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妻子的诱惑

3.3亿播放

地区:韩国

导演:吴世江

简介: 家境清寒,心地善良的女孩恩才年纪轻轻就嫁给乔彬深入豪门,虽然被婆婆瞧不起,但她百般忍让,可是恩才的未来大嫂,亲如姐妹的艾莉竟抢走自己的丈夫,恩才不仅被迫离婚、堕胎,甚至遭到丈夫和艾莉联手陷害、推入海...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海边,掉进水里的恩才绝望地呼喊着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乔彬和爱利远远地看着这一幕,随后掉头走掉。逐渐失去意识的恩才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往事。时间追溯到恩才的高中时期,爱利坐在恩才的前面,微笑着让恩才给自己化妆。恩才回到学校后收到乔彬递过来的花,她羞涩地离开。又过了几年的时间,恩才穿着华丽的婚纱与乔彬举行着婚礼。

  • 在机场,爱利给乔彬打电话,问他是不是不高兴自己的归来,乔彬慌张地说如果爱利立刻回巴黎的话会给两倍的留学费用。爱利听后告诉他自己已经不是5年前的爱利,现在需要的是乔彬,乔彬听后感到恐惧。恩才和姜在等待爱利,却没有见到她,这时姜在告诉恩才如果乔彬让她伤心的话一定要告诉自己。

  • 恩才被美仁挨了耳光,正巧进门的爱利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一幕。被美仁训斥的恩才过一会才发现了爱利,感到羞愧的恩才带着爱利进房间。恩才努力露出了微笑,问爱利怎么才来,爱利告诉恩才自己也很想念她。随后爱利看到恩才和乔彬亲密拍下的照片,忍不住感到愤怒,她把高价化妆品送给美仁后离开。英秀在家里认真地学习新曲,这时爱利走进来说起恩才的近况。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海边,掉进水里的恩才绝望地呼喊着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乔彬和爱利远远地看着这一幕,随后掉头走掉。逐渐失去意识的恩才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往事。时间追溯到恩才的高中时期,爱利坐在恩才的前面,微笑着让恩才给自己化妆。恩才回到学校后收到乔彬递过来的花,她羞涩地离开。又过了几年的时间,恩才穿着华丽的婚纱与乔彬举行着婚礼。

  • 在机场,爱利给乔彬打电话,问他是不是不高兴自己的归来,乔彬慌张地说如果爱利立刻回巴黎的话会给两倍的留学费用。爱利听后告诉他自己已经不是5年前的爱利,现在需要的是乔彬,乔彬听后感到恐惧。恩才和姜在等待爱利,却没有见到她,这时姜在告诉恩才如果乔彬让她伤心的话一定要告诉自己。

  • 恩才被美仁挨了耳光,正巧进门的爱利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一幕。被美仁训斥的恩才过一会才发现了爱利,感到羞愧的恩才带着爱利进房间。恩才努力露出了微笑,问爱利怎么才来,爱利告诉恩才自己也很想念她。随后爱利看到恩才和乔彬亲密拍下的照片,忍不住感到愤怒,她把高价化妆品送给美仁后离开。英秀在家里认真地学习新曲,这时爱利走进来说起恩才的近况。

  • 乔彬陷入沉思,爱利在一旁看着说他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来到了这里,乔彬烦躁地说不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爱利告诉他一家有名的造型室聘请自己,乔彬说这个行业是没有枪声的战场,让爱利要小心,爱利随即对他说自己不能一直住在酒店,让他给自己找个公寓,乔彬听后大吃一惊。恩才蹲在门外等着乔彬回来,见到他后用埋怨的口气问去了哪里。

  • 郑会长握着高尔夫球杆怒视美仁,恩才在一旁说都是自己的错,请求他的原谅,见郑会长不相信恩才的话,美仁谎称因为生活费不够才借了恩才的钱。事后郑会长问恩才借给美仁多少钱,这一次自己还给恩才,并严肃地说以后要注意。恩才感到手臂疼痛,她让乔彬陪自己去医院,焦彬一口拒绝。恩才回想起恋爱的时候,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同一时刻乔彬在酒店里等着爱利回来。

  • 恩才看到乔彬和爱利亲密地走进公寓不禁惊呆,乔彬看到恩才后同样吃惊,爱利泰然地说在去自己的时候遇到了乔彬并一起回来。爱利开玩笑地对恩才说是不是对丈夫管得太严,恩才告诉乔彬要把爱利当成小姨子看待。爱利进屋后看到恩才帮自己整理好的行李,告诉她自己以后会叫小时工。吃饭的时候爱利告诉恩才不要太相信丈夫。

  • 姜在握着爱利的手说着话,这时乔彬走进来,爱利吃惊地甩开了手。姜在问她怎么回事,爱利谎称乔彬的母亲来这里做美容,姜在听后放下心来。随即厉声对乔彬说如果他欺负恩才的话自己绝对不放过,乔彬回敬他不要再插手管自己夫妻的事情,被姜在把抓住了衣领。姜在出去后,爱利对乔彬说恩才兄妹很让人头疼。

  • 恩才听到爱利说起乔彬在外面有女人的话后大吃一惊,爱利观察着恩才的表情,说自己也是从客人那里听到的消息,并假装不在意地问最近乔彬是不是常常回来得很晚。恩才告诉她做生意的人都有回来晚的时候,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怀疑乔彬。爱利嘲笑着说希望恩才对乔彬的信任能永远不会被打破。爱利看到人事不省的姜在在自己的公寓门前,忍不住对他发火,之后给恩才打电话。

  • 恩才拿着乔彬的衣服呆住,同一时刻爱利悠闲地给恩才打电话问在哪里。随即告诉恩才自己确实听到过乔彬有女人的消息,必要的话还可以打听到那个女人的住处。恩才独自在海边沉思,随后发现乔彬的车后大吃一惊。素姬告诉健宇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问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健宇躲避着素姬的眼神。

  • 恩才把相机连接到笔记本上后放大了照片,她看到屏幕上出现的竟然是爱利,恩才隐隐感到不安,她回想起爱利对自己说过乔彬有别的女人的话。恩才跑到爱利的办公室,追问她昨天和谁在一起,爱利泰然地说自己去了度假村,在那里看到了恩才夫妇,恩才听后无语,随即看到了爱利递过来的英秀的戒指。

  • 面对来到自己事务所的恩才,爱利嘲讽她说:如果丈夫在外面有外遇的话那他的妻子也有责任。爱利把慌忙蔵到衣柜里的乔彬抓了出来、明目张胆地把他帯到立在门外的恩才面前、恩才绝望到无语。

  • 爱利告诉他一家有名的造型室聘请自己,焦彬说这个行业是没有枪声的战场,让爱利要小心,爱利随即对他说自己不能一直住在酒店,让他给自己找个公寓,焦彬听后大吃一惊。

  • 满身疮痍的乔彬责怪恩才说,我那麼请求你我有外遇的事情要保密,可是你却告诉给了姜才和会长、他把怨恨全转嫁到恩才头上。姜在打电话给恩才让她立刻拿上行李离开那个家、并大声喊这次打他只不过给他点颜色、下次让他进地狱。

  • 乔彬到了爱利那里,把她抱在怀里,爱利流下了眼泪并恳求乔彬再也不要抛弃她。想了一会乔彬说我可以保证。听到此话有了自信的爱利对乔彬说:比起作你背后的情人我真正想要的是和你建立家庭、堂堂正正地相爱。听到此话的乔彬说父亲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爱利建议他说你先忍耐着把现在做的这项巨额建设事业搞成功的话以后就可以自己独立了。焦彬听后感觉到得意扬扬。

  • 姜在来到爱利住所、听门卫说她和男人在一起、他气得冲到间前喊叫着快开门反而引起了骚乱。乔彬吓得不知所措可是爱利却好像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似的冷淡地打电话给警察。另外被健宇抱在怀里的素姫含着泪说如果害怕世人的眼光不如两人一起逃离这地方,健宇让她冷静下来,他心中十分痛苦。

  • 恩才抓住婆婆美仁的手腕半跪着求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了挽回乔彬的心帮帮忙吧、恩才流着眼泪低下头求她。此时爱利正开始对美仁实行送礼攻势,又扮乖说下次我想招待会长大人和我一起聚餐请帮忙给找个时间。看着明目张胆的爱利婆婆美仁很惊讶。

  • 流着血的恩才告诉焦彬不能让孩子出事,拜托他带自己去医院,焦彬听后感到诧异。爱利看着恩才露出会心的微笑,并在郑会长和美仁面前说起恩才的坏话。焦彬在医院里追问恩才为什么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自己,恩才歉意地表示因为怕再次流产,所以没有告诉他。趁恩才输液,焦彬给美子打电话。

  • 郑会长知道焦彬在外面的女人是爱利的事情后大怒,他把花瓶扔向焦彬,这时爱利出面让他不要误会,说自己和焦彬没有任何关系,这更加让郑会长生气。感到害怕的焦彬说不能让恩才惊吓,但是无济于事。这时荷娜拿着锅盖打爱利,说她竟敢惹哭自己的侄女。回到公寓的爱利看到屋内一片狼藉,于是给焦彬打电话。

  • 恩才看着挂在墙壁的照片后大吃一惊,荷娜说担心焦彬。美仁生气地对恩才说怀了孩子又不是当了什么大官,为什么把家务活都给了自己,恩才默默地应允。英秀拿着闪片衣服问美子哪件最适合自己,美子责骂说刚买衣服没多久怎么又说要买衣服。

  • 焦彬被江才质问爱利是不是他的爱人,他歉意地表示自己会整理。恩才在家里等着焦彬,见凌晨1点仍然联系不到焦彬,不禁感到不安。她给爱利打电话,知道焦彬被挨打的事情后大吃一惊。焦彬看到爱利后露出微笑,随即晕倒过去。爱利生气地甩开拉着自己的江才。

  • 爱利带着尼奴突然出现,让恩才和美仁惊愕不已。爱利平静地说自己有了焦彬的孩子后去了法国,虽然想独自抚养孩子,但是现在想给孩子找回父亲。美仁问焦彬是不是事实,焦彬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尼奴做起自我介绍,并拥抱美仁。崩溃的恩才大喊着说不要骗自己,之后疯狂地跑了出去。

  • 荷娜说美仁做的饭不好吃,让她把恩才找回来,美仁埋怨她挑食。荷娜生气地说焦彬在外面风流的事情美仁也有责任,秀彬在一旁也表示如果自己结婚后遭遇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善罢甘休。焦彬对美仁说要提交对江才的诉讼状,求美仁的帮助。郑会长拜托恩才为了腹中的孩子也要振作,不能和焦彬离婚,恩才于是回到了家里。

  • 江才在警察局里接受调查,他表示把自己送进监狱。英秀和美子埋怨他为什么要独自背下罪名,江才回想起爱利拿石头砸自己的一幕,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英秀和美子不知怎么救出江才而叹气,恩才在角落里听到后独自流下眼泪。郑会长见爱利带着尼奴住进家里,愤怒地让她立刻出去。

  • 爱利在警察所里告诉恩才她的父母从中作梗拿走了自己父母的赔偿金的事情,恩才反应强烈地表示不可能。爱利反问她知不知道良心在金钱面前多么无力的事情,用这个赔偿金恩才去了4年制大学,而自己却在专业学校中途退学。郑会长来找恩才,对江才的诉讼表示了歉意,说不管别人说什么,恩才才是自己的儿媳妇。恩才告诉他自己很害怕,这时郑会长拿出幸运的项链。

  • 郑会长把一个信封扔给恩才,生气地质问她到底需要多少钱,连荷娜的钱都不放过,让恩彩感到一头雾水,郑会长表示这件事情只有恩才和自己知道,她让自己很失望,说完回到房间。同一时刻焦彬告诉爱利家里已经闹翻,只剩下在离婚书上盖章的事情。爱利听后高兴地对尼奴说现在可以和爸爸重新在一起。恩才哭着对郑会长说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但是郑会长不听。

  • 美子听到恩才被公公赶出家门的话后感到愤怒,英秀在一旁也生气地说美子怀孕的女儿要成为离婚女人,问恩才焦彬在哪里。恩才说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突然跑了出去。

  • 郑会长把恩才叫出来,爱利紧张地怀疑是不是想把遗产留给恩才腹中的孩子,她告诉焦彬有可能会失去全部财产,鼓动焦彬过去了解情况。恩才对郑会长表示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郑会长让她写下放弃孩子的养育权的保证书。

  • 爱利看到恩才和焦彬在一起忍不住发火,她大声地对焦彬说尼奴现在还不是他的孩子,只是个小妾的孩子而已。焦彬安慰说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不管自己的父亲怎么反对,也会和爱利结婚,给尼奴一个完整的家,但是爱利说郑会长之所以不承认尼奴就是因为恩才有了孩子,如果没有了恩才的孩子,一切问题都不会存在。

  • 健宇迟迟不进结婚礼堂,他看了一眼正在等待入场的新娘敏京,之后疯狂地跑了出去。闵女士瞬间有种不详的预感,跟在健宇的后面跑了出去。闵女士听到小熙好像掉进海里的话后昏倒过去。

  • 焦彬从海里出来后浑身颤抖,他用充满恐惧的声音告诉爱利自己无法开车,让她叫代理司机。爱利断然告诉他不能留下任何证人和证据,两辆车急速从海边开走。四处寻找恩才的家人接到警察的电话,告诉他们在海边的沙滩上找到了恩才的钱包和手机。

  • 健宇忘我地在海边到处跑来跑去寻找素姬,正当他失望地一个人静下来时看到了一个像人的形状的物体漂浮在那里,他以为是素姬急忙给他做紧急人工救命措施。对于健宇的得带你去医院的说话声有反应而苏醒了的恩才拜托健宇不要送自己去医院,求他把自己带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躲藏起来,但却被健宇拒绝了。他一再坚持要带恩才去看医生。

  • 恩才看着乔彬和爱利、敏宇三个人幸福的样子,她感到背叛和愤怒。恩才想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想到了死亡,随即又想到杀死自己孩子的人仍然快活地活在这个世界,发誓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冤死,她望着河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恩才回到医院,她告诉健宇自己没有地方可去,求她暂时让自己住在这里。

  • 美仁对乔彬说自己看他最近气色不好,所以拜托别人买来了贵重的鲈鱼,正当他们嘻嘻哈哈地偷吃的时候,被郑会长看到。郑会长生气地说儿媳妇都死了,他们还有心情吃这么贵的海鲜。

  • 恩才为了不被焦彬发现,咬着牙跳下悬崖。焦彬四处寻找恩才,但是没有发现,他想着可能是自己看花眼,于是开车离开。恩才瘸着腿阴森地看着焦彬的背影。

  • 郑会长告诉焦彬江才说恩才失踪的那天焦彬和恩才一起出去,问他是不是和恩才的死有关联,让他如实说出事实,自己也许还可以帮助焦彬。这时焦彬接到爱利的电话,听到敏宇失踪的话,焦彬急忙跑了出去。

  • 焦彬突然从化妆台镜子后面看到了恩才,他尖叫着回过头,看到桌子上放着恩才的照片。他颤抖着看着照片,之后恐惧地扔到地上,这时荷娜走进来大声地说是自己放上去的照片。焦彬狠狠地说即使恩才变成了鬼出现在眼前也不会害怕,自己不能因为一个死人而破坏人生,说完把恩才的照片撕烂。

  • 爱利走进恩才工作的化妆品店,正在找化妆道具的爱利发现了闵女士举行的彩妆征集赛的海报。恩才躲避着爱利的视线走出店,这时看到了爱利的车内放着爱利和焦彬亲密的照片,她想象着自己挥舞着木棍的场面。闵女士回想着星星未满月就死掉的话,她拿起电话指示调查郑会长现在在做什么。

  • 恩才在医院里听到护士们对自己和健宇窃窃私语的一幕,对健宇感到歉意的恩才打扫起妇产科,之后给健宇写信对他给自己买的香皂表示了谢意,恩才留下信和香皂的钱后离开了医院。英秀、美子、江才面临着从房子里赶出的危机,为了生活他们开始四处打听房子。

  • 恩才和闵女士紧张地对视着,恩才介绍自己叫闵小熙,闵女士吃惊地问她是不是真名。随后面试开始,恩才表示自己虽然不是化妆专业出身,也没有专门学过,但是一直都很想去做,拜托给自己一个机会。闵女士问她怎么理解化妆,恩才回答说化妆是自信,随后把自己变成了性感、冷艳的样子。爱利告诉尼奴从现在开始在学校里可以介绍焦彬是爸爸。

  • 恩才偷偷拿走爱利的花束后狠狠地踩烂,之后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平静地离开。花束突然不见和结婚照上爱利的脸被擦掉,让焦彬和爱利怀疑是江才所为。突然发现照片上留存着化妆粉的痕迹,郑会长怀疑是怀有恶意的化妆室工作人员,爱利一口咬定是江才做的事情。被绑在面包车里的江才跑到结婚礼堂的大厅大闹。

  • 闵女士说暂时这一段时间她可能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住,把恩才介绍给了健宇。健宇听到母亲介绍时管她叫闵素姬非常地吃惊,恩才和健宇两人很尴尬地互相打了招呼。健宇对闵女士说这么多的偶然心中感觉不是很释然,希望母亲能慎重考虑。闵女士却说从恩才身上看到了素姬,怎样也无法拒绝她。

  • 正当恩才想把咖啡端到社长室时,突然惊讶发现爱利走了进来,以至让她把盘子都打翻了。接着,爱利进了门,发现一个正在收拾碎杯子的女人。爱利正打算要看个清楚时,她却有意把大腿上的伤疤露了出来,让爱利吓了一大跳,这时恩才马上就离开了。离开后恩才才敢肯定爱利没能认出自己,所以心里又镇静了下来。另外一边,爱利发现银瑛在乔彬身边撒娇,于是马上大骂:“难道你想抢别人家的男人吗?”

  • 闵女士愤怒把花瓶打碎生气地对恩才说:“你是不是故意使用素姬的名字来我的公司报名并进入我的家啊?”恩才哭着解释说健宇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也不可能做那样的事。但是闵女士强硬地说要把这次恩才录取美容师的名额取消。之后通过健宇的说明闵女士得知了恩才和健宇相遇的来龙去脉、她不禁吐了一口气沉思了一会。这时的恩才正一件件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打好行李后准备离开闵女士的家。

  • 闵女士对恩才说希望你把过去的所有记忆都忘却,今后以我的女儿素姬的身分重新生活。听到此话的恩才感动的落泪,说不知如何感谢你好,你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过了一段时间健宇对此越来越感到无法理解他对闵女士说恩才的事情我也大体知道可是感觉到她还隐瞒着别的理由,对恩才表示了怀疑。仅管这样健宇还是拿出素姬的各种姿态的照片给恩才参考。恩才看到充满自信的素姬不禁说好羡幕她,可是健宇却说宁愿你不要像她那样活着。

  • 恩才在游泳池与焦彬相遇,她慌忙跳进了水中。见焦彬与别的女人亲昵,恩才用手机拍了下来。喘着气回到家的恩才发现了洋酒,于是独自喝了起来。这时健宇走进来,她让健宇教自己喝酒,两个人一起喝起了酒。恩才说起今天见到焦彬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秘密。

  • 爱利发现了和健宇坐在车里的恩才后惊愕不已,她一路跟踪健宇的车,但最终被跟丢。爱利生气地来到建设社长秘书室,告诉郑会长焦彬好像在外面有女人,郑会长生气地告诉爱利焦彬的风流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爱利,警告爱利不要没大没小, 爱利回敬郑会长说自己不是恩才,不要强求自己要像恩才那样生活,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改掉焦彬的坏毛病,郑会长听后更加大怒。

  • 焦彬在游泳池遇到健宇,他嘲笑健宇说在公司里像一个君子一样,没想到在外面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说完拉着爱利离开。健宇问恩才焦彬是不是她的前夫,恩才吃惊地问他怎么认识焦彬。荷娜给江才打电话约他见面,说要把恩才的东西还给他。

  • 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恩才来到闵时尚屋上班,恩才从闵女士和健宇的谈话中知道了健宇受邀的舞会上焦彬也会参加的事情,她表示自己代替健宇去参加舞会。健宇告诉恩才焦彬和她是共同生活了7年的夫妻,焦彬不可能认不出恩才,但是闵女士却说如果有信心恩才就应该去,并把舞会的地址告诉了恩才。焦彬看到在舞池的中央穿着华丽的礼服跳着探戈的恩才,发疯似地跑出了舞场。

  • 焦彬在交际舞学院与恩才见面,突然接到电话,说在海边看到他杀死妻子的场面,他恐慌地跑回家。健宇看到从舞蹈学院出来的焦彬,他生气地对恩才说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恩彩跳进火坑,问她到底抱着什么目的去见焦彬。郑会长知道了美仁和爱利拿走了原本要给恩才娘家的钱的事情,生气地令两个人上午把全部的钱拿过来。

  • 郑会长用手机收到了焦彬在束草欲杀死恩才的照片,他令尹秘书立刻把焦彬叫过来。焦彬谎称自己在阻止要寻死寻活的恩才的时候,她被大浪卷走。郑会长告诉焦彬只凭他在那个时候和恩才一起在海边的事实就足以成为杀死恩才的嫌疑犯。焦彬要给知秀一亿,想阻止她说出事实,但爱利告诉他这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事情。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