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夏家三千金 电视剧

9.6亿播放
简介: 夏正松和于靓结婚三十年,育有二女,家庭和睦。大女儿友善遇到了心仪的对象浩天,但对方已有青梅竹马的女友真真,正松坚决反对女儿介入他人情感关系,而友善却希望有追求真爱的自由,父女之间产生冲突。与此同时,...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这天,是“幸福房屋”成立30周年的日子,同时也是夏家大千金夏友善的生日。友善出生时是个有唇腭裂缺陷的孩子,夏正松、于靓夫妇对她倾注了全部的爱,为女儿治病的同时也白手起家开展房产事业。如今的友善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而幸福房屋也享有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与美誉度。一家人幸福和美,其乐融融,令外人十分艳羡。夏家二女儿天美得到男友萧尧来饭店与别的女人开房的消息,怒不可遏直奔饭店而来。

  • 淑媚在酒会中看出友善对皓天有好感。于是,在会后硬是拉着不甚情愿的皓天走进精品店,逼他买生日礼物送给友善。皓天拗不过,只得顺着妈妈的意思,买下一条项链。母子俩才步出店外,就接到友善来电,邀约皓天今晚到夏家用餐。真真为淑媚在酒会上对她轻慢的态度感到忧伤,不禁黯然自己与皓天的爱情在没有长辈祝福的情况下能否开花结果。杨柳见真真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上前关心。

  • “幸福房屋”会议室里,友善兴高采烈地向大家汇报幸福99楼盘销售大获成功、首期即出售1/4房屋的喜讯。正松对友善皓天在工作上的密切配合大加赞赏。正松带领着经营团队开香槟庆祝业绩长红,众人欣喜举杯热闹庆祝,品尝着五星级饭店大厨做的精致餐点。与此同时,真真一人费力地拎着沉甸甸的20份外卖找上门来,向职员表示是接到友善订单所以送鸡肉饭来,却遭到职员的恶意奚落,令真真尴尬不已。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这天,是“幸福房屋”成立30周年的日子,同时也是夏家大千金夏友善的生日。友善出生时是个有唇腭裂缺陷的孩子,夏正松、于靓夫妇对她倾注了全部的爱,为女儿治病的同时也白手起家开展房产事业。如今的友善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而幸福房屋也享有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与美誉度。一家人幸福和美,其乐融融,令外人十分艳羡。夏家二女儿天美得到男友萧尧来饭店与别的女人开房的消息,怒不可遏直奔饭店而来。

  • 淑媚在酒会中看出友善对皓天有好感。于是,在会后硬是拉着不甚情愿的皓天走进精品店,逼他买生日礼物送给友善。皓天拗不过,只得顺着妈妈的意思,买下一条项链。母子俩才步出店外,就接到友善来电,邀约皓天今晚到夏家用餐。真真为淑媚在酒会上对她轻慢的态度感到忧伤,不禁黯然自己与皓天的爱情在没有长辈祝福的情况下能否开花结果。杨柳见真真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上前关心。

  • “幸福房屋”会议室里,友善兴高采烈地向大家汇报幸福99楼盘销售大获成功、首期即出售1/4房屋的喜讯。正松对友善皓天在工作上的密切配合大加赞赏。正松带领着经营团队开香槟庆祝业绩长红,众人欣喜举杯热闹庆祝,品尝着五星级饭店大厨做的精致餐点。与此同时,真真一人费力地拎着沉甸甸的20份外卖找上门来,向职员表示是接到友善订单所以送鸡肉饭来,却遭到职员的恶意奚落,令真真尴尬不已。

  • 天美骑车跟随严格返家途中,严格驾车故意加速,天美心有不甘,两人沿路较劲,互有输赢。天美有口无心地说严格被女友甩,严格被刺痛心事。天美来到严格家中,好奇打量着环境,她的目光马上被角落里的一架钢琴吸引了过去。钢琴上摆着一份乐谱──《梦中的婚礼》,天美忍不住技痒弹奏了起来。严格在楼上听到这首熟悉的乐曲大为震动,呼喊着前女友晓菁的名字急奔下楼,发现是天美在弹奏,大怒咆哮,将天美赶出家门。

  • 正松与杨柳终于彼此相认,但正松仍误会生气杨柳当年不告而别。杨柳默默忍受着责问,隐瞒了真真的身世。真真留正松吃饭,正松发现杨柳还戴着当年的定情玉镯,于靓将两人暧昧不安的异常反应尽收眼底。于靓返家质问正松,正松坦承当年曾与杨柳有过一段情,但共患难的妻子才是如今情之所系,于靓大度表示理解。真真无意间听到杨柳和秀鸾的对话,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尚在人世,心痛原来自己是个被父亲抛弃的孩子。

  • 正松向杨柳询问真真是否是他亲生女,杨柳矢口否认,并称当年正松一离开,她就跟真真的父亲交往了。杨柳不断强调真真是她的女儿,希望正松别再介入,要他忘了两人的过去,不要再去怀疑真真的爸爸是谁。同时,杨柳告诫秀鸾不要再做出送玫瑰警示正松的举动,并告诉真真她的父亲早已亡故。天美在层峰建设隐瞒了父亲正松的身份,谎称父亲叫“夏太热”,招致同事奚落。严格更是处处刁难,想让她打退堂鼓。

  • 秀年与严格为了商业销售上的事宜来到夏家向正松求教。天美一直隐瞒自己夏家千金的身份,忽见严格秀年到来,紧张之余灵机一动,朝父母使眼色,谎称自己是夏家管家之女,让一旁的正松于靓哭笑不得。友善对天美提及自己被皓天拒绝的尴尬事,天美安慰。但友善仍放不下皓天,打电话关切地询问皓天的恢复情况,并要求皓天以朋友的身份陪她聊天直到睡着,致使皓天错过了真真的电话。

  • 听见天美和严格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逗趣对话,秀年喜在心头,表示要让孙子对天美负责。一旁的亮亮是晓菁的好友,眼见秀年好像想顺势撮合天美和严格,忧心万一两人真的在一起了,那晓菁回来时该怎么办?严格对天美渐生情愫,见天美又收到萧尧送来的花,吃醋不已却又极力掩饰。杂志刊出友善跟皓天的一组亲昵照片,配着捕风捉影煞有介事的文章。友善窃喜,认为自己重新争取皓天的机会到来了。

  • 正松不希望友善继续充当皓天与真真感情的“第三者”,要让她退出“幸福99”的项目,并考虑让真真取而代之。这一突如其来的决定让友善措手不及,产生了极大的情绪反弹。于靓听完正松的决定再也无法隐忍,不计后果当着友善的面脱口说出正松与杨柳是旧情人的关系。友善万分震惊,为受到父亲不公正的待遇而深感烦恼委屈。严格十分生气天美还在与萧尧保持联系,语带讥讽却情不自禁流露关心。

  • 皓天跟真真双双跪在淑媚面前请求成全,淑媚在皓天面前假意答应,暗地却颐指气使百般恶整真真,并开出条件,想让她知难而退。正松送贵重手链给真真,并表示想组建一个室内设计团队让真真负责管理。这让真真受宠若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父爱。友善听说后气急败坏,她找到杨柳,警告她离正松远一点,休想从正松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如果伤害了于靓,将让杨柳付出惨重代价。

  • 友善受到父亲的指责满腹委屈,迎面遇到皓天,她终于崩溃地抱住皓天痛哭流涕。之后又出其不意的,直接凑上前去,吻住皓天。皓天愣住,一下子慌乱,手足无措着,友善忘情地狂吻皓天,爱的宣泄与报复的快感杂陈心间。友善在淑媚和皓天面前大演苦肉计,指责杨柳抢夺父亲的爱,不明就里的母子二人对友善深感同情。杨柳欲远离是非,劝真真辞职,但真真执意不肯。严格和天美正式开始交往。两人在严家嬉笑打闹,使这个家庭充满了欢声笑语。

  • 在媒体的大肆报导下,公司销售业绩连带受到影响,许多成交客户都打电话要求退订。因此,友善勒令真真暂时退出销售现场。真真要杨柳去说清楚,不要让人家在背后这样毁谤她,因为妈妈在她心目中跟女神一样伟大,她决不容许别人这样污蔑。杨柳、秀鸾一起来到夏家找于靓澄清。杨柳对造成正松夫妻失和深表歉意,希望于靓别再误会正松。于靓被杨柳真心实意的道歉打动,渐渐软化,表示理解杨柳这么多年独自抚养女儿的辛苦。杨柳感动不已。

  • 严格带着天美来到一处工地,从泥土中挖出了一个盒子。严格对处于家庭矛盾中苦恼不堪的天美说:每个人都有过去,却不能替代现在。说着,他将盒子里的东西付之一炬,让天美相信如今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人,天美非常感动。友善心情不佳,央求皓天陪她去酒吧喝酒,但皓天对她的拒绝之意仍然明显。喝得醉醺醺的友善又来到皓天家,并在这里过了一夜。第二天真真等人发现友善夜宿皓天家,还穿着皓天的衣服,伤心欲绝的真真突然失踪。

  • 真真和皓天一同挑选钻戒。皓天单膝下跪向真真求婚,真真激动不已。于靓劝友善远离皓天,友善不明白母亲的态度为何有此180度大转弯,大惑不解。真真向正松提出辞职,打算拿出自己所有存款并借贷与皓天一同成立建筑设计工作室。正松于靓得知缘由后祝福二人爱情。淑媚却坚决反对两人成婚。皓天的态度却空前强硬,甚至不惜以脱离淑媚独自生活相要挟。友善意外从媒体记者口中知道了皓天向真真求婚的消息,难以置信,如遭晴天霹雳。

  • 天美在车站苦等严格,但严格却迟迟未出现。天美既担心又失望,情急之下只好求助秀年。秀年得知严格失约是因为晓菁的出现,决心帮助孙子彻底斩断旧情。淑媚来找杨柳,称自己看在皓天的面子上答应婚事,但却提出要杨柳拿出毕生积蓄资助皓天的无理要求,并声称只有付出才有回报。杨柳与秀鸾商议决定用积蓄以真真的名义买一间办公室,一来帮助皓天发展事业,二来给真真一份保障。为了挽回严格,晓菁主动约严格到定情树下见面。

  • 此时天美因心情不好请假,也来到了大树下。突然被眼前拥抱着的两人震住了。望着心爱的严格与前女友紧紧相拥,天美再也无法承受,转身逃开,泪水夺眶而出。严格逐渐清醒,缓缓推开晓菁,忍痛决定放下一切,并告诉晓菁自己已经有了天美。伤心欲绝的天美茶饭不思,向严格递了辞呈。秀年得知,帮天美质问严格,严格也坦言自己拒绝了晓菁的复合请求,天美释怀。两人又开始斗嘴,秀年欣慰。晓菁又生一计,约天美见面。

  • 晓菁手里紧握着礼物与亮亮同去严家,亮亮劝晓菁抓住机会向秀年解释当年离开的原因。天美同时向严家走来,突然看见晓菁手提礼物也要拜访严家。天美以为严格同时约了前任和现任女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离开了严家。于靓用心地挑选了一条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作为真真和皓天的订婚礼物,令正松感动不已。此举却引来友善的妒忌和不满,她歇斯底里地指责正松背叛婚姻、家庭,也背叛自己,夺门而出。

  • 友善百般娇媚,向皓天诉说着自己的爱恋,卑微地乞讨皓天施舍给她一点点爱。皓天于心不忍,但始终觉得不妥,无奈地摇头,起身要离开。孰料,友善竟爬上沙发打开窗户以死要挟,皓天大惊,冲过去一把抱住友善。晓菁来找严格,遇见秀年,秀年再次警告晓菁打消与严格复合的念头,也不要再骚扰严格和天美!晓菁虽心有不甘,但表面却对秀年表示理解,并祝福二人。淑媚责怪皓天花重金买订婚戒指,劝他订婚宴结束后将戒指卖掉。

  • 思念心切的友善一大早就跑去找皓天,却得知皓天和真真去试穿婚纱了。淑媚多嘴地拉着友善询问是否曾与皓天共度一夜,友善羞涩地点点头。淑媚欣喜万分,欲让友善代替真真与皓天订婚。友善拒绝,她希望得到皓天真心诚意的爱。严格带着天美去找金董洽谈合作案,晓菁意外现身!严格展开规划图,详细阐述着设计企划案,金董的态度逐渐由不屑、傲慢转变为惊喜、专注。天美看着这样的转变,打心眼里为严格高兴。

  • 订婚仪式休息室,真真在做最后装扮,心里满怀期待。忽然,皓天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紧紧抱住真真,脸上满是泪水,向真真诉说着不安与害怕。皓天请求真真答应,不管他做错了什么,都不要怀疑他对她的爱。友善想见皓天,却被厉声拒绝,友善决定破坏订婚典礼。皓天心急如焚,开车赶赴海边。皓天车速过快,刹车不及,两车激烈相撞!皓天被送入院,脑部受到严重创伤,昏迷不醒。

  • 真真全身湿透地回到家中,眼神空洞,呆痴木然,仿佛已经没有了生存动力,杨柳心疼不已,鼓励着真真要振作。秀鸾觉得事有蹊跷,欲到医院探问究竟。孰料,居然见到了友善,正向护士称自己是皓天的未婚妻!秀鸾大怒,上前狠狠给了友善一巴掌,斥责她是破坏别人感情的狐狸精。正松回家不见友善,逼问天美,无奈天美说出事实,正松羞愤难当,扬言与其断绝父女关系。

  • 真真再次赶到医院,赫然看见友善帮淑媚付了医药费。问到病房号后,真真终于见到了仍在昏睡、但气色还不错的皓天。真真紧握皓天的手,再次深情呼唤他,突然,皓天的手动了一下,紧闭的双眼慢慢张开,皓天醒了!真真喜极而泣。金董的合约一切顺利,秀年非常感谢晓菁。晓菁趁势说出这本来就是自己与严格的理想,用话刺痛天美。但秀年看透一切,故意当着晓菁的面送天美和严格一个浪漫的夜晚,晓菁恨得咬牙切齿。

  • 友善在医院听到皓天修车需要一笔钱,便趁真真走开的时间,把钱给了皓天,称这是对订婚典礼的补偿。皓天无奈收下。于靓和正松抑制不住对女儿的思念,来到友善的酒店楼下。于靓坚持要上去看友善,正松知趣地驻守。见到突然出现的母亲,友善再也控制不住,将多日来的委屈一股脑儿全部宣泄出来。严格和亮亮赶到晓菁家,惊见她昏倒在合约旁,药丸洒了一地!严格紧张地摇着晓菁,晓菁这才渐渐苏醒。

  • 天美依然坚持上班。在办公室承受着流言蜚语,忍受着严格和晓菁出双入对、牵手拥抱的情景,天美始终人前快乐、人后落泪。秀年撞见,终于知道严格抛下了天美,与晓菁复合。秀年怒斥严格始乱终弃,辜负了天美。善开始了计划。她一面要成威去杨家鸡肉饭店闹事,一面装作好人,帮真真把当掉的珍珠项链赎回来,并当着皓天的面还给真真。皓天不敢相信地看着友善,真真感动不已。成威带人来到鸡肉饭店,借口食物不卫生而动手猛砸。

  • 天美淋雨感冒,回忆起与严格以往的点滴甜蜜,伤心不已。于靓、菊妈知情,心疼天美,并责怪天美仍要为严格卖命工作太傻。严格无意中听到妍文的谈话,知道天美遭排挤,大发雷霆;得知天美感冒,放心不下,登门探望天美,却被正松拦住。成威将杨柳所做鸡肉饭变成蟑螂饭,杨柳受惊。皓天出院,真真赶赴饭店处理,友善自告奋勇送皓天回家休息。警察询问杨柳是否有仇家,杨柳、真真摇头不知,秀鸾欲言又止。

  • 严格送晓菁回家,晓菁质问他是否还爱着天美。严格以吻封住晓菁的不安。晓菁答应严格给他时间忘记天美,但是要求严格让天美调职以免朝夕相处害人害己。严格最终无奈答应。严格向天美提出调职一事,天美不愿意离开。正松去杨柳饭店吃饭,碰巧看到友善与成威一起吃饭,惊诧不已。友善让成威假扮企业家与皓天合资开公司,成威劝她不要执迷不悟,友善却说绝不放手。正松将二人见面之事告诉于靓,于靓大惊,二人担心女儿知道身世。

  • 友善跟踪正松,发现与正松一起钓鱼的人竟然是真真。二人亲如父女的模样令友善心疑。善妒的友善对真真的恨意因此又增添了一成。友善将二人钓鱼一事告之成威,成威立马提出了验DNA的方法。为确保友善的财产不会被瓜分,成威更是要将私生女之事曝光,令正松的慈父形象扫地。真真与正松回到杨柳饭店,真真笑言原来与父亲钓鱼的感觉是这样,秀鸾大惊失色,正松忙解释原委,杨柳看到女儿高兴的模样深感欣慰。

  • 友善携皓天去见客户,真真想一同前往,皓天却让真真留下收拾办公室。友善故意与皓天举止暧昧,真真看在眼里非常难过。严格气恼天美与立恒纠缠不清再次上前劝阻。天美想起晓菁的话也恼羞成怒,撒谎说立恒就是自己的男友,二人相携离开。晓菁让严格收心不要再管天美的感情,希望两人能早日回到当初的甜蜜,严格望着天美的背影,内心失落不已。友善携皓天看地碰巧遇到一同前来的天美和立恒。

  • 皓天、友善来到杨柳家中,众人焦急真真仍无音讯,友善竟指责真真莽撞行事差点连累天美,秀鸾大怒。正松赶到,杨柳脆弱不堪倒入正松怀中。友善妒恨不已。成威发钱遣散绑架真真的歹徒。真真获救,友善却故意说真真被人下药会不会被人玷污,皓天脸色难看。天美吵着出院,立恒质问她是否赶着见严格。严格恨自己缺席解救天美的事情,天美却善解人意得逗严格开心。于靓到场,气愤严格带女友示威并警告立恒一定要珍惜天美。

  • 晓菁与民中见面,透露和严格即将成婚,民中十分高兴,晓菁表示奶奶不喜欢自己,希望民中能帮忙,民中答应。天美向严格汇报工作,两人都无法掩饰对对方的情感,晓菁出现说要在美食飨宴上与严格订婚,天美与严格都为之一惊。杨柳与秀鸾上门找正松评理,于靓认为友善不会做发传单这样的事情,正松却心有疑虑。友善回到家发现爸爸怀疑自己,大受刺激,恶言相向,正松打了友善一巴掌。天美发现传单也质问姐姐。

  • 皓天追出去挽留真真,真真斥责皓天到底有几个女人。皓天百口莫辩,真真扬手要打皓天又不忍心。淑媚赶到大骂真真是残花败柳,提出退婚,真真再也承受不住,崩溃离开。友善安抚皓天,帮皓天按摩,皓天不由得贪恋起此刻的宁静。友善很得意。严格向秀年提出与晓菁的婚事,秀年提议要见晓菁的父母,亮亮内心焦虑。严格、晓菁、立恒、天美四人见面,晓菁制造机会与立恒独处,希望立恒与自己统一战线,立恒拒绝并警告晓菁不准伤害天美。

  • 皓天在秘密基地发现了真真留下的戒指与退婚信,一个人独自感伤起来,一旁的友善妒恨交加。友善告诉父母皓天真真结婚一事告吹的消息,夏家人颇感震惊,担心真真处境。友善苦苦乞求父母成全她和皓天。秀年在偶然的场合下认识了民中与莲生所生之子严立恒,只是亲人相逢却无法相认,秀年难以对立恒说出他是她亲孙子的事实。天美主动帮严格晓菁整理见证他们爱情之路的浪漫照片,于靓哭笑不得,说她过于大方。

  • 晓菁把天美不慎掉下的耳环还给天美,谎称严格想把耳环扔掉,她觉得可惜才捡回。为了进一步刺激天美,她有意诉说与严格合影背后的一段段甜蜜往事。天美为让晓菁放宽心,表示把他们的订婚派对办完后就自动离开,晓菁暗暗得意。民中将一对订婚对戒交给晓菁,表示要为儿子尽些心力。严格无意中知道了民中的身份,大为震动,情绪崩溃来到海边。严立恒得知自己爱上了哥哥的前女友,亦为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感到苦恼不已。

  • 友善无意中发现了“河川整治工程”的数据资料,心想或许能帮上皓天大忙,所以趁天美不注意悄悄将这份数据藏起。她用手机偷偷拍下了估价单,并造成是天美遗落资料的假象。淑媚与皓天找到严立恒共商工程合作事宜,开出了一系列十分诱人的条件。立恒丝毫不疑有诈,淑媚暗自得意钟家的“王子复仇记”才刚刚拉开序幕。严格的求婚派对上,灯光掩映之下,民中亲自演奏小提琴曲《梦中的婚礼》,使到场嘉宾均深受感动。

  • 皓天和友善将真真送去医院。皓天情急之下大喊“她是我的妻子!”,求医生救救真真!友善见状大受震动,腿软晕厥。正松痛心疾首,举手要打友善,却下不了手握成空拳。羞愧难当、情绪失常的皓天冲进秘密基地疯狂寻找真真留下的婚戒,友善心疼上前劝阻,却被皓天厉声斥骂。真真颅内出血仍处于深度昏迷之中,杨柳恸哭不该带真真回来受罪。皓天向杨柳跪下,表示愿照顾真真一生一世,请杨柳成全。

  • 晓菁将失去重大工程机会的责任全盘推卸到天美头上,两人发生激烈争执。严格不相信天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却也无力替天美辩解什么。天美万般委屈,向秀年提出辞职。真真在众人的祈祷下终于苏醒,却因脑中血块压迫视神经而失明。她想起友善纠缠皓天的种种过往,伤心地说看不见丑恶的世界也是种幸福,杨柳和皓天心痛难耐。天美一脸颓丧回到家中,想起投标的经过,怀疑友善偷看了她的估价单才去竞标,让父母对姐姐多加管教。

  • 立恒再次诚恳地提出想与天美交往的请求,表示自己从小自由惯了也非常贪玩,直至遇到天美,才有了想要稳定下来的念头。天美含羞应允,立恒兴奋异常,抱起天美转圈圈。严格在酒吧喝闷酒,民中坐下相陪。父子共同喜爱的龙舌兰酒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严格欢迎父亲参加他的订婚礼。天美为从此将与严格成两条再无交集的平行线而黯然神伤。晓菁对秀年谎称自己妈妈临上飞机时突感身体不适,只得缺席她的订婚礼。

  • 秀年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严家人心急如焚,天美也伤心难过。惟有晓菁诅咒秀年不要醒来,她要借此时机加急步伐谋夺严家财产。真真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坚强的她开始在黑暗中摸索生存之道,正松和杨柳等人又心疼又感动。皓天事无巨细呵护失明的真真,耐心引导真真在黑暗中行走活动,但真真不愿拖累皓天,仍拒绝与之复合。皓天一再表明自己非真真不娶的心意,终使真真缴械投降与皓天和好如初。真真试穿婚纱,美丽的模样令众人惊艳。

  • 真真与皓天终于迎来了大喜之日,然而杨柳无意中捡到皓天落下的手机,上面有友善发来的短信:“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杨柳大为震惊,竭力阻止友善破坏真真的婚礼。杨柳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来到婚礼现场,她告诉秀鸾友善怀孕的消息嘱托秀鸾替她好好照顾真真。真真的婚礼顺利进行,而杨柳却撒手人寰。友善在出租车内突感腹痛被送往医院,醒来后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真真含泪来到母亲墓前,发誓一定会拥有幸福。而友善下落不明。

  • 皓天公司的新楼盘举办开业典礼,却不料遭到群众抵制,抗议说他们的建筑会破坏古迹。皓天一筹莫展,淑媚和民中想不出办法急得相互抱怨。皓天根本没想到,这是已经失踪一年的友善暗中策划的。原来友善离家后生下她与皓天的孩子,起名安安,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的幸福,友善决定带着安安回来,重新争取自己的爱情与亲情。友善没有料到,这个危机被失明的真真用自己的建筑才华巧妙地化解了,反而使得皓天与真真的感情更稳若磐石。

  • 天美把纽扣的事情告知立恒后,两人决定夜探晓菁办公室,不料被回公司拿文件的严格撞个正着,得知两人对晓菁的怀疑,单纯的严格不仅不信,对天美、立恒更是加以斥责,天美难过不已。作为母亲,于靓一直担心着友善出走时发生了什么。友善对于靓坦白了杨柳真正的死因以及生下安安的事实,于靓万分震惊,但看到孙子安安的照片,于靓不禁心软。友善一再保证不会破坏真真的家庭,于靓犹豫着还是站在了友善这一边。

  • 因为真真眼睛的不便,淑媚每天抱怨责怪真真拖累他们母子,更迁怒真真连个孩子也不能生。事实上是皓天因顾及真真失明,一直坚持避孕,这让真真有口难言。当真真准备向皓天要个孩子时,皓天正为收到安安照片而心烦意乱,真真自然难以遂愿。皓天再也忍不住心理煎熬,向天美求证了友善带着孩子回来的事实。皓天答应不马上找友善,却在咖啡厅意外与友善重逢。友善对皓天的一再追问怡然自得,享受着片刻被皓天追逐的感觉。

  • 还不知道友善归来的真真在家里又一次因为失明的不便让淑媚狼狈不堪,淑媚对真真更为不满,幸得邻居来访才缓解这一场婆媳纷争。仍在气头上的淑媚突然接到友善电话,惊讶万分。见干女儿友善,淑媚向其表达了对真真的种种不满,特别埋怨真真未能传宗接代。友善见机提议,在家里贴些婴儿的照片来求子,这无疑对皓天又是一种精神摧残。天美和严格同时到医院看望秀年,两人都发现对方有心事,天美是纠结着友善、皓天与真真的复杂关系。

  • 友善与于靓带着安安去与淑媚接触,淑媚见到婴儿喜上眉梢,殊不知友善口中这亲戚的孩子竟是自己的亲孙子。于靓以为友善是真心打算要把孩子托付给钟家,深深为友善心疼着。严家正在筹备婚礼事宜,晓菁与立恒的电话同时响起。原来立恒的妈妈莲生终于回国,相约儿子与未来儿媳吃饭;而晓菁的电话则是她在美国的丈夫田昊打来,晓菁吓得脸色惨白,不禁担心田昊的回来会影响她与严格的婚事。

  • 友善来接孩子,面对皓天的焦急追问,友善从容地给以肯定的回答,皓天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但是自然流露出的父爱让友善充满信心。皓天紧随友善来到夏家,友善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皓天说出要把安安交给皓天和真真抚养的打算,皓天对友善的委曲求全感动万分。莲生宴请立恒天美、严格晓菁两对情侣,饭局上莲生对天美的无邪善良喜爱有加,对晓菁则是明显地持保留态度。回到家后,其乐融融的气氛让严格感觉自己格格不入,难过离开。

  • 打起精神后的天美立志要谈下正松所交代的生意,不料又在饭店遇到晓菁与田昊碰面。天美看到晓菁一直被田昊纠缠,正义感使然,便一头冲进房间企图拯救晓菁。晓菁意识到天美误会后,将错就错,说她在美国时向田昊借钱,现在他是来追债的,善良的天美深信不疑并答应为晓菁保守秘密。为了晓菁,天美还耽误了与松下先生的生意,晓菁知道后竟开始觊觎这单生意。

  • 天美与友善来到松下先生办公室,决心为争取建材生意做最后的努力。没想到松下先生告知他已与晓菁签约,友善立刻明白了晓菁是故意抢走生意的,可是单纯的天美却无法置信。正当晓菁回家向严格报喜之时,却听到莲生正在提议把层峰和万年合并。晓菁立即出声表示反对,莲生感到晓菁的野心,决定要加快合并步伐,为立恒争取更大的利益。友善再次带着安安来到钟家,真真对友善的身份并无怀疑,还热情款待。

  • 大受打击的真真收拾行李,准备去杨柳家冷静一段时间。皓天不放心地一路尾随,并求助于天美。在天美的分析安慰下,真真逐渐冷静下来,决定为了妈妈要捍卫自己的婚姻。此时,一直在外守候的皓天忍不住打电话给真真,但皓天没说话,只是在电话上轻轻敲了三下,那是他们爱的密码,真真完全接受到皓天那一遍遍“我爱你”的心声,动容地哭着。经过一夜的考虑,真真确定皓天还是爱自己后,终于表示原谅皓天,并要求与友善面谈。

  • 真真与皓天来到夏家,真真向大家表示愿意接受安安,这大大地出乎了友善预料。真真甚至向友善表示愿意放弃生养亲生孩子的权利,一心照顾安安,但是也要求友善远离他们家庭。友善骑虎难下,转念一想,要是真真永远无法生育,那她凭借安安夺回皓天的机会就更大了,于是她只能忍痛答应了。但是看到安安被带走时,友善还是心如刀割,泪如雨下。严格仍然在挣扎是否要给秀年动手术,晓菁却在旁不断诋毁莲生有不良动机,极力反对手术进行。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