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新包青天 立即播放

3.3亿播放
电视剧 61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刘立立

类型:武侠剧/古装剧/罪案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08

简介: 我国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无论盛世还是乱世,朝廷中都免不了皇亲国戚特权横行,欺压忠良。在社会上,更是免不了贪官污吏,藏垢纳贿。或是土豪劣绅,官商勾结,鱼肉乡民,荼毒百姓。若是一旦有清廉好官为民喉舌,代民...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北宋仁宗年间陈州饥荒,安乐侯庞昱奉旨赈灾却私吞赈银克扣赈粮,导致哀鸿遍野民怨沸腾。开封府尹包拯奉旨督赈,让展昭前往安乐侯府将庞昱带回府问话,庞昱以皇氏身份告诫包拯无权办他,然而那包拯乃是铁面无私的清官,在请出皇上圣旨之后,庞昱才感害怕,在查明罪证后将庞昱以御赐龙头铡处决,随即放粮赈灾民困顿解。斩庞昱虽是大快人心,可因此为日后增添了不少的后患。

  • 展昭至陷空首遇翻江鼠蒋平,蒋平水性奇佳于湖中将船弄沉,展昭临危不乱安然登岸蒋平暗暗佩服。五鼠之首钻天鼠卢方告诫众人不得伤人性命只能点到为止,二遇穿山鼠徐庆,此人天生神力,展昭从容应对也顺利过关。包拯等人行经草桥镇夜宿天齐庙,因展昭已前去陷空岛,在展昭追回玉佩前回不回京并无差异,便决定次日于庙中放告,让百姓可以有冤可伸,此间接获一名瞎婆遣义子张义前来伸寃。

  • 包拯震撼至极假称李妃为多年失散的远亲带回开封,安顿妥当,并以老夫人相称,更要求张龙赵虎亲自带人守在厢房门口确保老夫人安全。李妃向包拯担言,当年李妃果然先行产下一子,刘妃为争后位教唆太监郭槐勾结产婆,以剥去皮毛狸猫换去婴儿谎称李妃产下怪物,并命承御宫女寇珠将婴儿带出城掐死掩埋。寇珠不忍将婴儿交首领太监陈琳,决定夹带出宫交予八王爷,八王爷则谎称是自己所生,将皇子留在府中抚养长大。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北宋仁宗年间陈州饥荒,安乐侯庞昱奉旨赈灾却私吞赈银克扣赈粮,导致哀鸿遍野民怨沸腾。开封府尹包拯奉旨督赈,让展昭前往安乐侯府将庞昱带回府问话,庞昱以皇氏身份告诫包拯无权办他,然而那包拯乃是铁面无私的清官,在请出皇上圣旨之后,庞昱才感害怕,在查明罪证后将庞昱以御赐龙头铡处决,随即放粮赈灾民困顿解。斩庞昱虽是大快人心,可因此为日后增添了不少的后患。

  • 展昭至陷空首遇翻江鼠蒋平,蒋平水性奇佳于湖中将船弄沉,展昭临危不乱安然登岸蒋平暗暗佩服。五鼠之首钻天鼠卢方告诫众人不得伤人性命只能点到为止,二遇穿山鼠徐庆,此人天生神力,展昭从容应对也顺利过关。包拯等人行经草桥镇夜宿天齐庙,因展昭已前去陷空岛,在展昭追回玉佩前回不回京并无差异,便决定次日于庙中放告,让百姓可以有冤可伸,此间接获一名瞎婆遣义子张义前来伸寃。

  • 包拯震撼至极假称李妃为多年失散的远亲带回开封,安顿妥当,并以老夫人相称,更要求张龙赵虎亲自带人守在厢房门口确保老夫人安全。李妃向包拯担言,当年李妃果然先行产下一子,刘妃为争后位教唆太监郭槐勾结产婆,以剥去皮毛狸猫换去婴儿谎称李妃产下怪物,并命承御宫女寇珠将婴儿带出城掐死掩埋。寇珠不忍将婴儿交首领太监陈琳,决定夹带出宫交予八王爷,八王爷则谎称是自己所生,将皇子留在府中抚养长大。

  • 白玉堂与韩彰埋下地雷在较技之处其它人均不知情,并称若是败在展昭手下,此地便是他二人的葬身之地。公孙策对能治好李妃的眼疾十分有信心,但嘱咐切勿激动,包拯认为要证明此事的最有力人证,便是当年总管陈琳。展昭竭力寻求免战之方,白玉堂却坚决要战,二人激战过后展昭长剑竟被削断,正当白玉堂得意之际徐庆赫然发现展昭所用竟是竹剑!

  • 包拯见玉佩追回却未将白玉堂缉捕,展昭坦言承诺五鼠不加追究并情愿承担失职之罪;包拯心知展昭乃是顾守江湖道义不忍责难,而白玉堂夜闯禁宫惊动圣驾,盗佩留书行径嚣张,皇上又下旨要亲自见他,然而圣意如何非包拯能左右,故十分为难。只得先行进宫归还玉佩之时视皇上动静再做决断。包拯请李妃验证此玉佩是否是当年转赠与太子的那块,李妃确认,并待查明细节之后为李妃平反。

  • 为追查狸猫换太子一案真相,包拯命张龙赵虎前往接回告老退隐的首领太监陈琳,此时白玉堂与四鼠先后前来投案,包拯感于五鼠义气再向仁宗请旨特赦,并以让白玉堂将功折罪作为特赦条件,王丞相亦从中进言仁宗方肯允诺。白玉堂孤身来到开封府向包大人请罪,听得展昭一席话更是心中佩服。四鼠因担心白玉堂故也随后来到开封。包拯于是责令五鼠驰援张龙赵虎保护陈琳进京,以便日后仁宗母子相认时立下大功。

  • 而今八王爷认为该是将一切向皇上禀明的时候了,却遭到包拯的阻止。只因事发突然,恐怕皇上难以承受。众人议定待陈琳抵京后,待细节查明理清后方可行动。谁知李妃临去之时却被前来求药的郭槐撞见。郭槐乍见李妃颇觉眼熟,但李妃双目失明且时隔多年形象已变,故郭槐并未认出,李妃得知是郭槐时,心中暗惊却未形于色,郭槐问明乃是包拯远亲也未再问。

  • 八王爷以探望刘后为由同仁宗一同前去仁寿宫,正当刘后追问李妃姓氏之时,皇上和八王爷赶到。仁宗与李妃终于相见,李妃因抑制不住心中激动之情故流下眼泪,仁宗见状十分关切,并令包拯早日还李妃一个公道。刘后力邀留宿企图再加试探,展昭因无法抗旨,又深知将李妃留在宫中乃是置身险地,只得一同留在宫中保护李妃,刘后追问不出,越想越像当年李妃,而郭槐又再三说当年亲眼验看李妃尸体,为确认其身份。

  • 为绝后患当即命郭槐派人于返京途中截杀陈琳。五鼠护卫陈琳进京之时,途中遇到杀手行刺,此时方显五鼠之效,杀手虽多却难敌五鼠技高,终于摆脱追杀将陈琳安然送进开封府衙。为确保陈琳和李妃在府中的安全,白玉堂主动提出想留下暗中保护人证,包拯考虑到展昭毕竟分身乏术,便准许白玉堂一人留下。为掩人耳目,公孙策让白玉堂与另外四鼠一同离开后悄悄返回。

  • 杀手倾巢而出夜袭开封府,幸赖展昭白玉堂及众人合力之下将刺客全部歼灭。包拯见势态已急,再不抓紧侦办,只怕会有更激烈的手段出现,决定明日携同陈琳一起去见八王爷。包拯与八王爷研商后,认为仁宗对刘后敬之若母,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事实,决议应循序渐进,婉转禀告较为妥当,先将郭槐传唤至开封府先行取得供状,而后才能向仁宗禀奏。因刘后心知肚明,故不会轻易放人。

  • 包拯深知郭槐有备而来,以攻心之策让其慌乱失措,更让陈琳前往大牢探监,逼郭槐说出当时真像,促其认罪。可郭槐却对当年之事矢口否认,更深信包拯不会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将其斩首,无功而返。然而包拯却察觉郭槐对鬼神之说倒深信不疑。

  • 仁宗乍闻身世之谜久久难以平息心中震撼,包拯则不可坐视不理,极力说服仁宗,仁宗大怒,令包拯不准过问皇家之事,包拯大胆进言竟遭逐出宫去。原来仁宗生性至孝,二十多年来视刘后如同亲生母亲一般,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世,生育之恩与养育之情矛盾两难。包拯回府后向八王爷和李妃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望能给仁宗些时间来消化这件事情,李妃因仁宗拖延将她接进宫去一事不悦。

  • 又值秋决之期,依律每年遭判死罪之囚由地方官府造册上报开封府勾决,包拯正在审阅勾决名册之时,却发现开封府辖下商州有一士兵孙强抢夺民财被判死刑,案卷之中并未陈述孙强犯案动机便草草审结,包拯向来以人命关天自律以免误判,又因商州马军指挥沈让当年更是由包拯向皇上力保,一向治军甚严,怎会容许属下犯下如此罪行,深觉此事有疑,于是决定亲赴商州查明原委。

  • 包拯让展昭将孙强寡母安顿妥当,正待明日传讯杨豹。此时李全却到沈让处通风报信,告之包拯此次前来商州目的在重审孙强一案,谁知杨豹竟擅向李全提出要将孙强自州衙押回军营企图以军法处斩,李全无力阻止只得任由杨豹将孙强带走,包拯得知后大为恼火,立即率众前往阻拦,力求保住孙强性命。营中杨豹要求所有士兵不许再提军饷一事,否则以军法处置,包拯及时赶到并带回孙强。

  • 展昭将沈蝶带至驿馆暂歇,沈蝶苏醒后,虽对展昭已有好感,但因自己的不治之症而不让绿珠说出自己的身份,当即告辞而去且未留下姓名住处,展昭此时对沈蝶已有好感,却因沈蝶的病怅然若失。包拯为查明军饷之事再提问孙强,孙强信誓旦旦且宣称右卫营亦拖欠未发。包拯心知有假于是传马军指挥沈让问话。那沈让在六年前全军马术竞技中夺魁,包拯惜他是个将才向仁宗保举方得任官,经多年屡建战功升任现职。

  • 为显清白杨彪杨豹自请入狱静候包拯查明此案。包拯心知有异乃顺势将二人暂时押入牢中监管,再仔细核对饷册及升迁调补文书以查明真伪。沈蝶对展昭已生情愫却因患有先天不治之症随时可能丧命而不敢言情。绿珠深知沈蝶心意于是暗中牵线将沈蝶带至驿馆与展昭见面。展昭立即央请公孙策为沈蝶诊断期能将病治愈岂知公孙策却发现沈蝶非但无药可治而且已命在旦夕。

  • 沈蝶为求与展昭长相厮守竟大胆接受治疗。公孙策在为明日工作做准备,而包拯刚前去州衙再次审问杨氏兄弟。包拯把杨氏兄弟因涉及两起命案而被正式关押大牢,以静制动之策必有所获。李全则又去马军处将此情况告之沈让。公孙策为沈蝶施术前精心准备,务必保持驿馆内的肃静,所有人不得任意走动,更不得接近厢房,展昭则有门外守候,公孙策冒险施术进行的非常顺利

  • 沈让得知沈蝶的绝症已治好,非但同意二人交往而且对展昭的人品颇为满意,并在驿馆内与展昭以武会友,切磋武功,之后便前去拜见包拯,包拯为他和展昭之间能化解芥蒂十分欣慰,沈让因前日私自去大牢探视杨氏兄弟而特地向包拯请罪,包拯在了解实情后决定不予追究。临走时,沈让想一同将沈蝶带回家,却被公孙策因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尚不能移动而阻止,便同意让沈蝶继续留在驿馆。

  • 沈蝶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公孙策也建议经常出来走动。杨豹冲动之下以揭发沈让为要挟,沈让不为所动,二人因为唯恐遭到暗害连牢中饮食都不敢沾唇。李全生怕出事将此事禀告包拯,包拯则怀疑二人曾经受到威胁。武进要求在牢中结束他们的性命,却被沈让拒绝,声称无凭无证暂且安全,而马场的那些宝马却成为隐忧,要求武进另找处所安置它们。包拯得知后设下计谋令二人坦诚克扣军饷之罪,二人为求减轻罪刑终将沈让教唆杀人之事和盘托出。

  • 武进得知展昭的武功了的,故十分想与他比试。展昭因每日调查沈让的案子故想暂避沈蝶一段时间,包拯担心沈让心生疑虑,故让展昭勉为其难。展昭前去探望沈蝶,沈让借机打探案情无果。沈蝶担心包拯招见沈让是与案子有关,展昭请武进带他去马场看白龙,武进却提出要与展昭比试兵器,展昭无奈只好答应。针对军马汰换频繁一事,包拯则以勘查军务之名由公孙策前往马军军部查阅历年账册,沈让则全力配合。

  • 经公孙策查阅账册后,果然发现军马的确新购千匹而且买价明显偏高,倘若从中牟利则暴利可观,但因劣马或良驹各人认知不同,所以是否贱马贵报不得而知,而与马犯接头购买全由武进经手,包拯乃决定从武进身上着手,关于武进的背景也同时进行清查。原来武进曾是边关赫赫有名的马贼,后因被沈让拘捕,本该依法斩首,沈让惜其武功不忍杀之利用职务之便隐匿不报,武进感恩投靠直至今日,这也是他唯命是从的原因。

  • 包拯查出武进背景后假借协助调查之由将武进招至驿馆问话,并利用武进对沈让的愚忠逼得武进坦承身份,同时武进亦将杀害孙强傅立之罪一肩承担,包拯明知武进存心要为沈让脱罪却苦无实证,只得将武进押送至州衙大牢并令李全严加看守,禁止任何人探监。沈让得知武进被拘捕关押方知包拯已开始对自己下手,虽知包拯无凭无证却忍不住试探沈蝶是否肯位自己求情,得知沈蝶承诺后沈让颇觉欣慰。

  • 包拯则让王朝马汉备齐车马前往马场,待展昭回府后,确认账册无误后再去马场与包拯会合。武进本非展昭敌手此行意欲以死全忠,展昭无奈终将武进杀死。沈蝶求包拯不成,乃转而出城等候展昭。沈蝶苦苦哀求,希望能免沈让一死,展昭虽知因此可能失去沈蝶,但仍忍痛拒绝,并要沈蝶不要再为此事去求任何人。

  • 沈蝶决定带着沈让的灵位一同回老家住,回忆曾经与展昭的种种,再想到如今的结局竟如此的残忍,痛心万分,因展昭曾救她,所以不能恨他,但沈让的死却也让她无法再爱他,便发誓以后都不会再见展昭。途中沈蝶出现,展昭要求带沈蝶走,沈蝶表示永远也忘不了展昭没有求他之事,因此无法面对展昭,却依旧将白龙相赠,希望展昭日后不要忘了她,二人就此分离只余无限惆怅。

  • 青州山区有一座不为人知的金矿,矿场在官兵的监管之下,矿工们苦不堪言。原来此矿乃是违法盗采之矿,矿工大多都是无辜的百姓,被强行押上山。有些人竟然已经被关押在此三年之久,并且不允许出矿场半步。矿工们若是想逃跑,官兵们奉令格杀勿论。田青之父便是三年前勘出此矿的勘矿师,田青于外地返家时,得知其父上山失踪,同时自己也遭人趁夜蒙上双眼强押上山,已有半年之久。

  • 青州的京东路经略安抚使张冲得知包拯要来青州后,命属下等特别注意城中治安,他不希望包拯在青州期间发生任何刑案。包拯一行人经过数日颠簸终于到了青州,展昭先行微服至民间查访,包拯见过京东路安抚使张冲后直驱柴王爷府;老友重逢之后份外欣喜,婉儿也适时向柴王爷提出了要替柴玉治病之事,柴王爷感慨良多。原来柴玉平时性格温顺平和,行事却颇有主见。他所患的心痛之疾治疗了多年却毫无进展,如今他已对大夫毫不信任。

  • 展昭为了查清镇上居民关进大牢便无故失踪的事,决定夜探州衙。可当展昭潜入大牢后却发现大牢之中空无一名囚犯,通过威逼牢中衙役才知道,原来囚犯皆被官兵带走了。展昭回驿宫将这一情况禀告包拯,包拯分析极有可能是州衙与青州禁军之间相互勾结私采金矿,于是对张冲展开了调查。张冲表面上中规中矩,俨然是个尽忠职守两袖清风的清官,实则州衙捕头郭北与青州步军指挥范永会以州衙囚犯为矿工。

  • 范永侥幸应付包拯对虎贲营的抽检,矿场却发生坍塌意外,田青矿友老郝受伤,老李小白救助之余更期盼田青能早日带人将他们救出苦海。田青上山之时是被人蒙住双眼,逃离时却跌入山谷昏迷不醒被樵夫救出,清醒之时樵夫怕惹祸上身匆忙离去,因此田青不知矿场究竟在何处,青州城又被群山环绕更加难寻,在展昭陪同下只能仗着家传勘矿本领由山势岩石逐一查看。

  • 婉儿在为柴玉治病期间,双方情愫暗生,虽然两人之间并未挑明但柴王府的总管柴禄却已察觉到,并且暗自祝福。包拯命展昭在坊间寻找所有失踪矿工的家属,并安排日后指证。当然,这项任务就由茶馆的林旺和小宝义不容辞的接下。矿坑坍塌事件死伤严重,导致采矿进度大大地落后,张冲心急如焚,责令范永尽快复工,范永则不惜让矿场的矿工冒险抢修。

  • 展昭来到茶铺询问林旺找人证的进展,谁知林旺告诉他所有的家属都拒绝出面,大多是因为最近镇上衙役四处走动,很可能就是官府的人威胁他们。展昭愤怒不已,决定要一管到底。正在展昭与田青等人在苦苦寻找矿脉之时,终于在山中巧遇曾经救过田青性命的樵夫,经过樵夫指路,展昭终于查到矿场所在地,并偶遇小白,展昭嘱咐他设法取得官兵腰牌以为凭证。

  • 在包拯等人未采取行动之前,包拯命张龙赵虎留在驿馆之中待命,要特别注意不得让田青离开驿馆更不可让外人擅入,若是此刻田青的行踪泄露将对全案有极大的影响。可是就在包拯于次日展开行动之际田青却因对丁大婶的关怀之情不耐等待,躲过张龙赵虎的看管溜出驿馆。

  • 婉儿在知道整个案件之后非常惊讶,但同时也希望奉献自己的一丝力量,如果矿工可以被解救出来,她愿意为长期被禁锢的矿工们医疗诊治。次日包拯至州衙要求张冲同赴矿场,张冲早已准备妥当。包拯率领众人来到矿场,范永依照张冲的指示意图将罪行推到虎贲营指挥刘通身上,谓刘通等人拒捕被杀。

  • 包拯命众人妥善安抚矿工补偿抚恤。被释放的无辜矿工高兴返乡,老郝、老李、小白也与田青在茶馆聚会,田青见丁大婶心智已失不忍告知丁忠早已在矿场被害,假冒自己就是丁忠甘心侍奉。婉儿利用给柴玉治病之余亲自替矿工医治伤病,然而此时柴玉竟向柴王爷提出向婉儿提亲之意,柴王爷方知柴玉对婉儿用情已深,柴王爷犹在担心婉儿是否首肯,柴玉却信心十足认定她必会同意。

  • 婉儿则在羊皮背面发现了与柴玉所赠针盒上相同的柴家标记,包拯依此证据推论此案必与王爷府有关,以张冲等人的计划之周密,想必明白一旦案发,必定会要查黄金的藏处,放眼青州城何处不会去查、不敢去查,除了王府之外别无他。

  • 展昭于王府院中藉游览之名暗查动静,发现一处库房戒备森严连一般卫士皆不能接近,包拯闻之更加确信黄金藏在王府。包拯将柴玉提亲之事转告婉儿,婉儿矛盾挣扎却明言拒绝,婉儿心中之痛公孙虽然明白却又无可奈何。包拯次日再带展昭进入王府,一则回复王爷提亲之事再则由展昭再度确认王府各库房的情形已便夜探。当柴王爷得知婉儿拒绝亲事之后颇为遗憾,包拯也只能略示安慰,倒是柴玉似早以预见坦然接受。

  • 展昭终于在王府的库房内找到了堆积如山的金砖。包拯此时有金砖在手,为了不影起柴禄的怀疑,决定明日先以张冲到驿馆来当面听取处置为由,将他引到驿馆来。张冲来到驿馆,展昭突现,自然心中也已然有数了。包拯更是拿出当年的公文,让张冲大吃一惊,为求自保,他与展昭拼死一搏,终于还是当场伏法,死在展昭剑下。

  • 婉儿赶到王府后,想见柴玉最后一面,包拯实再不忍心,于是准他们两人话别。柴玉与婉儿纵有再多情意也不敌国法无情,两人相拥互许来生。柴玉被押回州衙后,在牢中遇到柴禄,柴禄自认没能保护柴玉而难过,柴玉则认为一切都是天意。在升堂之前包拯对柴玉先行询问。

  • 书生陈世美中举为新科状元,奉旨游京,风光无限。陈世美文采人品均获太后赏识,意欲招为乐平公主驸马,仁宗命八王爷前去做媒将之招为驸马,朝野同庆。公主与驸马成亲三月正欲去答谢八王爷大媒之际,公主身体有恙,陈世美一人前往,八王爷对世美的待人接物甚为满意,并要亲笔绘制一幅“百子千孙”图赠与二人,祝其早生贵子。白小双在山神庙遇到前来借宿的秦香莲带着春哥、冬妹一双儿女。

  • 包拯招来香莲问话,了解案情细情。包拯听罢香莲叙述了她在陈家的所有经历,陈父陈母为能让孙子有多一点粮食吃,两位老人竟然狠下心来选择了自尽这条路,包拯不禁动容,但因陈世美在高中状元以后,并没有向原籍通报喜讯,怀疑香莲口中的陈世美乃是同名同姓之人,驸马并非其夫婿。驸马府内,御医恭喜驸马公主已有孕在身。公主的一句话让陈世美回想起了香莲和子女。

  • 公孙先生考虑周全已将秦香莲今日所说纪录成案,日后若果真证实驸马就是秦香莲之夫,大人查办此案之时可以作为参考,并代香莲写好一份诉状。包拯决定明日亲往驸马府试探驸马反应,也可作为此案的参考。展昭请缨前往八王爷府暗中保护八王爷安全,以防刺客再次来袭。

  • 陈春被驸马府的总管太监魏明收买,陈春乍见陈世美一惊,但陈世美与魏明交换了一下眼神,面露坦言之色。陈春当场认定的确不是同一人,但包拯觉得其中必有蹊跷。驸马本应大感不快,但却欣然配合毫无异议。香莲亦从陈春口中得知驸马并非其夫婿陈世美,不禁失望之极。

  • 欧阳春担心小双情绪激动之下会对八王爷不利,与展昭火速赶完坟地,愿白小双与八王爷就此可以解开这个心结。八王爷在白翎的坟前终于知道了白小双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和白翎的死因。

  • 树林内,魏明带领韩琪杀了陈春灭口。白小双从八王爷的言辞中得知八王爷其实是深爱白翎的,当年也要娶白翎,心结终解。

  • 包拯向湘莲透露当今驸马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夫婿。包拯要求香莲做人证但如果证实是陈世美,要忍耐不动声色,秦香莲下定决心答应了包大人。包拯请求王丞相帮忙将陈世美邀来丞相府作客而包拯作陪,令秦香莲装扮成侍女前来奉茶,如此一来令二人相见,相爷应允。

  • 驸马回府后慌忙与魏明商量,原来他已认出王丞相府中上茶之人就是香莲——他结发的妻子。香莲独自跪在双亲牌位前道出心声,原来她确实已认出当今驸马正是她的夫婿陈世美,怎奈念及夫妻情份,心中不忍,只好将满腹的辛酸委曲借着泪水倾泄而出。

  • 正在生死关头之际,秦香莲逼问韩琪究竟是谁派来杀害他们,韩琪告知是魏明,但驸马也知道此事。香莲悲叹自己怎么嫁了那样一个杀妻灭子禽兽不如的陈世美,韩琪闻言义愤填膺但却左右为难,为了回报魏明的恩情,韩琪横刀自尽,死前却告知香莲回府后引包拯来此地,因为地下埋着两具尸骨,说完话韩琪横刀引颈竟然自尽在当场。秦香莲大惊将儿女紧紧抱在怀中。

  • 公主的即时来到,硬是将驸马救回了府中,包拯也并为上前阻止。回到府上,陈世美见事已至此,再难隐瞒公主,只好将自己所做之事全盘托出,公主泪流满面有如晴天霹雳,情绪几近崩溃。

  • 包拯升堂问案,魏明心中早有准备,用早已编造好的谎言沉着应对,一心只想救驸马脱罪。在魏明的供词里,事情是这样的:公主见驸马巡游心生爱慕,魏明为讨好公主去向陈世美提亲,却发现他早有妻儿,陈世美不为荣华富贵所动,义正辞严加以拒绝。

  • 太后宣香莲进宫,想用情感动香莲,让其撤销告诉,并称会由皇室给出一笔宠大的财务,让秦香莲母子能过上富裕的生活,抚养孩子长大成人。香莲表明自己要的只是公道,并非富裕的生活,太后大怒,秦香莲却默然不语。

  • 堂上,包拯请庐州府知府孙威、合肥白云寺的住持方丈元通大师一一与陈世美对质,陈世美见势如此,心知不妙。包拯又提出魏明来问话,魏明将罪行俱都认下,被包拯立铡堂下。陈世美吓的浑身颤抖动弹不得,至此竟然还是死不改口,不认妻子,不悔其罪。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