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真情错爱

4148.4万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汪沛勲

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某沿海城市。叶瑾是个单纯善良,爱情至上,向往浪漫的纺织女工,叶瑾的父亲是厂车间主任,一心想撮和女儿和徒弟苏永森的婚事,可叶瑾并不喜欢苏永森。厂里新来的技术科副科长司徒...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海沧市『国棉八厂』女工叶瑾在例行健康检查中,被查出未婚先孕。叶瑾的父亲是厂车间主任,一心想撮和女儿和徒弟苏永森结婚,苏永森深爱着叶瑾,可叶瑾对他不来电,她爱的是新来的技术科长司徒敏,她把怀孕的消息告诉司徒敏,司徒敏喜出望外,当场向她求婚。苏永森从叶主任那儿得知叶瑾怀孕的事,在厂门口拦住叶瑾,气愤地质问她爱过他吗?

  • 叶主任要叶瑾把孩子打掉,叶瑾不肯。苏永森向叶主任表示,他不介意叶瑾怀了别人的孩子,这辈子非她不娶,叶主任左右为难。工会干事杨雪蕙一直暗恋着苏永森,劝他放手,把叶瑾忘了。叶主任回家,给叶瑾下跪,求她离开司徒敏,但叶瑾铁了心要嫁给司徒敏。在厂长的劝说下,叶主任回心转意,决定尊重女儿的选择,他找到正在维修锅炉的司徒敏,勉励他和叶瑾把日子过得像炉膛里的火一样。

  • 司徒敏把昏迷不醒的叶主任背到医院,经诊断为心肌梗塞,叶瑾赶到医院,等待她的却是天人永隔的噩耗,叶瑾受不了沉重打击,昏了过去。警方把司徒敏带回公安局,接受调查。造成锅炉爆炸的雷管是苏永森放的,他原想给司徒敏一点教训,没料到却把叶主任害死。筛煤工小蔡在他的威胁下,做了伪证,隐瞒了曾经送雷管给他的事实。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作案当时,恰巧被杨雪蕙拍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海沧市『国棉八厂』女工叶瑾在例行健康检查中,被查出未婚先孕。叶瑾的父亲是厂车间主任,一心想撮和女儿和徒弟苏永森结婚,苏永森深爱着叶瑾,可叶瑾对他不来电,她爱的是新来的技术科长司徒敏,她把怀孕的消息告诉司徒敏,司徒敏喜出望外,当场向她求婚。苏永森从叶主任那儿得知叶瑾怀孕的事,在厂门口拦住叶瑾,气愤地质问她爱过他吗?

  • 叶主任要叶瑾把孩子打掉,叶瑾不肯。苏永森向叶主任表示,他不介意叶瑾怀了别人的孩子,这辈子非她不娶,叶主任左右为难。工会干事杨雪蕙一直暗恋着苏永森,劝他放手,把叶瑾忘了。叶主任回家,给叶瑾下跪,求她离开司徒敏,但叶瑾铁了心要嫁给司徒敏。在厂长的劝说下,叶主任回心转意,决定尊重女儿的选择,他找到正在维修锅炉的司徒敏,勉励他和叶瑾把日子过得像炉膛里的火一样。

  • 司徒敏把昏迷不醒的叶主任背到医院,经诊断为心肌梗塞,叶瑾赶到医院,等待她的却是天人永隔的噩耗,叶瑾受不了沉重打击,昏了过去。警方把司徒敏带回公安局,接受调查。造成锅炉爆炸的雷管是苏永森放的,他原想给司徒敏一点教训,没料到却把叶主任害死。筛煤工小蔡在他的威胁下,做了伪证,隐瞒了曾经送雷管给他的事实。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作案当时,恰巧被杨雪蕙拍下。

  • 司徒敏因渎职过失杀人罪,被判处七年劳改。苏永森趁虚而入,无微不至地照顾叶瑾,而叶瑾根本接受不了新的感情,苏永森的关怀只能带给她更大的困扰。姑妈责怪她不知好歹,劝她把肚里的孩子打掉,跟苏永森好好过日子,叶瑾陷入巨大的矛盾中。司徒敏即将移监到劳改农场,苏永森瞒着叶瑾去探监,以弥补内心的愧疚。

  • 那是一封分手信,司徒敏要叶瑾忘了他。叶瑾穿上司徒敏送的溜冰鞋,与司徒敏从相遇到相爱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她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了,她必须彻底忘掉这段感情。苏永森的爱终于打动了叶瑾,她决定去医院做人流。然而就在这时,杨雪蕙出示那张照片,把苏永森的美梦击碎,为求自保,苏永森连夜伪造日记,谎称是叶主任为了赶走司徒敏,叫他这么干的。

  • 杨雪蕙在最后一分钟赶上去贵州的车子,她对苏永森说:我要看着你。叶瑾的检查结果表明,她患有子宫肌瘤,不能马上做人流,必须把孩子生下来,她只好请了长病假,随姑妈去乡下安胎,对苏永森则表示孩子已打掉。杨雪蕙在贵州对苏永森展开热情攻势,为了取得苏永森的信任,她将日记本还给苏永森,但苏永森只是虚与委蛇,与她周旋着。

  • 姑妈劝叶瑾把孩子留在乡下,赶紧回城,和苏永森结婚。苏永森从贵州回来,得知技术科新来了科长,是副厂长的小舅子,他找厂长理论,厂长跟他打起太极。叶瑾接到电话,来不及跟苏永森打招呼,赶回乡下,原来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领养的家庭退了回来,叶瑾决定把孩子带回城扶养,遭姑妈反对,姑妈主动挑起扶养重担,叶瑾感激涕零,给姑妈下跪。

  • 叶瑾多次想把孩子的实情告诉苏永森,都被打断,苏永森向她求婚。 杨雪蕙缠着苏永森,给她当参谋,陪她逛街。他们无意间发现叶瑾购买婴儿用品,在杨雪蕙的煽风点火下,苏永森对叶瑾产生怀疑,他潜入叶家,从姑妈给叶瑾的信中,发现孩子的秘密。 叶瑾不放心孩子,隔三差五来到乡下探望,她给孩子取名顺顺。 苏永森找来乡下,看到顺顺,勃然大怒,指责叶瑾第二次欺骗了他,叶瑾百口莫辩。

  • 原来杨雪蕙夜里趁苏永森睡着,偷偷溜下楼,给舅舅打电话,请他第二天早上把她要的书送来宿舍,她就是要制造既定事实,逼苏永森就范。 叶瑾抱着顺顺回城,引起轰动,苏永森闻讯冲进屋,朝叶瑾咆哮,叶瑾提出分手,苏永森说:要提也是我提。 苏永森和杨雪蕙结婚了,婚礼上,喝醉酒的苏永森,把叶瑾比做心中的玫瑰,杨雪蕙发现衣橱里藏有叶瑾的照片,气愤地撕碎。

  • 苏永森在菜市场碰到叶瑾姑妈,姑妈将叶瑾不得已怀孕的原因告诉他,苏永森哀叹与叶瑾有缘无份,回到家懊恼地将他和杨雪蕙的结婚照砸碎。 叶瑾去工会申请补助,被杨雪蕙打了回票。苏永森想帮她,但被她拒绝。 为了筹集顺顺的手术费,叶瑾下了班去挑砖、搬猪肉,累得精疲力尽。 这时,葛大年来到城里,卖糖炒栗子,请叶瑾跟他合伙一起做,这给叶瑾带来一线希望。

  • 为了给顺顺报户口,叶瑾被迫去相亲,第一个对象有处女情结,把叶瑾羞辱了一通。苏永森私下塞给叶瑾一千元,杨雪蕙为此跟他大吵。第二天,叶瑾又将钱还给了苏永森。叶瑾相的第二个对象有三个孩子,调皮的孩子用弹弓将她的头打破,第三个对象更糟,企图非礼她。屋漏偏逢连夜雨,葛大年出摊,被工商局扣住罚款,辛苦所得全泡了汤。

  • 叶瑾喝醉酒淋了雨,高烧不退,昏睡了一天一夜。葛大年左思右想,提出假结婚,解决她的燃眉之急,叶瑾断然拒绝,她不想连累葛大年。姑妈劝她三思,毕竟葛大年知根知底,知冷知热,是个不错的选择。葛大年偷偷跑回乡下开结婚介绍信,他对叶瑾说,这婚是替顺顺结的,等顺顺报上户口,他们就离婚。

  • 葛大年跑进车间,将母亲拉走,情急之中说他和叶瑾只是假结婚,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叶瑾晚上请葛母下馆子,葛母和姑妈一言不合吵了起来,葛母当场掀了桌子,闹得不欢而散。杨雪蕙幸灾乐祸,强调假结婚是犯法的。看到叶瑾为了顺顺的户口,费尽心思,受尽委屈,苏永森心里非常难受,彻夜难眠。

  • 叶瑾和葛大年举办婚礼,杨雪蕙出席,送上酒,祝两人天长地久,并特地写信给电台,点了一首『雁南飞』送给他们,这首歌勾起叶瑾对司徒敏的思念。司徒敏在狱中听到叶瑾结婚的消息,痛彻心扉,在日记中写下对叶瑾的祝福。苏永森在小饭馆喝得酩酊大醉,来到叶家,大闹婚礼,让杨雪蕙颜面扫地。苏永森回家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杨雪蕙揪着他哭嚎:为什么这样对我?

  • 葛大年把积攒的全国粮票卖给李熙文,李熙文怂恿他倒卖粮票,并留下名片。葛大年谎称母亲在乡下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叶瑾只好答应离婚。离婚那天,葛母和女儿葛小凤进城,把葛大年堵在房里,不许他离。葛小凤护校毕业,分在市医院当护士,她说,如果葛大年也拿到城里户口,他们一家就团圆了。杨雪蕙意识到无法把叶瑾从苏永森心中剔除,只好退而求其次,试着接受这一事实,这让苏永森感到愧疚。

  • 葛母在打扫卫生时,发现床下藏着席子,才知叶瑾和葛大年并未同床,不由地哀叹落泪。葛小凤劝母亲,『李双双』还先结婚后恋爱呢,要给他们时间,时间能培养感情。通过葛小凤的关系,顺顺可以动手术了。叶瑾东借西凑,仍凑不足手术费,葛大年想起李熙文,李熙文给他指点一条『赚大钱』的路:倒卖手表。顺顺的手术很成功,苏永森去医院探望,塞给叶瑾一笔钱,叶瑾坚决不要,葛母看到两人拉拉扯扯,对叶瑾产生误会。

  • 葛母为了给顺顺补营养,在院子里垒鸡窝养鸡,与邻居发生冲突,叶瑾出面,将鸡窝拆掉,葛母说她瞧不起乡下人,跟他们过不到一块去。苏永森接到劳改农场的电话,得知司徒敏受伤住院,他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叶瑾,叶瑾来到医院,见到昏迷不醒的司徒敏,悲痛万分,对他的恨转眼间化成无尽的心疼和不舍。为了唤醒司徒敏,她向苏永森借录音机,叫顺顺对着录音机喊『爸爸』,放给司徒敏听,这招果然奏效。

  • 苏永森去菜市场买菜,意外看见葛大年和李熙文鬼鬼祟祟在一起,他尾随其后,发现两人倒卖手表的秘密。葛小凤一时粗心,误将胰岛素注入司徒敏体内,导致休克,幸亏同事吕燕妮有经验,叫她去小卖部买来巧克力,给司徒敏吃下,才脱离危险,可司徒敏却说:为什么要救我?葛大年听了小凤的叙述,买了营养品,托小凤给司徒敏送去。葛母藉过生日,在酒里放了安眠药,叶瑾和葛大年喝了后昏睡不醒,葛母将两人挪到一起,造成同床的既成事实。

  • 葛小凤把司徒敏推到花园里,放『雁南飞』给他听。熟悉的旋律吸引了叶瑾,她来到花园,远远地看着司徒敏的背影,百感交集。葛小凤因为此事,挨了主任一顿骂,并被勒令写检查。顺顺出院,葛大年怕他挠破脸,彻夜不眠地守在床边,叶瑾非常感动。一个偶然的机会,叶瑾发现葛大年私藏的假表,经一再追问,葛大年说出实情,叶瑾又气又急。苏永森向警方告密,叶瑾替葛大年顶罪被捕,苏永森劝她别再做傻事。

  • 苏永森去求厂长,把叶瑾保出来,厂长感叹,打从叶瑾死了爹,就每况愈下。葛母把葛小凤叫回来,商量对策,葛小凤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筹钱,把非法所得上缴,她突然想起葛大年的地主干爹死前送他的一幅破画。苏永森回到家,与杨雪蕙爆发激烈争吵,苏永森直言他就是爱叶瑾,杨雪蕙一气之下,打电话给省纺织局当官的舅舅,在舅舅的干预下,厂方做出开除叶瑾的处分。

  • 葛母逼厂长写下保证书,绝不开除叶瑾。葛大年去公安局上缴赃款,叶瑾获释,可厂里还是开除了她。叶瑾去收拾东西,杨雪蕙叫住她,告诫她以后脚踏实地过日子,别老想着走快捷方式,更不能依赖男人。苏永森出现,执意将叶瑾的东西送回家。杨雪蕙气急败坏地将叶瑾送苏永森的那件毛衣烧掉。葛大年突然晕倒,叶瑾发现他手臂上的针眼,才知他为了筹钱去卖血,既心疼又感动,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 葛母怕叶瑾和葛大年离婚,葛小凤叫她去把他们的结婚证偷到手,她悄悄潜入叶瑾和葛大年的卧室,见两人同床,不由地眉开眼笑。然而,真情错爱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叶瑾回家找结婚证,然后带着葛大年出去了,葛母以为他们真的要离婚,气得收拾东西,准备回乡下去。其实,葛大年的户口报上了,当葛小凤把户口本交给葛母时,老太太又破涕为笑。叶瑾和葛大年决定开个炒货铺子,为了申请执照,他俩违心给杨雪蕙送礼,请她舅舅通通门路。

  • 警察将司徒敏围住,葛小凤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是她带司徒敏去户外透气。苏永森还不甘心,再次向叶瑾求爱,叶瑾劝他,幸福就是珍惜眼前的一切。葛大年托葛小凤给司徒敏送汤,葛小凤无意间发现司徒敏的日记,一行行深情的文字,寄托了对叶瑾无尽的爱,看得葛小凤泪流满面。她把日记给葛大年看,葛大年为此陷入矛盾,不知是否该将日记交给叶瑾。

  • 葛小凤被发配去食堂洗菜,但她并不后悔,司徒敏的日记激发了她少女的情怀。苏永森一改之前的冷漠姿态,对杨雪蕙呵护有加,目的是想请杨雪蕙舅舅帮他通通门路,进伊藤株式会社设在海沧的分公司。司徒敏伤愈回劳改农场,托护士给叶瑾打电话,接电话的是葛大年,他还是告诉了叶瑾,叶瑾经过内心交战,去医院见司徒敏最后一面,葛大年上房修屋顶时,因心神不宁,摔了下来。医生告诉叶瑾,葛大年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 叶瑾擦去眼泪,鼓励葛小凤坚强面对,她俩决定暂不告诉葛母。在杨雪蕙舅舅的帮助下,苏永森获得伊藤株式会社面试的机会,杨雪蕙给他买来日语教材,夫妻俩的关系得到空前的缓和。叶瑾坚持把炒货铺开了起来,开张那天,葛大年也来了,看着叶瑾忙进忙出,十分心疼,但又爱莫能助。叶瑾得知葛小凤为了帮司徒敏,被发配到食堂洗盘子,很愧疚,葛小凤说她这么做,不是为了叶瑾。

  • 葛母逼叶瑾和葛小凤说出了真相,不禁仰天哀嚎: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葛大年出院了,意志十分消沉。葛母担心叶瑾有朝一日会离开葛大年。叶瑾晚上去电影院前卖栗子,生意惨淡。一名顾客说叶瑾售卖变质栗子,害他孩子食物中毒住院,要向有关单位投诉。葛大年让母亲推着,上街卖栗子,被一群流氓欺负,叶瑾气葛大年糟贱自己,把自己当乞丐。

  • 屋漏偏逢连夜雨,炒货铺因不慎售卖变质栗子,被卫生防疫部门吊销了执照,叶瑾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葛大年决定和母亲回乡,减轻叶瑾的负担,葛母误会是叶瑾的意思,以为她想跟葛大年分手。而事实上,当葛大年再次向叶瑾提出离婚时,被叶瑾骂了一顿。叶瑾和他讲好,等找到工作,就把他们母子接回城里,为了给葛大年解闷,叶瑾第一次开口向苏永森借钱,买了一台四喇叭录音机。

  • 叶瑾顺利通过面试,被伊藤株式会社录取,她兴高采烈把这一好消息告诉葛大年和葛母,不料却遭到反对,葛母从小在日本人纱厂当童工,痛恨日本人,葛大年则担心苏永森日后对叶瑾胡搅蛮缠。但叶瑾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随总经理小田正夫回老厂巡视业务,杨雪蕙知道后,跟苏永森大吵,说他处心积虑跳槽,就是想把叶瑾弄到身边,好跟他双宿双飞,苏永森听了火冒三丈,坦承全世界都知道他爱叶瑾!

  • 小田正夫来叶瑾家作客,葛母酒后失礼,大骂日本鬼子当年侵略中国,惹火了小田正夫,拂袖离去。叶瑾心里充满了挫折和沮丧,抱着枕头去客厅睡沙发。第二天,叶瑾去省城给葛大年挂专家门诊,葛母和葛大年则度过惴惴不安的一天。苏永森无意间发现他往煤堆里放雷管的照片,再次陷入恐惧,杨雪蕙回家,两人爆发激烈争吵,苏永森将杨雪蕙推倒,夺门而去。

  • 苏永森赶到医院,杨雪蕙对他心灰意冷,叫护士把他赶走。叶瑾一夜未归,引起葛大年和葛母的误会,葛大年把屋子砸得一片狼籍,叶瑾一言不发,离家出走。她去公司递交了辞职信,小田正夫没有慰留她。她在海边呆坐了一宿,早上回家,见葛大年在门口等了她一宿,她握着葛大年的手说:咱们把日子好好过下去吧。几年过去了,苏永森把罹患白血病的杨雪蕙从医院接回,一场大病意外挽回了夫妻的感情。

  • 司徒敏去找葛小凤,感谢她这些年写信给他,葛小凤把司徒敏释放的消息告诉母亲和哥哥,葛母担心司徒敏把顺顺带走。小简在厂门口见到司徒敏,向苏永森通风报信。司徒敏去找小蔡叙旧,把小蔡吓得魂飞魄散,约苏永森见面,良心不安的他说出苏永森那天酒后吐真言的事,苏永森脸色骤变。他回到家,正跟杨雪蕙说起司徒敏出狱的事,司徒敏亲自登门拜访。

  • 司徒敏给杨雪蕙送治疗白血病的月见草,才知杨雪蕙已死。他向苏永森问起顺顺的事,苏永森叫他自己去问叶瑾,别人无权说什么。司徒敏来到叶家,碰到葛小凤,才知叶瑾是她的嫂子。为了躲避司徒敏,叶瑾动了搬家的念头,葛大年把司徒敏的日记交给叶瑾,叶瑾读了日记,泪流满面。葛大年提出请司徒敏来家里吃饭,葛母坚决反对,她把顺顺带回乡下,叶瑾追去,与葛母产生冲突。

  • 顺顺被葛母带回乡下,住了半年,这半年叶瑾往返城市和乡下,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份脆弱的平衡。司徒敏的好兄弟小钢炮看不下去,将顺顺偷走,但又被司徒敏送回去,小钢炮也因此再次入狱。叶瑾向司徒敏承认顺顺是他的亲骨肉,她把这些年葛家对他们母子的恩情,告诉司徒敏,司徒敏深受感动,表示暂时不认孩子。葛大年经过不懈复健,病情终于有了突破,能站起来了。

  • 司徒敏经营服装店不善,欠缴三个月房租,房东带人上门搬东西,葛小凤及时赶到,替他解了围。葛小凤拿出所有积蓄,帮司徒敏度过难关。司徒敏的一场病,让她决定辞职,全力帮衬服装店生意。葛小凤回家宣布,她辞职了,并恋爱了,葛母和葛大年反对她和司徒敏好,她索性离家出走,搬去服装店,司徒敏说他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出对叶瑾的那段感情,葛小凤说她愿意等,从她身上,叶瑾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 小蔡受良心的驱使,终于说出实情。叶瑾和司徒敏来找苏永森,苏永森拉开衣橱,后面挂着叶主任的遗像,并出示给公检法的回函,说他无时无刻不在忏悔,从未放弃为司徒敏申诉减刑,他告诉叶瑾和司徒敏,小雨也不幸罹患了白血病。叶瑾可怜孩子,希望给苏永森一点时间,她的善良遭来司徒敏、葛小凤等人的不理解。苏永森把小雨抱回家,企图烧炭自杀,司徒敏赶到,及时阻止。

  • 苏永森在叶瑾和司徒敏的陪同下,去公安局自首。叶瑾希望司徒敏多陪陪葛小凤,不要让她再等下去,可司徒敏仍然无法放弃对叶瑾的爱,令葛小凤几乎快崩溃。叶瑾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她去了省城,为新开的饭店做员工培训,司徒敏追来省城。他再一次向叶瑾表白,希望给他一个机会,带着叶瑾和顺顺去国外重新开始,叶瑾说,如果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无法得到幸福的。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