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放羊的星星

3.4亿播放
简介: 《放羊的星星》内容延续爱情浪漫偶像剧风格,贴近生活,将赛车风潮、串珠艺术、时尚珠宝三大元素与戏剧结合,吸人眼球。由林志颖、刘荷娜(韩)、洪小玲、立威廉、李威等人主演。讲述了诈欺犯夏之星(刘荷娜饰)与...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夏之星,24岁的女诈欺犯,一个为爱曾入狱的女子。仲天骐,E.SHINE集团二少爷,在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结婚当天回到台湾;他溜进婚礼後台,将雅若扯入怀,并吻了她,同时,窃走QUEEN MARY——母亲家传蓝钻。阴错阳差下,保全误会小偷是夏之星,於是将她铐上手铐,天骐不愿牵累无辜,於是返回拉走阿星;阿星急中生智,将手铐另一端铐住天骐。这一铐,铐出难解情缘,一次命定相遇。

  • 今天是E-shine集团二少爷仲天骐昔日情人欧雅若与哥哥仲天骏的婚礼,同时也是母亲家传蓝钻的Queen Mary的切割拍卖会。刻意避开婚礼的仲天骐硬是被老K从机场押回来,来到会台的他溜进婚礼后台,将雅若扯入怀,天骐吻了她。Queen Mary遗失,停止婚礼的进行。阴错阳差下,天骐无意中把偷珠宝的“罪名”“嫁祸”给了阿星。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