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大丫鬟 立即播放

1.8亿播放
电视剧 3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何澍培

类型:言情剧/年代剧

年份:2010

简介: 清末,青城县洛水村。秦月香为保护女儿采青误杀桑老三,被知县萧汝章利用,将月香的旧主子、采青生父青城富商沈渊卷入是非漩涡。润雪陪采青执月香血书投奔沈渊,被沈渊妻玉茹扣押信物,采青、润雪入沈府当丫环,与大...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对现代男女来到民国古宅,男孩看着墙上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人漂亮端庄,这时一位老奶奶(老年流云)走过来,给他们(流云的曾孙女和男友景文)讲述一段往事。

  • 临刑前,绝望的月香要采青一定记住:身为女人,千万不要对一个男人付出真心,哪怕是失身也不要失心。在林越的帮助下,沈渊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到了刑场。但只能远远地看着月香惨死在刽子手收紧的绞索下。采青目睹了母亲的惨死,也记下了母亲最后的话。沈渊为了弥补对月香的亏欠,格外善待采青,采青由粗使丫环变成少爷小姐的陪读丫环。

  • 沈萧二家因月香案结怨颇深成了死对头。萧汝章不择手段挖走了沈家的刘掌柜,带走了沈家的一批客户,让沈萧二家积怨更深了。酗酒好赌的顾老五为了五百元大洋,决定将女儿润雪嫁给了连死二妾的萧鸿羽为妾。为帮助润雪逃婚,采青求流年安排润雪跟随沈家商队去省城避难,却被萧家报警追了回来。清羽替逛妓院摔伤的鸿羽把润雪娶到了萧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对现代男女来到民国古宅,男孩看着墙上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人漂亮端庄,这时一位老奶奶(老年流云)走过来,给他们(流云的曾孙女和男友景文)讲述一段往事。

  • 临刑前,绝望的月香要采青一定记住:身为女人,千万不要对一个男人付出真心,哪怕是失身也不要失心。在林越的帮助下,沈渊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到了刑场。但只能远远地看着月香惨死在刽子手收紧的绞索下。采青目睹了母亲的惨死,也记下了母亲最后的话。沈渊为了弥补对月香的亏欠,格外善待采青,采青由粗使丫环变成少爷小姐的陪读丫环。

  • 沈萧二家因月香案结怨颇深成了死对头。萧汝章不择手段挖走了沈家的刘掌柜,带走了沈家的一批客户,让沈萧二家积怨更深了。酗酒好赌的顾老五为了五百元大洋,决定将女儿润雪嫁给了连死二妾的萧鸿羽为妾。为帮助润雪逃婚,采青求流年安排润雪跟随沈家商队去省城避难,却被萧家报警追了回来。清羽替逛妓院摔伤的鸿羽把润雪娶到了萧家。

  • 采青受到流云的警告,玉茹的严厉训斥后,故意躲避流年。孤单的她来到了母亲月香墓前,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并表示要努力攒钱为自己赎身。流年也悄悄地跟着采青来到月香的墓地,并再一次要采青相信自己一定会娶她为妻。采青发现月香留给她的玉坠不见了,流年返回去帮她找寻玉坠。

  • 鸿羽不满润雪老往清羽那儿跑,醋意大发并动手打了润雪。玉茹问流年为何谢晚晴不来沈家,流年不以为然,玉茹教训流年不要为了采青,在外胡作非为,母子俩不欢而散。芒种节这天,流云假借去桃花庵拜花神,要采青穿上自己的衣服,扮成自己在桃花观中弹琴以掩人耳目,自己却穿着采青的衣服溜了出去。

  • 流云为了摆脱清羽的纠缠,让采青代她出题为难清羽。采青给清羽出了三道题。第一道诗对题,清羽很快就答出来了。采青又出了一道算术题,清羽苦熬了个通宵也没想出那解题的办法,润雪知道后,为了不伤清羽的心,故意在他面前切苹果暗示,让清羽茅塞顿开,完成了采青出的五刀切出二十块绿豆糕的难题。眼看清羽就要全部过关,采青想用一个千古绝对难住他,谁知清羽不费吹灰之力就答出了这绝对的下句。

  • 月香的四十岁忌辰这天,沈渊来到了月香的坟头祭拜,遇上了前来扫墓的采青,他问采青对流年只有主仆之情是真心话吗,只要她爱流年他一定给她做主。采青回答说她和流年,就如同老爷和她娘一样的是不可能的。沈渊从采青回忆的血书内容中,隐约感觉到采青就是自己和月香所生的女儿。回到府中声称只要查到采青是自己和月香的女儿,就要休了玉茹,并要求玉茹看好流年和采青,不要让他们做出有违伦理的事情。

  • 为了弄清采青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女儿,沈渊放下了所有的事情,把料理沈家生意的大任交给了做事冲动的沈流年,没有经商经验的他掉进了萧汝章为沈家设下的圈套。萧家大少爷和程师爷带着一帮人在沈家钱庄闹事,要求挤兑大量的银票,想致沈家钱庄于绝地之中。幸亏沈渊及时赶到,利用钱庄兑现的行业规矩说服了萧家大少爷,并约定十日后承兑萧家的大笔银票。

  • 玉茹利用阿旺偷东西被她发现的害怕心里,要他暗害采青以除去她的心头大患。为了达到暗害采青的目的,她诱使采青去南湖采莲,让阿旺潜入水中将船掀翻,幸亏来湖边散心的萧清羽及时搭救才让采青脱离了危险。眼看一个月的期限就快到了,沈家却还没筹齐那二十万大洋,萧汝章告诉儿子清羽,迎娶流云势在必得。

  • 采青怪异的行为,让玉茹和林越认为她发现了他们二个的关系,而且可能怀疑他们会加害沈渊。待玉茹和林越离开后,采青仔细询问了沈渊的病情,并说出了自己怀疑他们二人对老爷不利的想法,和在竹林中看到玉茹和林越幽会的事情。沈渊听后大怒,决定给玉茹一纸休书,并要林越将玉茹带走。萧汝章打听到方少陵对这门亲事并不中意,知道了他未及时到沈府提亲的原因,让清羽为流云的婚后幸福担心起来。

  • 流年不相信采青会加害自己的父亲,与族长等人据理强争,代采青受过烧红的烙铁之刑,答应十天后查出真正的凶手,交与族人处理。玉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为了把采青拒之沈家门外,把一直帮沈渊找王婆的管家召来,以保护老爷的名声和整个沈家的安危的借口,要他把采青身世隐瞒下来。流年来到采青房中,说起下毒之人真正目的是要害死采青,只是阴差阳错地误害了老爷而已。

  • 处理完沈渊的丧事后,玉茹为了让采青对流年彻底死心,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了流云和少陵的婚事和流年与晚晴的订婚。流年为了让采青离开青城,脱离沈氏家族的惩罚,故意与晚晴演了一出亲亲我我的假戏,让采青十分不解。准备离开青城去方家避难的采青,不放心流年躲在桃花庵等待消息,外面传着说是采青不甘心做妾,毒死了沈家老爷的事通过仆人阿列传到了清羽的耳朵里,使他对采青产生了极其厌恶的印象。

  • 流年来到方家老宅指责方少陵的无情和无耻,激怒了方少陵,他放风出去如果有人贷款给沈家就是和他作对。方少陵的无情让流云失去了理智,居然把帐记在了采青身上,强行把她卖给了青楼,幸亏流年及时赶到才把采青从火坑中救出。极力反对流年和采青结合的玉茹,告诉采青她和流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要采青为了沈家保守住这个秘密。为救沈家脱离困境,采青找到了方少陵,要他答应自己的三个条件后就嫁给他为妾。

  • 就在流云与少陵的洞房之夜,采青为了让流年对自己彻底死心和报复流云,穿上了为自己做的嫁衣,将醉熏熏的方少陵引入书房,造成抢流云洞房夜的假象,并把用过的嫁衣交与独守空房流云说:“大小姐,你只能穿我穿过的嫁衣,一辈子用我用过的男人”。流云婚后回门却不见少陵,玉茹连忙问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流云哭诉着告诉玉茹,采青抢了她的洞房之夜,还把嫁衣留给她气她。

  • 知道了采青是沈渊的亲生女儿后,流年痛苦地说出了自己并不是老爷的亲生儿子。采青在林越那证实了流年的说法后,为了向流年证实自己的清白,采青决定请夫人出面找稳婆验证自己,谁知流年却说出了他已经有了晚晴不能再娶她为妻了。就在采青准备证明自己的清白时,玉茹却借口先一致对外稳住采青。十天的期限已到萧家吹吹打打的抬着花轿来到沈府门外,准备迎娶沈家小姐。

  • 采青被玉茹使计抬进了萧家,却只能做为萧家的粗使丫环,由于清羽听信传闻对采青印象极差,为了流云他把采青禁锢在萧府,连回沈家探亲都不行。嫁入萧家做妾的润雪,不明白一向待下人宽厚的三少爷为何会如此折磨采青,来给采青说情,没想到却听到采青人品有问题的回答。

  • 沈府张灯结彩的准备迎娶谢晚晴,为了蒙蔽方少陵,清羽打算带着采青去沈府参加流年和晚晴的婚宴。第二天,采青以清羽妾室的身份出现在沈家时,才知道清羽是带她来看流年和晚晴成亲的。少陵将清羽约去,说他纳采青为妾是假,保护流云是真。当流年带着新娘进入沈府时,四目相碰那无比伤痛的眼神,让采青实在无法承受快速地跑上了回去的马车。

  • 采青不顾一切的救下润雪后,却未考虑自己将面临怎样的惩罚,清羽以采青是自己房中的丫环为由把采青救了出来。采青不解清羽为何不惩罚自己,清羽说他早已看出了这是凤娘陷害润雪的圈套,也知道了她是为了救润雪而谎称自己是家贼的事实。他要采青配合他把戏演完。

  • 清羽不忘采青当日对他的考核,同样出了三道难题考核采青,采青顺利地完成了清羽的考题,清羽同意了让她跟自己学做生意,并说服父亲萧汝章同意与采青签订二万大洋赎身的契约。在清羽的帮助下采青进入了萧家的生意当中,她认真学习经商之道,不负清羽重托将有利萧家生意的永禧药坊收购,并把它经营的头头是道,为萧家带来了不薄的利润。

  • 知道清羽心情不好失踪后,采青来到了他们上次去过的地方找到了清羽。她不明白一向豁达的三少爷为何会如此的忧伤,她要清羽把自己当朋友看,把心事说给她听缓解一下心里的苦闷。清羽说因为自己的愚笨,不但错把流云当成了自己所爱的人,还在不停地伤害那个自己真正爱的人。因为有种默契,让他对那个姑娘深爱不疑,但当时他并没看到那个人的脸。

  • 萧夫人怕采青的出现会影响心怡与清羽的见面,就把采青打发去药坊并嘱咐她越晚回来越好。萧汝章知道采青就要得到分红可以替自己赎身离开萧府时,唯恐得罪方少陵分咐不许给她结帐。晚上采青告诉清羽是夫人要她尽可能的晚点回来,心怡可能是老爷请来与清羽相亲的,所以让她这个名义上的妾回避一下。萧汝章以如果清羽不陪好心怡,十天后就不给采青结帐相要挟,逼迫清羽同意陪心怡几天。

  • 采青为帮助沈家脱离困境,向清羽提出了预支一年提成的要求,清羽说那点钱远不够流年需要的数目。他告诉采青会找一个买家,把黄记麻纺厂抵给沈家的五万匹麻布全部买走,帮沈家渡过难关。沈家变现了五万匹麻布后,得到了与省城客商合资做生意的本钱。萧家眼看就要到手的生意却又被沈家抢走了,气恼的声称一定要找到这个与萧家过不去的人。萧家查到了清羽是那个帮助沈家,损害萧家利益的人,决定对他施以家法严惩。

  • 采青为帮助沈家脱离困境,向清羽提出了预支一年提成的要求,清羽说那点钱远不够流年需要的数目。他告诉采青会找一个买家,把黄记麻纺厂抵给沈家的五万匹麻布全部买走,帮沈家渡过难关。沈家变现了五万匹麻布后,得到了与省城客商合资做生意的本钱。萧家眼看就要到手的生意却又被沈家抢走了,气恼的声称一定要找到这个与萧家过不去的人。萧家查到了清羽是那个帮助沈家,损害萧家利益的人,决定对他施以家法严惩。

  • 润雪带来了萧家逼清羽娶心怡和打算把采青送给方少陵的消息,要她赶紧逃跑,采青却坚持要等到清羽才肯离开。急于想得到采青的方少陵来到了清羽房中,要他签定把采青送给自己做妾的协议书,遭到清羽的拒绝和奚落,愤怒的方少陵拔出了枪对准了清羽的头。萧汝章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答应一定想办法让清羽写好转让采青的协议书。

  • 就在这时方少陵闯进了聚萍居,并说清羽已经同意将采青送给自己做妾了。为了让采青相信清羽一直在骗她,方少陵拿出了清羽亲笔写下的转让协议书给采青看,使采青深受打击,决定跟方少陵一起去省城。上当后写下协议书的清羽并未获得自由,而是被萧老爷继续禁锢在府中,等方少陵带走采青后才肯放他出来。

  • 正当清羽在聚萍居回忆他和采青在一起的日子时,润雪闯了进来叫他赶紧离开,说老爷已经带人来抓他了。为了不暴露目标,润雪让清羽先走,自己却被抓了起来。流云误解了采青,以为她真的想让少陵休了自己坐上方家少奶奶的位子。采青向她表明了自己完全是为了保全清白,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不忍心看着润雪为自己遭受折磨,清羽返回萧家救润雪,被抓到后关了起来。

  • 少陵带着采青和流云出去散心,没想到遇到有人开枪射击,紧要关头他丢下了流云紧紧的护着采青,采青虽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却不愿意把自己的心交给他,让方少陵十分的苦闷。流云不满少陵对自己的不公,从少陵手中夺过采青穿过的嫁衣撕扯起来,遭到了少陵的辱骂和巴掌,不能忍受耻辱的她回到房中割腕自杀,幸亏采青及时赶到才将她救下。

  • 采青和心怡利用给流云上平安香的借口溜出方府,正好被早有防备的方少陵碰上,只好打道回府再想办法。迟迟不见清羽上门来提亲的心怡问起情况时,方少陵以清羽要在病重的父亲跟前尽孝为由搪塞过去。阿列在画斋知道清羽的画很值钱后,找老板借了十张玉板宣,叫清羽画几张画去换钱。

  • 不相信采青会说出如此薄情之话的清羽,强忍悲痛跨出方府大门后吐血晕了过去。采青违心说出严重伤害清羽自尊心的话后,希望清羽能理解她,平安地离开省城,并决定为了清羽与方少陵同归于尽。从方府回来的清羽不吃不喝奄奄一息,已毫无求生的愿望。

  • 看到心怡和清羽即将订亲,方少陵酒后来到采青房中,被采青以明天要照顾好多客人为由将他支走。在清羽和心怡的订亲宴上,心怡以清羽身体为由,带着他来到租住的民房中等着采青。流年不停地向方少陵敬酒,想把他灌醉后放松警惕,让清羽带着采青逃出省城。哪知多疑的方少陵早有防备,不动声色地布置了抓捕清羽的行动。

  • 采青、心怡、流年、流云向方少陵打听清羽下落并质问少陵,少陵以一人之力辩驳令他们哑口无言。流云突然想起了采青逃跑那晚武志强的异常举动,估计与清羽的失踪有关。少陵为防止清羽逃跑,想出了一个扣押萧汝章牵制清羽的毒计。

  • 采青不堪少陵对清羽的折磨,面对威逼,她举簪刺进自己胸膛自杀,方少陵忙于救采青,放弃了继续对清羽的折磨。志强为了救家人脱离危险,向方夫人禀报了清羽失踪和萧老爷丧命的实情,方夫人命志强救出了清羽。心怡向方夫人承认了假订亲是自己出的主意,不关清羽的事,叫她放过萧清羽,并请她劝哥哥放采青和清羽一起离开方府。

  • 不甘心的少陵竟拔出了手枪向清羽射击,被前来送行的心怡挡住。清羽知道心怡中枪昏迷不醒后,决定冒险进入方家帮助心怡,就在他即将唤醒心怡时,少陵把枪对准了他。为了救清羽脱险流年把枪对准了方少陵。清羽因爱采青害死了父亲,让家人和族人极为不满,强迫他放弃采青,如若不从就要他放弃萧家子孙的身份,为了采青他决定放弃家业,终于和采青团圆。

  • 在流年的帮助下清羽和采青开了一家同心染坊,过上了平静又幸福的生活。在方夫人回府时,少陵把流云生了儿子和心怡受伤失忆的消息告诉了她,并说心怡是为清羽变成这样的,清羽却不顾心怡死活带着采青离开了。听少陵说心怡是清羽害的,方夫人命少陵去把清羽抓回来,要他一辈子陪伴心怡直到她清醒,同意放他走为止。

  • 清羽在酒中下了迷魂药,让采青和流年他们昏睡过去后,带着流年的枪,来到了瑞珠的灵堂,用枪指着方少陵的头要他放掉萧家所有的人。谁知贪生怕死的萧鸿羽却反过来帮方少陵制伏了清羽,方少陵逼迫清羽离开采青娶心怡为妻被拒绝后,他采取了极端地手段逼采青就范。采青决定与清羽共生死,打扮一番来到了萧府。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