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父爱如山 电视剧 热度 841

地区:内地

类型:言情 / 家庭

导演: 黄力加 李强

简介: 当了一辈子建筑工人的父亲,名牌大学毕业的儿子,同样倔强的脾气,两代几乎背道而驰的观念,层层叠加的矛盾在父子之间横亘起一堵厚厚的墙。当儿媳以新家庭成员的身份加入这个关系微妙的家庭之后,生活再度掀起新的波...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9/共2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韩刚和韩强正在学校读书。一家四口和远在老家的父母全靠韩立德微薄的工资支撑。用母亲的话说,全家天天都在“吃”父亲。一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和睦互爱,贫穷的生活也算过得有滋有味。父亲韩立德是这个家庭的绝对权威,他身上具备着中国传统男人的良好品质:正直、坦诚、脾气倔强,外表严厉、内心充满慈爱,却不善表达,为此全家人对父亲都是又爱又怕。

  • 此时韩刚的爷爷却病重住院,韩立德考虑再三,一边是家里捉襟见肘的穷困日月,一边是躺在医院里急需用钱的老爷爷,家里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来供儿子上大学,思量再三他决定让儿子去建筑队当工人,早点挣钱养家。可韩刚却一门儿心思坚持参加高考,为此,父子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情急之下,韩立德狠狠地打了儿子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深深地伤了韩刚的心。从此,一道深深的沟壑嵌在父子之间,韩刚再没管韩立德叫一声“爸”。

  • 父亲连轴转加夜班好赚点可怜的加班费,还瞒着家人多次偷偷去医院献血换取营养补助费,暗中为儿子攒着学费。可是二老的百般努力还是没能凑齐儿子上学的费用,眼看儿子的大学梦就要成为泡影。在这关键时刻,安冬梅说服了父亲安大海,把自家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支援韩刚。学费终于凑足了,韩刚可以如愿以偿地去北京读名牌大学了。离别的时刻到来了,那条熟悉的小河边,韩刚冬梅这对年轻人深情相拥,相约今生执子之手,相伴永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韩刚和韩强正在学校读书。一家四口和远在老家的父母全靠韩立德微薄的工资支撑。用母亲的话说,全家天天都在“吃”父亲。一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和睦互爱,贫穷的生活也算过得有滋有味。父亲韩立德是这个家庭的绝对权威,他身上具备着中国传统男人的良好品质:正直、坦诚、脾气倔强,外表严厉、内心充满慈爱,却不善表达,为此全家人对父亲都是又爱又怕。

  • 此时韩刚的爷爷却病重住院,韩立德考虑再三,一边是家里捉襟见肘的穷困日月,一边是躺在医院里急需用钱的老爷爷,家里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来供儿子上大学,思量再三他决定让儿子去建筑队当工人,早点挣钱养家。可韩刚却一门儿心思坚持参加高考,为此,父子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情急之下,韩立德狠狠地打了儿子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深深地伤了韩刚的心。从此,一道深深的沟壑嵌在父子之间,韩刚再没管韩立德叫一声“爸”。

  • 父亲连轴转加夜班好赚点可怜的加班费,还瞒着家人多次偷偷去医院献血换取营养补助费,暗中为儿子攒着学费。可是二老的百般努力还是没能凑齐儿子上学的费用,眼看儿子的大学梦就要成为泡影。在这关键时刻,安冬梅说服了父亲安大海,把自家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支援韩刚。学费终于凑足了,韩刚可以如愿以偿地去北京读名牌大学了。离别的时刻到来了,那条熟悉的小河边,韩刚冬梅这对年轻人深情相拥,相约今生执子之手,相伴永远。

  • 无奈之下,韩立德只好亲自登门商讨,并承诺给他们盖房子,一心想成全这对年轻人的亲事。安冬梅毕业后在医院做了护士,她和韩刚这对恋人只能以书信的形式来解相思之苦。而此时与韩刚同城读书的马丽却加紧了追求韩刚的步伐。韩刚心中全是冬梅温柔美丽的影子。但念及与马丽是高中同窗,又同在异地读书,韩刚给予马丽很多帮助,这让马丽对韩刚心存幻想。韩刚下定决心争取一切机会留在北京,为自己和冬梅的未来而努力。

  • 一心想得到韩刚的马丽主动把家里的电话告诉了韩刚,让韩刚有时间跟她联系。马丽向父亲马振华介绍了韩刚的情况,并挑明了自己对韩刚的爱慕之情。势利的马振华提醒宝贝女儿,两家门不当户不对,让她收起对韩刚这个穷小子的好感,凤凰要捡高枝飞。成绩优异的韩刚本来有机会留在北京的金融单位工作,不料名额被人顶替,档案打回了原籍。没有人际关系,就没有好的接收单位。

  • 为了得到韩刚,马丽处心积虑地进行设计:以他们两人是恋爱关系为由使银行行长拍板接收韩刚到银行工作,一举成功。当晚,为了庆贺银行接收派遣,马丽和韩刚一起去饭店吃饭。酒后马丽吐露了煎熬自己九年的暗恋之情。韩刚与冬梅有着很深的感情,但又不舍到手的理想工作,一时间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安大海得知韩刚要去银行工作,怕夜长梦多,急着找韩家商量,想让韩刚和冬梅尽快完婚。

  • 听说韩刚的工作是借马丽爸爸的关系安排下的,安大海和冬梅父女俩忧心忡忡,生怕韩刚背信弃义,娶了别人。还是当年两人相拥盟誓的小河畔,如今的韩刚,再次承诺非冬梅不娶。马振华教训马丽不该背着他为韩刚安排工作,并称韩刚有女朋友,追求韩刚只是徒劳。他打电话给行长,让他取消接收韩刚。由于马振华的干预,银行没有安排韩刚的工作。行长以韩刚不诚实、人品有问题为理由搪塞韩刚,韩刚万般无奈。

  • 马丽要韩刚假戏真做,和自己谈一场真实的恋爱。韩刚一面矛盾挣扎,却又没有勇气拒绝掉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半推半就地走进了马丽为他设的局。在马家父女的帮助下,韩刚正式进入银行工作,为此他内心十分感激。胡老三告诉安大海,韩刚要和马丽在一起了。他来替儿子胡家旺向安大海的女儿安冬梅提亲,安大海一口回绝。在马振华和马丽的威逼诱迫下,韩刚的内心情感不自觉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 马丽趁吃饭的时候跟韩刚问起他是否已经把两人的恋爱关系告诉了他的父母,韩刚如实告诉马丽,家里希望他和安冬梅在一起。马丽暗暗思索着,该为这件事推波助澜一下才行。为了达成目的,马丽主动去找安冬梅一探虚实。她称自己不是那种横刀夺爱的人,让冬梅放心。老实的冬梅回味着马丽的话,越想越不是那么回事。她自己也说不清,只是隐隐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 冬梅告知马丽已与韩刚分手,把韩刚让给她,希望韩刚能安心在银行工作,并祝福他俩生活幸福。得知韩刚与冬梅已经分手,一无所知的韩立德夫妇急忙赶到安大海家,询问二人分手的原因。了解事情的原委后,深感内疚的李素芬打了韩刚。安大海痛骂韩刚忘恩负义,并称要断绝与韩立德三十多年的友情!韩刚的背叛令安冬梅心如刀绞,为了强迫自己遗忘,她主动报名参加了去山区支援农村的医疗队。

  • 马丽看到自己处心积虑谋划的事情正一步一步朝预设的方向发展,心里无比得意。结婚的事情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韩刚必须回家和父母商量。回到家后他先试探性地把结婚的事告诉母亲李素芬,希望父母两人能去参加婚礼。李素芬没表明态度,让他直接和韩立德说。倔强的韩立德本来就对韩刚辜负冬梅一事耿耿于怀,听到韩刚决定要和马丽结婚更加不能接受,决意不去参加婚礼。

  • 胡晓英看穿马丽的想法,她极看不惯马丽的作派,扬言一定要为冬梅出一口气!冬梅提前完成支援山区的医疗任务回到家来。李素芬看到身体瘦弱面容憔悴的冬梅,心里十分难过。深感对不住冬梅的李素芬亲自做了热腾腾的饭菜送到安家,安大海心里气愤难平,把饭菜全部打翻在地。马振华得知安冬梅提前回来,深怕韩刚和冬梅旧情复燃,夜长梦多。他叫马丽赶紧和韩刚举行婚礼,这边韩立德也怕安大海节外生枝,催着韩刚快点举行婚礼。

  • 马丽对韩刚说只要韩立德同意搬迁,她父亲马振华可以分给他们两套一居室,让他回去劝劝韩立德。各方面的压力让韩立德负重不堪。眼看着两个儿子结婚在即却没有婚房,韩立德急在心里。此时安大海也出面跟韩立德谈话,韩立德考虑再三之后,决定同意搬迁。胡老三四处散播韩立德同意搬迁的消息,其他工人听说韩立德居然同意搬迁了,纷纷责备韩立德不仗义,自私自利,出尔反尔。韩立德听了之后,心里又委屈又无奈。

  • 晓英知道这事后立刻明白了是马丽的主意,忍不住痛骂马丽做事霸道,自私自利。韩强分到的一居室面积太小,韩立德夫妇根本没地方住。于是,李素芬让韩强去找韩刚,跟他商量让老两口搬到他家住。马丽知道后,坚决表示反对。在马振华和马丽的指使下,韩刚毫无主见地回了家,让父母分别跟两个儿子住。无奈之下韩立德只好答应,李素芬为老两口最后落得这个结果而伤心,忍不住凄然泪下。

  • 韩刚把马丽的想法告诉了韩立德老两口。韩立德考虑到李素芬可以留在韩强家照顾怀孕中的晓英和要出生的孩子,提出自己去韩刚家住。马丽找到李素芬,希望她能跟自己和韩刚一起住,让韩立德去韩强家里住。李素芬提出晓英已怀孕要生子的事,称她更需要自己的照顾。看到李素芬不同意马丽仍不甘心,亲自去找晓英,提出想让两个老人按她的要求分住。晓英早就看马丽不顺眼,提的要求也都是为自己着想,一点都没替别人考虑,必然不肯。

  • 胡老三赶紧趁机提出让马振华想办法把韩强调到城建局工作,马振华只能先应着,马丽却暗骂胡老三是小市民。老两口跟儿子分住的事已经尘埃落定,韩立德召开家庭会议,决定分家。他通知了亲家来做见证。此后两套房子的产权归两个儿子,老两口则分别跟两个儿子居住。胡家旺到医院找冬梅,劝她忘掉韩刚。他还向冬梅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希望她能接受自己,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可冬梅根本不喜欢他,婉言谢绝。

  • 小河边,往日和韩刚相爱、盟誓、思念、分手的一幕幕又闪现在冬梅的眼前,一切恍若隔世。不久,马振华为韩刚和马丽举行了豪华的婚礼,请来很多官场人士,韩立德十分不适应这种气氛。他的言行举止让马丽妈妈孙玉玲很是看不惯,不住埋怨马振华攀了个土里土气的亲家。韩刚给马振华敬酒的时候喊了“爸”,这让韩立德心里一震:自己的亲生儿子韩刚管别人叫“爸”,却已经多年没叫自己“爸”了。

  • 很快,韩立德55岁生日也要到了,他通知儿子儿媳们回去吃家宴。韩刚想到自己的父母为了这个家庭和自己和韩强兄弟俩辛苦了多半辈子,打算借韩立德生日的机会也给父母二老每人买件羊毛衫。马丽却一碗水不端平,弄出一套说辞,说自己的父亲是有身份要脸面的人,当然要穿体面点,韩立德却只是个退休工人,买件晴纶衫送他就行,婆婆的可以暂时不用买。韩刚心有怨气,大声对马丽说同样的父母不能两样对待。

  • 为了减轻儿子和儿媳的负担,以前从来不进厨房的韩立德每日都早起做饭,偶尔韩强买早餐回来,心疼钱的韩立德都要教育韩强一遍:要勤俭持家,别总花钱到外头买早餐。胡老三让儿子胡家旺主动接近冬梅。胡家旺依言去帮安家搬家,识破胡家爷俩想法的安大海警告胡老三:别打冬梅的主意!原来的老街坊、老工友们都相继搬进了新的住宅小区,韩立德看到安大海、胡老三他们又都跟自己住到了同一个小区,心里十分高兴。

  • 马丽对韩强敷衍了事,借口说现在暂时解决不了。韩强又找到韩刚,希望他能给解决点贷款,自己出去做点小生意以维持生计。韩刚却说韩强提出的贷款理由不恰当,让他回去重新考虑。韩强下岗,晓英又快临产,胡老三也着急了,担心女儿一家的生活问题。他亲自去找到韩立德,想让他出面求马振华为韩强安排一份好点的工作。为了让马丽满意,李素芬不顾自己身体不好,在韩刚家承担起了洗衣做饭各种大小家务活,变着花样儿调剂饭菜。

  • 某天晚上,胡家旺依言骑车去医院接冬梅,偏巧遇到冬梅被歹徒抢劫。胡家旺冲上去与歹徒搏斗,不料被歹徒刺伤住进了医院。安大海向胡老三表达了感激之情,明确表明自己会承担胡家旺所有的医疗费。而胡老三却借机胡搅蛮缠,以将来胡家旺很可能会落下残疾为由不依不饶。最后冬梅提出,要是胡家旺因为这件事而造成残疾,自己愿意以身相许,嫁给胡家旺。为了能娶到冬梅,胡老三爷俩无所不用其极。

  • 为了胡家旺的婚事,胡老三跑到晓英家让晓英给家旺准备一台彩电。可是韩强早已下岗,况且他们也是新婚不久,手头没有积蓄,买彩电的事根本就是爱莫能助。情急之下,韩强和晓英吵了起来。韩强打算去做服装生意,但手头却没有本钱。目前唯一有能力帮忙的只有韩刚了。韩立德于是带着韩强找到韩刚,希望他能够出力帮一下自己的亲兄弟。韩刚回家后跟马丽商量韩强做服装生意借钱的事,马丽又是坚决反对。

  • 为了不让儿子难做,李素芬无奈地再次把传家手镯当了出去,并用这笔钱为马丽的弟弟买了他想要的随身听。原以为对马丽这么好,她的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岂料,即便是这样也没有改变马丽的对韩刚的态度和对李素芬的看法。加之她母亲孙玉玲在背后操控和蛊惑,马丽对韩刚母子的成见越来越深。胡家旺和安冬梅结婚了。洞房花烛夜,胡家旺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一辈子都会对冬梅好。

  • 晓英生孩子,李素芬赶到医院去照顾她。这可乐坏了马丽,她心里打着小算盘,盘算着该使个什么招儿才能让李素芬再也回不了自己的家。孩子生下来就见不着爹,晓英不禁心急上火,没有奶水。孙女吃不上母奶,全家急的团团转。韩立德听说鲫鱼汤能催奶,于是跑去市场买鲫鱼,差点被黑心的鱼贩子骗,好心的安大海帮着韩立德买了鱼,烧了汤。胡家旺坐牢的事被冬梅知道了。

  • 韩强虽然踌躇再三,可是想到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和月子里的老婆,总不能喝西北风过日子吧,也只好放下面子,跟韩立德上街擦皮鞋。儿子丢了工作,胡老三又拿出他死缠烂打的本事,赖着马振华再为家旺安排工作,马振华无可奈何地答应尽量考虑。韩强跟着父亲在街上擦鞋,助人为乐后对方把一个手包遗落在鞋摊,韩强拿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千元现金和一些票据,这可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他赶忙催着韩立德收摊回家。

  • 马振华夫妇开导马丽,韩刚才是潜力股,拴住了他比什么工作都强,因此希望马丽早点要个孩子。韩强房子小,晓英又坐月子,一家三代五口挤在一处,着实不方便,正好胡老三路遇韩立德也旁敲侧击地说起这事,觉得委屈了女儿。韩立德提出要去韩刚家住,马丽以两口子正努力准备要孩子,韩立德住在家里不方便为由表示不同意。一气之下,韩强找到韩刚,不满哥哥软弱不孝,韩刚自觉惭愧,不顾马丽的反对,执意把韩立德接了过来。

  • 马丽决定双管齐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阻止韩立德再去擦鞋。孔老板为向韩刚所在银行借款,设宴款待韩刚,在孔老板宴请之后,马振华借机给韩刚施加压力,力劝韩刚采取措施阻止韩立德摆摊擦皮鞋。回到家里,马丽又大声吵闹,让韩刚立刻去找韩立德。床前,望着熟睡的爸爸,韩刚没忍心叫醒他。清晨,韩立德照常起来准备去干活,却发现他的三轮车被几道铁链牢牢锁住。

  • 韩立德和韩强陪着韩刚来到北京的大医院治疗,医生告诉他们,要想彻底治愈韩刚的病,换肾是唯一的途径。韩立德毫不犹豫地提出愿意为儿子捐献活体肾,用自己的器官挽救儿子的生命。听说韩刚的病只有换肾才能治愈,而且亲属的配型最容易成功,这可把晓英吓坏了,她生怕韩强脑子发热做出傻事,赶紧打电话,劝说韩强千万别捐献肾脏,并让韩强找个借口回家。韩立德与医生交谈捐献器官的内容被韩强听到,感动于父爱的伟大。

  • 韩立德动员韩刚接受肾脏移植,可韩刚不同意,怕韩立德身体受不了,宁可自己一死,也不想让家人担风险。冬梅鼓励韩刚配合治疗,战胜病魔,坚强地生活下去。晓英把韩刚得病在北京住院治疗的消息告诉了马丽,希望马丽能让韩刚见文文一面,可马丽怕王大治不同意,没有答应。转头马丽便发现王大治另有新欢,一气之下离了婚。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