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美丽无声

2036.4万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黄建中

类型:言情剧/军旅剧/剧情

年份:

简介: 30集电视连续剧《美丽无声》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乌镇梳头女菊儿的传奇故事。天生丽质的贫苦人家姑娘阿菊险被当地恶绅霸占,菊儿爹娘为保护菊儿先后被害身亡,菊儿幸被进步学生梁守平所救,投奔苏州梳头师傅阿田学...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如画的江南水乡乌镇,烟雨蒙蒙,天色如纱,一艘小船悠然地行进在乌镇的浣浣溪流中,一位秀丽的少女轻摇船橹。一袭白色西服的乌镇乡绅单景成被眼前这一幕如梦的景色所吸引,不由向身边的管家马二叔打听,马二叔告诉他:划船的女孩子叫菊儿,年方十八,她的爸爸就在单景成家的染坊做工,菊儿的家境贫寒,没读过书。回单家的路上,单景成阴沉地对马二叔说:“这个女孩子,我要了!”马二叔一脸的坏笑,心领神会。

  • 阿田猜出了菊儿家一定是因菊儿而遭难,阿田心软了,可为了杀杀菊儿的任性,阿田逼着菊儿下跪拜师。阿田还是收下了菊儿,可是菊儿却恨阿田,因为母亲给她下跪!阿田也奇怪,她不教菊儿梳头,而是教她为人处事的方法,她告诉菊儿,女人活在世上,首先要懂得把自己的心思藏起来,怎么看人,怎么听别人说话,怎么看别人的脸色,就是心里藏着一把刀子脸上也要笑,要学会保护自己!手艺倒是次要的,要紧的是心里的功夫!

  • 单景成来到菊儿家,恶语污蔑菊儿妈,菊儿妈的心情可想而知,可她无法撇下孩子,可是单景成威胁她,她活着也要被全镇人的唾沫淹死,她无法面对女儿,也无法面对这个家。巨大的耻辱使母亲忍不住了,她裂锦般地叫着,朝单景成扑过去!单景成顺手把母亲推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去死吧,你死了,对大家都好!当菊儿回到家时,看到的是妈妈僵直地躺在自家的床上。菊儿大声地哭着、喊着,可是母亲却永远也不能回答她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如画的江南水乡乌镇,烟雨蒙蒙,天色如纱,一艘小船悠然地行进在乌镇的浣浣溪流中,一位秀丽的少女轻摇船橹。一袭白色西服的乌镇乡绅单景成被眼前这一幕如梦的景色所吸引,不由向身边的管家马二叔打听,马二叔告诉他:划船的女孩子叫菊儿,年方十八,她的爸爸就在单景成家的染坊做工,菊儿的家境贫寒,没读过书。回单家的路上,单景成阴沉地对马二叔说:“这个女孩子,我要了!”马二叔一脸的坏笑,心领神会。

  • 阿田猜出了菊儿家一定是因菊儿而遭难,阿田心软了,可为了杀杀菊儿的任性,阿田逼着菊儿下跪拜师。阿田还是收下了菊儿,可是菊儿却恨阿田,因为母亲给她下跪!阿田也奇怪,她不教菊儿梳头,而是教她为人处事的方法,她告诉菊儿,女人活在世上,首先要懂得把自己的心思藏起来,怎么看人,怎么听别人说话,怎么看别人的脸色,就是心里藏着一把刀子脸上也要笑,要学会保护自己!手艺倒是次要的,要紧的是心里的功夫!

  • 单景成来到菊儿家,恶语污蔑菊儿妈,菊儿妈的心情可想而知,可她无法撇下孩子,可是单景成威胁她,她活着也要被全镇人的唾沫淹死,她无法面对女儿,也无法面对这个家。巨大的耻辱使母亲忍不住了,她裂锦般地叫着,朝单景成扑过去!单景成顺手把母亲推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去死吧,你死了,对大家都好!当菊儿回到家时,看到的是妈妈僵直地躺在自家的床上。菊儿大声地哭着、喊着,可是母亲却永远也不能回答她了。

  • 单太太的表弟梁守平就要来乌镇了,梁守平在北平杀了人,吴克贤让梁守平来乌镇躲一阵子,单景成知道,梁守平曾是单太太的初恋。夜晚,单景成让乔妹到他屋里,逼问她对太太说了什么。乔妹说她说给太太听的,都是先生让她看见的、让她说的,单景成一顿打骂,又把乔妹拉上床吹熄了灯。恰巧路过的菊儿看到了这一切。第二天,菊儿问乔妹为什么这样做,乔妹告诉菊儿,大家都知道单景成要菊儿,菊儿你是跑不掉的。菊儿听了又惧又怕。

  • 晚上,马二叔传菊儿去见先生,乔妹来说:菊儿,太太让你去梳头呢。晚上梳头?马二叔明白这里面的机巧。菊儿求太太救她,太太拿了件自己过去常穿的“学生装”套在菊儿身上,菊儿不解,太太笑笑:你还不快走?老爷不是叫你过去吗?菊儿在后院小门,碰见了梁守平,梁守平看着她身上的“学生装”笑了,他说:不管先生问你什么,你只管说实话,而且你一定要承认,是你故意给先生下错药,保险你没事。菊儿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 单景成怕梁守平说出他做的事,想要除掉梁守平。单太太警告单景成,杀了梁守平,吴旅长吴克贤是不会放过他的。一年后,菊儿回到了乌镇,跟着唐嫂卖蚕茧,却被在缫丝厂收茧子的阿田认出来,阿田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得理不饶人的主,她生气菊儿的不听管教、生气菊儿的不辞而别,一通的刁难数落,阿田还是心疼地把菊儿带在身边。

  • 说到了痛处,单太太忍不住对阿田发了脾气,可她没把阿田赶走,还留阿田和菊儿在单家吃了饭。阿田告诉太太:林家渡陈老太爷家里有一大批蚕茧过期发黄了,老太爷正急着出手,曹美彪这么狠心地杀厂子的价格,以单先生视财如命的心态,让单先生知道了这个行情,他一定会去低价买进蚕茧,连厂子一起高价卖给曹美彪,可是,如果曹美彪知道自己受了骗,怎么会善罢甘休?单太太和乔妹心领神会,阿田和菊儿转身告辞。

  • 酒醒之后的曹美彪带着爪牙怒气冲冲地找到了单景成,把新旧两种蚕茧在单景成面前一摆,两相对照,单景成哑口无言,曹美彪气急败坏,将单景成和马二叔一顿好打,主仆二人狼狈不堪,一瘸一拐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家。单太太请来郎中给单景成治伤,愣说一定是马二叔走漏了消息,马二叔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搅黄了卖厂子的事,还借曹美彪的手狠狠地教训了一番单景成。单太太心满意足地顺坡下驴,厂子不卖了。

  • 梁守平把菊儿带进了一个小院,这让菊儿又吃了一惊,这不就是阿田的家吗?菊儿就这样又回到了阿田师傅身边。阿田用生鸡蛋清,在菊儿脸上做了一个薄如蝉翼般的“蛋衣”,菊儿立刻改变了一种模样。

  • 三房太太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含沙射影,冷嘲热讽,针锋相对,都拿阿莲当话头,大太太气得抡了阿莲一嘴巴。 这时候,辰妈进来打圆场,她正是阿菊的姑妈!可辰妈和阿菊不敢相认。吴克贤早就怀疑阿田是共产党,这会儿则有意掂量掂量阿菊,他叫副官孙家胜把阿菊押到客厅,连唬带诈,句句离不开“共产党”,阿菊哪儿明白这些?只是说自己只想挣钱吃饭,吴克贤忽然把手枪塞在阿菊的手里,阿菊慌乱中让枪走了火,吓得扔了手枪。

  • 阿田在接头行动中失踪,交通站的同志们有了争执:梁守平认为现在的局面太复杂,不能排除出现内奸的可能,觉得应该暂时切断一切联系;阿立做为这个交通站新的负责人,却执意要求尽快与上级取得联系,尽快找到尚立人。阿菊一个人孤伶伶地守着阿田的家,这时她是多么地想念师傅阿田啊。

  • 慧子太太很得意给山下一郎看。山下是个中国通,一眼就看出慧子脸上是“杨贵妃”的妆,山下一郎盯着阿菊问道:现在我要你再给吴太太化个日本妆怎样?大家的心都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儿。阿菊镇定地回:大太太化日本妆不好看。这时吴克贤开口打了个圆场:山下长官,认真了。

  • 阿菊逃过了这一劫,梁守平心里很高兴,喜欢阿菊这么久,他第一次真心的向阿菊表白了自己的感情,阿菊却不知如何面对。日子刚过得太平些,阿莲就又对阿菊动了小心眼,她先是出坏主意让大太太把阿菊送给日本人,太太不忍,她就又跟太太说,阿菊那个梳妆盒,出自贡俸皇家的工匠之手,大太太不如叫阿菊把梳妆盒送给慧子太太,大太太说:好啊,你就负责把梳妆盒给我要来。

  • 根据尚立人提供的情报,山下一郎命令吴克贤与曹美彪拦截了屠老大运军火的船,可他们在船上只找到了一堆破布,为了不使尚立人的判变暴露,山下一郎命令吴克贤杀光船上所有的人,把船炸毁!屠老大实在是想不通,吴克贤为什么要杀他的人,炸他的船。曹美彪撒开爪牙,一面散布阿立叛变的消息以保护尚立人,一面四处追查货船和货主的背景实情。吴克贤的心里却十分清楚,是阿菊向梁守平报了信才让他们的行动落了空。

  • 阿菊要离开吴府,阿莲怕是也保不住生意的,阿莲拉着阿菊来家里吃饭,这回是真心求阿菊别离开了,阿菊虽然已经害怕这个爱耍小聪明的机灵鬼了,可她却总是经不起阿莲求她。眼尖的阿兰看见阿菊腕上戴着一个与阿莲妈妈留的一模一样的镯子。吴克贤要请阿菊吃饭!这可打翻了三个太太的醋坛子。二太太找到辰妈,让她别把阿菊往老爷怀里推。辰妈说:二太太放宽心,我想推,只怕阿菊也不会答应呢。

  • 当夜,阿莲阿兰来到阿菊的住处,发现阿菊真是还没回家。阿莲神秘兮兮地告诉阿兰:阿菊被抓了,是不是阿菊要做四太太了,其他的太太们要害她呢。这时候屋里暗处还有一个人——梁守平。听到阿莲和阿兰的议论,梁守平的心悬了起来!是不是吴克贤误以为阿菊是共产党,所以梁守平决定找吴克贤要回阿菊!

  • 阿莲找了很多梳头的姐妹,四处打听阿菊的下落,自己却带着阿兰悄悄来到了乌镇,找到阿菊的家,找到了阿菊父母的牌位,得知阿菊的父母是因为阿菊而被害的。而且,阿菊原来有个妹妹,很小的时候就被送了人。就在阿莲和阿兰正准备离开乌镇时,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又出现在她们面前——是单家大院的管家马二叔。

  • 梳头的姐妹们刚打听到阿菊的下落,单景成也找到屠老大的船上来了。单景成买通屠老大,让他把阿菊带回单家。可当单景成随口说出吴克贤就要娶阿菊做四太太时,屠老大立码反了悔变了脸,对一个船匪,单景成能有什么办法?况且,他的这点面子还多半是靠着跟吴克贤的关系。阿莲把屠老大绑走阿菊的消息告诉了辰妈,辰妈让阿莲去告诉大太太。吴克贤得知后,关起了阿莲,要派杀手杀了屠老大和阿菊。

  • 阿莲这天终于开口问辰妈了:当年阿菊有个小妹妹被送到哪里去了?辰妈不说,阿莲跟辰妈摊牌了,她把阿菊父母的牌位放在了辰妈屋里,寻死觅活,辰妈已经无力瞒着阿莲了,阿莲终于得知,牌位上的人就是阿莲的亲生父母,辰妈就是阿莲的亲姑妈!阿菊就是阿莲的亲姐姐!可阿莲就是不跟辰妈说出真相。

  • 阿菊带着吴太太送给屠老大的左轮手枪,只身一人来赴屠老大的宴席,她知道曹美彪一定会跟踪着她赶到一品仙酒楼,到时还不知要上演一出什么样的戏。

  • 这个雨夜,阿莲冒着大雨去找姐姐了,可还没走到阿菊家,曹美彪就带人把阿莲劫到了特务队的刑讯室里。曹美彪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地痞,他叫来几个膀大腰圆的特务,要把阿莲扒光!阿莲怎么经得住这样的阵式,特务们如狼似虎地把她按在老虎凳上就要动粗,阿莲哭着喊着拼死反抗。曹美彪挥挥手让特务们出去,客客气气地对她说:以后帮我盯死阿菊,还有吴克贤,否则我可就管不住他们了。

  • 出席吴旅长的宴席,屠老大自然是喜不自禁,他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番,俨然也是一位有身份的人,不敢怠慢,如约来到。阿菊更是千娇百媚、戏笑娇嗔,直把个屠老大唬得五迷三道,眼看着话已到位,阿菊拿出一箱子的大洋交给屠老大,说老爷不便出面,他有意让屠老大帮忙办件事——送批烟土货。话已至此,屠老大哪能给脸不要,便一口应承下来。

  • 阿菊担心阿莲坏事,辰妈答应帮阿菊挡住阿莲。阿菊故意打了阿莲,辰妈顺势把阿莲拉进了自己的屋里。单景成知道了阿菊和梁守平一起回来的消息,不禁怒火中烧:我早知道这两个人一定是勾搭上了!他担心自己对付不了梁守平和阿菊,便立刻带上马二叔,乘船奔苏州找吴克贤报信去了。单太太的丫头乔妹知道了先生和管家去苏州的原因,不一会儿,单太太和乔妹就出现在了阿菊和梁守平面前。

  • 没抓住梁守平,单景成居然还想着把阿菊带回去,而阿菊此时就站在吴克贤面前,当着阿菊的面,吴克贤狠狠地羞辱了单景成!墙倒众人推,破鼓烂人捶。连辰妈也象个老爷一样不给单先生好脸色。单老爷恼羞成怒!不管怎么说,他自认也是个有身分的人,居然被吴克贤侮辱了两次!吴克贤不给面子,有人给面子!单景成逼着马二叔去找曹美彪——他并不是想出卖吴克贤,只是想向阿菊报复出气。

  • 单太太其实还是放了马二叔一码。天快亮的时候,单太太叫乔妹把在棺材里折腾了一夜的马二叔放出来,让他自己永远在这世上消失!手上的线索一个个地断了,曹美彪又想起阿莲来了,他假冒吴克贤家里的人来到阿莲家,把两把菜刀放在桌上,曹美彪的手段阿莲可是接不住的,万般无奈之下,阿莲说出了吴克贤有一个内弟是共产党。曹美彪如猎犬一般嗅出了吴克贤、梁守平、阿菊、屠老大之间的关系。

  • 吴克贤告诉阿菊:曹美彪不那么容易糊弄,到时候屠老大就会出卖你。阿菊把想好的套子报告给老爷:叫屠老大说曹美彪给的是假钱,让屠老大把这一大笔钱活生生地吞下去!吴克贤笑了:吃了这样的哑巴亏,曹美彪一定会杀了屠老大。阿兰告诉阿菊,阿莲对曹美彪说吴克贤的小舅子是共产党。阿菊和梁守平怎么也想不明白阿莲为什么会这样做!

  • 吴克贤把尚立人叛变的事实与藏匿的地点通过阿菊传递给了梁守平。山下一郎对曹美彪、屠老大、吴克贤的关系洞若观火,他制止曹美彪想杀屠老大的念头,使出一招更恶毒的手段:抛出尚立人,使出杀手锏——命尚立人使用通行的紧急暗语,在报纸上刊登了一条“寻人启示”,直接与苏州各交通站联系,引诱共产党苏州地下联络网各点全面暴露。

  • 吴克贤把家人和佣人召集起来告诉他们:梁守平是个男人,我吴克贤不如他!但就是这个铁汉子今天也要被枪毙了!这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他!所有的事都结束了,你们学不了梁守平!梁守平就被绑在吴府门外的一棵大树上,浑身是血!行刑前,梁守平在人群中看到了阿菊,空气中弥漫着他们无言的情感,一阵枪响。阿菊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侵略者的子弹打在梁守平的身上!

  • 吴太太心里舍不得阿菊走,阿菊在,她想弟弟的时候,还可以找阿菊说说话。辰妈也劝阿菊,嫁给孙副官吧。阿菊笑了,说屠老大的船明天就要来梅家渡码头接她呢!阿莲把阿菊要出嫁的消息告诉了曹美彪,曹美彪向山下一郎报告说:这可能又是共产党策划的一次行动!这个屠老大与共产党可能素有往来!

  • 尚立人终于一命归西。山下一郎急奔梅家渡,等待他的只有曹美彪、屠老大的尸体,山下一郎怒火直上天灵盖!他拔出枪来挥手击毙了孙副官,杀回吴府去抓那个“梳头的女人”!为了保护吴克贤的家人,阿菊主动站了出来。为了免遭日寇的污辱,阿莲含恨自尽。凶残的山下一郎仍旧不依不饶,还要用吴府的其他女人打开突破口。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