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军医 电视剧

1791.9万播放

地区:内地

简介: 在万事迅变战火纷争的年代,五哥林炳昆、历尽艰辛成长为了一名以“救人为天职”的外科医生。他在古城面对国军、新四军、湖匪不同的军事力量,始终捍卫医生的天职。但当日寇来临之时,他宁愿打残自己的双手也不为日军...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4/共24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手术室里,五哥有条不紊的在进行手术,手术刚结束五哥收到了大哥从古城拍来的电报。看到电报,五哥想起了小时候大哥大嫂如何待他的,紧锁眉头,在电报上签了“查无此人”。病重的大嫂得知,五哥仍然不肯原谅自己,便对生存失去了信心,自己感觉死亡将近,临死前一定要见五哥一面。

  • 由于三妹与恩纯一起印发抗日传单走的过近,惹来了镇里人的闲话,这话传到了郭老爷耳里,结果郭老爷一气之下便将三妹软禁在了郭家鼓楼里,并帮三妹把教师的工作给辞了。三妹得知之后气急败坏对父亲的行为大为不满。恩纯得知此事因他而起,便到郭家想向郭老爷解释清楚。

  • 大嫂劝五哥,年纪不小了,应该娶亲了,五哥说出他的心上人是三妹。大嫂答应立即找媒婆去郭家说亲。媒婆孙阿娘陪着林家大嫂到郭家给五哥和三妹提亲,郭老板把三妹关在家里正在气头上,立即表态不同意三妹出嫁,按顺序先嫁大妹和二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手术室里,五哥有条不紊的在进行手术,手术刚结束五哥收到了大哥从古城拍来的电报。看到电报,五哥想起了小时候大哥大嫂如何待他的,紧锁眉头,在电报上签了“查无此人”。病重的大嫂得知,五哥仍然不肯原谅自己,便对生存失去了信心,自己感觉死亡将近,临死前一定要见五哥一面。

  • 由于三妹与恩纯一起印发抗日传单走的过近,惹来了镇里人的闲话,这话传到了郭老爷耳里,结果郭老爷一气之下便将三妹软禁在了郭家鼓楼里,并帮三妹把教师的工作给辞了。三妹得知之后气急败坏对父亲的行为大为不满。恩纯得知此事因他而起,便到郭家想向郭老爷解释清楚。

  • 大嫂劝五哥,年纪不小了,应该娶亲了,五哥说出他的心上人是三妹。大嫂答应立即找媒婆去郭家说亲。媒婆孙阿娘陪着林家大嫂到郭家给五哥和三妹提亲,郭老板把三妹关在家里正在气头上,立即表态不同意三妹出嫁,按顺序先嫁大妹和二妹。

  • 五哥想去找三妹谈谈,结果由于白天三妹的行为,郭老板对三妹看管更严了,五哥只得在楼外雨中徘徊。这时郭老板中风发病,五哥进门为郭老板稳定了病情。郭太弟弟告知郭老板,前面为三妹找的人家有来信催了,郭老板感觉到自己身子已然不行,便想在临死前将三妹的婚事办了,于是便答应了。 五哥得知了三妹要成亲的消息之后,由于前日淋雨发烧,一急之下昏了过去。

  • 水虎给五哥找了条船两人一起去上海购买开诊所的药品和器材。战乱中的上海,到处是流亡的人群。防空警报拉响,五哥和水虎慌乱的拉着器材来到码头前。一队伤兵从他们身边经过,五哥,第一反应便是停下脚步为伤兵们治疗。受治疗的伤兵感动不已,临行前集体给五哥敬礼,五哥面对这些伤兵,他的眼睛湿润了。

  • 接连遭受打击的郭家是每况愈下,二妹放心不下母亲,便和五哥商量,将诊所在了郭家鼓楼。五哥给陈师娘看病,陈师娘告知五哥三妹没死的实情,五哥高兴又懊恼,喝了很多酒,回到家无意中与二妹讲了他知道三妹没死的事实,二妹如雷轰顶,呆站在那儿。

  • 三妹因为部队紧缺药品,回到西门镇,找五哥弄药。三妹回到了西门古城,知道了五哥结婚生子的事实,结婚的对象竟然是二妹。她不能释怀但也只能接受。三妹请求五哥帮忙弄药,五哥待二妹做主为三妹买了批药品,结果被国民政府把药品扣押。五哥让水虎到隔壁镇偷着又买了批药偷偷给三妹送走。临行,五哥让三妹忘了自己,三妹笑着答应。手里却紧紧攥着五哥送她的胭脂盒。

  • 战事吃紧,伤员众多,张师长喝令打开五哥诊所作为战时医院。两个军医在五哥的诊所救治伤员。五哥医生本性,总是忍不住在门口徘徊探望。一天一个营长失血过多马上就要不行了,刚巧血库没有血,又找不到合适的血型。军医都表示无能为力了,张师长大发雷霆。

  • 张师长让五哥参军当军医。五哥拒绝:您不是第一个要我参军的人。我天生是穿白大褂的,不是穿军装的。二妹知道五哥拒绝了参军很欣慰。但转天张师长还是派人送来了军装,原来五哥答应张师长只要部队需要,他会上前线救治伤员。这在张师长看来就是答应了参军。二妹不解五哥所为。

  • 前线战场上的大批伤员被送来救治,五哥头一次见到这种血腥场面,感慨一条条生命就这么被野蛮摧残。五哥用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伤兵的救治,二妹给他送饭也来不及吃。二妹把女儿宝华托给陈师娘照看,帮助丈夫一起救治伤兵,二妹不由分手地前来义务帮助五哥,令五哥很感动。大妹也想去诊所帮助五哥,但潘万年坚决不许,随后动手打了她。 薛副官开着车来找五哥,说前线很多伤员运不过来,需要他到前线现场救治。

  • 五哥一身是血地回到家中,把二妹吓坏了,上下看过之后才知道他并未受伤,都是伤兵的血。第一场战役的胜利了使国军部队沉浸了一片享乐之中,官兵们尽情的喝酒享乐。张师长率官兵进行射击比赛,薛副官拄着拐也来参加比赛,但五哥无论别人怎么说就是不参加。国军官兵们在河里脱光了洗澡,岸边的女人们都吓得跑了,水虎和五哥在河边看,官兵开五哥玩笑,非想扒五哥衣服,五哥拼命不从,惹得张师长和官兵更是哈哈大笑。

  • 五哥关了诊所,和水虎一起将药品、器材和私人文件全部装箱,把一些药品分发给穷人,叮嘱他们怎样保管和使用。五哥帮二妹干一切可以干的家务事,把一切损坏的家具用品全部修好。二妹明白五哥现在特别珍惜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光,他是把所有的爱都预先透支给了她们。早晨五哥准备出发了,他对二妹说会按时寄信寄钱,每个月起码有一封家书向她报平安,他的军饷除了给自己留两块钱零花其余全部寄回家。

  • 五哥早起到野外去采草药。碰到了穿着张师长军装,骑着张师长的马的苗凤。五哥一下被这战争中女色的美艳惊呆了。苗凤见五哥痴痴地看着自己,问他是谁,然后让五哥将阵地前的一束小黄花采给她,五哥立即照办了。苗凤嗅着小黄花香气,款款骑着马离去了。 薛副官告诫五哥,师长的女人千万不要走近。五哥告诉薛副官,师长在偷吸止疼用的可卡因,薛副官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 子弹穿过五哥腋下的衣服,但五哥竟然毫发未损,张师长要当众枪毙了开枪的士兵,五哥上前却拼命为他说情才让他免于一死,由此官兵们更加爱戴五哥。 张师长为了安全不许五哥再上山,决定让他到省城采购一批药品,并批准他可以顺道回古城看一眼家人。但是时间紧一天也不能耽搁。

  • 薛副官带着五哥来到阵地上,这里已经开始了一场白刃战,国军和日军在惨烈地拼刺刀。薛副官提着手枪,不时击毙冲来了日本士兵,拉着五哥去找师长。当薛副官和五哥来到这里时,张师长正向苗凤和水虎大发脾气,大骂他们,并用手枪逼着五哥和水虎带着苗凤下山逃命。 当五哥和水虎拉着苗凤跑下山坡,眼看着山头上的张师长和薛副官中弹倒地,山头被日本人占领。

  • 乡间的路上,几名新四军战士和水虎带着一辆破的牛车行进了泥泞的路上,天上下着雨,车上躺着人事不省的五哥。水虎不时探着五哥的鼻息,将一切可能的为遮雨的东西都盖在五哥身上。车上还带着张师长托五哥转给小寡妇的小皮箱。 五哥被抬进卫生所的床上,五哥在喝了一口热水之后睁开了眼,他惊异地看到,站在他床上注视着他的新四军女干部是三妹。

  • 五哥在给新四军救治伤员的时候,遇到了一批从前线运下来的日本战俘伤员,其中一个日本兵奄奄一息,五哥不顾大家的反对坚持对他进行抢救,义愤填膺的新四军连长用枪对准了五哥的脑袋也没能动摇五哥救人的信念。日本兵被救活了,可是混乱中,一名日本军官战俘偷偷藏起一把手术刀,趁机刺死了被五哥救活的日本兵,五哥受到刺激,拿起枪对准日本军官,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日本军官竟然是五哥留学的医学院同窗同学——竹野浩。

  • 五哥和水虎发现回古城西门的路己被封锁,两人只能决定先到上海,然后再从水路回西门古城。路上百姓觉得五哥和水虎形迹可疑,立即报告了政府,两人被当成日本特务抓了起来,被审问的过程中,幸亏一个当时的干事五哥给他看过病,心存感激,出来证明了五哥的身份,镇政府的人没再追究他们。

  • 五哥和水虎乘坐长途车赶路,遇上强盗打劫,五哥装病,水虎则使出浑身解数表演没钱给哥哥治病,花点小钱避过劫难。 在经过某城镇关卡时,五哥和水虎因为没有良民证,被日军抓走。押送的路上,水虎偷偷用两块张师长留下小金块买通了日本兵,救了二人的命,赶紧落荒逃生。 一身破破烂烂的五哥和水虎终于来到上海码头,但他们失望地发现水路也被封锁了,没有回古城的船了。

  • 水虎在码头上找到一份装卸货物的工,平时干完活就睡在工房里。五哥找到他旧日同事,也得到了一个医生的职务,重新开始上班工作。五哥不让苗凤去卖包子了,专心在家里做饭照顾孩子,自己下班后带回鱼肉菜,三人象一家一样坐在小桌前吃饭,两人尽量回避五哥要回西门古城的事。 码头上水虎碰上一条运私货的船,几天后启航,船路过西门古城,船老大答应他们可以搭船顺路回古城。

  • 二妹在锅台前做着饭,水官教宝华念书识字,黑瘦的五哥一下闯进门来,二妹和水官都象见到鬼一样。用不了多久也会找机会回古城。但女儿宝华已经不认识五哥是谁了,五哥无比怜爱地抱着女儿哭了。 五哥告诉了水官他儿子水虎还在上海,水官看着二妹激动的样子,情绪低落地走了,水官喝醉了酒,把自家的渡船砸个洞,沉入水底。 五哥来看望陈师娘,告诉他们恩纯和三妹的情况,陈师娘听后十分欣慰。

  • 二妹患了“嗜睡症”的怪病,开始昼夜不分地昏睡起来,仿佛是一部长年超负荷运载的机器刹那间里散架了。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厅堂睡到卧房里,不记得中间醒来过几次,只记得绵长温柔的梦,梦见父亲,像抱幼孩子那样抱起她放在双膝上。 在陈师娘的帮助下,五哥的诊所重新开了起来,并且增加了一些病床,买够了急救药品和手术器械。 五哥默默担负起全部家务,下厨房学会了烧火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包括带孩子辅导功课。

  • 恩纯收到举报信,说五哥历史不清白。恩纯为正视听,只能暂时扣押了五哥,停了他的职。二妹三妹为五哥抱不平,五哥自己倒是心态平和,开玩笑自嘲:自己就不是参军的命。三妹一直以为是恩纯对五哥有成见才这么“整”五哥。直到她无意中听到恩纯跟党代表发脾气,用脑袋担保五哥的清白,才彻底明白恩纯的苦心,明白自己的丈夫是个心胸坦荡的人。

  • 潘万年无意之中听到三妹还在西门镇,而且当晚要逃走的消息,很是兴奋,要去日本人那里告密领赏,大妹阻拦,争执中,大妹得之原来当初向新四军告发五哥的匿名信也是潘万年写的,义愤中大妹一枪打死了打了他一辈子的潘万年。在水虎的帮助下,五哥和三妹在鬼子眼皮底下安全转移。临分别,三妹为安全考虑劝五哥跟他们一起走,五哥不能丢下二妹,毅然决定回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