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如意 电视剧 热度 3902

地区:内地

简介: 刘恺威、杨幂定情之作。故事讲述的是谭、佟两大家族的恩怨情仇。狸猫换太子,大小姐沦为茶花女;千里寻仇,二少爷手刃生母。一对抗争命运的痴情男女,一段尘封往事的血肉仇恨。民国初年一个充满茶香的小镇,有谭、佟...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民国初年一个充满茶香的小镇,如意和她的好姐妹佟丝若在河边许愿。佟丝若说她的心愿是成为最美的新娘,原来她心中早有意中人,就是谭铭凯。佟丝若和如意嬉戏打闹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谭夫人。谭夫人觉得佟丝若不应该和如意这种采茶女交朋友,如意心里有点难过。谭老爷的病情十分严重,他还不停念叨着谭铭扬的名字。

  • 佟丝若对谭夫人说她想去上海,谭夫人觉得没这么必要。下人来报说码头没人,谭夫人更紧张了。高秋朗回到叶家,将谭铭凯带给叶海山。叶海山支开了叶紫和高秋朗,单独和谭铭凯谈话。谭铭凯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谭夫人听到后终于放心了。叶紫和高秋朗聊天,她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关心和担忧。谭老爷接到消息说谭铭扬还活着,他十分激动。

  • 谭明凯留洋归来谭老爷打心眼里高兴,精神也好了很多,但仍挡不住身体每况愈下,谭夫人心知他是在强撑。谭老爷从未放弃对二子谭铭扬的苦苦寻找,然而已化名高秋朗的铭扬并不愿认祖归宗。佟家大少爷耀东对如意骚扰不断,欲强行赶走梅家租客老五。如意的丝帕被谭铭凯捡到,他想到如意心中就十分甜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民国初年一个充满茶香的小镇,如意和她的好姐妹佟丝若在河边许愿。佟丝若说她的心愿是成为最美的新娘,原来她心中早有意中人,就是谭铭凯。佟丝若和如意嬉戏打闹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谭夫人。谭夫人觉得佟丝若不应该和如意这种采茶女交朋友,如意心里有点难过。谭老爷的病情十分严重,他还不停念叨着谭铭扬的名字。

  • 佟丝若对谭夫人说她想去上海,谭夫人觉得没这么必要。下人来报说码头没人,谭夫人更紧张了。高秋朗回到叶家,将谭铭凯带给叶海山。叶海山支开了叶紫和高秋朗,单独和谭铭凯谈话。谭铭凯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谭夫人听到后终于放心了。叶紫和高秋朗聊天,她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关心和担忧。谭老爷接到消息说谭铭扬还活着,他十分激动。

  • 谭明凯留洋归来谭老爷打心眼里高兴,精神也好了很多,但仍挡不住身体每况愈下,谭夫人心知他是在强撑。谭老爷从未放弃对二子谭铭扬的苦苦寻找,然而已化名高秋朗的铭扬并不愿认祖归宗。佟家大少爷耀东对如意骚扰不断,欲强行赶走梅家租客老五。如意的丝帕被谭铭凯捡到,他想到如意心中就十分甜蜜。

  • 谭老爷去世,各路名流商贾纷来祭奠,可如意等一众茶农被拦在了灵堂外,原来是谭夫人授意不准下人近前祭拜。佟耀东赶到,带着如意亲手制作的茶糕代为祭拜,耀东提醒谭铭凯今后将是整个家业的顶梁柱。闻听高秋朗要回到叶家,叶紫兴奋不已,叶海山却对此忧心忡忡。

  • 如意的母亲说如意的意中人叫二憨,佟耀东听了觉得很奇怪。如意向谭铭凯要丝帕,两人开心地聊起天,聊得十分投机。佟丝若因为受到谭铭凯的冷落而十分烦恼,她母亲对她好言相劝。佟耀东询问佟丝若是否听过一个叫二憨的人,丝若说并不知道。佟耀东透露出要娶如意的意思,锦华听了心里很难过。

  • 谭夫人给谭铭凯端来了压惊的汤药,但是谭铭凯说他要去医院看望如意。谭夫人听后有点生气。佟丝若更询问他和如意到底发生了什么,谭铭凯没有作答。在医院,佟耀东也询问如意和谭铭凯在山洞里的具体细节,如意并没有说出实情。佟丝若有点吃醋,谭铭凯决定对她坦白,但被她拦住了。

  • 谭铭凯去茶园找如意,却遇到了佟耀东,他更主动说要找如意谈话。他要如意离开茶园,他愿意养她。如意坚定地拒绝了。梅姨仗着有佟耀东撑腰,又跑到赌场去赌。谭铭凯在账房看账本,佟丝若看到他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她还要替他对账,谭铭凯对她很无语。

  • 如意回家后发现爹的玉佩不见了,如意焦急的向老五询问情况。老五最近时常看见梅姨在场子里赌博,一定就在赌场里。老五和如意遇到谭铭凯和丝若,丝若故意挽起铭凯的胳膊秀甜蜜,铭凯心中一阵失落。佟耀东表示梅姨已用玉佩换走了五十大洋,佟耀东蛮横无理,承诺只要如意肯成为自己的女人,那么玉佩便是她的。

  • 梅姨从如意爹嘴里套话,想搞清楚玉佩的价钱。梅姨贪恋钱财,一心希望如意嫁入佟家。老五匆忙赶来,找到谭铭凯,把佟耀东拿玉佩换如意的事实说与铭凯,跪求他帮帮如意。玉佩落入他人手里,如意爹悲伤,如意宽慰父亲,玉佩乃是身外之物。谭凯明带老五去见谭夫人,希望让老五留下帮助自己。

  • 老五撞见梅姨,警告梅姨,如意就算不是其亲生,那也决不能往火坑里推。谭夫人有着自己的担忧,表示如意是个祸害,不想再看见这一家人。因天寒地冻受灾严重,谭家的部分茶叶叶面出现了冻伤的痕迹,谭铭凯决定挑选上好的茶叶,仅卖半担并提高价钱。如意爹要被辞退,谭夫人告诉铭凯这正是她的主意,母子起了争执。

  • 谭夫人身体不适,以此为由,留谭铭凯在家中陪伴,实则是断了铭凯和如意的联系。如意决定尽快离开此地,准备第二天就动身。梅姨跟老九告别,嫁给他这么多年帮着带大了如意,自认为对得起老九,如今不想再跟他过苦日子。梅姨实话实说,佟家和谭家的钱财她全收了。梅姨和老九争执,老九被撞倒。

  • 如意被陷害,污蔑她害佟耀东。谭夫人坚定地站在佟家的立场来讨个公道,更是说出即便如意先杀再审都不冤枉。老五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这个罪名。张局长只得先将如意羁押候审,谭铭凯出面替如意担保。谭凯明一心维护如意,佟夫人听谭铭凯替如意辩解,情绪激动。丝若痛恨如意,指责她如果不是因为如意的缘故,谭耀东绝不会跌入山崖。

  • 佟家的迎亲队伍已在路上,如意爹央求如意速速离开。如意爹一时口快说出了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这样的话,如意生疑。如意爹希望有朝一日父女俩再相见的时候定会把一切告诉如意。佟家人上门要人,得知如意已离开,如意爹被押。老五和如意被佟家人拦住,佟夫人放下狠话,如意就该伺候谭耀东下半辈子。

  • 如意爹大病,丝若特来看望。老五去请大夫,哪知老五没钱,大夫拒绝。恰巧遇到高秋朗,高秋朗对大夫大打出手。谭铭凯看望如意爹,不想丝若竟在此。铭凯感动,对丝若表达了感谢之情。高秋朗请来大夫为如意爹医治,大夫表示马上送往医院,病人需要进一步观察。诊断的结果显示如意爹得的不是普通的肺炎,应该是肺部长了东西,药物治疗已失去作用。

  • 谭家的茶叶论成色和质量都大不如前,买家要求价钱折半。情急之下,下人说出了茶园人手不够的事实。因为拖欠工资,老工人被挖走了好几个。谭夫人听闻此事,只得先从自己的账面上出资,把拖欠的工钱发了,但并不是长久之计。丝若转告如意,谭铭凯已经死心。如意微笑祝福并想亲手为丝若绣一个红盖头。

  • 佟家的下人告诉老五如意的遭遇,除了每天照顾佟耀东之外,所以下人应该干的活如意全都包了。谭铭凯已经答应娶丝若过门。听闻如意的不堪的遭遇,谭铭凯和高秋朗无一不心痛。高秋朗之所以不遗余力的帮助谭铭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成为掌控谭家的人,到那时,娶谁便是他的自由。谭铭凯托云霞把信交给如意,如意虽明白铭凯的心意却不能不顾及姐妹之情。

  • 老五告诉谭铭凯第二天高秋朗要带如意离开。谭家马上要去佟家下聘礼,却发现谭铭凯不见了。佟家下人带着如意欲离开,被丝若发现,如意借故去给佟耀东抓药。高秋朗提醒谭铭凯,现在放弃一切都来得及,但是自己会娶如意。铭凯欲携如意私奔。佟家见谭家来提亲,铭凯却不见踪影,顿时起了疑心。

  • 如意如今生不如死,谭铭凯会向家里和佟家摊牌,他相信不管发生什么,如意一定会和他患难与共。高秋朗建议,把佟家逐渐清除出谭家,让聚顺兴取而代之,入股谭家,把谭家的茶园变为谭铭凯的茶园。如意的悉心照顾终于有了回报,佟耀东苏醒过来。

  • 经大夫的诊治,佟耀东可能站不起来了。佟耀东和母亲将所有的错都归结于如意身上。当初承诺过的只要佟耀东苏醒就放如意走,现如今也变得不可实现,扬言要让谭铭凯和如意一辈子都觉得亏欠。佟耀东心灰意冷,决定报复谭铭凯和如意。

  • 谭铭凯整日郁郁寡欢,谭夫人表示如意再好也已是别人的媳妇。锦华细心照料佟耀东,耀东想给锦华一纸休书。锦华表示如果真想一纸休书的话,那么还是给如意吧。佟耀东为了让锦华死心,对她大呼小叫,恶言相向。耀东让锦华捅死他,锦华看到耀东这样,只得动了自杀的念头,佟耀东为救妻子而身亡。

  • 因佟耀东身亡,万般无奈之下谭夫人只得白事在先,往后推延谭铭凯的婚期。谭铭凯听闻佟耀东已死的事情,感到十分震惊。丝若、如意两人置身大雨中,质问她耀东是否是她杀的。如意为自己辩解,丝若却早已对如意失去信任,并扬言绝不放过如意,更是对她大打出手。谭铭凯一心想去佟家送耀东最后一程并向母亲保证绝不敢多言。

  • 老五经过调查,得知如意目前还关在佟家,也没有一个说法。谭铭凯除了心疼也无可奈何,他答应和丝若完婚,只要能够换取如意的自由,就算牺牲自己的一辈子也心甘情愿。如意被关在小房子里,虽不能为佟耀东守灵,但她仍然诚心送他最后一程,丝若毫不领情。六爷早已做好打算,谭佟两家一旦反目成仇,聚顺兴就是接替佟家、入住谭家茶园的最好时机,至少要拿到一半以上的股份。

  • 梅老九和老五来到佟家找如意,佟家拒不放人。谭铭凯听说佟老爷要通知警局缉拿如意,和高秋朗匆匆赶到。六爷和谭夫人见面,诉说着自己逃到上海时的不堪的生活遭遇。谈及几年前谭家遇到的危机,谭夫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六爷就是当初及时出手相救的叶老板叶海山。丝若胁迫如意违背良心说出“从没爱过谭铭凯,心甘情愿留在佟家照顾公婆”的话。

  • 阿康杀死了佟老爷,高秋朗暴怒,一时间接受不了。警局经过调查表示,佟老爷的死因是因为丧子心痛才投湖自尽,谭铭凯提出质疑。佟耀东的案子,锦华也已招供,此事与如意无关。丝若承诺,只要谭铭凯敢带着如意走出佟家的大门,便给如意一纸休书。丝若将事情的原委告知谭夫人,谭夫人气愤难耐,更是说出要与谭铭凯断绝关系的狠话。

  • 高秋朗和谭铭凯相处的这一段时间,看到铭凯的阳光、善良以及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相信,突然感觉到汗颜。叶海山希望高秋朗清醒一点,谭铭凯占有了原本属于高秋朗的一切。叶海山对高秋朗失望至极,叶海山向高秋朗一再灌输,高秋朗的报仇计划重新开始。

  • 谭铭凯向高秋朗坦白,他对如意撒了谎,谭夫人并没有答应这门亲事。谭铭凯托高秋朗帮忙寻找合适地小公寓,并嘱咐他多帮忙照看茶园。佟夫人接连遭遇丧子丧夫之痛,整日以泪洗面。叶海山劝说谭夫人还是答应铭凯娶了如意并提出建议,让铭凯带如意重回茶园。谭夫人找到如意,承诺会给她一笔钱,代价就是离开谭铭凯。

  • 婚礼现场,谭夫人打了如意,令如意受尽委屈。梅老九知道云霞能说话,非常激动,想去谭家找云霞问个明白,老五左右为难。谭铭凯和如意新婚之夜住进了租的公寓里,饱受磨难终于眷属。老五以如意生病,想和云霞说说话为由,将云霞带到梅老九面前。梅老九表示早已认出云霞,当年正是她抱走了自己的孩子。

  • 叶紫泣不成声,看到高秋朗心里除了复仇再无其他只觉得失望难过,阿康借机向叶紫表明自己的心迹,叶紫气上加气。高秋朗向叶海山保证,一刻也离不开叶紫,但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他复仇的决心。谭夫人决定和聚顺兴合作,并打算收高秋朗为义子。

  • 高秋朗探听梅老九的口风,打听另外一个孩子的下落。梅老九拒不承认。高秋朗根据梅老九对谭铭凯态度的转变猜测两人关系绝不一般。如意和谭夫人相处较好,令谭铭凯感到意外。谭铭凯建议在院子里中上玫瑰花也好给如意一个惊喜。如意为谭夫人绣了丝帕,颜色、样式正和她的心意。

  • 梅老九来看望如意,魏管家好心劝告,以后还是少来谭家为好。梅老九表示自己也该放心,毕竟云霞、魏管家才是如意的亲生爹娘。魏管家告诉如意梅老九已来过,如意这才知道原来是谭夫人禁止外人进入。如意和谭夫人发生口角。谭铭凯希望能把老五派到谭家,让家人遣用。

  • 丝若约高秋朗见面,表示叶紫无意间向她透露谭铭凯欲买地的消息,并且对丝若提出的种种要求全数答应。直到将谭家的秘方交到丝若受伤,这才百分百确定,高秋朗和谭铭凯是敌非友。佟丝若怀疑致使谭佟两家走到如今的局面的幕后推手就是高秋朗。高秋朗利用丝若报复谭家,向丝若说出了他是谭铭扬,是谭老爷的另外一个儿子的真相。

  • 叶紫告知佟丝若,如意有喜。叶紫希望丝若看在孩子的份上,这段恩怨就此了结。佟母口中恶言,诅咒谭家绝子绝孙,新生儿胎死腹中。佟丝若鬼迷心窍一般誓死报复。高秋朗见到老袁,询问当年朱秋月和陈秀杰到底是谁先生下孩子。老袁详细的叙述了事情的原委。但老袁确定的是当年那个孩子应该是死婴,叶海山怀疑谭铭凯根本不是谭景然的亲生孩子。

  • 谭铭凯在狱中被一顿毒打,高秋朗、如意等人来到警局,高秋朗此时才得知是叶海山吩咐要让谭铭凯吃点苦头。如意看到谭铭凯伤痕累累,万分心疼。谭铭凯希望高秋朗对谭夫人保守秘密。如意发誓,一定会找到证据,让谭铭凯清清白白的出狱。叶紫提醒如意,现在能救谭铭凯的只有丝若,既然能联合起来驱逐谭家,那么也定能联合起来保释谭铭凯。

  • 如意到狱中探望铭凯,表示已找过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十分通情达理,只要能证明谭铭凯的清白,便不予追究责任。如意找到了出事当天值班的陈师傅,即便此事真的和丝若有关,铭凯也相信丝若一定有她自己的苦衷。铭凯向如意表达自己的真心,患难夫妻见真情。如意来到佟家,求佟家出面召集两届政商,担保谭铭凯。

  • 对于梅老九的死,云霞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想把一切真相告诉谭铭凯。老九希望铭凯和如意远离高秋朗,云霞感到疑惑。铭凯出狱,回到家之后才得知梅老九去世的噩耗。近几个月的营销业绩不错,佟夫人喜笑颜开。丝若却愁眉不展,想向高秋朗打听谭铭凯的情况。锦华传回消息,铭凯出狱,因为梅老九已故,畏罪自杀。

  • 如意和老五来祭拜梅老九,恰逢丝若也来看望老九。丝若告诉如意,梅老九的死很有可能跟谭铭凯的母亲有关。如意回家之后,发现梅老九的玉佩不见了。老五突然想起,梅老九出事的当天晚上曾去过谭家。事情的发展完全在高秋朗的掌控之中,他要如意相信,杀害梅老九的凶手就是谭夫人。

  • 如意一心认定谭夫人就是杀害梅老九的凶手,谭铭凯命令如意必须停止所有无端的猜测,不要再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在谭夫人的身上。谭夫人和如意变成了仇人,丝若和佟夫人幸灾乐祸。丝若终日吸毒,锦华劝诫丝若趁早戒掉。魏管家调查清楚事实之后,谭夫人当场震惊,知道了谭铭扬还在世的真相,心生担忧。

  • 如意来到祭奠谭老爷的佛堂,发现囚禁了一个疯子,如意猜测,这个疯子一定知道朱秋月之死的真相或者她就是受害者。如意发誓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谭夫人诬陷如意和老五私会,老五坦白,两人只是去了谭家山上的别墅。婆媳两人争执不休。谭夫人怂恿谭铭凯赶紧休了如意,如意铭凯二人各怀心事。

  • 如意向谭夫人和谭铭凯表示,高秋朗来到乌茶镇就取得了铭凯的信任,进而得到了谭家茶园的股份,如今更是妄图控制整个茶园,这一切恐怕都是别有用心。如意认为,谭家茶园不能过分的依赖外人,收回对茶园的管理。高秋朗看出了阿康对叶紫的心意,秋朗接下来会对谭佟两家痛下杀手,警告阿康别去招惹叶紫。

  • 佟夫人心疼丝若,希望她趁早戒掉大烟。如意把佟家拿回来了,佟夫人和丝若看到如意为佟家做的事情,感动不已,终于冰释前嫌。高秋朗拿枪对着阿康,质问他到底是谁杀了他的养父。阿康道出了是叶海山毒死了高秋朗养父的真相。

  • 高秋朗当着谭家人的面说出了如意正是铭凯母亲的女儿,铭凯难以置信。一切真相大白,阿康告知秋朗,这个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此人正是秋朗的母亲朱秋月。铭凯和秋朗来到后山,高秋朗精神失常。谭铭凯深度昏迷,医生也无法确定苏醒时间。

  • 谭铭凯失忆,和谭夫人、丝若生活在一起。三年后,老五回家后告诉如意,佟夫人过世了,把丝若托付给了谭铭凯。朱秋月想念高秋朗,割不断这骨肉亲情。老五带着礼物上街,礼物失踪,老五偶遇叶紫。谭铭凯看见了礼物,老五托叶紫把孩子领过来,目前还不能让大家知道礼物的身世。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