少谦被成恐吓后,怕得立即到警署更改口供,指自己因酒醉而错记事案细节,令国柱大感意外。芷欣终能与Coco见面,少谦怕芷欣会有生命危险,出言劝止,但芷欣却认为不应向恶势力低头,不肯放弃追查国柱与众警察犯罪的真相。巧如与乐仁陪伴芷欣在餐厅等候Coco,可惜出现的人却又变成国柱,令芷欣大失预算。国柱向芷欣暗示不应强出头,否则不会有好下场,但芷欣倔强得与国柱舌剑唇枪,表明不会罢休。

  • 萧福把案发经过告知思杰时,突然又变得情绪激动,而芷欣亦把一切看在眼中。思杰与巧如等人对萧福的遭遇大表同情,但芷欣却不停回想萧福情绪激动时的样子;芷欣认为萧福可能有隐藏性精神病,思杰即想出可用精神错乱作为抗辩理由。乐仁指出萧福无任何精神病记录的病历,难以令陪审团信服。少谦找思杰为一宗环保分子袭警案给予意见,芷欣即大赞他比以往上进勤奋不少,令少谦心中暗喜。

  • 文瀚回港后向各同事派发手信之际,看到芷欣一脸烦恼,原来芷欣正为她的会计师没有替她报税一事而大感心烦。思杰得知后推介自己的会计师朋友协助她,巧如看在眼中,不禁感到酸溜溜。思杰带芷欣到洛汶的会计师楼,芷欣认出洛汶正是当日见义勇为把恶汉吓退的男士。文瀚与客人洪湛会面,洪湛与文瀚以潮州话交谈,令在旁的周筹完全不明所以。洪湛向文瀚说出遭警方「放蛇」,指他是嫖客而被控告。

  • 巧如放工后匆匆赶至网球场与弟弟Rex会合,原来洛汶正教导Rex打网球的技巧;巧如见洛汶对Rex照顾有加,更觉洛汶是可以付托终身之人。洛汶突然收到「雷哥」震霆的来电,原来震霆病重入院,要求与他见面;洛汶赶到医院,却发现欧阳昌与国根为小事起争执,震霆妻子坦言怕丈夫死后帮会会为争权而发生内讧。洛汶答应震霆会代他安顿好一切,把账目弄清楚让震霆妻子可安享晚年。

  • 巧如对自己的错误判断感到非常自责,思杰明白巧如心情,但却只能轻轻安慰她。芷欣看出巧如伤心不已,巧如更向芷欣说出已和洛汶分手,令芷欣大感错愕。巧如收到洛汶请求原谅的信息,当她看到洛汶冒雨在她家楼下出现时,终于忍不住吩咐弟弟把雨伞拿给洛汶。洛汶特意到网球场找巧如,巧如始终不能认同洛汶的做事方式。洛汶为挽回巧如的感情,提出与她离开香港到外地生活。

  • Rex到医院认领巧如的遗体,众人见状伤心不已,撞死巧如的司机伟勤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主动向Rex道歉。思杰控制不住自己上前斥责伟勤,指他看见人也把车撞上去,这并不是意外而是谋杀,伟勤一脸无辜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洛汶强忍悲痛与Rex办理巧如的身后事,洛汶劝Rex到外国读医,费用全由他负责,Rex对洛汶的帮助大为感激。律师楼内弥漫一片愁云惨雾,思杰仍认为巧如之死并非意外。

  • 思杰与少谦被欧阳昌手下绑架至某货仓后,欧阳昌即派另一批人到律师楼捣乱,更要胁芷欣交出巧如留下的记忆棒。芷欣从可视电话看到思杰与少谦被绑着的画面,不禁惊恐万分。芷欣被迫就范,无奈地带欧阳昌的手下到房间取回记忆棒。手下把记忆棒的内容以视像传给欧阳昌过目前,欧阳昌指示他们立即将记忆棒与电脑打烂以绝后患。芷欣回想到思杰对她所说的话,正是漫画地狱男的独白,芷欣明白是思杰向她暗示自己被困之处。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