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海鸥飞处彩云飞

968.7万播放

地区:台湾

导演:刘立立

类型:言情剧/家庭剧/剧情

年份:

简介: 杨羽裳是一个从小被宠坏,爱恶作剧的富家女。她扮演各种全然不同的角色捉弄俞慕槐的感情。这次,她选错了游戏的对象,她不能自制的爱上了慕槐,却因不断的误会与猜测,使他们陷入痛苦的爱恨矛盾之中。而鸥世澈的出...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俞慕槐在海滩救起一名跳海轻生的女子海鸥,海鸥醒后告诉慕槐自己可能误杀了丈夫才动起轻生的念头。慕槐得知情况后,陪同海鸥回家看个究竟,海鸥却在途中逃走了。对此事念念不忘的慕槐在歌厅遇到外貌酷似“海鸥”的歌女叶馨,慕槐与这歌女谈了没多久后她又借机离开。一个月后,慕槐又遇到另一个与“海鸥”酷似的女子,而这次她的身份却是自己妹妹慕枫的同学杨羽裳。

  • 慕槐到杨家找羽裳,为自己当天的行为而道歉,并邀她一起郊游。到了海滩后,慕槐向羽裳提起了他与海鸥第一次相识的情景,更表达出自己对其错认是出于对海鸥的爱慕及思念之情引致。羽裳得识后感到不悦,最后两人因而不欢而散。羽裳父母为了女儿的病感到非常伤心,在不能治愈的情况下只好任由羽裳开心放纵地过日子。追求羽裳多时的欧世澈向其求婚,感动的羽裳回家后,因未能得到慕愧的联系而难掩伤心心情。

  • 世澈对羽裳身患绝症毫不介意,终以诚意打动羽裳父母答应他和羽裳的婚事。羽裳终等到慕槐来电,精心打扮赴约,而慕槐却表明与她交往并非认真,羽裳因慕槐玩弄感情,回家后大发脾气而受伤。雅筠请求慕槐安抚她的女儿羽裳,孰料慕槐拿出调查所得的资料,证明之前他所遇到的女子海鸥和叶馨实为羽裳所扮,真正欺骗他人感情的是羽裳。慕槐和羽裳吵得不可开交,羽裳气称已答应世澈的求婚,令慕槐愤而离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俞慕槐在海滩救起一名跳海轻生的女子海鸥,海鸥醒后告诉慕槐自己可能误杀了丈夫才动起轻生的念头。慕槐得知情况后,陪同海鸥回家看个究竟,海鸥却在途中逃走了。对此事念念不忘的慕槐在歌厅遇到外貌酷似“海鸥”的歌女叶馨,慕槐与这歌女谈了没多久后她又借机离开。一个月后,慕槐又遇到另一个与“海鸥”酷似的女子,而这次她的身份却是自己妹妹慕枫的同学杨羽裳。

  • 慕槐到杨家找羽裳,为自己当天的行为而道歉,并邀她一起郊游。到了海滩后,慕槐向羽裳提起了他与海鸥第一次相识的情景,更表达出自己对其错认是出于对海鸥的爱慕及思念之情引致。羽裳得识后感到不悦,最后两人因而不欢而散。羽裳父母为了女儿的病感到非常伤心,在不能治愈的情况下只好任由羽裳开心放纵地过日子。追求羽裳多时的欧世澈向其求婚,感动的羽裳回家后,因未能得到慕愧的联系而难掩伤心心情。

  • 世澈对羽裳身患绝症毫不介意,终以诚意打动羽裳父母答应他和羽裳的婚事。羽裳终等到慕槐来电,精心打扮赴约,而慕槐却表明与她交往并非认真,羽裳因慕槐玩弄感情,回家后大发脾气而受伤。雅筠请求慕槐安抚她的女儿羽裳,孰料慕槐拿出调查所得的资料,证明之前他所遇到的女子海鸥和叶馨实为羽裳所扮,真正欺骗他人感情的是羽裳。慕槐和羽裳吵得不可开交,羽裳气称已答应世澈的求婚,令慕槐愤而离去。

  • 成功劝服跳楼轻生者的慕槐,不满实习记者周翠薇拍下他英勇救人的照片,但翠薇的精彩辩驳,让慕槐笑逐颜开。慕槐与羽裳虽真心相爱,但表面却互相斗气。羽裳的贴身随从阿保深知羽裳深爱慕槐,欲将慕槐强行带回杨家。因害怕伤及羽裳所爱的人,阿保故意隐藏身手,挨了慕槐一顿痛打,羽裳得知后怒斥慕槐,由于过分激动而晕倒送院。

  • 世澈察觉到慕槐对他的威胁性,为了阻止慕槐与羽裳交往,竟把慕槐撞下山崖,幸好建章与翠薇及时将慕槐救起。慕槐回想起冲撞自己的车子,怀疑是世澈所为。羽裳去找慕槐表白,慕槐想起因羽裳而招致车祸,气愤地表示不想再与之见面。羽裳突然决定与世澈尽快结婚,母亲雅筠深知羽裳钟情于慕槐,遂找慕槐说明羽裳身患血癌,让羽裳凭借他的爱勇敢生存下去,但是曾受羽裳欺骗的慕槐对此却半信半疑。

  • 慕槐悔恨自己怀疑雅筠说话的真实性,让羽裳赌气答应与世澈结婚,俞家众人从而得知羽裳患有绝症。慕槐不顾父亲振寰的反对,终找到特意避开他的羽裳,并向其表白,两人共度一段愉快的时光。羽裳提出与慕槐结婚,世澈在羽裳父母面前取消婚约,但私底下对羽裳表示绝不放弃她,并有意向羽裳提起慕槐的同事翠薇。世澈到舞女荔红家过夜,世浩发现世澈经常彻夜不归,兄弟俩因此争吵起来。

  • 羽裳偷偷跟踪慕槐和翠薇上班,发现翠薇是个健康开朗的女孩,觉得很自卑,但为了能与慕槐在一起,激起了羽裳强烈的求生欲望。羽裳得知雅筠把自己的病情告诉慕槐,误会慕槐怜悯她才与她结婚。振寰要求杨家取消慕槐与羽裳的婚约,羽裳断然答应。懵然不知的慕槐在婚姻公证处苦侯羽裳。谁料此时,世澈又再向羽裳提出结婚,更对其称此次的婚讯好让慕槐死心。

  • 世浩发现世澈瞒着羽裳与荔红交往,便要求荔红与世澈将这关系结束。荔红为表明爱意,竟割腕自杀。这一举动令世浩感到非常震惊。羽裳与世澈结婚当天,慕槐独自借酒浇愁。欧洲蜜月归来后,世澈把羽裳带到豪宅居住,羽裳心疼父亲承斌为自己支付旅行和购买豪宅的费用。世澈答应羽裳让阿保到新居继续照顾羽裳。

  • 阿保搬到新居后,世澈以各种理由迫使阿保住进破烂的仓库。另外,世澈更对弄脏名贵地毯的小狗作出惩罚。看在眼里的羽裳深知如今的世澈已经“变质”。慕槐趁着世澈去了与荔红幽会时,偷偷地在楼下看着独守空房的羽裳。世澈天亮回家后,被羽裳闻到自己衬衣中的另一种香水味。慕槐按捺不住致电羽裳,没想到两人的通话竟被工人偷听后转告世澈。

  • 荔红为了见自己的情敌羽裳一面,假扮推销员,以世澈的名义送香水给羽裳。羽裳发现香水的味道与沾在世澈衬衣上的一样,怀疑世澈与荔红有不寻常的关系。世澈接受了承斌给他的五百万存款和轿车,羽裳觉得世澈存心骗取承斌的钱财,感到非常失望。一直意志消沉的慕槐,被翠薇痛骂后终于醒觉,决定振作起来。慕槐到世浩家中玩乐,世澈带着羽裳来到,并说出慕槐与羽裳暗中联络的事,警告慕槐别奢望从他手中抢走羽裳。

  • 世澈成功游说承斌出资给他开公司,承斌又开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羽裳深知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将准备好给慕槐的遗书交由阿保保管。世澈得知此事后,竟拿其小狗毒死泄愤,迫使羽裳交出信件。世澈将信交荔红保管,以便留作日后证明羽裳通奸的证据。荔红被羽裳的信所感动,出于同情,荔红私下把信的复印件交到慕槐手中。

  • 羽裳要求离婚,世澈却表明要用他和羽裳的一纸婚书,换取杨家所有的财产。羽裳的父母质问世澈为何遗书的原件会在荔红手中,世澈狡辩遗书的来源,羽裳的父母信以为真,让羽裳更加感到孤立无援。慕槐不相信世澈的辩解,但羽裳父母只想羽裳平静度过余生,劝慕槐别再惹起事端。荔红因出卖世澈而遭其毒打,世浩将荔红送进医院。即使被世澈打得浑身是伤,荔红对世澈仍然死心塌地,世浩对荔红的痴情感到无奈。

  • 因为慕槐与羽裳的私奔,世澈带着羽裳父母到俞家讨说法,却被慕枫揭发世澈搞婚外情。慕槐带着羽裳与阿保在小渔村隐居,并在渔市场打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艰苦而快乐。慕槐再次提起羽裳扮演不同角色骗人的往事,羽裳澄清她从未扮演过歌女叶馨。羽裳父母把巨额支票给世澈,要他成全慕槐和羽裳,世澈竟当面把支票撕毁,誓要查出慕槐和羽裳的下落。

  • 世澈去到小渔村,叫来一帮打手对付慕槐与阿保,并强行把羽裳带走。重伤的慕槐致电羽裳父母,要他们赶紧从世澈手中救回羽裳。看到受伤的羽裳,羽裳父母方知世澈如此狠心对待爱女,终于认清世澈的丑恶面目,但世澈态度强硬,不肯离婚,并以羽裳与慕槐通奸作要挟,羽裳只好绝望地向世澈下跪认错。世澈在世浩面前任意摆布羽裳,以此炫耀夺回羽裳的胜利,世浩不堪忍睹,与世澈闹翻。

  • 慕槐的一席话让世澈突然感众叛亲离,也知道了自己对羽裳造成的无比伤害。为了讨好杨家众人,世澈真心地让阿保留在豪宅照顾羽裳,可惜已得不到各人的信任。建章与翠薇查出世澈婚外情的证据,慕槐恳求荔红做证人,让羽裳可以跟世澈离婚。羽裳已被世澈吓得精神恍惚,口中念念不忘的只有慕槐,世澈这时才承认对羽裳动了真情。失落的世澈来到荔红家,却被承斌雇人拍下他与荔红亲热的照片,作为通奸的有力证据。

  • 受伤的世澈向世浩求助,却被慕枫痛骂,世浩也为世澈的所为而感到不耻。慕槐找羽裳时遇到了世澈驾车回家,愤怒的世澈见到慕槐就猛踩油门向其撞去,羽裳在阳台看到,为救慕槐心切竟失足从楼上摔了下来。羽裳因失血过多而离世,使得羽裳父母伤心欲绝,慕槐更是无法接受这事实,大病一场。

  • 世澈虽在羽裳临终前向其道歉,但仍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荔红让世澈搬到自己家中,希望用自己的爱抚平世澈的伤痛。慕槐来到海滩,怀念第一次跟羽裳相识的情景。一年过去,慕槐仍沉溺于失去羽裳的痛苦中。某天,慕槐重遇跟羽裳长得一模一样的歌女叶馨,叶馨出于对陌生男人的防备,否认与慕槐曾见过面,匆忙离去。

  • 慕槐跑遍各处酒吧找寻叶馨,得知其真名为唐小眉。慕槐把羽裳的照片给小眉看,认为与小眉相遇是命中注定,小眉对此却不以为然。小眉回家后看见嗜酒如命的父亲文谦发酒疯,感慨文谦多年来一直无法承受丧妻之痛,过着半醉半醒的人生,让小眉十分心痛;幸好自己女儿仙仙乖巧懂事,才让小眉得以安慰。慕槐带阿保去见小眉时,阿保竟以为羽裳复活,激动地抓住小眉不放。

  • 慕槐到唐家找小眉,看见文谦潦倒地向孙女仙仙拿酒钱。慕槐特意为上次阿保的冒犯向小眉道歉时,却见小眉的前夫茂雄硬闯唐家伸手要钱,慕槐掏出钱替小眉解围。从慕槐口中得知小眉情况的羽裳父母,亲自去了唐家一趟。仙仙被发酒疯的文谦吓坏,幸得到慕槐的照顾,小眉对慕槐不胜感激,与慕槐成为真正的朋友,并向慕槐诉说起自己在社会艰苦打滚的生涯,慕槐终于相信小眉跟羽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 小眉、慕槐跟羽裳父母见面,雅筠向小眉表示最近探访过文谦,并说出隐藏多年的秘密。当年雅筠被诊断不能再生育后,碰巧在同一医院内,文谦之妻生下小眉和羽裳这对双胞胎后难产而死。文谦难忍丧妻之痛,终日借酒浇愁,承斌和雅筠恳求文谦把身体较虚弱的羽裳给他们抚养。小眉听罢十分震惊,体会到承斌和雅筠对妹妹羽裳的疼爱,请雅筠收她为干女儿,让她代替羽裳报答承斌和雅筠。

  • 慕槐公开介绍小眉给众好友认识,世浩生怕世澈见到小眉后会让悲剧重演,催促世澈赶快与荔红结婚,却引起了世澈的怀疑。茂雄在承斌、雅筠到唐家时跑来搞破坏,承斌为免小眉难堪,拿钱给茂雄打发走。小眉心里总是觉得亏欠了承斌,慕槐开解小眉时情不自禁地将她当作羽裳,小眉感到不悦离开。世澈到杨家遇见小眉,以为众人一直隐瞒羽裳还在世的真相,向世浩问个究竟时,兄弟俩竟争执起来,世浩错手把世澈打伤。

  • 小眉再次为众人把她当作羽裳而与慕槐争吵,慕槐更要小眉提防世澈,让小眉非常反感。文谦戒酒时酒瘾发作,误伤仙仙,幸被阿保制止将其送院。文谦责怪自己戒酒意志不坚定,小眉觉得戒酒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对文谦很大的支持。世澈以翠薇来要挟建章,迫使建章说出小眉的来历及下落。世澈把小眉与仙仙掳走,将她们软禁起来。慕槐求助于荔红,荔红也还是找不到世澈。

  • 慕槐为小眉失踪之事与振寰争吵,振寰认为慕槐爱上小眉,慕槐气结。小眉让仙仙说服世澈让她们外出,既而逃走。不料,仙仙觉得世澈对她照顾有加,不愿离开。小眉因逃跑时误伤世澈,对世澈深感抱歉。文谦以为小眉失踪是因为小眉放弃他,于是私自出院喝成大醉。仙仙突发高烧,小眉哀求世澈把仙仙送院。仙仙得到诊治后,世澈竟亲自把小眉母女送回唐家,并表示对小眉并无恶意。

  • 慕槐担心小眉母女在软禁期间会受到世澈的骚扰,小眉反倒对世澈改观,认为世澈是正人君子,而慕槐只是一直把她当成羽裳的影子,两人闹翻。众人听得小眉对世澈的看法后,都感到非常惊讶。小眉决定不受杨家的恩惠,自食其力,通过世澈的介绍做回了歌厅驻唱。阿保自作主张送酒给的文谦,让文谦能为慕槐说些好话,小眉以为阿保受慕槐的指使,让戒酒的文谦又沾上酒瘾,对慕槐感到非常不满,但还是对阿保坦言自己对慕槐已生情愫。

  • 慕槐向小眉表达爱意,并表示不再左右她的意愿,两人和好。荔红在小眉演唱途中闹事,告知小眉能在歌厅驻唱,是因为该歌厅实为世澈所经营,世澈气愤地想教训荔红时被小眉阻止。世澈为了专心与小眉交往,与荔红一刀两断,搬回世浩家中居住。荔红向小眉道歉,小眉意外发现荔红怀有身孕。荔红早料到世澈会离开他,为把世澈的一点血脉留下,要小眉帮忙隐瞒世澈。

  • 小眉辞去歌厅的工作,世澈叫打手带走文谦,在唐家强行对小眉动手,刚好茂雄来到把世澈赶走,并把文谦救回来。慕槐得知此事后大为紧张,担心世澈为了得到小眉而不择手段。小眉接收慕槐的建议,为了文谦的健康着想,把文谦送往治疗所戒酒,并搬到杨家居住。承斌夫妇对小眉的到来感到欣喜,更安排小眉在画廊工作。世澈再找小眉,发现唐家人去留空,便到俞家大吵大闹,继而到杨家生事。

  • 因为世澈到杨家闹事而令仙仙受伤,仙仙不但没有责怪世澈,反倒指世澈是好人,让一直被众人孤立的世澈非常感动。慕槐向小眉求婚,小眉以不确定慕槐爱的是自己还是羽裳为由而拒绝。荔红到世浩家找世澈挽回感情,遭拒后失望离去。慕槐去找茂雄,发现茂雄与海棠相好。慕槐打算出资给茂雄买车,让他成为出租车司机。世澈擅自接仙仙放学,从其口中套取得小眉和文谦的近况。

  • 世澈对小眉进行了一系列的强烈追求,而且对正在戒酒的文谦嘘寒问暖,这让慕槐十分反感。小眉对世澈表明不可能与其交往,并透露荔红已怀有世澈的骨肉。世澈逼问荔红,荔红否认腹中胎儿是世澈的,世澈听罢放下支票让荔红自己打算以后的生活。茂雄开着出租车接仙仙放学,小眉追问车子来源,茂雄说出是慕槐的主意,小眉对于慕槐把茂雄导入正途表示非常感激。

  • 文谦戒酒成功,众人正在杨家为其庆祝时,世澈不请自来。世澈甚得文谦欢心,文谦当众宣布允许世澈与小眉交往,杨家众人均感讶异。世澈向小眉求婚,小眉觉得世澈没有安全感而拒绝。誓要让小眉对自己改观的世澈,竟遣散跟随他多年的一帮打手,决心做回正当行业,打手们怀恨离去。荔红恳求世澈能重修旧好,更向世澈坦白自己怀的就是其骨肉,世澈已不再相信,奋力把荔红甩开。文谦迫不及待找工作自力更生,但处处碰壁,对众人大发牢骚。

  • 小眉答应与慕槐结婚,并计划好婚后的一切,好让文谦接受慕槐。荔红对世澈日夜思念,导致精神错乱,世浩把此事转告世澈,且透露小眉将与慕槐结婚,让世澈重新接受荔红。荔红来到小眉的画廊寻找世澈,被世澈的话语刺激得几近崩溃。小眉举办的画展开幕,荔红到展会现场拿刀欲刺世澈却误伤慕槐。慕槐劝服荔红抛开与世澈的过去,重新振作。

  • 世澈为荔红在展会的事而到杨家道歉,小眉当面宣布与慕槐的婚事,让世澈十分难堪。仙仙不接受小眉与慕槐结婚,以为茂雄踏入正途就能与小眉复合,慕槐设法开解仙仙。世浩的搬走,小眉等人间的互助友爱,荔红与自己划清界线,令世澈感到众叛亲离,也因此意识到自己彻底的失败了。

  • 仙仙不知所踪,阿保认出是世澈的打手绑走仙仙,慕槐认定是世澈所为却遭世澈否认。世澈怀疑是自己已遣散的打手对自己进行报复,遂设法查找仙仙的下落。慕槐独自一人前往交赎金时也被一同绑架,小眉恳求世澈帮忙,但世澈开出的条件是与小眉结婚。世澈连同阿保、茂雄一起营救慕槐和仙仙,茂雄与绑匪搏斗时不幸中枪身亡。

  • 海棠失去了唯一可依靠的茂雄,悲痛万分。慕槐与承斌对世澈在绑架事件中的帮忙表示感谢,世澈却不以为然。小眉隐瞒与世澈的婚约,以茂雄刚过世为由,推迟与慕槐的婚期。文谦重新沾上酒瘾,小眉不再勉强文谦戒酒,让其随心所欲度晚年。正当仙仙不反对小眉与慕槐结婚时,慕槐觉得小眉总对自己逃避,小眉碍于世澈的逼迫,与慕槐闹分手。

  • 荔红顺利生下儿子扬扬,世澈暗喜。荔红始终不承认扬扬是世澈之子,世澈怀恨在心,在众人为扬扬的满月庆祝时,来到荔红家扫兴。世澈当场让小眉在他和慕槐两人中作出选择,小眉无奈跟世澈离开,慕槐此时发觉小眉早已与世澈暗中交往,误会小眉已变心。荔红从旁开解慕槐,认为小眉受到了世澈的制约。世澈表示除了死亡之外,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爱小眉,小眉这才明白到世澈对她的爱是如此强烈。

  • 慕槐等待小眉回家至深夜,世澈送小眉回家时向众人炫耀,小眉将是自己的未婚妻。慕槐认定小眉移情别恋,决心与小眉分手。为报答茂雄的救命之恩,慕槐收留了孤身一人的海棠做佣人,此事也得到慕槐父母的赞同。小眉看到羽裳当年写给慕槐的遗书后,觉得不能重蹈羽裳的覆辙。小眉向世澈要求解除婚约,但换来了世澈的恐吓。

  • 小眉害怕世澈对自己身边的人进行报复,提醒各人要提高警觉。慕槐得知在自己被绑架时,小眉用自己的终生幸福来换取自己的性命,于是找世澈理论,但世澈依然冥顽不灵。慕槐提议与小眉尽快完婚让世澈死心,小眉却担心世澈会因此对慕槐不利。世澈在街上装作巧遇已在俞家打工的海棠。慕槐在晚上喝得酩酊大醉,错把扶他的海棠当作羽裳和小眉,翌日,海棠哭泣着说与慕槐发生了关系。

  • 海棠对于在慕槐的酒中放迷药一事感后悔,世澈谎称这全是为了海棠日后能有慕槐作为依靠,命令海棠继续实行他的计划。小眉得知海棠在俞家居住,慕槐害怕被小眉发现他与海棠的关系,不自觉地对海棠大发脾气。建章等人提议一起结婚旅行,得到小眉的答应,慕槐于是匆忙回家收拾衣物,结果被海棠误以为慕槐为了避开她而出走,情急之下告知慕槐已怀上他的孩子,慕槐决意把孩子打掉,海棠慌忙一头撞向柜子。

  • 由于海棠受伤,慕槐找借口推辞旅行结婚之事,众人感到失望。海棠又为自己编造怀孕的谎言而内疚,世澈对海棠作出恐吓,不可对慕槐说出真相,且以海棠的爷爷做人质,威胁海棠将怀孕之事告知慕槐父母及小眉。振寰要求慕槐对海棠负责,与海棠成婚;小眉认为慕槐欺骗了她的感情,当面对海棠表示与慕槐从此一刀两断。

  • 小眉赌气,决定与世澈立刻完婚。众人对慕槐与海棠之事感到不耻,荔红却看穿海棠所做的一切全是世澈玩的把戏,海棠终于承认是她编造了谎言,以此让慕槐与小眉分开,对慕槐深表歉意。慕槐等人赶到教堂阻止小眉与世澈的婚礼,小眉难掩对慕槐的挂念,跟慕槐走出了教堂。慕槐与小眉、世浩与慕枫、建章与翠薇,三对恋人在阿保的见证下完婚。

  • 慕槐带着小眉、慕枫带着世浩回到俞家,振寰夫妇对一双儿女得已完婚感到欣慰。得到荔红的关照,海棠打算搬出俞家,协助荔红照看生意。失意落魄的世澈众叛亲离,为自己所做的坏事感到悔恨。世澈本想到杨家衷心祝福小眉与慕槐,阿保误会世澈不怀好意,用剪刀刺中了世澈的腹部。医院内,从昏迷中醒来的世澈向荔红诚心表示悔过。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