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鱼跃在花见

2914.3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苏万聪

简介: 香港著名饮食大亨离世后,留下一家日式寿司店给二太太江映月与儿子鱼至嚣及三太儿子鱼至嬴。至嚣为出色之日式料理师傅,一心钻研创作最完美的寿司美食,虽与至嬴同父异母,但一家人相处融洽。不久,寿司店遭到父亲...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至嬴在码头钓鱼时收到母亲映月的电话催促,于是使出绝招钓得乌头鱼;至嬴回到家把乌头鱼起出鱼扣部分,欲与母亲炮制的炒饭合制成「鱼扣炒饭寿司」,但因炒饭没有黏性,至嬴没法捏出漂亮的寿司。这边厢,是日休息的高级寿司店「月泷纱」的寿司吧前,一级寿司师傅至嚣,正努成完成一盘美丽得如艺术品般的寿司,这时至嬴与映月亦到达寿司店,为了把鱼扣炒饭寿司放入至嚣所制的寿司内,至嬴竟吃了至嚣的寿司。

  • 虽然面对雍容请来了高手宗师傅及使用了活生生的高级「真鲷」来参赛,但至嚣仍决定使用由弟弟带回来的次级鲷鱼「血鲷」参赛;当双方将寿司制作完成后,众评判对宗师傅的手艺大赞,但当吃至嚣的寿司时,却震惊得说不出话。经唐奥的解释后,大家才明白至嚣是以出色得手艺赢得比赛;至嬴高兴地向兄长说出因比赛效应而寿司店生意大好,但至嚣却严肃地向由日本回来不久的弟弟说出,现在的食材是来自世界各地,昂贵不已。

  • 慕容澄约至嬴到鱼市场,提出考验至嬴,更指自己只会与懂拣鱼的人合作。至嬴努力下拣得一尾大鱼,但慕容澄却指他选错了;慕容澄把鱼切开欲向至嬴解释他失败之原因,但竟发现鱼肚中藏有早前掉下海的小佛像。虽然觅回小佛像,但慕容澄仍不肯答应帮忙,只提出再给至嬴一次机会,要他用这条鱼制成美食让他享用;至嬴听后欲致电给兄长请他到日本帮忙,却被慕容澄没收了电话。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至嬴在码头钓鱼时收到母亲映月的电话催促,于是使出绝招钓得乌头鱼;至嬴回到家把乌头鱼起出鱼扣部分,欲与母亲炮制的炒饭合制成「鱼扣炒饭寿司」,但因炒饭没有黏性,至嬴没法捏出漂亮的寿司。这边厢,是日休息的高级寿司店「月泷纱」的寿司吧前,一级寿司师傅至嚣,正努成完成一盘美丽得如艺术品般的寿司,这时至嬴与映月亦到达寿司店,为了把鱼扣炒饭寿司放入至嚣所制的寿司内,至嬴竟吃了至嚣的寿司。

  • 虽然面对雍容请来了高手宗师傅及使用了活生生的高级「真鲷」来参赛,但至嚣仍决定使用由弟弟带回来的次级鲷鱼「血鲷」参赛;当双方将寿司制作完成后,众评判对宗师傅的手艺大赞,但当吃至嚣的寿司时,却震惊得说不出话。经唐奥的解释后,大家才明白至嚣是以出色得手艺赢得比赛;至嬴高兴地向兄长说出因比赛效应而寿司店生意大好,但至嚣却严肃地向由日本回来不久的弟弟说出,现在的食材是来自世界各地,昂贵不已。

  • 慕容澄约至嬴到鱼市场,提出考验至嬴,更指自己只会与懂拣鱼的人合作。至嬴努力下拣得一尾大鱼,但慕容澄却指他选错了;慕容澄把鱼切开欲向至嬴解释他失败之原因,但竟发现鱼肚中藏有早前掉下海的小佛像。虽然觅回小佛像,但慕容澄仍不肯答应帮忙,只提出再给至嬴一次机会,要他用这条鱼制成美食让他享用;至嬴听后欲致电给兄长请他到日本帮忙,却被慕容澄没收了电话。

  • 心情沉重的至嚣回家时,发现满脸笑容的弟弟与母亲正迎接自己;映月说出至嬴已完成任务聘得买手,因此特意煮了满桌美食。至嚣无言地自厨房取出啤酒;至嚣并没有因成功请得慕容澄的事而高兴,反而要求弟弟陪自己喝酒。当思茏致电给至嚣时,至嚣竟刻意不去接听,而另一边的思茏,却因联络不上至嚣而为是否应该订票看戏之事感困惑;翌日思茏到寿司店,把一封信托荣田转交至嚣。

  • 至嬴回家时,发现思茏竟在管理处出现;思茏把记忆卡交给至嬴,指这是雍容的录音,将可协助他们解困,至嬴感激之馀亦担心思茏,但她却指不用担心。雍容回到帝煌集团时,发现大批传媒已在守候;这时至嚣出现,更指是他约众传媒到此有事宣布,之后至嚣当众播出雍容对付至嚣等人的录音。至嚣更向众传媒公开,雍容执着於对付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是辉煌私生子。

  • 当至嬴与姜羌回家之际,谈到至嚣失刀之事,姜羌突然说出她拥有相近的柳刃刀,至嬴听后大喜过望;至嬴带姜羌及柳刃刀赶回厨房,向至嚣赔罪。至嚣初指一般刀是没可能替代自己用惯的柳刃刀,但当他把锦盒打开后,却发现原来姜羌所收藏的刀与自己是出自同一刀匠之手,不禁惊喜不已。在至嚣试刀之际,至嬴与姜羌一边试吃至嚣切下及切碎的鱿鱼边闲聊,至嚣却因此得到启发,尝试用新方法调制鱿鱼。

  • 思茏指欲向至嚣说出真相,因此要他出外与自己详谈;思茏坦白向至嚣说出一切都是由她设计策画,至嚣茫然不解,质问为何要陷害深爱的人,思茏说出她早知是谁人把父亲撞死。看见至嚣颓丧地坐在店中,至嬴忍不住再向兄长再三道歉,但至嚣终把怒气倾泻而出,两兄弟更扭打起来;冷静下来的至嚣终向弟弟说出思茏陷害自己的原因,他更要求至嬴不要向映月说出此事。

  • 在旅馆散步的至嚣发现姜羌像是欲打千代子,忍不住出手阻止,但姜羌反而指责他。至嚣终明白姜羌是为了寻找亲生父母的消息,而缠绕著千代子;至嚣问姜羌为何不将此事告知至嬴,想不到姜羌说不想正集中精神比赛的至嬴分心。至嚣兄弟一起享受露天浸谷时,至嬴向兄长说遇上思茏一事,更向他转述思茏会一直等他回心转意;至嚣问弟弟的感觉,竟然协助暗恋的对象复合,更向他说出姜羌到北海道寻亲之事。

  • 当至嚣与思茏在红叶下漫步回旅馆时,至嚣因发现至嬴与姜羌,竟把牵著她的手放开,更要她回避;至嚣向弟弟打招呼,至嬴没有发现兄长的异样,但姜羌却似有所发现。至嚣再与思茏会合,更向她解释不想两人复合之事被至嬴得知,因怕会令他心情低落影响比赛。两人离开时,思茏问至嚣附近有否书店,指昔日在香港看到的一本翻译漫画没有看到结局,所以想找找看;至嚣反问她如买到后是否能看懂内容。

  • 为了不使兄长失望地回香港,至嬴提出由自己代表参赛,至嚣虽然认为弟弟根本没有胜算,但看到至嬴一脸认真,只好决定留下。得到兄长默许,至嬴决定煮穴子鱼让众人了解自己的手艺,大家一致认为因为没有了适合的酱汁,所以没法提升当中的美味;至嚣更指出刀工亦是极重要的一环,原本有点气馁的至嬴得到慕容澄的打气。至嚣做物理治疗作复健,思茏从旁鼓励,但至嚣因欲缩短复原时间,竟私下加长运动时间,恩茏及时阻止他。

  • 至嬴得知阿澄本为出色寿司师傅,欲邀请他回港相助,却遭拒绝,其后羌姜出手帮忙,逼令阿澄收了至嬴为徒。至嚣忽然提议思茏重回雍容身边工作,保持收入供养家庭。至嬴三人回港,阿澄急忙致电查询羌姜情况,至嬴藉羌姜引阿澄回港。秀馨病情未见好转,思朗不听思茏劝告,坚持留港半工读。至宝跟雍容争吵后出走,被思茏遇见送回,雍容为此重新接纳思茏留下工作。阿澄与嘉穗自日本飞抵香港,既协助「意寿司」开幕,又希望能照顾羌姜。

  • 羌姜挺身维护至嬴,以凌厉词锋令刘丽哑口无言。至嚣惊见「月泷纱」经已改名营业,誓要重夺所失。羌姜气走刘丽令「意寿司」声名大噪,传媒更争相访问羌姜,羌姜决准备进军食评界。羌姜在日本杂志写的食评,令各地人士对意寿司另眼相看,连国际名饮食杂志亦准备来港试食评分。至嚣刻意隐瞒众人暗中练回右手,却被一老食客批评他不及至嬴之手艺,至嚣不忿,誓要破坏至嬴成就。国际杂志到访当日,至嚣令茶水出问题影响评分。

  • 思茏在医院向秀馨道歉,二人和好。秀馨病情转坏,思茏致电至嚣求助,至嚣却不接电话,专心教导至宝向思茏示爱。秀馨终病逝,思茏最需要人支持时,只有雍容亲临安慰。秀馨离逝后,思茏因雍容和至宝对自己好,决定继续留在雍容身边。羌姜为了至嬴,一心一意地研究,终做出特色「板长豉油」,带旺意寿司生意。阿澄提议大量生产豉油,为羌姜赚取第一桶金。至嚣向至嬴说出手伤早已康复,更向至嬴发出挑战。至嬴为此烦恼,往找羌姜倾诉。

  • 雍容病重入院,求思茏下嫁至宝,令其下半生有人照顾。至嚣在医院出现,要求思茏与至宝成婚,令自己可藉思茏掌控帝煌集团,更指思茏有份害自己失去月泷纱,有责任作出补偿。思茏终决定下嫁至宝,作为对至嚣的补偿,至嬴得知后与至嚣比赛,以换取思茏不需嫁给至宝。至嚣、至嬴再次回到日本决斗,至嬴因求胜心切而败给至嚣。至嚣重掌意寿司,至嬴却出走北海道。羌姜即追寻至嬴。

  • 至嬴冷淡拒绝羌姜爱意,令她伤心离去。至宝虽不明白何谓爱情,但在雍容安排下,终与思茏成婚。成婚之日,雍容含笑而终,思茏成至宝唯一依靠。羌姜与至嬴虽同在北海道,但二人彷佛成为陌路人。羌姜从亡母墓前之祭物,得知阿澄是自己生父。羌姜拒绝接受阿澄,独自流连街头。至嬴得知,即四出寻找羌姜,心中回想和羌姜的往事,二人在北海道海边,终开始恋人关系。

  • 阿澄带至嬴到寺庙学习忘记寿司。至嚣出掌「辉煌集团」作公司总裁,更将亦匡赶离公司,令映月伤心。思茏交出一切给至嚣,希望至嚣能放下仇恨。阿澄对羌姜坦承后悔当日令妻子出走,劝羌姜珍惜与至嬴的感情。至嬴在寺内苦修,却没法忘记寿司,在羌姜鼓励下,至嬴终决定与羌姜、阿澄回港。至嬴到庵堂找映月遇上至嚣,至嚣骂至嬴是野种,映月不欲为难,决留在庵堂。至嬴无家可归,暂住阿澄家。

  • 至嬴得阿澄协助,终投得「日本一」,令「意寿司」重振名声。羌姜终开口叫阿澄为爸爸,父女二人更一起制作鲤鱼旗。至嚣举行推广试食会,被记者追问当年至嬴装败,让至嚣到日本学艺一事。至嚣被追问与至嬴决斗的真相,要再与至嬴比赛。至嬴为日本国宝级运动员长泽准备寿司,却因心急应付,用上有问题食材令长泽入院,终被控告要求赔偿,影响「意寿司」生意。

  • 羌姜为令至嬴重新振作,决定与至嬴分手。至嚣劣待至宝令思茏不满,想堕胎免对至宝不公平。至嚣知道思茏有孕,只关心腹中儿子父亲谁属,更往刺探至宝口风,思茏恼恨至嚣只当自己是棋子,并没认真关心自己。亦匡告诉思茏当日与至宝之婚约并无实效,思茏可自行决定将来之生活。思茏决定放下至宝,并与至嚣分手,独个儿远走他方生活。至嚣因思茏离开,伤心回家,映月却未因前事而放弃至嚣,更劝至嚣指亲人是最重要。

  • 至嬴虽遭唐奥挑战,却虚心接受批评改进。原来唐奥受羌姜指使,志在令至嬴的寿司技艺得到提升,但被至嬴发现,误以为羌姜落井下石,至嬴更在记者面前与羌姜划清界线。至嚣远赴北海道终找到思茏,但思茏提出考验给至嚣,方肯重新开始。至嬴从孤儿身上,学习突破传统寿司,连阿澄亦感满意。羌姜得知后感到自己的付出没白费。至嚣、至嬴终和好,至嬴亦决定接受与至嚣的比试,以解决二人的心结。

  • 羌姜赶往比赛途中却遇上车祸,虽完成手术保命,但却昏迷不醒。至嬴与阿澄寸步不离在医院守候,终等到羌姜甦醒,但羌姜醒后,却把至嬴忘记得一乾二净,更赶至嬴离开。至嬴不离不弃,每天为羌姜做寿司,希望可令羌姜记起二人过往的一切。羌姜虽忘记一切,却深受感动,决定与阿澄回北海道寻回自己的过往。至嬴亦决定到北海道,重新体验生活充实自己,希望有一天羌姜能重拾记忆,和自己在北海道街头相遇,展开新的一页。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