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人到中年

1718.8万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斗琪

类型:青春剧/家庭剧/剧情

语言:国语

简介: 田文洁与丈夫贺立群用了半生积蓄,购买了一栋新建公寓的楼房,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期待。然而事与愿违,搬入新家的第一天,贺母就被大儿子立众和大儿媳送到了田家,横眉立目地将贺母挡在了门外。一时间...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贺立群搬迁新居,可就在他们搬进新居后没几天,立群的大哥大嫂就把脚受伤的贺母送过来了。贺母腿摔坏,贺立群的哥哥大贺找出种种理由把贺母推送到贺立群家来住。田母把贺母堵在门口不让进,引起好大一番争执。田母气愤于多年来贺母对大贺一家鞠躬尽瘁,贺家的房子也归老大住,现在老二贺立群家刚搬新居,大贺夫妇就把年老受伤的贺母送过来添乱。

  • 田文洁跟同事姜宁抱怨家里的麻烦事,姜宁告诉田文洁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还告诉文洁儿媳妇和破事永恒的情敌。自己从来没有动过结婚的念头,在看看他们这些不成功的例子更是宁缺毋滥。贺立群骑着车来到大贺的烧烤店门,找大贺质问到底是谁出的主意。大贺打岔让立群陪他喝酒。傍晚大贺一家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到立群家一起吃饭,顺道接贺母回家。没想到贺母对他们说他不住了,要常住立群家。大贺和邱东兰喜不自胜。

  • 贺立群到医院给田文洁送饭,劝说田文洁回家。田文洁下班后还是回了娘家,晚饭的时候贺立群来到了田母家,继续劝说田文洁回家,这回田母倒是很配合帮着立群劝说。吃过晚饭,一家三口回家了。贺母想念孙子,给孙子打电话,没想到孙子只顾玩游戏,没说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贺母告诉文洁她要回大贺家住。第二天一早,贺立群就帮贺母收拾东西,准备送母亲回大哥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贺立群搬迁新居,可就在他们搬进新居后没几天,立群的大哥大嫂就把脚受伤的贺母送过来了。贺母腿摔坏,贺立群的哥哥大贺找出种种理由把贺母推送到贺立群家来住。田母把贺母堵在门口不让进,引起好大一番争执。田母气愤于多年来贺母对大贺一家鞠躬尽瘁,贺家的房子也归老大住,现在老二贺立群家刚搬新居,大贺夫妇就把年老受伤的贺母送过来添乱。

  • 田文洁跟同事姜宁抱怨家里的麻烦事,姜宁告诉田文洁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还告诉文洁儿媳妇和破事永恒的情敌。自己从来没有动过结婚的念头,在看看他们这些不成功的例子更是宁缺毋滥。贺立群骑着车来到大贺的烧烤店门,找大贺质问到底是谁出的主意。大贺打岔让立群陪他喝酒。傍晚大贺一家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到立群家一起吃饭,顺道接贺母回家。没想到贺母对他们说他不住了,要常住立群家。大贺和邱东兰喜不自胜。

  • 贺立群到医院给田文洁送饭,劝说田文洁回家。田文洁下班后还是回了娘家,晚饭的时候贺立群来到了田母家,继续劝说田文洁回家,这回田母倒是很配合帮着立群劝说。吃过晚饭,一家三口回家了。贺母想念孙子,给孙子打电话,没想到孙子只顾玩游戏,没说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贺母告诉文洁她要回大贺家住。第二天一早,贺立群就帮贺母收拾东西,准备送母亲回大哥家。

  • 田母给贺立群打电话说自己家的下水道堵了,让他给通通,立群进门看到贺母在收拾冰箱,立群走过来帮她撑着塑料袋,田母从冰箱里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放进塑料袋中。田文洁只见立群和田母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地进了门,文洁一下子愣住了。田母像主人一般,在客厅里忙出忙进,收拾着自己带过来的东西。

  • 田母将一海碗肥厚油腻的猪蹄汤墩在贺母面前,贺母拿起汤咬咬牙准备喝,但还是喝不下,又把碗放下了。贺母没辙了瞅着那碗汤发愁,田母走过来,把碗举到她面前,贺母看躲不过去了,只好接过汤碗捏着鼻子喝下去,之后干呕。大贺拉着邱东兰从自家的烧烤店出来,到了隔壁的一家玻璃门紧锁的门脸前。玻璃门上贴着张纸,上面写着两个字:出租!大贺想把这家店租过来开涮锅店,被邱东兰阻拦。

  • 田母贺母知道大贺跟贺立群借钱,两个老人躺在床上为借钱的事斗嘴。贺立群在单位发愁借不借大贺钱,拿着手机想打又不敢打。同事孟想看出贺立群拿着手机发呆,知道贺立群有事要打电话,但是又不好说,孟想教贺立群发短信。大贺知道贺立群不借给他钱,但是还是把贺立群叫到了烧烤吃饭,大贺跟邱东兰一唱一和的演戏给贺立群看,目的还是想跟贺立群借钱。

  • 贺立群在学校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在学校对面的银行等他,准备给钱借给大哥写了借据和大哥说借钱的事是瞒着文洁的千万不要说漏了,并说借给他钱后马上装修完了把妈接回家去。田文洁在医院本想把病人家属给的红包归还给人家可是听到同事要结婚要给出份子最后还是没有把钱归还,回家后告之贺立群遭到贺立群的痛斥让第二天一定把钱还给人家。

  • 姜宁到贺立群家吃饭,姜宁是个老姑娘不结婚二位老太太劝她要早点结婚早点要孩子。马科对田文洁特别好,原来田文洁是他高中时候的梦中情人,直言不讳的马科让贺立群心里很不痛快。马科还三天两头来田文洁家坐坐,说是来监工的,其实贺立群觉得他是来看他的梦中情人的。马科嚷嚷着要同学聚会,这让贺立群心里更不是滋味,“同学聚会拆散了一对又一对”。

  • 大哥贺立众不敢和贺母说又装修客厅的事,想让立群去和母亲说一直给立群打电话,立群不接打到立群学校,立群让同事说自己不在,于是大贺到学校来找立群,哥俩聊了多年来的往事都是满肚子心酸。大哥出请两位老太太和贺立群一家子吃饭在吃饭时把事情说了,贺母听后生气离开,正好碰见马科在同一个饭馆吃饭,马科主动要送贺母回去。

  • 晚上两个老太太聊天,田母为了不打扰贺立群一家三口过小日子出了主意让贺母到她那里去住正好也和她是个伴儿,第二天田母把回自己那住的事与立群俩口子说了,俩人不同意可是老太太执意要回去,万般无奈贺立群把两位老太太送回了田母家。马科组织同学聚会文洁邀请姜宁和她一起去,她想把单身的姜宁介绍给同样是单身的马科。

  • 老太太拉肚子去了医院,折腾了贺立群夫妻一整夜。马科约姜宁去酒吧,谁知倒下去的确是大块头马科,第二天发现自己躺在姜宁家。心里多少有些美滋滋的。奶奶想办法讨好添添,谁知孙女确不领情,结果让贺立群大骂了一顿。贺母处处自己抢着干活不让田母插手,田母确疑心被抢了功劳。马科继续对姜宁展开攻势,请吃饭找机会套几乎,还把姜宁带到了新装修好的房子,开门见山的表达自己想和姜宁结婚的想法。

  • 贺母提醒儿子,田母以后会搬新房住,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但其实是想告诉儿子,千万别让这老太太过来。儿子确说出田母想卖房的想法。这更加重了贺母的心思。大贺两口子的新店开张,邱东兰喜出望外,因为在这两口子心里钱是最亲的。二人拎了东西以接老太太回去住为名,千方百计打探老太太的房产证。贺母对大儿子说想卖房。大贺疑心是弟弟出的注意,到学校找贺立群打探消息。

  • 贺母回自家,看到有工人出入经打听才知道,大贺两口子瞒着她,变卖了老家具,开始了装修,心中有些伤感。医院里高龄产妇向田大夫咨询孕产知识,并希望田大夫帮助她向自己丈夫隐瞒自己的年龄,原因竟是她太希望为丈夫生下这个孩子。而后孕妇丈夫也主动找田大夫谈到此事。文洁被这两口子的真挚爱情所感动。

  • 贺母继续住在文洁家,两个老太太彼此相互防备、各自盘算着。田母接到电话,听说房子有人要买,脸上立刻像盛开的花朵,在贺立群、贺母面前炫耀开来。可没曾想,老太太的喜悦使得本来就对买不起房子的贺立群来了当头一棒。随即宣布说春节大贺全家会在此过年的消息。大家顿时哑口无言。文洁也对这突然的决定弄的不知所措。

  • 田文洁跟随母亲回到老屋,却被拒之门外。伤心之余向贺立群发泄。情绪稳定后,二人回老屋看到母亲孤独的裹着床单发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贺立群陪田母吃饭并说了很多交心话,也说出了这么多年的感激并劝田母不要卖房。贺母一个人留在大屋子里赶到十分孤独。文洁医院的工作繁忙,心疼女儿的田母不忍看到这些,给女儿煲汤送去。看上去已经忘掉了发生的不快。

  • 文洁陪母亲在老屋住了一晚,娘俩聊了不少交心话。第二天贺立群带回个保姆。当文洁接到母亲的电话时才知道母亲怕给自己增加经济负担辞退了保姆,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还要求母亲不舒服就来医院看病。当老人家再次打电话说自己不舒适之际,恰巧文洁正要上手术台。贺立群电话不通,家里也是占线。再次拨通丈夫电话时他答应马上回去,文洁放心的走向手术台。

  • 文洁一个人孤独的回到了老屋,看到母亲用过的物品不禁痛哭流泪,内心深处对母亲的突然去世仍不能原谅自己。她拒绝了贺立群为母亲守灵的要求。立群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浮想出田母对自己的种种关心,不禁黯然泪下。添添把自己锁在屋里,脑中不断闪过与姥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文洁两口子到机场送大姐,在登机之前两姐妹终于原谅了彼此。

  • 添添对姥姥的去世表面坚强,但内心确十分痛苦,经常一个人孤独的流泪,并在网络上对朋友倾诉。贺立群去老屋看文洁,当文洁打开门才发现,丈夫一直守候在外。大贺夫妇说着贺立群两夫妻的风凉话,邱东兰更是刀子嘴一句接一句。正巧贺立群打电话想要回自己借给大哥的钱,大贺忙于应和。贺立群夫妇发现女儿情绪不对。两口子想办法开导女儿,想让她忘记姥姥去世的伤痛,但女儿对他们的要求都拒绝了。

  • 田母的死打乱了田家的正常生活,田文洁为了让添添从阴影中走出来,振作精神学习,想了很多办法。给添添买MP3,并且做好吃的。吃饭的时候添添想起姥姥做的菜,就忍不住埋怨姥姥死是因为奶奶老占线让姥姥的求救电话打不进来,恨奶奶来家里住,恨爸爸妈妈对姥姥不负责任,恨对新家的不好,怀念姥姥的小屋,让文洁与立群很是不安。

  • 邱东兰拉着贺立众去找贺立群问借钱的事情,立群碍于面子不好说实话,东兰更怀疑立群哥俩,并扬言说不还立群的钱,立众为了引开东兰的注意力,就说贺母把房本给了立群,房子就归立群了,他们就没地住只能住大街。大贺夫妇回到家里到处找房本,没有,就更怀疑是立群想霸占房子。添添的男同学开导添添别因姥姥的去世影响心情,耽误了学习,要理解父母不容易,添添有些默认。

  • 邱东兰说贺母晚上睡觉打呼噜,影响了林林正常睡觉,贺母怕真的影响林林睡觉,就告诉林林如果半夜打呼噜就把自己叫醒,可林林说自己睡觉很沉,半夜里给抬走了都不知道,贺母心里偷着乐,知道是林林向着自己。贺立群发现添添与男同学在走廊里说悄悄,就告诉了田文洁,两人怀疑添添早恋。田文洁就找添添谈话,试图引导添添不许早恋,可又不知道怎么说。

  • 田文洁偷看添添的聊天记录,正好添添进屋看见,说妈妈不尊重自己,使母女的感情再次紧张起来。姜宁给马科煎煎饼吃,可给煎成了又糊又碎,马科奉场说好吃,把哭成泪人的姜宁给逗笑了。田文洁夫妇被校长叫到办公室说添添与男生递纸条,是早恋现象,要添添停课回家,可田文洁开始替添添说话,批评副校长不了解实情就下结论是不对的,如果不慎重处理就要告到校领导那,田文洁觉得女儿是很懂事的孩子。

  • 贺大众半夜起来了发现贺母没盖被子,就过来给盖被子,贺母就动情的教育贺大众要学会过日子,贺大众就问贺母房本在哪放着,这么一问就引起了贺母的警惕。孟想给贺立群发短信,并问起如何处理夫妻两地分居问题,回答得让孟想觉得贺立群是很是个好丈夫好父亲。贺立群来给贺母送生活费发现了客厅的行军床很是生气,在贺母的劝说下才没发火,贺母让立群多理解理解文洁,说文洁是个好孩子。

  • 停职后的田文洁不敢面对贺立群,只好呆在姜宁家里,马科发短信让立群来接田文洁回家。回到家的田文洁躲在卫生间大哭,不想与任何人说话,立群默默的守在门外。停职后的文洁无事可做只好不停的打扫卫生,收拾家研究做菜。贺母对大贺夫妇说想把房子提前变成现金,让他哥俩各拿五万来孝敬自己,大贺夫妇摸不透贺母到底是怎么想的。姜宁为了让田文洁散散心就带她一家人来滑冰场,可意外的碰到马科的前妻。

  • 姜宁打电话给马科,说他不按时回家,然后便开车出去,半路碰巧看到马科正与前妻一起,有说有笑,自己生气独自回家,等马科回家到家,两人发生矛盾,姜宁得知马科最近一直在隐瞒自己,便搬出了马科家回自己家住。文洁找到马科调解此事。贺立群给家里的文洁打电话,也说早上遇到姜宁拖着行李回家的事情,其实说今天是他俩20结婚纪念日。

  • 立众突然觉得不与立群争房子让贺母措手不及,找来楼下白阿姨诉说。马科前妻突然登门让马科很不自在,正巧立群又来马科家,让马科借机送走了前妻。立群向马科借了钱,应了贺母的卖房计划,这下立众没了算盘去找媳妇邱东兰商量。两人向贺母服了软,好好伺候起了贺母。姜宁和马科前妻碰巧在舞蹈课上遇到,两人针锋相对,占了上风姜宁最终回到了马科家,算是和好。

  • 办公室,孟想老师正在帮立群挑选给老婆文洁的礼物,让突然经过的老师引起了误会。立群文洁两人去商场买包,由于立群口笨,气走了文洁。晚上立群来到马科家聊天,喝了点酒,借酒消愁说起了最近烦心事,说起文洁被院领导处分不写检讨的事情,立群觉得用实际行动帮助文洁。马科和姜宁提田文洁的妈妈天母挑选了一块好墓地带文洁去看,并说了立群很多好话。

  • 白阿姨被儿媳妇折磨的在家呆不下去,便去找贺母诉苦,在楼下冻了很久终于盼到贺母回家,回到贺母家和贺母没说几句就晕倒在沙发上,送去了医院。马科终于回家,但是被姜宁反锁在门外,马科隔着门说了肺腑之言,便离开了。文洁家立群看着孟老师的彩信约会邀请偷偷高兴。白阿姨突然的过世对贺母的打击很大,情绪一下子低落,和立众夫妇发起了牢骚。立群兴奋的准备着和孟老师的约会,文洁怀疑,立群说是同学聚会。

  • 马科和姜宁对立群和文洁轮流劝解,毫无好转之意,愧疚至极的贺立群万般无奈,向田文洁提出离婚的要求,文洁哭着跑了。贺母家,贺立众邱东兰二人还在聊关于白阿姨去世的事情,这时贺母突然大喊,要死在家里。吓得立众一家三口惊慌不已。咖啡厅里两个婚姻遇到危机的男人贺立群,马科在喝酒,在聊天,他们说的是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一下子所有的事情都脑后涌了出来。

  • 贺母出门,经过白阿姨家门口,楼下一群人又在议论人老了不能没有存钱,让贺母心情又复杂起来,去了银行。贺母将一个信封交给了贺林保管,并让贺林答应一定要等奶奶哪天没有了,再把他拿出来,两人抱头痛哭。贺林对奶奶的举动莫不着头脑,给添添打了电话问添添姥姥去世前有什么异常。

  • 失业的立群跑到了马科公司,告诉马科他的宏图志向,并向马科借25万块钱,马科听到立群要经商替立群捏了把汗,希望立群再考虑考虑,尽管如此,还是把钱借给了立群。生意还算不错的立众,突然接到消息,由于私自扣下货物,被总公司摘牌儿。贺母要去立群家坐坐,贺立群和田文洁赶紧都回到家里,准备晚饭。贺母的一番话让立群家三口一头雾水,觉得有事情了。

  • 手术很成功,姜宁陪伴在马科身边,看着马科姜宁心里非常高兴,在经历了生与死以后和好如初。贺立众饭馆门口,羊肉到货了,立众验了货非常高兴签字验收,小六子看着贺立众露初的诡异的笑脸。文洁看着病情好转的马科,问起了贺立群的情况,马科告诉文洁,立群现在冰场经营的不错,情况特别好。文洁默默来到冰场,在远处看着教溜冰课的贺立群,不自觉想起来这二十年的风风雨雨,微笑的流出了泪水,离开了。

  • 贺立众千辛万苦,终于谈成了生意,马科也按照之前说的给了贺立众代理权,贺立众良心发现,决定要帮助弟弟贺立群。贺立群一家三口站在之前的大房子里看着曾经向往的大房子,很坦然,他们觉得卖掉这个大房子,从头再来。贺立众办了酒席,把家里人请到一起。所有人坐在一起团团圆圆,和和睦睦。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