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娘要嫁人 电视剧 热度 2002

地区:内地

电视台:深圳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0:00 两集连播

类型:家庭 /年代 /言情

导演: 乔梁

简介: 六十年代初的某小城市,一个噩耗打破了电报局女职员齐之芳的幸福生活——她的丈夫,消防队员王燕达因救人牺牲,丢下了她和大毛,二毛,毛毛这三个年幼的孩子。三年困难时期遭此变故,生活便倍显艰辛。虽有父母、哥...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六十年代初的一天,业务骨干齐之芳正不停发报。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这个电话彻底打乱了齐之芳幸福、平静的生活。电话是消防队队长肖虎打来的,他告诉齐之芳,她的丈夫王燕达在执行任务时因救人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急需大量输血。而王燕达的血型是罕见的AB阴性,他要齐之芳赶紧把小女儿毛毛接来,给王燕达输血。毛毛的血流进了王燕达的身体,可是却没能唤回他的生命,齐之芳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依靠。

  • 齐之芳脸上的悲悲切切不见了,她必须硬下心来,生活中有太多的难题等着她。戴世亮来到电报局,给齐之芳留下一封信。里面有一张手绘的小卡片,还附着粮票,鸡蛋票,豆腐票。这丰厚的馈赠令齐之芳不安,她追上没有走远的戴世亮,执意将信还给他。面对自尊而冷淡的齐之芳,戴世亮不得不说出心里的秘密。齐之芳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但戴世亮无意中透露出来的某种气质,让齐之芳充满好感。

  • 齐之君的媳妇小魏下班回来,这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泼辣女人,她早就嫉妒齐之芳,把她当成眼中钉。现在看到齐之芳带孩子们回来吃饭,顿时火冒三丈,恶语相向。极度自尊的齐之芳哪里受得了她的辱骂,她强撑门面,把戴世亮送来的票证拿出来,让大毛买回一大堆稀罕的食物,总算暂时封住了小魏的毒舌。齐母发现了戴世亮的好意,也觉得女儿的心思有些活动,就劝她再嫁。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六十年代初的一天,业务骨干齐之芳正不停发报。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这个电话彻底打乱了齐之芳幸福、平静的生活。电话是消防队队长肖虎打来的,他告诉齐之芳,她的丈夫王燕达在执行任务时因救人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急需大量输血。而王燕达的血型是罕见的AB阴性,他要齐之芳赶紧把小女儿毛毛接来,给王燕达输血。毛毛的血流进了王燕达的身体,可是却没能唤回他的生命,齐之芳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依靠。

  • 齐之芳脸上的悲悲切切不见了,她必须硬下心来,生活中有太多的难题等着她。戴世亮来到电报局,给齐之芳留下一封信。里面有一张手绘的小卡片,还附着粮票,鸡蛋票,豆腐票。这丰厚的馈赠令齐之芳不安,她追上没有走远的戴世亮,执意将信还给他。面对自尊而冷淡的齐之芳,戴世亮不得不说出心里的秘密。齐之芳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但戴世亮无意中透露出来的某种气质,让齐之芳充满好感。

  • 齐之君的媳妇小魏下班回来,这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泼辣女人,她早就嫉妒齐之芳,把她当成眼中钉。现在看到齐之芳带孩子们回来吃饭,顿时火冒三丈,恶语相向。极度自尊的齐之芳哪里受得了她的辱骂,她强撑门面,把戴世亮送来的票证拿出来,让大毛买回一大堆稀罕的食物,总算暂时封住了小魏的毒舌。齐母发现了戴世亮的好意,也觉得女儿的心思有些活动,就劝她再嫁。

  • 老李虽然并不能打动齐之芳的心,但是他的条件,他对孩子们的好,还有愿意接纳自己腹中的孩子,这让齐之芳不能再犹豫。她接受了老李送的金戒指,老李也催她赶快开好介绍信,办理结婚手续。戴世亮偶遇齐之芳,虽然怀有身孕,但是齐之芳的风采丝毫不减。戴世亮心里一震,他不由自主又到俱乐部找到排练的齐之芳,劝她不要委屈自己嫁给老李。戴世亮的出现,让齐之芳愤怒。她谴责戴世亮的胆怯,戴世亮只是愧疚地沉默。

  • 小魏回来,又给齐之芳甩脸子。齐之芳想起上次的尴尬,不愿让父母作难,也不想丢了脸面,就说已经和孩子们在老李家吃过了萝卜炖兔子肉,带孩子们回家。孩子们都饿着肚子回到了家,一进家门,齐之芳就赶紧张罗晚饭。二毛闻到了邻居家炒黄豆芽的香味,馋得口水直流,她带着毛毛到邻居孙阿姨家要黄豆芽吃。齐之芳强装笑脸,把两个孩子哄回家,紧锁屋门把二毛狠狠揍了一顿。

  • 一种被利用的愤怒让老李丧失了理智,他砸坏了几件东西,对戴世亮恶言相向。不寻常的动静惹来邻居们的围观,闲言碎语随之而来。大毛拼命赶走起哄的孩子,捍卫自己的妈妈。好心的邻居孙阿姨跟二毛问起医院里的情况,已经发了一通邪火的老李这才知道齐之芳住院了。他的怨恨很快变成了愧疚,灰溜溜地走了,临走说要派辆汽车接齐之芳出院。阴差阳错,出院的齐之芳没有等来老李的汽车。她坐在戴世亮的自行车上,却感到一种踏实的幸福。

  • 肖虎来看齐之芳的演出,同时也是受齐之芳家人之托来劝说她不要嫁给戴世亮。在散场的观众中,齐之芳注意到一个年轻姑娘,左顾右盼不肯离开,可眼光却老是盯向自己,齐之芳一下子就想到她是谁了,她暗暗记住了这个姑娘。上次在齐家搞得很不愉快,老李感觉到自己和齐之芳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他是真的很喜欢齐之芳,虽不能做夫妻,但还是想和齐之芳做个朋友。这让齐之君对这个其貌不扬但心地善良的男人有些感激,也有些钦佩。

  • 齐之芳跟着小崔来到了她的宿舍,在楼下逡巡了一阵,却没有勇气敲开她的房门。她找到加班的戴世亮,把王燕达和小崔的这个秘密说给他听,要他从男人的角度分析王燕达的心理动机。戴世亮反感她这种阴暗的心理,不愿她还沉浸在过去的怨恨里,齐之芳却觉得戴世亮不理解自己,两人不欢而散。大毛跑到戴世亮单位还戒指,却看到戴世亮为了表现,在很高的楼上吊着绳子贴春联,赶紧跑到电报局告诉妈妈。

  • 公安局接到了几起食品商场的报案,那里的售货员发现了不少假肉票,糖票和奶粉票。这些伪造的票证是手工绘制,可是却精美到了几可乱真的程度。这种扰乱市场的行为十分恶劣,公安局决定立案侦察。在食品柜台,戴世亮花了好几张肉票,买了一大块猪肉交给齐之芳,让她带回父母家给大家解解馋。戴世亮被判处重刑,他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汇给齐之芳,并以一封长信解释这次的不辞而别。齐之芳直到看到街头的布告,才不得不相信这就是事实。

  • 大毛不见了,一家人都慌了手脚。齐之君和齐之芳四处寻找无果,齐母更是哭天抹泪。接踵而至的不幸给了小魏落井下石的机会,她肆无忌惮地挖苦齐之芳,丑恶嘴脸暴露无余。齐之芳和她理论几句,却遭到了更加恶毒的羞辱。民警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了一些线索,他们判断大毛可能上了去抚顺的火车,齐家人只能等待,一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在开往抚顺方向的列车上,大毛讨好地帮助女乘务员拖地,想逃避查票。

  • 风铃声声,抚顺一个小火车站附近,已经瘦得脱了形儿的大毛猛地一愣,仿佛听到了这遥远的声响。他已经在这里混了多日,和一大群流浪的黑孩子抢食物,抢水,抢煤块,争夺有限的一点生存资源,时常还要躲避收容所的追查。正在上班的齐之芳收到了一则从抚顺发给肖虎的电报,她一看到电报的内容,呼吸都要停止了,电报是陈贵西连长打来的,大毛找到了,很快就会送回家中。齐之芳一边收报,一边流泪。

  • 大毛被送上了回家的火车,他结识了一个叫老梁的中年男人。肖虎陪齐之芳到车站接大毛。齐之芳精心打扮了一番,风姿绰约,让肖虎心动不已。列车晚点,肖虎和齐之芳终于有机会聊聊心事。母子重逢的一刻终于到来。齐之芳满含热泪扑向儿子,却感觉到这个孩子身上有了一种令人生畏的陌生和冷漠。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国家渡过了困难时期,齐之芳的三个孩子也长大了,大毛已经长成了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可齐之芳却还是那么美丽优雅。

  • 老梁利用夹菜、敬酒的机会在齐之芳身上揩油,更让大毛觉得恶心。他几次给老梁难堪,表达心里的不满。回到家里,大毛把对妈妈的不满发泄到了妹妹们身上。他恶狠狠地扯下二毛的发带,这发带滑落到二毛脖子上,他还一边死死勒着,一边和毛毛打闹。救护车赶来,齐之芳陪二毛去医院,对同样受了伤的大毛不管不顾。大毛独自洗干净脸上的血迹,却看到肖虎正用洞察一切的目光盯着他。

  • 老李陪齐之芳到派出所报案,民警听说王东又离家出走了,难免埋怨齐之芳几句。老李维护齐之芳,竟被拷了起来。最终,老李打通了警察局长的电话,派出所才出动警力,帮忙寻找。忙乱之际,家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满身满脸煤灰,犹如黑人的大毛。毛毛和二毛惊喜地冲上去抱住大毛,大毛男子汉一般站在那里,和妈妈无言对视。齐之芳的怒火瞬间化为怨恨,怨恨又瞬间化为疼爱。他告诉大家,以后一放学就去送煤球,帮妈妈养家。

  • 齐之芳把大毛的三轮车锁住,告诉他,不需要他这个初中生来养家。齐之芳的领导和同事都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好几个条件不错的男人,齐之芳连看都不看一眼,她心里还装着戴世亮。齐之芳没等到肖虎,就打电话到消防队询问,得知抚恤金在丈夫牺牲后一次性发放了。她再三追问,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来,肖虎给自己的那些钱都是他自己省下来的。这么一笔庞大的数额,这样的深情厚谊,让齐之芳有点不知所措。

  • 大毛撬开了车锁,又蹬着三轮送煤球去了。路上,他撞见了坐在三轮车上的老梁和齐之芳,亲眼看见老梁把金项链戴在齐之芳脖子上。大毛一路跟踪到菜市场,愤怒地看着他们像恩爱夫妻一样亲热地边走边聊。齐之芳带着老梁给孩子们买的锅贴回到家里,二毛和毛毛欢天喜地迎了上来。她脖子上新添的项链金光闪闪,一下子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齐之芳和老梁的关系进展很快,这天晚上,她告诉孩子们要加班,出了门却是和老梁去看电影。

  • 肖虎强行拆车,大毛央求他让自己再干几天。肖虎假装逼他还钱,情急之下,大毛声泪俱下地坦白:自己想挣钱,帮妈妈养家,这样她就用不着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去鬼混。大毛对妈妈的不敬惹怒了肖虎,他一个巴掌打在大毛脸上。恰巧这时,齐之芳回来了。听到大毛和肖虎的谈话,她索性把自己和老梁的事和盘托出,告诉他们已经打算和老梁去办结婚手续。

  • 毛毛回到家里,发现一个不速之客。他叫小辉,是王方的男朋友赵云翔的哥们儿,他们在一起插队。他告诉毛毛王方得了重病,急需一大笔医药费,要她瞒着妈妈去借钱。王方被小辉和云翔抬进妇产科诊室,毛毛看着姐姐身下流出的血,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急诊室里,王方因流产大出血危在旦夕,可云翔他们拿不出钱来。情急之下,小辉和云翔用匕首威逼医生,迫使她同意立即给王方做手术。

  • 老李动用自己的专车,带着齐之芳跑遍了各大医院,终于找到了王方。见到虚弱无力的王方,齐之芳的恼恨顷刻化为怜爱。对于王方的病,她也猜到了八九分。警察前来盘问,直斥王方、赵云翔他们是流氓犯罪团伙,老李和他们理论。齐之芳冲到病房想质问王方,却发现窗户洞开,她以为王方想不开寻了短见,扑到窗口浑身瘫软哭喊着,可是窗外的地上,除了薄薄的积雪,什么也没有。齐之芳由毛毛陪着回到家里,惊喜地发现王东回来了。

  • 齐之芳托母亲照顾王方几天,自己回到了家。让她惊喜和意外的是,几年没有上门的肖虎居然来了。肖虎和王东谈笑风生,透着一股家人般的熟稔和亲热。来探望姥姥的王东被楼下蹲守的警察盘问,他们已经知道了他和王方的关系。对于王方的所作所为,王东深感羞耻。他答应为警察提供线索,帮忙找到云翔和小辉的住处。齐之芳去找肖虎,却在消防队满墙的大字报前呆住了。肖虎早就被打倒了,还被污蔑为反党反革命分子,已经送往水库接受改造。

  • 老李还是一如既往把齐之芳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他很轻易地就想到一个办法,先让王方当业余宣传队员,办成临时工,一有名额就转正。齐之芳喜出望外。三个孩子也来看演出,王方摆脱哥哥和妹妹的监视,和云翔约会。王东追出礼堂,截住要把王方带走的云翔和小辉。他们之间爆发冲突,云翔和小辉不是王东的对手,王方苦苦求情,王东才放了他们。

  • 云翔又来找她,冷嘲热讽说她忘了他们的情意。王方还深爱着他,但对他身上那种神经质的紧张感到害怕。居委会的大妈们找上门来,趾高气昂要王方回到知青点去。王方不买她们的帐,她的傲慢态度惹恼了这帮大妈,他们和几个好事的邻居群起而攻,气势汹汹要把王方遣送回插队的农村,还给齐家人扣上破坏知青上山下乡的大帽子。一向文雅得体的齐之芳也顾不得脸面了,拼死捍卫女儿。眼看要发生冲突,老李及时出现,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危机。

  • 齐之芳接到肖虎打来的电话,说他的脚踝受了伤,已经回来养伤。说是养伤,肖虎其实是被几个人监视着暂时休息。齐之芳来看他,两人不能亲近,只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赵云翔打来电话约王方出去,王方的举动被王东看在眼里,他跟着妹妹出了门,看着她上了赵云翔的自行车,便远远尾随着他们来到护城河边的树林里。沉沉的夜色中,赵云翔威逼王方跟自己回队里去,不然就马上和自己结婚。

  • 齐之芳是怀着诀别的心来见肖虎最后一面的,肖虎没发觉齐之芳的心思,他伸手拿来一个手工做的木质梳头匣子放到齐之芳手中。而就在同一时刻,齐之君已经在家里为齐之芳准备好了订婚宴。齐之芳说不出分手两字,在看守们失望的目光里和肖虎道别。走到母亲家楼下,齐之芳听到王东和王红在楼梯间里争吵。听着两人的对话,齐之芳深深地为最年幼的女儿对自己的理解而感动。

  • 齐之芳刚刚惊魂未定地回到家里,就迎来了齐之君。兄妹两人为了肖虎的事情争吵起来。被惊醒的王方起身下床,也埋怨母亲不顾儿女们的前途跟走资派在一起。齐之芳激动地将肖虎默默帮助自己多年的事告诉他们。王方听了不为所动,坚持要和肖虎撇清关系,赌气深夜离家。齐之芳上班去,刚到办公室就被保卫科带走。孙阿姨发觉独自在家的王红发起高烧,给邮电局打了三次电话都找不到齐之芳,她只得找到齐之君。

  • 齐之芳在人们蔑视的目光中一如既往的工作、生活。小崔不避嫌来看她,俩人说起齐之君,齐之芳才知道,他们恋爱的方式就是坐着公交车从城市一头到另一头。不避嫌的还有李主任,即使齐之芳落到了被众人轻蔑的境地,他还是对她穷追不舍。齐之芳也为这番情意所感动,考虑到他的身份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的实惠,心里开始犹豫。王东喜欢上了孙阿姨的女儿孙燕,几次想表白都打了退堂鼓。

  • 王东兄妹得知齐之芳被处分了,见人们说起母亲时一脸鄙夷之意,王红仿佛受到侮辱,气愤地掉头就走。齐之芳躲在楼梯间,眼睁睁地看着兄妹两人离去。李主任来看望王方,王方躲避他殷切的眼睛,客气地对他表示了谢意。王东兄妹怀着满腹狐疑回到姥姥家,见齐之芳进门,俩人尴尬地躲到一旁。齐母觉出异样,借故将王红带到自己房间,开导她要相信自己的妈妈。齐之芳她不愿年迈的母亲为自己担心,索性推开门,把自己和肖虎的事告诉了母亲。

  • 李主任感慨地许诺一定会让齐之芳过上好日子,他甚至说他知道齐之芳和肖虎断了,肖虎还和别人结了婚。齐之君和小崔踏青正好到了肖虎下放的地方,受到了肖虎的热情款待。齐之君面对肖虎不禁有些愧疚和尴尬,他告诉肖虎齐之芳快结婚。李主任和齐之芳约好第二天照结婚照,结果不欢而散。齐之君带着肖虎送的土产敲响了齐之芳的门。齐之芳追问齐之君肖虎的情况,齐之君不忍撒谎,说肖虎还是一个人。

  • 齐之芳向李主任坦言,自己已经决定和他结婚了,这次是和肖虎道别去的。第二天一早,齐之芳打扮得朴素又整齐,等着李主任来接她去登记。然而李主任却始终没来。齐之芳微微一笑,换下衣服。她不知道,这天早上老李中风住院了。三年后,齐之芳推着轮椅,带着中风后行动不便的老李在公园里转悠着。一辆卡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车上坐着平反回城的肖虎。两人都没有看见对方。

  • 王方与赵云翔发生争执,赵云一个人离去,王方跑去追他,却恰恰被云翔父母乘坐的小车撞倒。漂亮大方的王方给赵云翔父母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见赵云翔赶到医院,便给两人介绍,还打趣说怎么会这么巧有两个王方。赵云翔拼命拽住王方一路强拉着带到小辉家,赵云翔逼问王方为什么不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路线走,逼她承认对自己不忠。王方呼救无门,欲哭无泪。

  • 王方趁赵云翔应付小辉的空儿,偷偷给齐之君拨通了电话,但因为被捆着手,堵着嘴,没办法把自己的情况告诉舅舅。齐之君看着听筒十分纳闷,却听见里面里传来赵云翔的声音,他立刻感到出事了。齐之君给齐之芳打了电话,又想办法找到赵云翔的父母,几个人分头赶往小辉家。赵云翔听到敲门声,将王方藏在里屋,自己出来开门。面对愤怒的齐之芳,赵云翔装出优雅有礼的样子,否认王方和自己在一起。

  • 一个叫童彤的年轻同事闯入了王方的生活。他钦慕的目光总是跟随着自己。王方竭力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对他始终不冷不热。肖虎从老鲁的那里知道了齐之芳和老李的情况,他来到邮电局,来到了齐之芳面前。齐之芳克制住想要逃的念头,抬头望去,肖虎的两鬓已经斑白。而肖虎也看到齐之芳的眼角有了细密的鱼尾纹。两人不都禁苦笑了。肖虎带齐之芳来到一家只有年轻人才会光顾的甜品店,对面而坐,聊起了这些年的经历。

  • 齐之芳回到父母家,却惊讶地发现母亲正在收拾行李。原来小魏提出只要将齐家这套房子让给自己,就答应跟齐之君离婚。齐之芳闻言气不打一处来,要找小魏理论。肖虎的上门,冲散了齐之芳所有的阴霾,一家人坐在饭桌前一派其乐融融。小魏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王方无法容忍小魏的挑衅,和她争锋相对地吵开来。肖虎沉下脸,把她故意拿出来的东西搬回原位,并告知她,以后自己就是家里的一员了,什么事都要全体家庭成员开会讨论。

  • 王方和童彤在夜大举办师生联欢晚会搭档表演时装魔术。齐之芳连同肖虎、王红兴致勃勃地去捧场。转场间隙,赵云翔突然出现在后台。王方似乎忘记了他曾经对自己的伤害,高兴地迎了上去,还将童彤介绍给他。谁知赵云翔轻慢地一笑,毫不理会童彤伸过来的手,拉起王方上了自己的车。王红找到后台,童彤正生着气,使劲儿地撩水洗脸。她上前询问王方的去向,得知姐姐又跟赵云翔走了,急得直跺脚。童彤这才知道赵云翔是那么可怕。

  • 王方受尽了赵云翔的折磨,回到家中,一家人着急的心才踏实下来,但王方并没有摆脱心中的阴影,在家中休息的时候还在做恶梦。齐之芳为了给孩子们争来分房子的指标,费劲了心思,找到肖虎帮忙,却不料遭到拒绝。更让齐之芳没想到的是,王方再一次怀了赵云翔的孩子,齐之芳带着王方来到云翔家,找云翔的父母讨个说法,云翔的父母保证他们会对王方负责。

  • 王方和云翔奉子成婚,大婚当天,王方和母亲回忆起了当初的苦日子,抱头痛哭。肖虎领着几个孩子在齐母的房子里砌起了一堵墙,将整套房子一分为二,一半让小魏住,一半给王东做新房。令小魏十分不满。王方带着云翔回娘家,但这让云翔心里很不自在,齐之芳本想留女儿在家吃饭,但云翔谎称自己的父亲给王方约了老中医看病,这让齐之芳很不高兴,一家人不欢而散。

  • 齐之芳和肖虎、王红约好的家具店,还没仔细看家具,肖虎又告诉她自己做主把分到的一间房子让出去了。王红宽慰母亲替肖虎想一想,齐之芳的气渐渐消了。回到家,王红给肖虎打电话,让他来给妈妈道歉。齐之芳得知肖虎要来,精心梳洗干净,坐在院子里等着。

  • 齐之芳帮助小胡给李主任做了一顿饭,让小胡得到了李主任的表扬。赵云翔带着王方去参加聚会,王方发现满屋子都是搂在一起轻歌曼舞的年轻人,其中不少都是高干子女。处在这种环境中,让王方感觉很不自在。赵云翔见王方和人聊得起劲,十分不悦,径直走到他们面前,将王方拉进小屋,指责她自甘下贱。王方再也无法忍受他对自己的态度,提出要分手。赵云翔出乎意料地十分平静,开门让小辉送王方回家。

  • 齐之芳与戴世亮在服装店见了面,戴世亮把这么多年自己的变化都告诉了齐之芳,两人在分别时,戴世亮送了一盒邓丽君的卡带给齐之芳,回到家的齐之芳,心里非常难过。怀有身孕的王方,在家中与云翔再次发生“冲突”,云翔对王方大打出手,导致王方流产,这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王方也因此再次回到了娘家,云翔上门道歉,却遭到了王方的拒绝。

  • 深夜,伤心的王方找到了记录赵云翔诗作的笔记本,来到了两人初次见面的河边,回忆着两人曾经甜蜜的瞬间,正当王方要走入水中之时,齐之芳及时赶到。戴世亮找到齐之芳,希望自己能帮王方解决一时的困难,齐之芳答应让王方和王红暂时住在戴世亮的家里,保证安全。面对肖虎的追问,齐之芳坦然地告诉他王方藏在戴世亮家养伤。肖虎听了心里一震。为打消他的顾虑,齐之芳竭力表现得自然平常,请求肖虎陪她去看王方。

  • 勉强吃了几口西餐,肖虎便起身告辞。齐之芳随他站起。穿鞋时肖虎差点打碎旁边的花瓶,他自嘲地说自己的确老了,仓皇出门。走在街上,齐之芳提议再去小馆子吃碗面,摆脱了拘束的肖虎欣然答应。两人在小饭馆里坐下,肖虎感叹有真本事的人的时代到了,并半真半假地说如果齐之芳愿意和戴世亮复合,自己不会拦着。见齐之芳诧异,肖虎悲哀地笑笑,解释说齐之芳其实一半是在为孩子们活着,而孩子们总是喜欢那些能真正帮助他们的人。

  • 孙燕辞去公职,成为戴世亮的得力助手。戴世亮以高出两成的价钱从另外一个买主手里抢得了一块地皮。孙燕得知这个买主竟是消防总队,心里有些不安。戴世亮却不以为然,他强调卖方是自愿的,并且告诉孙燕,他买这块地皮只是用来投资。戴世亮不知道,消防总队购买这块地皮是为了给多年无房的职工们盖宿舍楼的,而他的意外出现,彻底打乱了肖虎他们的计划。唯利是图的卖方无视先前和消防总队签署的协议,肖虎决定要打官司。

  • 小魏趁孙燕和王东不在家,找人将房子中间的墙推倒,砸坏了王东屋里不少东西。王东和小魏的几个亲戚厮打在一起,打破了其中一个人的头。警察赶到,把除孙燕之外的所有人都带走了。肖虎找到李主任家,两人见面相视一笑泯恩仇,就着点剩菜喝起酒来。孙燕哭着一路跑回家,扶着齐母往旧屋赶去。齐之芳到家后急忙追来。几人在屋里碰到得意洋洋归来的小魏,齐母气愤地用手指着她,怒斥她背信弃义,让她马上搬出去。

  • 这段灰暗的日子里,肖虎也倍感疲惫。戴世亮的暗中支持,使得本已胜诉的官司改判败诉。沉重的挫败感压抑着肖虎的心,他决定接受调动,离开这座城市。但他没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向齐之芳告别,只能写下一封信。他在信中坦言因为自己耿直的脾气恐怕今生都无法给齐之芳想要的幸福,所以他又要当逃兵了。孙燕的意外怀孕,给这个家带来久违的喜悦。然而局促的环境使得孙燕不愿把孩子生下来。

  • 一直住在娘家的王方听到孙燕的抱怨,心里很不好受,一时失神烧坏了孙燕的进口烫发器。孙燕忍不住发起牢骚,一向和睦的家里一时间气氛变得冷淡起来。孙燕更发狠说自己过得简直是牲口不如的生活,齐之芳不由得心生闷气。她慢慢收拾好碗筷,不再说话。王红在里屋听得生气,冲出来也抱怨这个家不能呆了。争吵声中,王方静静地收拾好东西,一个人出门。齐之芳着急地将她一把拉住。王方看着母亲,摇着头说自己要回去赵家了。

  • 时光不着痕迹地匆匆而过,孙燕和王东租了房子搬离了老房子;王方带着孩子陪着接受治疗的赵云翔,他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王红放弃了出国,留下来和童彤一起经营时装店;而齐之芳则光荣退休了。三个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他们轮流接母亲来住,而齐之芳不管在哪个家里,都觉着生分和别扭。孩子们开始走马灯一样为母亲介绍对象,齐之芳被迫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却始终不置可否。王东兄妹都猜不透她的心思。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