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人间正道是沧桑 电视剧

1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国语

简介: 1925年,杨立仁行刺北洋政府要员的计划因弟弟杨立青的顽皮而失败,生来性格相冲的兄弟俩先后背井离乡前往广州找寻各自的前途。立青在姐姐立华和共产党员瞿恩、瞿霞兄妹的帮助下,考入黄埔军校。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50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25年,湖南醴陵。北洋军阀指派的三省巡阅使即将抵达醴陵巡视,警卫队大肆抓捕革命党人。周世农自称广州革命党的代表,到醴陵拜访教书先生杨立仁,试图说服他利用其父杨廷鹤与巡阅使的故交之情伺机行刺,立仁应允。

  • 在梅姨的照顾下,立华化险为夷,被接回家继续休息调养。巡阅使抵达醴陵,城里警卫森严,杨廷鹤准备赴宴。立青带魏大保回家玩耍,为了显摆,翻出了左轮手枪炫耀。嬉闹中枪响走火,乱飞的子弹打伤了前来杨家做客的林家小姐的脖子,也惊动了城内警备队。立仁听闻枪声,大呼不妙,狠扇了立青一记耳光,抱起林家小姐匆匆去医院抢救。警备队不顾杨廷鹤解释,将立青和枪带走。

  • 瞿恩让妹妹瞿霞突击辅导立青,以应对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在接受辅导的日子里,立青与瞿恩一家特别是瞿霞熟络起来。立青暂时住在立华的公寓,代立华收下一封粤军酒宴请柬,于是穿着董建昌的军服前去混吃混喝。在酒宴上,立青看见了校长秘书楚材身边的立仁,得知立仁已成为黄埔军校校务部参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25年,湖南醴陵。北洋军阀指派的三省巡阅使即将抵达醴陵巡视,警卫队大肆抓捕革命党人。周世农自称广州革命党的代表,到醴陵拜访教书先生杨立仁,试图说服他利用其父杨廷鹤与巡阅使的故交之情伺机行刺,立仁应允。

  • 在梅姨的照顾下,立华化险为夷,被接回家继续休息调养。巡阅使抵达醴陵,城里警卫森严,杨廷鹤准备赴宴。立青带魏大保回家玩耍,为了显摆,翻出了左轮手枪炫耀。嬉闹中枪响走火,乱飞的子弹打伤了前来杨家做客的林家小姐的脖子,也惊动了城内警备队。立仁听闻枪声,大呼不妙,狠扇了立青一记耳光,抱起林家小姐匆匆去医院抢救。警备队不顾杨廷鹤解释,将立青和枪带走。

  • 瞿恩让妹妹瞿霞突击辅导立青,以应对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在接受辅导的日子里,立青与瞿恩一家特别是瞿霞熟络起来。立青暂时住在立华的公寓,代立华收下一封粤军酒宴请柬,于是穿着董建昌的军服前去混吃混喝。在酒宴上,立青看见了校长秘书楚材身边的立仁,得知立仁已成为黄埔军校校务部参谋。

  • 立青被分在了黄埔第三期六班,再度见到了谢雨时,并认识了背景各不相同的班长范希亮,同学吴融、穆震方、汤慕禹等人。在训练中,区队长为了给六班学员一个下马威,毫无缘由地处罚了立青。范希亮开导立青,告诉他当了兵就得学会服从命令和忍受不公。在实弹打靶训练中,范希亮带领立青等人快速、高效地完成了射击动作,再度遭致了区队长的不满。

  • 三期六班奉命去火车站搬运军服,立仁、立华、立青三兄妹首次在他乡偶然有了相聚的机会。立青并不想让同学看出他与立仁和立华的关系,而立仁与立华之间也是官话多过家语。立仁找机会与立青面谈,以示兄长的关心,立青依然记恨立仁,冷淡应付。立华先后与董建昌和瞿恩见了面,她想远离现实老道的董建昌,心中更依恋理想激情的瞿恩。瞿恩在送立华回家途中被人跟踪监视。

  • 楚材指示立仁邀请瞿恩参与调查“廖案”,步步紧逼地要求共产党人尽快拿出调查结果。瞿恩感觉事关重大,顶住压力,审慎地对待案情细节。他找到立华询问,从立华提供的旁证分析廖案背后的阴谋复杂浩大,牵涉到更多的政治派别。三期六班奉命接管中央党部的警卫工作,立青站岗时碰见了立华,三期六班的同学也得知了他们的姐弟关系。

  • 立青领着三期六班一干人等到瞿恩家做客,以和瞿霞讨论教材的名义留下蹭饭,瞿母热情地招待年轻人。瞿恩则与三期六班的学员们热烈地探讨起革命理念。广州国民政府发布《告东征军将士宣言》,董建昌到三期六班亲自点将立青、范希亮、谢雨时三人到他率领的第四军随队东征。即将奔赴前线的立仁本想和立青告别,却在码头遇见同样待命出发的立青等人。

  • 立青与老范配合,割断了敌军炸点的导火索,协助大部队顺利攻下淡水镇。范希亮、立青、谢雨时三人会合后又随军攻至北江前线,成功拿下了敌人据点,再立大功。立华在中央党部看见痛苦的瞿霞,得知瞿恩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已随伤员专列被送回广州。

  • 立仁为斗殴事件气愤不已,楚材则告诉他这是分清政治派别的重要手段,目的是找出哪些学员是共产党员。班务会上,吴融等人在自省讨论中避重就轻,穆震方批评大家的态度有问题。而后,立青在讨论中的一番发言有情有理,让穆震方眼前一亮,想发展其加入中国共产党,但立青因看不上穆震方而拒绝了。

  • 立青变卖了梅姨送给他的手镯,为立华买了许多带去莫斯科的物品,立华语重心长地要求立青承诺不再去找董建昌,也不要再去瞿恩家,立青不明就里。瞿恩为立华没和他商量就做了留苏决定而伤心,他想不通为何立华不能抛开政治观点的分歧而单纯地与之交往,认为立华是在执意逃避。临行前,瞿恩去码头送别立华,将祖传的翡翠耳坠放在立华手心,立华默默地将它戴在了耳上。

  • 时局扭转,瞿恩等共产党人被解除了关押。立青曾受命去放人,但他自觉人格上过不去而未予执行。瞿恩此时感觉到,不能放任无助的立青随波逐流,要求瞿霞找立青好好谈一谈。穆震方在随共产党员去封闭学习前,将自己心爱的物件一件件地分给了同班同学,包括死对头汤慕禹,但是唯独不理睬立青,这让立青心中更加难受。范希亮开导立青,让他忘记政治派别,做战场上的真英雄。

  • 毕业典礼上,军官生一一接受任命,立青未能如愿被分到共产党领导的第四军叶挺独立团,而是去了国民党的党员第二师。在毕业聚餐上,立青感慨发言,怀念已经提前离校的穆震方。范希亮在酒桌上给众人制定了班规:钢刀归钢刀,同窗归同窗!瞿霞因为立青的分配在最后时刻发生变化而闷闷不乐,瞿恩则认为要对立青抱有希望,同时透露,党组织已安排他们一家前往上海负责敌后的工人武装运动,不日动身。

  • 立仁告诉父亲,他到上海来只是做生意,想通过父亲联络孙系军阀的旧相识,言谈中得知,瞿霞已来过杨家。瞿恩、瞿霞兄妹在上海乔装成夫妻从事着地下工作。立仁在家里安装了电话,频繁与洋人、江浙财阀等各派系人士联络,梅姨为此忐忑不安。杨廷鹤认定立仁心中只有自己,对他的举动虽看不惯但也未加干涉。

  • 立仁正忙着接见上海的富商显贵,商议着如何接手上海政权。瞿霞以工人慰宣队的身份前往营部探望立青。再度相见,依旧少不了往日的嬉笑打闹,洋溢着积累已久的情愫,可此时两人确已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相互都感受到一丝无法言明的距离。瞿霞送给了立青一个貌似他模样的北伐军布娃娃。

  • “四一二”事变爆发,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立青也接到了上级命令参加清党行动。行动中,他亲历枪杀共产党人的残忍一幕,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立青仿佛看见了瞿霞也倒在血泊之中,精神上遭受巨大的刺激。瞿恩躲避着严密的搜捕,他敲开了杨廷鹤家的门,说明了自己和立华的朋友关系。杨廷鹤猜出了瞿恩的共产党员身份,但仍然顶着风险收留他住下。第二天,梅姨发现瞿恩生重病了。

  • 立仁回家找立青,无意中发现了瞿恩,他感受到杨廷鹤对他持有戒心。立仁请父亲将瞿恩交给自己,信誓旦旦地承诺保证瞿恩的安全,杨廷鹤相信。瞿恩要求立仁将他送上开往武汉的船,立仁应允。立青潜回杨家,被杨廷鹤发现,父子俩分别多年后的首次相见以大吵拉开序幕。立青埋怨父亲轻易相信立仁,杨廷鹤决定亲自去码头看个究竟。

  • 立华在上海的时装店里偶遇瞿霞,向她打听立青的近况,瞿霞不失时机地对立华开展工作,希望立华能发出有力的声音,抵制国民党蒋介石的白色恐怖。立仁找克拉克协助调查已经回到上海的瞿恩的行踪。瞿恩在上海负责地下情报工作,他正物色人选报考立仁掌管的上海无线电学校,以求能打入中统内部。

  • 立青带领大家不厌其烦地进行侦察后设下埋伏,成功截击了国民党的正规军,兵不血刃地打了一场大胜仗。敌人为了挽回颜面,倾巢出动要血洗青花寨。白凤兰主张死守营地,立青则提议敌进我退,杀了个回马枪进攻丹坪镇,他们又一次不费吹灰之力取得了一场胜利。紧接着,白凤兰和立青就队伍的转移方向产生分歧。立青提议将队伍带往井冈山参加工农红军,白凤兰坚决不同意,绑着立青向鸡公山转移。

  • 老范亲自给立青做了手术,自己则被押着随他们转移。转移中,范希亮伺机逃跑,恰巧遭遇白凤兰,被再度生擒,两队人马得以汇合。白凤兰在突围中受了重伤,为了不动摇军心,她强忍住没说,反而嘱咐大伙好好照顾立青。恢复神采的立青和范希亮摊牌,以他为“人质”向其家人索要五千大洋和部分军需品,老范气急骂立青是绑票,立青表示从不做赔本的买卖,看不见赎金,他就一直绑着老范打游击。老范没辙,答应了立青的要求。

  • 具备超强数学天分的林娥通过了瞿恩的特殊面试,被党组织派至中统上海无线电学校学习,她的风采也引起了立仁的关注。立仁利用克拉克收买党内叛徒,逮捕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罗亦农,瞿恩想尽一切办法组织营救,可是无能为力。面对行动迅速而诡秘的中统势力,瞿恩感觉势单力薄。恰逢立青替党中央护送一批金条到上海,瞿恩借此机会将立青留下充实中共特科的实力,并专门对付立仁。

  • 瞿恩表扬了立青在上海的工作成绩,认为他成功扼制了中统的嚣张气焰。林娥私自做主,从无线电学校偷换了一只最新型号的电子管上交组织,违反了组织纪律,瞿恩派立青对她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林娥承认了错误,但面对立青的责问一点都不紧张,还轻松地与他开着玩笑。

  • 立华答应瞿霞的要求,但作为交换条件,她要求立青必须一同离开上海到后方去,不能再直接面对立仁。瞿恩答应了立华的条件,安排立青执行完护送任务后就不再返回上海。瞿霞因为立青的即将离去而备感伤心,立青安慰瞿霞,两人虽然被迫再度分别,但感情已增进了一步。

  • 立华接到了传票,感觉莫名其妙,此时瞿母来到了杨廷鹤家,指明要找立华。立华答应瞿母尽力会营救瞿霞,并亲赴巡捕房为瞿霞作证。克拉克依照立仁的吩咐,狡猾地敷衍立华。随后立华被立仁派人软禁起来,对瞿霞的处境无能为力。瞿霞在法庭上与克拉克和中统特务激情辩论,尽管有理有据,但依然被事先安排好的法庭宣判有罪并引渡给国民政府。瞿霞受尽酷刑的折磨,始终未透露党组织的半点机密。

  • 经过一年的甄别,立仁将林娥招入中统上海站做无线电报员。瞿恩让林娥乘机打入中统内部,并重新为她设计身份和背景,而林娥此时已对瞿恩产生了炽烈的感情。立仁开始追求林娥,林娥则巧妙地利用组织上安排的“男友”进行掩护,婉拒立仁。林娥冷静地把握与立仁交往的分寸,凭借立仁对其的信任,将许多重要情报和中统的密电本内容分批传递给瞿恩。

  • 梅姨发现林娥有了怀孕的迹象,误会林娥和立仁的关系已亲密无间。林娥告诉立华她有男友,而和立仁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杨家人倍感可惜。立仁疑惑林娥背景不凡,敏感地指出她与杨家有着隐隐的联系。在立仁的逼问下,林娥适时地说出真相——她就是多年前在湖南醴陵被立青误伤的林家小妹,描述了记忆中立仁抱她送医院的场景。立仁嘴上大呼巧合,内心则开始把林娥当作自己人看待了。

  • 林娥不顾自身危险,产下一个男婴。瞿恩不便露面,瞿母在医院照顾林娥母子。前去同一家医院探望妹妹范媛的范希亮认出了瞿母,但瞿母未予理睬。按照顾顺章提供的名单,立仁在南京遥控指挥上海中统抓捕共产党人,瞿恩被迫连夜转移,他安排瞿母去医院接林娥母子。然而,由于早产儿离不开医院的照顾,林娥被迫与儿子分离,而瞿母则主动要求留下照看孙子。

  • 范媛找到立华,告诉她事情的经过,立华当机立断要收养瞿恩的儿子,并做通了家里人甚至是立仁的思想工作。立仁帮立华办好了全部的收养手续,但提醒立华瞿恩依然是自己的敌人。瞿恩到苏区后负责金融事务,立青对党内的变动有些困惑,找瞿恩谈心。瞿恩告诉立青,要坚信党的自我调节能力。立青见到林娥有些不自在,他们谈立华、谈瞿霞,解开了一些情感上的疙瘩。

  • 在长征途中,立青从林娥口中得知瞿恩被俘的消息,悲愤异常,林娥心情矛盾而痛苦,她坚信瞿恩的气节但也由此预感到永远的分离。瞿恩被送至范希亮的部队关押和处置。面对立仁的威逼利诱,瞿恩义正词严。立仁告诉他立华收养了费明,想以亲情和爱情做筹码继续迫使瞿恩变节,瞿恩大义凛然地批驳了立仁,但向立仁要了儿子的照片,一边看着照片上的费明,一边给从未谋面的儿子写了一封家书。

  • 董建昌告诉立华血脉是永远相连无法割断的,建议他找机会让瞿母和亲孙见一面。清晨,瞿母在一个菜市场终于见到了小费明,但她没有说破身份。小费明懂事地帮瞿母提菜篮,祖孙俩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瞿母感激立华所做的一切。立华和杨廷鹤找关系将瞿恩的家书在《申城周刊》上化名发表,让党组织了解到瞿恩最后的理想和对党的忠诚。

  • 南京陆军监狱给瞿霞等一批政治犯提高了生活待遇,大家都在讨论国共是否会实现第二次合作。时隔八年,立仁到监狱探望瞿霞,透露国共合作已出显端倪,让瞿霞写一份申请释放的报告。卢沟桥事变爆发,董建昌被急召去开最高军事会议,他慷慨激昂地与立华告别。

  • 范希亮等三期六班同学也汇集到了南京,他们期盼着与立青、穆震方相聚。穆震方和瞿霞谈心,瞿霞情绪激动,抒发出压抑多年的内心感受。立青见到瞿霞,激动万分,他找到穆震方要求和瞿霞结婚,穆震方告诉他师以上的干部才能结婚,立青不解。瞿霞跟林娥说见到了费明,说他长的和瞿恩、林娥都很像,林娥顿感心痛。

  • 立仁在门口欢迎立青和林娥,立青未予理睬,与之擦肩而过。立青不敢面见父亲,将林娥交与立华招呼,和范希亮等老同学热情地寒暄起来。众人分属两个党派,谈话不由涉及政治,但大家都掌握着分寸,既表达出坚定的立场,又不失友好的氛围。梅姨劝杨廷鹤下楼,老爷子就是端坐不动。

  • 日军开始对南京实施轰炸。谈判结束,立仁被调去上海做对日情报工作,立青回到延安任八路军728团团长。立青给换上新军服的战士们做思想工作,激发士气。

  • 立青向屠村的日军下了战书,引蛇出洞,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将其全歼了日军的一个半中队。郎本提出收买国民党军在上海的布防图。立仁前往浦东防卫司令部向董建昌求助,生造了一份假布防图迷惑郎本。郎本相信了立仁的情报,急不可耐地约见立仁讨要全部防卫图。

  • 立青因为给中央军上课获得好评而被上级调到延安抗大做教员,培养作战指挥人员。在延安集市上,立青偶遇穆震方、瞿霞和林娥,得知穆、瞿二人刚刚在一个月前结婚,立青大受刺激,情急之下,动手暴打穆震方,被瞿霞呵斥拦住。林娥在延河边开导立青,也说到了自己的伤心处,立青情绪好转,但他离去时发现林娥在痛哭流泪。

  • 林娥的领导拿立青没办法,通知了保卫局的穆震方。穆震方痛骂立青,骂他不能将失去瞿霞的“恨”转移到林娥的身上。立青表示他已经没有恨了,就是单纯地想照顾林娥的一生,恳请穆震方批准。林娥和穆震方被上级派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情报部门,不日作别,临行前给立青留下了一封信。

  • 立仁带费明一起来到八路军办事处,他与办事处首长谈情报合作事宜,将费明交给林娥照顾,林娥抚摸着长大的费明,心绪万千,她送给费明一本高尔基的《母亲》。八路军办事处与防空司令部初步达成合作协定,首项任务就是由八路军办事处截获并破译日本空军密电,防空司令部安排截击日军高级将领的座机。立仁想借合作从林娥处得到八路军的电报密码本,但被林娥机智地化解。

  • 立青得知范希亮部队受困中条山,接到命令率领八路军新二团前去营救。东山峪口的战斗异常惨烈,范希亮率领两个团冲出包围,一边撤退一边阻击追赶的日军。立青的新二团及时出现,掩护范希亮的十二师撤退休整。范希亮在营地向立青懊恼地抱怨国民党军战略上的失误,立青帮他分析战局和战例,鼓励他振作士气、战斗到底。

  • 国民党正紧锣密鼓地布置着闪击延安的计划,然而我党早已通过M电台对该计划掌握得一清二楚,毛泽东的驳斥檄文电报传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并通过各大报刊媒体将国民党的阴谋变成了阳谋。迫于政治和舆论压力,国民党只能罢兵,闪击延安计划流产。为了保护西安的M电台,穆震方指挥林娥加大发报量,配合党中央的“马后炮”战术,用虚虚实实的“烟雾弹”迷惑国民党情报中心的监听。

  • 立仁回家告诉众人立青已到重庆并将与林娥结婚的消息。杨廷鹤虽感叹万千,但对立青的婚事表示强烈的支持。立青一时还不太习惯国统区的氛围和办事处的工作方式,感觉到有压力,瞿霞和林娥帮他解压和熟悉业务。立青决定,进入工作状态先从带林娥回家结婚开始。

  • 立青回到新房内向林娥坦露心扉,表示他们之间始终隔着瞿恩,还没有产生深厚的爱情,但他会好好地对她一辈子,同时等待爱情之花自然地在两人之间绽放。林娥自揭身世,表明自己就是多年前被立青误伤的女孩。立青感叹一切源自命中注定,但在新婚之夜仍然没和林娥同房。

  • 国民党情报中心从各渠道所获知的情报都判定毛泽东不敢应蒋介石之邀前往重庆谈判,并利用舆论大做文章,而立青方面则一边利用有效的战略情报配合着国民党做秀,一边悄悄地布置迎接毛泽东的准备工作。在蒋介石的第三封电报发往延安后,毛泽东突然回应,明确表示应邀赴约前往重庆,并通过电报发给八路军办事处以昭示天下,舆论支持一下子倾向了共产党一边。国民党阵脚大乱,将责任推卸给了情报部门。

  • 立青向上级申请到前线去直接面对老同学,然而上级却任命他为特别部部长,命令他到后指负责军工生产及其他相关后勤工作。立青新官上任,调研和指挥东北各地的军工生产工作。在满洲里,兵工厂设备完整却无料开工,立青软硬兼施,从苏联人的仓库里要来了报废的日军重装武器,让军工厂重新组装后供前方使用。

  • 瞿霞随军调小组到沈阳工作,面对国民党代表的故意刁难,不卑不亢、据理力争。瞿霞到长春看见了立青,说起林娥的近况。瞿霞在长春和沈阳来回奔波,兼作“信使”,传达着立仁、立青相互间的问候。董建昌买回了杨家原来在上海的房子,将杨廷鹤等接去了上海。董建昌告诉立华东北战事激烈,就算是军调小组在协调,也避免不了恶战一场,立华担心立仁、立青的安危。

  • 军调小组工作结束,瞿霞来到了哈尔滨看望立青和林娥,她劝二人要过正常的情感生活。立仁回到上海筹措军费,对国民政府恶劣的经济形势大发牢骚,杨廷鹤则为正在东北战场上较量的兄弟俩而矛盾着。因为编排、表演了进步的文艺节目,正在上海戏剧学校读书的立秋被抓进了警局,立仁前去协调放人,遇见了已任警察局长的旧相识周世农。

  • 国民党在哈尔滨安排了潜伏的电台小组,代号357。为了准确获知解放军到底是先打锦州还是先打长春,立仁下令启用357,然而357刚被唤醒不久,林娥就发觉并抓住了潜伏特务。上级安排立青配合林娥利用357向国民党传递假情报,以迷惑对手,为解放军攻打锦州的战略部署争取时间。立仁误信了立青精心设计的假情报,令国民党军方始终判断不出解放军的战略意图,贻误了战机。

  • 立仁和汤慕禹带领的部队在黑山遭到立青指挥炮群的猛烈阻击,无法冲破解放军的包围。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立仁和汤慕禹丢下部队,乔装逃往沈阳。逃跑途中,汤慕禹被解放军识破身份抓获,立仁继续狼狈逃窜。立青的部队清理战场时发现了立仁的行迹,立即安排甄别战俘,想要找出立仁的下落。当他得知立仁暂无生命安全而正在逃亡时,心中百感交集。

  • 瞿霞和穆震方到东野机关看望林娥,得知林娥刚刚怀孕还未来得及通知立青,立刻让穆震方给立青发了一封私人电报告知其喜讯,立青欣喜万分。上海杨家不见了立秋的踪影,梅姨十分焦急。立秋要瞒着家人前往解放区,费明偷了立华的首饰给立秋做盘缠。立秋暂时落脚处正是瞿母家,瞿母发现了立华的翡翠耳坠,立刻明白了立秋的身份。

  • 立青与穆震方相逢在军委机关驻地。除了亲热的寒暄,老穆还给立青布置了重要任务,配合南下大军对隶属白崇禧兵团的董建昌部队进行策反工作,立青欣然领命。立仁安排好运输黄金事宜后回到家中,向立华透露军方已经怀疑董建昌要在战场起义,立华表明她已决定和老董分手,走自己的路,但是对于未来她还是一片模糊,因为杨廷鹤决心留在上海等立青。立仁表示已在台湾买好房子,一定要把全家人带走。

  • 杨廷鹤留意已决,费明向杨廷鹤表示他早已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世,但他热爱这个家,要守护在杨廷鹤身边。杨廷鹤大为感动,和费明聊起了他的亲生父母,更表达了他秉持一生的家国理念。不久,杨廷鹤与世长辞。立华离开上海前给瞿母留下一封信转交立青,杨家老小就此远赴海外,梅姨、立华带着费明去了香港(六年后又回到祖国),而前往台湾的轮船上则留下立仁孤独落寞的身影。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