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水浒传 电视剧 热度 2641

地区:内地

类型:剧情 / 战争 / 古装 / 历史

导演: 张绍林

简介: 北宋仁宗年间,某年京师瘟疫盛行,军民伤损甚多。天子钦点洪太尉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张天师驱邪除祟。洪太尉寻天师不见,却因固执走了上清宫中镇压的一百单八个魔头。转眼数十年过去,正是哲宗在位之时。破落户...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3/共43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北宋末年,汴梁市集一片繁华,各种杂耍献艺处处表演。一群浪子正为高俅踢球表演而喝彩,因一耍棍艺人拉走了观众,高俅等不满欲寻滋事者,更群殴耍棍表演者。此时,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经过,打散了高俅等人,二人结埋下积怨。

  • 九纹龙史进与鲁达在茶坊相认,史进道出师父王进,曾住史家村教其拳棒,谈话间酒楼上不时传来嘤嘤哭声,于是向酒保查问,获悉金氏一家因来此投亲不遂,金母病丧,郑屠强收其女金翠莲为妾,后被郑妻得知,逐出金氏父女,流落酒楼卖唱,鲁达听罢火起,即要找郑屠计较,并给二十两银金氏父女返乡。

  • 寺院内添了个鲁智深,显得格格不入,别人打坐参禅,智深却鼾声大作,众僧听讲经文,智深却东张西望,智深更醉打门子、火工,闹得寺院鸡飞狗跳。智真长老谆谆诱导,智深深受感动,立志「改邪归正」,他努力入静,积极戒酒。不过,火工们伺机报复,勾引智深下山,智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北宋末年,汴梁市集一片繁华,各种杂耍献艺处处表演。一群浪子正为高俅踢球表演而喝彩,因一耍棍艺人拉走了观众,高俅等不满欲寻滋事者,更群殴耍棍表演者。此时,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经过,打散了高俅等人,二人结埋下积怨。

  • 九纹龙史进与鲁达在茶坊相认,史进道出师父王进,曾住史家村教其拳棒,谈话间酒楼上不时传来嘤嘤哭声,于是向酒保查问,获悉金氏一家因来此投亲不遂,金母病丧,郑屠强收其女金翠莲为妾,后被郑妻得知,逐出金氏父女,流落酒楼卖唱,鲁达听罢火起,即要找郑屠计较,并给二十两银金氏父女返乡。

  • 寺院内添了个鲁智深,显得格格不入,别人打坐参禅,智深却鼾声大作,众僧听讲经文,智深却东张西望,智深更醉打门子、火工,闹得寺院鸡飞狗跳。智真长老谆谆诱导,智深深受感动,立志「改邪归正」,他努力入静,积极戒酒。不过,火工们伺机报复,勾引智深下山,智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

  • 鲁智深到了开封大相国寺,寺内的菜园经常有一批以张三为首的滋事份子骚扰,看菜园的老僧管不了他们,于是让智深当了这个菜园管长,张三果然收服了他们,更与之结为师徒。

  • 高衙内在陆谦家二楼厅堂,死死缠住林娘子不放,林娘子与之搏斗渐渐没力气,林赶来,高衙内越窗而逃,林怒气冲冲,手执尖刀返回樊楼找陆谦算帐,惜陆谦早已逃离。高俅臭骂高衙内,高衙内气坏一病不起,老都管禀知高俅,陆谦又讹称林要杀太尉报仇,老都管一边煽风点火,高俅已想出一阴谋。

  • 一路上林受尽董超及薛霸折磨,行至野猪林,董超、薛霸表示要午睡,怕林逃跑,将其绑于树上,回头却取了火棍,申明是受太尉旨意,要取其性命。林危在旦夕之际,鲁智深赶到勇救林,并欲杀董超与薛霸,幸得林求情,二人才保住性命。

  • 大相国寺菜园里,张三等人向鲁智深报信,有人告发了野猪林的事,鲁智深要离开汴梁。陆谦、富安来到沧州,重金收买差拨,定下谋害林计策。林被调往城外草料场,与老军办完交割,当上了草料场的管事。林从酒店回了草料场,大雪压塌了草厅,于是拿了一床棉被及花枪葫芦,寄身于山神庙内。而留在汴梁的林娘子,因不忍其辱,自缢而死。

  • 林离了山神庙投靠柴进,柴进修书推荐林上梁山,不过,梁山首领白衣秀士王伦担心林艺高压主,不愿将其留下,便以银两相赠,逐林下山,梁山朱贵、宋万、杜迁等人以离开梁山另谋出路为胁,要收留林,王伦最终只可默认。

  • 杨志也以高价购得美玉,送到太尉府,却被高俅当场摔碎,并将杨志投入大狱。众制使以金钱赎出场志,杨志出狱后,已是身无分文,只好卖家传的宝刀。在路上,杨志遇上百般耍赖的牛二,惹得杨志的怒气,杀掉了牛二。开封府尹因慕杨志是杨老令公之后,网开一面刺配大名府。

  • 赤发鬼刘唐探明押送生辰网之事,夜访郓城县东溪村。另吴用对此事早已胸有成竹,指斥时弊,讲明出路,进则可取,退也可守,剖析得天衣无缝。期间,公孙胜加入大队,指出黄泥岗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又推荐白日鼠白胜到时加入,此时群情振奋,吴用、公孙胜、刘唐、阮氏三雄七人把酒为盟,共举大义。

  • 杨志不敢懈怠,督促军汉们赶路,而谢都管与两个虞候与杨志作对,使杨志十分气愤,这时七辆装满枣子的车走进山林,杨志见麻袋里确是枣子,不再戒备,双方更各自为营,歇息。白胜挑两桶酒穿岗而过,枣贩们买了一桶,惹得军汉们垂涎欲滴,杨志见枣贩们饮了没事,杨志等人喝下加入蒙汗药的酒后不省人事,生辰网被枣贩子们全数劫去。

  • 东溪村里,晁吴因不见白胜,忧心忡忡,二人到郓城县城寻找白胜的下落。济州府何涛来郓城与县衙接洽,宋江把何涛安顿在酒楼喝酒,自己即抽身出来。何涛在东溪村扑了个空,便率官兵追至石碣村。

  • 何涛乘渔船寻声而去,见到小船,何涛令官兵放箭,歌者跳入水中,只见身后十几只载满柴禾的渔船顺风飘来,霎时船上火起,风成火势,同时,官兵身上火,纷纷跌落水中,何涛亦被一张大网捉住。原来唱歌摇船者就是阮氏三兄弟,阮小五割下何涛耳朵,何涛狼狈逃窜,晁挽败官兵之后,投奔梁山。

  • 宋江在郓城县扶困济危,人称「及时雨」,他曾为卖唱的阎婆惜安葬亡父,店主刘婆便提出撮合二人,宋江再三推辞,不过刘婆苦缠不休,当宋江得知晁挽奶安然上山心中欣喜,也顺口答应娶阎婆惜作妾。由于宋江以公务为重,不恋女色,常使阎婆惜独守新房,县衙文案张文远乘虚而入,二人遂发展一段奸情。

  • 刘婆与老更夫上了公堂,张文远见阎婆惜已死,拿宋江的压衣刀作物证,也来县衙告发,刘婆当场揭露张文远与阎婆惜私通,知县重责张文远,并判其入牢。郓城知县派雷横捉拿宋江,雷横到了宋家庄,宋太公声称与宋江早已断了父子情,并有文书可证,雷横拿文书回衙门交差。

  • 武大以卖坎饼为生,妻子潘金莲原是张大户家使女,受尽磨难,自嫁给武大后,虽说不称心,但总算有了自己的一个家。

  • 武大郎卖烧饼归来,吃饭时看到弟弟心事重重。武松主意已定,打算离开。潘金莲送上御寒衣物。一日,潘金莲悉心打扮后,寂寞难耐,往窗外观看,不慎将碰到叉竿,正好打在过路的西门庆头上。西门庆仰望,见金莲光彩照人,死死盯住不放,金莲心慌,放下竹帘。

  • 潘金莲请了郎中为武大看病,并去药店执药,回家路上被王婆截住,说武松就要回来,金莲大惊,没有主意,只好答应来休馆与西门庆商议对策。王婆及西门庆要金莲下砒霜毒死武大,金莲害怕,但又别无选择。

  • 武松归来见兄长已死,悲痛万分,同时往找郓哥查问真相,郓哥告到县衙,县令慑于西门庆在阳谷县的势力,不敢受理,武松投诉无门,唯有自行解决。武松带着两个士兵,请了近邻纸店老板、银店姚二,茶店王婆到家,连同潘金莲,在武大灵堂前围桌而坐。武松抽出一把尖刀指着王婆,要她说出谁是凶手,并叫姚二当场笔录,王婆吓得和盘托出,结果武松杀了潘金莲,提着人头去找西门庆。

  • 管营请武松回家,说明自己原叫施恩,在快活林开了百多间酒店赌馆,利用管营牢中死囚犯替其管理生意,财源可观。后来来了个蒋门神,仗着相扑的本事,霸占了快活林,施恩告官告不准,打又打不过他,听说打虎英雄武松来到牢城营,便想请其为自己出口气。

  • 蒋门神卷土重来,再霸占快活林打走施恩。张都监指使玉兰将赃物暗置武松房内,然后诬武松为盗贼,武松有口难辩,张都监将武松押回牢城营,重责成招,后经施恩帮忙才保住性命,判了发配恩州。二官人押武松走至飞云浦,后面有两个提刀人尾随而来,官人悄悄向武松围拢,武松先发制人,将两人踢下河去,另一提刀人挥刀砍来,武松举枷遮挡,枷被劈开,武松使半片木枷劈死提刀人,并从其余杀手口中,得知蒋门神是今次主脑。

  • 宋江离开柴进,投奔清风寨的花荣,中途被强盗捉获,谁知强盗之主却是矮脚虎王英、王久仰宋江大名,设宴压惊,中途却悄然离去。因为王英劫了清风寨寨主刘高之妻,要其作压寨夫人,宋江看在花荣面上,救了刘高妻。后宋江到了清风寨,刘高妻反诬告宋江是强盗,花荣自然难免私通之罪,刘高将宋江、花荣一并捉拿,及后刘高妻又被王英劫上山寨。

  • 晁盖吴用等竭力劝宋江加入其伍,遭宋江拒绝。宋江到江州牢城营,结识了李逵,李逵久仰宋江义名,对宋敬重有加,欲宴请宋江但没有钱,借钱去赌又输光,便和众赌徒吵起来,宋江平息了风波。

  • 黄文炳重责宋江,宋江抵不住严刑,唯有招认被判死罪。黄文炳唆使蔡九上书蔡太师,以图邀功,家书写好,派戴宗送往东京。戴宗上了梁山说明险情,吴用让萧让仿蔡体拟信,信中令蔡九将宋江解到京城处置,这样便可中途劫救。戴宗带假信返回江州,被黄文炳识破,戴宗也被判死罪,与宋江一起处斩。

  • 宋江想起李逵尚有老母在家,李逵不愿惊动旁人,自己下了梁山,途中遇李鬼冒名剪径,被李逵打倒在地,举刀欲砍,李鬼谎称家有九旬老母,求李逵饶命,李逵体恤其孝心,赠银放人,后李逵寻食于李鬼家,李鬼妻欲告李逵下落而领赏,被李逵听见,李逵杀了李鬼,而李鬼妻则逃脱了。

  • 杨雄之妻潘巧云与和尚裴如海有染,潘借为前夫亡灵做功德,将裴如海请至家中,石秀发现裴从潘的房中出来,潘怕丑事败露,先咬石秀调戏自己,杨雄怒不可遏赶走石秀。

  • 晁盖派人要宋江回山,宋江誓要攻打祝家庄,次日,两军对阵,梁山损兵折将,吴用主张只可智取,并想好一计。登州提辖孙立收到祝家庄差人送来要求援兵的信。

  • 孙立让孙新顾大嫂、解珍、解宝扮作公吏,随其进祝家庄,孙新等借送饭之际,扼杀看守兵士,放出众好汉,而在庄外的宋江率兵攻来,祝家军一片狼藉,宋江扫平祝家庄后,戴宗来报,柴进被陷害高唐州,宋江为救柴进,发兵高唐,知府高廉大败,高廉求叔父高俅派兵增援。

  • 梁山军进入高唐州,从井底救了柴进。宋江、吴用从降将彭屺得知,只有金枪班教师徐宁的钩鐮枪法可破连环马,吴用知徐宁有一祖传的雁翎甲,若盗得宝物,便可有取胜把握。时迁请命,宋江应允,并派杨雄呼应。

  • 戴宗报讯,朝廷殿司宿太尉到西岳降香,宋江却想通过宿太尉疏通招安关节,宋江软硬兼施,宿太尉当场应允,不过,久不见京城消息,宋江认为因梁山没有显赫人物,由此想到大名府的卢俊义,并要吴用亲自下山邀卢俊义入伍。

  • 晁盖败回梁山,病势转危,晁盖在临死前起誓,谁捉得仇人史文恭,谁即为梁山之主。聚义厅内搭起灵堂,并拥戴宋江做了临时寨主。宋江为替晁盖报仇,号令起兵,荡平曾头市。

  • 史文恭跨夜照狮子马迎战,秦明中枪落马,花荣杀出救秦明。双方混战后,曾家二子死去,曾太公懊悔不已,与梁山讲和,宋江要曾家交出史文恭。时迁扮作小贩,探明路上陷阱,并设下标记,梁山大军随之潜行夜袭,史文恭与曾家兄弟仓促上阵。

  • 梁山大胜而归,以史文恭人头祭典晁盖,宋江正式坐了首位,头领亦排次序,改聚义厅为忠义堂。大家摆宴畅饮,但当宋江唱到「愿天王降诏早诏安,心方足」时,武松首先发难,使热烈气氛大变。

  • 宋江派燕青下山试探虚实,李逵也偷偷下山,追上燕青。燕青、李逵扮作商人与挑夫,与江南方腊的将领庞万春与庞秋霞兄妹同居一客栈。第二天燕青、李逵赶至擂场,已是人山人海。庞秋霞耸身跳上擂台,与任原扑打,庞被识破女儿身,顿感惊慌,兄长庞万春上台替秋霞。

  • 李逵独自上街,从老人口中得知,寿张县令是个胡涂官,百姓怨声载道。李逵找到县衙,正遇衙役驱赶老妇,李逵打衙役及扶老妇人走进大堂,叫来县令一问,果然是循情枉法,李逵穿了县令的官服,重审老妇人一案,结果水落石出,此事传扬出去,告状百姓越来越多。

  • 皇宫殿上,展开一场对梁山是征剿还是招安的辩论,招安派占上风,徽宗派殿前太尉陈宗善办理此事,但高俅、蔡京耿耿于怀,分别派李虞候、张干办协助陈太尉,实际上破坏招安的实施。梁山忠义堂,时迁报来陈太尉等人到济州,宋江大喜,准备欢迎仪式,不料又引起部分头领的非议。

  • 陈太尉被革职查办,徽宗命高俅为元师,征讨梁山,蔡京命十节度使会集济州,听由高俅调遣。忠义堂内,宋江命林冲、花荣带兵去济州作战,损数名大将便可返回。

  • 高俅与李虞候被软禁,宋江吴用前来,表明若不愿久留,可送他们下山,高俅答应回京全力保奏,早日颁旨招安。期间,林执刀闯来,欲杀高俅。宋江大惊,抽剑挡在二人当中,后杨志、呼延灼等人赶来,抱走林,宋江送高俅下山了。

  • 梁山军接受招安后,大队人马开到东京城外,在陈桥驿驻扎,征示皇本拟加官封爵,高俅从中作梗。蔡京则要梁山军马上去征讨方腊,经宿太尉金殿力辩,徽宗才对梁山军暂行安抚,并召宋江、卢俊义进官见驾。二人见了徽宗,受赐锦袍。

  • 南征出战前,燕青往御香楼辞别李师师,李师师为其祈祷,保佑燕青平安归来。鲁智深借拜谒智清长老为名,再次皈依佛祖,留在大相国寺修行。另公孙胜不辞而别,南征之时,宋江军营大旗被狂风吹折,梁山头领心情沉重。梁山军攻破苏州城,苏州守将──方腊之弟方貌城南逃。苏州之战,双方死伤惨重,杨志断腿。

  • 宋江劝降无望,只得与方腊决战,卢俊义率军从旱路攻城,被守城的庞万春用擂木滚石压下,时迁攻城,方腊军以磨盘石块拋下,时迁终至毙命。杭州之战,宋江先胜,但梁山将领三十余人阵亡,城内一片狼藉。蔡京、高俅得知宋江攻陷杭州,恐怕宋江获得南征首功,特让童贯取代南征招讨张叔夜,并让童贯务必抢在宋江剿灭方腊前赶到南军营,同时又将张叔夜召回京城问罪。

  • 梁山军与方腊军短兵相接,方腊军节节败退,乌龙岭的天然屏障终被宋军打破,方腊终被生擒,宋军攻下青溪城,此时童贯赶来,杀了方军两千名俘虏,押着方腊的囚笼,抢先回京领功。梁山军经过南征方腊,死伤大半,武松左臂致残后,留在六和寺作了清闲道人。

  • 阮小七被贬回石碣村,宋江再三挽留,还托宿太尉奏圣上收回成命,阮小七却乐得其所,能回老家打渔,乐哉悠哉,接着,柴进、朱武、戴宗皆辞官不受,宋江无奈,只得酒泪作别。宋江在赴任前,花荣向省院交了官印,要陪同宋江左右,以防不测。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