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荃加福禄寿探案 粤语

1457.6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关永忠

简介: 讲述开侦探社的汪明荃收留了三个傻孤儿福禄寿一起查案。整部剧由“福禄寿”三个人无辜的被警方通缉开篇,期间由于汪明荃饰演的辛潮彤的介入最终沉冤得雪,因此三个人下定决心加入辛潮彤的侦探社跟着她一起破案。至...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三名互不相识的小童潜入一间空屋捉田鸡之时,三名小童忽然遇上危险,幸得身穿黑衣的蒙面侠盗“孔雀”相救。获救后,三人分别拾得会发光的愿望石一块,并各自许下愿望:恭泽岚希望自己可以穿墙过壁、恭犊岚希望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崔湑希望只有他骗人而不会被人骗。三人更相约十年后原地再聚,看看愿望会否成真。

  • 警察围捕潮彤与三傻时,突然天降异象,四人昏倒送院后证实不治,岳皎得悉母亲死讯后方寸大乱,对着尸首痛哭,但仍相信有方法可助潮彤起死回生。崔湑的同僚向上司山度士报告四人离世的消息,山度士下令结束调查。狄瀚待岳皎离开后,才拥着潮彤的尸首哭诉其感情,使潮彤突然感应到当年与下属恭森蓟查案时的情境。

  • 打豺派人送来一盒东西予潮彤,众人迟迟未敢打开,惊怕是岳皎的断肢,后潮彤接到打豺手下的来电,要求交出证据,使潮彤不知如何是好。潮彤忆起当年因为一个决定,连累森蓟枉死,曾意欲自杀了结生命,幸得岳皎相伴才得以度过难关,故绝对不能痛失女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三名互不相识的小童潜入一间空屋捉田鸡之时,三名小童忽然遇上危险,幸得身穿黑衣的蒙面侠盗“孔雀”相救。获救后,三人分别拾得会发光的愿望石一块,并各自许下愿望:恭泽岚希望自己可以穿墙过壁、恭犊岚希望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崔湑希望只有他骗人而不会被人骗。三人更相约十年后原地再聚,看看愿望会否成真。

  • 警察围捕潮彤与三傻时,突然天降异象,四人昏倒送院后证实不治,岳皎得悉母亲死讯后方寸大乱,对着尸首痛哭,但仍相信有方法可助潮彤起死回生。崔湑的同僚向上司山度士报告四人离世的消息,山度士下令结束调查。狄瀚待岳皎离开后,才拥着潮彤的尸首哭诉其感情,使潮彤突然感应到当年与下属恭森蓟查案时的情境。

  • 打豺派人送来一盒东西予潮彤,众人迟迟未敢打开,惊怕是岳皎的断肢,后潮彤接到打豺手下的来电,要求交出证据,使潮彤不知如何是好。潮彤忆起当年因为一个决定,连累森蓟枉死,曾意欲自杀了结生命,幸得岳皎相伴才得以度过难关,故绝对不能痛失女儿。

  • 犊岚设下擂台,打算卖武为生,谁知遭人寻仇,出高价要求与他对打,犊岚看钱份上一心答应,并随即启动异能,奈何对方迟迟未有进攻,只顾向街坊数落犊岚,眼看一分钟将至,犊岚深知功夫不及对方,一时焦急使计逃脱。高利贷认出遗失的现金,与泽岚偿还的一样,遂派手下将他追截;泽岚与犊岚于躲藏时相遇,幸得潮彤及时到来相助,并肩负日后由她分期还债的责任。

  • 泽岚与犊岚互相指摘对方为狐狸精的儿子,潮彤与岳皎欲阻止他们争执但不果,二人坚持要搬走,後潮彤突然联想到他们一个怕外婆失望、另一个则担心被高利贷追债的弱点,成功唬吓他们留低,但泽岚与犊岚却只在潮彤面前假装手足情深,在背後则继续斗个不停。潮彤安排泽岚与犊岚调查妈姐案,并以妈姐的打扮,接近涉嫌杀害妈姐梭芙梨的影楼老板邬东。

  • 崔湑为莒若的事整天在差馆唉声叹气,不欲与人对话。狄瀚看不过眼,以自己单恋潮彤十多年的经验,鼓励他向莒若问个明白。崔湑在妈姐屋外等候莒若,发现有一小摊档的老板曾于案发前目睹陌生男子到访,但因回乡而未有向警方录口供。崔湑欲向邬东问个明白,却在失火的照相馆外被人袭击,再被拖到后巷,崔湑隐约认出是莒若的身影后昏倒。

  • 狄瀚与潮彤等人往烧烤,并以半年前的鬼故事娱乐众人,当泽岚与犊岚得悉半年前曾有一艘船在浓雾的海面消失,连人带船从此音讯全无后大惊,但二人同时却因争吃鸡翼而将鬼故事抛诸脑后。崔湑对烧烤不感兴趣,却对莒若的事耿耿于怀。狄瀚透露崔湑整天在警局心不在焉,无论落口供或是到靶房练习射枪,也联想到莒若,最终更毅然递上辞职信,岳皎决定出手相助。

  • 泽岚因发现习柔的秘密感到不安,更怀疑自己生眼疮,不禁向崔湑求助。岳皎与崔湑分别调查两位生还乘客,包括名伶夫人及海味店太子爷,却未有发现可疑的线索。潮彤发现最后一位生还乘客是前上司达仁,打算亲自向他了解。岳皎有感良久未有探望他而要求同往,却被潮彤拒绝;而一直视达仁为偶像的崔湑亦提出相伴而行,亦同样被潮彤以不方便为由婉拒。

  • 泽岚在危急关头,决定带同习柔穿墙保命,使她大感有趣,大赞泽岚魔术高超,泽岚道出自己怀有异能的经过。习柔央求泽岚教她穿墙,他只好在一分钟内带习柔连穿多墙,却因超时而不慎卡在墙壁内,泽岚设法将她救出,但习柔仍不懂害怕,希望可以跟泽岚学习穿墙异能。习柔对泽岚无故开罪人,以招至杀身之祸感到好奇,但泽岚坦言闲来也有一堆人被他开罪,故此亦无法肯定到底是谁派人对付自己。

  • 犊岚喜见琼花到来,急找琼雪与妹妹相认,二人相拥而泣,琼花坦言惊悉姐姐受重伤才赶至,却发现她安然无恙,潮彤透露这全是达仁的计画。原来达仁得悉犊岚曾被指有孕,相信真正怀孕的人是琼花,遂设局引出她。琼花直认怀孕,并表示遇上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因为厌倦舞台生活,才藉今次被绑架的机会。

  • 警方到场後证实男主角被压毙,与他有亲戚关系的山度士誓要彻查事件。一班演员发现男主角之死,与剧情脗合,不禁忆起早年有电影公司欲开拍此片,其主角与编导先後猝死的新闻,纷纷要求达仁停拍,但他坚持男主角之死纯属意外,与灵异事件无关,认为种种不利的传闻与闹鬼的新闻,对电影宣传与票房有帮助,决定如期拍摄。

  • 潮彤直认牵涉犊岚与泽岚父亲之死,使众人甚是错愕,潮彤直斥二人与父亲恭森蓟一样,为人贪威识食,对工作毫不热诚。潮彤责三傻加入侦探社以来只顾吃喝玩乐,参与调查多宗案件,却从未参与破案,将三人骂个狗血淋头。三傻未有反省问题,只打算搬走避见潮彤,岳皎将三人留下抵过,反令他们认为应该留下来占尽潮彤的便宜,把潮彤气坏。

  • 泽岚相信习柔与灵异事件无关,与犊岚及崔湑再到片场调查,却目睹施影被一把神秘飞出的小刀割伤,犊岚惨被吓昏,演员们亦无不被吓坏,并纷纷向导演请求停拍。泽岚护送施影回宿舍包扎,并请来习柔帮忙。三傻向岳皎重演施影受伤的情形,向来相信科学的她拒绝相信是鬼神之说,但三人却异口同声认定片场闹鬼。

  • 三傻身处火场之际,突然有一名红衣女子打开了废屋的门,助三人逃离火场,并刚好遇上潮彤与岳皎,众人争取时间前往施影的宿舍,调查二人神秘背景。众人在施影的住所发现可疑之处,潮彤综合种种迹象,终于推敲出埋下凶器的地点。施葛在狱中不适,吓得施影哭着求助,狄瀚的部下前往了解时,却不慎让施影姊弟逃离监仓。施葛安排施影到货仓休息,并表示将与她乘船到别处暂避,自己则往购买干粮。

  • 缈萨请犊岚代为包扎额头伤口,他却乘机将缈萨绑住,并直斥她发神经;另一边厢,缈萨的未婚夫薛卓向山度士报称担心患“被害妄想症”的缈萨,并私下送赠车马费予山度士与下属,希望警方早日找回其未婚妻。缈萨澄清自己并非精神病患者,并问及犊岚可曾听闻“大观楼”,犊岚忆起该茶楼老板凌锦于早前被劫杀的消息,缈萨表示凌锦正是其父亲,并回想不久之前,薛卓加入“大观楼”担任会计的情景。

  • 犊岚硬把缈萨带走,更打伤了薛卓不少手下,薛卓下令誓把缈萨等人寻回。犊岚与崔湑将缈萨带返石屋,误服“懵仔丸”的泽岚则与迷糊的缈萨玩个不亦乐乎,犊岚自责不相信缈萨,差点连累了两位友人,但如今面对“抢新娘”的指控,只好急请潮彤到石屋相助。潮彤带崔湑往见山度士,表示犊岚与缈萨留书出走,担心二人殉情。此时,薛卓到来控诉犊岚于教堂强抢其未婚妻。

  • 杀手赶返酒店房,向凌晨与薛卓汇报灭口的情况,二人得悉他将缈萨撞至飞起后感到安心,薛卓反问杀手何以不辗过缈萨。杀手透露现场还有学生,为免节外生枝而匆匆离开。此时,凌晨以为预订作庆祝的酒送至,谁知开门后惊见缈萨及潮彤等人,恍然谋财害命的大计失败。杀手曾亲眼目睹自己驾车撞向缈萨,对她仍然生存感到难以置信。原来一切全是潮彤的妙计,利用三傻的异能将杀手骗到。

  • 二十多年前,达仁与好友于枪会分享以特制手枪比赛心得时的情境,出现于山度士与友人的合照内,潮彤推断凌晨的凶器与达仁所拥有的是同款手枪,甚至怀疑达仁有杀害恭森蓟之嫌。潮彤翻查档案,发现凌锦身上的子弹,与森蓟当年中冷枪身亡的子弹证物同款,她决定彻底检查子弹的来幅线,调查是否来自同一把手枪。

  • 习柔赶至潮彤家中,却找不到泽岚,不禁忆起自己发现达仁秘密的情形。习柔暗中将畲济明接走,将他安置于一间公寓内,并将讯息从门缝放进潮彤家中,可惜字条瞬间被一阵怪风吹走。习柔找遍泽岚等人会到的地方但无所获,于是到凉茶店留下口讯,着泽岚务必要等她回来,谁知途中更遇上达仁的三位女助手,将她捉到码头。达仁欲安排习柔坐船到台湾,打算完成手头上的一切,便会与她结婚。

  • 崔湑发现潮彤拿着风车,悄悄走到后巷,遂跟上前窥看,惊见潮彤以风车启动异能后吐血,但她却坚持无碍,崔湑遂以异能迫潮彤道出真相。潮彤坦言预视到达仁于一个大型毒品加工场内,意图枪杀崔湑,但岳皎却前往替他挡了一枪,并道出使用异能会影响五脏机能的说法,苦劝崔湑别再被达仁假意的父子情利用。崔湑跟踪达仁,发现他果然有所隐瞒。崔湑于片房找到毒品加工场,对达仁非常失望,回头更发现犊岚与泽岚一直跟随自己。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