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原来我不帅

2726.9万播放

地区:台湾

导演:张哲书

简介: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 从有印象以来,小庄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帅哥,这份认知并非无凭无据。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亲戚长辈或是小吃摊的老板娘、填问卷的美眉、兜售黄牛票的大婶、借抄报告的同学,每个人总是一脸诚挚地唤他一声“帅哥”,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帅哥。而唤醒小庄这场帅哥梦的人,就是他的两位同学兼死党。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