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在何方 电视剧

7163.3万播放

地区:韩国

简介: 讲述了20多岁的年轻女子李子京,遇上好吃懒做、嗜钱如命的养母──金培德,而且只懂得欺负子京,子京有个弟弟世贤(金培德所生),因培德无耻地要求子京有责任且有义务负起提供生活费的责任,使得她负债累累,于是...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西班牙的某个广场里,化妆师子晴给电视剧《马德里的回忆》的演员金清和化妆时,清和开玩笑地请教子晴怎么跟西班牙女演员接吻比较好。子晴回答说就按照剧本去演,可是当清和跟西班牙演员热吻时,居然避开视线。拍摄组收场后,在广场独自一人散步的子晴想起养母不在身边就觉得身清气爽。可是同时又不禁感到一丝凄然,沉浸在彷徨的孤独之中。

  • 英善通过照片确认自己的女儿子晴后,不由得嚎啕大哭,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子晴。便打算赶快回到韩国去寻找。但又感到对女儿雪儿内疚。英善跟雪儿一起吃饭时,雪儿突然抱怨妈妈说:“哥哥都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什么对他反而比对我更好?” 英善听到雪儿的抱怨后闷闷不乐。

  • 回到韩国的清和在子晴家的门口问子晴二人的关系今后怎么定位。子晴回答说:“我见不到你就活不下去,我们不管别人,只想我们俩不行吗?”子晴说完后观察清和的反应,然后拿出清和在西班牙送的项链,清和静静地抱住子晴,感到凄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西班牙的某个广场里,化妆师子晴给电视剧《马德里的回忆》的演员金清和化妆时,清和开玩笑地请教子晴怎么跟西班牙女演员接吻比较好。子晴回答说就按照剧本去演,可是当清和跟西班牙演员热吻时,居然避开视线。拍摄组收场后,在广场独自一人散步的子晴想起养母不在身边就觉得身清气爽。可是同时又不禁感到一丝凄然,沉浸在彷徨的孤独之中。

  • 英善通过照片确认自己的女儿子晴后,不由得嚎啕大哭,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子晴。便打算赶快回到韩国去寻找。但又感到对女儿雪儿内疚。英善跟雪儿一起吃饭时,雪儿突然抱怨妈妈说:“哥哥都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什么对他反而比对我更好?” 英善听到雪儿的抱怨后闷闷不乐。

  • 回到韩国的清和在子晴家的门口问子晴二人的关系今后怎么定位。子晴回答说:“我见不到你就活不下去,我们不管别人,只想我们俩不行吗?”子晴说完后观察清和的反应,然后拿出清和在西班牙送的项链,清和静静地抱住子晴,感到凄然。

  • 回到家的英善因为一时心切便了用王慕的手机给子晴打电话,想听子晴的声音,结果子晴接了电话但英善没有讲话,而让子晴误以为是骚扰电话。第二天早上,准备早上新闻的王慕想给朋友打电话时,无意识地按了重拨键,就又打给子晴了。

  • 英善来到子晴工作的美容院,子晴给英善化妆。见到女儿十分激动的英善跟子晴聊天儿时,终于忍不住哭了。便跑向了洗手间,英善在洗手间整理好心情后继续询问子晴有没有男朋友,子晴回答说还没有结婚的意向。并且还故意打翻水把子晴的化妆品弄坏以此来试探子晴的为人。

  • 精疲力尽的雪儿回到家里的时候,让奶奶十分心疼,但是没有告诉奶奶是因为祈祷能跟清和一起而拜佛的。并且趁机对奶奶说让爱礼当自己的嫂子,奶奶听了后内心十分高兴。而爱礼回家后也跟自己的妈妈说自己有了中意的人。

  • 奶奶又提到爱礼的事,问英善以爱礼作为王慕的对象怎么样。英善赶快换话题说如果有缘分就会有机会。奶奶决心这一次一定要成事,可是英善只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英善总是刻意当着王慕的面介绍子晴的长处,建议他再次约子晴见面,并嘱咐他对子晴好点儿。

  • 爱礼到王慕家拜访,奶奶是越看爱礼越喜欢。而英善一心希望子晴跟王慕一起,便对爱礼表示反感。奶奶和雪儿极力劝王慕跟爱礼谈谈看,结果王慕说工作忙碌,暂时不想恋爱。英善向王慕谈起了子晴,让他请子晴吃饭好替自己还人情。王慕表示很高兴。

  • 培德因为生气拒绝清和,并透露了自己刚跟子晴吵架,打了子晴,子晴离家出走的事情后,清和十分生气,跟培德大吵起来,扔下项链走人。出来后清和去找子晴,子晴不想见清和,但清和不走,子晴迫于无奈只好跟清河见面。

  • 清和叫子晴去自己的私处房子去,结果子晴拒绝了,离家出走的儿媳妇回到家中,对婆婆说要和好。婆婆说和好必须要儿媳妇写一张保证书,儿媳妇为了自己内心的小算盘写下了保证书。并且内心叫自己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内让老公跟婆婆分家。

  • 雪儿的恐怖片计划由于电影太无聊而宣告破产。但是她又生一计,让爱礼在吃饭的时候被汤烫到了,并且让王慕带爱礼去医院。自己跑去商场买东西。结果被前来给爱礼买裙子可以换的王慕差点碰见。还好雪儿以不怎么高明的谎言骗过了王慕说自己在朋友给朋友过生日。

  • 王慕的第一次主播圆满成功了。在切播过程中,子晴在给王慕补妆的时候给予鼓励让王慕以为子晴已经气消了。但在直播结束后请子晴吃饭时候遭到了子晴冷淡的拒绝。这让王慕很不解。美香看了早间新闻的王慕表示很满意,叫爱礼一定要抓紧王慕。

  • 爱礼为了讨好王慕,带他免费去自己家的牙科医院给他洗牙。英善为了让奶奶跟雪儿认识子晴,出钱叫子晴来家里给奶奶化妆。英善准备了很多东西招待子晴让奶奶跟雪儿不解。并且两人同时发现子晴小手指也带着一样的戒指,英善笑着说是自己给子晴的答谢。

  • 雪儿与爱礼聊天中说出了子晴来家里给奶奶化妆,并且还是王慕的化妆师的事情时候,爱礼不免心中发慌。于是便向雪儿说子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的坏话。雪儿回家后提醒妈妈说不要跟子晴来往,并且把爱礼的话全告诉妈妈。英善听后,告诉雪儿事情不是这样,并且打心里厌恶爱礼。

  • 回家后爱礼跟妈妈说了这件事情后,美香安慰爱礼说王慕的家庭不会看上子晴这种女人。但是爱礼还是不放心,凌晨赶去新闻部,却看见两人很高兴的工作着。心中嫉妒的要死。而王慕对子晴渐生好感,一大早接子晴上班使得两人关于愈加亲密。

  • 回家后培德说自己病了还要子晴给自己深夜煮牛骨头汤。结果导致了子晴在地下停车场的昏倒。还好英善及时打电话来。便与王慕把她送到医院。英善得知原因后内心心痛不已。为了让王慕跟子晴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小小的交通事故。王慕在医院照顾子晴时候二人感情又一步升温了。

  • 不懂家务的雪儿叫义礼帮忙跟她一起做清和最喜欢的鲑鱼辣味汤。正巧碰上义礼因为刚洗完澡穿着妈妈裙子的样子而大笑不止。但后来又想让义利帮忙答应忘掉这件尴尬的事情。雪儿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清和,但清和对她没什么感觉。

  • 姨妈告诉子晴找生母的几率不大,还不如找一下自己的生父。而子晴却认为生父抛弃了生母,不原谅他,所以不愿意去找。玛丽亚叫英善干脆找一个男人过新的生活。英善说自己目前不想找。只想照顾好孩子们。助手发现丈夫出轨,而且小三不止一个,就决定要跟老公离婚。

  • 气势汹汹的爱礼跑去跟子晴说不要把二人是表姐妹的关系告诉王慕,警告子晴除了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情都不要讲。为了增进夫妻感情,恩智特意在酒店定了房间打算跟老公约会,结果弘波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英善告诉王慕自己很是了解雪儿,希望王慕帮忙到处留意一下有没有好的人选给雪儿。

  • 英善不久也回到了家,大家都带着醉意。没喝醉的王慕送艺礼回家,英善和子晴担心一大早要上班的王慕。第二天,王慕约子晴一起吃饭,却碰了钉子。王慕担心子晴有什么心事,就诚心诚意地给子晴变卡片魔术。子晴给王慕诊脉,子晴接触到王慕时,王慕不知不觉地被子晴吸引住了。

  • 爬山回来的王慕去找子晴,二人一起吃饭。不过王慕感到子晴还是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烦闷的王慕问子晴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子晴回答说喜欢关爱自己的人。王慕借题发挥对子晴说妈妈请求自己好好儿照顾子晴的事。于是子晴带着笑意地说初次见到王慕时以为王慕是个花花公子。

  • 英善跟子晴一起爬山,二人爬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歇脚调整调整呼吸。英善打开带来的紫菜包饭,子晴无意地讲起小时候羡慕朋友们带来妈妈做的紫菜包饭的故事。英善听到子晴的话非常心疼。二人在山上照照片、手挽着手一起走路,关系越来越亲密。王慕、艺礼和雪儿一起到游乐园玩儿,面对在自己面前乖巧可爱的艺礼,王慕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他想起跟子晴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 英善到子晴工作的美容院给子晴上次爬山时照的照片,并建议有时间的话下次再一起去爬山,子晴痛快地答应了。看到英善带来的寿司,子晴很是感动。王慕在摄影馆准备拍照,子京给王慕化妆。王慕感觉到子晴的呼吸,倍感兴奋。事情结束后二人离开摄影馆,王慕向子晴解释上次送艺礼回家的事,让子晴别误会,还问子晴对自己有没有好感。

  • 子晴自言自语地对英善说想跟王慕交往一个月,此刻从王慕打来电话,于是很高兴地跟王慕讲起电话来。王慕买花送给英善说下次爬山的时候一定要带自己去。英善觉得二人正在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心中窃喜。

  • 王慕喝酒后跟子晴讲一些日常琐事。第二天,王慕坐着子晴的车上班,正赶上警察在路上拦截车辆测试驾驶员酒精,王慕对子晴说:“这次多亏你了,我一定得好好谢谢你”。子晴笑着说不要忘记现在的心意。为了见清和而来到电视台的雪儿偶然看到子晴和王慕一起吃早饭后,连连摇头。

  • 王慕故作神秘,蒙住子晴的眼睛说要带她去兜风。子晴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收到王慕送的玫瑰和巧克力之后高兴不已。到达目的地了,王慕骗子晴说这里是饭店,子晴的脑袋里马上浮现出那种事情,可是等忐忑不安的子晴摘下蒙眼的丝巾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商场。

  • 子晴爬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王慕听到子晴急促的呼吸声就向子晴伸出了手。子晴因为英善在后边不好意思,于是就偷偷看她的反应。英善就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实际上躲在他俩后边偷着乐去了。三人在山腰玩游戏,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下山时英善有意无意地说希望王慕和子晴结婚后能够带着他们的小孩一起来爬山。

  • 爱利跟王茂一起吃饭,爱利想如果自己的鞋子突然不见了,王茂就会背着自己走路。而当这个想法成为现实时,艺利慌得团团转,王茂却给艺利拖鞋穿。艺利十分泄气,穿着拖鞋去找子京,但是碰了钉子。子京给准备新闻的王茂化妆,扑打王茂衣服上的尘土,还给他打水喝。子京对待王茂的态度比以前更热情,感受到子京的变化的王茂情绪高涨。

  • 大家尽兴而归,王茂和子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夜晚的风有点凉,王茂就脱下大衣给子京披上,又说自己也觉得很冷,暗示子京抱自己,明白其意思的子京说要离开这儿。王茂说到电影‘野蛮男女’里的男主角穿女主角的高跟鞋的事,说自己也想试试。但是王茂一穿子京的高跟鞋,鞋跟儿就断了,子京不知所措。王茂背着子京走到停车的地方,得意得满脸笑容。

  • 英善向王茂建议说还是送给子京红色的钱包,钱包有发财的意思。王茂在商场遇到清雅,二人生硬地打招呼。清雅呆呆地望着王茂挑女式钱包的样子。英善见到子京,问起子京是否因为王茂弄坏了鞋而感到为难,还问有没有贫血,劝告子京这个时候一定要好好吃饭,最好别吃药。子京对英善说跟英善在一起时觉得很高兴,还说一见到戒指就会想起英善。子京的话使英善很心酸。

  • 王茂给子京送礼物的时候,在钱包里放了一点儿钱作为“富钱”,这使子京非常感动。后来,王茂和子京开车兜风。王茂想知道子京对清雅的看法,子京回答说自己对清雅就像亲戚一样。王茂突然想起在西班牙的斗牛场上子京很难过的样子,就问她牛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难过。子京哭着回答说那时候看着牛的眼神觉得那只牛和失去父母的自己一样那么孤独。二人在东海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 王茂跟妈妈、英善说上次跟子京一起去东海的事。王茂从英善那儿得知王.玛丽亚女士已经知道自己跟子京交往的事,但他并不在乎,却显得非常高兴。英善想到王茂和子京一起过夜也很乐意。清雅要求子京给自己介绍化妆师,子京给清雅推荐文玉。清雅看到了子京的钱包就追问那个钱包是谁送的。

  • 王茂帮子京把行李搬到朋友家,子京让王茂早点儿回去,王茂舍不得离开,还撒娇地说让子京给自己按摩。 子京问王茂背着自己重不重,就给王茂按摩。之后,二人到超市买菜,被同样到超市买菜的益利看到。王茂和子京却没有发现吃惊的益利。二人回到公寓一起做菜,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 王·玛丽亚女士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二人一起吃饭,王女士问子京是否真的跟王茂一起去了海边,并劝子京说即使男人建议一起出去,自己也不能那么轻易地行动。王女士接着说王茂要见合适的对象,如果有好的对象能否给子京介绍。听到这种话子京只能带着模糊的笑容。英善偶然看到二人吃饭的样子,就担心王茂和子京之间会出事。

  • 英善把王女士去找子京的事告诉王茂,并暗暗试探王茂对子京是否真心。王茂回答说今晚也跟她见过面。英善这才放心,同时还劝王茂今后讲到关于自己与子京的时候可要小心,以免伤害了子京。王茂想到自己的错误之后很难过。子京梦见自己生孩子,并被此梦惊醒。

  • 王茂来到子京临时住的公寓。一边在子京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一边跟子京说梦到自己和子京变成电影“战争与和平”里的主人公。王茂表示对子京的关爱,子京为王茂如此尊重自己的的态度而非常感激。王茂闭着眼睛逗子京,子京越来越喜欢王茂。子京把肉块儿塞在王茂的嘴里,二人就开始缠绵的接吻。王茂回去之后,子京诚恳地祈祷神帮自己跟王茂成为天生一对或者让自己找到骨肉。

  • 跟王茂一起吃饭的艺利提议赌博,想让王茂的感情倾向于自己。王茂对艺利说这样做会浪费时间和感情的,艺利回答说这种话会更让自己伤心,之后就离开了。艺利在电视台化妆室哭了一场,立即去找子京追问是否跟王茂交往,子京瞎编说自己根本没时间搞那种事。

  • 艺利在游泳池遇到瑟雅,二人开始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没多久就在游泳池里一起玩儿了起来,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英善在某个地方遇到美香,就以很冷漠的眼光看她。美香把这件事告诉培德后就说英善的姿态不平凡。艺利跟瑟雅一起回家,美香觉得他们俩很相配。

  • 王茂和子京的协议恋爱快要结束了,王茂问子京对恋爱有没有别的想法。二人一阵子都没开口,关系突然变得很生疏。一会儿,子京郁闷得忍不可忍了,到公寓的洗手间里摸着王茂送的项链伤心不已。王茂的心也空荡荡的,回家后跟王女士约定今后除了工作的事以外不会再见子京。

  • 英善悄悄地问子京的生日,然后故意跟子京说自己已知的日子。大吃一惊的子京也问英善的生日。子京说很想知道自己的亲生妈妈生了自己之后是否做过产后调养,子京的话使英善很心酸。收拾好心情的英善问子京最近跟王茂的关系如何,发现最近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就闷闷不乐。

  • 益利接到邀请,到瑟雅家吃饭。吃完饭后,瑟雅请求益利教自己跳舞,于是二人共舞一曲。暂时住在文玉家的子京一人去看电影时碰到益利,益利跟子京说以前偶然看过王茂和子京很亲密的样子。子京听了益利的话勾起心酸的往事,就含糊其辞地敷衍回答了一通。

  • 王茂再三给子京打电话,但只能听到不能接通的信号音,气得王茂一把扔了手机。片刻之后,调整好呼吸的王茂到子京家找子京,未果,伤心不已。艺利给培德打电话告诉子京辞职工作的事,还告诉王茂子京跟文玉换电话号码并搬家的事。王茂悄悄地回播音员室,坐在子京给自己化妆的座位自哀自叹自怜自乂。新来的化妆师叫贵子,艺利要求贵子照自己的要求化妆,要不然就要向上级汇报。生气的贵子抓住艺利的头不放。

  • 王茂得到子京的电话号码后,不停地给子京打电话、发短信,但都得不到回应。王茂伤心郁闷。子京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这使子京苦恼万分。子京把手机的电池拔出来扔进海边,自己也走进海边后被波浪卷走……不知道子京的真心的王茂跟英善说虽然自己深爱了子京但是子京却没有回答,王茂还说结婚的意向也没了。英善看到王茂心疼得不得了,也更加想念子京。

  • 益利发现夹在书里的超声波照片,给清雅看,虽然那本书是文玉送的,但自己一直没在意。清雅觉得有点奇怪,到办公室叫文玉。清雅听说超声波照片里的孩子竟然是自己的,大吃一惊。益利告诉瑟雅清雅相亲的事,就追问艺利,艺利瞎编说改天再见面好了。

  • 子京想到自己的处境就苦恼万分,本来想一醉解千愁,没想到举杯消愁愁更愁,喝着酒觉得身心剧痛,就抱着诚恳的心情给英善打电话。英善立即赶到子京住宿的饭店,看到这个样子的子京就心痛得不行。子京流着眼泪诉说自己真心爱王茂的事,而且现在也在一直想念着他。

  • 王女士打电话给正在医院守护子京的王茂,催促他赶快回家,王茂左右为难。子京体谅王茂的难处,就要求呆在文玉家。回到家的王茂对王女士和英善宣布: "已经考虑好了,我要跟子京结婚"。王女士听到王茂的话坚决反对,喝斥他赶快叫子京过来。后来王茂去见子京,英善一边担心一边偷乐。

  • 王茂独自一人归家,王女士责怪为何子京没有一起跟来。王茂撒娇地说自己一定要跟子京结婚,这使王女士慌张。王女士强调说婚姻要门当户对,要跟社会地位差不多的人结婚才行,王茂反击说自己要跟深爱的人结婚,还表示对讲求家世条件的王女士十分失望。英善心里想这回总算可以放心了,开始兴奋地想给子京挑哪个婚纱合适。

  • 见过子京后开心的王茂要求英善帮自己准备当新郎,这使英善十分高兴。英善告诉王茂先要尊重对方,这样才可以让对方感动,最终才会幸福美满。英善决心让子京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文玉终于搬到艺利家,清雅让美香准备水果,还要求她做一些繁琐的事,美香讨厌这样的清雅。什么都不知道的瑟雅跟艺利说要去艺利家玩,艺利大吃一惊。

  • 早上新闻结束后,艺利跟王茂一起吃饭,王茂说了要跟子京结婚的事,艺利大受打击。一下冲动去找子京的艺利跟培德说起了子京的闲话,王茂偶然听到二人的谈话,虽然听到培德说反对结婚,但王茂表示自己的真心不会改变。英善跟子京商量准备结婚的事,二人一起去家具市场看家具时听到别人说二人像母女的时候非常高兴。偶然看到英善的洪波去追英善,但没追着。伤心的艺利喝酒后,先后去找子京和英善。

  • 子京和英善为了准备结婚时要穿的衣服到礼服店,英善一个劲地给子京挑漂亮的衣服。英善看到王茂和子京深爱的样子觉得很满意,还安慰因养母吃了不少苦的子京。英善劝子京说自己的人生不能由别人代替因此结婚后不要心软。到了晚上,英善、王茂和子京一起吃饭、唱歌。子京唱歌的时候,英善突然想起过去的事而红了眼圈。培德和美香聊天儿的时候说到如果早就知道事情变得这样就让清雅跟子京交往,让艺利跟王茂交往,二人说着说着直叹气。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