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樱桃 电视剧

4.9亿播放

地区:内地

电视台:山东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23:00 两集连播

简介: 夕阳下,樱桃拿着从山上采来的野樱桃给玩耍的孩子们,孩子们喊着“傻子”四散奔逃,大声嘲笑,樱桃举着拿着樱桃的手,眼神有些失望,但是嘴角向上咧着。跟着孩子们在河边泼水玩着,玩着玩着,樱桃就消失了。孩子们慌...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葛望全家兴高采烈的准备瘸子大哥葛望相亲,葛母千叮咛万嘱咐葛望这次相亲一定要小心说话,但凡人家有点意思,都要领回家给她看,葛母一边说一边感叹自己身子骨不好,一口气上不来,孙子就抱不成了,西屋的儿媳妇山菊也天天盼着葛望赶紧成家,目的是分家,葛母一边说眼泪就快流出。葛望一看葛母眼泪含在眼圈,忙安慰葛母,就算分家,他葛望虽然腿脚不好,但是养活自己没问题,并下决心,今天一定会领个媳妇回来,葛母这才露出微笑。

  • 山菊从大广播那得知葛望拿钱买了卢果,回家跟葛母闹,正巧葛望带着樱桃回家,樱桃一见葛母,一声甜甜的“娘”,葛母乐开了花。葛望刚想解释,只见大广播带着村里的人都来看葛望的新媳妇,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新奇的看着葛望的新媳妇,葛望百口难辨。樱桃一看见趴窗户的孩子们,连忙跑出去跟孩子们玩,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樱桃是傻子。葛望这才得空解释樱桃的来历,并称樱桃在葛家住一晚,明天就开村大会安置她。

  • 女人好容易摆脱了二狗子,二狗子破口大骂,被菊父和菊母一顿怒骂,正赶上山菊抱着东东回家。山菊跟菊母一顿抱怨,菊父听着,大发雷霆,骂走了山菊。山菊气愤地走了,二狗子却追了上来。二狗子央求山菊把傻樱桃带着他做媳妇,而孩子,二狗子也想办法解决,山菊点头应允。这边,葛母、葛望和樱桃看着孩子,帮孩子取名红红,葛母看着红红,渐渐地把她当成了亲生的孙女。老钟来葛家告诉葛望没人肯收留他们,山菊回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葛望全家兴高采烈的准备瘸子大哥葛望相亲,葛母千叮咛万嘱咐葛望这次相亲一定要小心说话,但凡人家有点意思,都要领回家给她看,葛母一边说一边感叹自己身子骨不好,一口气上不来,孙子就抱不成了,西屋的儿媳妇山菊也天天盼着葛望赶紧成家,目的是分家,葛母一边说眼泪就快流出。葛望一看葛母眼泪含在眼圈,忙安慰葛母,就算分家,他葛望虽然腿脚不好,但是养活自己没问题,并下决心,今天一定会领个媳妇回来,葛母这才露出微笑。

  • 山菊从大广播那得知葛望拿钱买了卢果,回家跟葛母闹,正巧葛望带着樱桃回家,樱桃一见葛母,一声甜甜的“娘”,葛母乐开了花。葛望刚想解释,只见大广播带着村里的人都来看葛望的新媳妇,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新奇的看着葛望的新媳妇,葛望百口难辨。樱桃一看见趴窗户的孩子们,连忙跑出去跟孩子们玩,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樱桃是傻子。葛望这才得空解释樱桃的来历,并称樱桃在葛家住一晚,明天就开村大会安置她。

  • 女人好容易摆脱了二狗子,二狗子破口大骂,被菊父和菊母一顿怒骂,正赶上山菊抱着东东回家。山菊跟菊母一顿抱怨,菊父听着,大发雷霆,骂走了山菊。山菊气愤地走了,二狗子却追了上来。二狗子央求山菊把傻樱桃带着他做媳妇,而孩子,二狗子也想办法解决,山菊点头应允。这边,葛母、葛望和樱桃看着孩子,帮孩子取名红红,葛母看着红红,渐渐地把她当成了亲生的孙女。老钟来葛家告诉葛望没人肯收留他们,山菊回家。

  • 山菊在小宾馆里思念着儿子东东,见老钟带着葛望回来,顿时又火冒三丈,埋怨如果不是葛望捡来个傻子和孩子东东就不能丢,扬言东东如果找不回来,谁也别想活,葛望只好沉默。半夜,山菊隐约听到宾馆里小孩子的哭声,山菊赶紧叫葛顺,可是大家谁都没听到,山菊只好在大家的劝说下又睡了。一会儿,山菊又隐约听到东东的哭声,山菊循声走了过去敲门,开门的却是之前在走廊与山菊差点冲突起来的人贩子一伙。

  • 女老大带着逃脱出来的小弟无处可逃,只好带着小弟和孩子回娘家了。二狗子从村长口中听说他找的那些人是人贩子,这才慌乱不已,怕自己也被抓,连夜逃跑了。葛望和樱桃得知女老大在胡村,赶忙追了过去,寻到女老大家,一把抢过孩子。女老大父母一看就急了,胡村全村把葛望和樱桃围住了,警察也来了,不由分说的带走了樱桃和葛望,樱桃与红红又一次被分开了,樱桃撕心裂肺的哭着。

  • 葛望和葛顺把缝纫机往大仓房里搬,正巧被山菊看到,山菊大骂葛母偏心,有啥东西都不留给她,要留给外人,葛母被气的浑身颤抖,葛望一见,提出缝纫机送给山菊。山菊忙着整理家里的东西分家,把所有值钱的都留给了自己,还逼着葛母把她住的东屋也分出来,葛母无奈,想着山菊这是逼自己早点死,非常伤心,指责山菊,若不是葛望当年那一挡,牺牲了自己的腿,葛顺现在都没命活着,山菊白眼。

  • 早上,葛母帮樱桃照顾红红,被山菊看到,山菊大骂樱桃,厉令葛母以后不许看红红,樱桃以后也不许进东屋,葛母被山菊气的吐了血。樱桃见葛母吐血,就自己带着一筐樱桃去街上换药,药店不肯换,樱桃无奈只好去街上卖樱桃,却被人所骗,只得到了五分钱,知道真相的樱桃惊慌失措的去追骗子,却不料被车撞到,好心人了解真相后,替樱桃买了药,樱桃感激不尽。

  • 葛母出面跟山菊借钱,山菊不借,一口咬定葛母自己攒了私房钱,否则樱桃根本没钱买药。葛望见葛母生气,立刻拍肩膀表示借钱的事没问题,以安慰母亲。绝望的葛望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去卖血,却不料血是抽完了,葛望却拿不到钱。两个壮男驾着葛望往外赶,葛望抱住其中一个的腿,无力地央求着。壮男实在没有办法,拿出刀威胁葛望,葛望看着两个壮男,无力却坚定地说,只要他们给他钱,他就把他的命给他们。

  • 樱桃从睡梦中惊醒,赶忙到东屋看望葛母,见到葛母安静的躺着,樱桃这才放下心来。樱桃见葛母手冰凉,帮葛母盖着被子,见葛母还是冰冷,自己则躺到了葛母身边,帮葛母取暖。葛望看到这个情景,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葛顺和山菊听到响声赶了过来,全家人哭成一团。樱桃伤心欲绝,怎么都不肯承认葛母已经离开人世的事实,痛哭不止。葛母还未入土,山菊当着老钟的面提出要分东屋。

  • 樱桃和红红在村路上走着,看见东东和小朋友们在玩,红红也走了过去,小朋友们一看见红红,就停下指着红红说,她是傻子生的不跟她玩,东东气,跟小朋友石头打起来,樱桃和经过的葛望上去拉架,却被闻讯而来的石头父母误会,他们不由分说的上前打葛望和樱桃。山菊来找东东,看到东东躺在地上,鲁起袖子就开始打,一场恶战最终在老钟的调节下才告一段落。

  • 樱桃知道这天早上红红做值日,就起个大早帮红红去学校做值日,红红赶到学校把樱桃赶走了,李岩看到,跟老师打了小报告,于老师盛怒,指责红红不能这么对待母亲,红红委屈的跑回了家,指着樱桃说,如果她再去学校,就不认妈,樱桃伤心地流下泪来。早上红红睁开眼看到樱桃抓着自己的手,一想这么多年,樱桃一直都抓着她的手睡觉,又不高兴了,没有吃早饭就去了学校。

  • 山菊得知二狗子回来了,怕二狗子报复,赶忙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藏在了灶膛里,藏好后,又慌忙往娘家赶去。这头,樱桃赶到学校,拉起红红和东东就往家里跑。到了家,樱桃解释不清原因,只是口口声声的说怕孩子们丢了,红红对樱桃的举动更加生气,更加厌恶,红红伤心地说,如果不长大,永远不明白什么是傻子,也不会遭到同学的取笑。

  • 二狗子来到葛家,樱桃立刻关上门,想要藏红红。二狗子在山菊那得不到好处以后,只好捡软柿子捏——走到大仓房,拿起桌子上的饭碗就开始吃,边吃边暗示,如果他们不把二狗子伺候好,他就说出红红的身世。葛望一听,慌了,赶忙叫红红去买酒。二狗子答应,只要葛望供他吃喝,他就对那个秘密守口如瓶。二狗子正在葛家摆谱,红红带着老钟来了。葛望不好得罪二狗子,只好帮着二狗子说好话。二狗子得意洋洋的走了。

  • 樱桃看到三驴子采蘑菇能换烟,自己也想去采蘑菇赚钱。当樱桃把想法跟一家人说了之后,遭到了一家人的强烈反对,红红更是让樱桃少去惹事。樱桃不顾全家人的反对, 第二天就拿着筐去采蘑菇去了。山菊看到全村的妇女都去采蘑菇,怕让别人占了先机,自己则也跟了过去。路上遇到二狗子,二狗子质疑这些人采蘑菇能赚钱,自己好奇,也跟了上去。树林子大,二狗子走着走着就跟众人走散了,不小心掉进了坑里,而同样走散的,还有樱桃。

  • 二狗子哄骗樱桃,踩着她的肩膀爬出了大坑,正当樱桃等着二狗子拉她上去的时候,二狗子却逍遥而去。红红一个人找着,听到坑里的樱桃在叫自己的名字,红红走了过去。找了根树枝,拉着樱桃,谁知,救人不成,红红也掉了下去。二狗子看到葛望,心虚想跑,被葛望抓个正着,二狗子只好带着葛望去找樱桃,这时候,村里的人都在老钟带领下来了,大家齐心合力把樱桃救了上来。

  • 葛望回到家,为了那500元的赔偿费,只好到处借钱。山菊摆着脸,与葛顺大打出手,死活不借钱,葛望只好作罢,实在没办法,只好想到卖房这个办法。红红一听说葛望要卖房子,想到自己无家可归,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气的跑到李岩家,拉着李岩就晃,正好被老歪脖子看到,老歪脖子咬准这一家人要杀人灭口,更不依不饶了,葛望拼命解释,老歪脖子也不听。几个人吵闹的时候,李岩醒了,李岩一睁开眼,就喊樱桃“妈”。

  • 二狗子看樱桃采蘑菇的筐破了,自己就把在牢里的成果——编筐手艺展示了一把,葛望大加赞赏,二狗子不好意思的笑了。正赶上村里要进筐,葛望进言,二狗子就有了编筐的工作。二狗子又跟大广播商议着合作个山货收购站,生意就风风火火的做了起来。樱桃拿着新筐去采蘑菇,这次采回来的蘑菇全都是无毒的,葛望看着那些蘑菇,开心的笑了。樱桃把卖蘑菇得来的钱给了红红,让她去买鞋,红红偏偏不买,樱桃的笑容僵在脸上。

  • 葛望和樱桃拿着鞋,匆匆的赶到学校,正赶上红红在参加接力赛。加油声鼎沸,樱桃见一个同学接过了红红的接力棒,以为别人欺负红红,连忙赶上去,抢下了接力棒,众人看到这番情景,哄堂大笑,取笑葛红有个傻妈。红红受到屈辱,指着樱桃大喊,再也不想看到她,樱桃顿时泪流满面。红红坐在河边,发着呆,樱桃跟了出来,偷偷的叫葛望去安慰红红,带她回家,而自己只是默默地跟着,在后面跟着。

  • 葛红把樱桃扔进山里的事情被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的,红红到处受到冷眼。李岩来看樱桃,碰到山菊,山菊无意中透露红红的身世,李岩更加敬佩樱桃。学校里,同学们沸沸扬扬,红红误认为李岩到处告诉别人她把自己妈扔进了树林里,对李岩没好脸色,李岩不满,指责红红对自己的母亲大逆不道、忘恩负义、是个白眼狼,气昏了头的李岩把红红的身世脱口而出,大喊你妈当初就不该捡你。

  • 全家人都知道山菊把红红的身世说了出去,葛顺和东东都指着山菊说,大家都怕红红知道了身世后会去找亲生父母,离开樱桃。几个人在吵闹的时候,窗外,听着的是红红。红红回家找婴儿时候的物品,遭到樱桃和东东的阻拦,红红把人推出门外,终于,红红找到了那个放肚兜的小箱子。樱桃在外面见红红找到了,急得从窗户爬了进去,一把抢了箱子就跑,藏在了稻草垛里。红红哭着求樱桃,樱桃心软,只好告诉红红箱子的去处,可是箱子却不见了。

  • 樱桃追着葛望,想要东西给红红看,她不忍红红伤心,葛望却怕红红离开这个家,离开樱桃。两个人在河边说话,老钟经过,主张尊重孩子,告诉孩子真相,葛望默默不语,只得答应樱桃,他不拦着,让樱桃自己找。樱桃兴奋的回家拼命翻找,终于,在枕头里,樱桃翻出了红红的小肚兜和字条。红红看着那些证据,放声大哭,质问樱桃为什么亲生父母不要她。

  • 村里人议论纷纷,说李岩跟红红长的很像,红红是老歪脖子当年扔的。李岩听说,怒气冲冲的跑去找红红,红红信以为真,一家人立刻去找老歪脖子。老歪脖子对突如其来的一切莫名其妙,百口莫辩,老歪脖子无可奈何,反指葛望一家看他家有钱,故意来讹人。葛望一听,怒不可抑,带着红红和樱桃回了家。老歪脖子的态度让红红更加确定当年就是他扔的自己。

  • 曲东升家,小舅兴高采烈的告诉曲东升,他的大女儿找到了,曲东升一听,慌忙要去见孩子,小舅拦着,拿到了好处费以后,小舅这才带着曲东升走。见到孩子脖子后面的胎记之后,曲东升兴奋不已,见孩子流汗不止,曲东升心疼的帮着孩子擦汗,不料,脖子后面的胎记却掉了颜色。曲东升当场揭穿小舅的阴谋,扬袖而去,小舅这才知道被侯三耍了,气愤不已。回到家,娇娇指着小舅警告他,不许找所谓的姐姐,并拿出钱给小舅,小舅连连答应。

  • 红红不自觉的睡着了,醒来时,一杯水放在了红红的身边。流氓慢慢走向红红,樱桃如豹般冲出来,一巴掌打在了流氓的脸上,流氓被打跑了,立刻带着两个流氓又回来,三个人围住樱桃和红红,两个人抓住红红,一个人拉住樱桃,樱桃见红红被欺负,疯了一般又打又咬,被咬的流氓恼羞成怒,拿出刀子,樱桃怒吼着,冲了上去护住红红,只见地上鲜血直流。樱桃直直的用手,捂住了流氓的刀子。

  • 小舅带着樱桃和红红去家具厂找曲总,刚到门口,红红就开始闹肚子,小舅只好带着樱桃先去找曲总。曲总看到小舅领了个傻子来,一笑,不等小舅说话,就断定这又是小舅为了要钱耍的花招,不论小舅如何解释,曲东升都不相信,推着小舅就往外面赶,樱桃见曲总不认红红,大骂曲总坏,而红红还没有见到曲总,就和樱桃、小舅被保安赶了出来。红红见保安赶走小舅,断定这又是小舅骗人的招数,拉着樱桃就走了。

  • 经医生检查,樱桃虽无大碍,但是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几天。曲总问清红红与樱桃的关系,以为葛家家庭困难,所以红红才想出这个苦肉计骗钱,又听红红问如何才能找到撞樱桃的司机,以便让他赔钱给樱桃,这样他们就有钱还给曲总了,曲总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对红红已经彻底失望,眼前的红红在他眼里就是为了钱能够牺牲自己亲生母亲的白眼狼,曲总想着想着就拂袖而去。

  • 曲总拎着好多东西走在路上,突然,捂住肝部,豆大的汗珠留下,疼的坐在了路边。曲总每天都来医院照顾樱桃、关心红红,对葛家无微不至,葛望看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这天,曲总又拿着好多东西来到医院,红红接过曲总手中的东西,看着曲总累的满头大汗,不禁叫了声爸爸。曲总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葛望提醒,曲总才恍然大悟,幸福的微笑浮在脸上。

  • 小舅看红红进门,而姐夫曲总又对这个女儿十分大方,小舅就开始笼络红红,可是红红却根本不理小舅。曲总安排娇娇与红红一个房间,红红把曲总今天给她买的礼物给娇娇,却遭到娇娇的大骂,娇娇看红红穿着破衣服,辱骂红红,却不知,那是用爱做的衣服。娇娇嫌红红臭,要红红去洗脚,可是红红不知道家里哪个是洗脚盆,娇娇又借机欺负红红,红红要烧水,可是不知道家里高级的火炉怎么用,最后,姥姥来帮红红解了围,又惹的娇娇气愤。

  • 樱桃抱着枕头出门,葛望急忙去找,看到樱桃呆呆的眼神,葛望伤心欲绝,答应带着樱桃去找红红。红红进门,没有找到拖鞋,曲总见娇娇兴高采烈的,责怪娇娇,娇娇却死不认账,还指责曲总只偏心野孩子,对自己一点都不好,姥姥见娇娇痛哭,心疼不已,忙拦着。红红告诉曲总她想回葛家,曲总不舍,好容易才找到亲生的女儿,希望红红能继续呆下去,适应了就好,红红不忍心拒绝。

  • 曲总帮着红红梳头,梳着梳着想起了小舅的话,拿走了红红的一根头发,而另外一边小舅和娇娇借着孝顺姥姥,从姥姥头上拔了根白头发。小舅偷偷的跑去曲总的书房,要找红红的头发,却被曲总发现,曲总厉斥小舅。小舅见此计不成,正在想其他的计划。娇娇一进门发现红红正在喝自己的可乐,大怒,上去就抢,可乐泼在了红红心爱的衣服上。娇娇见此,立刻拿着红红的衣服说要送去洗衣机,红红正感安慰,却不料小舅和娇娇把红红的衣服剪碎了。

  • 一家人送姥姥去医院,姥姥焦急万分的要求曲总去找娇娇。小舅借机离开,走进一家小宾馆,原来,娇娇是小舅藏起来的。娇娇得知姥姥住院了,焦急万分,急着要去看姥姥,被小舅拦住。而那头,曲总连打几个电话想方设法去找娇娇,红红安慰曲总,曲总却有些不耐烦。红红为娇娇的出走责怪自己,伤心难过。樱桃赚了钱买了文具盒来到曲总家,门口碰到小舅,被小舅欺负,文具盒也被小舅踩扁了。

  • 樱桃醒了过来,红红看着樱桃,提出要跟他们回家,葛望和樱桃都很高兴。红红去找曲总谈回家的事,却听到曲总和小丽的谈话,原来曲总已经被诊断为肝癌晚期。红红感到晴天霹雳,待情绪稳定,红红决定暂时留在曲家照顾曲总,她央求葛望,葛望虽心疼女儿,但又料定孩子有苦衷,便没有追问下去。

  • 红红伤心地与葛望和樱桃回家了,一家人兴高采烈的推开大仓房的门。山菊看到红红回来,以为红红被人赶了回来,大广播看不惯山菊,告诉山菊曲总要出国了,山菊顿时对红红刮目相看,决心好好拉拢红红。回到村里的红红越来越懂事,可是在红红心里,仍然有个疑问。这天红红骗葛望说去香子家玩,随后来到曲总家,却遇到娇娇和姥姥对红红百般辱骂,红红只好去家具厂等曲总。

  • 红红见到曲总,质问曲总既然不是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家送钱,为什么还要考虑自己。曲总言道只是出于同情,红红伤心欲绝,坦言自己知道曲总的病,自己只是想多陪陪爸爸,红红要拉着曲总重新做鉴定,曲总被逼无奈,只好承认鉴定做了假,只是为了不想让红红再生活下去,因为红红的到来,曲家就没有安宁过,那些钱就是给他们家的补偿,红红听着,泪流满面,一狠心“钱不够”的几个字就吐了出来。

  • 山菊要给樱桃送擦伤药,红红谎称樱桃不在,山菊就把药给了红红。樱桃拿起装钱的纸袋,发现很轻,再一看,才发现钱没有了。樱桃这边找钱,那边却看到火光,家里着起了火,樱桃连忙扑火,却没有扑灭,要开门,而门却锁上了。大广播门前,山菊凤英正在聊着,却看到大仓房着火,这边葛望和二狗子也看到,村里人慌忙朝着大仓房跑去。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三驴子分析下来说红红要烧死樱桃。

  • 李岩拉着老歪脖子去道歉,老歪脖子拗不过李岩,再三推搡后,只好跟着李岩去道歉。爷孙两在葛望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感概这些年李岩的父母除了给他们两个钱之外,连个消息都没有,李岩特别渴望自己有个像樱桃这样的妈妈。葛望一家听着,也起了同情之心,樱桃抱着李岩,李岩的“妈”字,响亮而深远。葛望和樱桃拿着钱来到曲总家,葛望指责曲总对红红的所作所为,曲总心有委屈却执意要樱桃收下钱,推耸当中,樱桃突然看不见了。

  • 樱桃央求葛望回家,葛望不许,坚持要樱桃先治好眼睛,樱桃想到自己如果住院,红红就会瞎,就趁着葛望不在,跑了出去。曲总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可是为了能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看见红红,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体。来到病房,却不见樱桃,曲总一着急,晕倒了。葛望和红红回来,找不到樱桃,慌忙到处寻找。樱桃抱着红红小时候的枕头在大仓房里呆坐,却出现红红要给自己捐眼角膜后失明的幻想,樱桃惊恐万分,抱着枕头逃跑了。

  • 课上,红红朗诵着自己的作文《母亲》,文中侃侃道来自己的成长历程中,樱桃对自己无私的奉献以及关心备至的爱,教室里哭成一片,孩子们都为这个令人尊敬的母亲祈祷着,祈祷着她的平安。曲总病入膏肓,却签署了为樱桃捐献眼角膜的遗嘱。娇娇央求小丽带着红红来见父亲最后一面,经历了自己母亲的死和父亲的即将离开,娇娇长大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