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是真的 电视剧 热度 1014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军旅

导演: 楼健

简介: 1947年,中共苏宁特委联络员桑义州调往吴兴县委担任武装部长。没想到,几乎与他同时,县委又来了一位桑义州!县委的人虽然听说过桑义州的名字,却无人认识,一时真假难辩。这时,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发来密电:特...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9/共2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淮河001号大坝的沙盘前,国民党灵通警备司令部司令邱辛实正在给情报二处处长闵树布置一项重要的任务:国民党军统保密局将派高级谍报人员、代号348的特工到灵通市柳行县执行秘密任务---鼹鼠348计划。闵树负责全力配合,与348进行单线联系。抗战时期,军统特别行动队曾在淮河001号大坝秘密埋下炸药但是没有引爆,而348是灵通唯一知道炸药引爆点的人。

  • 周县长当场让马秘书指证。桑义州怎么也没想到,曾有一面之缘的马秘书居然指着他说:此人叫汪得成,是混入特委的国民党特务,特委被偷袭就是他干的,现在又想冒名顶替打进柳行县委!桑义州顿时身陷绝境,愤怒的县委同志对他进行严刑逼供,桑义州拒不承认。同志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他枪毙。当枪口顶住脑门时,桑义州急中生智,将计就计,承认自己确实就是特务。

  •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桑义州杀出重围,藏身于一个老乡家的枯井中。这个老乡是被通缉的土匪草上飞的大伯,此时草上飞也正在这儿避风头。在老乡机智的掩护下,桑义州和草上飞两个人两杆枪冲出了侦缉队的包围。草上飞见识了桑义州高超的射术,非常钦佩。桑义州和草上飞结拜为兄弟,他赶着去除掉“桑义州”和马秘书,便与草上飞就此告别。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淮河001号大坝的沙盘前,国民党灵通警备司令部司令邱辛实正在给情报二处处长闵树布置一项重要的任务:国民党军统保密局将派高级谍报人员、代号348的特工到灵通市柳行县执行秘密任务---鼹鼠348计划。闵树负责全力配合,与348进行单线联系。抗战时期,军统特别行动队曾在淮河001号大坝秘密埋下炸药但是没有引爆,而348是灵通唯一知道炸药引爆点的人。

  • 周县长当场让马秘书指证。桑义州怎么也没想到,曾有一面之缘的马秘书居然指着他说:此人叫汪得成,是混入特委的国民党特务,特委被偷袭就是他干的,现在又想冒名顶替打进柳行县委!桑义州顿时身陷绝境,愤怒的县委同志对他进行严刑逼供,桑义州拒不承认。同志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他枪毙。当枪口顶住脑门时,桑义州急中生智,将计就计,承认自己确实就是特务。

  •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桑义州杀出重围,藏身于一个老乡家的枯井中。这个老乡是被通缉的土匪草上飞的大伯,此时草上飞也正在这儿避风头。在老乡机智的掩护下,桑义州和草上飞两个人两杆枪冲出了侦缉队的包围。草上飞见识了桑义州高超的射术,非常钦佩。桑义州和草上飞结拜为兄弟,他赶着去除掉“桑义州”和马秘书,便与草上飞就此告别。

  • 桑义州干掉了几个作恶多端的警察,在墙上写下了“中共灵通特委游击队桑义洲”的字样,并带走了警察所的枪支弹药。桑义州藏枪的时候,却被同屋的小伙计阿龙看到了。第二天,警察所遇袭的消息传遍全城。闵树带领沈家德和负责拍照的秘书方小田来到警察局案发现场。闵树以为这又是“桑义州”干的,便让沈家德不要太上心查案,做个样子随便搜搜就行了。

  • 桑义州听说了城西警察所的事情非常高兴,因为“桑义州”在城西警察所的题字正是画蛇添足的一笔。可惜闵树已经率先察觉,马上封锁了现场,并消除了墙上的字迹。同时,根据惠家大院警卫提供的油烟味线索,闵树令侦缉队倾巢而出,在全城的饭店酒楼进行地毯式搜查,务必找到桑义州的下落。郝汉其实是草上飞在城里的眼线。他来到草上飞的据点,向他传达了桑义州正在考虑成立游击队的事情。

  • 高飞游击队成功袭击了敌人的运输车队,消息传来,周县长非常兴奋,派人与高飞取得关系。与此同时,“桑义州”在闵树的配合下救了几个进步学生,也拉起了一支“桑义州游击队”,教战士文化,骗取人心。闵树知道高飞早就调离了灵通,“桑义州”分析,桑义州当初来柳行担任武装部长只是幌子,实际上一定是为了淮河001号大坝而来。闵树心生毒计,找到淮河001号大坝的守卫部队106团团长韩正勋借人。

  • 方小田获取了假起义的情报。与此同时,面对各种刑具,郑诚当了叛徒,随时可能说出上线“茶叶”的真实身份。方小田心急如焚,立即动身,亲自赶往接收地点小河口报信。闵树得知茶叶就是方小田,大惊失色。此时城关闸来报,方小田已携带通行证出城,闵树立即派出两名特务进行追捕。同时致电沈阿贵,让他暂时按兵不动,等候通知。

  • 桑义州带上郝汉和两个游击队员,立即起程,向灵通赶去。方小田化装成农妇混进灵通城,找到了好友、警备司令部报务员丁佩仪,向她询问郑诚的事,并要她帮忙打探鼹鼠348计划。桑义州知道方小田一定会到宴春茶楼杀郑诚,便驻守在茶楼附近。果然,女扮男装的方小田匆匆来到茶楼,亲手开枪打死了郑诚,自己却也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

  • 周县长对郑诚的叛变难以置信,柳书记再次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了“桑义州”。“桑义州”对此早有准备,他依靠自己的手腕,成功地将大家的焦点暂时从内奸转移到茶叶的安危问题。为了试探“桑义州”,周县长一连想出两个方案。首先,她让老王以喝酒聊天的名义把“桑义州”灌醉,借故套问他老灵通特委的一些情况。“桑义州”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 第二次试探也没有把“桑义州”唬住,反而让老肖对富有正义感和原则性的“桑义州”同志赞不绝口。周县长彻底打消了对“桑义州”的疑虑。桑义州一直通过阿龙监视“桑义州”的动向,得知假桑始终不露破绽,决定下一剂猛药,提出邀请军区特派员“桑义州”到高飞游击队帮忙训练战士,打算借机干掉他。在镇妖塔下,真假桑义州爆发了面对面的第二次交锋。

  • 扩大会议在松树林里继续召开。桑义州在路上遇到水生,在他的带领下赶到了会议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桑义州指出面前这个所谓的“桑义州”是假的,自己才是真的。会议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探子就来报:追踪而来的大股敌人已经将松树林团团围住。形势危在旦夕,真假桑义州的问题只能暂时抛诸脑后,众人纷纷掏出武器准备突围。很快,参与会议的众人就被打散了。

  • 恰逢106团团长韩正勋也来找黄医生,他发现了带伤的桑义州,立即对他进行盘问。虽然黄医生尽力帮桑义州打马虎眼,但是依旧很难骗过机警的韩正勋。就在谎言再也进行不下去时,警卫员来报:侦缉队长沈家德已经带兵将仁爱医院围得水泄不通。韩正勋略作思考,做出了一个颇为惊人的举动,他以捉拿逃兵的名义,将“逃兵”桑义州从沈家德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带走了。

  • 韩正勋授意将徐茂发就地正法,任命刘庆林为代理连长,同时宣布所有参与哗变的士兵无罪释放。手枪连的事件完美解决,使得桑义州更加受韩正勋的赏识。此时“桑义州”的日子并不好过,特委的同志们对他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他已经被县委架空,不能参与到机密工作之中,只负责在村头田间回收布料,支援军工。

  • 韩正勋将桑义州传唤到团部。桑义州坦言,自己的确遭到了闵树的盘问,虽然对答如流,但是对方依然充满怀疑。面对几乎透明化了的身份和紧迫的敌情,韩正勋只得向桑义州摊牌:他早知道桑义州是共产党,而自己其实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桑义州”收到闵树的口信之后,以要扩大布料来源的借口申请进城。他匆匆赶到城里与闵树密会,确认了照片上的胡云海就是桑义州。

  • 遥祭日前一天,韩正勋召开团干部会议,通报了106团起义的事情。闵树面见邱辛实,密报了348和自己的推测。沈家德带人劫持了106团参谋长冯毅君的家属,冯参谋长秘密交代了他所知道的起义细节,邱辛实令他在第二天的行动中临阵倒戈。方小田带领高飞游击队连夜整装,柳书记也瞒着县委带了一个加强排来接应。一行人马立即奔赴接应地点河神庙。

  • 河神庙一战更是惨烈,郝汉和阿龙都在这次战役中丧生,刘庆林负伤,高飞游击队和手枪连几乎全部覆灭,县大队的加强排也损失惨重。106团起义全面失败。周县长得知柳书记私自带走加强排,气得火冒三丈。“好心”的“桑义州”在一旁进行劝慰。方小田和柳书记带领残存人马回到高飞游击队驻地,他们打算在此等待一宿,天一亮就回县委。

  • 经过精心治疗,桑义州脱离了生命危险,然而整容手术却让他变成了另外一幅面目。灵通特委给了方小田处分,方小田心情低落。“桑义州”趁机对她展开了强烈的感情攻势,主动接近,开解安慰鼓励照顾。周县长知道“桑义州”心意,从旁边进行撮合。慢慢的方小田被“真诚而热心”的“桑义州”同志所打动,态度有了明显缓和。

  • 解放大军打到灵通的前夕,邱辛实和闵树潜逃至台湾。丁佩仪带着全套的淮河001号大坝和发电厂军事战略布防图,躲过追捕,负伤投奔到方小田在城中的联络点。丁佩仪和大坝图纸的到来让周县长等人喜出望外。很快,灵通全境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原来的灵通警备司令部变成了灵通市公安局。周县长任局长,“桑义州”任副局长,柳书记任政委。

  • 据阿福交代,“高飞”就是代号348、化名汪得成的保密局特务,后来他又化名胡云海瓦解了106团起义,现已带着巨额奖赏归隐。方小田将情况汇报给柳书记,柳书记建议放下真假桑义州的旧案,将工作重心投入到战后重建中去。公安局厨师小郭在阿福的破坏行动中负伤。桑义州得知情况后托黄医生推荐他以“魏有田”的名字进公安局当厨师,对假桑义州的行动进行密切监视。

  • 关键时刻,“桑义州”突然出现,保护了方小田,抓获了冼三。老王连夜审讯冼三,“桑义州”担心自己暴露,要求陪审。在审讯室里,“桑义州”设法支开老王,冼三气急败坏地宣称毒箭和沈家德故意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共产党,并扬言要拖毒箭下水。“桑义州”设计将冼三击毙,躲在暗处的桑义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 反共救国军又开始了疯狂行动。暗杀事件频繁。在暗杀现场,“桑义州”紧锣密鼓的组织侦查员们展开调查走访。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公安专家测算出了特务的体貌特征。在侦破案件的过程中,桑副局长和方小田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最终“桑义州”带领公安干警捣毁了特务窝点,擒获了主犯。群众得知特务被抓获自发鼓掌,“桑义州”陶醉在胜利和名誉的喜悦中。

  • 晚上刘庆林一个人来到食堂的小饭厅喝闷酒,把老魏头当成倾诉对象。老魏劝刘庆林不要气馁。为了帮助刘庆林立功,老魏偷偷把沈家德藏身处的纸条塞进了刘庆林的衣兜。老王接到老赵来报,庆丰酒楼有问题。桑副局长安排侦查员布控庆丰酒楼,他特意让所有人都把行动瞒着刘庆林。刘庆林看到纸条,他认为这是组织上在特意考察他。

  • 柳书记对刘庆林是毒箭表示质疑。老王提议检查刘庆林的宿舍。方小田、老王和“桑义州”带领侦查员彻底检查刘庆林宿舍,一无所获。“桑义州”趁人不备将刘庆林的收音机调到台湾敌台波段。方小田还在犹豫和困惑中,她本人不愿相信刘庆林是特务。富有经验的报务员丁佩仪说,特务接收台湾指令是可以通过广播的,方小田眼前闪现出刘庆林桌上的收音机。方小田再次进入已经查封的刘庆林宿舍。

  • 高飞亲赴灵通公安局,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照片上的“桑义州”不是曾经与自己接过头的那个人。周局长听闻如五雷轰顶,她的眼前不禁闪回两个桑义州第一次出现在柳行县委时的画面。老柳也沉痛的表示,虽然自己当时就觉得蹊跷,可这么多年一直也找不出这个“桑义州”的漏洞。省厅食堂内,同志们还簇拥在“桑义州”周围,一口一声桑副局长地称呼着。

  • 省厅给高飞送来急电,根据截获的台湾敌台情报,新的特务已经潜入灵通,任务明确,启用毒箭,破坏001号淮河大坝。在大坝的沙盘前,高飞分析:抗战时期,国民党曾有意炸毁大坝阻止日军南下,在大坝中埋下了大量炸药,后来因故放弃炸坝,炸药就一直留在了坝上。这一秘密引爆点只有“毒箭”清楚,因此他才会被台湾方面重新启用。省厅授意,要在“毒箭”被发射的关键时刻再对他进行抓捕,以挖出更多特务和阴谋。

  • “桑义州”向周局长报告了自己盘问魏有田的情况,认为虽然他的出身不好,但是可以进行改造。丁佩仪送来监听报告,敌特于近期潜回灵通。周局长立即召开会议,成立了专案组,“桑义州”被任命为组长,全面负责侦察抓捕遣入特务。方小田对调动工作的事很生气,丁佩仪开导她:这说明桑副局长是个好男人,会疼人。方小田暂时从这个角度接受了“桑义州”的自私。

  • 柳书记担心不知情的李团长会破坏计划,高飞表明已经和驻坝守军取得联系,军方将全力配合灵通公安歼灭敌特分子。桑义州急匆匆赶到黄医生家,确认黄医生已被特务挟持,他急忙赶回公安局。“桑义州”来周局长办公室报告,李团长回到部队发现图纸被掉包。怀疑是送饭的老魏头干的,他拿出毒药,说老魏头和敌特有密切联系,建议立刻抓捕。为了不打草惊蛇,周局长只得批准了“桑义州”搜查老魏头宿舍的申请。

  • 高飞示意,切不可打草惊蛇,一定要按部就班,明确敌人炸坝的引爆点。为了稳住敌人,只能暂时委屈老魏了。郊外,闵树和“桑义州”再次聚首。闵树告诉毒箭,魏有田其实是真的桑义州!目瞪口呆的“桑义州”想起方小田曾跟他说过的字条,顿时不寒而栗。闵树表明,婚礼之日就是引爆淮河001号大坝之时。 “桑义州”在结婚当天只需要扮演新郎官,稳住公安局的人就行了。

  • 喜筵如期开场。领导同志陆续抵达婚礼现场,向一对新人表示祝贺。“桑义州”和方小田面带笑容跟宾客寒暄应酬。丁佩仪忙着给宾客们领坐、发喜糖。婚礼现场一派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灵通反共救国军兵分两路,沿淮河两岸,向001号大坝运动。高飞坐镇小巷民居的指挥中心,守坝李团长来电汇报敌特武装分子活动轨迹,高飞指示按兵不动保持监控。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