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三部 立即播放

1.6亿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刘家成

类型:古装剧/喜剧/宫廷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04

简介: “好女争锋”、“ 假作真来真亦假”、“ 江湖江湖”、“ 辨奸记”、“ 胭脂虹”。五个全新的故事,看纪晓岚、和珅、乾隆三人如何演绎一场场啼笑皆非的场景。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当天是小月姑娘出嫁日子,纪晓岚却在家中一副病容,不思茶饭,杏儿倒是看穿了老纪的心思,给他送粥时还不忘讥讽他的不舍之情。此时,和大人登门拜访,故意给老纪描述婚宴的排场如何风光热闹,小月姑娘又是怎么不舍。纪晓岚听后越发伤心,决定修养一段时日。一个月后,心情有所平复的老纪终于收到小月的来信,看过之后更是难受,正打算给小月回函,一黑衣人护着四人大轿来到了纪府。揭面一看,才知是乾隆。

  • 乾隆正和众臣闲聊,太监送来皇后青丝及太后懿旨,令其面色大变。退朝后,老纪心不在焉,和珅借机嘲讽。回到家中,老纪想回避陆姑娘一阵,但要杏儿帮他收拾东西。不巧撞见了陆姑娘,在她和杏儿的挽留下,老纪只好无奈的留下。

  • 乾隆摆脱了侍从和跟踪,来到纪府。看到和珅虽很意外,可马上想见到陆姑娘的他却不知如何开口。老纪请乾隆书房说话,乾隆立马要见人。借口陆姑娘已经睡下后,老纪拿出了关于陆姑娘的字据,并要乾隆签字。心急的乾隆顾不上其他,签了。和珅正想趁机走,刚一出门便撞上回府的陆姑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当天是小月姑娘出嫁日子,纪晓岚却在家中一副病容,不思茶饭,杏儿倒是看穿了老纪的心思,给他送粥时还不忘讥讽他的不舍之情。此时,和大人登门拜访,故意给老纪描述婚宴的排场如何风光热闹,小月姑娘又是怎么不舍。纪晓岚听后越发伤心,决定修养一段时日。一个月后,心情有所平复的老纪终于收到小月的来信,看过之后更是难受,正打算给小月回函,一黑衣人护着四人大轿来到了纪府。揭面一看,才知是乾隆。

  • 乾隆正和众臣闲聊,太监送来皇后青丝及太后懿旨,令其面色大变。退朝后,老纪心不在焉,和珅借机嘲讽。回到家中,老纪想回避陆姑娘一阵,但要杏儿帮他收拾东西。不巧撞见了陆姑娘,在她和杏儿的挽留下,老纪只好无奈的留下。

  • 乾隆摆脱了侍从和跟踪,来到纪府。看到和珅虽很意外,可马上想见到陆姑娘的他却不知如何开口。老纪请乾隆书房说话,乾隆立马要见人。借口陆姑娘已经睡下后,老纪拿出了关于陆姑娘的字据,并要乾隆签字。心急的乾隆顾不上其他,签了。和珅正想趁机走,刚一出门便撞上回府的陆姑娘。

  • 宫中,太后指责乾隆办事过于鲁莽,要其向皇后削发认错。乾隆虽心上不依,但还是为太后留下了一缕头发。甚为郁闷的乾隆独自一人在酒楼喝酒,先后碰见和珅与老纪,三人各有各的烦心事,却都是为了女人。聊着,三人兴致高涨,乾隆便让两人破译陆姑娘那关于身世的诗句。纪府上,陆姑娘又闹着要出门,已经做好饭菜的杏儿留也留不住,很是生气。陆姑娘没有理会,径直来到鸿宾客栈。

  • 常四在丫环凤儿的陪伴下,到戏园子里看戏。夜间,常四边走边唱,撞见陆姑娘。常四找她攀谈,陆姑娘却试图赶紧离开。分手之际,常四发现有人跟踪她,可正当她去追陆姑娘时却被一块砖打昏在地。在家中琢磨乾隆留下的诗句,无意中发现陆姑娘将写好的文字锁在一神秘小箱中,此时杏儿闯了进来,嘲讽他想看却没钥匙。老纪转而问杏儿诗句隐含之意,杏儿无意给出回答,认为明月楼有人要自杀,老纪深受启发。

  • 乾隆在宫中苦心破译陆姑娘的诗句,在和珅常贵那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命贵喜去找老纪。可谁也不知道受气出门的老纪去了哪,结果却在一个墙根找到了他。身心疲惫的老纪已顾不上君威,对乾隆交待的事淡而化之。乾隆很是失望,和珅还不忘煽风点火。老纪开始自嘲无能,不务正业,还吵着要上吊。众人不予理会。孰知老纪动起了真格,在大殿上悬梁,大伙忙将其救下。悬梁自尽被救的老纪终于醒来。

  • 悬梁自尽被救的老纪醒来后,称自己死到一半灵光一现,破解出诗句中有一个“润”字。乾隆很是激动,决心替陆姑娘查明冤情。

  • 常四还在纪府向和珅抱怨自己命苦,和珅无心理会。此时,圣上急宣,和珅和老纪立刻前往南书房。南书房中,乾隆大发雷霆,指责老纪有负重望。和珅借机数落老纪。乾隆决定将陆姑娘转寄和府,老纪欣然接旨。

  • 老纪得知陆姑娘被常四替换,与陆姑娘、杏儿二人速追赶。而轿中常四,知道自己将死,很是责怪昨夜无人信其言,忽而,数兵器刺进大轿,常四死于轿中。老纪等三人迟一步赶到,见遇刺情景,甚是悔恨。常四换轿不仅救了陆姑娘,也让和珅的性命不至于丢掉。但乾隆还是对此事很是愤怒,招众臣究责。和珅以丧失骨肉亲人为由博得圣上同情,并迁怒于老纪,遂将其押入官牢候审。

  • 乾隆前往官牢探望,老纪见乾隆前来,坦然承认罪责,并希望乾隆将其放出去。和珅在一旁作梗,不以为然,将其理由一一道来,并向乾隆担保三日之内破案,乾隆遂放之。此时,和珅正大怒于刑部大人和国舅,使二人甚是惊吓,并担保人他们也没有绑成,还在找,让和珅更是愤怒。国舅无奈只求皇后保之,皇后对此也无能为力,但言将尽全力保之。此时的陆香正与母亲在京郊一农家小院内念叨陆姑娘,得知城内抓人,更是担心。

  • 日后的某天上朝,众臣向皇上报他们被纪晓岚骗了钱。皇上过问,原来是纪晓岚以给皇上出诗集为名,要求众臣募捐,凡出资赞助的官吏都将挂名。谁知皇上并没有迁怒于老纪,反而让大臣哑口无言。

  • 阿桂向乾隆密报河间府勾结奸商一案将责任推至纪晓岚,言语中将纪晓岚约至半月楼。退朝后,纪晓岚赴约。乾隆将河间府一事交其办之,却并未告知详情。同时,河间府宫中的内应寄出数封信函通风报信,均被乾隆截下。只有和珅甚为狡猾,以图代言通知河间府及常妈好生防范。数日后,如风虎妹也到了河间府,正赶上当地的风俗节目,二人也入乡遂俗,挤进人群,戴上面具。河间府知府俞定中也被女儿铁心拉进人群戴上面具跳舞。

  • 常妈的到来,让街道顿时混乱起来,因为都戴着面具,如风拉错了人,带走了铁心,不料被殴打村民的官兵误打,逃出来后,铁心很是感激为救自己而受伤的如风,便以金钗作抵押找医替其疗伤。虎妹却和定中走到了一起,在常妈信誓旦旦的组织捐款支援灾民时,虎妹竟将骗得的三千多两银票捐了款,定中很是疑惑,两人揭面一看才知彼此并不认识。而以重金捐款的虎妹离开了定中,不想却被常妈的心腹老六跟踪,随之又将其甩掉。

  • 常妈买下如风和虎妹所住的客栈款待之,以盛宴试探虎妹格格身份,被如风识破。二人随即又来到粮仓,识河间府克扣赈灾粮破绽,也直为掩饰,备以重金贿赂二人,眼看银票就要到手,孰知常妈、定中在客栈从二人行李中并未找到证明格格身份之物,且找到铁心金钗,遂认定二人并非朝廷所派钦差。常妈派人于粮仓将二人逮之。铁心本只想找到救命恩人,孰知害其入狱,甚悔恨。

  • 铁心来到狱中探望救其脱身的如风,言语中被其侠义之心感动不已,遂决定将其救出。而当如风携虎妹出狱时,孰知俞定中早已等候在外。铁心只好谎称虎妹之身份实为暗访河间府的格格。俞定中岂能轻易信之。恰好此时纪晓岚身份已为和珅所证明,故决定让纪晓岚证明虎妹的格格身份。因铁心认定此纪晓岚是冒充的,故欣然答应了此时纪晓岚因其身份已被暴露,常妈遂将其领至风月场所,并将名妓明月介绍与他,试图以此迷惑纪晓岚。

  • 确定了纪晓岚及格格的身份后,整个河间府可谓忙得不可开交。为了摆平赈灾粮亏空一事,如风和虎妹从常妈那得了不少好处。孰知铁心早已看出两人为纪晓岚所逼,替其调查河间府及俞定中。铁心更试图拉拢如风,使其不要帮纪晓岚。此时只身一人的虎妹被多心的俞定中试探出她并非格格的身份,并威胁其带着骗来的银两马上离开。为证明其父的清白,铁心将如风领到书房,俞定中经手的文件全在于此,供其细心查阅。

  • 之前,陆姑娘与虎妹从阿谀奉承的也直口中得知明月发配边疆的父亲下落,然后派人将其接到河间府,让父女团圆,明月甚为感激,决定将常妈勾结朝廷官员详情告知于纪晓岚。孰知,当纪晓岚赶到,明月已遭杀害,正是悲愤之时,定中带兵闯入,诬陷明月为纪晓岚所杀,将其关押。而此时常妈从老六当掉的金烟杆得知乾隆已到河间府,并将关在牢中的和珅放出。和珅得知河间府最后事态后,要常妈将如风抓起来,用他引出和乾隆一起的虎妹,擒之。

  • 和珅又来到狱中,探望纪晓岚,将常妈与俞定中所为及将此事查办后的严重性告之,希望他合作,不再查办此事,并将所有罪状推到如风虎妹二人身上,纪晓岚宁死不屈,一定要公堂上见。

  • 乾隆不知为何心绪不宁,独自留宿于妃子宫中,夜间忽闻房顶有人行走,甚为受惊。翌日上朝,众官员很是小心,闭口不谈昨夜之事。孰知乾隆以说梦为由,暗指有人欲篡权坐上皇位,遂以游戏为名,让官员众臣自告奋勇坐上皇位,谈各自感受。此举吓坏众臣,孰敢冒死坐上皇位。乾隆只好以两两猜拳定夺。和申与纪晓岚分成一组,开始猜拳。和珅甚为紧张,开始试图说服纪晓岚故意输掉,然后又耍阴招以确保自己不被推上皇位。

  • 在文武百官及皇上面前风光一时的纪晓岚回到家中,很是后悔,认为此事极有可能招来发配之苦,便收拾行装,以待圣上定罪。孰知主动请罪的纪晓岚不但没有受罚,反倒从乾隆手上骗来赦免的字据。幸灾乐祸的和珅眼看纪晓岚无事心里很不平衡,也让乾隆为其立下赦免的字据。

  • 得知袁洪已死,和珅甚为高兴,来到书房,却见受伤的袁洪俨然还活着,惶恐不已。作为和府的门子,袁洪接触过与和珅接触过的不少官员,并以记录这些官员姓名及所办之事的本子威胁于和珅,让其无奈至极。翌日和珅佯装重病未上朝,乾隆却将红莲一事的怒气全发在纪晓岚身上,令老纪很气愤。下朝之后,来到和府,见过和珅,发现其果然得病,遂指出一药方让其服用,先前和珅将信将疑,不按方抓药,最后还是在刘全问过大夫之后,方才放心。

  • 纪、和二人等待斩首时辰到来。乾隆却正与众臣商讨国事,故意避而不谈纪、和二人问斩之事,心中却很是后悔。但金口玉言岂能言而无信。只好期盼在朝文武百官替此二人求情,方可免死。可纪、和二人平日一忠一奸,在朝中得罪不少人,所有的官员都巴不得把他们除掉,所以根本没有人愿意为其求情。乾隆也很无奈,只好迟迟不退朝等待有人开口。

  • 和珅摆摊摆不过老纪,只好使坏招,用诲淫诲盗 片子招揽顾客。收摊后,二人同来到坤书场。散场后,红莲与弹弦子骆师傅一道走,纪晓岚跟之,却被发现。翌日,纪、和二人又来到坤书场,却见流氓闹事,和珅遂躲之。而纪晓岚却上前让红莲免受侵犯,不想竟遭人打伤。第二日,红莲再次失踪。宫中的乾隆却派纪、和二人出宫办事,上朝心不在焉,只好自个儿出宫游玩。

  • 陆姑娘打跑了书场闹事的流氓,借机问红莲发生何事,红莲仍闭口不谈。翌日乾隆卖艺时,又收到一叠扇,内有诗文,叫来纪晓岚破解,得知是扇主向其表达的相思之情。乾隆遂收摊离去。纪、和偷偷随之。乾隆又来到天雨轩。进屋之后,乾隆与岳金枝又是饮酒作诗,弹琴起舞。和珅让刘全将袁洪送走,得知此事,袁洪大为光火,还遭刘全唾骂。袁洪遂称半月之内和珅必将把他请回时一定要让刘全下跪求之方可。

  • 被放走的红莲见到纪晓岚一直在书场等候,很是感动,也差点将事情的全部告知于他。为了确保安全,纪晓岚将红莲带到了府上,就此住下。

  • 皇太后寿辰将到。当日,乾隆邀和珅,纪晓岚等众臣观赏各地进献的贡品。众官员无不品头论足,唯独纪晓岚一人没有按时赴约。原来他正与小月姑娘在郊外捉蚂蚱。小月甚为不解,于是问纪先生捉蚂蚱用来干嘛?纪晓岚暗笑不语。内奏事处收到山西按察使郭俊立上的折子,却发现折里夹有密折,慌乱之下连忙奏明皇上,皇上展开来看,赫然是一份血书,声泪哭诉山东菏泽蝗灾之惨,百姓民不聊生。

  • 乾隆早知和珅心思逃脱山东之行,遂命纪晓岚用轿子来到和府门前,将其抬至山东。孰知和珅又收买寺庙的和尚,伪称佛祖托梦叫他念经为太后增寿,坚决不肯下山。此时的皇太后也觉得和珅此举实属无理取闹,于是亲口答应将为自己办寿辰的银子拿去赈灾,和珅此时方才不得不听从皇太后令与纪晓岚一同踏上前去山东的途中。于是,纪晓岚与和珅在斗嘴中开始了他们的山东之行。

  • 正在此时,赈灾款已被拨到菏泽,和珅、德祥正对此款项虎视耽耽,可纪晓岚考虑到的却是怎样将这些银两如实的用以救济受灾难民,便决定留守于菏泽,直到款项落实。纪晓岚还以人保,让民众极为放心,暂时平息了民心。可此举对于赈灾款怀有歹心的和珅、德祥二人而言,纪晓岚着实成了他们的眼中钉。

  • 纪晓岚中计受冤,回京途中,和珅仍不忘让下人刘全收买马夫伺机整整纪晓岚,将其颠下马车,不料拉自己所坐车的马受惊,反被摔得更惨,但和珅仍不罢休,继而又开始在陆姑娘面前夸大其词,让她对纪晓岚也渐渐起了疑心,好在纪晓岚能言善辩,以理说服陆姑娘,消除了她对自己的偏见,陆姑娘也方才渐渐意识到此事根本与纪晓岚无关,嘴上仍然怪罪于他。

  • 纪晓岚向和珅学如何为人处事已过三日,先后去过风月场所,茶楼,和戏园,回来面圣前,和珅再三嘱咐纪晓岚出言谨慎,在乾隆面前要做到谦逊且褒扬和珅,纪晓岚允之。乾隆迫不及待的询问其三日所学,纪晓岚口头上像是夸赞和珅为人,可实际上,言语间无不在攻击和珅小人之为,乾隆进而又悟出纪晓岚所言影射和珅结党营私的勾当,可乾隆并未因此责怪于和珅,反倒谴责纪晓岚一言一行都甚不讨君心,纪晓岚很是无奈。

  • 纪晓岚受贿赂使陆姑娘很是失望,而和珅却是嫉妒不已,还谴责于丁办事不利,实际上确是眼红而自己却未捞到好处,在与纪晓岚交谈中,时刻不忘嘲讽其所为,纪晓岚至此反倒不以为然,还是很感激和珅替其牵线,声称自己将涉足此事,希望他不要再干涉,和珅更是懊恼不已,随后就将此事告知于乾隆。乾隆大怒,谴责纪晓岚书写包含表彰字句的对联偏袒贪官,从中获取贿赂。

  • 虽不知乾隆对此事知晓几分,但君言已出,定要将德祥斩首,抄家,已让二人很是头疼,面对两难的境地,和珅义无反顾的选择以证据不足敷衍圣上,而纪晓岚却不知该如何选择,当陆姑娘以为纪晓岚与和珅蛇鼠一窝,很是绝望,毅然决定离开他,此举反倒刺激纪晓岚不得不又开始认真审核德祥账目,让德祥开始有点捉摸不透他了,倒是陆姑娘因为纪晓岚改变主意,虽仍不是很信任他,但还是决定回到了他的身边。

  • 纪晓岚将德祥与花剑盟一并关入寄存牢以待发怒,可乾隆此时却不见踪影,为避免夜长梦多,纪晓岚到处寻找,慌乱之中,来到和府,闯入房中却不见和珅身影,代之以他的竟是刘全,纪晓岚顿感不妙,此时和珅正好回府,称刚从关押德祥的大牢中来,已将和珅赃款查封的纪晓岚胸有成竹的与其对峙,和珅不但没有恐慌,反倒异常的平静。甚至移刚刚见过皇上,这点更让纪晓岚心里没了底,但又不肯承认和珅还有翻身的可能。

  • 某日,玩兴未尽的乾隆来到琉璃一带寻找古玩,无意中遇到了头上别着精美玉簪的赛红花,又随之来到她的胭脂小店。二人将准备的物品呈于乾隆面前。乾隆虽然对和珅奉上的古画很是喜欢,并立即下旨将案件交于他审理,可对于纪晓岚奉上的鹌鹑蛋石子却倍感新鲜,立马又让其与和珅一并审理此案。乾隆早已看中了店中的瓷奁和水仙盆,便以买胭脂为由取悦于赛花红,再谈起买其古玩之事。

  • 乾隆召见和珅与纪晓岚,并未告知二人胭脂店中有其中意之古玩。只是派遣二人在五天之内将此胭脂店调查清楚。为了能够在汉宫冯海告满官恒文一案中得到重用,纪、和二人奋力完成此事。赛花红见其一脸富态,向其大力推荐店内胭脂,还亲自将胭脂涂沫于他的脸上,而根本没有理会他所关心的问题。和珅没有获得任何信息却被涂得满脸胭脂,恰好被走进店内的陆姑娘与杏儿撞见。

  • 回到府上,告知于恒文,很是担心乾隆的立场,并以防意外,决定给赛花红下毒。孰知赛花红早已识破,未被陷害,还让和珅喝下了迷魂酒,并告其乾隆只是看上了她家的古玩而已。和珅昏沉沉的离开了胭脂店。醒后的和珅,在路上拦下正前往胭脂店的纪晓岚说话,表示自己不再调查胭脂店之事,也不再与之抢功。

  • 和珅与老纪两人同时追求赛花红,两人争风吃醋。纪晓岚在胭脂店外吟诗作对,而和珅更是大摆盛宴款待,二人争风吃醋,赛花红很是高兴。陆姑娘和杏儿两人依依不舍从冯海处回到府上,纪晓岚也醉着从胭脂店回来了。陆姑娘翻读着这份用血书写的文字,哭成了泪人。并告知酒醒后的老纪今日见到了狱中的冯海,声称将赴德州以伸张正义。此时的和珅却还在胭脂店,派人伪装抢劫,为救赛花红假装受伤博得同情,赖在店内留宿。

  • 乾隆心事重重,因为宫里在传他看上了卖胭脂的女老板的事,众妃子也跑到太后那去诉苦,太后很生气。答应为她们做主。陆姑娘与杏儿被关在了冯海旁边的监牢里,虽然二位姑娘还对老纪耿耿于怀,但在冯海面前谈的却都是德州之案。这也正是和珅最为担心的,便立刻前往宫中求见乾隆。当听到和珅说纪晓岚将陆姑娘关进大牢时,立刻质问纪晓岚,随后到大牢探监。孰知牢内一片欢声笑语,陆姑娘更是跳舞助兴。

  • 赛花红分别见过乾隆、纪晓岚、和珅三人,并分别和他们约好同一时间在胭脂店见。三人均以为赛只约了自己,故颇为重视,都精心准备。夜里子时,三人来到胭脂店,才发现彼此都在,甚为失望,但也都无意离去。屋内摆好三张桌子、备好三副文房,要三人在各自的白纸上写下最愿对赛花红讲的话,孰若真的打动赛花红的心就将得到胭脂店中的汝窑珍器。三人也暗自达成协议,孰知得到汝窑珍器,就将决定德州一案的判定。

  • 乾隆未得到赛花红的汝窑,遂与和珅前来纪府找事,并以先前老纪上贡的天然鹌鹑蛋石子为由头,要将其押走。陆姑娘将汝窑取出献于乾隆,还将和珅写给赛花红的真言示众,并以为由逼和珅出资替赛花红盖胭指铺。乾隆恩准,和珅无奈接旨。数日后,赛花红胭脂铺开张,乾隆、纪、和等人齐来贺,场面甚为喜庆。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