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商道

1527.9万播放

地区:韩国

导演:李秉勋

简介: 林尚沃自小在父亲严厉教导下,就学习中文,一心想完成父亲的心愿,成为朝鲜“第一译官”。随着尚沃的长大,他的父亲开始觉得在当时腐败的考试制度下,想成为译官的心愿可能永远无法达成。于是,放下了文人清高的自尊...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生想要成为译官的尚沃之父,虽然博学多闻但是始终无法达成心愿,于是他只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长子尚沃身上。尚沃从小在父亲严格的教导下学习中国语言,生长在海湾小村的尚沃每天看到母亲辛辛苦苦渡海卖粗盐,因此为了补贴家用而到市集替商人做中文翻译赚取小费。有一天尚沃看到在杂技团表演杂技的朋友傅弟和铁蛋,因遗失团主的钱而惨遭修理,尚沃为了替两人还清团主的钱,而想出了好点子。

  • 尚沃听从妙玉的建议决定带虎皮到燕京,但是虎皮是稀有物品不容易购得,尚沃打听到“博川”有位叫洪大智的商人拥有虎皮,于是他带着傅弟日夜赶路终于来到了“博川”。在一番波折之后,顺利购得虎皮并及时赶到义州。尚沃和父亲在妙玉暗中帮助下获得了马夫的工作,两人跟随使节团来到了门,这才发现虎皮是禁输品,如果被查到立刻被没收,甚至处以酷刑。

  • 尚沃与父亲带着所赚的钱以及各类书籍踏上了回乡的路途,不料却在鸭绿江的禁门被官方搜出了硫磺。尚沃照朴酬未所言告知这是获得朝廷许可才带进来的,但是当问及朴酬未时他矢口否认有此事实。尚沃不断喊冤,无人相信尚沃和父亲被押送义禁府等待斩首。尚沃在狱中恰巧遇见曾有一面之缘的吏曹判书(官名)尹政镐,尚沃将有己的冤情告知吏判大人但是由于皇上已下达御令因此尚沃和父亲难逃一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生想要成为译官的尚沃之父,虽然博学多闻但是始终无法达成心愿,于是他只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长子尚沃身上。尚沃从小在父亲严格的教导下学习中国语言,生长在海湾小村的尚沃每天看到母亲辛辛苦苦渡海卖粗盐,因此为了补贴家用而到市集替商人做中文翻译赚取小费。有一天尚沃看到在杂技团表演杂技的朋友傅弟和铁蛋,因遗失团主的钱而惨遭修理,尚沃为了替两人还清团主的钱,而想出了好点子。

  • 尚沃听从妙玉的建议决定带虎皮到燕京,但是虎皮是稀有物品不容易购得,尚沃打听到“博川”有位叫洪大智的商人拥有虎皮,于是他带着傅弟日夜赶路终于来到了“博川”。在一番波折之后,顺利购得虎皮并及时赶到义州。尚沃和父亲在妙玉暗中帮助下获得了马夫的工作,两人跟随使节团来到了门,这才发现虎皮是禁输品,如果被查到立刻被没收,甚至处以酷刑。

  • 尚沃与父亲带着所赚的钱以及各类书籍踏上了回乡的路途,不料却在鸭绿江的禁门被官方搜出了硫磺。尚沃照朴酬未所言告知这是获得朝廷许可才带进来的,但是当问及朴酬未时他矢口否认有此事实。尚沃不断喊冤,无人相信尚沃和父亲被押送义禁府等待斩首。尚沃在狱中恰巧遇见曾有一面之缘的吏曹判书(官名)尹政镐,尚沃将有己的冤情告知吏判大人但是由于皇上已下达御令因此尚沃和父亲难逃一死。

  • 尚沃再次被逮捕押送衙门接受板刑,碰巧遇到当地青器(黄铜制器皿)店主前来衙门挑选官奴,店主相中尚沃并将他带到店内,店主告诉尚沃只要认真工作将来成为。妙玉为了输通已被江商独占数十年的器生意而来到器店,看到尚沃在此担任火盆送风的工作,妙玉派黄行首打探究竟。尚沃虽然辛勤工作了一年多,但是团队长始终没有传授制器技术,尚沃为了早日恢复平凡之身,于是带着自己制作的黄铜勺子要求院队长传授制器秘方。

  • 尚沃再次被捕并与其它犯人被押送“厚昌”矿山,同样被押送的犯人当中刚好有一个名叫六孙的山贼头目。尚沃看到六孙被负责押送犯人的裨将拳打脚踢,于是出面制止。此举惹恼了裨将,于是故意不给他们东西吃甚至派两人去掩埋因传染病死亡的官奴。正当他们前往深山,却遇到六孙手下山贼,山贼杀害所有随行官兵而尚沃重获自由,尚沃躲过官兵的追逐来到天九的杂技村,并在天九的安排下来到了山中寺。

  • 尚沃前往洪德铢的住处,希望洪德铢能够收留他并教导他生意之道,洪德铢却认为尚沃应该继续走译官之路,因此拒绝接受尚沃的要求,于是尚沃将父亲临死前的悔恨告知洪德铢并说不愿意重蹈覆辙,洪德铢只好收留他,但是却安排他到生意最差的钰器店担任使唤,,钰器店的店主三甫偷到同属江商的丝绸店主顺卓和其跟班斗七的谈话,并得知尚沃和都房大爷洪德铢有很深的渊源,于是将尚沃当福星一样捧在手心上,不料洪德铢根本不把尚沃放眼里。

  • 尚沃以铜器换成治疗腹泻的药要处叫卖并赚回到十二两,三甫等人对尚沃的生意手腕赞赏不已,但是郑之收确认为尚沃卖掉的不是铜器而是腹泻药,因此自告奋勇要到同样的地方卖铜器所有人都不相信郑之收有办法将铜器卖掉。但是没过几天他果然卖掉所有铜器,而且同样使用了当初尚沃所使用的方法。尚沃确对郑之收甘拜下风,因为自己将铜器卖给一个人,但郑之收确使铜器普及了整个村庄。

  • 尚沃为了将妹妹尚嬉从妓籍中赎身而向店主三甫要求给他五十两,并向三甫承诺只要给他五十两就誏他取回“钰器”专卖权同时让他赚到一千两,三甫认为尚沃胡说八道因而当场拒绝了他尚沃只好去求见洪德铢,但是也被拒于门外。朴酬未取得了六个纳清“钰器”场的经营权,三甫担心他的店主位子不保,因此前去找姑姑(洪德铢之妻)帮忙说情,但是洪德铢却不为所动.三甫想起尚沃所说的话,于是决定听取尚沃的要求。

  • 尚沃和三甫买回锡块,负责替松商管理纳清玉器场的太出前来找三甫希望他将锡块转卖松商。三甫听从尚沃的话一口回绝,但是松商的行首决定贿赂官方并延后了交货日期。三甫在情急之下回去找太出并告诉他愿意将锡块卖给松商,三甫带太出去拿货,不料已被尚沃搬到别的地方。德铢得知三甫挪用公款因而将他叫到本店,三甫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报告德铢。

  • 松商大房朴酬未前来洪德铢的家中要求德铢一起携手进行人蔘交易,却被德铢所拒绝。朴酬未恼羞成怒,决定不惜和江商发生流血冲突也要掌握由江商主导的边境贸易,洪德铢之所以会放弃可以赚钱的大好机会,那是因为洪德铢早在十九年前就在深山栽种长脑蔘,而今年刚好是收成第一年。于是德铢要从使唤当中选出来往于栅门之间进行人蔘贸易的人,由于这分差事非常危险因此没有人自愿,一心向往能够成为成功商人的尚沃决定接下这个重担。

  • 妙玉紧急前往玉器店想阻止尚沃到深垣山但是却迟了一步,尚沃早已经上路,妙玉为此事担忧不已,素礼将妙玉的心事告知朴酬未,朴酬未指示妙玉离开义州暂时留在博川。尚沃和斗七一路赶赴深垣山,但并不知道六孙的盗贼帮已经跟纵在后。当尚沃抵达深垣山地窖时却受到盗贼突击,所有采蔘夫全部惨遭杀害,脸上蒙着面罩的六孙看到尚沃之后并没有将他杀害。

  • 由于江商的长脑蔘田被松商所派的盗贼铲平,于是三天后栅门进行的人蔘交易将会无法如期进行,这会影响往后江商在栅门的所有秘密交易,洪德铢为了他手下的店主以及其家属,终于决定向松商的朴酬未低头,并带着松商的松都蔘道栅门进行人蔘交易。彩妍身上的金贯子被另一个杂技团员拾获便拿到杂货店变卖,为此衙门的人前来抓人。彩妍只好承认那是自己所有,彩妍被带往衙门逼供,但彩妍始终不愿说出其出处。

  • 尚沃和妙玉等人在栅门会合准备前往燕京进行人蔘交易,不料三甫却被朝鲜派来栅门取缔秘密交易的团练使所逮捕。尚沃为了救出三甫决定乔装成朝廷所派来的敬差官并顺利救出三甫。朴酬未将彩妍从衙门带回松房并派素礼细心照料,美琴之母要求郑之收尽快前往平壤取得母亲的允许再举行与美琴的婚礼。野心勃勃的郑之收得知江商与松商间的融合关系即将画下句点,于是内心开始有所动摇。

  • 尚沃以吴伟业的诗打动了清国的药材商并以高价出了人蔘,但是黄行首却开始担忧林尚沃过人的才能总有一天会对松商造成极大伤害。朴酬未透过石柱得知彩妍是曾任弘文馆大提学(正二品官职)的女儿,于是他再度建议一同前往松都,但是彩妍以心有所属为由拒绝了朴酬未。郑之收以前往平壤与母亲商量婚姻大事为由离开洪德铢的家,并直奔朴酬未的松房,并将写着良禽择木四个字的书信交给朴酬未。

  • 尚沃以药材商送的二百两天银救出了青楼女子美玲,三甫叮咛尚沃不可以将此事告诉任何一个人,但是三甫却将此事告诉了自己夫人安氏。尚沃在母亲开设的客栈看到彩妍,并从彩妍口中得知将她救出来的正是松商大房朴酬未而震惊不已。之收向酬未表示想要马上到松房工作,酬未却要之收暂时继续留在江商,替松商找出可以掌握江商商权的方法,之收趁德铢前往平壤时将所有店铺的帐册收回,并研究出了打击江商的方法。

  • 之收背叛洪德铢投靠朴酬未并被任命为松商的大行首,尚沃挪用公款买下妓女的事传遍整个义州,洪德铢为了确认此事而将尚沃和三甫叫到本店。三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洪德铢,原本以为尚沃将从江商的名册中被删除,但是洪德铢却任命尚沃为江商本店书记,德铢交待尚沃在十天内想出能使江商活命的方法,尚沃想出了三种方法。

  • 贡人来到江商要求行贿,洪德铢也像妙玉一样拒绝负给贡人任何一毛钱,贡人决定让松商和江商进行价格竞标,然后想以最低价购得丝绸。 尚沃认为这样会掉入贡人所设的圈套,于是去和妙玉私下协商。第一次竞标双方都写十二两因为流标,第二次进行竞标,松商是十三两,江商是十五两,,贡人只好以十三两的高价买下松商的丝绸,江商对尚沃的行为极不谅解,但是尚沃却已经替江商赚进了三千两。

  • 义州府尹邀请洪德铢参加衙门的宴会,尚沃随洪德铢一同前往,并在那里遇到曾经在燕京有一面之缘的吏曹判书尹政镐。 尹政镐告诉尚沃不久之后要举行别试(国家有喜事或每十年针对堂下官所举行的不定期考试),尚沃因此决定大量购买纸张,以备举行别试时再将它变卖,郑之收从斗七口中得知尚沃的想法,于是买断制作纸张的原料堵树,并传出国家即将有战事的不实消息,尚沃所购买的纸张价格一落千丈血本无归。

  • 由于传出汉阳将有战乱,尚沃购买的纸张价格一直滑落,所有的人都劝尚沃尽快将纸张卖掉,斗七也在之收的教唆下一直催促尚沃早点将纸张卖掉。妙玉看不惯之收用卑劣的手段设下陷阱,于是想将之收的阴谋告诉尚沃,但是始终找不到尚沃的身影,尚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以廉价卖掉纸张,损失惨重,不料官兵前来通知客栈的人发生战乱为不实谣言,傅弟和铁蛋赶往纸张店要阻止尚沃,但是为时已晚铁蛋发现斗七早已和纸店串通。

  • 尚沃因为郑之收买通丝绸店书记刘斗七损失惨重,于是身上只剩下银子一百五十两,三甫要求尚沃快点回义州去,但是尚沃坚持要以剩下的钱赚回他们的损失,不然绝不回去。两人来到了汉阳的市集街,并在那里看到郑之收与张石柱,并从船主的口中得知郑之收正在探听鱼类价格。斗七领悟到自己犯下不可抹灭的错,因此决定回头利用郑之收,弥补江商所遭受的损失,斗七再次去找郑之收并得知他将前往熊津做一笔大生意。

  • 大定江船队经营权再过一天就会落入朴酬未手中,顺卓、斗冠到处去凑钱,但是始终无法凑足要付给松商的两千五百两。酬未要求义州府尹带着江商所开出的“换” 拿到江商换取现金,德铢知道酬未和府尹早已串通好让江商交出船队经营权,于是决定不再作无谓挣扎,洪德铢前往松商准备将船队经营权交给朴酬未,此时前往汉阳的尚沃出现在松商,并将天银六百两还给朴酬未,洪德铢大感痛快并任命尚沃为本店行首。

  • 尚沃决定不再掩饰对妙玉的爱慕之情,于是也将自己压抑多年的的感情向妙玉表白,原本以为两人之间不会再有任何阻力,但是妙玉却认为没资格接受尚沃的感情,洪德铢的江商在这次的冬至使节团里,只分配到一点点物量,于是洪德铢以船团经营权及所有店铺做为担保等措了二万多两,打算亲自带领商团前往燕京,,义州府租用江商的税榖船运送救济米前往汉阳,石柱动了手脚,在救济米中加水加沙,好让江商背黑锅。

  • 尚沃负责从汉阳运回来的救济米内发现大量沙子及米糠,甚至因为吸水过多全部腐烂,江商都房洪德铢和尚沃一起被抓进义州衙门,尚沃为了救洪德铢和江商而一肩扛下所有的罪,石柱得知洪德铢即将被释放,于是派纳清铜器厂的店主放出不实谣言,让义州府民误认为洪德铢侵占救济米,洪德铢为了安抚民心从各地调来白米发放。彩妍得知尚沃将被押送汉阳监营,于是前去求见朴酬未。

  • 彩妍为了救出关在牢里的尚沃,答应朴酬未一同前往松都,朴酬未深怕赈灾米事件扩大被朝廷知道是松房所为,于是要求义州府尹放走尚沃府尹按朴酬未的意思释放尚沃并且向洪德铢要求贿赂,洪德铢为了尚沃打破多年来的坚持,向府尹行贿。原本以为赈灾米事件会就此落幕,不料府尹和朴酬未串通,从冬至使节商团名单中将江商删除,江商的所有店铺及大定江船团经营权全部落入了松商,江商宣告破产。

  • 尚沃来到游商大行首千郁兰旗下担任褓负商,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尚沃已经获得游商大行首及行首的认同,但是尚沃心中始终没有忘记必须重振江商,于是毅然决定离开了游商,重新回到了义州。当他从三甫口中得知都房大爷洪德铢已在六个月前悄悄离开了义州,如今音讯全无,这使尚沃突然对自己所选择的人生感到有些茫然,于是决定前往善王寺,暂时让内心获得平抚,却意外在那里与妙玉重逢。

  • 经过了一年之后尚沃在善王寺与妙玉重逢,尚沃向妙玉述说这一年来的思念,然而妙玉却告诉尚沃自己不是朴酬未的女儿而是他的媳妇。游商大行首于郁兰前来善王寺告知尚沃,燕京前门大街的商人王昭时悬赏寻找尚沃,并再次要求尚沃一同前往燕京,尚沃仍然拒绝。尚沃离开善王寺并托进焕捎一封信给妙玉。在善王寺上妙玉所说的话,仍然无法阻挡尚沃对妙玉的一片痴情,两人深情相拥。

  • 尚沃和三甫为了见药材商王昭时而前往燕京,就在这当儿失踪达半年之久的洪德铢突然现身义州,并开始召集江商的店主准备东山再起。来到燕京的尚沃和三甫见到王昭时,王昭时告诉尚沃,真正找他的不是自己而是掌握燕京前门大街商权的巨富“朱炳成”。尚沃和三甫来到素未平生的朱炳成家中,这才得知多年前被尚沃救出青楼的女子张美玲,如今已成为巨富朱炳成的正室夫人。

  • 尚沃和三甫等人也为了取得人蔘交易权来到汉阳,和朴酬未一同来到汉阳的彩妍得知此消息,立刻派人送了书信给尚沃约他见面。彩妍告诉尚沃,朴酬未为了取得交易权已经用五万两贿赂朝廷掌权者。尚沃苦思对策,最后决定前去找吏曹判书尹政镐,希望藉他的影响举行一次公平公正的审核,但是由于此事关系着庞大利益,尹政镐无法插手。此时得知朝廷另一个掌权者朴宗庆的父亲过世,于是前往朴府吊丧。

  • 江商获得了七千斤的人参交易权之后,平壤游商和东莱内商都前来要求尚沃帮忙,而尚沃想要以此让江商东山再起,同时心中燃起要与松商再进行一次决战的火苗。美琴之母为了促成美琴和尚沃的婚事绞尽了脑汁,心中仍然对郑之收无法忘情的美琴,看到母亲的样子心情非常沉重。朴酬未认为林尚沃逐渐勒住了自己的脖子,于是告诉彩妍“不共戴天之仇”,并决定杀掉尚沃。

  • 洪德铢将江商的都房位子交给尚沃,自己却再度前往栅门,尚沃最后虽然决定接下江商都房的位子,但是他不愿搬进本店,因为他要等候洪德铢回来,朴酬未得知尚沃登上了江商都房的位子,因此任命郑之收为松商本店的都房,并交待他前往义州准备人蔘交易的事宜,很多商团前来争取人蔘物量,使得江商门庭若市尚沃准备以向各江商收取的资金买回大定江船队经营权及义州的店铺,但是被郑之收拒绝尚沃向平壤游商于郁兰寻求帮忙。

  • 尚沃压抑不住对妙玉的思念因而前往丝绸店,但是妙玉刻意以冰冷的态度对待尚沃。在偶然的情况下目睹尚沃与妙玉见面情形的草礼,终于发现了两人不寻常的关系。当草礼将此事告知傅弟时碰巧被尚沃的母亲所听到。为了人参交易一事前往栅门的尚沃得知江商是自从“秘密交易”被禁止之后的第一个获得人参交易的商团,他感到兴奋不已。在栅门与尚沃重逢的洪德铢告诉尚沃,他取得的最大利润正是尚沃,并请求尚沃与自己的女儿美琴成亲。

  • 在栅门的人蔘交易尚沃中损失惨重,他怀疑松房正是秘密交易的主导者,但是连义州府尹都找不到任何证据,因此尚沃拜托洪德铢在栅门监视松房的动态。洪德铢向派遣在栅门的差使请求彻查秘密交易一事,但是差使认为由他所管制的秘密交易不可能会进行,因此将洪德铢赶走。洪德铢在偶然机会下见到松房行首金太出出现在义州。

  • 因洪德铢的死亡深受打击的尚沃,放下手边所有工作足不出户,身边的人都为尚沃担心不已,美琴得知尚沃因伤心过度已经一个月不曾处理江商业务,因此前去找尚沃并告诉他要坚强的守住江商才是遵从洪德铢的遗志。听到美琴这一番话的尚沃立刻召集店主集会,并承诺将为江商付出全部心力,朴酬未吩咐郑之收为了恢复松商的权威,必须尽全力投入清国商团的价格竞标,价格竞标当天写下最高价格的商团才能取得清国商团的物量。

  • 尚沃没有参与清国商团的价格竞标,于是郑之收揣测尚沃一定有其它的意图,另外当松商得知尚沃从户曹取得了三万两巨额的贷款,于是倍感疑惑。前往松都衙门申请红蔘蒸包物量的妙玉,在那里遇到朝鲜最优秀的蒸包技术人员朴裕哲和一同走出衙门的林尚沃,并得知尚沃已经申请了五千斤的人参蒸包物量,妙玉前去找尚沃并给予忠告,但是尚沃却展现了无比的自信心。

  • 尚沃从王昭时口中得知清国药材商人已经达成协议不购买朝鲜的人参,因为清国已经利用朝鲜人蔘的种子栽培了大量的人参,而且还从朝鲜请来了蒸包技工制作红参。由于清国的商人没有意愿购买朝鲜的人参,因此各个商团开始焦虑不安。此时朴酬未召集商团负责人会议,并提议为了减少商量的损失,将人参的公告价调降为一斤七十两,但是尚沃不愿以低廉的价格出售最上等的朝鲜人参,于是宣布要以自己的判断信念进行交易。

  • 将松商及京商的人参全数购得的尚沃,将人蔘的公告价从一百一十两调涨为一百五十两,尚沃这种举动令江商的行首忧心不已。王昭时前来告诉尚沃,清国商人之间已经发出通知,只要和尚沃交易的商人就从商界除名。传闻中的清国红参出现在药材市场,而且以一斤四十两的价格进行交易,尚沃看过在药材市场流通的清国红参之后,更将公告价再度提高为一百六十两。

  • 朴酬未和郑之收一抵达义州就被押送到衙门,为栅门秘密交易以及洪德铢的死接受审问,但是由于秘密交易的共谋—江府差使已经自杀,因而无法揭开事实真相,在这种情况下,朴酬未和郑之收被无罪释放。尚沃遵从洪德铢的遗志决心将带领江商成为朝鲜第一商团,并在汉阳准备了江商的据点,朴宗庆大人召见尚沃,并向尚沃要求贿赂,尚沃再次拿出空白支票并告诉朴宗庆,他不会为小事行贿,但是为救济百姓,所用的钱多少他都愿意承担。

  • 母亲一再催促尚沃和美琴的婚事,尚沃内心感到非常忧愁,于是决定约妙玉见面,不料妙玉却说只能在心中思念尚沃,正是自己的命运,于是从今以后将忘记和尚沃的所有缘份。郑之收在表面上若无其事的安抚朴酬未,但私下为了拉拢各个都房而展开了计谋,朴酬未开始感觉气氛不太寻常,于是吩咐手下瞒着郑之收及张石柱观察都房的动态。

  • 当尚沃得知朴酬未和妙玉已被郑之收赶出松商之后立刻前往寺庙寻找他们,但他们已经离开了松都。尚沃与美琴终于成亲了。被郑之收赶出松商的朴酬未与妙玉为了寻找金矿而去开采矿山,却因坑道崩塌工人严重受伤。江商透过燕京药材市场的人参交易快速成长起来,并成为名符其实的朝鲜第一商团,朴裕哲表明隐退的意思并向尚沃表达了谢意,同时提醒尚沃,前来要求学习做生意的洪大守,此人眼神非常不寻常。

  • 由于松房放高利贷谋取利益,使得原本就陷入饥荒的良民遭受到更大的伤害,洪大守建议尚沃如果要阻止松房的高利贷所引发的弊害,就得打破目前的钱荒,于是尚沃运用湾商的信誉向具有庞大财富的文人借贷金钱,并以极低的利息借给良民,使良民的生活获得了改善。另一方面,郑之收却利用以高利贷赚取的利润买下了盐田想垄断交易市场,洪大守再次向尚沃建议买下粗盐并将它当做救荒盐发放,甚至带到山上分送给以开垦林地为生的火田民。

  • 官府以和盗贼内通的罪名派人捉拿尚沃和洪大守。在被押送到平壤监营的路上,一群盗贼自愿投案,并要求释放林尚沃。官府认为江商都房林尚沃感化盗贼有功,立即开释尚沃和大守。洪大守向尚沃请假,谎称要回家一趟,大守带着尚沃给自己的银子、绸缎和米来到嘉山的大本营。 大守谎称自己是山人,向山上的矿山开发者们筹集举事的资金。妙玉一口允诺给他们五百两,黄大虎为妙玉的这一举动担心不已。

  • 进焕告诉妙玉自己看见洪大守和林尚沃在一起。妙玉急忙去找尚沃,提醒他大守的身份可疑。尚沃恋恋不舍地望着妙玉远去的背影。尚沃察觉出大守说了谎话,大守试图拉拢尚沃参加逆谋。尚沃面临灭门之灾。情急之中,尚沃拿出了石崇大师写给自己的第二张纸条。尚沃发现纸条上只写着一个字:鼎。彩妍告诉尚沃鼎有三足,分别代表财富欲、名誉欲和地位欲。尚沃顿感启发,回到家中专心等候大守前来。

  • 判官从抓获的叛军身上搜出了记载支援叛军资金的富豪名单帐册,其中也有妙玉的名字。尚沃向府尹陈情,说支援叛军物资或钱财的人,不见得就一定和他们是同党。无奈在这非常时期,府尹根本听不进去,表示一定要处斩那些富豪。松商郑之收企图借此机会霸占云山的矿山。之收威胁云山郡守要是将他管辖之下的人与叛军沟通之事泄露出去,郡守难免会受到连累,趁着郡守心生动摇,之收要求他调换文书,将金矿所有人的名字改为郑之收。

  • 洪景来之乱终于平定,尚沃来到战乱后的郑州城寻找妙玉,尚沃看到被官军捕获的大虎,急忙去问妙玉的下落,只可惜大虎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尚沃开始重整商务,吩咐行首们将物品廉价卖给老百姓,同时不忘继续打听妙玉和朴酬未的下落以及松商的动态。松商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各地的都房开始不满,松商都房们提议立即将金矿转卖给他人,郑之收坚持要再等一等,这时候金太出跑来告诉之收又找到了产量惊人的金脉。

  • 洪景来之乱平定,皇上论功行赏,任命林尚沃为泰川县监,尚沃称自己只不过是一芥商人,实在无法承担这么大的重担,皇上表示自己心意已决,并希望尚沃帮助泰川百姓摆脱贫穷。郑之收因为云山矿山的事造成资金不足的情况,于郁兰向尚沃提议借此机会吞并松商,尚沃经过再三考虑,对已沦为官奴的酬未表示,为了朝鲜商界的稳定,他要暂时接管松房。尚沃任命斗冠为江商都房,带着三甫和傅弟去接任县监之位。

  •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尚沃看见已沦为官妓的妙玉,两个人只能用眼神传情,尚沃让进禄带着妙玉逃到清国,妙玉却以不愿意给尚沃造成负担为由,拒绝去清国。尚沃被皇上提拔为郭山郡守。平壤观察使表示虽然无法赎回妙玉,但可以将她派到郭山的官妓院。美琴见丈夫为妙玉的问题苦恼不已,遂擅做主张准备酒菜,让妙玉和尚沃合房。

  • 美琴将尚沃和妙玉安排到一个房间里。第二天,美琴发现尚沃留下妙玉,独自去东轩。妙玉表示不愿意成为负担,要回到平壤监营。美琴表示自己是心肝情愿的,尚沃告诉美琴自己不会再在感情上愧对美琴。郑之收查出江商书记洪大守和叛军头目洪景来是同一个人的事实。郑之收断定尚沃绝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遂命部下准备重新接管松房,尚沃担心自己要是继续担任江商大房会让江商面临破产,因此辞掉大房一职。

  • 三甫为救尚沃,来到朴宗庆府邸,却受到冷落,三甫看见之收和石柱去找朴宗庆大人,感到这一次很难救出尚沃。斗冠和顺桌也被押往义禁府,朴宗庆将对洪景来之事一无所知的二人强行关进监狱。妙玉托进焕将自己的字条带给酬未,酬未又托进焕将自己的信传给平时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商団负责人,各商团的大房和平安道一带的老百姓联名上书,要求释放尚沃,尹政镐再三提醒朴宗庆不要太无视民意,朴宗庆却执意要将尚沃等人处以极刑。

  • 朝廷让右议政尹政镐接替朴宗庆审问因洪景来之乱被关进牢的人,经过再审,尹政镐查出松商的酬未、妙玉、大虎等人并未与叛军内通。朴宗庆联同朝廷其他大臣,执意主张立即处斩尚沃、酬未等人。郑之收得知朴酬未等人可能无罪释放的消息,急忙去找朴宗庆。此时,朴宗庆预感到朝廷大势渐渐偏离自己,遂命之收不要再来找自己。朴宗庆担心郑之收会向自己报复,以松商未向朝廷纳税为由,没收了松商的帐薄。

  • 郑之收为解决资金短缺问题,开始伪造倭银。妙玉带人突袭伪造倭银的铸造厂,阻止倭银流向市面,并将石柱押到官府。尚沃要求郑之收将松商的所有店铺转给自己,并要求他不要再涉足朝鲜商界,郑之收发现自己已经穷途末路,遂自断其命。皇上特封林尚沃为堂上官中枢府护军。时过境迁,尚沃来到洪景来的坟墓,祭拜为了百姓的安危抛弃自身性命的英雄。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