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刁蛮公主 电视剧

3.6亿播放

地区:内地

简介: 静公主善良无比,时常济弱扶困。最喜欢外面的自由世界,每每扮成男子,游走于市井小巷中,在平民百姓间混得酣畅淋漓。加上她以龙少侠自居,我行我素,天马行空,又喜恶作剧,所以三教九流的朋友送她亲昵绰号“小龙虾...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33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司徒静和万人敌合作骗了公子哥们的钱帮助可怜的穷苦人。文媚儿在宫中骄横跋扈,痛打小太监,朱允以牙还牙,打了文媚儿两个耳光。太后疲惫消了火,朱允向她解释文媚儿的跋扈,太后对文媚儿也有不满。万人敌在齐国公暗设的赌场上大闹被擒,司徒静当了司徒剑南的玉佩救出了万人敌等人,为赎玉佩,万人敌怂恿司徒静去劫齐国公之子梁君卓的财物,秋心刺杀朱允,反被朱允所擒,为诱敌深入,朱允欲擒故纵,释放了秋心。

  • 白云飞与司徒静二人大打出手,朱允认定司徒静是好人,出手帮助司徒静,司徒静骗过衙役逃走,朱允和白云飞被误认为是强盗。文贵妃嚣张跋扈虐待仆人,阿琪失手摔碎宝,朱允施计相救。司徒静赎回哥哥的玉佩和母亲三人一道去庙里烧香。在酒楼与文蔷见面,司徒剑南和文蔷互相爱慕。大将司徒青云和文章丞相为是否削藩争执,朱允自身也因为藩帮夺权,心事重重,静修秋心等人也想利用藩王和朝廷的矛盾,伺机复国。

  • 梁君卓被司徒剑南和司徒静揍了一顿,司徒剑南带文蔷回家,梁君卓纠集人手来寻仇,司徒静抵不过,朱允再次出手相助,梁君卓人多势众,司徒静拉了朱允逃走,再遇白云飞。白云飞向司徒静索要珠宝,司徒静说珠宝在锅里并带白云飞和朱允来到城外施粥处。司徒静说珠宝大都变成了粥,白云飞目瞪口呆,朱允却更欣赏司徒静。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司徒静和万人敌合作骗了公子哥们的钱帮助可怜的穷苦人。文媚儿在宫中骄横跋扈,痛打小太监,朱允以牙还牙,打了文媚儿两个耳光。太后疲惫消了火,朱允向她解释文媚儿的跋扈,太后对文媚儿也有不满。万人敌在齐国公暗设的赌场上大闹被擒,司徒静当了司徒剑南的玉佩救出了万人敌等人,为赎玉佩,万人敌怂恿司徒静去劫齐国公之子梁君卓的财物,秋心刺杀朱允,反被朱允所擒,为诱敌深入,朱允欲擒故纵,释放了秋心。

  • 白云飞与司徒静二人大打出手,朱允认定司徒静是好人,出手帮助司徒静,司徒静骗过衙役逃走,朱允和白云飞被误认为是强盗。文贵妃嚣张跋扈虐待仆人,阿琪失手摔碎宝,朱允施计相救。司徒静赎回哥哥的玉佩和母亲三人一道去庙里烧香。在酒楼与文蔷见面,司徒剑南和文蔷互相爱慕。大将司徒青云和文章丞相为是否削藩争执,朱允自身也因为藩帮夺权,心事重重,静修秋心等人也想利用藩王和朝廷的矛盾,伺机复国。

  • 梁君卓被司徒剑南和司徒静揍了一顿,司徒剑南带文蔷回家,梁君卓纠集人手来寻仇,司徒静抵不过,朱允再次出手相助,梁君卓人多势众,司徒静拉了朱允逃走,再遇白云飞。白云飞向司徒静索要珠宝,司徒静说珠宝在锅里并带白云飞和朱允来到城外施粥处。司徒静说珠宝大都变成了粥,白云飞目瞪口呆,朱允却更欣赏司徒静。

  • 司徒青云气恼司徒静闯祸,怒惩司徒静,司徒静用小花招哄得父母又开心起来。文媚儿来见朱允,被朱允以解不开九连环事挤兑走。梁君卓向司徒府求亲,司徒静十分着急,她随后想出一计,在万人敌司徒剑南等人的帮助下梁君卓误以为司徒静有在夜间咬人喝血的臆病,梁君卓收回了求亲的请求。文媚儿倚仗太后的宠爱又来纠缠朱允。朱允藉口和司徒青云研究公事挡驾了文媚儿。

  • 司徒静心存谨慎,告诉万人敌关于齐国侯的事情不可轻举妄动,文媚儿死缠朱允不放,朱允索性带她在宫中走起没完,文媚儿两脚都起了泡,累得倒头便睡。皇上指责宰相文章对难民的事不够负责,不管难民,文章十分羞愧。文媚儿挑唆是司徒青云背后捣鬼,文章恨透了司徒青云,文章下令将难民全部逐出京城,司徒静同情难民没有住处,便选了一处地方准备为难民盖房,岂料文韬早有心要占那块地。

  • 朱允连夜暗中释放司徒静等人,大殿之上用计将齐国侯的所有货物收为国有,敲山震虎,挫败齐国侯。并借机间离齐国侯和宰相文章之间的关系。司徒静回家受到父亲的严厉惩罚,她撒娇耍赖蒙混过关,父亲告诉司徒静是有很厉害的人救了她。朱允谎称自己弄错时间才失约,晚去后也劫得朝廷的一箱宝物,大家雀跃之余,司徒静暗自怀疑朱允的身份。静修将复国大业寄托在司徒静身上,可是司徒静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 文韬带人去烧难民的房子,与司徒静等人大战。静修带人帮助司徒静,司徒剑南也来助阵,白云飞也赶来帮忙。文韬不敌逃走,被静修射中后背,司徒静和司徒剑南都以为是对方所射。白云飞发现司徒静的真实身份,不由又惊又喜。他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儿。文韬回家,命在旦夕,文韬重伤命危,文章文媚儿又急又怒,朱允下令全城缉拿凶手“小龙虾”,对文韬亦心有不忍,命御医务必救活文韬。

  • 文章文媚儿欲置司徒剑南于死地,请太后逼朱允下旨。司徒静冲动之下决定挺身认罪换回哥哥。师傅静修劝说其冷静,并答应帮她救出哥哥。司徒静救兄无门,心情极坏,怒惩一恶人。安宁公主回京,路见不平,与司徒静大打出手,司徒静一人难敌安宁公主众手下,危急之时,白云飞现身,击败安宁公主,救走司徒静。安宁公主大怒。发誓要找到司徒静和白云飞给他们好看。文韬伤势见好,司徒剑南却仍然被文章施计定罪。

  • 司徒静质问文蔷为什么见死不救,文蔷反问司徒静为什么甘于让哥哥为她背黑锅,两人争执中发现暗箭伤人的另有其人。文韬苏醒后也称暗伤自己的是神秘蒙面人。司徒静与白云飞万人敌计议救兄办法,三人和一些混混在大街上演了一出戏,司徒静得知见到的是皇上朱允,二人都吃惊,司徒静谎称是司徒府二公子,并说明文韬强横真相。朱允承诺帮助司徒剑南。安宁公主和司徒静在市集交锋。司徒静百般躲避,安宁公主与司徒静擦肩而过。

  • 释放司徒剑南使太后和宰相文章一家大为光火,一行兴师问罪,却在朱允的据理力争之下,哑口无言。自认恶果。白云飞对司徒静用情逾深,皇帝宣招,慌称病不能入宫与安宁公主见面。终南派再次行刺白云飞,司徒静出现使白云飞化险为夷。司徒静、白云飞、朱允三人豪饮,白云飞从蛛丝马迹中识破朱允的真实身份。朱允为平息文家怨愤,亲临文家探视文韬,随后前往司徒府欲见小龙虾。朱允发现司徒静女儿之身,自认被骗,盛怒。

  • 万人敌等人欲羞辱安宁公主向司徒静报功,司徒静又惊又怕,知道闯了大祸。司徒静气了安宁公主一顿,将她放回,安宁公主气破胸脯。白云飞被迫入宫,安宁公主与白云飞大打出手,被朱允拦住,朱允、安宁公主方知白云飞身份。白云飞不理安宁公主,安宁公主却对白云飞有了兴趣。文章发现女儿文蔷心属司徒剑南,念念不忘,狠心棒打鸳鸯,阻止两人来往。

  • 文媚儿撞见朱允爱护司徒静,气极。文媚儿想办法欲折辱司徒静,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白云飞为摆脱安宁公主,故意表现得很没素质,可安宁公主却更加喜欢他,白云飞哭笑不得。安宁公主对白云飞的好感被朱允和文媚儿发现,文媚儿为拉拢安宁尽力搓合白云飞和安宁,安宁很感激文媚儿。朱允发现白云飞不喜欢安宁公主,心生疑惑。

  • 白云飞想办法接近司徒静,被朱允发现,朱允很不是滋味,安宁公主发现白云飞喜欢司徒静,妒火中烧,绑架司徒静入宫。司徒静身陷绝境,却智激安宁公主,安宁公主上当,与司徒静单打独斗,司徒静趁机逃入朱允宫中。朱允保护司徒静,安宁公主很不高兴。文媚儿知道了朱允、白云飞、司徒静的关系,又见朱允对司徒静倍加爱护,于是妒火中烧。她蛊惑安宁公主防范司徒静,安宁公主上当。

  • 司徒静为帮哥哥,在夜晚带万人敌等人进入文府欲偷文蔷出来,却被文韬发现,文韬欲伤司徒静,被文蔷以死相逼救下。文蔷被父亲软禁,誓死不从,连夜逃跑。司徒剑南与司徒静四处寻找,发现文蔷已跳崖,司徒剑南亦随之想要徇情,结果两人被出尘道姑所救,被接往静修处修养。万人敌等知道司徒静是女儿身,朋友感情弥深。司徒静知道哥哥和文蔷为静修师父所救,众人团聚,悲喜交加。

  • 朱允派陈林向白云飞暗示了自己对司徒静之间的感情,白云飞知道自己绝难与朱允争,想制止自己对司徒静的感情,不想他已欲罢不能,他的心完全被司徒静占据。文章痛失女儿,退掉了和齐国侯家的亲事,四处寻找文蔷尸首未果,却发现文蔷已经被静修救起。文章率众上门抢人,在静修的劝说下,暂将文蔷寄养在静修处。司徒静为司徒剑南和文蔷的事情进宫求朱允出面帮忙,却不巧被准备拦文媚儿的陈林一并拦在了宫城之外。

  • 司徒静误以为朱允有意拒绝她,怒气冲冲找白云飞帮忙,两人请求梁君卓主动退婚。司徒静为成全哥哥,跪求梁君卓,反被梁君卓出尔反尔戏弄。司徒静进宫,被文媚儿羞辱,朱允怒斥文媚儿,文媚儿脸面丢尽。文媚儿又听见朱允戏说的要立司徒静为皇后,怒火万丈,她叫喊撞墙,却无人真心阻拦,她气愤之下撞破头颅。太后与安宁公主探视文媚儿,文媚儿说尽司徒静坏话,太后大怒,太后追索司徒静,朱允掩护司徒静逃出宫去,并与为司徒静争辩。

  • 司徒静在众人的帮助下悄悄将新娘文蔷替出,自己假扮文蔷。梁君卓洞房内发现新娘被换,又羞又怒,他欲对司徒静不利,白云飞突然出手打晕梁君卓,救下司徒静。司徒剑南和文蔷私奔,二人逃出京城。司徒静被梁家文家追缉,她只能藏身白云飞处。她和白云飞逾加亲密。文梁两家向朱允告御状,朱允不予理睬。文媚儿又气又恨,朱允来白云飞家看望司徒静,发现情况,心甚不满。司徒静却浑然不觉二人情感,只当是好兄弟。

  • 文媚儿挑拨安宁公主,安宁恨透了司徒静。朱允想让司徒静远离白云飞,于是他利用安宁公主要惩罚司徒静的心态,对安宁公主灌输计谋。司徒剑南和文蔷被文韬梁君卓追上,二人欲杀司徒剑南。陈林突然带人出现,救下司徒剑南,并将司徒剑南和文蔷带走。这一切都是朱允的安排。朱允向司徒静表白,希望她能进宫为后,帮助自己削弱文家之势,司徒静误把朱允对自己的感情当作又一次政治婚姻,断然拒绝,不甘被皇室纷争利用。

  • 安宁公主听了白云飞的解释,知道自己长期被文媚儿利用,愤恨不已。安宁公主因为同情司徒剑南和文蔷的遭遇替他们向朱允求情。朱允向安宁公主分析事情背后的厉害关系,无奈拒绝了她的请求。因为思念司徒静,朱允以造访将军一家为名私访司徒府,撞见同样来访的白云飞和司徒静,妒火中烧。司徒静再次为哥哥求情,朱允迫于太后的压力,百般无奈,不置可否,又因为眼红司徒静和白云飞关系亲近,迁怒于司徒静。

  • 朱允知道司徒静是想搭救司徒剑南和文蔷而答应自己的婚约,负气而走。太后亲自监审文蔷和司徒剑南,司徒剑南和文蔷的真情感动众人。安宁公主以诈死为计,让太后验梁君卓和司徒剑南各自对文蔷的真心,梁君卓不敌剑南一份深情厚谊,太后遂决定将文蔷许配给真心爱她的司徒剑南。尽管解决了司徒剑南和文蔷的婚事,但文家仍然因为文韬旧怨与司徒家馀怨未了,大婚之上无人出席。

  • 司徒静感激安宁公主暗中相助成全哥哥的婚事,答应朱允尽量减少和白云飞的接触。文媚儿妒恨司徒静,故伎重施,在安宁公主面前调拨她和司徒静之间的关系。安宁公主上当,她恳求朱允让司徒静进宫陪伴自己,朱允似乎十分无奈地答应了她,安宁公主十分高兴。静修力劝司徒静不要进宫,但力不从心。在文媚儿的挑唆之下,安宁频繁使出招数捉弄司徒静。

  • 司徒静被宣入宫陪伴公主,文媚儿聪明反被聪明误,火冒三丈。白云飞见不到司徒静,对朱允大为恼火。他对安宁公主逾加不理不睬。安宁公主在文媚儿的蛊惑下将气撒到司徒静身上,不料司徒静根本不吃安宁那套,二人打来闹去。朱允严禁宫中人参与二人争斗,暗中关注事态发展。司徒静和安宁公主渐渐打出了交情。为防云南王和齐国侯以讨兵响为由招兵买马,眼见司徒静和皇帝的关系日益亲密,静修和秋心越发担心如何告之司徒静她身世的秘密。

  • 文韬暗箭伤人,司徒静重伤,白云飞不离左右,在司徒静昏迷不醒之时,白云飞表露心迹,恰被前来探望的安宁公主听到。白云飞和司徒静越走越近,朱允感觉不妙,他宣白云飞入宫奉旨与安宁公主成亲。太后对白云飞擅自推辞皇室婚约大为光火,催逼白云飞尽快完婚。白云飞宁死不从,太后盛怒逼皇帝下令斩立决。朱允下令处斩白云飞,但内心十分犹疑。

  • 陈林通知了司徒静,司徒静假传圣旨救下白云飞。朱允意小惩大戒,将疏于职守的陈林和司徒静都收押入牢。由于司徒静假传圣旨,太后大怒,认为乱了王法,决定严惩司徒一家,满门抄斩。文章亦带领文武百官以此为由罢朝,非要置司徒一家于死地不可。朱允有心维护司徒一家,苦于朝中四野反对声浪强烈,私下提前调司徒剑南上任,以保住司徒一家命脉。

  • 司徒青云以退隐为条件,恳求文章相助,搭救司徒静的性命,文媚儿和文韬从中作梗,坚决处死司徒静为快。司徒静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大胆向朱允表达爱慕之情,朱允欣喜万分。法场之上,文章一心置司徒静死地,不料司徒静反以当日皇上结义时曾答应兄弟有难必救为由,反驳自己没有假传圣旨,朱允也有心要救司徒静和白云飞两人,慌称当日所言属实,以皇帝不可言而无信为由,救了两人,但迫于太后,文章等人的压力,将两人收押在牢。

  • 知道司徒静白云飞被释放,千钧一发之即,静修等取消了劫狱行动。白云飞得知白无双和静修等人的密谋反叛,对静修的身份产生怀疑。朱允欲立司徒静为后。静修发现司徒静对朱允的感情日久弥深,力劝司徒静放弃感情,并有意以教导她分辨善恶,大斥当朝皇帝窃取前代江山之恶行司徒静力驳静修,认为前朝皇帝丢失江山是自食恶果,同时向静修说明朱允对自己的真心实意,决定一生跟随朱允,静修复国之心动摇。

  • 朱允和司徒静为了撮合白云飞和安宁公主,加上万人敌等,一行人来到南山郊游,秋心得知消息,在万人敌讨去的酒中下迷药,并伺机在郊游时刺杀皇帝不料下了迷药的酒被万人敌先饮为快,秋心等密谋再次失败。司徒静让万人敌带着朱允逃跑,自己只身前去寻找静修,得知静修等人为颠覆朝廷而生,也对自己的身世产生怀疑,为皇帝的安危忧心重重事情败露,静修离开沁芳园。

  • 安宁公主对白云飞感情愈发深陷,朱允决定向白云飞坦白自己与司徒静的感情,齐国侯以排练之名,重兵挺进中原朱允焦虑万分,一方面紧急部署战策,一方面私下请白云飞念在兄弟情谊上能说服父亲撤藩,不料白云飞以解除与安宁公主的婚约,娶司徒静为条件要挟朱允,安宁公主得知也劝朱允以大局为重,放弃感情,朱允坚决不从,不惜开战。

  • 太后,文章力劝朱允同意司徒静和白云飞之间的婚事,太后甚至以绝食威胁,朱允坚持不拿自己的感情做交换的条件,面对外有强兵进犯,内有朝廷重压,朱允焦头烂额,决定也绝食以对抗太后,不见任何人,以示决心,双方僵持不下。司徒静得知消息,进宫劝说朱允实施缓兵之计,照顾太后身体要紧。朱允招白云飞进宫宣称已经撤消了他与安宁公主之间的婚约,至于是否对他和司徒静之间的婚事,不加任何干涉,并答应不再追求司徒静。

  • 白云飞正欲飞书劝云南王不要动兵,秋心以联络使的身份上门要求与云南王军队结盟,一举推翻朝廷。司徒静逼迫朱允放弃和自己的感情为交易答应退兵,断然拒绝了白云飞的求爱,朱允和太后冰释前嫌,太后得知司徒静的事迹,感慨良多。白云飞丧失爱人的理解,懊恼不已,安宁公主一直追随左右。慧心观,静修告之司徒静身世之迷。司徒静被告之她是前朝公主,而云南王和皇上都应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 秋心广结盟友,不惜联合齐国侯的势力,梁君卓表面答应,意在追查谁是落难公主。在安宁的几次劝说之下,白云飞为自己只顾一己之私,横刀夺爱深感汗颜,决定撤消和朱允的交易。司徒静不愿将前朝积怨连累无辜百姓,更不稀罕前朝公主之名,拒绝领军起义复国。静修尊重她的意见,决定解散复国组织,却不料被复仇冲昏头脑的秋心劫持,以逼迫朱允就范,却被文韬梁君卓等利用,惨死刀下。司徒静的无故失踪引起了众人的怀疑。

  • 司徒一家统统被打入大牢,在文媚儿的挑唆之下,太后决定实行斩立决,幸好朱允,白云飞及时赶到。朱允以辞去皇位为由要求太后不要再插手政事,母子和解。云南王大兵压阵,齐国侯蠢蠢欲动,朝政大局激荡。朱允追查司徒静为前朝公主一事,发现文韬和梁君卓实为暗中勾结,意图造反,将文家三人收监。司徒静为文家三人求情,太后更喜欢司徒静。

  • 安宁公主对白云飞一往情深,生死追随。白云飞顾及战乱中安宁的生命安全,狠心悄悄离去,只身前往云南王处游说父亲退兵,不想安宁一直尾随其后。游说不成,安宁公主反被云南王劫持。司徒静帮朱允出谋划策,以文韬诱引梁君卓上钩,牵制齐国侯,并只身前往云南王阵营劝降,却没想到自己的生母是云南王的胞妹,云南王答应传位给白云飞,司徒静也答应只要云南王不同意,就绝不削藩。云南王答应撤兵与朝廷永世修好。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