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红娘子 电视剧

5.3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国语

电视台:江苏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12:00 三集连播

简介: 《红娘子》讲述了红军女战士王小红为了给根据地的伤员筹集药品,假扮新娘坐上了花轿,她原本打算去玉屏梅家大药铺找她当掌柜的爹,却在半路被一伙土匪抢上了黑龙山。这原本是梅家大少爷梅贤祖串通黑龙山土匪设的局,...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49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红军女战士王小红因为父亲王福是玉屏梅家大药房的掌柜的缘故,所以被派往玉屏为根据地搞西药。为了能够安全顺利地通过土匪云集的天门山口,王小红特意租一顶花轿假扮新娘子。按照玉屏的风俗,新娘子乃是玉屏守护神——红娘子的化身,连土匪都有不抢花轿的规矩。然而,出乎王小红的意料,她在天门山口却被土匪劫上了黑龙山。梅贤祖原本要抢的是清远镇的妓女牡丹,她被玉屏军政府剿匪司令马戎赎了身,要娶回家做太太。

  • 老六和梅贤祖大打出手,黑木蛟质问梅贤祖为何说自己背信弃义。梅贤祖表示自己要抢的是万花楼的头牌牡丹,对王小红出口不敬。王小红情急之下打了梅贤祖一巴掌。梅贤祖将怨气发泄在王小红身上,拿起匕首,扬言要杀了她。王小红气势逼人,命令众人赶紧将她放下山,并想出红娘子已经显灵的借口。听到枪炮声,土匪们纷纷大惊失色。

  • 红娘子对黒木蛟挺身相助。梅贤祖等三人逼得走投无路,跌下土坡。胡团副这才发现这三人中并没有黒木蛟。胡团副把梅贤祖带回,司令愤怒之极。福掌柜昏迷不醒,瑞芳担心。在得知福掌柜并无大碍之后,放心不少。梅贤祖三人被关入狱,任凭怎样叫喊也无济于事。胡团副找到梅乙鹤,表示梅贤祖通匪的罪名已经定了,至于如何处置,暂未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红军女战士王小红因为父亲王福是玉屏梅家大药房的掌柜的缘故,所以被派往玉屏为根据地搞西药。为了能够安全顺利地通过土匪云集的天门山口,王小红特意租一顶花轿假扮新娘子。按照玉屏的风俗,新娘子乃是玉屏守护神——红娘子的化身,连土匪都有不抢花轿的规矩。然而,出乎王小红的意料,她在天门山口却被土匪劫上了黑龙山。梅贤祖原本要抢的是清远镇的妓女牡丹,她被玉屏军政府剿匪司令马戎赎了身,要娶回家做太太。

  • 老六和梅贤祖大打出手,黑木蛟质问梅贤祖为何说自己背信弃义。梅贤祖表示自己要抢的是万花楼的头牌牡丹,对王小红出口不敬。王小红情急之下打了梅贤祖一巴掌。梅贤祖将怨气发泄在王小红身上,拿起匕首,扬言要杀了她。王小红气势逼人,命令众人赶紧将她放下山,并想出红娘子已经显灵的借口。听到枪炮声,土匪们纷纷大惊失色。

  • 红娘子对黒木蛟挺身相助。梅贤祖等三人逼得走投无路,跌下土坡。胡团副这才发现这三人中并没有黒木蛟。胡团副把梅贤祖带回,司令愤怒之极。福掌柜昏迷不醒,瑞芳担心。在得知福掌柜并无大碍之后,放心不少。梅贤祖三人被关入狱,任凭怎样叫喊也无济于事。胡团副找到梅乙鹤,表示梅贤祖通匪的罪名已经定了,至于如何处置,暂未定。

  • 黒木蛟欲和六当家的,在夜里各带一支队伍,把黑龙洞抢夺回来。王小红及时阻止。表示黒木蛟伤口目前还未愈合,进行剧烈运动会有生命危险。得知自己的恢复周期要7-15天,黒木蛟提出反对意见,想夺回黑龙山必须攻其不备。无论王小红如何劝说,黒木蛟仍固执己见。红娘子表示攻打一个排,是需要兵分两路,但不必要黒木蛟亲自带兵。

  • 梅贤祖看到为了他受伤的凤娘,心疼不已。凤娘一年未见梅贤祖,急切的询问他的情况。梅乙鹤告诉瑞芳,傻大憨粗是凤管家的亲生儿子,瑞芳大惊。王小红为黒木蛟细心疗伤,被派去玉屏的兄弟回报,王小红的父亲王福安然无恙,王小红欣喜。王小红欲下山赶回玉屏,黒木蛟提醒她万事小心。王小红重回玉屏城,和王福团聚。

  • 王福应王小红之请,要将她引荐给梅乙鹤。王福进去通报,王小红一人在厅堂外等待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舅姥爷。舅姥爷见到她撒腿就跑,王小红顺着舅姥爷追过去,见到了梅贤祖,这让梅贤祖大感意外。在王小红的要求之下,梅贤祖答应在黑龙山发生的事情一定都不告诉别人。得到梅贤祖的许诺,王小红走出他的房间。结果,她刚出门不巧又碰见了凤姐。

  • 梅乙鹤将药商周老板介绍给王小红认识,想让王小红列一张单子,置办开办西医诊所所需的西药,这让王小红看到了弄西药的渠道。许挺假装生病去王小红的诊所看病,他一方面是为了打破玉屏老百姓对西医的怀疑,另一方面是要去和王小红接头。王小红告诉了许挺周老板的事情,两人计划从周老板入手想办法弄西药。

  • 为了筹集三千块现大洋的药款,王小红去求梅贤祖。可是,梅贤祖不仅不帮忙,还将王小红羞辱了一番,她的满心希望突然又变成了失望。王小红失望之下去找许挺,告诉他自己弄不到药款,也对弄到西药绝望了,想要回根据地去。梅贤祖出入王小红的房间正好被凤姐看到。本来就对王小红没有好感的凤姐由此认为王小红是在勾引大少爷梅贤祖。

  • 梅贤祖一匹快马在天门山口追到了王小红,他的一番道歉最终将王小红打动。王小红骑着他的马飞奔回梅家给凤姐治病,却把梅贤祖一个人抛在了后面。梅贤祖扛着王小红的箱子回到梅家大药房的时候,王小红已经在梅乙鹤的配合之下,给凤姐做了个十分成功的手术。手术成功轰动了玉屏,王小红在玉屏百姓的心中俨然成了神灵一样的人。

  • 王小红和周老板交易成功,要跟许挺一起押送药品回根据地。可是许挺临行前却告诉王小红,她弄到西药政委十分高兴,想让她继续留在玉屏做长期的打算。王小红虽然心里念着根据地,可是为了大局,她还是答应留下来。王小红治好了凤姐的病,让凤姐心存感激,她也改变了先前对王小红的看法和态度。

  • 当着梅乙鹤的面,梅贤祖不好出门,他写了张字条让舅姥爷想办法递到牡丹的手上,想要约牡丹去好记茶楼私会。舅姥爷扮成叫花子,还叫来一群小叫花子围着牡丹要赏钱,趁着人多乱的时候,悄然将字条递到了牡丹的手上。马戎向马一刀询问牡丹一天的去向,马一刀如实禀明,马戎立刻明白牡丹对梅贤祖念念不忘,他告诉马一刀不要将牡丹盯得太紧,好让牡丹有恃无恐,待到她私会梅贤祖之时来个捉奸在床。

  • 好记茶楼的雅间里,牡丹告诉梅贤祖五天之后赵特派员要在清远镇给父亲大摆寿宴,马戎肯定要去赴宴,那时候两人便可以远走高飞了。梅贤祖心里顿时生出一计,想要借此机会除掉马戎。贤祖和牡丹在雅间里正要寻欢之时,马戎赶到,梅贤祖跳窗逃跑。是夜,梅贤祖就上了黑龙山将此消息告诉黑木蛟。黑龙山上多位当家的都死在马戎手里,黑木蛟也打算抓住这个机会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 王小红略施小计就试出来熊老八是马戎的内应。熊老八见事情败露,想要自决谢罪,却被黑木蛟拦下。此时,众人才知道是熊老八的父母落在了马戎的手上,马戎以此相要挟,熊老八才不得已当了内应。念在熊老八是个孝子,黑木蛟放过了他。王小红通知完黑木蛟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告诉梅贤祖,连忙又跟黑木蛟告辞,骑马要赶回玉屏。不料,山路颠簸,王小红一个不小心摔下了马背,晕了过去。

  • 马戎在天门山口一直都没有等到黑木蛟等土匪的出现。他赶回家又从马一刀口中得知梅贤祖等人全部脱身,心中十分愤慨,率军直奔梅家大药房捉拿梅贤祖等人。不料,梅家上下死不承认梅贤祖等人攻打过荷香别院。马一刀认出舅姥爷,跟马戎指认舅姥爷屁股上中过一枪。然而,梅乙鹤早就用针灸为舅姥爷的伤口止了疼,舅姥爷全然没有任何破绽。

  • 王小红正在给患者做手术的时候,谢二狗去马戎那里再次告发王小红是土匪。马戎正胸中怒火无处发泄。急命马一刀、谢二狗带着人马去梅家大药房把王小红捉拿回来。马谢二人来到梅家大药房时,王小红正在给病人手术。他二人等着手术结束,王小红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才将她擒回军政府的监牢里。王福因王小红出事,急忙去找二太太柳瑞芳。提起王小红,二太太仍然脾气十足,语气中无不掺着愤恨。

  • 梅贤祖听说了王小红的事情,带着枪和傻大憨粗去了法场。法场里人山人海,王小红被系着勒嘴布绑在行刑台上,全玉屏的百姓都赶来凑热闹。梅乙鹤命家人抬着自己的寿材去法场想要为王小红收尸。正待胡百万一声令下,谢二狗举枪就要行刑之时。梅贤祖一声刀下留人,赶到了法场里。梅贤祖声称王小红是自己的媳妇,马戎把她当成土匪,纯属是误会。

  • 马戎是法场上让梅贤祖占了便宜,丢尽了脸面,心中愤恨无比,他在自己痴呆的爹面前立誓迟早要铲除这些让他不快的人,在玉屏称王,让老爷子当太上皇。牡丹知道自己想要和梅贤祖逃跑的心思已经被马戎识破,于是几番想寻短见,却都被拦了下来。马戎告诉她法场之上全玉屏的人都知道梅贤祖已经有了媳妇王小红,她牡丹应该死心了。牡丹听了黯然不已。

  • 陈阿四从花荫镇回来没有打听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被大太太责骂了一通,大太太叫出自己在梅家大药房柜上干活的娘家侄儿——春儿。春儿这一阵发现了很多王福和柳瑞芳之间的蹊跷。大太太命春儿和陈阿四死死盯着柳瑞芳,一定要发现她露出的马脚。

  • 梅乙鹤列了一张聘礼单子,想让王小红过目。然而,王小红却对钱财兴趣不大,她请求梅乙鹤恩准她能义诊一个月,就算是抵了聘礼了。梅乙鹤喜出望外更加觉得王小红德才兼备。梅家西医女先生成了大少奶奶,还义诊送药一个月立即在玉屏成为了话题,百姓们都觉得王小红是红娘子转世。赵特派员见梅家在玉屏如此深的人心,便去拜会梅乙鹤。

  • 梅贤祖意识到自己为救王小红编出来的那些瞎话可能会让牡丹误会,于是想让舅姥爷去给他通风报信。然而舅姥爷枪伤未愈,又胆小如鼠,拒绝了梅贤祖的请求。不过,他却给梅贤祖支了一个招。让梅贤祖带着王小红去拜见干爹干妈,这样就能见到牡丹,也能找机会把事情说清楚。这样,梅贤祖带着王小红去拜见马戎和牡丹。中途,梅贤祖骗着王小红将柳瑞芳送的玉镯子装在他买来的木头盒子里代为保管。

  • 梅贤祖因为将王小红的镯子送给牡丹,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他给了王小红三千块大洋,说自己虽然事先没问价,但是这些钱买王小红的镯子也算够了。这一句“事先没问价”提醒了王小红,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夏老板的交易有些蹊跷,因为夏老板也始终都没有和自己说交易的价钱。果不其然,夏老板将王小红告发,胡百万带着人马在染坊里蹲守前来交易的王小红。许挺打听到了夏老板存货的仓库。

  • 梅贤祖看到牡丹在盒子里的布上写的回信,痛苦不已,他立誓要救牡丹出火海,和她远走高飞。二太太柳瑞芳找来王福,将从梅贤祖手上拿回来的玉镯交与他看。王福认得那是柳家传给女儿的宝贝,他宽慰柳瑞芳,让她将镯子给自己,并保证让王小红上花轿的时候戴在手上。

  • 柳瑞芳想去找大太太和解,不料却遭大太太冷言相对,柳瑞芳自过门起就跟大太太不合,大太太也一直成心对付她。她提醒王福一定要小心谨慎,以免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大太太的手上。牡丹有了身孕,为了防止她做傻事。马戎让郎中一直瞒着她,还派人去她老家,重赏了她的爹和两个兄弟,这让牡丹对梅贤祖的一颗心开始动摇了。

  • 大太太对自己的判断确信无疑,她认定王小红就是柳瑞芳和王福的女儿,她又将陈阿四派回花荫镇,一心想要抓住这个机会置柳瑞芳于死地。梅贤祖上了黑龙山,跟黑木蛟讲出了自己的计划。不料,却遭到了黑木蛟的强烈反对。梅贤祖从六当家的口中得知黑木蛟已然对王小红动了情,不答应出兵是担心王小红以后的名誉和归宿。

  • 许挺向王小红告白并求婚,他执意要带王小红回根据地,王小红拒绝,许挺猜忌黒木蛟和梅贤祖,王小红怒斥许挺。梅贤祖迎娶王小红,在迎亲路上,梅贤祖被绑架,绑匪给梅家送信,告知需用三万大洋换取梅贤祖性命。王小红得知梅贤祖被绑架,直接奔赴梅家了解情况。梅家正在商量由谁去送赎金,大太太露面,和梅乙鹤一同决定由王小红去送赎金。

  • 小红与舅老爷、傻大憨粗三人一同去孔雀山交赎金,营救梅贤祖。另一边,三太太去找马一刀,劝说他去劫下这批赎金。王小红在途中果真再次遭遇劫匪,幸好黒木蛟与老六及时赶到,才免遭不测。老六替黒木蛟向王小红求亲,王小红侧面拒绝。王小红顺利到达孔雀山,得知是大少奶娘送赎金之后,白孔雀有些生气。

  • 白孔雀听说梅家派了个女人来送赎金,心里觉得受到了侮辱。在见白孔雀之前,王小红遇到了孔雀山上的青叔。青叔原本跟随孔雀山老当家,后来遇上红军,参加了革命,按照上级的指示,在孔雀山上待了下去,以备不时之需。遇到自己的同志,王小红显得十分亲切。

  • 梅贤祖、白孔雀等人在孔雀山上写好了传单交由舅姥爷和傻大憨粗连夜发放到玉屏。传单上言辞不堪,想要激将马戎第二天去天门山口接回梅贤祖和王小红。传单发得满城都是,玉屏人人都等着看这场热闹。马戎派谢二狗率领一个排去天门山口埋伏,只要土匪敢跟他叫板,就往死里连着梅贤祖、王小红一起炮轰。不料,黑龙山六当家的带领众土匪早有准备,他们埋伏在天门山口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

  • 梅贤祖被绑,当着众人的面,表示马一刀是马戎的亲堂弟,整天带着大兵吆五喝六,满玉屏收剿匪的银子。王小红却说马一刀不是土匪,但却冒充土匪,引起众人一片哗然。马戎在天门山口受尽了侮辱,要枪毙王小红。黒木蛟及时赶到,表示马一刀干了谋财害命的事情,竟敢冒充黒木蛟的名号。白孔雀出现,说昨天是自己派人绑了梅贤祖。

  • 马戎迁怒于牡丹,扬言要杀了她。赵特派员来到梅宅,表示这是马戎的失职,土匪绑票都来到家里了,此次来正是为了给梅乙鹤压压惊。赵特派员指责了马戎的所为,并表示白大帅听闻此事之后震惊愤慨。未来玉屏的县长之位就由赵特派员暂时代理。马戎诛杀赵特派员。胡团副拟好了公文,马戎命他写第二份公文,内容就是土匪进城谋杀赵特派员。

  • 许挺和梅贤祖大打出手,王小红赶到。王小红表示许挺是自己的战友,梅贤祖若是要杀他,就先杀了王小红。梅贤祖质问傻大憨粗,为何王小红已提及凤管家,他就被吓得魂飞魄散。许挺说梅贤祖这样的流氓无赖就该死,并表示不能让王小红继续留在梅家。许挺问她是否已经和梅贤祖同床共枕。两人大吵。

  • 梅贤祖一夜未归,清早才回,警告下人不准将此事告知梅乙鹤和凤管家。王小红去给梅乙鹤和瑞芳请安。瑞芳叫住王小红,表示梅乙鹤并非守旧之人,待开了祠堂,她和梅贤祖在祖宗面前磕头,瑞芳再去和梅乙鹤慢慢商量,王小红既然想做医生,那就在梅家大药房。王福想向梅家借钱,托王小红帮忙。许挺击毙周老板。

  • 许挺壮烈牺牲。马戎枪指梅贤祖,两方对峙。王小红看着惨死的许挺,伤心不已。凤管家责怪傻大憨粗怎么不为梅贤祖挡枪子儿。梅贤祖说许挺曾说,他和王小红有着共同的理想。王小红表示,理想就是为了人民不再受到压迫,为了一个更民主更自由的社会的来临,革命到底。白大帅鼓励马戎尽快出兵剿匪,为赵特派员报仇。

  • 瑞芳和黄三见面,黄三明白瑞芳此番来的目的,但表示自己不会离开。瑞芳请求黄三放过她和王俊卿,黄三借机开高价。黄三欲对瑞芳图谋不轨,瑞芳情急之下杀死了黄三。梅贤祖提出和王小红一起走,就说去省城逛逛,王小红赞同。梅贤祖想去根据地,问问领导他是否能当红军。梅贤祖曾发过誓,一定要杀了马戎,就出牡丹。希望能借助红军的援助。

  • 大太太当众表示王福就是王俊卿,当年正是他和瑞芳通奸。王福声称这是诬蔑,瑞芳也借机表示,为何大太太要屡次三番和自己过不去,请梅乙鹤为自己做主。报信儿的下人表示,瑞芳曾进过黄三的房间。此人将事情的原委说与大家听。马戎让所有人对证,昨晚都做了哪些事情,并找出证人。王福主动承担了所有的罪责,撞柱身亡。

  • 舅老爷说自己之所以知道春儿不在柜上,是因为瑞芳告诉了他消息,并且亲眼看见瑞芳进了黄三的房间。但是这件事不会向任何人提起。马戎带着所有人出城,去打孔雀山,荷香别院疏于防范。舅老爷说现在梅贤祖既然已经有了王小红,就不该再去救牡丹。王小红分析,白孔雀虽然威信较高,但是缺乏军事素养,对付老谋深算的马戎,恐怕要吃亏。

  • 谢二狗正要对梅贤祖开枪之际,牡丹匆匆赶来。牡丹成为人质,想尽办法让梅贤祖逃离。牡丹、梅贤祖自此两不相欠。梅贤祖回来之后借酒消愁。老六向黒木蛟禀告,各个瞭望点均没有发现马戎的兵,王小红上山。黒木蛟感谢红军,表示对付马戎要知己知彼,希望王小红节哀。王小红看到了黒木蛟和白孔雀的情意,表示这次联手打败马戎之后,自己去为黒木蛟说媒。

  • 梅贤祖向舅老爷下跪,梅贤祖表示舅老爷教训的是,这样关键时刻竟然睡死过去,确实不能使人信服。梅贤祖欲救白孔雀。傻大憨粗表示不管前方是否是枪林弹雨,定会紧跟着梅贤祖。梅贤祖向凤管家告别。瑞芳不明白为何梅贤祖放着好好的大少爷不当,非要去做土匪。王小红得知,马戎目前就是围而未打,但这次下大力气封锁消息,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 白孔雀收到信函:梅贤祖去救黒木蛟,司令提防。白孔雀不顾青叔的反对,命人将其绑起来,组织队伍,下人营救黒木蛟。各方展开生死激战。梅贤祖欺骗黒木蛟的弟兄们,说是二人已拜过关公。黒木蛟表示当务之急是绕过黑石崖速回黑龙山。胡团副号召大家利用有利形势,拦住白孔雀。双方进行殊死搏斗。黒木蛟关键时刻替白孔雀挨了一枪。

  • 黒木蛟生命垂危,王小红及时赶到。黒木蛟拒绝打麻药,欲梅贤祖成了拜把子的兄弟。希望梅贤祖将来能带好自己的兄弟,黒木蛟去世。梅贤祖、王小红、白孔雀等人伤心欲绝。老刘拿枪对准白孔雀,认定白孔雀害死了黒木蛟。青叔向白孔雀坦白,在自己离开孔雀山的这些年,参加了红军。红军的领导让青叔劝说白孔雀,马戎诡计多端,白孔雀只能据险而守。

  • 梅贤玉孝顺父亲,还为梅乙鹤尝药。这让梅乙鹤十分感动,他更加地忍不下心来。三太太想在梅乙鹤的药里下毒,却因为支不走看守的伙计而未能得逞。这些都被王小红看在眼里。为了防止三太太下毒,王小红劝说梅乙鹤和凤姐将给梅乙鹤的药单独拿到梅乙鹤房里去煎。然而,却都被婉拒。

  • 梅贤祖在黑龙山上揪出了熊老八兄弟这个奸细,正当大伙要杀了他的时候,梅贤祖却将大家拦住,他觉得可以将计就计,于是命熊老八兄弟告知马戎黑木蛟被救活了。这下马戎不敢再轻举妄动了。王小红亲自为梅乙鹤煎药并送到梅乙鹤的房间。这让原本想下毒的三太太全然失去了机会。

  • 王小红上了黑龙山,将房间布置得跟新房一样。然而,她上山除了想跟梅贤祖圆房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替根据地争取梅贤祖。然而,梅贤祖不仅让王小红打消收编黑龙山的主意,还说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王小红。王小红伤心至极,愤然离开黑龙山。六当家的和舅姥爷等人全然不理解梅贤祖的所作所为。梅贤祖向众人吐露心思,他觉得自己配不上王小红。

  • 马戎听说了梅家三太太和梅贤玉的死讯心痛不已,他不相信这两人是自然死亡。于是带着大兵围了梅家出殡的队伍,逼着王小红交出梅贤祖。否则就那梅乙鹤顶罪。王小红想起来马戎曾经给梅贤祖写给军校的推荐信,于是借口梅贤祖去读军校。马戎无奈,只好放走了出殡的队伍。放走出殡的队伍,马戎径直冲进了梅家,将梅乙鹤从床上托起来毒打了一顿,要为自己死去的女人三太太,还有儿子梅贤玉出口恶气。

  • 马戎听说梅家大药房收留了瘟疫病人,急命胡百万派人要将病人全部带走送往花荫镇。王小红阻拦不了,只能看着胡百万把那些病人带走。她将梅家的内堂腾出来安置新的病人,告诉手下人不要声张。省城的白大帅又派邢专员来到玉屏,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在玉屏物色一位县长,分化马戎的军政大权。邢专员初到玉屏就去拜会梅乙鹤,看到梅乙鹤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他也就打消了请梅乙鹤出任县长的念头。

  • 贤祖娘吐血身亡,梅贤祖伤心欲绝。郭世宗弃权,邢专员大为震惊。黄希明也提出了弃权。梅乙鹤说贤祖娘得的正是鼠疫,梅乙鹤命舅老爷和傻大憨粗将贤祖娘抬到后花园烧了,并让下人谁也不能将此事传出去。梅贤祖想要亲自送娘最后一程,梅乙鹤极力阻止,并要亲自前往祠堂。玉屏县评选县长大典举行,王小红也在现场。

  • 梅贤祖在县长评选大典上发誓,瘟疫不除,梅贤祖自杀谢罪。此举得到了父老乡亲的一致拥护。王小红和梅贤祖在梅家祠堂前叩首,梅乙鹤安详去世。马戎命令胡团副集合队伍撤出玉屏,在城外安营扎寨,决不能让自己的队伍染上瘟疫。梅贤祖接过任命书,表示战胜鼠疫之后,自当辞去代理县长之职。并请邢专员转告白大帅,赶紧物色贤良之才。

  • 有法国记者求见王小红,询问她在花荫镇发生的是鼠疫还是人为投毒。王小红表示,自己就是众人口中的赤匪。他们的队伍是人民的队伍。梅贤祖找马戎来要人,表示张医生和苏医生是自己请来帮助治疗鼠疫的。马戎说两位医生已经招供他们就是赤匪,并已签字画押。梅贤祖看到两位医生遍体鳞伤,表示只要二位承认自己并不是赤匪,就带他们回去,哪知马戎早已经二人的舌头割下。

  • 马戎与枪毙王小红,乡亲们表示王小红救过他们的命,一定让王小红说几句。王小红说,三年前自己加入革命队伍,他们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信仰,就是打倒反动军阀,推翻充满剥削和压迫的黑暗社会。此番话赢得了父老乡亲们的热烈的掌声。王小红表示自己来到玉屏是为了搞到药品,然而军阀就是不想让他们得到药品。自己的战友得到医治,都是因为梅贤祖的帮助。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