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沂蒙 电视剧

6817.4万播放

地区:内地

简介: 该剧以抗日战争时期一个普通的沂蒙大家庭为故事着眼点,将历史事件与个人命运紧密结合,通过一系列生动曲折的故事,精彩地塑造了于宝珍、李忠厚、心爱、心甜、李阳等一系列个性鲜明、生动真实的老区人民形象。并且通...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42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8年深秋,沂蒙腹部,马牧池庄。李家正操办儿子李继成的婚事。“他大嫂”看着新人心里却堵得慌,过门已经一年多,除了洞房夜,再没见过丈夫李继长。二孬跑来说来了一伙当兵的。一听有兵来了,喝喜酒的一哄而散。李于氏带着一家大小跑,躲在山上,等鬼子扫荡完才敢回了家。一进围子都愣住:只见大街扫过,处处井井有条。 

  • 继财媳妇在山头被两个掉队的鬼子拦住。众人一听,举着锄头拿着大刀追出去。打死了两个鬼子。继财媳妇受辱不过跳了崖。全村人为两个女子发丧。李于氏嘱咐家里的继成和狗子见着小鬼子就杀。大家也被激发起来,同仇敌忾,誓死反抗。  

  • 继成受托找八路报信求助。继财去找国军报信求助。村长带头连夜加固围子、准备武器,应对鬼子来袭。李守奉带领全家老少逃了,却在逃以前送来了十来杆土枪。二孬发现大队鬼子,村里马上行动,男人们扛土枪土炮上了围子,女人们走出家门,为男人们装弹药送饭送水。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而继成继财那边,找到了国民党和八路军的驻地。首长身边的年轻人认出继成,这个人就是大哥继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8年深秋,沂蒙腹部,马牧池庄。李家正操办儿子李继成的婚事。“他大嫂”看着新人心里却堵得慌,过门已经一年多,除了洞房夜,再没见过丈夫李继长。二孬跑来说来了一伙当兵的。一听有兵来了,喝喜酒的一哄而散。李于氏带着一家大小跑,躲在山上,等鬼子扫荡完才敢回了家。一进围子都愣住:只见大街扫过,处处井井有条。 

  • 继财媳妇在山头被两个掉队的鬼子拦住。众人一听,举着锄头拿着大刀追出去。打死了两个鬼子。继财媳妇受辱不过跳了崖。全村人为两个女子发丧。李于氏嘱咐家里的继成和狗子见着小鬼子就杀。大家也被激发起来,同仇敌忾,誓死反抗。  

  • 继成受托找八路报信求助。继财去找国军报信求助。村长带头连夜加固围子、准备武器,应对鬼子来袭。李守奉带领全家老少逃了,却在逃以前送来了十来杆土枪。二孬发现大队鬼子,村里马上行动,男人们扛土枪土炮上了围子,女人们走出家门,为男人们装弹药送饭送水。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而继成继财那边,找到了国民党和八路军的驻地。首长身边的年轻人认出继成,这个人就是大哥继长。  

  • 一家人正吃饭,狗子从外面跑回来说看见大哥回来了。他大嫂放下碗就去了住的东屋洗脸梳头。李于氏告诉她,继长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大嫂出人意料地回答继长已经告诉过她。李于氏大恸,对他大嫂许诺休了外面的女人,和她过日子。

  • 吃饭的时候,因为罗宁也上桌和大家一起吃饭,忠厚躲起来了。老李家世世代代儿媳妇和公公不在一桌吃饭,罗宁要下桌,继长拉住罗宁。他大嫂家听说继长带了个女人回来,和李家理论。李于氏自知没有理,又劝不走人家。他大嫂说嫁到李家,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守活寡也认。娘家人扭头走了。   

  • 陈先生为李于氏主持了一次入党宣誓。李于氏不仅入了党还有了自己的名字于宝珍。她觉得从今天开始才活得象个人。陈先生他们走后,村里的工作就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于宝珍走门串户讲抗日,继成和其他党员则分头到周围村庄活动,发展组织,发展抗日武装。

  • 于宝珍给女人们开了第一次会,一本正经地主持会议,这次会上,于宝珍顺理成章被推选成妇救会长。继成和八路伏击扫荡邻村的日兵,打了一场小胜仗。他二嫂提出来入党,要和继成成为一条路上的人。继成不同意,他二嫂就找于宝珍。于宝珍告诉她,今天晚上到河边去,有人代表组织找她谈话。他二嫂来到河边,大吃一惊,原来来人居然是继成。继成带领他二嫂在那面红旗前宣誓。

  • 继成所在的区中队接到了战斗任务,让他们拿下鬼子的炮楼子。继成带着青年们跟着继长的队伍去了。于宝珍的妇救会追着枪声摸到了战场上。忠厚也扛着门板跟去了战场。一场漂亮的伏击战结束了。继成被点名到邻村学习,心甜告诉继成自己可能怀孕了。

  • 村里推举李守承和于宝珍参加选举大会,于宝珍可长了见识。心甜动员村里落后妇女加入抗日,奔波劳累导致流产。忠厚怪于宝珍只知道抗日,不管孙子死活。一天,二妮的媒人来了。两年前二妮说了婆家,家里对这门亲事很满意,可二妮不肯嫁。看到大哥和罗宁以后,二妮不满意家里包办婚姻。于宝珍当下应了亲事,二妮用绝食抗议。

  • 抗大分校的学员们来了,领头人是夏阳。这些女兵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村里女人们的生活。二妮和家里人相持不下。为了预防她逃跑,于宝珍一狠心,把她锁进了屋里。外面传来了学员歌声。二妮在大嫂的掩护下,她推开后窗,从窗户里跳了出去。夏阳的出现改变了二妮的命运,二妮有了自己的名字——李阳。夏阳为二妮争取到学习的机会,二妮喜出望外地离开家,家里只剩下心爱和心甜。

  • 识字班因为鬼子来了遣散,二妮为拿课本,落了单。回村途中,二妮遇见八路军战士孟奎。二妮向夏阳打听孟奎,却说不出姓名和编制,直到夏阳介绍新老师给大家认识,二妮才知道他叫孟奎。看着年轻的女孩们都解放了,于宝珍心里也发痒,又不好意思和女孩们挤在一起,就偷着看人家识字,把这字嵌到八路战士们的名字里,她就认的,一换个地方,她就不认得了,笑话百出。

  • 二妮被反锁在屋子里。婆家来送彩礼了。彩礼不轻,媒人还象宝贝似的拿出一包糖,媒人说这糖是日本的。于宝珍问糖哪来的,这才知道没进门的女婿给日本人干活。于宝珍当即把婚退了,心爱追回逃跑的二妮。于宝珍怕婆家找事,去婆家把话说清楚。拴保追出来问为什么,于宝珍说闺女不能嫁个二鬼子。经于宝珍这么一骂,拴保不想再去炮楼了。   

  • 继成回来了,还参了军。心甜日盼夜盼盼回丈夫,却没想到丈夫完全变了个样。两个人从思想上有差距,生活上也出现矛盾。心甜讨好继成,可继成仍然对她不满意。继成离家和部队汇合,临走前批评心甜落后。心甜送走继成,立刻投身到妇救会的工作当中,只为了离继成近些。

  • 心甜投身到抗日工作,做起了民兵排排长。继成突然回来了。继成带来大哥孩子出生,想送回家抚养的消息。忠厚说是孙子就送回来,孙女就带在身边,于宝珍心里也顾忌着心爱。这时候,心爱进来,恳求公婆把孩子交给她抚养。继成急着归队,心甜说自己当排长的事情,继成竟然表现冷淡。

  • 全村迎大年,陈同和夏阳来了。陈同代表组织向于宝珍全家敬酒。三杯酒刚下肚,组织上来人说继长和罗宁在回家半路上出事了,李忠奉当国军官的儿子抓二人邀功,结果被鬼子拦截,落入鬼子手里。李忠奉弟弟是日本翻译官,让李忠奉带组织上的人去司令部赎人。于宝珍一家早就慌了手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八路身上。

  • 忠歧带忠厚一行人见岳父陈先生,陈先生和鬼子司令的父亲是世交。可这不足以说服陈先生铤而走险,一同前来的夏阳提起父亲是陈先生的恩人。陈先生答应帮忙。于宝珍的情绪濒临崩溃,在她家养伤的小战士安慰于宝珍。看着年纪轻轻的小战士对抗日舍生忘死的决心,自己显得太儿女情长。另一边,忠厚等来消息,继长宁死不从鬼子。

  • 于宝珍拒绝了为继长夫妇隆重出殡的请求,发誓鬼子一天不打跑,一天不为儿子儿媳下葬。倍受丧子之痛的忠厚一病不起。忠奉进城劝儿子继周投身八路,在继长坟上磕头认罪,却无意中发现继周与鬼子关系友好。忠奉规劝不成,还被继周用枪指头,忠奉痛心断绝父子关系。回村替儿子披麻带孝到于宝珍家叩头认罪。

  • 三喜家孙子高烧不退,土大夫医治无方让三喜找八路医疗队。三喜家想起不收伤员,八路未必会帮自己。没想到八路不但帮孩子治病,区政委还把短缺药让给孩子。心甜险些难产,最后生下一子,取名牛牛。

  • 心爱找来土大夫,大夫也摇头说没救。心爱让大夫死马当活马医。大夫给她开了药。心爱抓来药,嘴对嘴给孩子喂药,守在孩子身旁。奇迹出现了,沂生居然又睁开了眼,对心爱叫出了娘。继成陪罗荣桓回了家,在家里开会,继成冷淡着心甜,听说有了儿子才回屋看心甜,三句话聊不到一块儿,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天亮以后,继成跟随罗荣桓匆匆走了。

  • 鬼子一来就把村子包围了。他们要八路留下的粮、伤员,另外,他们还要八路留下的孩子。全村老少都被围在场院里,鬼子叫嚣着要八路的孩子,百姓闷不吭声。日本将领认出村长忠奉送过骨灰,让忠奉指认,忠奉只说没有。于是鬼子威胁二孬,二孬指认继长的女儿宁宁。刘黑七潜伏在村子外围拦截鬼子,抢枪。没想到鬼子只带走一个小孩子,刘黑七以为孩子值钱,截获孩子做交易。

  • 山上,刘黑七颠了颠钱袋子就知道了钱不够数,放话要把宁宁撕了,情急之下李忠奉说出了宁宁是八路的孩子,忠厚一家把自己的孩子交给给鬼子换回了八路的孩子。刘黑七听完后骂忠厚太傻,忠厚哭诉说八路是打鬼子的,庄稼人无论如何不能当汉奸。最后刘黑七把忠厚和忠奉撵走让他们回去听信。忠奉劝忠厚说刘黑七可能三天后放人,李家陷入了三天的痛苦等待之中。

  • 心甜和李阳陪着心爱回了娘家,刚一进门就遭到了娘家人的白眼,李阳见心爱受气,跟心爱爹吵了起来,心爱爹大发雷霆,当即就把心爱赶出家门,发誓再也不准心爱进家门。心爱离开娘家,带着孩子来到以前废弃的老房子里,准备自己带着孩子在这里重建家园。

  • 鬼子和伪军占据了马牡池几天,心甜白天偷偷到窑洞里给伤员小王送糊涂,一天小王伤情恶化,陷入昏迷,不巧把心甜带来的瓦罐打翻了。窑洞外是成群的日伪军,窑洞内就是急需营养的伤员,情况紧急,心甜只能解开衣服将自己的乳汁喂到战士嘴里,伤员喝饱乳汁,昏昏睡去。

  • 日军的大扫荡越来越严酷,边区形势越来越严峻,区周书记找李月谈话,教给她一个重要任务,让她暂时离开机关保护一位负伤的首长转移并照顾首长恢复健康。李月保护首长来到孙旺家的山洞暂时安顿。日军又来到马牡池扫荡,挨家挨户的搜捕沂生。于宝珍赶紧让狗子将这个情况告诉心爱,心爱带着沂生和宁宁逃亡路上发现伪军,掉头回到村里娘家。

  • 继存回家把钟慧的信交给继存老婆,两口子正商量怎么办,厨子带着伪军找上门来,抓走了继存。晚上,继存老婆和儿子儿媳把信埋在后院,忠奉和于宝珍上门来问情况,继存老婆没敢讲出实情。于宝珍从乡亲们那里听到消息,说继存老婆把地都卖了打算拿卖地钱去据点赎人。孙旺娘对李月还是冷口冷面,但态度上已经有所转变,而李月也开始对这位恶婆婆有了重新的认识。

  • 李月和孙旺娘给首长炖鸡汤,娘俩儿难得坐在一起交交心,孙旺娘告诉李月,自己十六岁过门,早年就像李月一样被孙旺爹打,一直到四十七岁当婆婆,熬了三十一年。李月告诉孙旺娘,女人不应该一辈子一辈子的熬下去,孙旺娘第一次从李月嘴里听到了妇女解放这个词。夜里,三喜媳妇哭闹着求继存把钟慧的遗书交给伪军,把岁岁换回来,继存答应她,第二天早上就去把岁岁接回来。

  • 于宝珍带着乡亲们去大青山寻找八路军伤员,找了一天一无所获,一家人为了八路军们的安全担忧,日军再次搜山,于宝珍让李忠厚赶紧上山藏好八路牛。一天,于宝珍和李阳在山上遇见伪军抓住了已经怀孕了的夏阳,李阳突然看到夏阳被抓情绪失控,为了不让伪军看出异常,夏阳把宝珍和李阳骂走。

  • 一天夜里,李月接到上级通知,八路军部门行军打仗急需军粮,要求李月发动群众将当年八路军藏在群众家里的粮食分批送往部队。虽然当年大旱,粮食颗粒无收,但李月还是承担了这个任务。这场饥荒蔓延在沂蒙大地,忠厚家也陷入了粮食危机中,牛牛没奶吃,连稀粥都吃不饱,饿的直哭闹,忠厚把粮食把的很严,为了日子能继续下去,每顿饭只能拿出半瓢棒子面。

  • 忠厚娘的死去对忠厚是个巨大的打击,可粮食被抢走了,怎么向八路军交待?忠厚默默来到后院,从后院地下挖出了自己为了渡荒年而攒下的粮食,准备给八路补上。马牡池的男丁们组成了送粮队,需要赶五十里地的山路去给前王庄的八路军送粮,中途在休息吃饭的时候发现了鬼子,慌乱中背着八路军的军粮却丢掉了自己的口粮。

  • 李继周部队被打散,李继周忍着伤痛逃回自己家中。而此时,忠奉和忠奉妻已死,家中已是空房。继周重伤中倒在家里,被路过的于宝珍发现,于宝珍和忠厚一起把李继周抬到屋里,准备一棍子打死他为继长报仇。临死时李继周感叹自己忠心报国抗日落得这如此下场,于宝珍和李忠厚还是下不了手,从李继周口中得知南沙河战斗,李忠厚亲自去看到了惨烈的战场,相信了李继周的话。

  • 于宝珍和李忠厚再次来到李忠奉家,李继周已经奄奄一息。于宝珍终于还是觉得李继周还是抗日的,就算让他死,也得把他扛回家,洗干净了再死。两口把李继周背回家,于宝珍检查李继周的满身伤势,动了恻隐之心,为李继周请来大夫,可大夫见是李继周,坚决不肯治,于宝珍跟大夫说:狗咬人一口,人不能再咬狗一口。大夫碍于情面,暂时治疗李继周。

  • 李忠厚从围子经过发现李阳,把女儿背回家,李阳告诉于宝珍,救她的就是被退亲了的拴柱,并且转告了于宝珍拴柱说自己不是二鬼子的话,于宝珍感叹愧对了拴柱。李阳伤好后来到拴柱家,发现一片狼藉。村里人跟李阳说鬼子来杀了拴柱娘俩,这家绝户了。李阳告别了父母,去寻找部队,途经孟奎跳崖的地方,从老乡口中得知孟奎跳崖后被鬼子杀死,但尸体神秘失踪,李阳固执的认为孟奎没有死。

  • 经过艰苦的反扫荡战争,八路军又打回马牡池,一一五师首长再次住回于宝珍家养病,并且告诉于宝珍一个振奋的消息,战略大反攻即将到来,抗战即将胜利!心甜每天在村头盼着继成,左邻右舍去当兵的男人都回家探亲了,连心爱都带着孩子回来了。只有继成还没回过一次家,忠厚沉不住气了,赶到莒南去找继成。

  • 于宝珍回到家里生闷气,狗子给于宝珍“告密”,说是忠厚把关键一票投给了继善,于宝珍开始跟忠厚闹。此时宋同志来宝珍家,给宝珍和继善开了会,宝珍还是继续当妇救会长,和继善配合好工作。抗战终于迎来了伟大的胜利!消息传到马牡池村,村里一片欢腾,组织了一个欢庆大会,继善在会上亲手把八路牛还给了八路军,八路军长官给乡亲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 狗子跑回家说继成这回真的要回来了,心甜在村口苦等,老远看见继成骑着高头大马回来了,就在小两口就要想见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枪声,一个传令兵骑着马从继成后方跑过来,传达命令,所有军官取消休假,回部队待命。继成远远看了心甜一眼,掉头绝尘而去,心甜哭着追继成。新四军军长跟于宝珍说,蒋介石要挑起内战,共产党自然要陪他打到底,内战就要爆发了。

  • 宋同志带着部队赶到河边,发现并没有搭好桥,焦急训斥参谋,心甜不慌不忙的指挥妇女们按练好的套路背着门板下河,用妇女们的肩膀搭起一座桥,渡战士们过河,十冬腊月的冰冷刺骨,妇女们用他们的伟大的肩膀扛出了新中国的未来,过河后心甜拉着宋同志问继成的下落,得到继成不幸牺牲的消息。

  • 李忠厚劝心甜,继成已经去了,心甜还年轻,过几年就嫁了吧,心甜决心要守着牛牛跟着这个家庭好好过日子。狗子要跟着解放军去参军,首长严厉的告诉狗子,你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了,不准狗子去当兵。党号召沂蒙人民:最后一口米当军粮,最后一块布当军装,最后一个孩子上战场。沂蒙人开展了最彻底的支前运动,忠厚做好了独轮车准备支前。

  • 解放战争胜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马牡池再次欢腾。于宝珍在欢庆的人群中看到了忠厚的影子,那是她的幻觉。于宝珍决定给亲人们下葬了,她来到亲人们的坟前,将胜利和建国的消息告诉了他们。李月家,孙旺也回来了,带着一身的伤痕,他决定不再南下,回家跟李月好好过日子。李阳收到了转业的通知,她跟上级提了最后的要求,找到孟奎,上级告诉她孟奎已经在锦州战役中牺牲了,这次是真的。

  • 于宝珍的家人活着的都回来了,一家人为死去的亲人举办了一个入土为安的葬礼,葬礼后李阳要继续去孟奎的家乡找孟奎,于宝珍感叹,这就是李阳的命。继善家的来到当地政府找王辰光,可是打听不到,政府工作人员让他们去军区打听打听。娘三个又踏上了去军区的路。

  • 于宝珍终于同意狗子参军去朝鲜,给狗子起了个学名李继革,继续革命。1952年,继成捎信来家,打开一看是一封离婚协议书,心甜心碎了,晚上来到于宝珍房间哭着求于宝珍别抛弃自己,于宝珍说以后没了继成这个儿子,心甜和心爱都是自己的亲闺女。

  • 心爱追到玉米地里,骗沂生说和他一起去北京,沂生才出来跟心爱回家。继善用马车送娘俩和沂生叔叔一起走,经过一片农田的时候,心爱让沂生下地给自己掰几块地瓜,趁沂生没回来的时候掉头回家,沂生被他叔叔抱上汽车带走。只是为了宁宁的前程才跟去北京,临走时候交待宁宁该哭就哭,该闹就闹,不顺心了就回家,自己忍了一辈子,不能让宁宁再受委屈了。

  • 牛牛把继成背了回来,继成已经病的奄奄一息,继成在心甜面前道出了多年的内疚之情,心甜用轮椅推着继成到山里转转。二人在山上看着沂蒙大地,完成了当年未拜堂的遗憾,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继成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愿望,离开人世。于宝珍在波澜而平静的回忆中渐渐老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