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团圆 国语

3338.7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张乾文

类型:言情剧/商战剧/青春剧/家庭剧

年份:

简介: 翁盛芬和万永昌本为表兄弟,但多年来因一家面店的字号导致两家人水火不容,但翁家大儿子翁以进为了发展地产项目,勉强提出以股权换取万家面店的铺位,并且容许永昌及其儿子万家丰加入公司作管理层;以进一直痛恨家...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万记粉面厂」由创立人万永昌的长子家丰与表妹何家满主理,一手包办搓面粉、烘面饼以至送货的工序;相反,集团式经营的「万昌盛」,则拥有全机械化的制面工场。家丰与家满送货後返回「万记」,目睹有人抛下大袋垃圾在店外恐吓,家丰认定是近日地产公司的迫迁手段。永昌的姑姐万花彤举办寿宴在即,并由万家负责打造寿面,家丰对自己亲手打的寿面充满信心,相信定必令花彤回味无穷。

  • 家富往访问艇家,上岸却见以进在等候自己;以进认定家富离间他与以行的感情,并打算开出支票打发家富。家丰误会以进欺负妹妹,激动袭击以进;受伤的以进报警求助。以行向母亲丽盈说项,希望众人可以接纳家富并替家丰求情。家满为家丰的官司感忧虑,急找永昌出外公干的养子,当上律师的黎柏熙返港协助。以行答应重返「万昌盛」工作,希望哥哥放家丰一条生路。

  • 永昌开出以铺换股的要求,著以进以30%「万昌盛」的股份换取「万记」,却不知道原来以进早已派人调查「华福」太子女Zita与家富,证实两人纯属受访者与记者的关系。以进认定家富故意利用以行误导自己,对她更是反感,并逐一直斥万家成员一无是处,最後开出以5%股份作为永昌出售「万记」铺位的回报,永昌眼看以进同意让家丰与家满加入「万昌盛」的附带条件,即与他签订临时买卖合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万记粉面厂」由创立人万永昌的长子家丰与表妹何家满主理,一手包办搓面粉、烘面饼以至送货的工序;相反,集团式经营的「万昌盛」,则拥有全机械化的制面工场。家丰与家满送货後返回「万记」,目睹有人抛下大袋垃圾在店外恐吓,家丰认定是近日地产公司的迫迁手段。永昌的姑姐万花彤举办寿宴在即,并由万家负责打造寿面,家丰对自己亲手打的寿面充满信心,相信定必令花彤回味无穷。

  • 家富往访问艇家,上岸却见以进在等候自己;以进认定家富离间他与以行的感情,并打算开出支票打发家富。家丰误会以进欺负妹妹,激动袭击以进;受伤的以进报警求助。以行向母亲丽盈说项,希望众人可以接纳家富并替家丰求情。家满为家丰的官司感忧虑,急找永昌出外公干的养子,当上律师的黎柏熙返港协助。以行答应重返「万昌盛」工作,希望哥哥放家丰一条生路。

  • 永昌开出以铺换股的要求,著以进以30%「万昌盛」的股份换取「万记」,却不知道原来以进早已派人调查「华福」太子女Zita与家富,证实两人纯属受访者与记者的关系。以进认定家富故意利用以行误导自己,对她更是反感,并逐一直斥万家成员一无是处,最後开出以5%股份作为永昌出售「万记」铺位的回报,永昌眼看以进同意让家丰与家满加入「万昌盛」的附带条件,即与他签订临时买卖合约。

  • 以进后悔为了王家的人与盛芬起争执,使父亲有藉口往见情妇兼王洪妹妹秀萍。盛芬为了未能擢升王洪向秀萍致歉,并安抚王洪。一忠接送秀萍母子到别墅,却惊见丽盈与以琳等人到来;以琳与李娇激动斥责秀萍是狐狸精,并怒打秀萍母子。家富将工作上收集得来的烹饪笔记带到医院探望丽盈,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家丰提供改善面质的计画,以进以减慢生产,影响利益等理由婉拒

  • 家丰为面饼在婚宴上大受欢迎一事感兴奋,相信以进定必大规模生产。家富藉机会向慧婷了解她与家丰相恋的经过,慧婷表示虽然其兄毫不浪漫,但为人老实孝顺实属难得,家富听过两人的经历後,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家丰。 以行希望家富可以加入公司,填补传讯部副经理的空缺,好让盛芬与以进对她加深了解,并为举办「竞食大赛」作准备。

  • 丽盈为家富受伤一事感到不安,后得悉警方已拘留Nancy,她与以进才松一口气,但亦对自己当日拉拢世侄女Nancy与以进拍拖感到自责,并向儿子了解他与新女友Ada的发展进度。以进承认向来拍拖也奉行积极不勉强的政策,还笑言怕Ada变成另一个Nancy胡混过去。盛芬为以进闹出丑闻感到失礼,又认定家富只是一心嫁入豪门,秀萍见状安慰,并送上补品予盛芬,要他带回去哄丽盈。

  • 万家上下失礼人前,家满自责参赛,为家人带来麻烦,永昌又自责一时冲动抢回广州「万昌盛」的牌匾,在记者面前与盛芬大吵大闹;盛芬则因被永昌与家满两舅甥伤及旧患而苦不堪言。以行等与传讯部上下开会至深夜,但仍没有想到为竞食大赛收拾残局的方法,家富建议让盛芬与永昌握手言和,再忆述两间「万昌盛」的发迹史,好让大众恢复对公司的信心,路过的以进大赞家富的方法可行,但却怀疑她能否劝服永昌。

  • 家满见危险立刻把积文拉开,自己却被巨响弄至暂时耳鸣,家满成功救积文一命,使她甚是感激,积文大赞家满为人爽朗,甘愿尊称她一声师傅,并答应若找到工作定必找家满同往见工。zita为感激家富访问自己,撰写了正面的报道,相约她到其餐厅用膳答谢,家富知道以进正在为如何与「华福集团」合作而苦恼,遂邀请以进同往。

  • 以进追截一忠至洗手间却无功而回,只得向父亲质问是否将部分股分分予秀萍母子,盛芬直认使以进气结。李娇硬闯「万昌盛」怒责王洪任由秀萍破坏别人家庭,吓得以进赶往调停。盛芬表示不满遭丽盈等人丢脸,搬到秀萍家暂住。丽盈向盛芬提出离婚,盛芬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丽盈伤心离开。以进将广告相冲印予丽盈欣赏,使她感叹一个圆满的家庭得来不易,又向以进表示希望可以给予家满一个机会,以进答应考虑。

  • 家满怒斥以进害她丢脸,家富表示以进欲帮她改变形象以便担任「万昌盛」的代言人。家满把柏熙相约用餐一事告知积文,他大赞餐厅乃情侣示爱与求婚胜地;家满到达餐厅後恍然寿星女Melody才是主角,使她甚为失落。以进发现助手遗失了「华福集团」送来的机密文件,认定事件与王洪有关。家富与以行得悉後,代以进追查文件下落。家富迟迟未归,以进前往了解下惊见她在雨中扭伤脚,遂接载她前往看跌打,并一起晚饭。

  • 以进为家满安排仪态、演技等多个课程,使家满苦不堪言,眼看她缺乏自信,以进加以鼓励,两人的关系进一步亲厚。家满下课回家,为了不想白费以进的心机,决定忍口放弃美食,使永昌感到心痛,加上家满不停提着以进,永昌担心他会把单纯的家满教坏,但家富等均对以进尽说好话。家满拍摄广告当日,以进使计令她发挥自如,家满完成拍摄后兴奋的与以进相拥,到片场探班的永昌把一切看在眼内。

  • 家丰与家满为助永昌圆梦,亲手打面给病危的多年好友品尝,更擅自带他到“万昌盛”的工场造面,以进发现此事后,怒责家丰等人公私不分,并嘲笑他感情用事的性格,即使将“万昌盛”交他打理,也只会沦落成为“万记”般小面厂。永昌闻言后代子出头,宁愿家丰没有出色,也不要儿子像以进般凉薄,家满与家丰则争着承认擅闯工场是其的主意,请以进惩治自己。

  • 以进欲追上前看个究竟,但转眼家富与男子已失去踪影,只好向以行了解家富缺席会议的原因,并提醒要他看紧交游广阔的家富。盛芬在大宅的附近购下另一住所予秀萍母子,作为对无法分配股份予她的补偿。王洪请家丰陪他为朗朗选购家具,家丰羡慕他与外甥的感情佳,慨叹自己结婚多年,慧婷仍无所出,坚持一定要有子女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 以行出院后借机向永昌正式提亲,当永昌得悉盛芬尚未首肯后,即表示会全力支持婚事以挑战盛芬。家满错过航班,以进未有怪责,但家满表示自己难舍柏熙,决定放弃参与计划。秀萍提议盛芬与丽盈举办派对庆祝结婚四十周年,盛芬向以进等人说出想法后,众人无不错愕,但丽盈则感到欣慰,并打算邀请万家各人同欢。

  • 以行等忙于了解母亲的身体状况,家富则在台下为丽盈解围,丽盈醒来对家富的得体甚为欣赏,遂当众宣布派对改为庆祝以行与家富的订婚派对。以进邀请丽盈共舞,她却突然忆起年轻时与盛芬跳舞的情景,随即再次晕倒,以进见状迫家丰道出王洪新住所的位置。盛芬惊见以进到来,立刻解释因为朗朗突然发高烧,才会迫不得已提早离场。以进直斥盛芬非医生,他的出现对朗朗的病情毫无帮助,并透露丽盈为此而气至昏倒,盛芬闻言更是内疚。

  • 以进感激的士司机接载丽盈到处买食材,却发现母亲竟放下一万元作车费,行为令以进非常担心。朗朗嚷着要见盛芬,秀萍遂带儿子到翁家附近逛逛,却巧遇盛芬外出,朗朗兴奋拥着父亲,此时,以进刚好接载丽盈回家,盛芬立刻向太太解释秀萍母子凑巧路过,未料丽盈忽然失禁。家富赶忙送丽盈回房间并安慰她,丽盈自责当年身体差,才让盛芬有藉口外出鬼混,以进目睹母亲失落的情况,气得怒斥盛芬。

  • 盛芬收拾丽盈的遗物,发现她的日历所写的全是自己,深深感受到丽盈视他为最重要,自己却常令她伤透了心,感到非常歉疚。以行见状安慰盛芬,指母亲离世纯属意外,但路过的以进却认为是父亲害死丽盈,并质问盛芬在母亲发生意外之时身在何处。以进劝以行如常结婚,以行却坚持将婚事延期,应先办好亡母的丧事,两兄弟在丧礼场地吵起来,以进突然接到助手的来电,即表示一切交由以行决定并先行离开。

  • 家丰联同众工人完成任务,以进非常满意更答应分予花红。以行替父亲说项,希望以进可以原谅盛芬;以行藉著名美国影星到访,举办大型活动让他们宣传“万昌盛”的面食,得到理想的宣传效果,成功令美国代理商重新议订合作计划。以进回家发现秀萍母子,气得大吵大闹,以行急把两人带走后,以进冲口而出将家满的身世相告,盛芬一时难以接受气得中风倒地。家富代以进与超市代表开会,并送上打气字条使以进感到窝心。

  • 一忠到医院探望盛芬使他感动不已,并要他复职陪伴自己。以进买盛芬最爱吃的砵仔糕探望父亲,两人和好。盛芬准回家休养,以进目睹秀萍恳求翁家的女佣将汤水送予盛芬,遂上前了解。以进得悉李娇受伤而痛斥秀萍一顿,但李娇向以进说出真相;以进向秀萍道歉,并允许她与朗朗搬到大宅陪伴盛芬。家丰带王洪往健身房发泄,王洪向家丰说出自己的秘密。

  • 家满尴尬得躲到洗手间暂避,但竟目睹Melody与一男士亲热;但另一方面,柏熙却准备再向Melody发动浪漫攻势。以进按比例分发股分表扬万家对“万昌盛”的贡献,盛芬又大赞永昌教育子女的方法。以进接到Zita来电,指家富不知何故心情低落并突然失踪,以进找到家富更发现她哭成泪人。盛芬提议在花彤寿宴当日,由家丰等人在“万昌盛”的厂房炮制寿面。

  • 家满在花彤的寿宴上为了避见盛芬,只好躲在宴会厅外吃个不停,还打算偷偷离开,家富得悉后即以名贵菜单上的南非鲍鱼诱惑她返回宴会厅。以进巧遇家富,不禁关心她的身体状态,家富解释已找另一位医生检查,相信是之前错误断症引起误会,但为免以行担心,要求以进保守秘密。

  • 家满身无分文,只好每天在街头食店试食,但却因太肚饿走到士多偷包点,期间却被逮住。慧婷及时助她解围,并找到地方让她暂住,结果被以进的私家侦探成功跟踪。以进现身接慧婷回家,并了解家满的情况,为免令同父异母的妹妹再次失踪,他主动提出安排途径让家满自力更生,慧婷甚为感激,谁知却被家丰目睹两人于车厢独处的情境。

  • 以行与家富为Zita购买生日礼物,期间家富发现自己一直喜欢的耳环,以行著家富任意挑选心头好,又借耳环提醒女友要珍惜眼前人,二人继而在店内打情骂俏。以进对著打算送予家富的耳环发呆,Zita到来送上生日派对的邀请吉时,无意中认出耳环款式乃出自家富最喜欢的设计师之手,以进立刻解释Zita生日将至才打算以此作生日礼物,并表示决定提早将礼物送赠,逗得Zita满心欢喜。

  • 以行回家追问以进与家富之间关系,并质疑家富不肯与自己结婚是否与以进有关,以进只好把当日喝醉后亲吻家富额头一事道出,并承认曾对家富有感觉,但澄清两人是清白。以行相信以进所言,出发到日本前来到「铺头仔」,回想与家富间的点滴,家富亦因失眠而到「铺头仔」,可惜两人缘悭一面。家富收到以行的短讯,决定起行到机场会合以行,谁知计程车在路上抛锚,家富对错失航班感到失落,只好叫司机回程。

  • 以进接到私家侦探通知秀萍鬼祟前往别墅的方向后失踪,遂立刻驾车到别墅查看,发现出现在眼前的人竟是家富,并发现家富是被他手机传出的短讯相约到此,两人正要了解发生何事,以行竟突然步入,三人大感错愕。以行认定以进趁生日相约家富到别墅幽会,以进叫他清晰回想一切,明显是遭人设局所致,并道出秀萍与王洪有奸情,但以行未有理会,反责以进是小人之心。

  • 以进指王洪曾拨公款购置器材多时,仍未见机器送至,认為他有私吞公款之嫌。王洪解释该批机器早已送到,但经他检查后却发现问题,故已把机器退回,只因近日较忙才未有申报。以进未有理会他的解释,更故意以秀萍与盛芬的关係挑衅王洪,可惜未能成功引他招认与秀萍的关係,反而被王洪嘲讽他因与父亲及弟弟不和,才妒忌他与妹妹关係亲厚,以进没趣离开,但临行前更向保安下令要彻底检查王洪所带走的物品。

  • 秀萍为家满布置房间,又感激她替朗朗出头,成功让家满视她为倾心事的对象。家满下厨做消夜时遇上以进,对他间接破坏了家丰与慧婷、以行与家富的感情甚为不屑,遂故意表现抗拒,当以进冷静提醒她应该提防小人时,家满更认定他在搬弄是非,而未有把说话听进耳内。

  • 以进、李娇与慧婷成了邻居,慧婷常常故意做多了菜,带往邀请两人享用。李娇不明以进何以不避嫌地与慧婷当朋友,还与她结成邻居,以进坦言经常外出工作,担心外婆无法照顾自己,李娇笑言现在是她照顾怀孕的慧婷才对。以进希望得到Zita父亲在财政上的支持;忠泰与以进见面,表示对他的为人及才能相当欣赏,但只会注资帮忙Zita的未婚夫,以进却认为尊重好友Zita比合作更为重要。

  • 家满相约王洪巡视面厂,积文喜见她到来,立刻向她汇报面厂情况,直言面粉质素愈来愈差,家满却未有正视。家满替积文重新置装,令人眼前一亮,并声称代一忠向盛芬道歉,藉此骗他回家,后来积文发现家满为自己改变形象是为了假扮其男友,藉此到另一富家女的派对上充撑一番,积文气极离开。

  • 家满替王洪了解更多内幕消息时,却巧遇柏熙,他对家满先后跟男友与王洪表现亲昵甚为反感,待王洪离开后,柏熙上前斥责家满作贱自己,并求她返回自己身边。王洪打算与家丰趁低吸纳“万昌盛”的股份,家丰却突然表示要收手,坦言不欲再错下去,王洪坚持只为了取回失去的一切,家丰不欲再与他争持,王洪表示两人是最好的兄弟,不明他何以出卖自己,随即将家丰打晕。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