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在垦丁天气晴 电视剧 热度 685

地区:台湾地区

更新时间:VIP看全集

类型:青春 / 喜剧 / 言情 / 偶像

导演: 钮承泽

简介: 汉文、亮亮和阿佐是在垦丁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汉文和亮亮迷上了网路纯爱作家「雨不停」,并以「天气晴」为昵称和雨在部落格上交流,没谈过恋爱的汉文甚至爱上了「雨不停」,幻想「雨不停」如她的故事一般纯情清澈。...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0/共2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网络上以大胆的细节描写讲述一段有夫之妇和女青年痴恋的小说家「雨不停」,居然对一个署名「天气晴」的读者回信了。嫉妒的读者们开始猜测天气晴的身份…陶艺家、诗人、摄影师。其实「天气晴」只是一个住在垦丁,爱冲浪傻里傻气的大男孩汉文所为,胸无点墨的汉文为了吸引「雨不停」的注意,拜托在垦丁公园担任解说员的女孩亮亮为他操刀。笔名雨不停的丁晓纬,现实生活里,真的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建章,纠结混乱的感情,让她的写作中断了,把计划发行她小说的出版社急得跳脚。为雨不停画插画的男孩阿南,屡被出版社退稿,领不到钱。加上自己的公司被客户跳票,又被合伙的女友哥哥揍了一顿,阿南因此决定到垦丁,找一个欠他钱的朋友讨回周转资金。

  • 汉文的表哥阿冬,在垦丁经营水上摩托车。这天碰到不给钱的奥客,汉文和阿东跟对方起了冲突。前往劝架的警察阿佐因此受了伤。与阿佐一起长大的亮亮,看到在路边徘徊的阿南,误以为是打伤阿佐的流氓,上前把阿南打了一顿。为了弥补自己的冒失,亮亮为阿南介绍住处。当她发现阿南是绘画高手时,立刻拜托阿南为垦丁公园画海报。阿南前往寻找欠他钱的朋友,发现他还欠了垦丁许多居民的钱,且逃之夭夭后,还把问题转嫁到阿南身上。众人正准备给阿南一番教训时幸好阿南女友早一步抵达,双方沟通后误会冰释。为情所困的晓纬,在网络上告诉天气晴,她将前往垦丁。汉文和亮亮因此展开一场跟踪计划。可惜阴错阳差,两人不但没接到雨不停,白忙一阵,亮亮还误喝下了药的饮料而昏倒。

  • 上次不给钱的奥客在海滩上碰到汉文,双方又大打出手。幸好阿南及时赶到丈义相助,汉文与阿南因此结为好友。当阿南也能念出雨不停的小说内容时,没接到雨不停的汉文和亮亮,怀疑阿南可能就是雨不停。而其实真正的雨不停丁晓纬根本就没到垦丁,她为了让自己定下心来把小说的最终章完成,要求与男友建章共进晚餐。正在办离婚手续的建章,虽然同意赴约,但看到晓玮对自己如此依赖,还对其幼龄女儿妞妞刻意讨好,不由得开始担忧他们两人轻松的情人关系即将变质。阿南在亮亮的热情邀约下参加了亮亮的垦丁公园导览,然而当阿南在公园内看到一对母子的温馨画面后,想起自己的童年经历,心情大受波及,没有跟亮亮说话便仓促离开,不清楚情况的亮亮一头雾水。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网络上以大胆的细节描写讲述一段有夫之妇和女青年痴恋的小说家「雨不停」,居然对一个署名「天气晴」的读者回信了。嫉妒的读者们开始猜测天气晴的身份…陶艺家、诗人、摄影师。其实「天气晴」只是一个住在垦丁,爱冲浪傻里傻气的大男孩汉文所为,胸无点墨的汉文为了吸引「雨不停」的注意,拜托在垦丁公园担任解说员的女孩亮亮为他操刀。笔名雨不停的丁晓纬,现实生活里,真的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建章,纠结混乱的感情,让她的写作中断了,把计划发行她小说的出版社急得跳脚。为雨不停画插画的男孩阿南,屡被出版社退稿,领不到钱。加上自己的公司被客户跳票,又被合伙的女友哥哥揍了一顿,阿南因此决定到垦丁,找一个欠他钱的朋友讨回周转资金。

  • 汉文的表哥阿冬,在垦丁经营水上摩托车。这天碰到不给钱的奥客,汉文和阿东跟对方起了冲突。前往劝架的警察阿佐因此受了伤。与阿佐一起长大的亮亮,看到在路边徘徊的阿南,误以为是打伤阿佐的流氓,上前把阿南打了一顿。为了弥补自己的冒失,亮亮为阿南介绍住处。当她发现阿南是绘画高手时,立刻拜托阿南为垦丁公园画海报。阿南前往寻找欠他钱的朋友,发现他还欠了垦丁许多居民的钱,且逃之夭夭后,还把问题转嫁到阿南身上。众人正准备给阿南一番教训时幸好阿南女友早一步抵达,双方沟通后误会冰释。为情所困的晓纬,在网络上告诉天气晴,她将前往垦丁。汉文和亮亮因此展开一场跟踪计划。可惜阴错阳差,两人不但没接到雨不停,白忙一阵,亮亮还误喝下了药的饮料而昏倒。

  • 上次不给钱的奥客在海滩上碰到汉文,双方又大打出手。幸好阿南及时赶到丈义相助,汉文与阿南因此结为好友。当阿南也能念出雨不停的小说内容时,没接到雨不停的汉文和亮亮,怀疑阿南可能就是雨不停。而其实真正的雨不停丁晓纬根本就没到垦丁,她为了让自己定下心来把小说的最终章完成,要求与男友建章共进晚餐。正在办离婚手续的建章,虽然同意赴约,但看到晓玮对自己如此依赖,还对其幼龄女儿妞妞刻意讨好,不由得开始担忧他们两人轻松的情人关系即将变质。阿南在亮亮的热情邀约下参加了亮亮的垦丁公园导览,然而当阿南在公园内看到一对母子的温馨画面后,想起自己的童年经历,心情大受波及,没有跟亮亮说话便仓促离开,不清楚情况的亮亮一头雾水。

  • 雨不停的完结篇终于赶出来了,编辑和读者们都十分感动。晓玮到建章家拿回遗忘许久的手机,却在建章家里赫然发现说要出国一阵子的男友,竟然与另外一名陌生女子在家享受云雨之乐。大受刺激的晓玮从那之后一蹶不振,把自己关在家里跟外界断绝联系,郁郁寡欢甚至割腕自杀。亮亮去接阿佐出院的时候,阿佐原本想跟亮亮告白,但亮亮却抢先一步,清楚地跟阿佐说只想跟他当好朋友,希望以后阿佐不要再来接她上下班了,失恋的阿佐大受打击。阿南原本答应了亮亮第二天会再次参加垦丁导览,然而他却在前女友的催促下没有提前告知亮亮便回了台北,让亮亮大失所望。而原本打算离开的阿南,却又因垦丁的蓝天碧海而决定留了下来,还跟汉文约定要一起开个冲浪店。

  • 亮亮知道阿南要与汉文合开冲浪店后,想起阿南上次的不告而别,对阿南捉摸不定的心思大起反感,超阿南发脾气,不愿意支持汉文与他一起合开冲浪店的计划,怕天真单纯的汉文被城府颇深的阿南伤害。受到建章背叛的晓玮,放火烧了建章家的花园,建章大发雷霆,但出版社老板希望健章不要告发晓纬,以免断送晓纬前途,也避免给他们之间的感情惹来八卦消息,健章同意了。出版社也决定替雨不停举办新书签名会,但出版社老板却在晓纬伤心哭泣的时候趁机亲吻晓纬想占她便宜,晓纬一气之下再度失联,没有出席新书见面会。而另一方面汉文、亮亮正兴奋的准备一起去台北参加签名会,想一睹雨不停的真容,恰好阿南也想回台北拿回工作室的余款,为垦丁冲浪店的筹备投资做准备。

  • 汉文、亮亮、阿南一起来到台北,然而雨不停却并未出现在签书会现场。亮亮相打电话告知阿南这个情况,却听到电话传来阿南的前女友小雁,他说阿南是不会回垦丁开店的。联络不到阿南,汉文只能安慰亮亮阿南不是这样得人,然后二人悻悻然回垦丁。汉文回到家后,收到了父亲的最后通牒,告诉汉文若他不回高雄接家里的铁工厂,也不考大学,那就拿走他现有的财产去开店,以后出事也别回家找麻烦。失望的汉文决定振作起来,继续处理冲浪店的事,没想到这个时候阿南出现了,他并非有意不回来只是恰好有事走不开。汉文在书店寻找雨不停的书,并热情推销怂恿客人买雨不停的书。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却说那书是垃圾,汉文很生气,他不知道这个女子正是他做梦都想见到的雨不停。

  • 汉文帮表哥阿冬接洽来借水上摩托车的客人,结果一看是两个外国人和一个漂亮的女子,竟然就是书店说雨不停的书是垃圾的女子,而她正是晓纬,作家雨不停本人。晓纬傲慢的态度让汉文很不爽,同时又深深吸引着汉文,两人也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巧合一直相遇,晓纬甚至和两个老外住在汉文家隔壁的民宿。阿南接下了亮亮推荐他为垦管处画海报的工作,为了还钱给汉文。亮亮带阿南去海边了解海报要传达的内容,谈话中亮亮得知阿南无心谈恋爱,他每次谈恋爱总是会让身边的人手上,亮亮显得有点失望。阿佐看到亮亮跟阿南走的近,怀疑亮亮喜欢阿南,嫉妒心作祟,逼着亮亮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阿佐情急之下抱住亮亮,而这一幕被阿南看见了,阿南以为他们二人关系非同一般,因为尴尬转身就跑。

  • 忧郁症发作的晓玮,赤脚从家里出来,在垦丁街上寻找药店买药,却不慎被玻璃刺伤脚底,情急之下她走进一家人的庭院,想要点药来擦。当她走进庭院看到里面的男性软鞋、雪茄、车子,都跟天气晴所描述的是一样的时,吓得逃开了。汉文被晓纬强烈吸引,绕着她团团转,但总是摸不透晓纬在想什么,汉文开始郁郁寡欢。阿南、汉文发现阿公让他们开冲浪店的土地,十年前就已签给楚大哥。两人担心,因此来到楚大哥举办的聚会了解状况。包子楼的楚大哥在聚会上发下豪语,要结合生态开发垦丁综合观光园区。晓纬打扮得很漂亮跟着大家前往聚会,很快成为聚会焦点的她看到楚大哥时,相信楚大哥就是天气晴,而楚大哥对晓纬也明显很感兴趣,两人因此多了几分暧昧。

  • 亮亮做了许久的功课,带两名老外在垦丁做导览。老外对垦丁公园的管理不周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批评台湾,并对亮亮的破英语语带讥讽。亮亮难过,却硬挺着。晓纬想上留言版留言给天气晴说自己会暂时离开,没想到自己的随身计算机当机,只好跟汉文借,却意外发现汉文或亮亮好像就是天气晴。晓纬因此假借请大家吃饭的名义,想揭露此事。没想到席间亮亮和两名老外都因中午吃坏肚子,被送急诊室。晓纬不甘心计划失败,因此在雨不停的留言版上,约天气晴第二天下午见面。汉文着急,想找亮亮帮忙,但亮亮因照顾老外一整夜疲累不堪而没法回应。最后汉文只好拜托包子楼的安科哥,穿上楚大哥的衣服、开楚大哥的车,到雨不停约定的地点,自己则躲在一旁偷看。但是晓纬看到安科哥,就知道那不是天气晴,愤而离开,因此汉文赶到时,根本没见到任何人。

  • 晓纬发现出版社要书迷们帮忙找雨不停,担心自己行踪泄漏,因此要汉文帮忙搬家,并告诉汉文,自己是出版社的编辑,此行是来找天气晴的,逼汉文告诉她天气晴是谁,情急中,汉文推说是阿南。阿南发现两名老外竟然是绿色和平组织的人,而且还写文章批评垦丁。阿南心痛亮亮的努力,痛扁两名老外。此时阿佐也来了,以警察的身份要众人说清楚状况,才发现阿南对亮亮的真心呵护。一团乱之后,汉文老实告诉晓纬,自己才是天气晴,文字是亮亮写的,他以读者的身份,倾诉心中对雨不停的欣赏与爱慕。晓纬用冷漠的响应遮掩心中的感动,然而在临去前,她还是流着泪告诉汉文,自己就是雨不停。她觉得自己被汉文害惨了。 晓纬和老外决定回台北了,难过的汉文做什么事都没劲。但到了晚上,沮丧而孤单的汉文,默默的吃着晚餐时,没想到晓玮竟然出现了。

  • 晓纬和老外决定回台北了。难过的汉文做什么事都没劲,而亮亮知道晓玮的感受后,也只能在网络留言版上跟晓纬说对不起。晚上,沮丧而孤单的汉文,默默的吃着晚餐,没想到晓玮竟然出现了。阿南和汉文的店终于开张,生意很好,但是却发现常来帮忙的小鬼会偷钱。汉文想原谅小鬼,但是阿南不接受,他有点受不了汉文因为谈恋爱,开店不是很专心的态度。亮亮想选镇民代表,但因为资格问题被拒绝。阿佐试图安慰亮亮,因此把她的政见当传单到处发放,让亮亮很感动。上次亮亮招待的两名老外,把批评垦丁公园的文章登在网络上了。亮亮告知组长自己惹的麻烦,没想到组长却认为这是个转机,想借机推动垦丁公园要亮亮到国外取经。舍不得亮亮离开的阿南,终于忍不住跟亮亮坦承自己喜欢她。虽然知道阿南不能给他承诺,但是亮亮接受了。晓纬和大家成了好朋友,也和楚大哥坦然面对前几晚的错误。

  • 晓纬不顾出版社的最后通牒,决定在垦丁的民宿给小说重写结局,汉文整天配合晓纬的生活起居,把冲浪店摆第二,让阿南心里很不是滋味。晓纬的书写的并不顺利,加上有房地产广告商希望利用雨不停的名气推建案,并结合房中介大户健章的名字,这让晓纬想起许多不愉快的事。为了要安眠药和抗忧郁症药,也因为楚大哥有一种能让她安定的特质,晓纬常往楚大哥家跑。而阿南为了工作证的事,麻烦楚大哥帮忙,在去楚大哥家里时正好撞见睡醒的晓纬从楚大哥家出来,阿南非常惊讶。亮亮的组长因为老外把文章刊登出来,并因为对方提议将垦丁公园除名的事被上头骂的很惨。阿佐知道后,认为阿南对此事也有责任,因此故意找阿南的茬。亮亮回来当晚,阿佐和阿南为了爱情,大打出手。

  • 阿佐终于接受了亮亮喜欢阿南的事实,自知已经败下阵来,于是伤心绝望地申请调往雪霸公园。汉文发现晓纬真的经常去找楚大哥,新生醋意的汉文在教冲浪时因无法专心而落水,还撞到有毒的珊瑚礁,小腿伤口流血感染而独自在家休息,甚至昏睡了一整天。在楚大哥家吃了安眠药睡了一觉的晓纬,梦到汉文一直在楚大哥家门口等他,醒来感到非常不安的晓纬决定去看汉文,才发现汉文浑身发烫昏睡在家有生命危险。晓纬赶紧将汉文送去医院,晓纬废寝忘餐的照顾汉文,让汉文万分感动,两人终于确认了双方对彼此的感情,晓纬被勇敢真诚的汉文所打动,从原来的抑郁阴影走出来。两人开始了一段简单而快乐的日子,但出版社却在此时,决定对晓纬想重写结局事提出告诉。

  • 晓纬回台北处理自己写的小说和出版社违约的事情,汉文因担心晓纬的情况,但又苦于不懂法律,花光自己积蓄请教事务所分析,并且假冒律师帮晓纬出面与出版社谈判,却只是越帮越忙。阿南与楚大哥忙着垦丁度假村新规划案的事,同事楚大哥还一边关心着前妻与女儿的事情。亮亮提出水上摩托车BOT的案子,得到了上级的同意,但却遭到居民与许多当地业者的抗议。阿佐知道事情发展到最后一定会有所不妥,希望亮亮撤案,亮亮却觉得一向支持自己的朋友竟然一直质疑自己,心中难过。但是当她看到民众的抗议会议中,群众激动沸腾的模样,她吓了一跳。她冲出办公室,没想到遇到群众爆发流血冲突,一村民手拿匕首不顾一切朝亮亮冲上来,阿佐为了保护亮亮,腰部被人刺了一刀。

  • 阿佐为保护亮亮受了重伤,医生说小刀刺进了脾脏,阿佐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亮亮难过愧疚得失了神,一个人在医院不吃不睡照顾阿佐几天几夜,阿南怎么劝与安慰她都没用。亮亮对阿南说,阿佐要是没度过这关,她的人生也就在那一刻结束了。她哽咽地问阿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个方案是不是真的错了?她说,自己对阿佐这么残忍,为什么阿佐要帮她挡这一刀?为什么阿佐要对她这么好?连续好几个为什么,阿南明白亮亮知道那答案。他默默陪在亮亮身旁,因为他知道不一直照顾到阿佐清醒的话,亮亮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汉文表哥因参加集体抗议被收押,汉文去看他,表哥头也没抬,一个大男人坐在角落像失了魂。楚大哥帮忙出保释金将汉文表哥从派出所中保了出来。

  • 忙于投资计划的楚大哥,在人前从不显露情绪。他总是笑着看似从容地解决问题、处理困难。而事实上,楚大哥十分想念自己的女儿,内心渴望开发案成功落地,可以接前妻和女儿从美国回来与自己攻读天伦。但是前妻态度强硬的拒绝让楚大哥很伤心。某天,汉文兴致勃勃去找楚大哥,却透过半掩的房门,撞见楚大哥抽搐哭泣的背影。汉文和晓纬提起这件事,晓纬笑斥汉文一定看错,汉文半信半疑也没继续追问,但敏感的晓纬却开始注意楚大哥的一举一动。汉文却因为晓纬对楚大哥的关心,又起了些许醋意,幸好后来他听懂了晓纬是担心他受这么多家庭托付,责任重大,才释怀的笑了,反而回头安抚晓纬。阿佐请调一事被上级驳回,但他却没想到,亮亮却辞去了肯定公园解说员的工作要去台北。他跑来找亮亮,亮亮苦笑说,自己不想待在垦丁了。阿佐问她问什么,亮亮难过不语。

  • 晓纬发现楚大哥的投资计划出了问题,去找楚大哥详谈,想要帮助楚大哥走出困境消除焦虑。但是面对财团的强硬,乡民的热情,巨大的责任感和愧疚感夹杂在一起让两人都深感无能为力。两人彻夜聊天之后第二天,楚大哥突然失踪了。汉文在派出所看到了监视器里楚大哥凌晨独自出海的画面,他立刻找表哥借了船出海去找楚大哥。找不到楚大哥的汉文,回来发现晓纬也离开了,只留下一张支票和一封信,说是给汉文处理投资计划的事,并恳求汉文不要去找她。阿南用相机拍下了垦丁的各种美好的风景,美妙的事物,吧照片一张张贴满亮亮的房间,他的用心让亮亮终于敞开心房,接受阿南的关心。她告诉阿南,自己真是没用,碰到事情只会逃避。阿南被亮亮的单纯和真诚而打动,跟亮亮许下和她交往的承诺。

  • 跟楚大哥约好签约的乡民找不到楚大哥,汉文和阿南因此再次出海找楚大哥,差点因为汽油用完而回不来。乡民开始耳语着投资计划出了问题,纷纷要求解约。阿南希望汉文拿出晓纬的支票来应付火烧眉毛的情况,汉文不肯,与阿南起了口角。阿南不肯给汉文看楚大哥的遗书,汉文认为大家都不愿跟他说清楚真相,都害怕伤害他,只想保护他,连晓纬也是这样,让他很受伤。但是经过亮亮的劝慰,汉文决定勇敢面对,他把晓纬的支票拿出来,让大家请律师,一起研究和财团谈判的方向,积极的跟大家一起处理投资计划的事情。但是阿南心中有他的顾虑,因为财团老板章中拙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努力了这么多年就是想得到父亲的肯定。这需要他战胜自己的心里屏障,面对困扰自己多年的心结。

  • 投资计划背后的财团住进了垦丁的大饭店,大老板的车子被汉文表哥等村民拦阻骚扰,阿南远远看到了座车豪华的父亲还有保全相护,心生酸楚。开会的时候,村民们明显屈居下风,内心挣扎不已的阿南,终于挺身而出。他撇开双方的争议焦点,整体分析了金主的新案子将造成杀鸡取卵的问题,也剥削了台湾的竞争力…大老板一语不发,言简意赅的指示“今天暂时讨论到这里”后即率领大家离开。奇迹似的,第二天中午金主团队退房前,对方律师通知阿南,标地物暂时封闭不动,由汉文这边提出股金释还的办法,也可重新提出其他合作的想法。大老板离开时,村民挥手相送,他坐在车里没有泄露出半点心绪,只是看到了站在人后的阿南,开启窗户轻轻的跟阿南挥挥手,父子遥望了几秒。

  • 投资计划暂告一段落,乡民们可以自由选择继续投资或者退股。章中拙惊讶于阿南在懂事会议上的优秀表现,想送阿南到新加坡接受培训并进入全球金控工作。阿南到台北见父亲,临走的时候父子深情相拥,这是第一次阿南感受到父亲的拥抱。阿南在离开台北前决定去找晓纬,发现晓玮在疗养院精神科调养,陪伴她的,是刘健章和他的女儿妞妞。健章决定娶晓纬为妻,为自己的女儿找一个真心疼爱她的母亲。但是晓纬拒绝了,因为阿南的话提醒了她,让她终于想通自己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不是医院的疗养,不是物质生活的富足,而是那个阳光大男孩。阿南回到垦丁,告诉大家,他决定留在垦丁开民宿,大家开心的又叫又跳。而最开心的莫过于汉文,因为他终于可以和自己最喜欢的晓纬一起待在垦丁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