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心路GPS

3107.6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李艳芳

简介: TVB搞笑都市剧,讲述电视台摄制组的故事。新人气小花黄翠如首挑大梁,陈展鹏变帅气导演。由黄翠如、李司棋、陈秀珠、麦长青、陈展鹏、张景淳等主演,该剧由刚过档的李艳芳监制。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夏日长是星辉电视台的高级编导,负责制作综艺节目。由於做事认真不苟言笑,被同僚戏称為「杀人王」。日长工作至上,每每工作达旦才回家,连女友也离他而去。日长自幼寄养在陈家,被陈家视為一分子,虽称陈太刘翠云為阿姨,实际上已把她当作母亲看待。翠云亦不时到日长的家打点,情同亲生母子。

  • 俊杰随同电视台摄影队一行人到了事前预约了的刘家村,进行为期十四天的乡村体验,众人一到达便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俊杰被安排寄住在刘大叔的家。俊杰参观刘家的厨房,初次见到烧柴,而晚饭在五时多便吃完,与香港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 俊杰发现日长偷拍后,不止破坏用作偷拍的镜头,更不肯合作拍摄,躲藏於房间内不出门,令拍摄工作停止。美凤觉得可跟俊杰详谈,但忠信与日长都明白拍摄日期所馀无几,於是贴身追踪俊杰,连他洗澡的镜头也不放过。日长又提议改与俊杰住在同一间房内,称可以改拍宅男的生活纪录,令他无处可逃。俊杰不敌忠信和日长的激将法,终於肯离开房间。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夏日长是星辉电视台的高级编导,负责制作综艺节目。由於做事认真不苟言笑,被同僚戏称為「杀人王」。日长工作至上,每每工作达旦才回家,连女友也离他而去。日长自幼寄养在陈家,被陈家视為一分子,虽称陈太刘翠云為阿姨,实际上已把她当作母亲看待。翠云亦不时到日长的家打点,情同亲生母子。

  • 俊杰随同电视台摄影队一行人到了事前预约了的刘家村,进行为期十四天的乡村体验,众人一到达便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俊杰被安排寄住在刘大叔的家。俊杰参观刘家的厨房,初次见到烧柴,而晚饭在五时多便吃完,与香港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 俊杰发现日长偷拍后,不止破坏用作偷拍的镜头,更不肯合作拍摄,躲藏於房间内不出门,令拍摄工作停止。美凤觉得可跟俊杰详谈,但忠信与日长都明白拍摄日期所馀无几,於是贴身追踪俊杰,连他洗澡的镜头也不放过。日长又提议改与俊杰住在同一间房内,称可以改拍宅男的生活纪录,令他无处可逃。俊杰不敌忠信和日长的激将法,终於肯离开房间。

  • 刘大叔伤口靠近右眼,顿时血如泉涌,俊杰见村民怒不可遏,惊慌失措下拔足逃走,日长和美凤马上从後追俊杰。日长追截俊杰,仍不忘以小型摄录机拍摄,因此引起俊杰指责。俊杰不喜欢日长只拍他的丑态,又追问他幼年的事,令俊杰想起自己自小已失母亲,在亲戚间寄养的不愉快经历。美凤见俊杰伤心痛哭,知道他并非有意伤到刘大叔,只是事出突然,不知所措而逃走,於是阻止日长继续拍摄。

  • 在刘家村十四天的拍摄工作顺利完成,眼见离别在即,俊杰决定和刘家的孩子埋下时间囊,一年後回来一同打开。几名孩子又互相送纪念品,俊杰至把自己心爱的的限量版球鞋送给强。俊杰上车後仍对刘家村依依不舍,更在车子中因离别而痛哭不止。拍摄队伍四人都被他的转变感动。

  • 翠云对奔丧之事六神无主,日长担心她独自在家会胡思乱想,自告奋勇留在陈家通宵达旦陪她,又向监制以力请假,连正在制作後期的真人秀节目也暂时放下,大出以力意料之外。日长为陈家办理各种丧礼事宜,又以义子身分为永就撰写讣文。

  • 永就离世後,众子女在周日陪翠云打牌,但晚上各自有节目提早离去,只有日长留在陈家陪伴翠云,又想尽方法哄她开心。美凤回到电视台,向日长提及认识笑娴,但日长扬言不认识此人,迅速转换话题,美凤对日长与笑娴的关系更感疑惑。

  • 日长因敏聪的一番话而变得闷闷不乐,美凤欲关心他,却被忠信劝她最好认清同事间的距离。贝琪发现美凤对日长的神色有异,误以为她单恋日长。美凤无意解释,但知贝琪正物色房子租住,问能否介绍租盤给她,贝琪反提议分租美凤现在居住的单位。

  • 日长巧遇敏聪与女友购物添置新居用品,提醒他要为翠云另买枕头才再让翠云入住。敏聪一头雾水,因新居根本未装修好,未敢招呼母亲入住,日长方知翠云的谎言。笑娴到翠云家陪伴她时遇到日长,日长冷漠如故,笑娴识趣离开,不再随便上门找翠云。翠云埋怨日长待生母冷淡,日长反问为何隐瞒前往澳门,翠云解释说怕日长得知她去澳门玩後,会请假一同陪她去。

  • 翠云与萍一到澳门便是三日,因不断赌输而不知不觉借钱翻本,到二人清醒过来,已欠下二百万巨债,被债主强行陪同回港提款。永就的户口已解除冻结,翠云利用先夫遗产,先偿还一百五十万债务,还欠五十万无力还款。债主称翠云还有屋契可以再做楼宇按揭,翠云起初不同意,但债主威胁会向子女追讨,翠云只好答应带债主回家中取屋契。日长也刚从澳门回港,便马上找翠云,才知道自己已来迟一步,翠云已成病态赌徒,自告奋勇为她背起债务。

  • 忠信家的纠纷持续不止,为免回家增添纷争,他借故公司工作繁忙而连续多天留在公司不回家,连带徒弟伟康也照办煮碗,只在空档时间替忠信回家拿替换的衣服。伟康回家後,听到外公志祥又再向东叔两夫妇鼓吹与媳妇意见不合可分户的做法。

  • 众街坊各自支持丽芬和东叔夫妇,在身边的人都嚷著要分户的氛围下,丽芬禁不住同意分户,令情况一发不可收拾。东叔夫妇不想留在家见媳妇,搬到志祥家暂住,伟康本想出口劝止,却反被志祥煽风点火,叫东叔夫妇要跟媳妇斗。嘉欣希望父亲能想办法,但连忠信也被妻子赶出客厅,才知道昔日逃避不提的做法不当。伟康向忠信致歉,认为发展至此,全因外公危言耸听。

  • 在传媒报道过日长击退债主後,翠云便开始常疑神疑鬼,一方面在意别人的眼光,又怕影响日长的工作,终於再次沉沦赌博。自此翠云每当从日长手上收到家用便去麻将馆,起初手风不错,後来一直输钱,甚至要到当铺典当丈夫送的颈链。被日长发现不见她戴颈链,也只推说忘了戴。

  • 当知道亲生子女已对自己无半点关爱之情,一心只想谋取丈夫遗留下来的物业,翠云大受打击,在街头禁不住失声痛哭。美凤被同组的赖导演拍下工作时的性感片段,更把片段制作成DVD在同事间分享,美凤怒不可遏,却又苦无对抗之法,日长看不过眼替她出头才了事,美凤亦因此放下对日长的成见。忠信与伟康喜於见二人和好,但忠信仍担心日长隐瞒公司在外兼职一事,再度劝他收敛。

  • 日长阅毕翠云的信後,发现她果然不在家中,於是急忙四出找寻;与此同时,敏华和敏聪亦收到翠云的信,知道卖楼後所得的钱已分到自己户口中,都聚在一起庆祝计画达成。敏华夫世民计算後,发觉二人所分的钱与卖楼後所得不符,认为翠云另外分了大份金额给日长。

  • 笑娴陪翠云到警局报案,警方称抢走翠云财产的人是同一户劏房的租客,大有机会缉拿归案,可是被夺的二十万则未必能拿回。另一方面,劏房业主知已惊动警方,便促翠云搬离。翠云已无家可归,笑娴建议让她搬到自己家中居住。

  • 日长劝翠云回去同住,但翠云坚持拒绝,日长无法可施下,只好先行离去。美凤负责向名店借名贵手袋作拍摄道具,手袋却在父亲来到探班後不翼而飞,赖导演因手袋借来不易,大发雷霆斥责美凤。美凤父不忍女儿受辱,便叫美凤马上辞工离开,结果令场面变得更难堪。

  • 翠云在敏聪家赶走日长後心情未能平伏,敏聪与可儿急於送走翠云,但翠云竟然大刺刺地回到敏聪为她准备的房间居住。翠云欲帮笑娴改善与日长关系,故意对日长说出绝情话,希望令日长憎恨自己而认回母亲。日长自被翠云掌掴後便一直请假,美凤便去找笑娴,向她打听当中因由,结果发现笑娴支吾以对甚为古怪。

  • 被日长揭穿计划後,翠云便留在敏聪家的房中未出过门。敏聪和可儿见势色不对,一度以为翠云会自杀,正想敲门一问究竟,翠云便拖著行李箱意欲离开敏聪家。临行前,翠云叮嘱可儿要好好对待敏聪,又嘱咐儿子生性做人。最後敏聪叫停翠云,但敏聪竟只是问她取回家中门匙。

  • 笑娴赶到码头,怕翠云一时看不开而上前阻止她,翠云不听劝止反抗,两人在拉扯之间,笑娴不慎失足坠海。日长正好赶到,立即跳到海中救回笑娴,更在笑娴昏迷时高呼笑娴为母亲。笑娴在医院醒来,见到日长和翠云一直相伴在旁。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