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苍穹之昴 电视剧 热度 1435

地区:内地

类型:宫廷 / 古装 / 历史 / 言情

导演: 汪俊

简介: 清朝光绪年间,贫穷的乡下少年春儿以捡粪为生,养活病重的母亲和捡来的妹妹玲儿。梁家屯最富地主梁老爷的次子梁文秀,是春儿的同母兄弟,在他得知真相后同母相认,与春儿玲儿的感情日增。春儿给母亲筹钱治病为了得到...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8/共2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直隶省举人考场中。一排号舍,人人都在振笔疾书,最后一个号舍中,19岁的文秀,却看着白纸发呆。河北一个贫困的小村庄。几间东倒西歪的荒凉农舍,12岁的春儿,走近农舍,停下脚步,犹豫着。号舍中。文秀看着手中的半个玉佩,脑海中响起父母私下吵架的声音:“文秀那没出息的东西!丫头生的孽种!他还想读书?做梦吧!”“我的夫人,您大人有大量,再怎么说,是我对不起他亲娘啊!”

  • 父子俩争执的结果,文秀发誓,就考这么一回,如果此番不中进士,就永远不再赴试。梁老爷只好同意了。虽然文秀厌恶陈腐的八股文,也不太相信自己真的能中状元,但无论如何,要实现母亲遗愿,就不能不硬着头皮上考场。

  • 春儿带玲儿逛街,两人正分吃一支糖葫芦时,看见一少年用照相机对着他们,春儿不知他在做什么,好奇地观看。摆摊拳的艺人看见,大怒,对群众说那是洋人摄魂的玩意儿,便要追打少年;美国记者汤姆、日本记者冈圭圭之介正好路过,拳师更加振振有词。紧张的情形把玲儿都吓哭了。冈圭灵机一动,以机智化解了冲突。少年感谢冈圭和汤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直隶省举人考场中。一排号舍,人人都在振笔疾书,最后一个号舍中,19岁的文秀,却看着白纸发呆。河北一个贫困的小村庄。几间东倒西歪的荒凉农舍,12岁的春儿,走近农舍,停下脚步,犹豫着。号舍中。文秀看着手中的半个玉佩,脑海中响起父母私下吵架的声音:“文秀那没出息的东西!丫头生的孽种!他还想读书?做梦吧!”“我的夫人,您大人有大量,再怎么说,是我对不起他亲娘啊!”

  • 父子俩争执的结果,文秀发誓,就考这么一回,如果此番不中进士,就永远不再赴试。梁老爷只好同意了。虽然文秀厌恶陈腐的八股文,也不太相信自己真的能中状元,但无论如何,要实现母亲遗愿,就不能不硬着头皮上考场。

  • 春儿带玲儿逛街,两人正分吃一支糖葫芦时,看见一少年用照相机对着他们,春儿不知他在做什么,好奇地观看。摆摊拳的艺人看见,大怒,对群众说那是洋人摄魂的玩意儿,便要追打少年;美国记者汤姆、日本记者冈圭圭之介正好路过,拳师更加振振有词。紧张的情形把玲儿都吓哭了。冈圭灵机一动,以机智化解了冲突。少年感谢冈圭和汤姆。

  • 长达九天的会试终于结束,二万举子步出贡院,个个精疲力尽,只有文秀神采奕奕。他与顺桂相约一个月之后同来看榜,同赴殿试。来接文秀的梁老爷见顺桂斯文端庄,心想那才是读书人的品貌呢!不知文秀这小子的狂妄自信是打哪儿来?想想真丢人!他决定连榜都不看,先回家乡,省得更丢人。

  • 黄榜张贴之日,三元及第之时。顺桂紧张地在人潮中张望,至到传出结果,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中了俗称“榜眼”的一甲二名,而一甲头名,也就是天下瞩目的状元,竟是文秀!两人相互道喜后,顺桂就离去了。文秀发了会儿呆,接着就像小孩一般,涕泗纵横地大哭起来,还不时喊着娘。

  • 老德子以各种尖酸刻薄的语言辱骂春儿,对春儿的言行吹毛求疵,动辄责打。寺里那些老太监无一不是历尽沧桑苦难,心肠早就冷了硬了,对此情形视若无睹,只有前御膳房老太监福来会暗中抚慰春儿,还带他去乞讨著名餐馆的残羹剩饭,并将宫中精致的饮食文化传授给春儿。

  • 原来,张夫人是郡王之女,小名英子,按辈份算是慈禧的侄女。她小时候因长得玉雪可爱,被慈禧收养于宫中、十分疼爱,并受封为寿安公主。慈禧与公主可谓亲如母女。她十六岁时由慈禧指婚,嫁给额驸琦祥,琦祥之父在办理外交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职,故寿安公主对洋务也有相当的了解。后来,琦祥在行猎时坠马而死,慈禧感到内疚,公主却不怪慈禧,反而以她对洋务的了解,用“张夫人”之名开了酒吧。

  • 负责培训新人的太监陈莲元,与李莲英关系良好,外号“势利陈”,他要徒弟们手脚不停地伺候他,他对徒弟则是挑刺找碴、动辄打骂。唯有春儿,既勤快又细心,丝毫没有脾气,他把每一件琐事都做得那么完美,把每一个规矩都记得那么清楚,连每一句回话都说得那么得体,简直比宫中老太监更加熟练。陈莲元实在挑不出春儿的错,也就罚不了春儿,这令陈莲元十分气闷。

  • 皇帝与皇后不睦,在满州亲贵来看更是忧心。顺桂告诉了文秀一个满州老人私下流传的说法,早年叶赫部被清太祖征服时,曾发出愤怒的诅咒:“叶赫那拉氏就算只剩一个女人,也要断送你大金国!”无论这说法是真是假,但它会被广泛地流传开来,就相当程度地反应出人们对国运的担忧。

  • 连外国记者都知道皇帝对皇后冷若冰霜,专宠珍嫔,惹得后宫常不安宁。这些情形很多都是载泽传出来的。载泽的妻子正是皇后的姐姐,也是由慈禧指婚,但载泽很不喜欢她。每当皇后向姐姐诉苦,姐姐就会告诉载泽。载泽对光绪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 张夫人改装探查醇亲王园寝的白果树是否已砍掉,无意间遇见前往监督砍树的醇亲王的儿子载沣,被满肚子火的载沣无礼斥责。张夫人越想越气,萌生恶作剧之念。杨喜桢为人刚正,却不是老古板,女儿的婚事他希望由女儿自己做主。青筠心中钟情于文秀,但女孩总有矜持心理,她不愿父亲去暗示文秀,她希望由文秀主动求婚。

  • 春儿苏醒,慈禧已恢复镇定,探问他何以知道“龙玉”的歌谣,春儿一愣,只说小时候听乞丐所唱,以虚言带过。慈禧逐渐激动起来,逼问春儿是否知道龙玉的下落,春儿只说听白奶奶讲过这词儿,至于龙玉是什么样子、龙玉在哪儿,他誓言绝不知情,慈禧竟然急得痛哭了起来!春儿常在御前,来自大臣的贿赂很多,这是李莲英立下的规矩,春儿不能跟他唱反调,只好都收下。

  • 顺桂得到恭亲王的赏识,恭亲王自然关心他的终身大事,问顺桂要不要他出面向慈禧请求,为顺桂和青筠指婚。顺桂反而请恭亲王帮文秀和青筠做媒。恭亲王得知他们的友情,不免感动。顺桂对文秀剖心相劝,文秀犹豫,顺桂知道他是为了张夫人。张夫人考虑良久,决定慧剑斩情丝,找文秀说清楚,她和他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 春儿发现志锐的确想透过珍嫔为别人关说官位,但珍嫔没有答应。春儿原本不想禀告慈禧,但机警的他发觉情况有异,只好不加隐瞒地禀告。慈禧借着处置一桩皇后与珍嫔的小纠纷,给珍嫔一番警告,以防患于未然。年轻的珍嫔却不懂其深意,认为慈禧是故意找她的碴儿,故意给她没脸,愤愤不平,对慈禧与皇后都无法再有善意。

  • 文秀为春儿辩解,除了好听话他还能说什么?除非他不想活了!顺桂却说,春儿的回答句句发自至诚,绝不是逼迫之下的产物。这引起文秀一丝犹疑,也许真正的慈禧并不像他们想象得像毒蛇一般。顺桂说,就算慈禧不是,以荣禄为首的那批后党也绝对是!只要慈禧存在一天,毒蛇就会盘踞在宫中和朝中。

  • 甲午战后那年,康有为考中进士,授职六品工部主事,他极力宣传革新变法,构想相当激进,逐渐成为改革派的理论指导家。有了理论指导,改革派的心气儿骤然升高,改革维新的呼声日益壮大,连光绪看了康有为的书,都深受吸引,心情激动。光绪总想破格召见康有为,可也总被恭亲王阻止。恭亲王认为康梁所主张的不实际、不成熟的变法,和不变一样糟。

  • “马关条约”签订后,举国哗然。来自全国各地、在京参加会试的举子群情激愤,一千多人公推康有为起草奏书、联名上奏,却遭都察院拒绝。光绪被迫含泪在和约上用玺,再也无法忍耐。他知道,再这样下去,国家迟早是鼎沸鱼烂,被列强蚕食鲸吞。光绪在心中痛苦地吶喊着:“朕不甘心做个亡国之君!”

  • 杨喜桢在蒙慈禧太后召见时,一时激动,提出请慈禧彻底归政、完全退居颐和园的要求。两人经过坦诚的沟通,慈禧答应,只要杨喜桢引退,她就放手让光绪真正地亲政。杨喜桢正喜能自繁冗公务中脱身,完成研究考察之心愿,所以欣然应允。不过慈禧的附带条件就是荣禄仍身居要职。

  • 慈禧把她与杨喜桢的协议告诉光绪,光绪百感交集。慈禧鼓励光绪励精图治,光绪趁机禀明急欲改革之决心。慈禧深思半晌,说她也赞成变法,但听说维新派的理念是“保中国不保大清”,这点她万万不能接受!所以,慈禧严肃地告诫光绪,要她支持变法,唯一的底限就是“不可改祖宗之大法”,也就是不能动摇满州人的统治基础。光绪自然答应,他心中充满着跃跃欲试的激情,急不可待。

  • 李莲英怒不可遏,命太监打死春儿。慈禧大怒,责问荣禄是否杀了杨喜桢,荣禄只好坦承,但他试图以旧情打动慈禧,说他是因为忠心护主才不得已谋杀杨喜桢。慈禧追问根由,荣禄只好捏造,杨喜桢蛊惑光绪,帝党打算谋杀慈禧。慈禧万万不能相信光绪会这样对她,警告荣禄不许挑拨离间。荣禄知道这是他权力富贵能否保住的关键点,故赌咒发誓、声泪俱下,闹得慈禧半信半疑。

  • 顺桂用自杀炸弹行刺慈禧,未料春儿冒生命危险保护慈禧,结果失败。光绪召文秀询问,文秀暗怒康有为,可至此也无法否认。光绪怔忡不安,怀疑是慈禧所为。文秀倒为慈禧剖白,认为是荣禄所为,但光绪不太相信荣禄敢自作主张、如此大胆。文秀趁机劝谏光绪,不要深信康有为对其理论过于乐观的评估,可光绪听不进去,予以驳斥。

  • 张夫人左思右想,要阻止帝后冲突越演越烈,是必须先除掉康有为这个导火线。可如何除掉呢?光绪不可能疏远康有为,杀了康有为恐怕会引起更大的风波与冲突,要想除掉康有为,还真不是易事,也不是病中的慈禧有精力去筹划的事。与其让慈禧交给阴险的荣禄等人去办,还不如自己揽下来,才能将各方面的伤害降到最低。

  • 春儿看着慈禧最近老爱写的两句话:“将欲废之,必固兴之”,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便偷偷藏了一张,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园,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告诉文秀,最后决定将这幅字匿名交给文秀,事情会如何发展,就听天由命吧!剎那间,文秀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慈禧的心思:“想除去新政,必须暂时先使新政兴旺。”

  • 当文秀说出“杀荣禄、兵围颐和园、软禁皇太后”等语,袁世凯闻言大惊,无法置信,可文秀准备慷慨就义的气概,终于令袁世凯相信皇上是打算动真格的了。禁不起青云直上的诱惑,袁世凯口头上答应文秀,会效忠皇上,心中却在权衡利弊。张夫人得知谭嗣同去法华寺拜访袁世凯,惊疑不定。

  • 光绪要文秀转告康有为快逃走,要文秀、谭嗣同也设法离开。九月二十日,光绪召见伊藤博文的日子,慈禧突然从颐和园回来,在旁监视。光绪虽见到了伊藤博文,但有口难言。慈禧发现不对,以温情攻势令光绪气沮,再也下不了手。文秀绝望,奉光绪之命逃离颐和园。慈禧下令将光绪送往瀛台软禁,将珍妃囚禁于冷宫。

  • 朝局剧变,张夫人这才知道其中原委,当她得知慈禧欲杀文秀与谭嗣同等人,更是大惊失色,她这才明白,文秀早已卷入风波,那天文秀是来向她诀别的。张夫人来不及懊恼,劝文秀快走,她可以托冈联系日本公使馆,安排他们去外洋。谭嗣同、康有为之弟康广仁、杨锐、杨深秀、林旭、刘光第六人,成为第一批被捕的人。

  • 春儿心中挣扎着要不要下手行刺,终于掷出致命一击!就在那一剎那,卧在慈禧腿上的京叭儿正好跃往地上,慈禧下意识地倾身欲抱,那支从舞台上飞来的钢刺就重重钉在宝座中央,微微颤动着。情势与康有为出走那会儿已大不相同,紧张如风声鹤唳,日本公使馆正遭到袁世凯和军队的严密监视。如何让文秀、玲儿从公使馆去到天津上船?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 文秀醒来,突然燃起了新的希望,他渴望看见中国这样的未来!他找到了真正的奋斗目标。春儿被降为最低等的太监,调到堂子去做苦工。多年后的夜空下,春儿脑海中响起当年年幼的白奶奶的话。“放心吧臭小子!你死不了!你啊,是昴宿照命,将来会掌握天下财宝,连太后老佛爷的财宝都会归你管哪!”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