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梨花泪 电视剧 热度 903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剧情 / 年代 / 言情

导演: 张孝正

简介: 如萍的亲生父亲莫桂鸣原是富春班的当家小生,在如萍的亲生母亲叶素梅背叛家庭投入富春班,桂鸣和素梅之间的感情随着素梅逐渐窜红而升华,但桂鸣却在秋蝉的蛊惑下,抛下素梅,和秋蝉远走他乡。素梅伤心欲绝,但为了...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3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身怀六甲的戏剧名伶筱桂芳不顾师兄萧桂伦的劝阻,仍然坚持演出,不料演出时被不小心撞倒,情况危急。但天生视戏如命的筱桂芳为了保住戏班的名声,咬牙坚持演完最后一场演出,在观众的喝彩声中,筱桂芳倒在了戏台上。二十年后,同样对戏着迷的女学生叶如萍到旧货铺找寻当年筱桂芳的唱片,与大学戏曲社社长章思圣相遇,意外发现对方同样对戏曲和戏剧名角筱桂芳着迷,两人互生情愫,思圣更是对美丽的如萍无法忘怀。

  • 如云对思圣念念不忘,并将心中对思圣的倾慕告诉如萍,拉着如萍一起去看戏曲社的演出。姐妹两个撒谎溜出去,不料被前来拜访的同学意外拆穿,两人去看戏的事情被父亲叶正祥知道。思圣对于如萍的出席惊喜万分,同时也得知如萍和如云原来是亲姐妹。看到妹妹见到思圣时的喜悦,如萍才知道原来妹妹心有所属的社长竟是思圣,善良的如萍决定克制自己对思圣的好感,成全妹妹。

  • 如萍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帮助富春班,如云疑问姐姐为什么这么支持思圣,是不是也喜欢思圣。如云要乳品那个答应不和自己抢思圣,并帮助自己追到思圣,如萍为了妹妹,点头答应。戏院周老板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和肯定了台柱银凤的表演,面对周老板无理苛刻的赔偿条件,急于成功的雷子健不顾思圣的反对,与周老板签订了合约。就在众人为富春班崛起高兴的时候,银凤却被人掳走了。雷子健向周老板提出改戏码的要求,被周老板言辞拒绝。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身怀六甲的戏剧名伶筱桂芳不顾师兄萧桂伦的劝阻,仍然坚持演出,不料演出时被不小心撞倒,情况危急。但天生视戏如命的筱桂芳为了保住戏班的名声,咬牙坚持演完最后一场演出,在观众的喝彩声中,筱桂芳倒在了戏台上。二十年后,同样对戏着迷的女学生叶如萍到旧货铺找寻当年筱桂芳的唱片,与大学戏曲社社长章思圣相遇,意外发现对方同样对戏曲和戏剧名角筱桂芳着迷,两人互生情愫,思圣更是对美丽的如萍无法忘怀。

  • 如云对思圣念念不忘,并将心中对思圣的倾慕告诉如萍,拉着如萍一起去看戏曲社的演出。姐妹两个撒谎溜出去,不料被前来拜访的同学意外拆穿,两人去看戏的事情被父亲叶正祥知道。思圣对于如萍的出席惊喜万分,同时也得知如萍和如云原来是亲姐妹。看到妹妹见到思圣时的喜悦,如萍才知道原来妹妹心有所属的社长竟是思圣,善良的如萍决定克制自己对思圣的好感,成全妹妹。

  • 如萍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帮助富春班,如云疑问姐姐为什么这么支持思圣,是不是也喜欢思圣。如云要乳品那个答应不和自己抢思圣,并帮助自己追到思圣,如萍为了妹妹,点头答应。戏院周老板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和肯定了台柱银凤的表演,面对周老板无理苛刻的赔偿条件,急于成功的雷子健不顾思圣的反对,与周老板签订了合约。就在众人为富春班崛起高兴的时候,银凤却被人掳走了。雷子健向周老板提出改戏码的要求,被周老板言辞拒绝。

  • 叶正祥在报纸上看到富春班萧桂伦重新登台的消息,惊讶这么多年来自己日夜提防的人竟然和自己在一个城市,叮嘱妻子务必看好如萍。萧桂伦听到门外的琴声似曾相识,追出去看到是一个乞丐在拉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乞丐竟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师弟莫桂鸣。意外的重逢让他不禁想起当年不堪回首的往事,愧疚没能兑现替师妹照顾好女儿的承诺,更加盼望早日找到师妹的女儿。

  • 萧桂伦告诉莫桂鸣,当年他抛弃桂芳和秋蝉离开后,怀有身孕的桂芳被叶家赶出了家门。为了替他还债,桂芳坚持登台演出,最后死在了舞台上。后悔莫及的莫桂鸣乞求见孩子一面,萧桂伦骗他孩子已经死了,莫桂鸣彻底心灰意冷。如萍在母亲的帮助下,得以赶到排练场。练戏结束,如萍找借口和雷子健离开,留下妹妹和思圣约会。如萍被小巷里的琴声吸引,却意外救下醉酒病重的莫桂鸣。

  • 在莫桂鸣的调教下,如萍进步神速。如云找到如萍质问她和思圣的事情,不料二人的谈话被叶母听见,得知如萍要替人登台唱戏,叶母震惊不已。看到如萍真诚而渴望的眼神,叶母答应帮她瞒过父亲,并要她答应以后绝对不碰戏,如萍被迫答应。雷子健带萧桂伦去看如萍的演出,如萍与当年筱桂芳的形似、神似以及戏曲上的天赋都让萧桂伦震惊,最终答应收如萍为徒,让她名正言顺地代表富春班登台。

  • 如萍正式演出的日子到了。秘密师父莫桂鸣、李宗辉等人都来看如萍演出,如萍的表演让所有人惊讶“如同筱桂芳再世。”不料周老板从中使诈,派人强行带叶正祥来看演出,面对眼前的一幕,叶正祥惊呆了。原来如萍正是当年筱桂芳和莫桂鸣的女儿,叶正祥为了保护妹妹留下的唯一骨血,一直保护如萍不被萧桂伦找到。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后的莫桂鸣听到。

  • 因为如萍的离去,刚见起色的富春班也再度陷入更大的困境中。李宗辉带着银凤找到困境中的萧桂伦,直到此时,萧桂伦才明白之前雷子健告诉他银凤回家养病的事都是在骗他。金凤苦苦请求银凤离开李宗辉,留下来帮富春班和师父度过难关。可已经被荣华富贵冲昏了头的银凤还是背弃了师父的养育之恩,扔下富春班跟李宗辉离开,萧桂伦备受打击。萧桂伦为师弟莫桂鸣料理了后事,并如他所愿,与妻子筱桂芳合葬。

  • 叶正祥带如萍去见莫桂鸣最后一面,撒谎筱桂芳是如萍的“姑姑”,如萍为“姑姑”为戏献身的情感和与“姑父”之间的爱情所感动。如萍意外在地上捡到半截梳子,竟然与师父莫桂鸣之前送她的半截梳子刚好匹配,如萍领悟到“姑姑和姑父”寄予自己的希望,再次向父亲提出为富春班唱完最后一场戏的请求,叶正祥一怒之下,把如萍关了起来。

  • 如萍托如云通知思圣,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富春班唱完最后一场戏,帮助富春班走出困境。思圣转告萧桂伦如萍的心意,却遭到其严词拒绝,萧桂伦不想如萍冒险,宁可解散富春班,也不愿意连累如萍。可面对班里需要他照顾的弟子,萧桂伦进退两难。

  • 茫然的如萍回到家,惊见已经惨死的母亲和垂死的父亲,并被告知如云失踪的消息。奄奄一息的叶正祥临死前,逼如萍发誓,从今以后绝不唱戏。尽管心中有太多的责任,可面对死不瞑目的父亲,如萍悲恸应允,叶正祥含冤而死。 

  • 本来就已经心如死灰的如云,被姐姐告知父母去世的噩耗,加之看到思圣对姐姐的呵护备至,竟悲愤成疯,并将心中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如萍身上。疯了的如云跳进河里,为了救妹妹,如萍违心向如云发誓把思圣让给她。为了照顾好如云并治好她的病,如萍四处找工作,却屡屡碰壁,家里的生活陷入困境。不甘心的金凤又跑来逼如萍登台唱戏,指责都是因为她,师父二人才承受牢狱之灾。

  • 金凤又来找如萍,告诉她如果再不登台,师父和师兄就得为此送命。为了不连累两条无辜的生命,更为了有钱替如云治病,如萍终于决定登台唱戏。为了不违背当初对父亲发下的重誓,如萍决定每场戏特意留下几句不唱完,意为“不唱一出戏。”同时向李宗辉提出,不在周老板的翠丰园唱戏,要求更换新的戏院,李宗辉痛快答应。眼看着如萍这棵摇钱树丢了,周老板怀恨在心。顶着富春班台柱头衔的如萍重新登台,立即造成轰动效应。

  • 萧桂伦主动找到秋蝉,把她带到莫桂鸣和筱桂芳的坟前。得知心爱的人已死,秋蝉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当年秋蝉是富春班的台柱,深深爱着师兄莫桂鸣。可随着筱桂芳的出现,不仅抢走了自己台柱的地位,而且和莫桂鸣情投意合。富春班的生意越来越好,可这一切反倒让萧桂伦担心如萍会因此骄傲,变得急功近利。他看出雷子健对如萍的心意,警告他为了不让如萍卷入感情漩涡,坚决不能爱上如萍,要他和自己一起保护好如萍。

  • 如萍如约到李府唱堂会,却被银凤灌药迷倒。原来银凤看出李宗辉对如萍的心思,奢望帮李宗辉得到如萍而换取他对自己的青睐。得知如萍被扣的萧桂伦带着雷子健来李府要人,如萍被救回。为了让如萍远离梨园的是非,免遭李宗辉等人的纠缠,萧桂伦狠心将如萍逐出富春班。

  • 周老板得知如萍被赶出富春班的消息,十分高兴。他找到如萍,希望她能转投翠丰园,却遭到如萍的奚落和指责。靠如萍刚有起色的富春班,因为如萍的离开,生意立刻陷入困境。就在富春班举步维艰的时刻,如萍再次找到师父,恳求师父同意让她重回富春班,可为了如萍日后不受奸人纠缠,萧桂伦忍痛再次将如萍赶走。

  • 思圣为了帮如萍搬家想尽办法挣钱,甚至去拉人力车。在秋蝉和李宗辉的合力劝说下,如萍出席了为迎接富商冯河而举办的宴会,恰巧被拉车路过的思圣看到,看到李宗辉对如萍如此呵护,思圣对如萍的误会更深了,一阵心酸。

  • 如萍意外见到博丹,原来是思圣知道她今天要带如云去医院复查,所以让博丹来帮忙。秋蝉却在一旁冷嘲热讽。银凤突然跑来找如萍,她向如萍道歉,还让如萍替求情。被如萍教导了一番。博丹带着银凤回到了富春班。银凤还对师傅说自己之所以会被李宗辉赶出来,都是如萍背后指使的。萧桂伦和思圣不相信如萍会做出这样的事,跑去找如萍问个清楚,却被秋蝉拦在了门外。刚巧李宗辉来看如萍,言辞充满了挑衅,思圣与其大打出手。

  • 章父带芝兰去学校找思圣,却发现思圣似乎有事瞒着他们。因为误会,思圣很久没来找如萍,如萍十分惦记思圣。如萍买好送给思圣的礼物,决定主动找思圣解除误会。来到学校的如萍却看到思圣和芝兰亲密的情景,误会了思圣,伤心离开。秋蝉在街上无意中看到思圣和芝兰在一起,跑去告诉如萍,趁机挑拨二人关系。如萍不相信思圣真的会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求小倩帮自己一个忙。

  • 秋蝉来到戏园,意外地发现台上在唱霸王别姬,她猜想是银凤唱虞姬。萧师傅唱着唱着突然倒在了地上,众人大惊。秋蝉在家翻箱倒柜地找照片,脑海中不断浮现秋蝉说的桂鸣讨厌她的话。萧师傅醒过来后,他语重心长地与思圣交谈,让他以后不要再来富春班,以后出事了他们自己顶着。思圣表示会听他的话。萧师傅见到秋蝉在烧照片,他质问她在干什么,两人争执之间萧师傅头碰到楼梯昏倒了,惊慌失措的秋蝉躲了起来。

  • 芝兰和思圣一起放风筝,芝兰说起了自己悲惨的童年,思圣连忙安慰她。雷大哥来找思圣,告诉他其实他们都误会如萍了,她那么做是为富春班着想。晚上思圣去找如萍,意外地发现如萍要外出,听完小倩的话,他对如萍的误会又加深了。雷大哥发现有人在富春班行踪诡异,在他的质问下那人道出是受冯河的指派,并且是为了帮助如萍,雷大哥若有所思。冯河去找芝兰,芝兰找借口推脱了,冯河和思圣聊了起来。

  • 如萍要去金皇后夜总会唱歌了,李宗辉派人送来了很多花篮来捧场。夜总会的很多人都对她不满,言语间充满讽刺。秋蝉告诉如萍不必理会这些人的看法。化妆室突然有人闯入,然后大声斥责如萍,如萍连忙道歉,原来她是夜总会最红的安琪,她对如萍十分不屑,如萍却忍气吞声。晚上,冯河,李宗辉等都来到夜总会,思圣觉得李宗辉假惺惺的。如萍晚上唱歌大获好评,冯河一直不停地夸如萍,思圣心里十分生气。

  • 思圣去找冯河,说他想去银行上班,冯河征询章父的意见,章父说没什么想法,只要管严点就好,两人还畅想思圣和芝兰结婚的事。章父去找如萍,递给她5万块,言语中透露出如萍配不上思圣的想法,想让如萍知难而退。但如萍并没有收下,觉得受到了侮辱。思圣带着芝兰去了冯家,冯河很激动,让芝兰去看他精心布置的房间。冯河也想让如萍退出,也送了一大笔钱,气愤的如萍又去找冯河理论。

  • 冯河看到芝兰如此委屈自己迁就思圣,十分心疼,告诫女儿要走出家门,做一个懂世面、理解思圣所想的知己。芝兰决定听从父亲的建议,为了思圣改变自己,接受李宗辉的邀请。在与芝兰的交谈中,李宗辉得知芝兰生日在即,不由心生一计。因为害死萧桂伦而终日提心吊胆的秋蝉偷偷溜进富春班,本想向师兄忏悔的她,却突然起了贼心。

  • 冯和安排思胜到自己的银行工作,把他当女婿一样培养,准备让思胜继承他未来的事业。李宗辉约如萍相见,秋蝉怀疑是李宗辉害死了银凤并声称要查出个水落石出。如萍来到富春班却被金凤哄了出去。

  • 秋蝉和如萍攀谈中险些暴露自己所做坏事的破绽,这使她更加憎恨如萍。如萍应邀见到了李宗辉,并拒绝了他的任何帮助,李宗辉威胁如萍要让思胜从世界上消失,如萍一气之下转身就走,两个人不欢而散。

  • 如萍看到被封了的家宅,想起以前快乐的时光,不禁感慨万千。思圣去找冯河,说自己发现李宗辉在银行骗取了巨额贷款,冯河确说他已知情,并说以后会收回来的。晚上蔡老板和夜总会捧如萍的场,李宗辉看到后十分生气。如萍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并开心地告诉小倩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搬回老房子住了。秋蝉知道后觉得很意外。思圣在银行遇到蔡老板,知道了如萍要买旧宅的事。秋蝉也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李宗辉。

  • 蔡老板送如萍她们回到了原来的家,她对蔡老板表达了谢意。如云看到空荡荡的家叫着要爸爸妈妈,如萍心里很难过。冯河和芝兰来看望如萍,芝兰还安慰如云,如云就不吵不闹了。芝兰特地约如萍到饭店见面,问能否和如萍做朋友,但说起思圣,气氛就凝重了。秋蝉来如萍家看望如萍,还说替如萍抱打不平。秋蝉拿出意见粉色的衣服让如萍穿,如云看到后一把抢去,把药打翻了。

  • 如萍挽留思圣,两人终于敞开心扉,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冯河让手下去查思圣去哪了,芝兰听到,心里不是滋味。思圣想请假陪她。但如萍让思圣去上班。思圣见到冯河,冯河质问他昨晚一夜未归的原因。思圣直说是照顾生病的朋友。却被冯河点破是如萍。李宗辉去牢房看望秋蝉,问秋蝉是因为什么进狱的,秋蝉说是富春班的人污蔑她。芝兰做了些家乡的点心,带来给如萍吃,结果看到思圣也在,她马上就走了。

  • 如萍身体很虚弱,可她还坚持要练唱,思圣十分心疼,让她休息一下。李宗辉找到如萍,说有话要对她说。如萍却说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如萍在家昏倒了,思圣知道后急忙把她送去医院。如萍醒来后,却还在担忧演出的事,让思圣替她请假。谁知金凤却并不准假,还出言讽刺。金凤还去医院看她,还非要去问医生她的具体情况,结果得知如萍的病十分严重。思圣要带如萍出去安静养病,她跟如云道别。如萍跟思圣在郊外生活得很开心。

  • 芝兰又到如萍家,如云对她并不友善,芝兰气愤地走了,博丹责怪如云不该那样对芝兰。芝兰去寺庙求佛保佑,还算卦,说她情路坎坷,劝告她不应太执着,她若有所思。如萍和思圣回家了,如云告诉了他们芝兰来过的事情,如萍也责怪她。如云看到思圣送给如萍一个非常漂亮的镯子,她很失落,自己走开了。芝兰接到思圣的电话很激动,觉得不能见他很痛苦,她想要回到清河。冯河找到思圣,带他去见一个人。

  • 冯河带着思圣等来到夜总会,恰好李宗辉也在,还过去寒暄几句。冯河特意请来了如萍,原来是为了庆祝思圣接手他的生意。如萍心里很不是滋味。思圣见了如萍却十分冷漠,如萍十分不解,询问他缘由,思圣说是喜欢钱,但如萍并不相信。思圣言语间还充满讽刺,如萍很心痛。如云知道了思圣的事十分生气,要去质问思圣,被如萍拉住,如萍觉得他有苦衷。如萍在戏班突然吐血,她提前回家,思圣在车里看到她心里还是很难过。

  • 雷大哥去找思圣,让他抽空去看望一下如萍,说如萍病得很重,很想见思圣。但思圣还是不愿去看她。思圣指责张秘书的行为过分,张秘书十分不服气。思圣晓之以理,还挽留张秘书,让张秘书对他十分佩服,把他和李宗辉联手做的事都拿给思圣看。晚上思圣与冯河一起吃饭,总是心不在焉。冯河还提醒思圣要马上筹备婚礼。李宗辉来找思圣,就生意上的事与他争吵。芝兰和思圣摊牌,说知道他爱的是如萍,不巧被如云听到。

  • 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是思圣却总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说想去见如萍一面,冯河让他给如萍送喜帖。思圣去找如萍,还递上喜帖,如云很生气,说如萍不会去的。如萍下楼来见到了思圣,她问思圣是不是为了帮她报仇才这么做的,思圣承认了。到了大婚的日子,不想芝兰却不见了,原来是李宗辉绑架了芝兰。如萍还去参加婚礼,劝告李宗辉,最后救了芝兰。芝兰想通了,不再和思圣结婚。如萍在富春班唱戏,思圣也来观看,谁知她竟然吐血还昏倒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