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电视剧

2.5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简介: 仁宗皇帝在位期间包拯升任开封府府尹执掌京畿,包拯刚直耿介铁面无私明察秋毫断案如神,百姓爱戴敬仰之余尊称为“包青天”。 落第秀才公孙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为报包拯知遇之恩追随在侧为之出谋划策。江湖义士南侠...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宋朝真宗无后,玉皇大帝命紫微星下凡延续赵氏国祚,并派文武曲星跟随相助,岂料太白星君误将两位星君躯壳掉换,以致原本俊美的文曲星投生成为黑面包公。包拯新官上任途中,见展昭替天行道力毙崂山双煞,斥其不该动用私刑,展昭反讽为官者天下乌鸦一般黑,随即扬长而去。包拯来到定远县就任,立刻严惩恶吏土绅,并下令设置鸣冤鼓,展昭试探之下才知包拯确实为官清廉、不惧权贵,包拯也才发现南侠展昭侠肝义胆,两人惺惺相惜。

  • 张老汉被乌盆冤魂逼迫,求包拯为其申冤,岂料第一次到了公堂上,乌盆中的冤魂因县衙府的门神拦阻未能进府,包大人写放行纸条方才入内,第二次到了公堂,包拯询问乌盆有何冤屈,乌盆却不开口,只因无衣物遮体,张老汉买来纸扎的衣服,在盆中烧尽。第三次见包拯时,包拯喝退旁人,与乌盆单面对话,问得那冤魂原本是濠州人,因赵大夫妻贪图钱财,所以谋财害命,并加他的骨灰混入制作乌盆的材料中,制成乌盆售卖用来毁尸灭迹。

  • 庞昱苛扣赈粮侵吞赈银,陈州通判林丰忍无可忍欲上报朝廷,反被庞昱嫁祸打入大牢。即将退休之牢头田忠见林丰为官清正,甘冒奇险上京向王丞相通风报信。皇上查知后,下令包拯即日至陈州查赈。庞太师担心包拯刚正不阿,将对其子庞昱不利,要求女儿庞妃向皇上进言改派他人前往陈州却已不及。庞太师唯有传信提醒庞昱,岂料庞昱有恃无恐,竟令知州蒋完将林丰立即处斩,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宋朝真宗无后,玉皇大帝命紫微星下凡延续赵氏国祚,并派文武曲星跟随相助,岂料太白星君误将两位星君躯壳掉换,以致原本俊美的文曲星投生成为黑面包公。包拯新官上任途中,见展昭替天行道力毙崂山双煞,斥其不该动用私刑,展昭反讽为官者天下乌鸦一般黑,随即扬长而去。包拯来到定远县就任,立刻严惩恶吏土绅,并下令设置鸣冤鼓,展昭试探之下才知包拯确实为官清廉、不惧权贵,包拯也才发现南侠展昭侠肝义胆,两人惺惺相惜。

  • 张老汉被乌盆冤魂逼迫,求包拯为其申冤,岂料第一次到了公堂上,乌盆中的冤魂因县衙府的门神拦阻未能进府,包大人写放行纸条方才入内,第二次到了公堂,包拯询问乌盆有何冤屈,乌盆却不开口,只因无衣物遮体,张老汉买来纸扎的衣服,在盆中烧尽。第三次见包拯时,包拯喝退旁人,与乌盆单面对话,问得那冤魂原本是濠州人,因赵大夫妻贪图钱财,所以谋财害命,并加他的骨灰混入制作乌盆的材料中,制成乌盆售卖用来毁尸灭迹。

  • 庞昱苛扣赈粮侵吞赈银,陈州通判林丰忍无可忍欲上报朝廷,反被庞昱嫁祸打入大牢。即将退休之牢头田忠见林丰为官清正,甘冒奇险上京向王丞相通风报信。皇上查知后,下令包拯即日至陈州查赈。庞太师担心包拯刚正不阿,将对其子庞昱不利,要求女儿庞妃向皇上进言改派他人前往陈州却已不及。庞太师唯有传信提醒庞昱,岂料庞昱有恃无恐,竟令知州蒋完将林丰立即处斩,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 公孙策献计要包拯向仁宗求得“御札三道”,并按此谐音做成龙、虎、狗“御铡三刀”,上斩仗势欺人的权贵奸臣,下除鱼肉乡民的恶霸,仁宗在王丞相建言下恩准赐刀并下旨特准先斩后奏之权,包拯一行当即出京,包拯抵达陈州查赈,展昭来见告知林丰之事,包拯见展昭多次拔刀相助,感佩之余更有意纳为旗下。展昭不愿被江湖人说他沦为官府鹰爪而婉拒,公孙策向展昭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展昭表示将看包拯如何处置庞昱后再做决定。

  • 胡莉一心想修练成人却遭天将追杀,幸得包拯元神相救,胡莉感念至今,不惜自毁道行,吐出元丹救包拯一命,不但包拯回复神智,木道人也作法自毙,胡莉更因此义行终于得道升天。木道人暴毙,庞昱不思反省,竟又派护卫项福行刺包拯,幸展昭出手相救,包拯亦已搜齐证据,策反蒋完指证庞昱,并逮捕至公堂问罪。此时庞太师一方面命女儿庞妃向皇上请旨不准包拯杀子,一方面则加急赶到陈州欲加制止。

  • 展昭闻讯赶赴开封夜闯禁宫力谏仁宗,仁宗憣然悔悟将包拯官复原职,封展昭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交开封府任用并加封御猫。陷空岛五鼠之一的锦毛鼠白玉堂听说展昭被仁宗封为御猫,甚为不服,竟直闯开封府欲找展昭对决。白玉堂为显其能,竟擅闯后宫,无意中发现太监郭安欲逼小太监常喜毒杀年老体弱的陈琳为其叔郭槐报仇,遂一刀杀死郭安,并留下挑衅字条欲逼御猫出面与之决斗,不料此举却引得仁宗震怒,下令要包拯立刻将锦毛鼠抓来治罪。

  • 展昭奉命追查劫案,遇白玉堂挡,展昭与之周旋数招便快马而去,白玉堂一气之下,竟夜闯开封府盗走包拯官印留言展昭亲自去取。原以为只是场君子之争,谁知白玉堂竟以性命相搏,展昭有惊无险,以微之差胜出。白玉堂心高气傲,负气远走。展昭回府复命,并从找出官印,包拯分析白玉堂看似性情乖张,但自有分寸,答允为白玉堂在皇上面前求情,谁知白玉堂却此人间蒸发,下落不明。

  • 陈琳为报白玉堂救命之恩,返京找包拯诉说情由,包拯则确定马贼劫道定有京城守门禁军做内应。此时出现一名专杀马贼的神秘侠客,包拯等人分析此人即锦毛鼠白玉堂。马贼为首的徐彪愤恨白玉堂坏其好事,设下陷阱欲取其性命,危急之际,展昭和四鼠赶到,连手将徐彪以及涉案官员追捕到案,皇上龙心大悦,加上包拯、陈琳等人说情,不但不追究白玉堂的罪责,更封五鼠为陷空岛五义。白玉堂难忘江湖自由,再次留书出走。

  • 阿娇拒见白玉堂,白玉堂竟直闯万花楼将她带走,万花楼掌柜和花魁班班主将此事告上开封府。包拯得知白玉堂又闯祸,虽未构成刑案,但为防患于未然,急召展昭找到白玉堂问明情由。白玉堂对阿娇痴心不改,质问阿娇不告而别,阿娇却冷然表示自己是名歌妓,两人之间不过是露水姻缘,重伤白玉堂的心,将阿娇放回万花楼。大将军姚维性好渔色,要求阿娇进府陪侍,白玉堂为此与姚维的手下副将古军大打出手,幸展昭出面制止。

  • 玉堂赶到带走阿娇,众人发现大将军姚维已死于阿娇的发簪之下,玉堂和阿娇都有嫌疑。包拯欲追查,阿娇竟自行投案。白玉堂亦随即赶来自首,坦承姚维是他所杀,与阿娇无涉。两人争相认罪,但真凶只有一个,包拯派公孙策到狱中打探虚实,自己则来到犯案现场模拟案情。公孙以言语试探欲由白玉堂口中套出实情,谁知白玉堂却坚称自己是凶手,展昭在阿娇牢中亦一无所获,而包拯却在命案现场依二人供词推断出了真相。

  • 专门追缉重犯的赏金猎人艾虎年纪虽小,却武功高强,已抓到六十余名重犯,领得赏金无数。听说中牟县接连有孕妇惨遭杀害的命案,特地前去查探。中牟知县范桐无能怕事,不敢将案情上报开封府,反听从捕头彭力之言,私下以赏金五百两另聘艾虎缉凶,并找上当地首富孔儒请求赞助。岂料孔儒即为孕妇命案之幕后主使者,重金买通铁骏犯案,目的在于得到孕妇的胞衣与婴儿脐带制成中药以延年益寿。

  • 孔儒等人为防艾虎影响作案派出杀手欲将之杀害,展昭及时出手搭救,艾虎方知展昭身份并拜见包拯欲协助追查孕妇命案,包拯令艾虎一切均需听从安排方肯同意,艾虎只得遵命。包拯查出孕妇被杀一案疑与大善人孔儒有关,故意放出消息,并命艾虎假意离开中牟县,欲令孔儒失去戒心。岂料孔儒狡滑多疑,找上范桐查证再三,并未上当。

  • 展昭看出艾虎其实为女扮男装,问其所以,艾虎说出一段凄然往事:原来艾虎本名艾玉荷,父亲艾政原为捕头,在母亲叶芳力劝下终辞去官职返回老家,谁知与艾政有宿怨的贼人童禄与黑妖狐智化在半路伏击,艾政当场惨死,母亲与姊玉蓉生死未卜,玉荷侥幸逃出,并得风婆婆教导武功,学成之后便当起赏金猎人,誓要追寻杀父仇人。展昭与艾虎合力抓住正欲犯案的铁骏,逼问出幕后主使人确为孔儒。

  • 艾虎跟随包拯等人回开封府,实则是与师父风婆婆约好见面,风婆婆告知楚戈即吏部尚书冯浩的总管,当年艾政之死与冯浩有关,艾虎急欲找冯浩问个清楚。此时展昭已发现杀童禄之人并非艾虎,怀疑事有蹊跷。艾虎夜闯尚书府,逼问楚戈当年杀害父亲的真相,两人交手,艾虎不敌受伤,在风婆婆掩护下逃出尚书府,之后伤重昏倒,被彩锦坊的绣女田蓉所救。

  • 包拯查出原来楚戈和艾政都曾于江陵府当过捕头,而当时的知府就是冯浩,直觉此事牵连甚广,特意以追查刺客名义登府拜访冯浩。冯浩得知闯入府内的刺客即为艾虎,立刻撤回告诉,此举更令包拯起疑,但因查无实证,只好继续伺机而动。孰料艾虎着急要抓楚戈,竟在风婆婆献计下,绑架包拯意欲逼展昭杀楚戈。

  • 正当展昭意欲杀害楚戈以救包拯性命之际,艾虎受包拯感召,护送包拯回府,假包拯一见真包拯立即逃窜无踪,但艾虎已从其受伤的左腿认出他就是师父风婆婆。包拯搜集各方证据,查出当年艾政之死与其妻叶芳有莫大干系,遂要玉蓉将叶芳诓至彩锦坊,艾虎拿出自己的随身荷包表示,如果叶芳仍心系两个女儿,必定会答应玉蓉之约。

  • 包拯确认艾政之死是冯浩为夺妻所设之计策,叶芳得知后痛不欲生,艾虎更难接受母亲改嫁冯浩,叶芳对自己委身事仇之举自责不已,更觉难以再面对两个女儿,终服毒而死,冯浩亦自戕身亡。包拯查明艾政冤死真相,只剩黑妖狐智化未曾到案,艾虎猜到风婆婆乃易容改扮,面对亦师亦仇之人,艾虎手中断刀却难以下手,终于艾虎将一具面孔陌生的尸体送至开封府,背着叶芳骨灰与玉蓉、田妈同返故乡安葬。

  • 欧阳春与元贞两情相悦互许终身,孰料元贞被选为进贡宋国的特使,即为确保两国和而不战的人质,两人婚事难谐,欧阳春黯然离去。元贞带着汗血宝马进贡途中,突遭袭击被劫,包拯受命尽速破案,并暂时封锁消息。抓走元贞之人即靖边侯郭亮,当年与元昊交锋多次,两人亦敌亦友,但两国谈和之后,将军埋剑,徒留壮志,在得知元昊竟将跨下珍贵座骑都欲送给宋国之后,郭亮竟起心动念劫去贡马与特使,意欲重启两国战端,令将军重回战场。

  • 欧阳春得知元贞下落不明,情急赶往马帮求助长老,找寻可能犯案的涂强,务求救出元贞。此时西夏派来女将军雷莎要保护特使元贞,雷莎抵达开封,却发现元贞先发未至,对元贞下落起疑。眼见两国之间战火一触即发,令包拯忧心不已。郭亮托词要留元贞喂养宝马,实则已对元贞动心而不忍下杀手。眼见欧阳春找上马帮,又顺藤摸瓜查到涂强身上,郭亮为免引火上身决心截断此一线索,要心腹总管李忠杀了涂强。

  • 在包拯抽丝剥茧下,查出当年劫法场的案件监斩官为郭亮,然而法场记录却疑点重重,加上郭亮当年主战,却被主和派夺去兵权,以及地缘关系等种种证据都显示郭亮涉案嫌疑颇重,包拯前往拜访郭亮,郭亮特意藏起宝马,与之周旋。郭亮向包拯引见李忠,展昭故意试探李忠武功,发觉李忠极可能便是余全海。眼见危机越来越近,李忠欲杀元贞以绝后患,却为郭亮阻止。

  • 郭亮见大势已去突围而去,包拯等人正欲护送特使元贞进京,德琳公主却要求包拯转往西夏向元昊复命,元贞则由雷莎将军护送。德琳召来雷莎要她于途中暗杀元贞,雷莎大惊,德琳表示一切都是奉元昊之命,雷莎无奈,只得领命而去。雷沙离去后,郭亮竟现身德琳房中,原来他已与德琳勾结,德琳根本是假借李元昊之命令,欲挑起两国战端好趁机夺取王位,成为大夏国的女皇帝。

  • 公孙发现德琳诡计,包拯紧急通知王丞相与皇上暂勿妄动,雷莎则回到西夏欲以未杀元贞向元昊领罪,却发现一切都是德琳阴谋,元昊命弟元昌与雷莎赶赴边界迎接包拯,以信输诚,终于阻止一场战端,德琳公主亦受到制裁。元贞误会兄长元昊不顾手足之情,遂跟着欧阳春隐居山林,为了两国和平,包拯不得不要求展昭尽速找到带走元贞的欧阳春。逃脱追捕的郭亮,为了得到元贞,亦将目标转向欧阳春。

  • 欧阳春发现马帮兄弟多日未送货至,觉有蹊跷,要雷莎暂时照顾元贞,自己前往马帮一探究竟。谁知欧阳春一到马帮,才知三日前长老被郭亮用刑逼问元贞下落,急忙赶回却惊见雷莎已为保护元贞而不幸殒命,欧阳春怒战郭亮将之击败,谁知郭亮竟以元贞性命为要挟,危急之际,展昭赶至相助,郭亮终于伏法。元贞亦照约定前往京城,临行前与欧阳春订下婚盟。西夏特使元贞终于踏入宫中面见仁宗,完成两国和平使命。

  • 为查真相,包拯另派艾虎暗中护卫方烈回登州。包拯至青州面见京东王赵怡,始知当年皇室内斗,赵怡被逐往青州不能回京之往事,又得知杨牧原为赵怡女婿,深感事态更为复杂。艾虎保护方烈回到登州,发现渔民出海失踪之事,急向熟识的渔女小翠询问,艾虎发现小翠与方烈之间并不单纯。包拯获报后,表面不动声色,继续视察海防,与霍刚、杨牧等人周旋,暗中则派展昭协助追查。

  • 方烈欲与旧部属联络查访霍刚的罪证,却发现昔日部下不是死亡就是被分派至密州,只余丁仲请退获准仍留在渔村,艾虎质疑丁仲是眼线。艾虎与方烈发现渔民尸体,证实霍刚杀人灭口,但包拯仍以罪证不足不愿贸然行事,杨牧亦立刻自清表示会追查真凶到底,艾虎愤然欲离,后发现包拯明修栈道,其实暗渡陈仓,已请调军队备战,乃对包拯行事缜密感到佩服。

  • 包拯等人分析以杨牧实力,应另有主谋,杨牧坚不吐实。京东王赵怡得知杨牧被捕,痛心疾首,当着包拯之面痛责女婿杨牧,却暗投蜡丸示意杨牧救援不成即自尽成仁。原来谋反的真正幕后主使正是赵怡,在朱野试探劫囚不成之后,赵怡为求保命决定暗杀包拯。赵怡在智囊何信献策之下,决定采取声东击西之策,先派朱野等人劫狱救杨牧,再派人行刺包拯。杨牧对主使者身份依然守口如瓶,包拯正苦思对策,不想光天化日下竟有人劫囚。

  • 众人推敲出幕后主使人极可能便是京东王赵怡。此时包拯在公孙金针过穴后已无恙,为引出真凶,决定诈死。赵怡生性多疑,竟欲以吊唁之名开棺验尸。岂料棺内躺着的是杨牧的尸体,此时包拯现身,韦东欲抵抗遭展昭击毙,赵怡则束手就擒。仁宗不敢相信堂叔赵怡会谋反,命包拯将赵怡押解回京,此时方烈前来报告海防军情,表示高丽与契丹趁机而动,何信等人亦准备劫囚,众人急思应对之策。

  • 包拯与艾虎兵分两路,何信亦将手下分为两股跟进,最后仍是包拯等人计高一筹,何信、朱野等谋士尽遭诛灭,赵怡被顺利押解进京。仁宗下令将赵怡交由大理寺卿吴明亲自主审,誓要赵怡招出同谋,包拯眼见赵怡遭受严刑拷打逼供,心中颇不以为然却碍于权责所限无法介入大理寺的审讯,公孙、展昭与艾虎见包拯为难却爱莫能助。

  • 案情再次陷于胶着,却在艾虎一句无心话中,令包拯灵光乍现,随命展昭与艾虎赶赴青州王府搜出同谋名册。包拯则再次探监,告知仁宗有意纵放,赵怡反痛斥仁宗妇人之仁,包拯晋见仁宗,晓以大义,仁宗终于明白皇叔与包拯苦心,沉痛下令要包拯监斩赵怡。包拯三度探监,从赵怡话中得知谋反并非其最终目的,意在警醒仁宗治国之道,包拯感佩叩谢,表示日后史评自有公断,京东王赵怡一番苦心终未白费。

  • 南宫世家虽世袭定国公之位,却始终以江湖人自居,为此朝廷特派展昭前往贺寿,并带艾虎作陪。路上偶遇月华与表妹梧桐,月华误认女扮男妆的艾虎为好色登徒子,双方一言不合不欢而散。展昭与艾虎拜见定国公,却为南宫之次子玉辉以比试武功为由,留住府中。月华抱着家传巨阙剑来找玉耀,表示必须要能以这把剑打败她的人才有资格娶她,此话引起玉辉不满,与月华决斗,幸兆兰兄弟赶来阻止。

  • 南宫权对展昭退出江湖跟随包拯之举感到不解,展昭则反问南宫权何以接受定国公头衔却仍以江湖人自居,双方唇枪舌剑,引来玉辉不满。庞太师府中侍妾遭到奸杀,为了查案,包拯将展昭与艾虎召回,展昭临行前将鱼肠剑交总管陈升保管。两人回府检验证据,发现绣着蝴蝶的丝巾,艾虎认出即为玉蝴蝶之物,疑心南宫玉辉犯案,包拯乃令二人再回定国公府暗中追查。月华见展昭去而复返,寂寞芳心再次雀跃起来,月华竟坦承今生非展昭莫嫁。

  • 艾虎察觉月华对展昭有所好感,竟自为媒,欲替月华与展昭牵红线。展昭以身在公门,婉拒月华爱慕,月华强忍难过,表示愿做展昭的红粉知己。庞太师责问包拯为何案情毫无进展,包拯虚以委蛇。庞太师记恨包拯杀子之仇,借口包拯追查侍妾命案不力,告上仁宗,仁宗下令十日内破案,令包拯承受极大压力。王丞相得知嫌犯极可能为定国公的继承人南宫玉辉时,表示太祖曾亲颁给定国公免死金牌铁卷丹书,如果真为南宫家人所为,也难治其死罪。

  • 玉耀坦承丝巾为玉辉所有,间接证实玉辉即为玉蝴蝶。此事惊动南宫权与玉辉,玉辉坦承自己就是玉蝴蝶,并表示自己是为民除害,岂料展昭说出庞太师侍妾惨遭杀害,身旁亦遗留同样丝巾,显示玉辉即为凶手,南宫父子闻言震惊。展昭要玉辉随他向包拯投案说明,南宫权出示太祖所赠铁卷丹书,表示有免死金牌护身。

  • 玉辉一死,庞太师侍妾被害一案亦破,庞太师纵然不悦,亦拿包拯无可奈何。然而杀害玉辉之真凶仍逍遥法外,包拯等人仍需查明真相,为展昭洗清冤枉。月华不信展昭会杀玉辉,赶至开封府相助。展昭告知定国公府总管陈升是关键人物,但他不适合再去定国公府查案,月华应允帮忙找陈升询问清楚,未料月华人未至,陈升已被灭口。此时却突又惊传玉蝴蝶再次作案。玉蝴蝶另有其人,南宫权为此来向包拯讨公道,包拯只得接案彻查玉辉之死。

  • 展昭被关入大牢,月华和艾虎情急下竟请出黑妖狐智化易容为公孙策,将展昭劫至丁家密室。展昭晓以大义,月华则表示若展昭一死,她也不活。梧桐着急下才说出眼见真相,众人大惊急赴定国公府。南宫权怒责玉耀不该杀死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玉耀则怨恨多年来被南宫权忽视,南宫权痛心疾首,说出一番令玉耀目瞪口呆的话来。展昭等人赶至,南宫权已死在鱼肠剑下,留下铁卷丹书给玉耀保命,玉耀却追随父亲在众人面前自尽身亡全案至此了结。

  • 艾虎接获朱瑛书信,却不懂信中文言,公孙策故意开玩笑表示朱瑛要她改换女装前去相见,但事涉盐帮,令处在公门中的艾虎为如何向包拯禀报大感为难。此际包拯突然表示要回芦州老家探望抚育他长大的嫂娘,无意间为艾虎解决难题。包拯虽已是朝中重臣,嫂娘依然布衣粗食,过着恬然的田园生活引以为乐,独子包勉又远在梓州任职富顺知监鲜少回家,见包拯返乡,嫂娘大喜,亲自下厨,与包拯共享天伦之乐。

  • 王丞相突然来访,表示朝中有要事必得催包拯回府。包拯正陪伴嫂娘养鸡种菜,闻讯只得拜别嫂娘赶紧回京。王丞相告知包拯,有人检举富顺监盗卖官盐,事涉嫂娘独子包勉,包拯大惊之下竟乱了方寸。庞太师得知包勉之事,幸灾乐祸,更准备在必要时火上加油,以报杀子之仇。包拯虽担心包勉之事,却不能也不敢插手经办,甚至连展昭想帮忙都被婉拒,公孙表示万一包勉犯罪,却由包拯经手办案,以包拯性格之公正刚烈,恐将发生叔侄相残之悲剧。

  • 检举包勉盗卖官盐的彭立突遭暗杀,王丞相急召展昭赶往梓州,展昭与包勉相见,包勉自认若想替他平反除非此案交由包拯亲自审理。展昭在富顺协助刑部侍郎孟威查案之时发现暗杀彭立的暗器“子午断魂钉”十分特别,透过艾虎询问朱瑛等人,才知原来朱瑛之父也是死在同样暗器之下,只是却查无凶手。此时盐帮梓州分舵主刁三见朱瑛等人来到,担心东窗事发,急找萧锋商讨对策,不意竟遭萧锋派唐飞灭口。

  • 包拯质问包勉为何犯案,包勉反问两人同喝其母的奶水长大,为何会有不同的人品。艾虎随朱瑛等人回到盐帮,仍查不出施打暗器之人,显示包勉并非杀人灭口的对象,艾虎急回衙向包拯表明包勉清白,岂料包拯表示这也代表包勉可能就是主使者,自然不会杀自己灭口。嫂娘探视包勉,包勉表示死无对证,唯有请三叔包拯办案,包拯以不在其位不愿干预,只应允借调卷宗查看疑点,庞太师趁机向仁宗请求将包勉一案交由包拯亲审,欲令包拯公私两难。

  • 庞太师设下圈套,包拯左右为难:若判包勉无罪则为循私,若包勉有罪则须叔侄相残,又将被批为沽名钓誉罔顾人伦,包拯在芸儿开解下。展昭持续追查使用子午断魂钉之凶手,终逼唐飞现形,并欲杀朱瑛等人灭口,幸艾虎及时赶至相救,可惜未能留下唐飞活口。证据不足下,包勉被判无罪。铁荣发现萧锋账本,查出收受赃银均有暗记,此时包拯竟在嫂娘行李中发现铸有同样暗记的银两。包拯将包勉再次下狱,这次罪证确凿,铡包勉势在必行。

收起
相关作品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