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活佛济公1

1.8亿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林添一

类型:古装剧/喜剧/神话剧

语言:国语

简介: 该剧故事根据清郭小亭著济公全传以及民间故事改编,传说前世为降龙尊者的济公降生到善人李茂春家中,取名李修缘,后投身灵隐寺,自号济癫。在灵隐寺,济癫不限佛门清规戒律,行为异常实心存大善,除恶扬善,被百姓...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仙界大鹏鸟因遭佛祖训戒对佛祖心存不满,破坏佛门宝物,重伤看守伏魔殿的灵禅子,降龙尊者率十八罗汉收服大鹏,将其关进婆罗洞,由胖、瘦仙童负责看守,大鹏用计逃脱。佛祖将胖、瘦仙童贬下凡间,又命降龙下凡收服大鹏,济世救民。降龙下凡后投胎于杭州城内俗名李修缘。修缘与胭脂青梅竹马,自小便定下亲事。成亲当日,十七罗汉现身空中,唤醒修缘对前世的记忆,修缘顿悟前世,疯癫而去。

  • 白灵是雪山上一只白狐,经千年修炼,幻化成人形。白灵为报陈亮前世之恩,每夜前来陪伴苦读的陈亮。殊不知,凡人是不能与妖相通的。陈亮一病不起,陈员外请人施法驱赶妖邪。济公搬韦驮神像至陈家,途中遇一道士亦受陈员外之请前来捉妖。是夜白灵现身,道士不敌。济公留在陈家的韦驮神像显灵赶走白灵,陈员外方知日间疯疯癫癫的和尚是灵隐寺的道济活佛。

  • 失去内丹的白灵逃跑后,现出原形,被师兄黑风所救。白灵、黑风联手欲从济公手中夺回内丹,济公开导白灵后还其内丹。白灵因对陈亮对了真情,不顾黑风阻拦又去私会陈亮,却发现陈府已被济公用法力布下金光法网,白灵无法靠近。恼羞成怒的白灵去地狱谷借来三昧阴火,放火烧了大碑楼。广亮认定大碑楼被烧全是济公惹的祸,要济公一个月内募款重建大碑楼,济公满口答应。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仙界大鹏鸟因遭佛祖训戒对佛祖心存不满,破坏佛门宝物,重伤看守伏魔殿的灵禅子,降龙尊者率十八罗汉收服大鹏,将其关进婆罗洞,由胖、瘦仙童负责看守,大鹏用计逃脱。佛祖将胖、瘦仙童贬下凡间,又命降龙下凡收服大鹏,济世救民。降龙下凡后投胎于杭州城内俗名李修缘。修缘与胭脂青梅竹马,自小便定下亲事。成亲当日,十七罗汉现身空中,唤醒修缘对前世的记忆,修缘顿悟前世,疯癫而去。

  • 白灵是雪山上一只白狐,经千年修炼,幻化成人形。白灵为报陈亮前世之恩,每夜前来陪伴苦读的陈亮。殊不知,凡人是不能与妖相通的。陈亮一病不起,陈员外请人施法驱赶妖邪。济公搬韦驮神像至陈家,途中遇一道士亦受陈员外之请前来捉妖。是夜白灵现身,道士不敌。济公留在陈家的韦驮神像显灵赶走白灵,陈员外方知日间疯疯癫癫的和尚是灵隐寺的道济活佛。

  • 失去内丹的白灵逃跑后,现出原形,被师兄黑风所救。白灵、黑风联手欲从济公手中夺回内丹,济公开导白灵后还其内丹。白灵因对陈亮对了真情,不顾黑风阻拦又去私会陈亮,却发现陈府已被济公用法力布下金光法网,白灵无法靠近。恼羞成怒的白灵去地狱谷借来三昧阴火,放火烧了大碑楼。广亮认定大碑楼被烧全是济公惹的祸,要济公一个月内募款重建大碑楼,济公满口答应。

  • 白灵与黑风去请师父大鹏出面整治济公,大鹏交给白灵一瓶幽冥水,并告诉她已精心准备了秘密武器去对付济公。济公外出化缘木材,打柴的樵夫告诉他此处的山林皆为城里首富钱员外所拥有。济公至钱府化木材,惜财如命的钱员外不但不肯给木材,还命人砍掉济公的腿。济公略施小计捉弄了一番钱员外,钱员外答应送给济公木材,并虚情假意的让济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济公表示只要自己的僧衣包些木材即可。

  • 济公喝下幽冥水后并没有死,还以佛家教理感化钱员外捐出木材为灵隐寺修建大碑楼,同时答应靠砍柴为生的樵夫可以到自家山上砍柴。樵夫们敬重济公的法力,提出要帮济公砍伐木材并运至灵隐寺。济公拜托樵夫们将砍下的木材丢进富春江就行了。樵夫们不解,济公称自有办法将木材运回灵隐寺。返回灵隐寺的路上,一只白兔带着一条新娘的红盖头出现在济公面前,济公捡起红巾突然预感到会有事发生。

  • 秦相国之子秦桓仗势其父为官,鱼肉乡里,平时流连花街柳巷。一日,看上仍在为丈夫戴孝的秀英并带回府中强暴,致使秀英腹中胎儿不保,秀英不甘受辱,上吊自尽。相府从此传出闹鬼,此时白灵化身为公子前往相府,谎称府内有妖孽作怪,必须用灵隐寺大碑楼的木材拿来重盖相府方得平安。秦相轻信白灵之言,命人前去拆除大碑楼。官兵来到灵隐寺后遭到济公、广亮、必清等人的阻扰,秦相大怒派兵捉拿济公等人。

  • 秦夫人的身体愈加不适,危在旦夕,白灵用法力逼走秀英,并用内丹将其打伤。土地婆婆可以帮秀英装鬼报复秦桓,却无法保住秀英腹中胎儿。济公施法将秀英腹中胎儿之幼灵植进秦桓体内,致使秦桓一夜大肚。秦相请来名医为秦桓医治,所有的大夫诊断结果如出一辙,秦桓是怀孕了。秦相大怒将所有医生全部抓了起来。

  • 济公与挺着大肚的广亮回到相国府,秦相求济公救子,济公将婴灵再次逼进秦桓体内,并称婴灵的肉胎已长在秦桓体内,要想将肉胎取出,必须要秦桓说出事情的真相。秦桓这才承认自己看上新寡的秀英并将她带回府中强暴,后秀英在府内上吊自尽,尸体被仆人埋于荒郊。之后秀英之灵曾来找秦桓报仇,却因秦桓身带舍利子而无法靠近,秦桓因害怕也一直未向人透露此事。真相揭晓,秦相震怒要杀秦桓为秀英偿命。

  • 胭脂女扮男装入寺欲见济公,方丈告知济公外出化缘,胭脂用计引出广亮、必清,抓做人质,逼济公前去见她。济公化缘遇上被胭脂施了法术的赵斌,赵斌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济公一阵猛打,陈亮出现与赵斌打得难分难舍,并称要拜济公为师,被济公拒绝。回头崖上,胭脂道出济公出家后自己受尽亲友的责难,最终选择跳崖自尽的命运,济公方知胭脂已入魔道,并拜大鹏为师,找他是为了报仇。

  • 为救必清,济公答应与胭脂成亲。广亮带领灵隐寺众僧布置礼堂,住持元空虽对济公成亲一事震惊不已,却相信济公一定另有妙计。此时陈亮来灵隐寺找济公拜师,济公见到陈亮瞬间眉头舒展,计上心来。成亲当日,济公与胭脂拜堂后,胭脂突然使出绝情魔刀,济公受伤生死未卜。原来胭脂一直没有忘记当年济公抛弃她给她带来的伤痛和屈辱,与济公成亲就是为了取他的性命。

  • 刘员外进灵隐寺拜见济公,送上一串罕见的佛珠,佛珠上的每一颗珍珠均为粉红色。众僧正为这稀世的粉红珍珠惊叹不已,济公与广亮却将佛珠扯断,一颗粉红珍珠被损坏。广亮将责任推到济公身上,更要济公保证去找到一颗血红珍珠来补偿,济公无奈只得应允。灵隐寺举行盛大的水陆法会,却不似往年有众多信众来参拜,住持元空命广亮携必清去调查原因。

  • 济公循着血珍珠散发出的红光找到天元家,发现血珍珠竟然在明珠手中,济公看出明珠乃蚌精所变,要明珠交出血珍珠,明珠不肯,借助血珍珠的法力攻击济公,济公不敌反被伤了眼睛。圣德法师收天元为入门弟子,天元与奶奶甚喜,天元更是决定要进献一串粉红珍珠做成的佛珠给圣德法师。明珠因为生产珍珠过于频繁,体力透支,对天元提出的进献粉红珍珠一事提出异议,此举又招来奶奶的一番不满。

  • 圣德告诉白灵,他从张天元的身上感受到血珍珠的灵气,要白灵去接近张天元找出血珍珠。白灵假扮成富家千金至张家,称自己遇到匪徒,逃亡至此。张奶奶因为贪图白灵的钱财留下白灵暂住,白灵乖巧讨张奶奶开心,张奶奶对白灵甚是喜爱,并有意要天元休了明珠娶白灵为妻。白灵发现了明珠的蚌精身份,并发现血珍珠正是明珠的内丹。白灵欲夺血珍珠却不敌明珠的法力,被明珠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 白灵要去静光寺参拜,张奶奶别有用意地让天元陪同白灵一起,天元对乖巧贤惠的白灵早已暗生情愫,一路上对她照顾有加。广亮、必清费尽千辛万苦从静光寺的大牢中逃出,途中遇到济公,二人如遇救星,济公却要二人重回静光寺调查。白灵带着天元来到圣德禅房,将明珠拥有血丹的事如实相告,圣德命白灵将天元关进大牢,自己去夺回血丹。静光寺门外,前来寻找天元的明珠与圣德各施法力大战。

  • 明珠恳求圣德放过天元,圣德却对明珠拒绝自己而且爱上凡人恼羞成怒。圣德用法力收回明珠体内的血丹,明珠宁可一死也不愿背叛天元。济公赶到,救出失去内丹现出原形的明珠,却不敌血丹发出的红光,就在济公将要抵挡不住之时,圣德却突然收手,赶回静光寺。静光寺中,广亮、必清凭借济公的扇子将自己隐身,在一间小禅房中发现一尊文殊菩萨的佛像,白灵出现欲夺佛像,却被二人离奇逃脱。

  • 济公去找圣德要血丹救明珠,圣德因为济公盗走文殊菩萨盛怒不已,二人大战一场,降龙现身亦不敌火灵珠,济公身受重伤。广亮、必清在路边发现奄奄一息的济公, 二人放声痛哭,必清怀中的文殊菩萨像掉落,文殊菩萨显灵,告诉济公火灵珠与明珠的一段前尘往事,并用佛光救活济公。白灵得知天元撬开大河蚌惊讶不已,张奶奶更是责怪天元不该将这有灵性的大河蚌杀了,张奶奶赶到柴房却发现明珠倒在血泊中。

  • 崔家父女回乡途中遭遇土匪,幸得赵斌、陈亮相救,二人决定将好事做到底,护送崔家父女回乡。崔家父女平安到达武康崔家村,崔家人盛情款待陈亮、赵斌,崔母更是极力挽留二人多住几日,并命媳妇心兰妥善安排。崔家少爷崔俊生生性风流,无心读书,却对妻子心兰谎称要考取功名,搬去后山的竹屋专心读书,实则是为了逃脱妻子与母亲的管束,带着仆人崔贵夜夜风流快活。

  • 黑风洞中阴森恐怖,广亮、必清大声呼喊希望济公前来相救。白灵出现,威胁二人说出陈亮的下落,不然就把二人的心挖出来。黑风劝说白灵不要再对陈亮念念不忘,并向白灵表明自己一直以来对她的爱慕之情,白灵心中仍记挂陈亮,拒绝了黑风。济公来救广亮、必清,被困在黑风精心布置的黑风阵中。白灵得知陈亮人在武康,去黑风洞带走广亮、必清,要二人陪同她一起去武康找陈亮。

  • 黑风与赵斌在破庙中对打,赵斌不敌黑风险被杀,真身灵禅子出现重伤黑风,黑风落荒而逃。广亮向崔母坦言是来寻找陈亮的,崔母即命心兰前往后山请赵斌、陈亮下山,并带回俊生请广亮大师为他祈福。俊生此时已完全被花娘魅惑,信誓旦旦要休掉心兰娶花娘为妻,花娘暗自得意,并对俊生说如果将来俊生变心,就把俊生的心挖出来吃了。

  • 心兰上后山请俊生回家,却发现了花娘一直陪在俊生身边,俊生竟开口说要休了心兰,心兰震惊哭泣,掩面而去。崔贵色胆包天去房中偷看花娘,却惊见花娘的真面目乃妖怪。崔贵转身逃跑时,被花娘捉住欲杀人灭口,济公及时现身阻止花娘。俊生见到崔贵昏倒在院子中,请来大夫为崔贵医治,大夫诊断是惊吓过度。俊生不解询问崔贵,崔贵惊魂未定地说出花娘是妖怪,俊生怒骂崔贵胡言乱语,转身离去。

  • 经此一劫,崔家人更认为广亮法力无边,只有广亮深知仅凭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与妖怪抗衡,故谢绝崔母的邀请与必清二人匆匆别过。崔家众人回府,途中竟然见到白灵与陈亮在一起,众人直呼白灵就是挖心的妖怪。陈亮吃惊看向白灵,白灵慌乱否认。俊生急中生智,拉开崔贵的衣服,崔贵胸前红字泛出佛光射向白灵,叠出白灵身上的狐狸原形。

  • 俊生因为花娘一事收敛了许多,对心兰也倍感愧疚,有意讨好.陈亮从广亮、必清处证实了白灵就是挖心妖怪的事实,对白灵的误解更深,陈亮请广亮、必清陪同去崔府捉妖,广亮虽害怕却只得答应下来。崔母见陈亮陪同广亮一起回来甚喜,广亮对崔母说出对付妖怪的方法,是要众人暂避在佛堂中,并将抄写在纸上的经文贴在门窗上,妖怪自然不然靠近。花娘到来,见众人有佛光保护下不了手,怒极离去。

  • 俊生惨死,崔母、心兰伤心不已。陈亮等人见此情景也甚是悲伤。广亮提出去找济公来帮崔家度过难关,崔母感激不尽,心兰亦决定跟随众人前去恳求济公相救。众人在武康城内到处寻找却不见济公踪影,广亮大怒说要惩罚济公,必清,赵斌附和。众人来到武康近郊,济公装扮成老婆婆现身,告诉心兰自己的儿子也被妖怪挖了心,后经圣僧指点,在山上找到回魂草救活了儿子。

  • 陈亮恳求济公救白灵,济公用手中扇子对着白灵轻搧几下,白灵竟死而复生,赵斌、陈亮看得目瞪口呆。陈亮称要亲自去抓花娘,洗清白灵的冤屈,白灵却要陈亮手下留情放花娘一条生路。崔府的葛奶娘突然不知去向,崔母为免心兰太过操劳,命崔福再去请个奶娘回来照顾小少爷。花娘得知后,认为这是个报复俊生的好机会。花娘扮成奶娘至崔府,称葛奶娘家里有事,临走前拜托自己来照顾小少爷。

  • 济公阻止花娘杀俊生,并劝花娘早日醒悟不再杀生,花娘恼羞成怒竟带着俊生孩子逃离崔府,济公追出。花娘敌不过济公掌力欲杀俊生的孩子,陈亮赶到向着花娘一剑刺出,花娘终倒地死去。白灵眼见唯一的亲人被杀悲痛万分,更怪陈亮不守承诺。陈亮无奈看着白灵离去。济公带着俊生的孩子回到崔家,一家人皆大欢喜,对着济公感激不尽,济公却称有人缠着他不得安宁,匆匆告辞离去,众人不解。

  • 让济公不得安宁的正是陈亮与赵斌二人,赵斌因亲眼所见济公济世救人、劝人向善,对济公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故决定跟着陈亮拜济公为师。济公奉方丈元空之命去调查城内婴儿离奇失踪一事,陈亮、赵斌二人亦死缠烂打地跟着济公前往。济公打听到抓走婴儿的正是传说中生下鬼子的鬼母。济公三人找到鬼母的巢穴,济公与赵斌被墙上的魔咒所困,法力无法施展。陈亮却因白灵突然出现,追白灵而去。

  • 广亮、必清、周文聪、如萍、朱凤仙至衙门为周夫人伸冤,文聪表明父母恩爱多年,母亲不可能毒死周员外,更愿意替母坐牢以示母亲清白。县令查无实证只得放周夫人回去,却限制众人不得离开周家半步。广亮、必清见周家闹出人命,连夜收拾行囊准备悄悄离开,却传来周夫人在房内自尽的消息。官府前来将嫌疑最大的广亮、必清带走,二人不但准备擅自离开周家,更在二人的包袱里发现周家的金条白银。

  • 白灵为救陈亮答应嫁给黑风,黑风大喜,带着白灵去向乾坤洞主禀告。白雪带着赵斌前来救陈亮,陈亮拜托白雪去阻止白灵与黑风成亲,并让赵斌先去清平县救广亮、必清。济公在洞窟中见到鬼母,鬼母称将抓来的小孩关在鬼冢中,自己要用小孩修炼黑暗大法,帮自己长满黑色胎记的儿子换肤,济公劝说鬼母体会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的心情,鬼母不理,使出阴阳母子环困住济公,令济公无法动弹。

  • 赵斌见奶娘神色慌张,心中有疑,亲自找到文聪询问事情始末。文聪竟称父母死后发现奶娘确实有许多可疑之处,更提出要与赵斌一同去奶娘房中搜查线索。文聪将一包砒霜放在奶娘枕下,并故作吃惊地找到砒霜。终于找到证据救广亮、必清的赵斌很开心,立即赶去报官。赵斌在衙门得知广亮、必清已在牢中暴毙而死。县令查明广亮、必清是因吃下含有砒霜的素包而死,证据确凿,县令派人逮捕奶娘朱凤仙归案。

  • 公堂上,朱凤仙竟然对杀害周员外夫妇及广亮、必清的事供认不讳,县官下令斩立决,朱凤仙却提出要见文聪最后一面。文聪对朱凤仙的请求不予理睬,如萍不忍见朱凤仙为文聪顶罪,文聪怒对如萍,威胁她不准将真相说出去。刑场上,刽子手正要行刑,天雷骤响,有人怀疑此案有冤。济公赶到刑场将宝莲救下,并称其中确有冤屈,朱凤仙却一心寻死。县官不解,济公称自有办法令一切水落石出。

  • 朱凤仙说出当年在张家为婢,和张少爷——文聪生父张天瑞相恋,却得不到天瑞父母同意。二人私定终身后,朱凤仙怀了天瑞的孩子却被赶出张家,流落至周府外昏倒,幸蒙周员外夫妻救助。周员外夫妻久婚不孕,见朱凤仙怀抱中的文聪聪明可爱,两人决定领养文聪,为了能够时时见到儿子,朱凤仙也答应永远保守秘密,只以奶娘身份出现。朱凤仙知文聪罪恶滔天无法饶恕,只求济公能让文聪见生父张天瑞一面。

  • 广亮、必清参加完法会回灵隐寺,途中救下欲上吊自尽的玉莲。二人正感手足无措之时,玉莲丈夫董仲卿赶到。仲卿责怪玉莲不该寻短见,玉莲却满面愁容,似是苦不堪言。广亮、必清从仲卿口中得知是董母逼得玉莲要寻短见,广亮替玉莲打抱不平,称要以佛法感化玉莲的婆婆。众人至董家,却见董母也正要上吊自尽,仲卿急忙救下母亲。董母一见玉莲便是一顿臭骂,责怪她不辞而别。

  • 广亮、必清带着玉莲回灵隐寺取米,广亮方知仲卿乃村里最孝顺最听话的儿子,玉莲虽任劳任怨地照顾丈夫及婆婆,董母却嫌弃玉莲出身贫寒,指责不断。广亮将事情的缘由告诉元空,元空亦认为如果米粮能够化解纷争就是值得,同意送给玉莲十袋米,玉莲感激不尽,坚持要留在寺中做些打扫工作以报恩。陈亮带着白灵至灵隐寺,请求济公帮助,成全他们的爱情,济公坦言乾坤洞主一定不会放过白灵。

  • 仲卿上灵隐寺带玉莲回家,仲卿当着玉龙的面发誓要善待玉莲不再让她受委屈,玉莲心中欣慰,此时却传来董母在家中昏倒的消息。玉莲与仲卿赶回董家,董母故技重施,以死威胁仲卿将玉莲休掉,仲卿为难不肯答应,董母誓不罢休欲咬舌自尽,仲卿唯有写下休书将玉莲赶出家门。玉莲哭着跑回许家所住茅屋,仲卿追着玉莲而来,玉龙气愤仲卿出尔反尔,将仲卿打成重伤。董母将玉龙告到官府,玉龙被官府捉拿。

  • 董母经元空指点来到贾府门外,但见贾府宅邸气派,董母心中惊叹。这时广亮扮成媒婆,必清扮少女出现,广亮自称是专程来为贾员外的千金说媒的媒婆,听说董母的儿子是个秀才,董母更答应会有丰厚的谢媒礼相赠,广亮向董母保证一定能将亲事说成。广亮、必清带董母进贾府,董母见府内陈设华丽,羡慕不已。贾员外、贾夫人出来相见,广亮不停夸赞仲卿气宇轩昂,并饱读诗书,是个难得的人才。

  • 董母催促仲卿与贾小姐行见面礼,仲卿不情愿地与贾小姐问好,贾小姐却故作娇羞,广亮忙在旁说贾小姐是看上了仲卿。贾员外提出要与董母定下亲事,并以一箱黄金作为聘礼,但是要董母立下字据绝不悔婚,董母连连称好。贾员外派人将黄金送至董家,董母喜出望外感叹自己攀上一门好亲事,仲卿却不为所动,董母劝仲卿接受这门亲事,接受这个得来不易的好媳妇。

  • 洞房内,穿着新娘装的贾小姐数落仲卿新婚之夜却有意冷落她,仲卿百口莫辩,竟然将休妻之事说出。贾小姐认定董家母子有意诈骗,并要仲卿下跪在她面前,仲卿宁死不跪,贾小姐便威胁要将董母告上公堂。仲卿为了母亲唯有在贾小姐面前下跪,并跪至天亮。董母一早等候新媳妇来给自己请安,谁料贾小姐竟然提出要董母每日早晚向她请安,为她斟茶倒水,董母震惊并拒绝。贾小姐称要将仲卿抓去坐牢。

  • 贾小姐见玉莲来到贾府,故意激怒玉莲,警告她不要再厚着脸皮来找仲卿,并当着玉莲的面羞辱仲卿。仲卿忍无可忍,怒对贾小姐,济公心下暗喜。玉莲离开贾府上灵隐寺为仲卿祈福,广亮、必清见玉莲不但不恨董母,反为二人的遭遇悲伤难过,心中暗自敬佩。贾小姐变本加厉地为难董母,仲卿终于忍无可忍提出要与母亲离开贾府,贾员外要仲卿交出一箱黄金方可离开,仲卿唯有用董家所有的财产及土地来抵黄金。

  • 玉龙却不同意将仲卿及董母带回家,玉莲无奈上灵隐寺求济公帮忙救仲卿,济公告诉玉莲仲卿的这一劫难乃命中注定。经此一劫后,仲卿必将克服软弱的个性,变得坚强果断。众人听后甚喜,玉莲却心力憔悴,想要出家为尼。济公医好仲卿的病,董母甚喜并恳求济公将玉莲劝带回董家。济公却称此事唯有董母才能做到,董母想起自己曾经对着玉莲发过誓,玉莲要是想回董家,除非是董母三步一跪,五步一拜地请回来。

  • 济公收到大鹏下的战书,要在灵鹫峰上决斗,济公如期赴约,却只见胭脂亦出现在灵鹫峰。胭脂得知济公并没有死,气愤济公再一次欺骗她,发誓要亲手杀了济公。此时胭脂修炼的绝情魔刀已快接近第九重,法力较之前更为高强,胭脂与大鹏齐出掌向济公,济公怕伤到胭脂,唯有不停闪躲。眼见济公渐不支,随行而来的广亮、必清因为济公给的金锁发出的法力而变回胖、瘦仙童,灵禅子亦现身,与济公一起对付大鹏。

  • 大鹏找到济公的儿时好友徐子敬。子敬的父母原是济公家中的下人,子敬虽自小与济公一起长大,但却摆脱不了两人身份地位的悬殊带来的种种麻烦。子敬也是自小爱慕胭脂,却不敢向胭脂表白。新婚之夜胭脂被济公抛弃,子敬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曾鼓起勇气要胭脂接受自己的感情。胭脂那时已经心如死水,一心寻死。大鹏告诉子敬,灵隐寺的济公就是当年的李修缘,李修缘害的胭脂跳崖自尽,他应该去找济公报仇。

  • 广亮见众僧集体中毒自己与必清却没事,知是奇痒草以毒攻毒起了作用,故与必清二人再次上山去寻找奇痒草。济公查出是胭脂在灵隐寺的井中下了毒,济公约胭脂在清心坡一见,了结二人间的恩怨。大鹏将寒冰烈火掌的功力传给子敬,并迷惑他只要杀了济公就能得到胭脂,子敬受大鹏控制也前往清心坡,准备和胭脂一道对付济公。胭脂使出绝情魔刀对付济公。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