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上错花轿嫁对郎 立即播放

2.4亿播放
电视剧 2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张子恩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喜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00

简介: 相传在某个朝代的扬州,有两个美丽的姑娘,一个是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一个是城东武师的闺女李玉湖,二人同年同月生,又在同一天出嫁。富家小姐杜冰雁要嫁到林州,武师闺女李玉湖要嫁到金州。杜小姐未来的丈夫是林...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古代某朝扬州城,两个美丽的姑娘同时出嫁。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要嫁给林州巨商齐府,新郎是病染沉疴、活不长久的齐三公子。城东武师的闺女李玉湖要嫁给金州将军袁府,新郎是与李家怀有宿怨的袁大将军。两个新娘被迫上轿,都在悲叹自己的苦命。

  • 武师闺女李玉湖被巧舌如簧的林媒婆哄到了林州,住进迎亲的客栈。深夜,面容丑陋的齐三公子突然闯入卧室,李玉湖惊叫失声,睁开眼睛,却是一场恶梦。心有余悸的李玉湖决定溜向扬州。林媒婆和丫环小喜发现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林州城外。遥遥领先的李玉湖颇为得意,一不小心踏进洼坑,崴伤了脚脖子,只好被追上来的媒婆和丫环带回客栈。

  • 杜冰雁在金州袁大将军府中沉沉大锤,她途中误服了张媒婆偷偷放进茶中的睡眠散。守候在床前的袁府丫环们,隔着纱帐窥视新来的夫人,赞叹她惊人的美丽。旭日东升,金色阳光空透纱帐,杜冰雁终于醒来。她受到丫环们殷勤而又刻板的伺候,一切都要按将军的嘱咐办理。侍女们簇拥着夫人前往正厅。杜冰雁感到将军府是个冷清而又严谨的深宅大院,她准备一见到袁不屈将军,便申明自己不是武师之女李玉湖,请求将军把自己送回扬州。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古代某朝扬州城,两个美丽的姑娘同时出嫁。城北富商的小姐杜冰雁要嫁给林州巨商齐府,新郎是病染沉疴、活不长久的齐三公子。城东武师的闺女李玉湖要嫁给金州将军袁府,新郎是与李家怀有宿怨的袁大将军。两个新娘被迫上轿,都在悲叹自己的苦命。

  • 武师闺女李玉湖被巧舌如簧的林媒婆哄到了林州,住进迎亲的客栈。深夜,面容丑陋的齐三公子突然闯入卧室,李玉湖惊叫失声,睁开眼睛,却是一场恶梦。心有余悸的李玉湖决定溜向扬州。林媒婆和丫环小喜发现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林州城外。遥遥领先的李玉湖颇为得意,一不小心踏进洼坑,崴伤了脚脖子,只好被追上来的媒婆和丫环带回客栈。

  • 杜冰雁在金州袁大将军府中沉沉大锤,她途中误服了张媒婆偷偷放进茶中的睡眠散。守候在床前的袁府丫环们,隔着纱帐窥视新来的夫人,赞叹她惊人的美丽。旭日东升,金色阳光空透纱帐,杜冰雁终于醒来。她受到丫环们殷勤而又刻板的伺候,一切都要按将军的嘱咐办理。侍女们簇拥着夫人前往正厅。杜冰雁感到将军府是个冷清而又严谨的深宅大院,她准备一见到袁不屈将军,便申明自己不是武师之女李玉湖,请求将军把自己送回扬州。

  • 齐天磊赶到刘若谦的屋里告诉师父,已经证实新娘不是杜冰雁,而是李玉湖,杜冰雁很可能已被错嫁到金州。刘若谦告诉徒弟,在袁不屈麾下任职的外甥,多次来信请他赴军中行医,现在正好可以北上,就便打探杜冰雁的情况。次日清晨,刘若谦暂别齐府,策马前往金州。金州袁府,杜冰雁又一次受到总管李成的恫吓。她不堪禁锢,左思右想,决定逃离袁府,直接到军营向袁不屈讲清“错抬花轿”一事,请他将自己送回扬州。

  • 受伤少年被救进寄畅新苑,但他仇恨齐府,激愤难抑。齐天磊设法使其安静下来,接受李玉湖和齐燕笙的包扎。少年说出了悲惨的身世。他叫季竞棠,江州人。一场飞来横祸使他失去父母,家破人亡,罪魁祸首就是柯世昭。他流落它乡,贫病交加,昏死在街头,被心善的舒大娘收养,认为义子,才保住了一条命。母子辗转来到林州。他找到齐府,要找仇人算帐。何世昭外出未归,季竞棠站在门外破口大骂,遭来恶奴的毒打。

  • 柯世昭外出回府,家丁将季竞棠一事告诉他。柯世昭暗暗吃惊,忙派人查寻季竞棠。齐天磊机智地告诉来人,早就将那不懂道理的小子撵走了。家丁告诉柯世昭,少奶奶好像会点儿武功。柯世昭将信将疑,低头沉思。柯世昭指使方小巧试探李玉湖。方小巧到寄畅新苑.邀请李玉湖一同绣花。不擅女红的李玉湖随机应变,说自己在娘家主要是帮助父亲理财,从来不摸绣花针。

  • 李玉湖在齐天磊面部表情的提醒下,“连滚带爬”闯过关,居然得到老太君的夸奖。胜利过关后,回到寄畅新苑,李玉湖兴奋不已,顺手抄起竹片、木棍,与齐天磊练起武来,“劈劈啪啪”的声音传到墙外。方小巧闻声,爬到假山高处,窥见里面的情景,立即跑去报告柯世昭。两人跑来一看,寄畅新苑里却是另一景象:齐天磊犯病躺在亭子里,李玉湖用竹片责打丫环小嘉,柯世昭怪方小巧看花了眼,方小巧满腹狐疑,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袁不屈决定采纳杜冰雁的计策。敌军中计,自动退兵。杜冰雁一献巧计,初显智慧。袁不屈更加钟爱小医徒,但是仍然想不起何时见过面。杜冰雁对忠勇保国、智勇双全的袁大将军渐生爱心,但仍有诸多疑虑。刘若谦将袁、杜二人的种种表现看在眼里,决定成全这份姻缘。他先从外甥沙平威那里,将袁不屈先后死去两位夫人的真实原因了解清楚,然后而又巧妙地暗示徒弟,师傅已经知道你的女儿身,也看出你对将军的爱慕之心。

  • 哑妹燕笙赶到舒大娘店里,将药单交给季竞成。竞成交给母亲过目。舒大娘一看药单,觉得眼熟,忙问这是谁写的药单。哑妹写出“刘若谦”。舒大娘一见仨字,先是狂喜,后是大哭,然后晕倒。竞成和燕笙慌忙将她扶住。舒大娘睁开眼睛说道:“儿子,你知道刘若谦是谁呀?就是我的老公,你的干爹呀!”寄畅新苑,刘若谦与齐天磊、李玉湖谈着金州的人和事。舒大娘激动万分地闯了进来,喊着刘若谦的小名和爱称。

  • 沙平威愁眉苦脸地走进药帐,杜冰雁问他又有什么事。沙平威无可奈何地说自己可能得了“断袖之癖”,走路想着杜冰,吃饭想着杜冰,睡觉想着杜冰,幸亏打仗时不想,要不就小命没了。杜冰雁眼珠一转,说“我有一方,可治你的‘断袖之癖’!”说着便振笔疾书,写了四个大字,放进信封,用浆糊封好口,交给沙平威,请他速交袁将军。杜冰雁说:“如果袁将军认为我这药方可行,你的病即可断根!”

  • 齐天磊知道祖母喜欢看剧情悲惨的“苦戏”,趁柯世昭外出收帐之际,请一个戏班子进府演戏。把老太君看得热泪滂沱,痛哭流涕。天磊趁祖母动情之时,说戏中的那个苦孩儿就在林州。老太君要孙子把苦孩儿带进府来,她要看看,并会慷慨接济。季竞棠进了齐府。老太君很喜欢这孩子。在交谈的过程中,季竞棠机智地引出罪魁祸首—一柯世昭。季竞棠拿出父母的血书等证物,恳求老太君为其主持公道,为死去的父母伸冤。老太君有所震动。

  • 太监宣读圣旨,皇上夸奖袁不屈英勇善战,屡建奇功,决定招为驸马,将昌平公主嫁给他,命其迅速进京。晴天霹雳,袁不屈愕然,跪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来。远远站着的沙平威也惊呆了!袁不屈心情沉重地回到帐中。他隐瞒圣旨内容,与杜冰雁强颜欢笑,但他心不在焉的反常表现引起杜冰雁的注意。杜冰雁走出帐外,见沙平威迎面走来,却有意回避自己。杜把沙叫住,见其语言闪烁,便问营中出了什么事。

  • 御花园里,皇帝看见正在戏耍的昌平公主,上前与女儿说话。昌平公主要求到金州去,一来观赏北国风景,二去看看袁不屈是个啥模样。皇帝说金州战事刚停,那里并不安全,何况屈已经到了泰安,金州不去也罢。昌平公主又缠着父亲,让她去泰山,登登南天门,看看天上的风景。皇帝被女儿缠得没有办法,正好袁不屈的呈报上也发出了邀请,便顺坡下驴,同意了昌平公主的要求。

  • 公主由一老年官员陪同,二人扮成民间父女,几名御林军扮成家丁,一起往山东进发。公主沿途十分开心,但也闹了不少笑话,令“父亲”啼笑皆非。一行人到达泰安,先到驿馆住下。公主急着要上南天门。“父亲”耐心劝她先去看看袁不屈,明日由袁不屈陪同登南天门。公主同意了。袁不屈在泰安的临时公馆。刘若谦在屋里为沙平威测字。测的结果是“往南天门,到碧霞祠必有好运,但必须身穿紫色衣。”

  • 泰山顶上的碧霞祠,身穿紫衣的沙平威早已来到。他按照舅舅昨天测字提示的,已在这儿转了好几圈,但既未见佳人,也未逢仙女,还闹了几次笑话。昌平公主被山上奇伟的景色吸引,把老尼提示的“碧霞祠前”忘得一干二净,只顾游山逛景。沙平威在碧霞祠前转得不耐烦了,他怀疑舅舅戏弄自己,但想想舅舅是个稳重可靠的长者,又继续在碧霞祠前转悠。

  • 天磊在玉湖协助下,将方小巧送来的名贵补药练成“丹”,经试验,证实不是补药,而是慢性毒药。柯、方的险恶用心暴露无遗。李玉湖鼓动丈夫以“丹”作证,到老太君面前揭发柯世昭。齐天磊和李玉湖同去看望老太君,还未谈及毒药一事,柯世昭忽然进来,说扬州社员外思念女儿,亲自带着公子,到林州看望女儿、女婿来了。李玉湖心中大惧。老太君让天磊、玉湖速去换装、然后到大厅见父亲和哥哥。

  • 袁不屈又在跪接圣旨。圣旨上说,袁不屈有孝在身,不宜行喜,改招沙平威小将军为驸马,即刻进京,不得有误。沙平威高高兴兴地随传旨太监往京城去了。袁不屈在沙平威走后,如释重负,他请刘若谦和舒大娘陪同,急不可耐地赶赴扬州,要把聪明美丽的夫人尽快接回身边。到了扬州,一听杜员外带着女儿到扬州去了,袁不屈大为吃惊,误以为杜家坚持原婚,带着女儿到林州认亲去了。袁不屈后悔来晚了一步,懊丧、痛苦。

  • 恶奴趁齐天磊夫妇不在家,潜入寄畅新苑的卧室。哑妹燕笙紧紧盯住恶奴。她看见恶奴将罐内的什么虫子塞进兄嫂的绣床,气得两眼冒火。燕笙在府内到处寻找哥哥和嫂子,小喜告诉她,二人到舒大娘家去了。燕笙连忙赶去。季竞棠告诉她,兄嫂已经回府。哑妹见天色已黑便气急败坏地跑回家中,直奔寄畅新苑。齐天磊和李玉湖己在家中,向刚从扬州赶回林州的刘若谦夫妇介绍了杜冰雁将计就计、女扮男装、到齐府帮助李玉湖摆脱困境的经过。

  • 清早,一个丫环在替老太君梳头。方小巧手脚麻利地擦拭桌椅,特意用干布细细擦拭菩萨铜像,寻找其中的秘密,却一无所获。寄畅新苑,李玉湖问齐天磊,既然已经知道柯世昭的种种恶行,为什么不让齐府把他抓起来?齐天磊给她念了一首诗,李玉湖似懂非懂。天磊给她解释了一遍,让她懂得了深刻的人生哲理。又是一个夜晚,又是方小巧躲在墙角偷窥老太君的秘密。

  • 柯世昭将毒药交给方小巧,让其伺机放进老太君每日都喝的汤药里。柯世昭对她许诺,事成之后,她就可以不做丫环做夫人,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小巧听后终于下了狠心。机会来了。这天是二夫人与方小巧一起伺候老太君。方小巧趁机将毒药放进药汤里,交给二夫人,让其喂给老太君喝。二夫人说药太烫要凉一会儿,把药汤放在茶几上,小巧急忙向柯世昭报喜,狂笑间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