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赖布衣传奇

1996.5万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程国权

简介: 南宋年间,北云兵攻打临安,庸君宋皇坐困愁城,一向能言善道的杨雍也束手无策,唯一能解除危机的希望,系在国师赖布衣身上,赖布衣急往驰救,见大雨将至,心生一计,决定采用火攻法,但弟子未免质疑,看这雨势甚强,...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时逢乱世,积弱不振的当朝君主畏敌如虎,皇上坐困愁城,京城被北云兵团团围住。国师赖布衣率领弟子飞燕、冷刚、湘君,火速前往京城救驾!赖布衣想出火神攻法,不费一兵一卒退了北云大军,昏庸的皇上,立刻故态萌发,不顾皇后病危,又迫不及待开始进行选秀。

  • 种种怪异事件让赖布衣察觉不太对劲,,他急赴皇宫面奏皇帝,恳请皇上近日千万净身,皇上表面答应,实际上却暗中派遣红轿前去迎接靖容。冷刚发现轿子,急忙禀报赖布衣,赖布衣匆匆赶赴皇宫想要劝谏皇上,然而皇上执意如此,赖布衣只得黯然告退。

  • 赖布衣精心设计的平安符可能是个找到线索的机会,可是冷刚、飞燕以及湘君分头查探之后,却发现一个惊人现象,秀女厢房居然都没有朱砂记号?赖布衣判断有人暗中施展阴谋,破坏他的计策!赖布衣猜测的没错,那个人就是吴之奇。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时逢乱世,积弱不振的当朝君主畏敌如虎,皇上坐困愁城,京城被北云兵团团围住。国师赖布衣率领弟子飞燕、冷刚、湘君,火速前往京城救驾!赖布衣想出火神攻法,不费一兵一卒退了北云大军,昏庸的皇上,立刻故态萌发,不顾皇后病危,又迫不及待开始进行选秀。

  • 种种怪异事件让赖布衣察觉不太对劲,,他急赴皇宫面奏皇帝,恳请皇上近日千万净身,皇上表面答应,实际上却暗中派遣红轿前去迎接靖容。冷刚发现轿子,急忙禀报赖布衣,赖布衣匆匆赶赴皇宫想要劝谏皇上,然而皇上执意如此,赖布衣只得黯然告退。

  • 赖布衣精心设计的平安符可能是个找到线索的机会,可是冷刚、飞燕以及湘君分头查探之后,却发现一个惊人现象,秀女厢房居然都没有朱砂记号?赖布衣判断有人暗中施展阴谋,破坏他的计策!赖布衣猜测的没错,那个人就是吴之奇。

  • 月盈的死令众人十分震惊,然而,这件事已经证实了赖布衣的推论,月盈不是本案的主谋,她的死显然是遭到灭口,那么,主谋是谁?赖布衣审问照顾秀女的施尚宫,她才说出,丞相师爷吴之奇曾潜入秀女房的惊人事实。于是他前往丞相府,拜访之奇,两大高手表面礼貌客套,话语之中却是波涛汹涌,暗藏玄机。杨雍对吴之奇私自行动甚是不满。

  • 赖布衣反复查证德妃案情,然最终德妃认罪,承认杀死容妃!可怜八皇子要失去母亲。赖布衣入宫向皇上禀报真相,称德妃因妒生恨,杀害容妃。调查结果让皇上惊讶不已,直斥德妃糊涂。但是,月盈身死之谜仍悬疑未决。

  • 未料赖布衣到姜仵作家中时,姜仵作已经离奇暴毙,只托儿子告知赖国师,韩月盈的真正死因是遭银针从背后穿心而亡,赖布衣身为讶异,感觉案情愈发复杂凶险。赖布衣派徒儿分头调查,飞燕来到月盈房间,在微弱烛光的映照下,一步步探索这个她从未来过的房间,但是,随着越接近内部,飞燕却无端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 飞燕不肯接受事实,她坚持这些印象都是一种幻觉,湘君察觉异状,追问飞燕,飞燕原本想隐瞒实情,但湘君一再逼问,终于瓦解心防,痛苦地道出原因。湘君惊讶不已。飞燕再次来到在月盈房内查看,但她内心忐忑,不小心打破花瓶,多亏梁靖容机警,在施尚宫面前帮她开脱。

  • 赖布衣等人四处寻找飞燕未果,其实飞燕出逃晕倒,却被在宫墙外徘徊的张世超所救。世超被赶出后,他深知靖容的用心良苦,但他一想到从小与靖容青梅竹马,想到靖容父亲无辜被害身亡的事实,他都为靖容感到心痛,他不能独自苟且活下去,他一定要帮到靖容。

  • 施尚官接到姚公公通知,要靖容侍寝,靖容决心在今晚报仇!世超找到靖容,苦劝她不要一意孤行,然而靖容心意已决,世超痛苦!赖布衣得知皇上点选梁靖容侍寝,急忙赶往皇帝寝宫,却又发现世超在宫殿屋顶,欲有所图,冷刚与世超打斗,赖布衣劝世超谨慎为之,此刻又遇上杨雍和吴之奇赶来,世超假装阻拦赖布衣一行。

  • 原来,靖容适逢月事来潮,身体不适,皇上无奈,只好宣淑妃侍寝,不料,淑妃竟然吓昏过去,姚公公见状也束手无策,景妃把握机会,央求姚公公向皇上禀报,今晚由她侍寝!当晚,景妃如愿陪侍皇上,可第二天,赖布衣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淑妃病情十分严重,已经奄奄一息。赖布衣急忙赶赴淑妃寝宫才得知,淑妃是中毒。

  • 杨雍将姚公公和梁靖容押上朝堂,得意地禀报皇上,他已经找到装神弄鬼,兴风作浪的主嫌了,那个人就是,梁靖容,皇上大惊。杨雍称,梁靖容为了争宠不择手段,先密报容妃侍寝的消息给德妃,不但害死容妃,也让德妃成了杀人凶手,一举两得,然后,她又趁月盈没有防备,将她杀害,除掉了对手,现在,她终于顺利得到皇上宠幸。

  • 赖布衣意识到杨雍被激怒,随时都会出招,而他唯一能利用来对付赖布衣的,就是飞燕。赖布衣陪伴飞燕,一方面交代冷刚要严加警戒,另外一方面则积极思索对策,务必要赶在杨雍撕破脸之前洗清飞燕的冤屈,突然间,赖布衣想起,他忽略了另外那个人的心态。

  • 赖布衣返回,对底部的茶叶作测试,结果验出强烈的毒性,赖布衣知道张世超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执意要杨雍先沏一壶茶,是为了松懈杨雍的戒心,取得他的信任,赖布衣临走前说的话,是在提醒张世超,他的计谋已经遭到破解。

  • 施尚宫不认账,赖布衣却不打算善罢甘休,此番打草惊蛇,他知施尚宫必然有所行动,于是和湘君跟踪埋伏,果然见到施尚宫在御花园夜会黑衣人,湘君疾呼出声,被蒙面人撒了迷香,当场晕倒,赖布衣为救湘君,没有追赶。

  • 施尚宫供认不讳,赖布衣却不能让她如意,一定要揪出她身后的那个主谋。淑妃为施尚宫忧心,决定不顾一切前往探访,施尚宫担心连累淑妃,又见淑妃一心想要力保她,施尚宫心知淑妃如果保她就会害了她自己,于是一咬牙,施尚宫将淑妃重重推倒撞墙,淑妃头破血流晕了过去。

  • 饮宴之间,赖布衣醉醺醺起身出门解手,吴之奇赶忙搀扶,到了外面,赖布衣突然恢复精明,低声在吴之奇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吴之奇睁大眼睛,说不出半句话来。赖布衣淡淡一笑,恢复醉态,又摇晃着回到宴席之上。吴之奇借故先行离开。

  • 赖布衣向徒儿们解说迷局,之前他特地把约谈绣女才人的内容写成文件,故意让吴之奇偷走。后来,他到飞燕的房间搜集线索,闻到一种香味,他就知道飞燕的幻觉跟吴之奇有关。因为他在那些被盗走的文件上撒了特殊的香料,所以他判断,吴之奇在翻阅纪录时沾到香料,然后潜入飞燕房间时,把香味带过来。

  • 杨雍表示淑妃已经东窗事发,不如趁早潜逃,淑妃拒绝,铁了心肠要除掉赖布衣,杨雍认为淑妃行事太过火,早晚会把他拖累,于是暗暗思索对策,应付淑妃。靖容感觉扳倒杨雍,何其困难,于是她决定深入虎穴。她向皇上请求,代为探望杨雍,其实她想入其府邸,搜集杨雍的不利证据。

  • 赖布衣刻不容缓,急忙带人前去丞相府救人,张世超确实寡不敌众,已经遭到护卫制伏。赖布衣欲救世超离开,却被吴之奇提前发现张世超“假太监”的身份,并以与靖容的私情相控诉,世超和靖容以欺君之罪双双下狱。

  • 赖布衣首先察觉异状,他挥手阻止飞燕、湘君和冷刚继续前进,然而,河边迅速窜出数十名大汉,手中拿着千奇百怪的武器,攻击赖布衣等人。随后又出现一名叫雪颜的女子,武功高强,赖布衣见大家已无法支撑,为了救飞燕、湘君和冷刚,他狂喝一声,用力击出双掌,将三名弟子击晕,并飞落到河中的一艘木船中。

  • 水蓝外出散心,路遇恶霸逞凶,巧遇飞燕、冷刚对她施以援手,水蓝感激不尽,忽发奇想,请求飞燕、冷刚帮她杀赖布衣,众人惊愕,他们正在寻找赖布衣的下落。丁成杰的亲姐丁涵秋因为弟弟的冤狱,只身去到京城喊冤,恰被吴之奇遇到,吴之奇对涵秋一见钟情,遂将她收为徒弟,教她武功,并承诺为她弟弟申冤。

  • 知府亲率八人大轿前去迎接赖布衣,众人浩浩荡荡离去。湘君、飞燕和冷刚兴奋地等待,但轿子却没有回来,不久,师爷差人来报,赖布衣挟怨报复,杀害知府大人,现在还押大牢,等候审判。

  • 赖布衣不便亲自干涉成杰与水蓝的婚事,但他施以心计,令到吴之奇担忧丁成杰会将事态扩大,让皇上知道后认为吴之奇知美而不报,龙颜不悦,于是吴之奇答应会以上司身份,出面阻止张皇明娶江水蓝。张皇明当然不会轻易低头,可吴之奇反倒疑心起,是否由于知府出尔反尔,违背诺言要将水蓝嫁给济世巡按,张皇明因爱生恨,杀害知府。

  • 吴之奇感觉意外,雪颜这才道出,皇上已经下旨,派杨雍前来福建查办知府一案。杨雍快到福建之时,路遇北云将领曹戈,原来他们早有勾结。曹戈要求杨雍尽快抓住赖布衣,取得《青乌序》,因为书中记载了中原各大城池的布阵兵法,曹戈不惜突袭雪颜,施以毒药,逼迫杨雍。

  • 金凤不止是在祈祷,也是在忏悔,原来有一件往事,连成杰和涵秋都蒙在鼓里,那就是他们父亲的真正死因,是被水蓝的父亲江建天诬陷冤死。只是没想到,成杰会跟水蓝相遇相爱,金凤感念水蓝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不愿意恩怨累及下一代,可是她此刻还是百感交集。

  • 吴之奇的人回来回报,说皇上急召吴之奇进京。吴之奇不疑有他,路上就被杨雍带人截住。这一切其实是杨雍设计,吴之奇身边早被他留了眼线,那封密函到了杨雍的手中。杨雍大怒,令雪颜对吴之奇下杀手。吴之奇临时醒转,知道自己已被赖布衣欺骗。但是杨雍气急,已不愿听吴之奇辩解,吴之奇受重伤,唯有跳河逃生。

  • 冷刚四处查探时发现倭寇占领的村落,急速回报赖布衣。赖布衣猜测湘君应该被抓到此处,为探清楚内部情况,派飞燕乔装潜入。湘君见到飞燕,想到办法通知赖布衣。她假装要采购贵重药材,至少需要飞燕陪同倭寇下属前往药材行,让飞燕趁机交给药材店老板一封“无字天书”。

  • 杨雍随后来到,称要亲自彻查无回地狱失火一案,赖布衣心知杨雍目的绝不单纯。杨雍瞥见在场的张皇明手上有油渍,质问之下张皇明不知如何解释,加之张皇明在起火当时无法提供任何不在场的证据,杨雍立即以纵火嫌犯为由将他下狱,张皇明大喊冤枉,赖布衣也相信师爷为人,决不至于犯下此案。

  • 赖布衣到差房问事,查问众衙差张皇明在案发当日的实际行踪,在赖布衣的威严下,有衙差承认,师爷张皇明在起火时确实没有与他们在一起,他们也无从得知其行 踪,只是师爷平日为人甚好,绝不会干这种恶事,所以他们甘愿为其隐瞒。

  • 成杰向金凤,倾诉知道父亲仇恨后的痛苦,以及被仇恨驱使粗暴对待水蓝的矛盾心情。涵秋在窗外听闻此事,又惊又怒,由此埋下报复水蓝的仇恨种子。

  • 杨雍败兴而回,按捺不满。飞燕生气折返,指称雪颜救走谭定南,赖布衣料想雪颜和谭定南竟是蛇鼠一窝,背后主谋同为一人,那就是丞相杨雍。

  • 杨雍听从涵秋的指控,直接将水蓝下狱,成杰懊恼,与涵秋也发生争执。冷刚从京城返回,查到一个重要资料,就是一桩进武校尉通敌叛国的案件,此案告发的人是江建天,审理人是杨丞相。

  • 谭定南想就此将涵秋救走,两人远走高飞,可是涵秋心中只有吴之奇,因此表示绝不可能再嫁他人,与定南争执之际,涵秋不慎,冲口说出吴之奇未死,这恰中了杨 雍的圈套。杨雍、雪颜现身,定南讶异,涵秋重新被抓回,遭受酷刑,逼问吴之奇的下落。谭定南苦求杨雍释放涵秋,结果被杨雍痛骂,软禁起来。

  • 杨雍将赖布衣等人押赴京城的途中,被吴之奇伏击。杨雍欲判赖布衣等人死罪,却没料想,皇上突然驾到,不由分说将他拿下,原来是涵秋早将吴之奇密函送达皇上手中,但杨雍口口声声喊冤,并称吴之奇是欲脱杀害知府一罪。

  • 成杰提前炸桥,曹戈无法挟持皇上逃走,被追兵赶到,落得惨败逃亡。成杰也提皇上挨了一刀,幸好赖布衣提前给他金丝软甲护体,才无大碍。成杰救驾有功,也得以在皇上面前提及当年父亲的冤案,皇上终于引起重视。杨雍杀了曹戈,以曹戈的人头洗脱自己的罪责,又在殿上巧言令色,令到其他大臣无法质疑他先前的所作所为。

  • 涵秋面对成杰的震怒指责,惊慌逃走,飞燕、冷刚紧追不放,却还是失去其踪迹。皇上虽然不追究杨雍的责任,却还将其软禁于谨身殿中,杨雍对皇上十分信服赖布衣大感不满。北云的杜子春将军约见杨雍,希望与杨雍私下结盟,杨雍欣然 允诺可以只身赴约。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