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红了 7.1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2 / 共3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 1945年深秋的南满某地,四连奉命护送一支地方工作队渡过塔河,前往新区建立政权。四连是一个新组建的连队,指战员全都来自于山东老区,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的林玉生刚刚由排长提拔为指导员。途中他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四连和工作队均损失惨重,林玉生身负重伤,工作队女队员李秋英下落不明,不久被判定为牺牲。从此之后,“塔河之战”成为四连历史上的一个耻辱。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