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回家的诱惑 立即播放

9.2亿播放
电视剧 6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林添一

类型:言情剧/青春剧/家庭剧

年份:2011

简介: 温柔娴淑的林品如与洪世贤结婚五年,因婚后未能替洪家添丁,屡遭婆婆责怪。和品如情同姊妹的艾莉留法归国,带回一名叫尚恩的男孩。五年前,世贤在品如和艾莉间徘徊,最后他娶了居家型的品如,怅然若失的艾莉远走法国...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大家的欢声笑语和祝福声中,世贤和品如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在结婚的当天在房中,品如的最好的姐妹艾莉却逼问世贤为什么没有选择自己,碰巧品如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世贤告诉品如:艾莉要去法国巴黎留学。这让品如因为好姐妹的离开而失落。转眼间五年过去了,世贤和品如过着幸福的生活,而品如的婆婆因品如婚后未能替洪家添丁,总是在一些小事上和品如过不去,品如屡遭婆婆责怪。

  • 艾莉回到林家故意说品如在洪家被婆婆骂,还挑唆父母说品如在洪家受气,让林父林母对品如的生活很是担心。林奕德听说品如在洪家受了虐待,当下气的就要去洪家接回品如。林家父母劝阻奕德不要冲动,奕德转而要去找洪世贤算账。艾莉拿了品如拜托她拿给世贤的文件来办公室里找到世贤,艾莉告诉世贤自己已经去了他的家里,见到了品如。艾莉告诉世贤自己一直爱着他,并留了自己酒店的房卡给世贤,要他随时来找自己。

  • 高母为了让文彦上班方便,特意为他买了辆新车,姗姗则缠着哥哥文彦带自己去兜风,这让高母和文彦都很惊讶,不能理解姗姗的用意,这让姗姗很失望。奕德找到艾莉不想回家住,要在外面租房子,就打算在艾莉的美容中心附近给她租个套间,奕德一大早上来向品如借钱,正好让外出的洪母碰上,洪母因为奕德打世贤的事情,对奕德破口大骂,奕德也毫不示弱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这让夹杂中间的品如很为难,她一直向自己的婆婆道歉。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大家的欢声笑语和祝福声中,世贤和品如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在结婚的当天在房中,品如的最好的姐妹艾莉却逼问世贤为什么没有选择自己,碰巧品如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世贤告诉品如:艾莉要去法国巴黎留学。这让品如因为好姐妹的离开而失落。转眼间五年过去了,世贤和品如过着幸福的生活,而品如的婆婆因品如婚后未能替洪家添丁,总是在一些小事上和品如过不去,品如屡遭婆婆责怪。

  • 艾莉回到林家故意说品如在洪家被婆婆骂,还挑唆父母说品如在洪家受气,让林父林母对品如的生活很是担心。林奕德听说品如在洪家受了虐待,当下气的就要去洪家接回品如。林家父母劝阻奕德不要冲动,奕德转而要去找洪世贤算账。艾莉拿了品如拜托她拿给世贤的文件来办公室里找到世贤,艾莉告诉世贤自己已经去了他的家里,见到了品如。艾莉告诉世贤自己一直爱着他,并留了自己酒店的房卡给世贤,要他随时来找自己。

  • 高母为了让文彦上班方便,特意为他买了辆新车,姗姗则缠着哥哥文彦带自己去兜风,这让高母和文彦都很惊讶,不能理解姗姗的用意,这让姗姗很失望。奕德找到艾莉不想回家住,要在外面租房子,就打算在艾莉的美容中心附近给她租个套间,奕德一大早上来向品如借钱,正好让外出的洪母碰上,洪母因为奕德打世贤的事情,对奕德破口大骂,奕德也毫不示弱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这让夹杂中间的品如很为难,她一直向自己的婆婆道歉。

  • 高母为高文彦介绍了个女孩并安排他们见面,高珊珊极力反对哥哥去和女孩子见面相亲,表现的极其极端,使高母和文彦都很不理解。林奕德觉得艾莉回国以后一直躲着他,他鼓起勇气找到艾莉,艾莉明确表示自己已经不再爱奕德,自己已经变心了。艾莉找到品如,请品如转告林奕德以后不要再来纠缠自己。品如求艾莉再考虑一下,她却告诉品如自己亲眼看见品如的老公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组建了家庭,但是品如一直很相信世贤,根本不相信艾莉的话。

  • 世贤质问艾莉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艾莉使出浑身解数缠住了世贤不让他离开去找品如。艾莉故意把红酒洒在世贤的衬衫上面,然后拿出准备好的衬衫让世贤换上。艾莉把世贤的衬衫送到酒店干洗,并且吩咐洗好后送到品如的房间。艾莉打电话给品如,告诉她小心世贤出轨。世贤按照艾莉事前编好的谎言向品如撒谎请假,说他很晚才能回来。品如刚刚挂断了世贤的电话,就收到了酒店服务员送来的世贤的衬衫,品如开始对世贤的话产生了怀疑。

  • 晚上世贤回家告诉品如要去见客户,让品如帮他准备衣服。品如在世贤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和艾莉手上戴着的一样的情侣戒指,品如立刻心生疑窦。面对品如的质问,世贤绞尽脑汁的谎称同学聚会上组织的社团每人一个发的戒指。品如忍痛接受了世贤的谎话。世贤匆忙离去,却把电话忘在了家里。电话忽然想起,品如看见姓名为客户的人发来短信问世贤什么时候来,品如试着打了过去,里面却传来艾莉的声音,品如惊恐的扔掉了电话。

  • 江才握着爱利的手说着话,这时焦彬走进来,爱利吃惊地甩开了手。江才问她怎么回事,爱利谎称焦彬的母亲来这里做美容,江才听后放下心来。随即厉声对焦彬说如果他欺负恩才的话自己绝对不放过,焦彬回敬他不要再插手管自己夫妻的事情,被江才一把抓住了衣领。江才出去后,爱利对焦彬说恩才姐弟很让人头疼。

  • 林奕德强行带艾莉去了公园,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地上向艾莉求婚,艾莉丝毫不为所动并且告诉林奕德管好自己妹妹的事情,因为世贤已经在外面有了外遇。林奕德猛然听说这个消息,顿时怒火中烧,他跑到世贤的公司打了世贤,并警告他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艾莉又打电话给洪父,告诉他世贤在外面有了外遇,洪父回家后生气的骂了世贤。世贤误会这一切都是品如说出去的,责怪品如不该到处张扬。

  • 一天没有踪迹的世贤还是被艾莉找到,艾莉从品如那里知道了世贤的处境,拿出钱给世贤并告诉他旭峰公司的对头鸿展建设那里的董事长想请世贤去做总经理,世贤听说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振奋了,他接受了艾莉的鼓励和帮助。世贤回到家里,对父亲提出了挑战,声称自己离开了父亲的庇佑,一定可以飞黄腾达。品如责怪世贤不该对父亲那么说话,世贤觉得品如和艾莉比较起来,还是艾莉懂得他的需要和内心。

  • 品如想起世贤和自己出去旅行时候也是用肚子疼做借口,心里觉得不太对劲。趁着全家外出,世贤打电话约艾莉约会。没想到艾莉却已经来到世贤家里,并提出在品如的家里约会。艾莉穿上了品如的睡衣,用了品如的保养品,睡在品如的床上,让世贤觉得更刺激。艾莉借口支开世贤,用家里的电话打给品如,告诉品如自己在她的家里和世贤约会。品如接到电话,急忙赶回家里。

  • 品如回到家里,看着艾莉睡过的床单,心里难过,回想起世贤和艾莉在家里约会,心里气愤极了。世贤前来道歉,品如说出了心里的担忧,她只怕世贤经不起艾莉的诱惑,又和她走在一起。艾莉又打电话给世贤,世贤告诉她不要再打电话过来,艾莉却借口鸿展建筑集团的董事长要见世贤约世贤去咖啡厅见面。艾莉硬把世贤骗到了家里,却看见一个叫洪恩的4岁男孩叫艾莉妈妈。艾莉告诉世贤这个孩子就是她和世贤的孩子,世贤表示不信。

  • 白凤最终也不同意聘任到医院去看世贤,世馨只好告诉品如,如果世贤有什么事情,会马上通知品如。高虹拿出去美国的机票给姗姗,告诉姗姗要送她去美国读书。姗姗提出在走之前让文彦搬回来住,她要在走之前见文彦一面。文彦向高虹提起大学时候曾经的女朋友王慧萍,有意向高虹请求自己和王慧萍的婚礼。世贤在艾莉的哭声中醒来,艾莉向世贤表达自己的关切和爱意,世贤告诉艾莉其实他心里早就承认尚恩是他的儿子,只是不敢去面对。

  • 世贤带着歉意和品如坦白时,品如伤心,不慎失足落海,世贤奋力相救,但终因体力不支昏厥。醒来后,世贤只能接受品如死亡的残酷事实。所幸品如被高文彦救起,痛彻心扉的她决心挽回婚姻,而此时世贤和艾莉已步入礼堂。品如万念俱灰,决定抛弃过去,重新振作并努力学习,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新时代女性。林品如努力改变自己,形象和气质都变得与众不同,俨然成了一个自信的女强人,她的脱胎换骨瞒过了所有人。

  • 林家父母去警局看望林奕德,奕德告诉他们自己不会上诉,气得林父林母转身离去。林父决定亲自去找洪国荣。林父到了洪家,遇见艾莉带着孩子正要离开,林父惊奇的以为洪恩就是林奕德的孩子,艾莉告诉他孩子是洪世贤的,林父气愤的骂艾莉不知羞耻。文彦接到匿名电话,对方却不说话,文彦感觉是姗姗打来的。高虹告诉文彦姗姗根本就没有去美国,那边的朋友没有接到姗姗,并且机场也确定姗姗没有登机。

  • 洪国荣生气的把房产证摔到品如身上,品如正不知发生什么事情,洪国荣要赶他出去,世贤趁机逼品如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原来这一切都是艾莉的阴谋。艾莉打听到洪国荣一直信任的律师,用钱收买了律师,擅自修改了宝莲的产权证的名字,把名字换成了林品如。令洪国荣以为品如想觊觎宝莲的财产,对品如产生了厌烦。世贤收拾好了品如的东西,让品如带走,品如抱住世贤让他相信自己,世贤狠心的掰开了品如的手,无情的离去。

  • 品如在门外敲门无人应,世贤打来电话告诉品如,公安局来电话通知,奕德的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如果品如坚持不离婚,奕德就会被判刑三年。世贤无情的挂断电话,品如无奈,冒着瓢泼大雨走到街上,心情就像此时的天气,大雨滂沱。品如去探望奕德,奕德告诉品如自己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品如看着意志消沉的奕德,心里作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品如回到家,心里十分不情愿的用颤抖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艾莉听说洪国荣要把所有遗产留给品如的孩子,自己辛苦得来的地位和成果马上就荡然无存,气急败坏的艾莉,急忙逼世贤去找品如。世贤来到品如家里,发现家里没有人,而品如昏倒在床上,浑身冒着虚汗。世贤抱起品如送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世贤品如是因为压力太大又过度劳累才导致虚脱,打了吊瓶以后睡一觉休息好就会没事。高虹打电话通知所有亲友明天晚上六点半来参加文彦的婚礼,并告诉林母准备些点心,以备明晚亲朋到来时用。

  • 艾莉逼世贤想办法,世贤情急之下说出除非品如的孩子不生出来。艾莉马上想到打品如孩子的主意。世贤答应艾莉去求爸爸,如果爸爸不同意,就去求品如打掉孩子。林家都在为迎接品如的孩子的到来加油赚钱,奕德父子找到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奕德重新振作了起来,要为家里为品如努力。高虹为文彦就要结婚而祝福文彦,同时为姗姗不能回来参加婚礼而惋惜。文彦回到房间,收到姗姗的短信,通知他明天下午两点在海边的礼堂举行他们的婚礼。

  • 世贤开车逃离了海边,艾莉紧追其后。世贤忽然停下车,又想回转到海边去救品如,艾莉恐吓他回去会被警察误会为杀人凶手,会坐牢的。世贤心里矛盾着,艾莉却果断的打来水开始冲洗世贤的车子,并告诉世贤不管谁问起都说没有看见过品如。世贤内心的犯罪感使他狂躁不安,艾莉再一次安慰他不要害怕。入夜了,没有等到文彦,姗姗独自一人来到海边,留下了遗书和电话。姗姗喊着文彦的名字,带着对文彦无悔的爱慢慢走进了黑暗无边的大海。

  • 文彦发现了被水冲上岸边的品如,文彦唤醒品如,品如大喊着我的孩子,文彦急忙把品如送进了同学所在的医院。海上搜救队在深海发现了品如的鞋子,他们通知了奕德,并告诉奕德品如有可能是掉入了深海并有可能已经遇难。林母不相信品如已经遇难,他们觉得品如不可能自杀,一定是世贤把她骗到海边去害了她。世贤每天被自责后悔折磨着自己的良心,品如被文彦带到医院,情况十分危急。

  • 品如走到立交桥上面想就此了结自己的一生,在就要踏出脚步的时候,品如想起了死去的孩子,她愤怒的决定要为孩子讨回公道。品如痛下决心,决定就此重生,伺机报复。文彦正和友和讨论着品如的离去,品如却自己回转来。品如到了病房,一反之前的消极状态,拿起文彦送来的东西大吃,她求文彦帮忙让她留下来,因为她已经无处可去。文彦说通了友和,让品如留下来,品如主动承担起了医院的卫生工作。

  • 品如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气急从床上跳了下来,情绪陷入激动的品如一直在叫她的孩子。文彦从她失去孩子的痛苦中体会到了高虹失去女儿的感受,他下决心要帮助这名陌生的女人。她暗下决心如果在另一个世界相遇,她一定会照顾好孩子。穿着病人衣服的品如独自走在大街上,品如的母亲来到世贤家中闹事,她和世贤的母亲打了起来。世贤将她们拉开,他对天发誓说自己没伤害品如,品如母亲哭的很伤心。

  • 品如请夜市滩的大姐收留她做事儿,她要勤奋地工作,好好地活着把这一切都还给他们。品如暗地里看着家人而不敢相认,她看到了全家都在努力地工作着。品如下定决心要向洪世贤和艾莉讨回债务。洪董事长对世贤和世贤妈的指责让他更加生气了。品如昼夜拼命地干活得到了认可,她知道了自己救命恩人的名字叫高文彦,她只能从内心里对家人说对不起,她要在某一天堂堂正正地站在家人面前。

  • 躺在床上的品如迷迷糊地叫着不要走,文彦将手伸了过去,他打算帮助这个可怜的女子。高虹替文彦找好了房了,叫他准备好行李搬出去。文彦第二天悄悄离开这个家,他留下了纸条,高虹看着以前自己写的纸条,顿时泪留满面,她想起了自己丢失女儿敏敏的事情。品如妈妈被街坊邻居告知看到洪世贤带着林品如离开,林亦德去找洪世贤,他以当天和艾莉在一起为由推脱自己责任。

  • 艾莉到林家找奕德算账,奕德不在家,艾莉告诉范丹马上搬家。范丹质问艾莉有什么资格让他们搬家,艾莉以世贤的未婚妻名义命令他们马上搬家。艾莉命令随身带来的两名随从马上搬走林家的东西,林父林母和他们发生激烈的争执并开始厮打。世贤回到旭峰建设工作,他和文彦依旧是针锋相对,两人言语上面就开始了互不相让的讥讽。文彦到医院去看望品如,顺便把高虹美容院的彩妆比赛宣传海报贴满了医院。

  • 文彦提醒高虹建筑业的风险很大,要她仔细考虑再做决定。高虹告诉文彦自己心意已决,只要他肯帮忙就可以了。文彦表示一定会尽心帮助妈妈。品如留下两封信就不告而别,文彦为找不到品如懊恼,并且同时也在担心着品如的安危。艾莉到了妇产科医院,在验孕的时候,偷偷拿了孕妇的尿液去做检验,结果医生告诉她果然怀有身孕了,世贤接到房东太太的电话,告诉他林家已经交了住房押金,不打算搬走了。

  • 品如意外的获得了彩妆大赛的第一名,高虹留她在美容院工作,高虹决定送品如去巴黎留学,品如却不想去巴黎。品如向高虹提出了自己没有住处,希望高虹帮忙解决自己的住处。艾莉的婚礼上,品如悄然而至。高虹也接到了艾莉的请柬,高虹如约去了艾莉的婚礼。奕德也出现在艾莉的婚礼上,并对洪家出言不逊,引起洪家不满。宝莲拿来艾莉的结婚剧照,照片上面艾莉的脸被化妆品涂改;艾莉的手捧花也不翼而飞,因为了艾莉的极度不满。

  • 世贤对白凤撒谎说有客户要见,而且客户要求必须带艾莉一起出席,两人就在白凤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家门。品如做了许多菜给高虹和文彦吃,文彦背着高虹要品如赶紧搬出自己的家,品如向文彦解释自己用了高珊珊的名字是有苦衷的。洪国荣下班回到家里,看见白凤准备了盒饭给自己吃,洪国荣大发雷霆,想起品如在家的时候每天都有丰盛的饭菜,白凤反而责怪是洪国荣把品如赶家门的,洪国荣只觉有苦难言。

  • 文彦从警察那么打听到在自己妹妹自杀的当天还有一个女的自上,并知道了自己救得人叫林品如,她开始怀疑林品如用高珊珊的名字住在高家,可能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艾莉的孩子没有了,这让洪国荣很生气,指责洪母对儿媳妇苛刻,并要求她们要多照顾艾莉。艾莉在洪家好吃懒做的让洪家人都很反感,但碍于她肚子里有孩子都只能忍气吞声,洪母因为一点琐事和艾莉吵架,无意中把艾莉推倒到茶几上,艾莉则故意演戏说自己流产了。

  • 高虹听了品如的一番话,她十分吃惊,高虹说她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洪世馨将鸡汤端到艾莉房间并说了抱歉的话,艾莉说她要喝牛肉汤,并且叫世馨亲自煮给她喝。高虹想着品如的遭遇和自己当年如出一辙,她找到品如的母亲打听品如的消息,经过验证她更确认了品如所说的话。尚恩无意中说出了艾莉肚子里假孩子的事情,世贤的爸妈都很生气。艾莉假怀孕被揭穿后无地自容,她想放弃孩子的扶养权,最终还是因为尚恩的存在她才被得到原谅。

  • 品如在游泳馆遇上了洪世贤,她急忙跳入池里,躲过世贤的视线后她速度离去。品如开始学习高珊珊的一切行为习惯,她要彻底改变自己,文彦帮她学习品酒等事情。 品如在去打高尔夫球的时候被宝莲认出,高虹告诉她她以后要面对的熟人要做好思想准备。上次品如给财团千金的化妆让她很满意,她亲自上门给品如道歉,还想在结婚的时候也让品如给她化妆,高虹说等考虑好后给她答复。

  • 当洪世贤向他们走来的时候,文彦为了帮助她挡住了世贤的视线。她要改变自己,勇敢地面对以后的熟人。宝莲给林亦德打去电话说品如还有些东西在她家,叫他过去取走。艾莉在派人打听高珊珊的事情,宝莲在咖啡厅里见到林亦德,她将品如的日常用品都带了过来,亦德看这些东西没什么用起身就走,宝莲从后面跟上来,过马路时候亦德为了救宝莲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 晚会之后,高虹告知品如她成为晚会上最耀眼的人物,很多人都在打听高家女儿。品如说自己去参加PARTY是想让洪世贤重新认识自己,她的目的达到了。世贤回到家中,艾莉发觉了他身上穿的不是原来的衬衫,他只好搪塞过去。维纳斯被卖给了高虹,高虹将新研发的化妆品送给客户使用,效果得到了认可。艾莉对世贤的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想从世贤妈手中骗取500万元来拯救维纳斯。

  • 洪国荣为能能让侄女宝莲过的开心,决定给林亦德打电话让他来见宝莲,并告诉宝莲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正当洪国荣要打电话,亦德正好来公司找到,亦德告诉洪国荣林家不会要他们的钱,他们虽然穷但很有骨气,最后洪国荣也只好做罢,也不再向艾莉追究钱的事情。洪国荣请求亦德能都带宝莲出去玩玩,让她吃点饭,亦德看再品如和宝莲的姐妹情分上答应了他

  • 品如估计艾莉快到了,便匆匆离开,躲在远处看艾莉进世贤办公室看到水杯上的口红印和品如遗落的饰品与洪世贤大吵。世贤不知珊珊(品如)突然离开的原因到高家楼下请求原谅。品如自认已接近目的,得意微笑,没见世贤。世贤回到家中被艾莉锁到房间外面,赌气离开。高虹带品如去看自己的祖业并给品如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银行贷款被驳回,艾莉只好去求世贤借钱。

  • 艾莉跑到达克肯尼去当众指责品如勾引她的老公,品如讽刺艾莉对自己的婚姻实在是太没有信心了。品如告诉艾莉有事情回家问自己的老公就可以了,艾莉追问品如到底和世贤约会过几次。品如告诉艾莉自己和世贤只是普通的朋友,昨天只是在酒吧偶遇世贤。品如讽刺够了艾莉,转身上楼,留下艾莉一人独自生气,刚想转身离开,迎面高虹却又走了过来。高虹怒斥艾莉不该到此来撒野,骂够艾莉后,高虹也走开了。

  • 高虹到林家看望林父林母,奕德带宝莲回家,高虹看见宝莲问起她是谁,范丹告诉高虹宝莲就是洪国荣的侄女。高虹告诉文彦去买了旭峰建设的股票,文彦为了高虹能够清楚旭峰的经营情况,拿了公司的财务报表给高虹。洪国荣意外的遇见了高虹,带她到咖啡厅叙旧。高虹恨恨的责骂洪国荣霸占了自己的房产还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洪国荣劝高虹忘记过去,毕竟她的敏敏已经离开人世那么久。

  • 文彦找到洪世贤责骂他沾花惹草,家庭破碎了又结婚然后还搞外遇,文彦警告世贤不要再接近品如,文彦几乎动手打世贤,品如及时赶到,告诉世贤高文彦就是她的哥哥。品如劝走了文彦,文彦回到办公室懊恼品如心里只把他当做大哥,而自己的心已经被品如完全占据。艾莉找到高虹,质问高虹管教不好自己的女儿,让女儿出去勾引别人老公。高虹反讥艾莉不去管好自己的老公,艾莉自己抢了别人老公还生了孩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勾引自己的老公。

  • 白凤被朋友拉去体验高珊珊的技艺,白凤乍一见到品如,惊得手里的画报都掉到了地上。品如装作不认识白凤,自我介绍叫做高珊珊,还故意询问是不是长得像一个叫品如的人。品如故意提到艾莉。白凤紧张的请求品如给自己一杯水,品如端了杯水来递给白凤。白凤却不敢接过品如递过来的水,恍惚间水杯掉落在地上。品如想起白凤以前对待她的种种恶意,故意打电话给艾莉告诉她白凤跑到她的竞争对手店里做美容。

  • 品如跟着文彦来到电影院,文彦去买票的时候,品如接到世贤发来的短信,世贤因为心情不好,约品如陪他喝酒,品如急忙离开了电影院去找世贤。高虹来到林家,试探着问林家如果他们的女儿活着回来,并且说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们会怎么样。

  • 艾莉正在办公室大叫,助手送来了辞呈,艾莉大叫着自己是旭峰建设的媳妇,这点赔偿金根本不放在眼里。法院送来了债务履行书,责令维纳斯美容中心按期缴纳违约金,否则按拍卖处置。艾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发疯。洪国荣来到艾莉的办公室找艾莉。洪国荣拿出离婚协议书,要求艾莉马上签字。艾莉请求洪国荣原谅她,洪国荣告诉艾莉只要她签字离婚,世化的赔偿金他会替她偿还。

  • 林奕德被保释出去,艾莉疯狂的大骂奕德。奕德回到家里,给父母跪下道歉,林母范丹知道奕德被艾莉利用,原谅了奕德。奕德问起谁保释自己出来,林父告诉奕德是那个被绑架的女人去保释了他。文彦收拾了行李要离开高家去美国进修,高虹劝文彦要控制自己的感情,文彦告诉高虹等自己从美国回来,会继续做她的好儿子。文彦离开了,品如听到消息跑出去追赶文彦,却在那一刻犹豫了。

  • 高虹和洪国荣签订好了合同,刚想离开,被洪国荣叫住。洪国荣询问高虹知道不知道女儿高珊珊即将嫁入洪家,高虹告诉他在他带走敏敏夺走高家财产的时候,他们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了。艾莉把尚恩独自留在家里,自己外出找工作,可是彩妆行业都已经知道艾莉的事情,没有人肯雇佣她。品如在街头遇见落魄的艾莉,艾莉禁不住品如的奚落,含羞离去。品如告诉高虹她想聘任艾莉,她想让艾莉回到维纳斯,让她做最低贱的工作。

  • 当世贤和高珊珊(品如)交换戒指的时候,艾莉出现了,她将啤酒瓶打碎,文彦及时赶到拦住了她,但他的胳膊的阻挡的时候被划伤,艾莉被保安强行带了出去。洪世贤出来安慰艾莉,他将她的脚包住并给了她些钱先用,艾莉想要回尚恩,但世贤说尚恩是洪家的长子,也是将来旭建建设的接班人。

  • 在世贤将高珊珊(品如)带回家的当天晚上,世贤和他的家人都收到了当时品如落水场景的视频,这段视频是高珊珊(品如)又专门去海边拍的,高虹拿着摄相机拍的。他们全家对视频的事儿质问世贤,世贤说今天的事儿有人要陷害他,并承认一直在欺骗他们,他讲出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世贤说自己天天都想自首,但他怕进监狱,他现在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洪国荣说他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去承担,世贤也没什么心情了,他做梦都在说要救品如。

  • 艾莉到洪国荣的旭峰建设找洪国荣谈判,她要洪国荣把尚恩还给自己并准备一亿给她,洪国荣气得扬手去打艾莉,却打了个空,艾莉留下话让他三天后准备好一切转身离去,洪国荣跌坐在了椅子里。艾莉回到家正收拾行李,奕德赶来。还没来得及问艾莉有关品如的事情,房东太太赶来,原来艾莉约了她来退租房子。艾莉要奕德绑她收拾行李,奕德无意间看见艾莉手机里的视频,奕德如遭雷击,把艾莉拖回林家,逼问艾莉品如死亡的真相。

  • 洪世贤没有回家,洪国荣正问白凤世贤的下落,林父林母找上门来。他们告诉洪家他们已经看到了品如求救的视频,知道品如不是自杀而是被世贤带好海边的,林父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报警,姗姗走了出来,赶走了林父林母。世贤跟着艾莉回到艾莉的居所,正研究对策,奕德赶来。奕德冲动的拉世贤去警察局,被艾莉从后面用衣架打昏。洪家人一直联系不上世贤,姗姗决定出去找世贤。

  • 艾莉声称可以找到林品如还活着的证据替世贤脱罪,去找洪国荣谈条件希望重做回洪家媳妇,却被泼了一盆冷水。高姗姗(品如)假意劝洪国荣用钱与林家谈判,借机和高虹一起回到林家说出自己的复仇计划,哭着求他们原谅自己这么久没回家相认,让他们配合放了洪世贤。高虹触景生情,不禁怀念起自己的亲生女儿高姗姗,感叹自己跟女儿的缘分总是这么短。

  • 白凤以为世贤能够得到释放都是高姗姗(品如)的功劳,开始跟品如搞好关系。洪国荣也很感激,于是把眼下最大的项目订单交给林奕德,不知不觉一步步陷入品如的陷阱。现在的旭峰建设随时可能落到高虹手中。文彦与林奕德聊天时,直言自己要与高姗姗结婚。品如的父母对此表示默许。艾莉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高姗姗的经历和背景,发现她极有可能就是林品如。

  • 艾莉告诉白凤泡杯蜂蜜水给高珊珊就会知道真相。原来品如是对蜂蜜过敏的,只要她接触了蜂蜜就会表现出来过敏症状。世贤在家里想象着姗姗和文彦亲热的镜头,越来越坐不住,亲自到高家去接姗姗。世贤张口向高虹借钱,姗姗推说高虹手里没有什么钱了,高虹表示愿意帮助世贤联系几个大企业家,不过世贤要拿出手里的股份和房产做抵押。白凤给世贤打电话要他买蜂蜜,被姗姗听见了,姗姗知道洪家都在怀疑她的身份了,她决定尽快向洪家摊牌。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